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型师的诱惑】(完)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一个老公不在身边,闲来无所事事的女人都喜欢去购物和上发型屋,买些不
一定需要的衣服或化妆品,弄个时髦发型,借此消磨时间,排解寂寞。

我常去光顾的发型屋在长堤爱群大厦对面,收费不便宜的,光是洗头就要百
多元人民币。

大家知道女人都会固定找一位发型师弄头发的,我每次都会叫小周师傅做头。

小周师傅二十七八岁,长得颇为英俊壮硕,身高有一米七五左右,但我喜欢
找他做,不是因为他外型俊朗,而是他工作细心体贴,无论是剪发洗头还是恤发,
他都一丝不拘的替我做上一两个钟头的,一点不会马虎和敷衍了事。

他乐意和我谈心,他的声音磁性,经常一边和我做头,一边讲些笑话逗我。

一年多了,他在我言谈中,慢慢知道我是香港老闆的情人,说起话来便没有
那么顾忌了,他开始尝试挑逗我,问我的男人是否经常回来看我?他不在时我会
怎样过?他居然问我有没有在广州另外找情人?

老实说,我的确有些喜欢小周,因为我也是正常女人,有生理需要,况且老
头子在性方面不能满足我,所以对小周用言语调戏我,我并不生气,还乐在其中。

我们认识后很快开始约会,我们常常到馆子吃饭,一般都是我请客,小周偶
尔也会做一次东,我们话题很多,天南地北的,渐渐聊到性方面了,是我最先提
到这话题的,我问他有没女朋友?

他说曾经有过,现在分手了,我问他和前女友关系发展到什么阶段?他老实
回答说当然什么都做了。

他告诉我前女友那方面要求很强,差不多每晚都要,搞得他疲於奔命,我说
你这么年轻健壮,怎会应付不来?

他说前女友有性瘾,每次上床非要做两次以上才能满足,有时他的确太疲倦
了,做了一次后小弟软了短时间不能再次勃起,只能用手用口满足她。就是因为
她在性方面这样贪得无厌导致他们分手。

小周说以后交女友要谨慎,要避免碰到类似性欲狂的女人。

听到小周这样说,我内心有点纠结,因为我本身也是性欲比较强的,当然我
不是每晚要几次那种女人,我要求的是质量,就是男人一定要做到我充分满足,
其中做的时间要够长,技术要好,所以老头子是不可能满足我的。

奇怪的是,小周从来没有问我和香港男人性生活方面的事情,有一次我们喝
了些红酒,我有意无意的逃逗他,说他前女友身在福中不知福,有这样一个好男
人也不懂得珍惜,而我自己想找像他那样的男人却没门。

小周这时才开始问我是否那方面不如意,我是这样回答他的:我才三十多岁,
是一个有正常生理需要的女人,试问面对一个一月才应酬你一次半次的老人家,
有什么快乐可言?

小周问我怎样解决?

我说唯有自慰,但总比不上和男人真刀真枪地干。

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小周有些明白了,他红着脸问我是不是想找个能干事的
男人替老男人代劳?

我不置可否,只是望着他微笑,说机会总会来的。

过了两天,刚好有几个朋友约我到从化温泉玩,她们都带男友去,我打电话
给小周,邀请他和我一同去,他二话没说便答应了。

那天我们包了一部七人车去的,三对男女共六人,中午到了从化,吃完饭到
温泉酒店开房间,那是五星标准的酒店,每个房间里面都有浸温泉的大池。

我和小周入到房间,此时无声胜有声,我们都不用说多余的话了,我先脱掉
上衣和裤子,剩下文胸和内裤,露出骨肉匀称的身材。

我知道小周正瞪眼望着我的乳房,虽然我双乳不算大,但很结实坚挺,老头
子最欣赏是我的乳房和臀部,我屁股也是结实而凸起的,我知道男人都喜欢女人
有这样的美臀。

小周的目光从我的乳房向下扫到大腿,我大腿和小腿的线条修长而均匀,最
让自豪的是我的皮肤雪白,无一点瑕疵。

这时我发现小周的裤档已经隆起,以我的经验那是一条可观的阳具,我的心
跳开始加速,下面也有些湿润了。

这时小周已脱掉上衣,露出十分健美的胸膛,我迫不及待走过去,探索他裤
子的拉链,我扯下拉链时发出轻轻的声响,我把手伸进去,他的阳具一下子落入
我五只手指掌握中……

小周也开始动手了,他解开我的文胸,用手指挤弄我已经勃起的乳头……

这时室内一片寂静,只有我和小周两人的喘气声,那是一种充满欲望的喘气
声,低沉而响亮。

我忍不住性欲的折磨了,对小周说:让我看看你吧!

说罢便一手拉下他的长裤,再用力扯掉他的内裤,一个年青鲜活的男性肉体
呈现在我面前。

上帝啊!我倒抽了一口气,他的阴茎,坚硬地,直挺挺的紧贴着他平坦的腹
部,我有好长时间没有见过这样生气蓬勃的阳物了!除了老头子那具丑陋的东西,
初恋情人那小不点已经是遥远的记忆了。

小周的阳具很漂亮!粗而不太长,就像一条发亮的新鲜珍宝肠,表面的皮肤
十分紧凑,我甚至可以感觉得到表皮上凸起血管脉动的次数。那肿胀的龟头呈现
出健康的粉红色,一滴分泌液从马眼里渗出来,两个蛋蛋不像老头子那样暗黑色
松弛的垂下来,而是暗红色紧梆梆地贴在阴茎干下面。

我的口腔因为欲望而湿润,因为盼望着一尝这年轻阳具的滋味,我只是直视
着小周的阳物,虽然想死了,但我不敢用口含他,因为他的龟头颜色已经由粉红
变成深紫,我知道他是箭在弦上,只要我的嘴唇一接触他,他马上会射出来的。

如果他这么快射了,我会很伤心的。

我真的已经忍无可忍了,一下子脱了内裤,我赤裸裸的大字型躺在床上,小
周跨坐上来,他喘息着吻我早已期待的乳房,我伸手到下面摸索他的阴茎,感觉
到手中是一具又热又硬的铁棒,我不住上下抚弄……

小周吻我小腹时,我放开他的阴茎,转而双手从后面挤压他坚实有肉的屁股,
我以为接下来他会亲吻我的妹妹,可惜他没有,而是用口又吻又轻咬我的大腿。

我被他弄得浑身发烫,下体已经泛滥,我翻身反客为主,一手握着小周的阴
茎便往口里送。

和男人用口也是老头子教我的,我开始很反感,慢慢有了感觉,和老头子每
次做爱前,他都要求我用口弄他,还拿些外国春宫影碟我看,久而久之,我对这
家子也热衷起来。

当然含小周和含老头子完全是两码子事,看到小周的阴茎,便让我十分冲动,
就想含他,我由龟头到蛋蛋慢慢品尝,看到马眼不停分泌出液体,我越来越兴奋,
我含了十分钟,小周不断发出畅快的呻吟声,这时我唯一希望的事情是小周把阳
物插入我阴道。

我叫他插我,他听话地转身以传教士姿势准备上马,他用手固定阴茎,把龟
头对准我阴道口和阴核周围摩擦转圈,这一招把我的魂魄都弄丢了!

他就这样弄,好像不想插进去似的,我已经湿得一塌糊涂了,我大声喊他放
进去,他就是不听,还在使劲上下左右在阴户大小阴唇周围拨弄着,我生气了,
高声嚷叫:你究竟插不插?

我怎么也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小周竟然停止了动作,自己使劲对着我来打
手枪。

我生气之余看着他自摸那狰狞的样子,我也跟着他自慰起来,真怪!原来这
样看着对方自慰也是挺刺激的,我们这样自摸大约两分钟吧,小周突然狂叫着射
出了大量浓稠的精液……

他是分好几次才射完,所有的精液都落在我胸脯上,在我一边用左手幚他挤
压出最后一滴精液时,我右手同时抚摸自己的阴核到达高潮。那时我身上满是小
周的精液和我的分泌液,一种性的气息弥漫着整间客房。

我们躺着休息了十来分钟,我问小周为什么在紧要关头能够悬崖勒马,是什
么原因不插我?

小周说这是为我好,因为他每次和女人做爱后,都会让人家怀孕的,而我香
港男人是我的米饭班主,万一我有了身孕如何向老头子交代?他不会为了双方一
时的欢愉而让我觉得遗憾。

我这时才恍然大悟,小周是如此一个好人,在当今世上真是难能可贵的。

我也哭笑不得,因为我是上了环的,当时就是不想和老头有孩子,我偷偷瞒
着他去做的,为什么小周事先不问我一句呢?

这叫不打不相识,也好,今后我们可放开来干了。反正我们在这里住一天,
晚上有整晚时间可以重整旗鼓,搞个天翻地覆!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