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和他】(03-05)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三、四、五章

肉戏实在不好写,对方的章节可以写的内容真不多,所以不特意分章了,大
家按我的写法来看吧。

这半个小时真是折磨人,我都要疯了,路小希的膝盖不停顶过来,身子不断
倾倒过来,我感觉整个人都窒息了。那膝盖,现在已经顶着我的蛋蛋了。而硬邦
邦的火箭基底不稳,开始连自己的位置都不保了。路小希,你到底睡着了吗?你
是不是在挑逗我啊?我心里不停问自己。

好不容易,我扭动了脖颈。慢慢映入眼帘的是路小希美丽的脸庞,醉酒微醺,
两点红晕;螓首蛾眉,无限青丝;朱唇皓齿,挺鼻如峰。那豪乳一起一伏,深色
的乳沟一张一合,我简直看呆了。雷扬,你干什么,你的手怎么……那可是你近
二十年的朋友,你不能这样?可是,她确实难得一见的尤物,现在躺在床上搂住
我,难道我连触碰都是禁忌吗?不,我或许可以去抚摸一下她的俏脸,但我的手
为什么像失去了方向一般奔向路小希的酥胸上去了。回来,我要控制自己!

滑动,对,我没有触碰到她的身子,只是隔着那不到一厘米的距离划过她的
胸前,乳沟,锁骨……这样就不算侵犯她了。唔,这温度,我好想直接触碰到了
柔软的皮肤上了一般。路小希,你身上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香,是否我平时都不会
如此聚精会神的去品尝你的美呢?

「嗯啊!」只听路小希一声呻吟,让人骨头都酥了。

一瞬间,我全身的肌肉都松弛了,神经却比刚刚还兴奋一百倍,这松紧之间,
我整个人好像灵魂出窍了一般。刚刚,刚刚,我居然碰到了路小希的乳头,天啊,
不可思议,我居然碰到了二十年好友的乳头,而且,还让她发出了那样的声音。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做了什么,太违心了,我怎么可以这样,太不正常
了,太让人难以接受了。路小希,居然没有穿内衣,而且,她的乳头为什么这样
硬,她?没有睡着吗?

雷扬,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呢?该死该死,我立即转身,不
敢再看路小希一眼,更不敢确定她是否醒了。

好奇心,我不敢转身,头颈却又不由自主的扭了过去。路小希那混蛋的眼睛
居然睁开了,正无神的看着天花板。

「那个女人……十足的荡妇……」路小希口中咿呀。

「那肉棒……以前也是那样插进我的身子里的……唔……」路小希在和我说
话吗?

「像个野兽……十足的野兽……唔……」路小希,你干嘛挺直身子?

「怎么,怎么是这样……我,我竟然是一个比他们更淫荡的女人吗?」路小
希,你的手在……

天啊!路小希显然在春梦中无法自制了,她居然在现实生活中,呼呼,我必
须好好平静一下心情,不能再犯错误了。

尼玛,快点出来,快点出来,我要早早把欲望卸掉,不然过会肯定会被路小
希引诱的。我不能那样做,趁人之危,而且还是对待自己最亲密的伙伴,我不能
承认我卑劣的人品。

「嘿!雷扬!」不知什么时候,我身后传来一声好听的呼唤。

啊!是不是我动静太大了,把她吵醒了?我不敢转身,观望,希望那是路小
希在梦呓。

「雷扬,你是不是一直在打手枪?」又是一声询问。

哇,我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

「其实没关系的。」来不及让我做出任何反应,路小希的声音又传来了。

「You,putitinsideme。」不是我熟悉的语言,不过,我
还没有体会到意思,我就感觉整个世界都停止了。

快二十年了,友谊的小船怎么说翻就翻啊?我保守了这么多年的秘密和坚持,
难道要在今天付之东流吗?那些瞒住路小希的欲望,难道今晚就要让我实现吗?

不行,如果真的做了,路小希,你让我明天用什么去面对你。

「啪!」一条内裤被丢下了床,落在我眼前的床下。

我惊呆了,我的手还一直握着我的肉棒,它可是一直硬邦邦的在那里。整个
房间,此时就它最兴奋!

「来吧,我就这么趴着等你,你不会看到我的脸,自然也不会尴尬了。」路
小希的声音不平静,但充满了诱人的魅力。

我转过身子,她正弓着腰趴在我身前,那昏暗的双臀间,黑漆漆的神秘场所
现在就在我的眼前,我却不敢凑上去看个清楚。不要说触碰了,我现在脑海一片
空白,连想的勇气都没有。一个二十年的朋友,忽然脱去内裤,裸露着下体对着
你,感觉就是那么别扭。我居然一下子失去了兴趣一般,因为在这一刻,不只是
友谊,我感觉我所有的情感和欲望一下子都摔碎了。

我用手支撑着身子,无力的问自己,你如果不赶快出去,你明天将会一片黑
暗。可是,现在正是最好的机会,虽然我不知道是达成什么目的的机会,但我知
道这会让我兴奋很久很久。

不是我的错,一切都是路小希起得头,有错先要责备她,我为什么要纠结,
上吧,宁做错,莫错过。嗯,一切都想好了,现在,我好想没有任何阻止自己的
理由了,不是吗?路小希,我,来了!

闭上眼睛,我不敢看,手掌已经牢牢握住了那浑圆的臀部。四散开的力量,
超级棒的手感,我浑身都激动着颤抖。不要管她的臀部,赶快进入主题,我怎么
感觉这是一件自己特别想要却又感觉难受的事情。不过,很快,那淫靡的气息就
让我迷醉了,我虽然闭上了眼,但舌头还是很快触碰到了那湿润的皮肤。

腻滑,清香,异味,说不出的感觉。四周都很安静,让我能静下来细细感触
那些细嫩的肉芽和液体回旋涌出的爽滑。没错,四周安静,只有我身前颤动的身
子,但她没有发出任何异响。

路小希,你也觉得这个感觉很奇怪了吗?被一个二十年的老哥们舔弄自己的
私密处,光是想想就觉得每一处是畅快的。我似乎听到路小希压着呻吟,咬住嘴
唇的样子,她的眼睛一定和我一样,紧紧的闭紧,生怕被摄去了魂。

无声的动作,让我对自己的表现不满意,我怎么可以在路小希面前表现出男
人的无能,居然这样都无法让你有一丝表示,路小希,你是在和我置气吗?这本
不可能,但这是二十年的固定思维,我的人格分裂了,啊啊啊啊!!

「路……小希,你不舒服,我可以停止的。」我的眼睛还是不敢睁开。

「继续!」她的声音在颤抖,比我难受得多。

我的手划过她的腰际,沿着裙子一直往前,忽然,碰到了软软的东西,这是
……这是路小希的胸部啊!好大,我的手掌完全无法掌控,怎么会这样,我是不
是出错了。我心里一紧张,睁开了眼。眼前的路小希正低着头,秀发垂直在雪白
颈部的两侧,呼吸带动身子浮动,起伏很大的摆动让她泌出丝丝香汗。我的手指
轻抚路小希的乳头,真的硬了,她有感觉的,而且比我投入多了。这,是否代表
我应该要更大胆一点?

我将舌头从那幽深的曲径中撤出,带着舌尖往上一挑,莫名的褶皱如同漩涡
一般让我的舌尖失去目标往中心溜去。好稚嫩啊,而且我的舌尖能够明显感觉到
四周的褶皱,这表示这朵菊花的花蕊是多么秀气幼小,恐怕还从未被别人摘采过
吧。

「嗯啊!!!」一道长长的呻吟划破沉寂,她,路小希,终于无法压抑自己
的情欲了。这声音带着颤抖,震碎了所有的禁忌,我的内心好像一下放开了什么。

这就是路小希的呻吟啊!我一直都在期待的就是这个。是我让她发出了如此
妩媚的声音,我的梦和欲望、灵魂和肉都在飞翔。正在这个时候,一个远去的记
忆好像被什么东西唤醒了一般……

那是大学时候的我,穿着青涩的牛仔裤和黄色T恤,来到路小希的城市。我
带着费心选好的手信,坐在车上一遍一遍拨打她的手机。本来只是害怕麻烦她,
所以到了她们学校才联系她。没想到这个时候却无法打通她的电话。那样的话,
只能去她的住处等她了,幸好前几次已经记下了地址,现在就直接过去吧。

爬上那有些破旧的两层出租房,我走到门口,提手正要敲门,却依稀听到门
后传来一阵一阵的呻吟,那是……路小希的呻吟!

我有些懵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不敢开门。而这傍晚的时候,漏光的地
方却并不多,房间的一个侧面貌似有一束黄色灯光露在外面,我应该能在那里一
探究竟。我从来都没有任何心理准备,更没有想过我看到某些情景该要怎么办,
我只是想要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然而,那是一次洗礼,清洗了我幻想中的全部。窗棂的缝隙中能看到路小希
貌似痛苦的表情,她的长衫是粉色的,手指甲上也涂着粉色的指甲油,手指却按
在双腿间的一束黄毛上,不,那应该是抚摸。而她的下身却是赤裸的,那赤裸就
是一丝不挂,没有袜子,和鞋子,更不要说一丝遮挡身体的丝线了。那赤裸的双
腿之间正有一个人蹲着,一个肥硕的意大利胖子,一个白人,却比不上小希的大
腿嫩白。他,在贪婪的吸吮着,因为双腿打开的幅度,看上去他吸吮的很过瘾,
手指还不停划过路小希的大腿,显然是对眼前路小希的表现十分赞许。

那是小希学校的一名外教老师,我居然还和他在一个桌子上吃过饭,而现在,
他居然关上房门在和我最好的朋友……我不能接受,我不能接受。我把手中的手
信从二楼丢了下去,然后捂住胸口逃离了那里,直到很晚很晚,我才接到路小希
的电话,她有些疲倦。我说,你睡吧,我明天去看你。其实,那晚,我第一次喝
醉了!

我还记得,那时我一直在猜测,难道那就是路小希发出来的呻吟吗?怎么和
她的声音根本不一样?原本以为她的声音已经很好听了,没想到那呻吟居然如此
令人疯魔,我一直牢牢记住直到今天。那声音是那么的不同凡响,那么的不稳定,
那么轻浮却又充满磁性,我不知道是什么在左右它的高亢和低吟,那时我还是一
个未经人事的少年。

从那一天开始,每当我想要安慰自己的身体的时候,我就会回想那晚的路小
希,那充满情欲和诱惑的表情,那引人堕落的姿态,还有那让我记忆犹新的呻吟。

但是,路小希,现在,那个声音却是属于我的。终于,我在现实中得到了它,
不再需要幻想和撸管,现在,过会,以后,它都是属于我的。我继续卖弄着自己
的舌头技巧,想要得到对方更多的回应。

然而,路小希却回过了头,一脸惊恐的望着我。傻瓜!你为什么要回头?路
小希的心思雷扬最懂了,我从她惊恐的眼神中读到了过去的那些时光……我抢走
她的铅笔,她哭着追我;我带她去捅马蜂窝,回家被揍,她肿着脚在旁边哭得比
我还伤心;中学会考,她考试时丢过纸条,却只是问我中午想吃什么;还有好多
好多,如同枷锁一般死死铐住我的手脚,让我一动不动。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游戏,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为二十年的友谊说声对不
起。同样,今天,现在,这里,这个友谊的游戏应该要结束了,取而代之的是,
我将成为她的男人。路小希,你不用这样看着我,这3个月来我一直都是这样催
眠自己的。所以,你现在是否想要睁眼看着我是如何和你合二为一的?

「等……等等,雷扬……我……」路小希平复了弓起的身子,闭上了双腿,
又往前挪了挪,欲言又止。

「事实上,我也不知道,我也不了解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可能是事情发生得
太突然了,你不觉得这件事情很荒唐吗?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是不是?可能一开
始我稍微喝多了一点点,不过,过了今晚,我们要怎么面对我们的友谊呢?」路
小希低下了头,我看不到她的眼睛,也读不出她的心,只是,刚刚那些纠结并非
只是我的思维,她也一样在纠结啊!

「路小希,我们是最好的朋友,现在,你应该知道你的好朋友要什么?」我
忽然变得很冷漠,我感觉内心的野性已经不受控制了,可能是同样的问题被对方
说出来便是一种自我的解脱吧。

「等等,雷扬,你答应过我,你要做一个陪伴我一辈子的朋友,你不能自毁
诺言……」路小希还在和自己的理智挣扎。

「Juststaystill」我扑了上去,如同一头野兽,用身躯将路
小希压倒,将她的双腿压开,然后敏捷的脱去上衣,饥渴难耐的望着身下不停蠕
动的路小希的身躯。她的眼睛是如此迷人,一双媚眼半朦胧,眼角微微上翘却没
有多余的涟漪,妩媚而不狐媚,勾魂而不勾人。忽而明白,为什么这么多年我都
觉得身边的男人傻,其实是我从来没有从这个角度去看过这个女人,真的是,我
见过,最美丽的人儿,没有之一。

「啊啊啊!!」她的声音更加婉转了,银牙稍稍咬住下嘴唇,却无法抑制这
声音。芊芊玉手死死地握住我的手臂,没有技巧,却很有力,但是身体的快感太
强烈了,不是她的力量可以控制的。

进入了,爽滑、细腻、温润,我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得意,而是静下心来去
感觉这美丽胴体的柔美之极限。品味着身体感触到的每一丝刺激,哪怕就是呼吸
之间的窜动我也不想错过。这一刻实在太美妙了,我和她相处了这么多年,却不
知其中奥妙如此令人销魂,简直是流连忘返,这一晚的贪念,我又怎么舍得让它
悄悄溜走呢?

「好大……而且,好、好硬……」我被路小希颤抖的话语打断,看着她花枝
乱颤的脸庞,仰着脖颈望着我。

我没有表情和话语,用深深的插入来回答了她。我们终于结合了,我们的内
心触碰到了一起,我感觉就好像第一次认识你一样。

可是路小希却空洞的望着彼方,不敢看我。她的内心比身体起伏更大,她的
灵魂在低吟:「我不应该和雷扬这样做,我以后又该怎样面对他?我反对,我反
对,现在我们做的都是错的。可是,我却无法阻止他停下来,他走进了我内心的
深处……也许,不是他,我会更快乐,更享受」。

「小希。」我以为是我过于猛烈,让她有些难受,赶紧放慢了节奏。果然,
她的表情舒缓了许多,似乎被我引领上快乐的道路,表现了变得越来越令我感到
自豪和愉悦。

「嗯嗯……」太可爱了,我忍不住俯下身子去亲吻她的嘴唇。

「你做什么,不能亲我!」我的嘴唇碰到她嘴唇片刻,只是一愣,当我用舌
头去撬开她的双唇时,她忽然惊觉,甩开俏脸,不敢看我。

「切!」她的拒绝让我不爽。我从路小希柔软的腰际开始向上抚摸,不放过
每一寸肌肤,尽管,我以前小时候见过她的身子,可却不如现在这般让我迫不及
待想要看到。

「哦哦……手感太棒了……」我已经握住了她的酥乳,轻轻摇晃。

「不能玩弄我!」路小希松开握住床单的手,转而限制住我的手腕,一副不
想被欺负的样子,煞是可爱。

「唔唔唔……」她的乳头好硬,很圆润也很饱满,却感觉不出有过多的突出。

轻轻一吸,总是会带动乳肉来回波动,晃得两个乳房左右碰撞,特别有趣。
换手掌一模,一捏,路小希便又开始呻吟了,真是懂得享受的女孩。

这回,她的手没有扇我耳光来或是揪头发来阻止我,反而一顿一顿的摸住我
的前额,轻轻往后顺,这就是爱抚。而同时,她的另一只手悄悄的握住了另一只
调皮的小白兔,或者应该说是轻轻覆盖在上面,食指和中指变成一个小夹子,随
着我的起伏,不断的变着花样刺激着她的小樱桃。

「还差一点,还……还深一点……」空气早就升腾成了蒸汽,我们的身体也
早已沸腾,终于,路小希无意识的摇晃着,发出了令人诧异的声音。

「路小希,你在说什么?」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多年的好友居然在我面前
说出这些。

「雷扬,深一点……人家,人家……要到了……你把人家……弄……高潮…
…了……」路小希一手死死握住自己一侧乳房,旋转着,扭曲着,一手捏成粉拳
无力的拍打我的侧脸,似乎在责备我。

「啊!!」路小希的腰肢不间断的扭动,双腿死死夹住我的腰,可是我们发
力毫无章法,我想要的时候她卸力了,我提起腰的时候,她又不知去了哪里,这
种交合的滑腻怎么容许我们诸多失误。只见巨根滑出女穴,顿时一阵凉意透顶。

「雷扬……」这次小希没有发大小姐脾气,只是解开双腿,又翘起了肉臀,
对着我,我自然是提枪就上……

「Do,doithard,doithard!!Deeper,dee
pe!!!Likeananimal!!!Doitlikehim!!」

「Releaseit!!Thatwarmsemenreleasei
tinme!!!!」

「Ifeellikeiamabouttocum!!Ithinkli
keiamabouttocum!!」

「RALEASE!!!!AH……H……」

ps:这个肉戏太不好写了,翻译得完全词不达意,而且都是几把对话,脑
袋都搞晕了。

而且只有一千来字,硬生生让我写成了六千多字,太佩服自己了。最后一段
是用英文这个是剧情需要,这个故事确实很恶心。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