【梅兰菊竹之凉秋、冷冬】(06)

.女孩怒气沖沖地自我的房间冲出来,二话
不说就是一掌狠狠掴在我脸。

「啪!」

我连闪躲也来不及硬吃一掌,手上的饭盒掉在地上。脸颊被掴得一阵刺痛,
忍不住对这突如其来的暴力吼声大叫:「怎么了?我又有什么开罪你了?」

冬竹没有答话,只牢牢盯着我,细看女孩眼眶满是泪水凝聚,我心一寒,不
敢再哼半声。两人对峙了一阵,她才伸出手来质问道:「那封信你放到哪里去了?」

我心更惊,脑门犹给重重击了一下,信?难道是指秋菊的信?冬竹竟然知道
遗书的存在?

我不敢直认,反问说:「你…你说什么信?」

「还在装蒜?是二姐的遗书,是我家的姐姐留下来的最后说话!」冬竹激动
大叫,我但觉金星四冒,自以为隐瞒周详的秘密,原来已经被冬竹发现。

事到如今,再也没有方法可以躲避,我也实在不想说那无补於事的谎话,整
个人混混沌沌,坦率回答道:「烧…烧了…」

「烧了!那是我二姐的遗物,你怎可以这样对她?我要杀死你这个男人!」
冬竹情绪失控,扑到我怀里猛力挥拳乱打,我乱作一团不懂反应,没有躲避也没
有反抗,只呆立着接受对方打骂,任由女孩在自己身上发泄悲伤的感情。

「呜…呜呜…那是我的二姐…二姐…二姐…」

「冬竹…」

冬竹又哭又闹,哭得累了,声音逐渐变小,直至完全安静下来,我平静问道:
「你怎知道?遗书的事?」

冬竹抬起头来,俏丽脸蛋划上无数泪痕,语气倔强的咬着牙道:「你这种人
有什么可以瞒我?你这里地方不大,可以收藏东西的位置也不多,我第一天来的
时候已经找到,只是没说出来。搬进来时把一只布娃娃放在书柜前,你有动过我
一看便知道。」

「原来如此,但我问的是,你怎会知道秋菊有留下遗书?」我继续追问,冬
竹眼里现出伤感,悲凉的说:「是二姐告诉我的。」

「是秋菊告诉你?」我简直不可相信,冬竹哀伤地说着一年前的伤痛:「当
日接到二姐要自杀的消息,我们都很慌张,我不断拨打二姐的电话,但她总没有
接,后来她自己打过来了。」

「秋菊打电话给你?」

冬竹再次滴出眼泪:「当时我很惊喜,以为可以说服二姐,但那个时候她寻
死的意志已经很坚决,无论我怎样哭,怎样求,也没法改变她的心意。她向我道
歉,叮嘱我照顾爸妈,还提到了你。」

「秋菊提到我?」

冬竹点一点头:「二姐说你是个好人,并告诉我遗书的事,说如果你没有拿
出来,便由我来告诉大家,一切的事跟你无关。」

「她?真的这样说?」我呼一口凉气。

冬竹幽幽的道:「二姐跟你相处这种久,十分清楚你的性格,不想你背负害
死她的罪名,她说全世界中,就是欠你最多。」

「秋菊…」听到这里,我的眼泪早已流满脸庞。

这一年里我一直自以为尽力维护秋菊,想不到她在死前一刻,原来也尽力想
去维护我。

《也许待续的》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