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真实办公室情缘】(15)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十五章

回到家,妙儿就像小鸟一样奔过来。

我说:「怎么这么开心啊?」

「刚才和我姐打电话,她说下周一就过来,我都好久没见过她了。」

「那她几点到?用不用我去接?」

「不用你,她坐火车,估计下午3点多到,我下午请个假去接她,晚上我们
一起吃饭,反正火车站就在你公司附近。」

「行,没问题。」

一想到妙儿的双胞胎姐姐要来,我心里有点小兴奋。

周末,我和妙儿两个人尽情享受了一下二人世界。

周一下午,正写报告的时候,电话响了,是妙儿:「喂,我接到姐姐了,你
几点下班啊。」

「正常,6点半你们去XX等我吧。」

「不嘛,6点我们去你公司楼下等你。」

「行行行,那就这样。」

刚挂了电话,就见西西从办公桌屏风上探出头:「女朋友找你吃饭?」

「是啊,这你都能听到。」

「切,还用听啊,看你一脸兴奋样。」

不知道为什么,西西好像总是能轻而易举地『激怒』我。

但是这次他猜错了,我的兴奋是来源於等下就能看见韵儿————妙儿的双
胞胎姐姐。

虽然这样,我还是不甘心,心想,不能总让这丫头占了上风。

於是我一挑眉,轻佻地笑着对她说:「我是兴奋了,怎么?要不要跟我出去?」

西西的脸一下子涨红了,抿着嘴似笑非笑地瞪着我。

看着她的囧样,我笑得更开心了。

突然,西西把头一扭,坐了回去。

不一会我的手机就收到一条信息:「出去干嘛?我们就去小会议室,敢不敢?」

我一惊,心想:周一公司人最多,等会还要开例会,这丫头不会来真的吧?

我是真的不敢试,回复她:我认输,饶了我吧宝贝。

西西只回复三个字:「胆小鬼!」

我无奈摇摇头,只能认了。

到了下班时间,也没理珊雅那边还有没有事,直接走出公司。

我兴沖沖地沖出电梯,快步走出大厦的正门。

一出就看见妙儿站在门口……,等等,怎么是两个?她们一齐对着我笑,我
有点懵。

我皱了皱眉,仔细看了看面前的两个俏丽女孩,一个一身灰色套装,脑后绑
着个马尾。

一个身穿浅绿牛仔裤加白色外套,长发披肩。

最后,我总算看出来,穿灰色套装的是妙儿。

这时候,妙儿走过来挽住我的手臂,说:「是不是分不出啦?哈哈。」

我看了一眼妙儿,又看了一眼对面的女孩,说:「第一眼真的分不出谁是谁,
你们太像了。」

听我这么一说,两个女孩一起开心地笑了起来,引起周围不少人的註意。

我说:「走吧,去吃饭。」

我拉着妙儿的手,她则和韵儿挽着手臂,我们就这样走在大街上。

到了常光顾的那家日本菜,还好,由於是刚下班,人不多。

我们找了个稍微靠里的位置。

一坐下来,两姐妹就有说有笑,用粤语在那里交流,时而小声低语,时而哈
哈大笑。

虽然我能听懂粤语,但是说起来有点别扭,索性就闭嘴,默默欣赏着这对姐
妹花。

可能她们真是太久不见了,这一见面就显得格外亲热,连点菜都两个人捧着
一本菜单在那里看的兴致勃勃。

我偷眼仔细打量了一下韵儿,虽然是双胞胎,但是韵儿却多了一份成熟的韵
味………

我不敢多看,生怕第一面就给人留下一个好色的印象。

吃饭的时候,我本想跟韵儿说几句话,可是她们压根没给我机会,我只好继
续独自边吃边欣赏。

饭吃到一半,我忽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我的眼帘。

是玲玲!又是玲玲!她看起来还是那么高雅性感!她挎着一个男人的手臂也
向我们这边走过来。

我心想:难道她也在附近上班?听说玲玲结婚了,估计那男的应该是她老公,
唉……没想到她居然会选个小白领,难道以前错看她了?我一边想着,一边擡头
看着她们。

我确信玲玲已经看到我了,但是她没有跟我打招呼,仿佛连余光都没有扫过
我一眼,而是直直地目视前方,从我面前走过。

我当然也不会在这种情况下主动跟她打招呼。

但是,这再一次的偶遇,却在我人生的下个阶段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晚上回到家,妙儿立刻带着韵儿来到我们为她准备好的房间,就在主人房隔
壁。

妙儿应该是仔细打扫过了,被褥也都是崭新的。

我把韵儿的行李拿去她房间,然后说:「你们慢慢聊吧,我去洗澡。」

妙儿说了句:「去吧。」

然后又拉着韵儿去客厅一起叽叽喳喳去了。

我洗完澡躺在床上,拿过手机,翻出了玲玲的电话,心想:不知道几年没有
联系,她的手机号换没换?不管了,发个试试。

「好久不见,你好吗?我今天好像在XX看到你了。」

放下手机,我的思绪飘回到几年前的那个暑假。

第一次见到玲玲,是在她工作的地方————-一家外资银行。

她是我爸的理财经理,那天他带我去银行是因为玲玲之前向他推荐一款产品,
我爸觉得还不错,但是又怕自己看不懂英文合同,所以就带上了我。

一进她的办公室,玲玲赶忙起身相迎,好一个让人惊艳的美女,一米7左右
的个头,乌黑的长发,鹅蛋脸,柳叶弯眉,杏核眼,一笑起来仿佛春暖花开。

但是很奇怪,我只是觉得她好看而已,却并没有其它的沖动。

离开的时候,她主动问我要了电话,我犹豫了一下,但是出於礼貌还是给她
了。

那个周末,玲玲主动我发了信息。

反正我也无聊,就跟她约了出去玩。

一来二去,就成了男女朋友的关系。

一直到我毕业回国后的半年里,我们一直保持着这个关系。

这期间玲玲说过几次想结婚,但都被我拒绝了,因为我真的不喜欢她。

虽然我对她总是不冷不热的,但玲玲并没有放弃。

后来我回老家一个月去看我妈。

在那一个月里我遇见了另一个女孩,小雪,典型的北方美女,那个月,我们
过的非常开心,重要的是我几乎已经认定了小雪就是我要娶的女孩(但是由於种
种原因,我和小雪还是没能走到一起)。

一个月后我回到了南方,玲玲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整天疑神疑鬼,后来终於
有一天,她发现了我手机里和小雪的信息。

不得不说,玲玲是个非常现实和决绝的女孩,这点到和我挺像。

她没有和我吵架,也没有挽留,而是平静地和我分手。

然后她去了另一个城市发展,这中间听说她和一个有妇之夫的富豪一起,后
来又听说她结婚了。

我正想着过去的点点滴滴,电话响了,居然是玲玲的回复:「是吗?那天我
和老公去吃饭了,你怎么样啊现在?结婚了吗?」

「还没啊,找个老婆哪有那么容易。」

「你还没玩够啊,该结婚了。」

「好久没见你了,周五中午一起吃饭吧。」

「好啊,你找地方,到时候通知我就行了。」

「好的,那周五见。」

放下手机,我的心情有点起伏,我不懂自己为什么要和她见面,难道我在期
待什么?我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大概半夜的时候,我被「吵醒」了,确切地说,我是被妙儿「叫醒」的。

迷迷糊糊张开眼睛的时候,妙儿正整个人在被窝里不停吮吸着我的肉棒。

我低头轻轻问:「你干嘛?」

妙儿没有回答,继续着她的动作。

我被她弄得欲火难耐,起身把她推倒在船上,然后夸在她头上,鸡鸡对着她
的小嘴就插了进去,同时我也把头埋在妙儿的两腿间用舌头反复舔着她的小穴。

妙儿则一边扭动着屁股,一边用一只手攥着我的老儿放在嘴里套弄。

「嗯~~~~~~嗯~~~~嗯~~~嗯~~~~~~~~~~~~哦~~
~~~~~。」

妙儿的喘息声越来越急促,小穴已经泛滥成灾。

我感觉差不多了,一下坐起身,屁股刚好坐在她头部。

妙儿抱着我,张开小嘴,把舌头伸进我的屁眼舔弄。

我则用右手的中指和无名指伸进她湿漉漉的小穴,抽送,同时用手掌盖住她
整个阴阜。

这是妙儿最喜欢的姿势之一,每次她都能这样高潮一次。

这次当然也不例外,大概10分钟左右,妙儿一声高喊,双腿紧紧夹住,我
能感到床单都被她弄湿了一片。

接着我把从她身上下来,把她双腿分开,附身一边吻着她,一边缓缓插入。

「啊~~~~~~。」

妙儿大叫起来。

「小声点,你姐还在隔壁呢。」

妙儿仿佛听到我说的话,她可以压低了呻吟的声音,但我确定,她这种音量,
隔壁一样听得到。

我一边抽插,一边跟妙儿说话:「怎么~~今天这么兴奋?要不要我再狠点
操你?」

「啊~~~啊~~~,就~~~喜欢~~~~你操我~~~操~~~~~啊~
啊~~~我~~~啊~~~~~啊~~~~~啊~~~~啊~~~~。」

我干了一会,把鸡巴抽了出来,然后把妙儿翻了过去,让她趴在床上,然后
我趴在她的屁股上,一下狠狠顶了进去。

由於妙儿的腰线很高,屁股翘,这个姿势让我非常舒服。

我一边不停抽送,一边把双手挤进她胸前,抱住她那对E奶。

妙儿更加兴奋了。

「啊~~~啊~~~~啊~~~哦~~~哦~~~干~~~干~~~~死~
我~~~~了~~~啊~~~。」

「舒服吗?」

「啊~~~~舒~~~~服~~~~舒服~~~啊~~~~哦~~~哦~。」

今天的妙儿格外销魂,我也不顾及什么隔壁姐姐了,一下一下猛力抽送。

突然,妙儿拍打着床,大喊:「不要了不要了~~~~~啊~~~~啊~~
停停~~~。」

我知道她高潮了,於是停下动作,鸡鸡在她小穴里享受着她的收缩。

过了一会,我翻身下来,妙儿则闭着眼睛,嘴里发出满足的声音,就想睡觉
了。

我的老二还高高耸立着,但是我没有再强迫妙儿,因为我知道这个小精灵确
实累了,实在不忍心。

我平复了一下心情,就这样抱着浑身湿透的妙儿沈沈睡去。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