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和他】(01-02)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题记:本文是根据龟殿下的《炮友》所创作,由乔巴兄执笔,小弟帮忙润色。

第一章酒后

深夜,钢筋水泥的丛林里四处沉静,但有一个地方,却灯红酒绿,熙熙攘攘,
人声鼎沸,特别是在周末的黎明前,更是热闹。

那是一家消费很昂贵的酒吧,是一家从不卖假酒的酒吧,是一家过了十二点
便有激情演出的酒吧。所以,太阳一下山,酒吧里的座位就从来不会空置。哪怕
这些座位摆放得密密麻麻,一旦坐了人,连过身都很艰难。这就是人气。

在这样一家酒吧,想要订一个包厢,并非单纯有钱就可以做到。不过,她刚
刚告诉我的地址,就是这个酒吧的一间包厢。

挤开人群,荡开那些震耳欲聋的音乐,我好容易在酒吧的一个小角落里找到
了这间包厢。虽然已经是酒吧最差的位置了,但却不是每个人都能坐进去的。包
厢口是一块厚厚的黑布,垂下来足有四米多长,整块黑布的周边是鎏金的金属边,
做工精细,摸上去手感很好。这是让客人可以轻松进出设计的,不然在这只有反
射球的大厅里,要打开这块黑布还真要花点时间。

黑布很重,我斜着掀开一角便溜了进去。房间不是很大,圆环形的沙发绕着
一张不大的圆桌,圆桌上摆满了酒瓶,有空的也有半空的,还有风卷残云后剩下
的熟食和小罐饮料。尽管圆桌不大,但是这些东西已经堆着叠了起来,看来刚刚
这里招待了不少人。

而此时,这里只剩下四个人。两个正在左侧的黑布后纠缠在一起,那一侧固
定的一端,却可以从缝隙间看到外面的舞池。他们做的很认真,很投入,旁若无
人。昏暗的灯光下,女人的肌肤特别显眼,那一条大白腿被圆桌挡住了下面,露
出绝对领域,裙子夹在腰间,随着身后男人的碰撞而抖动。女人领口处多余的服
饰不是领结,而是从领口被推出的胸衣。看来他们已经开始很久了,男人一手伸
进衣服里,抓住那晃动的欲望,稳住自己的身子,女人匍匐在沙发上,身子被沙
发扶手托着,用力的将圆臀顶向男人的腰际,这个情景看上去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还有一个便是我。最后一个,趴在我身前的沙发上,粉色的雪纺裙,一根双
绞的绯色腰带,秀发胡乱的挂在脸颊上,若非十分熟悉,相信没有人能认出她是
谁。怎么每次来接你,都喝成这副样子!我心里不满,但还是将她从沙发上抱了
起来。妈的,线个月不见,你怎么又长胖了!

音乐稍停。

「怎么,都3个月不见了,熟人见面也不打个招呼?」那两人终于完事了,
但音乐太吵,我没有听到他们的高潮。或者,他有,她没有。

「完事了?」我只好吭声。

「嗯。」她收起一头黑发,露出侧脸上眼角边的一粒美人痣,慵懒而有些责
备的看着我。

「我带路小希走了先。」我俯身揽住路小希的腰,把这坨沉甸甸的肉丢到沙
发上,摔成一个八爪鱼,然后托住她的身子,想要把她背起来。

「好熟练啊!小希有你真好,你可要一直陪在她身边哦。」那美人痣温柔的
说道,话语中透露无限柔情,但我并不想理会她。

「雷扬,小希的裙子。」她又喊道。

我怎么会不知道她在提醒我什么?路小希,你自己愿意穿这么短的裙子,就
不要怪我不顾及你的大屁股了。我背着小希,手挽住她的双腿,但是她实在不轻,
我的身子被压得很低,所以她的裙边自然遮不住。我很清楚,她天蓝色的内裤特
别显眼,而灰色的裤袜也只是象征性的遮住肌肤,但那圆鼓鼓的臀型是被周边的
人看了一个精光。时不时,我耳边会传来口哨声,还有一声声叹息,感叹为什么
他们捡尸没有碰到这样的货色,直到我打到车为止。

「啊!」这腰酸背痛的差事,好容易背到家里,我把路小希卸货一样丢到床
上。

「嗯。」多余的震动让路小希发了一声。

「呼呼,路小希,你给我听好了,如果你敢像上次一样吐到我床上,那我就
杀了你,明白了吗?」我以为她醒了。

「嗯。」她又发了一声。

我见她没有回应,便转身,忽然之间,那条天蓝色的内裤映入眼帘,还有笔
直的两条长腿,圆润而充满诱惑,我不禁感觉双颊发热,血气在胸前涌动。我伸
出手掌,隔空抚摸着那腻滑的圆臀,眼睛顺着手势落在路小希的股间。反正也没
有摸到,这应该不算对你不尊重吧。妈的,我又这样了,真看不起自己。

「好了,我知道你听到了,只是回答不了。算了,你好好睡吧。」我起身准
备离开。

「嗯。」她又应了一声,随着翻了一下身子,两条诱人的火腿交织在了一起。

陡峭的臀部带着s型的腰线又露了出来,这算是轮着诱惑我吗?我用虎口对
着路小希的臀部,隔空捏了捏,似乎感觉到了她那充满弹性的臀肉,真是的……
我的内心不断冲击,心跳骤然加快,我都能听到,那是欲望在呐喊。

可是,可是,我不能跨过这条异性的界限。路小希和我不只是女生和男生的
关系,我们之间近二十年的友谊,会让我们走得更久,一直走下去……所以,我
绝对要忍耐,为了不让自己越过友谊这条线……这句话我已经劝过自己千万遍了。

但是,但是,在我的脑海里,我已经越过这条线千万次了,小希,她的心里
是不是也明白呢?或许,她也知道……我还是不能……这样不尊重她。

我回到客厅,墙上的挂钟在哒哒哒的响,像千百只鸭子在聒噪一般,吵得我
的内心无法宁静。薄薄的毯子好像重十斤的大棉被,闷着我炙热的身子,火烤一
般痛苦。又是这样,我又失眠了!路小希,都是你害的。

噗嗤,噗嗤,噗嗤,这下,整个世界都轻松了!

周末,我可以睡到自然醒,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但是,一双没有穿拖鞋的
小脚似乎一大早就在我身边溜过来溜过去了。天啊,你昨晚不是喝醉了吗?怎么
这么快就酒醒了?停了,这个脚步声停在了我蜷缩着的沙发旁边。她,路小希被
地上两个纸团吸引了,好奇心促使她捡起了两个纸团,又放到鼻子下闻了闻……

青黛微微紧蹙,所有声音都没有了,路小希肯定很鄙视的在看着我。稍等片
刻,那小脚步又移动到了另一边,是纸团丢进垃圾桶的声音。我确信,路小希肯
定一脸坏笑的望着我。

「昨晚睡前自己撸了一发?」路小希开口了,声音很好听,是少有的那种令
人陶醉的声音。但是这个问题便让人很难堪了,虽然她只是在自言自语。

「你不可以装作不知道吗?」我心里不顺坦,不能再装睡下去了。

「哈,这么早就醒了。对了,前不久,你不是告诉我,你在禁欲中吗?难道
是可以骗我的?」她,路小希依然站在垃圾桶旁,她穿着我的一件运动衫,很显
然是从我柜子里翻出来的,正望着那桶里的两个纸团问道。

「啊啊啊啊!你不要老是抓住我的小辫子不放,好不好!」我抓着毯子在沙
发上乱滚,无地自容啊!

「呵呵呵呵,反正起来了,你去洗漱吧,我帮你准备早餐!」路小希一蹦一
跳的溜进了厨房。

昨晚真是太大意了!咦,床铺收拾得挺整齐的嘛,终于没有吐在我床上了。

「哇,不可能吧!你居然禁欲3个月了,这么厉害,你是怎么做到的?肯定
是骗人的。」吃早餐的时候,她故意和我聊起了刚刚的话题。

「信不信随你!」我不想提及这个话题。

「可是,为什么不继续禁欲下去了,偏偏在昨天晚上失败了?」路小希嘴里
含着面条,腮帮子鼓鼓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望着我。

「关你屁事。」我的脸,妈的,又红了。

「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你没有忍住?」路小希的眼神充满疑问,又让我无
法拒绝。

「好吧,你知不知道,那个,忍了很久,比如,3个月,就会有一种特殊的
感觉,哪怕就是轻轻地一触摸,他就会出来。」我费了好大力气,用了许多手势,
才形象又不下流的把这个问题解释出来。

「好啦好啦,呵呵呵呵,我相信你了。不过,以后不要做禁欲这样的傻事了,
你要自己经常打出来,不然,你的子孙会在里面发霉的,呵呵呵呵……」没想到,
我尴尬的回答却换来小希一阵爽朗的笑声。

她已经吃完,放下碗,朝卧室走去。我的房子是那种不大的小户型,没有实
体墙,都是人为隔开的,所以,我只想说,我可以从我吃早餐的地方看到小希在
房间里换衣服。

当我抬头装作不经意用眼睛去偷瞄的时候,小希已经在穿裤袜了。妈的,我
底下又来了,卧槽,不要再看了,不然过会又来鼻血了。天蓝色的内裤,还是蕾
丝边,好可爱,不过我觉得小希这么白嫩的肌肤,应该穿深色的更加迷人……

「你呀,还是赶快去找个女友吧,不然老是让我们担心!」小希的话语打断
了我天马行空的欲望。

「不要!」我冷然道。

「要不,相亲也可以啊!」路小希在房间里望向我,我看到她的眼神那一瞬,
赶紧低头。但是那眼神里的关心和鄙视我是看得一清二楚。

「不要!」我继续冷然道。

「唉,和小惠分手又不是你的错,妍也说了,你才是真正的受害者!我那个
朋友也是……」路小希又为我的上一段感情而感叹了。而我,根本没有听她的劝
解,真全力以赴的偷看她套上裙子,系上腰带。

「好吧,那,我出门了。」小希动作很快,已经走到了门口,我的幸运时刻
就要结束了。

「等等吧,今天礼拜天,我休息耶。」我习惯性的挽留她。

「不了,既然已经和小硕住在一起了,至少也要遵守一点礼节吧。再怎么说,
昨天晚上一晚没有回去,手机又没电了,估计他应该已经在发火了。」路小希的
话让我内心冷了一截。

「唔,不要紧,有误会要好好讲开,不要使小性子。」我见小希弯腰将白色
凉高跟鞋的绑带系上,那诱人的臀部又从短裙的裙摆下露了出来,还有一点点天
蓝色,我便走了过去,替她拿包,关心的望着她。

「又不是一两天了,这次真是谢谢你的面条了,下次我请客。」路小希接过
挎包,双手放在身前,朝我温柔的笑了笑。

「一身坏毛病。」我用手拍了拍她的挎包,却不料路小希闪过半个身位,用
手臂夹住了我的手腕,然后双手抓住我的手腕,一扭身……

「啊!!」真不知道她穿着高跟鞋,这手小功夫依然还能收放自如。

「哼,我们工作的时候谁还给你腾地方换衣服,还不是男男女女都挤在化妆
间换衣服,万一要换内衣裤,最多就是拉条帘子,你不要想多了。」路小希还挺
聪明的,感谢她说话间放开了我的手腕。

「你们的工作我是知道,不过平时还是乖一点安全一点。」我抚摸着自己略
痛的手腕说道。

「我又不是没有穿衣服的。其实你们的眼光很挑剔的,有时候,多一层布料,
你们就会觉得保守,少一层布料,你们眼里看到的就不是美,而只是一种欲望。

所以,穿衣服最重要了。如果自己的双腿好看,那就要悄悄的露一点,模糊
一点,让你们想看却看不到,看不到吧,又好像可以看到。你们男人不都是这样
的吗?「

路小希摆了一个pose,轻佻短裙,转动髋部,臀部轻轻从裙摆下露出,
线条分明柔顺,没有一丝多余的感觉。可就在裙摆停顿的瞬间,裙子飞扬起来,
天蓝色如同眼花的幻觉闪动一样,没有看清楚便又被落下的裙摆遮住。

「你真是会抓重点,不愧是骨干,精英,要好好待自己哦。」我笑着和路小
希招手,她笑着转身离开。

路小希,从我记事开始就一直出现在我的意识中,如同伴随我的思想来到世
界上一般。我们住在一栋楼里,一起读完了小学、中学,然后,在不同的地方读
大学,直到回来工作。小希学习能力不强,但很了解自己,能够扬长避短,大学
毕业后就开始做平面模特,很正式的那种。她确实很有这方面的才华,每一个动
作,需要一点弧线的,她紧绷的皮肤和紧致的肌肉总是可以完美呈现;不需要那
点弧线的,透过动作的拉扯和角度的把握,她总能让摄影师很快找到最美的瞬间;
每个摄影师都会称赞她,是最了解自己身体的模特,现在在圈里已经小有名气。

至于那个大胆开放的女孩叫妍,是路小希一起长大的朋友,不过,我不喜欢
她。这是有原因的。

而我,雷扬,在一家事务所工作3年了。所以,在这里贷款买了一个小户型,
过着独立自主的生活。路小希和我同年,却比我小一点,是我最铁的好友,她现
在有一个叫小硕的男友,正在发展过程中,不过因为hold不住小希,经常闹
矛盾。

这次聚会喝醉,估计小硕又是要感情受挫吧。

唉,大周末,没有女友,睡觉吧,昨晚够累的。

第二章友谊

「雷扬,帮我约小希出来玩吧。」

「为什么要我帮你约?」

「这,你不是她最铁的朋友吗?」

「真不知道,你们一个个都来求我约小希,为什么?难道她路小希真的这么
招人喜欢吗?我为什么没有发现啊!」

「雷扬,你是隔得太近……雷扬,你审美有问题……雷扬,你视觉疲劳了…
…」

不管我是审美有问题,还是距离有问题,我从来没有觉得路小希是一个可以
让全班大部分男生疯狂追求的女孩。可能是我对她太过于熟悉,或者是我一直一
直都帮她当成从小到大的玩伴,无法让我正视她女孩的一面。

可是……

那天,我见识到了她的美,我似乎觉得她在改变,她变得不是那个她了,她
开始触动我的内心。我儿时在草地上奔跑嬉戏的路小希啊,你离我越来越远。

从那天起,我忽然发现,我人生里是应该有一个人了,这时,小惠进入了我
眼中。而你,路小希,却从未真正的远离。

3年前,你又一次失恋。

我带着啤酒和你,去到那个十几年前玩耍的公园,坐在那有些锈迹的秋千上。

你低着头看着地面,穿着绿色的短裙、嫩绿色的无袖衫,粉色的平底公主鞋,
那夜的你是多么的美丽。

「果然,真的不存在啊。」你悲伤着说道。

「什么?」我略有一丝不耐烦。

「真正永恒的爱情!」你的泪水全在眼眶里。

「啊啊啊,你又开始了!」我烦躁得又打开一听啤酒,递给路小希。

「你们都一样,你们这些坏蛋,全部……你们全部,到最后统统都会离开的。」

路小希没有接过我的啤酒。

「也会有好人的,不过你没有遇到罢了。」我已经不耐烦小希的失恋了,所
以准备起身离开。

「你去哪里?」小希见我离开,音调忽而变化了。

「小惠,她,她还在等我呢。」我回答道。

「对啊,女朋友比较重要!滚吧!混蛋!滚吧,就这样把失恋的朋友放这,
自己去快活吧。」小希愤怒道。

「嗯。」这十多年,每次你都这样,我已经习惯了。

「哼,没义气的家伙。」小希一脚踢开摆在她脚下的啤酒,朝公园另一侧走
去。

公园年久失修,灯光也是时而昏暗,时而明亮,除了时不时有几只沙哑的鸟
儿,再没有其他的声音。

「你干嘛?还不快滚!」小希感觉到了有人揽住她的肩膀,而这感觉十分熟
悉。

「我会帮你找到的……」我小声在她耳边说道。

「你说什么?」小希扭头瞪大眼睛望着我。

「我说,我会帮你找到所谓的永远的爱情!」我温柔道。

「雷扬!」她面对着我,眼睛紧紧盯着我,很庄重。

「嗯。」我答道。

「你,你能答应我,一直在我身边,做我永远的朋友吗?」小希一副期待的
眼神。

「Ipromise。」我很庄重的起誓道。

「嗯,你先去找小惠吧,不然她该怪我了。」小希又恢复了往日的笑容。

小惠,小惠……

那是一间房间,墙壁什么都是黑色的,就只有床是白色的,雪白雪白。

一个苗条的女人躺在那床上,正吃力的解开自己的衣服,露出黑色的内衣。

「妍,你……等等,你喝醉了。」我也躺在床上,一股酒气到处弥漫。

「这里不是小惠的房间吗?」我不知道如何得知,一股恐惧涌上心头。

「我知道啊!」妍已经脱去了内裤,两瓣臀肉赤裸裸的落在我眼里。

此时,我已经呆了,到底是我喝醉了,还是妍她喝醉了?

「每次都是和小惠做,你应该已经腻了吧。」妍压在了我身上,伸手将我握
住。

「你把我当做性幻想对象打手枪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嘻嘻。」妍继续她勾
魂的动作。

「才不是你啊!」我用手去推,却退了空。

「啊啊啊……好羡慕小惠啊,你的弟弟每次都是这么硬吗?」妍自己开始扭
动腰肢。

「等等等等,好像,好像要射了,快点停下来!!!」我发疯般翻动身体,
想要摆脱妍,却被她越缠越紧。

「没关系,给我吧,我要,全在里面……」妍的呻吟更大了,而我的双手往
空气里乱抓,却只是徒劳。

「啪!」门开的声音,一个模糊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小惠!」我和妍都惊呆了。

「你们两个,混蛋,混蛋……」小惠捂着脸跑了出去。

「小惠,小惠……」我疯狂的追了出去。

哎呀……好痛啊……从沙发上摔下来了!白天睡觉真是很不好受,一连做了
3个梦,还一个比一个清楚,像播放连续剧一样。

唔,我从地上爬起来,沮丧的坐在沙发上。他妈的,没想到,都已经这么久
了,我还是不能原谅自己啊!「你和小惠分手又不是你的错,妍说了,你是受害
者啊!」路小希那咄咄逼人的神色又出现在了我脑海里。这个傻瓜,大概真的只
有她这么认为吧。可是,我是真的希望事情就和路小希说得一样!

「嗯,禁欲,继续吧,这次我重头开始!」我握紧拳头站了起来。

「咚咚咚、咚咚咚……」这时,门外传来杂乱的敲门声。

「妈的,哪个混蛋不知道按铃,手痒是不是?」我不满的跑去门口。

「路小希!」我正准备好好招呼这个半夜来的不速之客,却看到小希托着箱
子站在我面前,神情有些沮丧。

「雷扬,我,今晚,我能不能再在你这里住一晚?」小希说话的时候并没有
抬头,而是将表情埋得很深,她不想让我看到。

哒哒哒哒哒哒,客厅的时钟似乎走的特别慢,时钟前的茶几上已经摆了几个
空酒瓶,路小希已经傻乎乎对着电视快一个小时了,她好像连眼睛都没有眨呀。

这次看来是要闹分手了,行李都被勒令搬出来了,不过上次路小希从我这里
搬走的东西好像不止这些啊!我心里寻思着。

「其他东西,过几天小硕会寄到这里来,你要帮我收一下哦!」她终于开口
了。天啊,路小希,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

「都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现在也该和我说说发生了什么事情吧!」我赶紧
接着这个难得的话题,可是,她还是没有搭理我。

路小希,肯定是因为昨晚你喝醉了,结果妍打电话给我,让你男朋友感觉不
爽了吧。也难怪,我家小希这么漂亮,一天没回来过夜,换做是我也受不了。虽
然路小希和小硕在一起这么久了,但每次吵架都是因为小硕接受不了路小希的工
作,让他无时无刻不在忙着打探小希的动态,怎么能长久呢?小硕啊小硕,她可
是路小希,你的女朋友,你应该要相信她才是!不过,现在估计是没有机会了。

「喂,我明天可是要上班的,没工夫和你耗哦。」我心里基本上猜到了,不
过还是要摆的酷酷的才行。

「嗯。」路小希双唇间酒水荡漾,完全无视我。

「哼,算了,我要去睡觉了,你今天晚上睡沙发吧,没喝醉的路小希是没权
利睡床上的。」我很讨厌路小希无视我。

「哐当。」我关上了房门,而路小希终于将脸移开了位置,只是我看不到,
那神情有多沮丧。

路小希,你心中那永恒的爱情,真不是那么容易出现的,何况,你还是一位
令人心动的美人。

「吱……」有人把门打开了。

她悄悄的走到了床边,唰一声掀开被子就准备往里面钻。

「路小希,你现在在干嘛?」我忽然感觉到一股温温的暖意接近自己,然后
软软的触感落在了自己的肱3头肌上,那么柔软,那么温润,那么让人不舍。但
是我还是蹦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大声问道。

「好温暖哦,你不是说喝醉了的路小希可以睡床上吗?」她一脸可怜的样子
让人不忍拒绝。

「你都换了衣服走进来了,怎么是喝醉了呢?」路小希,你这招对谁都是一
万点伤害,但是我偏偏对此免疫,这招对我完全无效。

不过,这件深蓝色的睡裙倒是很好看,肩上的吊带轻轻拉扯住胸前的衣领,
不让那两团嫩肉轻易露出本来面目,但小希侧躺着,门外透进的光线正好照射在
那深邃的峡谷中,让人充满了无限遐想。还有那锁骨,那柔弱的香肩,长长的勾
魂睫毛……雷扬,你不要迷失啊!

「路小希,路小希!!」我又喊了两声。

「你见过谁喝醉了还答话的吗?」路小希伸出香藕柔荑搂住枕头,胸前更是
一时激起千层浪,床垫都发生了共振,她真是一个活脱脱的无赖!

「唉,算了!」我一时辩不过,有些生气,大不了就是去睡客厅吧。

「等等。」就在我支起身子去穿拖鞋的时候,路小希的手有一次抓住了我的
手腕。

「干什么?」我不知道她又要闹哪出。

「我们,一起睡吧!」路小希睁开了眼睛,直勾勾的望着我。

「啊?」我一脸惊讶。

「我们以前不是也经常一起睡吗?」小希一脸无害的表情,嘴角微微上翘,
这是在耍嗲呀!

「不能,那时候我们还在读小学,能一样吗?」我转头,不看她的眼睛,我
知道她这一招很毒辣的。

「不能……不能就这么躺在我的身边吗?」路小希的语气有些抽搐,让我心
头一紧。

我这一回头,碰到她柔软的眼神,刹那间就沦陷了。我呆滞的看着她,不管
多少次,只要碰到这样的眼神,我都会跪啊!一狠心,掀开被子又钻了进去。

「嘻嘻,知道你最好了……」路小希立马嬉皮笑脸起来,我知道自己又中了
这小妖精的诡计,但此时也无可奈何了。

我就那么直直的躺在床上,好像刚死的还没变僵一样。心里却一直在寻思,
这次看来小希真的是受伤了,上次我记得小希说过,这段感情是要长久的。我不
能光看着我家小希一个人痛苦啊!得想办法帮她过了这一关才可以,但是我要怎
么做呢?真是头痛!咦,这感觉!

路小希似乎已经睡熟了,但是她双手紧紧搂住我得手臂,又好像越来越靠近
我了。那柔软的胸部,在一点点靠过来,几乎要把我的手臂都吞进去了。那阵阵
迷迭香,如同妖娆的夜魔,慢慢透过热量往我的周身缠绕,好像生怕我再跑掉一
样。我紧张到脖颈僵硬,即使细小的移动也不敢,只能用眼角去瞟,想要看看路
小希是不是真的睡着了。

可是不等我收到信息,我感觉侧身的路小希不只是胸部吞噬了我的手臂,她
的膝盖似乎已经快要顶着我的阳具了。啊啊啊!!我真恨自己那不争气的大棒棒,
你怎么可以这个时候出现呢!

小希的膝盖没有重量,但是那笔直的腿的重量我还是可以感觉出来得,它真
正移动,朝我身体的另一侧移动。那光溜溜的膝盖就像一艘洁白的帆船,在随着
小希波浪般的呼吸前进。一不小心撞到硬邦邦的灯塔,只好稍稍后退,过一会,
又轻轻地撞了上去,感觉不到差别,却让我一次比一次兴奋。

真是的,路小希,你的腿还不赶快放下来……你到底是真睡着了还是装睡啊
……如果起身的话,应该会吵醒她吧……哎呀,不管了,快睡吧……我操,这个
时候谁能睡着啊?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