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痣】(76-77)

我想
她到底还是生我的气,否则也不会连招呼不打就走了。我心不在焉的跟几个师兄
扯了几句,说有点晕,先回酒店了。

我们在饭店门口分道扬镳,看他们走远后,我才扶着花坛路边的树干,忍不
住的吐起来。

「给……」,当我满嘴苦涩的将胆汁都吐出来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的耳
边响起。

我不敢直起身子看她,怕嘴上的污秽恶心到她,弯着腰接过她手中的矿泉水,
漱了漱口。

「擦擦嘴……」,她又递给我一张洁白的纸巾,我抬起头来看着她,她也喝
了不少白酒,满面酒晕,灵动的眼睛闪着亮光,微笑的脸颊上有两个浅浅的酒窝。

接过纸巾时,不经意的触碰到了雪白的葱指,沁人心脾的清凉感觉让我情不
自禁的止住了,即将缩回的手握住了她的小手。

「你想干吗?」,她轻轻的抽了抽手,娇嗔道。

我换了个手,用纸巾擦了擦嘴,上前了一步,低头俯视着她的眼睛道:「你
说想干吗?」

「你不要乱来,会被看到的……」,她慌乱的四下打量,想往后退缩,却被
我紧紧的拉住了手。

「我想干你!」,我借着酒劲儿沉声道。

「流氓!」,她娇羞的嗔道,「你快放开我,被看到就不好了!」

「你怕被看到?」,我喷吐着酒气问道,脸不断的靠近她的脸,趁她不注意
便吻上了她的唇。

「你不要……,唔唔……,嫌弃你!呸呸」,她用力的推开我的脸,把头一
偏吐着口水。

「我生气呢!」,她抬起头瞪着我道。

「有什么好生气的?刚才我都冲过嘴了,你还嫌弃?」,我笑道。

「不是因为这个生气,我还生气呢!」,她皱着眉嚷道,满是红晕的脸颊因
为激动而变得娇艳欲滴,胸前的那对饱满的乳房随着呼吸急促的起伏着。

「还生气?」

「嗯……」。

「那你怎样才能不生气?」

「你说呢?」,她咬着唇柔声道,声音柔腻的让我的头皮发麻,浑身的肌肉
不由自主的收缩起来。

「你不要乱来!」,她似乎发现了我眼中的欲火,以及急促沉重的呼吸,急
忙往后退去。

我任由她往后退,一点也不着急,因为她的手还攥在我的手中,我淫笑道:
「你不是想让我给你破处吗?今晚我就上了你!」

「我来月经了!」,她狡诈的眨着眼睛道。

「你骗我!」,我怒道,因为阴茎早就硬了,正值欲火焚身之际,却听到了
此时最不愿意听到的话。

「真来了!」,她吐着粉舌娇笑道。

「我不信!」,我把她拉过来,伸手在她屁股上摸了一把,感觉到了一片异
物,比护垫大多了,所以只能是卫生巾。

我像是个泄了气的皮球,一瞬间就失去了精神。方才情绪的激动加快了我的
血液流动,似乎酒精都被血液送到了我的大脑,我竟然感觉比吐之前更醉了。我
一屁股坐在路边的栏杆上,点了根烟,狠狠地吸了一口,低声骂了一句:「操」。

「你也生气了?」,她走过来靠着我坐下,轻声问道。

「生气?」,我侧头看着她疑惑道,夜风吹起了她的头发,遮住了侧脸,
「那倒不至于……,只是觉得可能运气不好。」

「真的没生气?」,她转过脸来看着我笑道,「你看起来很沮丧,难道真的
不生气?」

「我为什么要生气?你又不能控制……」,我白了她一眼道。

「咯咯……」,她忍不住低头捂嘴娇笑,继而「哈哈」大笑起来。

「你没病吧!」,我怒道。

「哈哈……」,她趴在我的肩膀上继续大笑,笑得浑身颤抖,饱满的乳房挤
压着我的胳膊,甚至能感觉到乳房传来的弹性。

「抱我!」,她抬起头咬着唇道,她还在忍着笑意,眼眶里笑出了泪水,她
见我无动于衷,又一次的说道:「我让你抱我!」

我依言搂住她,她撒娇一样的抖着肩膀嗔道:「我要你横抱我!」

「去哪?」,我看着横躺在怀里的她,问道。

「你说呢?」,她眨着眼睛调皮的说道。

「送你回去!」,我苦笑道。

「不要!」,她摇头拒绝,咬着唇道:「跟你回去!」

「你来月经了!」,我怒道。

「咯咯……」,她又忍不住的笑起来,「我给你舔射了,好不好?」。

「操!」,我恨恨的捏了捏她的屁股,「不好!我只想操你!」

「那我回去了?」,她作势要从我怀里下来,我怎么舍得让她离开,看着那
张笑吟吟的俏脸,咬牙切齿道:「今晚把你的小嘴插爆了!」

王子玥坚持让我抱着她回酒店,路上我气喘吁吁的对她说:「这肯定是你的
阴谋!」

她闭着眼睛问道:「什么意思?」

「等我到了酒店,肯定没力气折腾你了!这就是你打的好主意!」,我没好
气的说道。

「不需要你折腾,我说过,我要给你舔射了!」,她张开眼睛,腻声道。

在酒店的电梯里,我们就吻到了一起,激烈的抚摸着对方。她很熟练的抓住
了我的阴茎,用力的握紧,缓缓的撸动。我掀起她的裙子,手在大腿和屁股上滑
动摩挲着,最后手指隔着内裤和卫生巾按压在她的阴蒂上,

「我要吃了它!」,她昂着头任由我吻着修长的脖颈,喘息着说道,「哦…
…,你好坏!那里好痒……,我等不及了!」

出了电梯,她浑身软绵绵的靠在我的怀里,几乎被我半拖着进了房间。门刚
关上,我俩就拥吻着脱对方衣服,她的衣服很好脱,只有一件连衣短裙,很快就
被我解开褪到了她的小腿上。

房间里漆黑一片,我一手摸着她的乳房,低头吻着她的唇,一手在身后的墙
上寻找照明开关。

「我要吃你的鸡巴!」,她一边解着我的腰带,一边娇喘着呻吟道。

「我洗澡……」,灯终于亮了,我捧着她的娇艳的脸道,「你也洗!过会儿
我也舔你!」

「咯咯……」,她在我的掌中垂头笑起来,饱满乳房暴露在空气中,随着她
的娇笑上下抖动,不时的擦过我的胸口。

「笑什么?」。

她轻轻的推开我,后退了两步,优雅的抬起左脚,连衣裙从脚踝上脱落,微
微弯腰又把右脚上的裙子摘了下来,抬起头咬着唇看着我,随手把裙子扔到一边,
腻声问道:「我好看吗?」

我的面前俏立着一具诱人的胴体,柔和的灯光下,我几乎看不清蕴满水雾的
眼睛,濡湿的红唇闪着亮光,高耸的饱满乳房微微起伏着,一道优美的曲线从乳
房的底部延伸到小腹,肚脐的右上方有一颗灰色的痣……

看到那颗痣,我紧紧的皱起了眉头,似乎想到了什么,那是一张浅笑嫣然的
脸庞,以及下巴上的那颗黑色的痣。

「怎么了?」,她发现了我情绪的异常,撅着嘴不满的嗔道。

「如果不穿内裤就更好看!」,我回过神来,目不转睛的打量着眼前的尤物,
咽了咽口水。

「是吗?」,她紧咬着唇,纤细的葱指从小腹前缓缓的滑到腰侧,轻轻的拉
开紧贴在皮肤上的布料,布料看起来很有弹性,随着她的手指向两侧展开……虽
然这一幕只是发生在一瞬间,可我却觉得像是过了很久,我似乎看到了织物间的
空隙在逐渐放大,很担心下一刻织物无法承受拉力断裂开来。

她的腰可真细,葱指扯开的高腰内裤的裤腰,只从她的纤腰上褪下很短的一
段距离,便紧紧的贴伏在丰满的屁股上。

「你的眼神很淫荡……」,她停了下来,湿漉漉的眼睛看着我道。

「脱!」,我用颤抖的声音命令道。

她风情万种的瞥了我一眼,红唇微张,粉嫩的舌尖儿轻抵着唇角,眼神中充
满了惹人的诱惑。葱指上勾住的布料随着她微微弯下的纤腰,缓缓的向下滑去,
雪白的灯光下,丰满的屁股泛起了刺眼的光晕……

我目瞪口袋的看着她媚而不妖、雅而不俗的动作,只觉得不可思议,世间竟
然有女人能将一个简单的脱衣动作,演绎的如此具有美感!

「看什么?」,直到柔腻娇媚的声音响起,我才发现她已经站在我的面前,
仰头盯着我的眼睛,好奇的问道。

「你真美!」,我颤声道。

「美吗?哪里美?」,她歪着头浅笑吟吟的问道。

「哪里都美……」,我讷讷的回应道。

「嘻嘻……」,她眨着眼睛笑了笑,踮起脚凑到我耳边腻声道:「我告诉你
一个秘密……」

「嗯?」

「其实我没来月经,是骗你的!」,她说着便咯咯的笑了起来。

我一愣,然后抢过她手中拎着的内裤,低头一看,卫生巾上没有血,只有一
滩粘滑的液体……

「操!妈的!为什么!」,我把内裤甩到一边,把她按在墙上,咬牙切齿的
问道。

「咯咯……,我说过,我还生气!」,她把嘴一撅嗔道。

「为什么骗我?!」

「我生气啊,所以就想了这个法子逗逗你啦,嘻嘻」,她很得意的冲我挤挤
眼睛,「我就知道,你今晚肯定会等我的!」

「妈的!」,看着眼前这张一副奸计得逞,写满了得意的娇艳脸颊,水汪汪
的眼睛里闪动着狡猾的光芒,我就怒不可遏。

「不要!痛!」,她捂着乳房痛呼道,「你好粗暴!」

「今晚我要操死你!」,我继续用力的揉捏着她的乳房,恶狠狠地威胁道。

「你要给我破处吗?」,她咬着唇笑道。

「是的,我要给你破处」,我淫笑道,「不过,是用手指……」,我晃了晃
右手,咬牙切齿道。

「随便你……」,她看起来一点也不害怕,反而挑衅的挑挑眉,腻声道。

「操!我要疯了!你就不能说句软话?!」,我哭笑不得道。

「操我!」,她仰起脖子媚声道,「给我破处……」

也没有洗澡便把她扔到床上,她很配合得打开双腿夹住我的腰,颤声道:
「轻点……」。

我能感觉到她的双腿在我的腰间微微发抖,她很紧张。只是眼前的赤裸胴体
早已点燃了身体里奔腾的欲血,我掐着阴茎抵在她的大腿根,轻轻的摩擦着。

「哦……,那里好湿……」,她闭着眼睛呻吟了一声,「我有点紧张,你跟
我说话……」。

「说什么?」,我挺动着阴茎,龟头分开了阴唇,在阴道口处停了下来。

「我也不知道,我就是紧张……」,她应该是察觉到了龟头所在的位置,夹
在我腰间的双腿一下子绷紧。

「放松,越是紧张越疼……」,我低头吻上了她的唇,柔声安慰道。

「你进来吧!」,她张开眼睛咬咬牙道。

「着急了?」,我舔着她微微颤抖的睫毛,笑道。

「反正就那么一下子!」,她嗔道,「还不如直接来呢,省的我紧张兮兮的!」

「那我来了?」

「来吧!」,她闭上了眼睛,用一种悲壮的语气说道。

我无声的笑了笑,从她身上起来,跪坐在她的大腿间,扶着阴茎慢慢的往里
插,只是,当我目送着龟头进去的一刹那,我的瞳孔紧紧一缩。

「怎么了?」,她睁开眼睛问道,「怎么不进来?」

「你……,你剃毛?」,我有些激动的问道。

她扑哧一笑,然后羞涩的点点头道:「嗯……,不过只剃了下面的」。

「为什么不全剃了?」,我有些失望的问道。

「呸!全剃了我怎么去浴室洗澡?!」,她羞恼的嗔道。

「哼!这就是你不全剃的惩罚……」,我淫笑道,说着下身一挺,龟头便挤
进了她的身体。

「哎呀,好痛!」,她皱眉低呼一声,「你轻点!」

我没有理会她,因为我知道,她的痛苦远未结束,真正的疼痛还没到来呢。

既然阴茎已经挤进去了,也不用我扶着了,我便俯身压在她的身上,吻着她
的嘴唇,神秘兮兮的说道:「你知道吗?」

「嗯?什么?」,她皱着眉倒吸着冷气问道。

我狠狠地用力,阴茎一下子就插进她的阴道,只听她「啊」的一声惨叫,我
吻着她眼角的泪水道:「还有更疼的……」

「张天你这个王八蛋!」,她痛哭着骂道,「你不能轻点啊!呜呜……,你
这个混蛋!」

……

耳边不时传来哽咽的抽泣声,只是被急促的娇喘声逐渐遮掩,继而听到频率
越来越高的如泣如诉的呻吟声。

王子玥的阴道很紧,是我体验过最紧的阴道,虽然水挺多,可阴茎依然被裹
吸的生疼,以至于当听到身下的她越来越急促的呻吟声时,我甚至怀疑到底是我
操她还是她操我,因为我并没有感觉到应有的快感,反而有一种在完成一种任务
或仪式的错觉。

是的,这应该是一场仪式。

「你破了我的处,嘻嘻……」,王子玥对正在给她擦拭下体的我说道。

「有什么好高兴的,笑得这么开心?!」,我白了她一眼道,低头看着床单
上的褐色的血块和纸巾上的血丝,不由的一阵恍惚,我使劲的晃了晃脑袋,努力
的将那个女孩儿的脸从我的脑海里赶走……

「从现在开始,我成为了女人……」,她低眉顺目的看着我,脸上还挂着泪
珠。

「打住!」,我把头一扭道,她的目光实在过于勾人,我怕再看下去会被那
双妩媚湿润的眼睛勾起欲火。

「你可别再勾引我了,否则再操你一顿!」

「呸!」,她啐了一口,「你就不能文明点,满嘴的脏话,粗鲁不堪!」

「哎,你离那么远干吗?过来呀……」,她用冰凉的脚丫挠了挠我,嗔道。

她乖乖的趴在我的怀里,舌头轻轻的舔着我的乳头,似乎自言自语道:「做
爱挺舒服的……」

「还想要吗?」,我把玩着挺翘的乳房笑问道。

「嗯……」,她轻轻的点头,「不过还有点疼……」。

「你挺能忍痛的嘛,第一次还能体会到快感……」。

「少来!不要拿我跟别的女人比较!」,她撅着嘴娇嗔道,「我就是我,我
是王子玥!」

「嗯?」,我愣住了,寻思着她的话,最后发现确实是自己错了——她确实
一个与众不同的女孩儿,是独一无二的王子玥.

「我知道了,我道歉!」,我深深的吻了吻她,笑道:「对,你就是你,你
是独一无二的王子玥!」

(七十七)

王子玥去洗澡了,本来我想一起洗,但她坚决不同意,甚至将已经进了卫生
间的我推了出来,然后把门反锁了。我靠在床头躺着,听着传来哗哗的水流声,
心里瘙痒难耐,烦躁的点了根烟,突然想起来王子玥不喜欢烟味儿,又狠狠地吸
了一口便掐灭了。又瞥见了腿边的床单,上面有暗色的血迹,于是宋佳楠的那张
俏脸又浮现在我的眼前,挥之不去。

「想什么呢?」,王子玥披着浴巾站在床边问道。

「没什么」,我抬头看了她一眼,原本铺满高潮余韵的脸颊被热水蒸腾更显
娇艳,湿漉漉的头发还不时的滴着水珠,肩膀上泛着晶莹的水光。

「抽烟了?」,她擦着头发笑问道。

「嗯,不过只抽了一口……」,我讪讪的回道。

「你想抽就抽呗!」,她白了我一眼道,又撇撇嘴抱怨道:「酒店竟然没有
吹风机,头发一时半会儿干不了……」

「怎么?急着上床?」,我淫笑着问道,顺手把她拉到大腿上坐下,细心的
给她擦着头发。

「不行吗?」,她咬着唇嗔道,「你也去洗澡吧,洗干净了我给你舔……」。

「我要是不洗,你就不舔了?」,我打量着红润的双唇忍不住笑道。

她嘟着嘴撒娇道:「多脏啊!你之前小便了,上面还有我的……,洗洗再舔
好不好?」

「现在就舔!」,我坚持道。

「你这个赖皮!」,她娇嗔道,瞪着眼睛看着我,最后在我的逼视下屈服了,
撅着嘴道:「你躺下……」。

我大笑一声,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下道:「逗你呢!你不嫌脏,我还嫌自己
脏呢!我去洗澡了!」

「不行!我还就要舔了!」,出乎我的意料,她把我推到在床上,俯视着我
嗔道。

「你不嫌脏?」

「嫌!」,她咬着唇道。

「那你还……?」

「我知道你喜欢……」,她眨着眼睛腻声道,「我了解你吧!」,说着她便
俯下身子,张开红唇,探出粉舌,轻轻的点在龟头上。

「哦……」,我闭上眼睛享受的呻吟一声。舌尖儿又软又湿,蜻蜓点水般的
在龟头上缓缓的滑动,不时的改变着力度,让我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于是
我有一种听天由命的荒唐感,阴茎也在舌头的抚慰下慢慢的充血变硬。

「嘶……」,我一下子抱住了她的脑袋,睁开眼睛倒吸了口冷气。红唇包裹
着坚硬的阴茎,龟头被她含在小嘴中温柔的品咂着,滑腻的舌头在绕着尿道口缓
缓的打着转。

她的口活真棒!我心里赞叹道,还未等我继续感慨,就被小嘴突然袭来的裹
吸所打断。

「抬起头来!」,我挑着她的下巴道。不知道是我手指的引导,还是她下意
识的动作,被手指轻挑的下巴缓缓的抬了起来,眼神如春蚕吐出的丝,绵绵不绝
的看着我。

我被那双如丝的媚眼彻底的打动了,黑色的眸子闪烁着勾人心魄的光芒,看
一眼都觉得浑身的汗毛竖了起来,更不必说含在她口中的阴茎,几乎瞬间胀大,
变得更硬,噎的她喉咙一阵不适,她只好往上抬了抬嘴,晶亮的口水从嘴角流到
了下巴上。

「把鸡巴舔干净!」,我摸着她滚烫的脸颊道。

那双如丝的媚眼泛起了一丝白色,只是那一丝白色转瞬即逝,似乎在向我哭
诉着我的野蛮和粗暴,不懂得怜香惜玉。她缓缓的吐出龟头,粉舌在唇上轻轻的
一扫,将唇角的口水舔进了小嘴中,她咬着唇嗔道:「你欺负我……」。

「我喜欢看着你舔……」,我把手指按在她的唇上,轻轻的抚摸着濡湿的红
唇,感受着它的柔软和温热。

她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刹那间眼神又变得羞答答,张开红唇,粉舌探了出来,
慢慢的落在了阴茎上,柔腻湿滑的触感让我浑身的肌肉不由一缩,阴茎随之向我
的小腹方向一颤,然后又弹了回去,啪的一声轻响,抽打在她的脸上。

「你好讨厌!」,她呲着雪白的牙齿娇嗔道,「它不老实,欺负我!」

「不!」,我用力的摇摇头,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脸颊,道:「它喜欢你!很
喜欢你!」

「真的?」,她眨着眼睛轻笑道,「那我好好问问它,是不是这样……」。
说罢,她的舌头重新落在阴茎上,起初舌尖儿如春风拂面般的从阴茎上滑过,让
我体验着舌尖儿带来的柔腻湿滑的快感;继而又如海风吹过平静的海面,轻涌起
碧波,快感如同波浪般接连不断的向我袭来;就当我忍不住长舒口气时,海风突
然消失,涌浪瞬间平息,她的整根舌头几乎都覆在阴茎上,从阴茎根部一点点的
向上舔去,我几乎能感觉到舌苔上的一个个小突起,不断的挤压、摩擦、刺激着
阴茎上的神经,让我不由的倒吸了口冷气,浑身的肌肉再一次收缩。

那双媚眼射出的勾人的目光不仅没有从我的脸上移开,反而发出了更加诱人
的光芒,而且还带着一丝挑衅,似乎在得意向我炫耀道:我舔的舒服吗?比她舔
的舒服吧……

舌头逐渐的舔到龟头上,我以为舌头会沿路返回,没想到她张开红唇,一口
将龟头吞下,用力的吮吸起来,吮吸的力气非常大,以至于脸颊深深的凹陷进去,
片刻后又张开红唇,慢慢的将阴茎吞入口中,龟头一点点的深入……

就当我以为她会来一个深喉,没想到她又松开了小嘴,舌尖儿在尿道口上蜻
蜓点水般的打着转,然后舌头从龟头一丝丝的滑落,直到阴茎根部……

就当我以为她会重来一遍往上舔去,没想到她的舌头继续往下舔去,最后舌
尖儿一直滑落到阴囊上,然后从左边舔到右边……

就当我以为舌头会沿着阴茎往上舔去,没想到她张开小嘴一口含住了一颗睾
丸,轻轻的裹吸起来,舌尖儿用力的挑动着睾丸……

「你真是一个惹人的狐狸精!」,我摸着她的头发感叹道。在她的刺激下,
我有一种坐过山车的感觉,不知道下一刻到底会发生什么,是超重带来的压迫感
还是失重带来的恐惧和刺激?

听到我的赞赏,闪着水光的媚眼更亮了,仿佛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泛起了夺目
的光彩,她更加卖力的舔舐阴茎,直到我感觉到自己要射的时候,才掰住了她的
脑袋,道:「我要射了……」。

「你想射哪?」,她眨着眼睛问道。

「你说呢?」,我忍受着射精的冲动,沉声道。

「射我嘴里!」,她说着便低头吞下龟头,两只小手也握住了阴茎快速的撸
动着。只用了几下,我便颤抖着将精液喷射进她的小嘴中,她没有因为我的射精
而停下来,在喉咙发出了一阵沉闷的呜咽声中,她口含着龟头,小手仍然卖力的
上下撸动。

「别动了!」,我忍受不了高潮后的再次刺激,紧紧的抱住她的脑袋,几乎
是用哀求的声音对她说道。

「你放松!」,她依然没有停下来,口中含着龟头,所以我听得并不清楚,
她马上又重复了一遍,我只好紧紧抓着床单,像受刑一样的任由她摆布。

我突然有种看似不真实的错觉,我正在被王子玥强暴!我不知道自己为何那
么听她的话,为何不「反抗」?反抗是很容易的,可是,我就像着了魔一样,即
使忍受着从未有过的极度不适,也乖乖的躺在那里,闭着眼睛,依言放松了身体
……

直到不适消失,然后我又想射精了……

「爽吗?」,她趴在床上,下巴搭在我的胸口上,笑嘻嘻的问道。

我闭着眼睛还在回味着方才的异样快感,我知道,这是我的第一次,以前从
未有过。操,妈的,白活了!我心里感叹道,真应该早点认识王子玥……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的吐出,以平复我仍然激动的情绪,睁开眼
睛看着她,道:「爽!」,我能听出自己的声音仍然有些发颤,于是我感觉自己
有点丢人,竟然被她搞成这幅模样,如果用我的话来说,我是被王子玥操爽了…


「喜欢吗?」,她又问道。

「废话!」,我白了她一眼,只是在看到她嘴角的那一抹乳白色液体后,我
便再也生不起气来,我笑道:「喜欢!非常喜欢」。说着,手指按在她的唇上,
将那抹乳白色的液体抹到她的唇上,命令道:「舔进去!」

她恨恨的看着我,嘟着濡湿光亮的红唇,嗔道:「你就不能对人家温柔点嘛
……」

「请你把我的精液吃了,王子玥女士!」,我忍不住笑道。

「这才像话!」,她也笑了,说着粉舌探了出来,轻轻一扫,唇上的精液便
被她卷进了口中,只见她喉咙蠕动了一下,长大嘴巴,让我看了看,嗔道:「这
下满意了吧!大变态!」

「你的牙挺整齐的呀,不像你说的……?」,我用手指摸了摸她雪白的牙齿,
问道。

「我都戴了将近两年的牙套呢!」,她撅着嘴跟我抱怨道,「很烦人的呢!」。

「咦?这东西会不会遗传?」,我好奇的问道,「不知道情况的人看你的牙
齿挺整齐,便娶了你,可孩子出生后发现是……」

「张天!你是不是不想活了!」,她怒目圆睁的看着我道。

「哈哈……」,我竟然不知道危险的临近,反而不知死活的笑起来。

「我跟你拼了!」,她扑过来,骑在我身上,粉拳如风的落在我的肩膀上。

「还真打啊!」,我赶紧抱头捂脸,提醒道:「千万别打脸!」

不说这话还好,一说反而提醒了她,她往前挪了挪,骑在我的胸口上,拳如
流星,向着我的脸奔过来。

「我错了!」,我用手掌挡住了她的小拳头,却不敢用劲儿,怕弄疼了她,
因为我知道,是自己嘴贱,乱说话,不能怪她。「不要再打了,我道歉,我错了!」

「让你胡说八道!」,她不解气的把另一只拳头砸了过来,吓得我赶紧搂住
了她的腰,双手抱着她的屁股,往前一送,她就上半身就向前扑去。

「啊呀!你硌死我了!」,她扑到在床上,痛呼道。

原来是我的下巴顶到了她的下体,我舔了舔她的阴毛,淫笑着问道:「哪里
疼?」,

「下面……」,她浑身一紧,颤声道。

「你是说这里吗?」,我把她的屁股轻轻的抬起来,一下子吻上了她的阴唇。

「啊!哦……」,她的大腿一下子夹紧,低呼一声,继而发出悠长的呻吟声。

「舔我……」,她仿佛浑身失去了力气,软软的伏在我的头上,颤声道。

阴唇周围是光秃秃的,所以我不用再担心口交时会有毛发进了嘴中。似乎剃
毛的时间不长,舌头感觉不出来像胡茬那样的凸起感,柔嫩的皮肤上光滑一片,
口感很柔腻。

「我躺下好不好?」,她的大腿不停的在抖动,不知道是紧张的还是爽的,
似乎真的支撑不住她的身体。

「不行!」,我拒绝道。她只好直起身子,双手撑着床头的墙壁,跨坐在我
的脸上。

「你舔的我好舒服……,啊!好爽!」,她开始轻轻的挪动着屁股,用阴唇
前后缓缓的摩擦着我的嘴唇,鼻尖儿不时的蹭到她的阴蒂,让她忍不住的叫出声
来。

「你的水可真多,流了我一脸!」,我哭笑不得道,用手摸了摸脸上,一片
滑腻湿润,粘乎乎的有点难受。

「我想让你吃了……」,她道,我能听得出来,她的声音发着颤,语气虽然
羞涩,但很坚定,让我无法拒绝。

「好吃吗?」,她前后挪动的越来越快,流的水也越来越多。

这时,我发现自己在床上第一次被女人掌握了局面,掌握着主动权的她,竟
然也开始用言语挑逗我,我不知道自己为何没有反驳,反而甘之如饴,不仅依言
吃了她的爱液,而且回应道:「好吃,我喜欢!」

她咯咯的娇笑着,一边笑一边轻声呻吟。「你舔的我好爽!用力!舔我里面!」

「我要来了!舔阴蒂!用力舔阴蒂!啊啊啊……」,她大声的呻吟道,然后
两条大腿紧紧夹住我的脑袋,颤抖着瘫在床上。

「咯咯……」,她看着我满脸的水迹笑道,「怎么这么多水?」

「你还好意思说!」,我用她的浴巾擦了擦脸,没好气道。

「我想这是我第一次流这么多水,很爽!」

「可我还没爽呢……」,我低头看着勃起的阴茎,遗憾的说道。

「那你来操我啊!」,她张开大腿,诱惑道。

「你还行?」,我斜着眼打量着她道。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操我!」,她眯着眼睛继续诱惑着我。

「妈的!你可不要求饶!」,说着我就俯下身子,挺着阴茎,狠狠地插进了
滑腻的阴道。

「啊!好深!慢一点……」,她皱着眉嗔道。

「我慢不下来了!」,我一边快速的抽送阴茎,一边喘着粗气道。

「那你就用力操我吧!」,她咬着唇道,「操我,用力操我!」

……

王子玥确实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女人,似乎比颜霁更能让我体会到做爱的快感,
颜霁身上的一切优点,王子玥也都有,颜霁身上没有的东西,她还有,比如,她
正在我的胯下唱着《谁料皇榜中状元》,而且,不像郭颖那样跑了调……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