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幕:家的沦陷】(卷03)(45-60)

」唐梓昕不自觉打了
一个喷嚏,双手也慢慢怀抱在胸前,好像很冷。

「给!」刘国培脱下自己的西服,递了过去。

「不不用了」唐梓昕很想拿,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话到嘴边却变成了拒绝。

「披上吧,着凉了不好」刘国培没有收手,而是替她披上了自己的西服。

静静的看着眼前这熟悉的一幕,唐梓昕又想了以前刘国培对自己那无微不至
的关爱,顿时泪眼朦胧,「国国培!」声音也已经哽咽了。

「怎么还哭了呢?还跟上大学那会一样,真是不知道照顾自己,你让我以后
怎么放心呢?」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刘国培呆住了,两人现在明明已经分手了,
为什么自己刚才还会说出这句话来?

想了一下,刘国培实在是不知道为什么,但可以确定的是,那句话是出自本
能,是自己心中所想

而这句出自刘国培本心的话也在一瞬间,彻底的摧毁了唐梓昕柔软不堪的心!
记忆的碎片不断的在脑子里滑过,时间彷彿又回到了往昔,回到了两人邂逅的那
个夏天!

「既然不放心,那你就继续照顾我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国培我不能没有你」
唐梓昕突然情绪变得很激动,两行清泪也顺着脸颊滑落。

泪水一滴一滴的落在了草地!但却又在同时浸湿了刘国培的心。

47不辞而别

「你知道这几天我有多难受吗?你的冷漠,你的眼神我真的好怕,真的好怕」

「国培,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伤害了你!你要是不高兴就骂我吧甚至可以打
我就是不要不理我!别对我这么冷漠好吗?呜呜」说着说着,满脸泪痕的唐梓昕
已经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双手抱胸蹲坐在了草地上,伤心的抽泣着。

看到妻子唐梓昕这个样子,刘国培心里也比她好不到哪里去,自己是爱她的,
比生命都爱!看到她的哭泣,心里疼到了极点,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更
何况两人已经结婚好几年了。

心里多么想要原谅她,把她紧紧抱住。可是每当这个时候,妻子对自己的那
一次次欺骗,网络上的那一张张裸照就会在脑海中不断浮现,挥之不去!这些不
断践踏着自己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自尊,让自己无法再一次去原谅妻子!

梓昕,早知今日,你又何必当初呢?!原谅早已经给过了,可是换来的还是
欺骗,这些都让自己活得很累,很累

「梓昕,这个世上没有谁是你不能没有的!我也不例外!」刘国培也在妻子
旁边的草地上坐了下来,目光望向远方,自顾自的说道。

「我爱你,很爱很爱说实话,昨天晚上你说的那些话,当时真的让我很受伤,
很绝望!但回过头来想一想,也让我明白了,爱情不是一个人说了算的,也许真
的已经到了该放手的时候了」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点上,吸了起来,这是这么
多年来,刘国培第一次当着妻子的面抽烟!

「你知道吗?哪怕一直到现在,我其实都没有真正恨过你!」深深的吸上一
口,然后吐出一圈浓浓的白烟,彷彿要把心中的压抑随着这烟圈一起吐出!

自言自语的声音还在继续,抽泣也在继续

「我没能做到当初的承诺,不能一辈子牵着你的手走下去,我对不起你!对
不起」说着,吸完最后一口烟,把烟蒂丢在草地上,踩灭,然后深呼一口气,起
身站了起来。

「以后,要学会坚强,学会照顾自己我走了」把西服在妻子身上盖好,摸了
一下她柔顺的长发,低头轻轻吻了一口,然后决然的转身离去。

於此同时,天边的夕阳也慢慢滑落,隐进了云层。

「国培!!」埋头哭泣的唐梓昕,突然抬起俏脸,朝已经远去的刘国培最后
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句,似乎想要喊住他远去的身影,不过很显然,这只是她心中
的一丝奢望身影一步步的远去!

在唐梓昕声音响起的一刹那,刘国培的眼角也有泪水滴落,不过他的脚步却
没有再停留

秋风瑟瑟,吹散了唐梓昕的满头长发,发梢与裙摆在风中轻轻扬起,无助与
绝望将唐梓昕慢慢包围再一次把头埋进了双手之间,身体缩进了背后刘国培的西
服里面,第一次唐梓昕感觉到很冷,一种发自内心的冷

刘国培刚刚走进病房,就看到母亲陈娴怡正在那里温柔的给父亲擦脸,动作
是那么的温柔,那么的自然。以前自己感冒的时候,妻子唐梓昕也像母亲这样照
顾过自己。不过,从今以后,这种情况都只能在回忆中出现了!

「嗯?国培你什么时候来的?梓昕呢,看到了吗?」陈娴怡看到了进入病房
的刘国培,很自然的开口问道。

「额我中午就过来了,梓昕她在楼下休息,等下就上来了!对了,妈,我晚
上还有点事,要先手了,等下梓昕上来,你一定要让她回家去休息!她太累了!」
为了不让等下妻子唐梓昕上来的时候,两人尴尬,刘国培决定先走了,不然真的
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了。

「你小子,怎么让梓昕一个人在楼下呢?再说了,我还要你说啊,我可是比
你还疼这个儿媳,这几天真是苦了她咯,你找个时间好好陪陪她,我看梓昕这段
时间好像总是不太开心!」每次谈起儿媳,陈娴怡都是一脸的骄傲,看的出来她
是真正发自内心的喜欢唐梓昕。

看到母亲这个样子,刘国培就更不知道说什么了,真不知道两位老人要是知
道自己要跟妻子离婚了,会怎么样!现在父亲刚刚做完手术,是肯定不能在这个
时候讲这件事的!只能先走一步算一步,以后找个机会再说了,不过看来这段时
间自己还是少来一点医院,不然肯定会被父母看出异常的。

「嗯,我知道了,妈,那我先走了!」

「去吧,去吧!哎这段时间你倒是越来越忙了,我跟你爸倒是没什么,这老
婆孩子你可要多陪陪,我看着都心疼!」陈娴怡歎了一口气,然后再一次对刘国
培叮嘱道。

刘国培没有再说话,无奈的笑了笑,然后走了出去。

夜幕已经开始降临,马路上的路灯已经亮了起来。刘国培一个人沿着马路走
着,刚才出门的时候,自己把Z4跑车的钥匙留在了房间里的桌子上。

朝口袋摸了摸,拿出那盒红河- 道,想要抽上一根。可是倒了半天,才发现
已经没有了,苦涩一笑,自己的烟瘾果然越来越大了!

目光一转,正好看到对面街上有一间高档烟酒店,於是朝那走了过去。

「老闆,来一包红河- 道!」

「诶,好嘞~ 」

「不用找了!」刘国培直接丢过去250块钱,也不等找钱,转身就走了。

「你相信吗,这一生遇见你,是上辈子我欠你,是天意吧,让我爱上你」一
段深情的演唱随着晚风飘进了刘国培的耳中,听到这熟悉的旋律,瞬间,刘国培
停住了脚步!

回头一看,不远处一位流浪歌手,正拿着麦克风唱着这首,自己最喜欢的
『一路上有你』。

「你知道吗,爱你并不容易,还需要很多勇气!」流浪歌手仰着头,继续着
他的演唱。

这首歌一直是刘国培最喜欢的,喜欢它,是因为它特别符合自己跟妻子唐梓
昕,就好像是专门为两人作的一首歌。

曾经的自己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就像一个屌丝,而妻子却是那
么的高高在上,那么的高贵,就像是一个女神。可以说从一开始,就注定了这段
爱情的艰难。

当初开始创业的时候,非常的艰辛,都是妻子一路上陪自己走过来,每次实
在是太难,想放弃的时候,妻子都会在身边鼓舞自己,给自己打气!那时候为了
省钱,原本出生高贵,像一个公主一样的妻子再也没有用过那些昂贵的化妆品也
没有在买那些名贵的衣服!

可以说没有妻子,就没有自己今天的成就,这是毫无疑问的!是她,一路上
风风雨雨陪自己走过来!苦过、痛过两人都一起闯了过来!

可是现在,在已经事业有成,原本应该甜蜜幸福的今天,两人却没有闯过这
一关,走到了分手这一步!

「谢谢大家,初到上海,希望大家能够支持下!下面给各位来一首『老鼠爱
大米』!」演唱已经结束,而刘国培也被流浪歌手的声音拉回了现实。

「我听见你的声音,有种特别的感觉」

风格绝然不同的歌声响起,刘国培在心里苦笑了一下,然后掏出钱包往流浪
歌手的帽子里丢了200块,继续转身沿着马路走了下去。

就这样毫无目的走着,走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反正是很久很久直到口袋里
的手机响了起来,刘国培才停住了脚步。

拿出手机来一看,是一条短信,而且是妻子唐梓昕发来的!

「国培,想了很久,我决定离开,离开中海!离开这个我爱过也伤心过的地
方!我们两人走到今天,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佳佳,对不起爸
妈!

我想过,去挽回这一切,可是太晚了最终我没有勇气再待下去,我选择了逃


因为我怕,我怕我迟早会崩溃,会坚持不下去

我知道昨天我说的那句话伤害了你,但那不是我心里所想,可是我又不知道
怎么去跟你解释!

总之我爱你!非常爱你!原谅我的不辞而别,对不起!「。

48只想好好醉一场!

「梓昕走了梓昕她走了」刘国培静静的看着妻子唐梓昕发来的这条辞别短信,
双目呆滞,自言自语的说道,身体晃个不停好像随时都会摔倒一样。

此刻的刘国培这个整个人就好像是失去了灵魂一样,脑海里不断划过的是妻
子那张笑靥如花,倾国倾城的脸

漫无目的,步履蹒跚的走到了天桥上,看着下面川流不息的车水马龙,刘国
培知道,妻子跟自己已经彻底走向了分手,再也回不到从前,就跟这些远去的车
辆一样,两人也驶上了一条单行道,永远没有掉头的机会。

还记得毕业那年,梅雨时节,两人共执一伞漫步在华清大学的林荫小道上,
梓昕扬着俏脸,抬头望天,伸出手感受着空中慢慢飘落的濛濛细雨,伤感而又天
真的问着自己「咯咯国培,你说为什么天上会下雨呢?这些雨会不会就是天在哭
泣呢?!」。

忘不了大四的时候,自己通过假期,去工地帮人干活,用赚来的钱买了一串
水晶手链在妻子过生日那天送给她时,她那惊讶而又幸福的样子,不过当她看到
自己由於干活而弄的满是伤疤的手时,喜悦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满脸的
心疼与感动,那时候她泪眼朦胧的看着自己,伸出白皙的手,轻轻的抚摸着那些
伤疤,然后哭着对自己说,「你这个笨蛋,谁让你去工地干活了?你不知道我会
伤心难过吗?」。

「呵呵,没事,你看我身体好的很!梓昕,现在的我只能送你这个,不过我
保证,以后我一定会出人头地,到那时我再补送你一个大大的钻戒!」那年的自
己还是那么的年轻,那么的狂妄!

「国培,谢谢你~ 」妻子留着泪扑进自己,但是脸上是慢慢的幸福。

「我不允许你再这样做了,我宁愿你什么都不送我,也不要你受伤!答应我,
好吗?」柔情似水,温柔可人。

那时候自己从来没有想过会跟妻子走到今天,『分手』这两个字离两人是那
么的遥远,就好像永远都不会出现在自己的世界里!

「国培,等佳佳长大后,我们带她去天京,带她去华清,让她也走走我们相
遇的那条路,好不好?」结婚后,妻子总是像个小女孩一样计划着自己的小心思,
永远都是那么的单纯。

妻子的每一次欢笑,每一次失落,都那么真实的一幕幕在脑海里划过回想起
这些,刘国培再一次意识到自己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总是忙着自己的工作,
好久好久都没有好好陪过妻子了,现在想陪的时候,两人却隔阂已深!就像是周
星驰的那句经典台词一样,「爱情在眼前的时候,没有去好好珍惜,失去了,早
已后悔莫及!」。

想到这些以前与妻子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刘国培突然很后悔,后悔下午自己
的绝情!

妻子蹲坐在草地上绝望的哭泣声,又一次在耳中响起为什么,为什么自己要
被所谓的『男人自尊』所控制!为什么要因为这个自尊,狠狠的伤害了她?!

前所未有的迫切想要见到她!什么都不想去管,只想挽回妻子!

拿出手机,找到妻子的号码,看着这个熟悉的号码,刘国培好像抓住了一根
救命稻草一样,颤抖着双手,急切的拨通了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sorry!thenum
beryoudialed」

听着电话里不断回荡的这个空洞而又让人失望的提示音,刘国培的心也彻底
跌到了谷底

呵呵,连最后一个挽回的机会都没有了刘国培啊刘国培,现在她已经走了,
被你所谓的『尊严』伤透了,现在你应该很满意了吧?!你不是一直都说自己很
累吗,很伤心吗!那现在呢?现在你不伤心,不累吗?你口口声声说她一次又一
次的伤害了你,可是你呢?你难道就没有伤害她吗?

白天还烈日炎炎的天空,不知道为何,现在却飘下了阵阵细雨。

雨点夹着晚风不断的打在刘国培的脸上,「国培,你说天上为什么会下雨呢?
这些雨会不会就是天在哭泣呢?」妻子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学着她的摸样,刘国培也伸出手,安静的感受着这濛濛细雨。这一刻,刘国
培终於到了问题的答案,如果现在妻子站在眼前,那么自己会毫不犹豫的告诉她,
「梓昕,这些雨不是上天在哭泣,这是上天在告诉你,我想你了」。

「啊!!」刘国培站在天桥上,朝着远方大吼了一声,然后把手中的手机,
用力的朝黑夜中丢了出去!

在雨中,一步一步走下了天桥,摇摇晃晃的走到了天桥之外,旁边一条阴暗
的马路上,盯着漆黑的夜空,好像在想着什么。远处一辆出租车正闪着灯光驶了
过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刘国培突然移动身躯,站到了马路中央!

『磁——』瞬间,一阵急促的刹车声,在这细雨纷纷的夜晚响了起来!

半米!就差半米!车子就要撞上刘国培了!

透过车灯,隐约可以看到司机被刚才那惊险的一幕吓坏了,瘫在了座位上,
惊魂未定,不断喘着粗气,刘国培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车前 .

「草,你是不是想死啊,想死的话,自己一边死去,别拉上老子!妈的,吓
死我了!」回过神来的司机,看到刘国培还站在车前,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连忙
把头探出车窗,骂骂咧咧的说道,从语气中可以听出来,他现在还有点懵,充满
了后怕。

「让开啊,草!妈的,你是不是神经病?信不信老子削死你!」司机再一次
朝刘国培喊了一句,很显然他的脾气也不是很好。

妈的,要不是怕这小子脑子有问题,以老子这暴脾气,早就抽死他了!说完
司机还不忘在心里埋汰一句。

呆滞的刘国培,突然移动了脚步,朝司机那边的车窗慢慢走去。

看着低着头一步一步逼近的刘国培,司机也不由低下头来,似乎想要看清他
的脸,不过怎么都好像看不清一样。顿时吓坏了,妈的,这小子不会不是人吧?

「你你想干干嘛?我警告你,别别过来!」司机连忙朝刘国培喊道,然后立
马想要关上车窗,开车离开。

不过就在他马上要关上的时候,刘国培突然伸出一只手拦住了!

司机本能的伸出双手,使出吃奶的劲想要继续把车窗往上拉,不过却再也关
不上分毫,对刘国培更加恐惧了,看他的眼神也像是看一个魔鬼一样!

「哥,你到底是人是鬼?我上有老下有小的!你就放过我吧我明天给你烧纸
去!」见到刘国培一句话都不说,也不知道要干嘛,司机都快被吓哭了!语气中
再也没有了前面的骄横,满是求饶的讨好。

呆滞的刘国培终於又一次动了,在司机浑身发抖的注视下,走到车子的另一
边,打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上,「开车!」冷冷的说了一句。

「去去哪?」司机已经快要崩溃了,哆哆嗦嗦的问道。妈的!今天真是出门
忘看黄历了!真不该贪晚上这点钱,替同事代班!现在他可是肠子都悔青了。

「香兰街!」刘国培木然的说道,现在他什么都不想去管,也不愿去想,只
希望找个地方,痛痛快快的喝个够,好好的醉一场!

因为喝醉了,也许就不那么心痛了

49咖啡厅里的男女

「兄弟,我」出租车司机似乎还想说些什么。

不过还没怎么开口就被刘国培给打断了,「香兰街!」还是很简单的三个字,
语气也还是那么的冰冷,让人听了不寒而栗,特别是在这种阴冷的雨夜。

司机又张了张嘴,但最终还是没有再说出一个字,哆哆嗦嗦的发动了车子,
一咬牙,踩着油门,朝香兰街方向驶去。

於此同时,在中海人民医院旁边的一家高档咖啡厅里,一男一女正坐在靠窗
的位置上说着什么。

女人一身丝质长裙,很年轻,长的非常漂亮,端庄而又贵气!不过奇怪的是,
在她那张绝美的脸蛋上却挂着很浓的哀伤,眼眶微红,眉头紧锁,好像刚刚哭过,
心中有万般愁绪不得释放一样。倾城之貌再配上这丝幽怨,真是谁见谁怜,让人
看了好生心疼!

男的年纪也不大,三十几岁,绝对不会超过四十。国字脸,一脸正气,双目
炯炯有神,一身笔挺的劲霸男装,恰到好处的彰显出了他的气宇轩昂!厚厚的西
服丝毫不能掩饰他那壮硕的身材!一眼望去,光凭气势就能看的出来这个男人肯
定身处高位,绝对不会是一个普通人!

「我我这么做,真的能帮到他吗?」那个绝美的女人睁着通红的眼睛,一脸
期待的朝对面的男人问道,说话的时候那丝哀愁似乎又加深了一些。

当她说到『他』字的时候,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出她语气中那种发自内心的关
切,甚至可以说是爱意!也不知道是哪个男人能有这种福气,让这样一个漂亮到
了极点的女子牵肠挂肚!愁绪满心!应该会是她心中所爱的那个吧

「当然,请相信我!」男人微微一笑,然后用充满磁性的声音淡定的说道。

「呵呵,其实过去的已经都过去了,不用再去伤感,说句心里话,我很羨慕
他能有一个像你这么完美的女人时刻关心着!」顿了一下,男人举起咖啡杯,嘬
了一口,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听到男人的这句话,女人苦涩的笑了一笑,没有说话。过去的已经过去了当
初他也这么对自己说过,可是最终两人还是走到了现在的地步!

「你看,下雨啦」男人突然指着窗外,笑着说道。

女人也顺着他的手指,转向了窗外,只见在灯光的照射下,濛濛的细雨不断
飘落,就好像是冬日漫天飞舞的白雪一样,霎是好看!

「真美,不是吗?你喜欢这种天气吗?」男人再次笑着对女人淡淡说道。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女人摇了摇头,喃喃自语,「不喜欢,我不喜欢下雨天,
也不喜欢黑夜!」,其实理由她却没有说,不喜欢这些只是因为心理害怕!害怕
黑暗,害怕寂寞!

「哈哈其实我以前也不喜欢,还记得那时候我很年轻,在部队参军。那时候
我个子很瘦弱,不像现在,在军队里的各项考核我都基本是垫底,过得很不开心!
特别是每次看到下雨的时候我就更加的烦躁,想家,想父母!晚上也是,一到晚
上我就整夜整夜的睡不着!怎么都静不下心来!」男人看着窗外,静静的说道,
好像已经陷入了回忆里面,脸上也没有了刚才那爽朗而又自信的笑容。

「后来呢?」女人似乎对他这个话题很感兴趣,不由轻声的问道。

「后来?后来我在一天晚上,也是这样的雨天,由於那天下午我被教官当着
所有人的面,点名批评了,说我没有一点用,所有人都嘲笑我,挖苦我!心里压
抑的不行,很难受,晚上就一个人跑到操场上,淋着雨大声的喊着,发泄!等我
喊了半天,发泄完了,准备回寝室的时候,突然发现旁边站了一位老人!」说到
老人的时候,这个气宇轩昂的男子眼中充满了崇拜与尊敬!

「他看起来既慈祥又威严,可能看出了我心中的不开心,他便我聊了起来。
那天我们就在雨中聊了很久,不过大部分是我一个人说,他听。我跟他说了我的
心事,说了在部队被大家看不起,嘲笑,想家,很痛苦!我们一直聊到了快天亮
的时候,那时雨也早停了,天上甚至已经出现了一缕朝霞!就在这个时候,那位
老人静静的看着远方泛白的天空说了一句我这辈子都永远忘不了的话!」

「他说,孩子,你看,天亮了,雨也停了!你不喜欢下雨,也讨厌黑夜,但
是你何不反过来想呢?下雨虽然让人心烦,但它也意味着晴天要到了;黑夜尽管
让人恐惧,但同时它也告诉你不久,天就要亮了!做人跟这个是一样的,无论你
现在多么的痛苦,多么的伤心,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以一个什么样的心态去
看待它!」

「当时他让我好好想想,说只要认真领悟了这句话,会一辈子受益无穷!我
那个时候还不是很能理解这句话的真正含义,只是简单的觉得似乎有点道理!直
到经历了这么多年以后,我才慢慢明白这句话是多么的有哲理!而我也慢慢的喜
欢上了下雨天和黑夜,因为我知道,坚持,晴天跟光明就要来了!」说到最后一
句话的时候,男人转过了头,满含深意的看着女人。

「换个角度看生活,你会发现只要你愿意相信,愿意坚持!现在的痛苦与黑
暗,那都只是暂时的,幸福与光明正在不远处向你招手,等待着你的到来!」

男人说完就不再说话了,而是继续饶有兴致的看着窗外的小雨。虽然想继续
安慰一下女人,不希望看到她伤心,但同时他也知道,自己要说也只能说到这里
了,一切的关键还是要她自己去领悟,去改变,心态需要的是自己去调整!

「谢谢你,我会尝试着去调整的!」沉默了很久,女人若有所思的柔声说道。

「不客气!现在的中海又何尝不是处在这样一个雨夜呢!阴冷与黑暗充斥着
每一个角落!但你换个角度看,它同时也告诉了我们,中海的天要亮了!」男子
又接上,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50性感的女人

出租车缓缓的驶入了香兰街,停在了街角的时钟建筑下面。

虽然车窗外面雨还在继续下着,但是一点也不影响香兰街的人气,灯红酒绿
的街道上还是有不少穿着暴露的男男女女走动着。

司机屏住呼吸,静静的等了一会,心中不断祈祷旁边的这个疯子赶快下车,
然后自己就立马回家,今天绝对不再开下去了。可是让他失望的是,几分钟过去
了,并没有听到打开车门下车的声音。

壮着胆子,透过挡风玻璃上面的内视镜往旁边的副驾驶上看去。只见那个疯
子低着个头,一动不动,好像是睡着了一样,被雨水打湿的头发上不断有水珠滴
落。

不会真是鬼吧?出租车司机的心跳加速到了极点,一种恐惧感袭上心头,连
忙不由自主的往外面看去,确定有不少人,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兄兄弟,到到了」司机声音颤抖着,尝试性的喊了一下,不过却不是面对
着副驾驶喊,而是面向前方,朝空气喊,让人看来就像是自言自语一样。当然这
也是没办法,实在是不敢看这个不知道是人还是鬼的疯子。

听到出租司机的声音,颓废的刘国培茫然的抬起头,看向窗外。看着来过几
次,已经熟悉的街景,刘国培转过头朝司机笑了笑,「呵呵果然到了!」,凌乱
而又湿润的头发搭配上那苦涩的笑容,样子显得很诡异,只是偷偷瞄了一眼,司
机就立马吓得不敢再去看。

刘国培慢慢挣扎着用手打开了车门,然后走了出去。看到这个疯子终於出去
了,谢天谢地,菩萨保佑!司机不由在心里说了一句,压在心头的恐惧也总算是
彻底放松了。不过喜悦是短暂的,就在他还没缓过气来的时候,透过车窗看到那
个他所认为的疯子又朝自己的车子走了过来,「妈的,还缠上老子了!」顿时心
里一紧,吓得脸色苍白,连忙发动了车子,猛踩油门,一溜烟跑了。

「多少钱」看着飞驰离去的车子,刘国培自言自语的说道。原来刚才下车没
走多远,刘国培心绪也慢慢恢复了不少,突然意识到自己没有付车费,於是折返
回来想要补上,不过让他奇怪的是,司机好像很怕他似的,看到自己走过来,连
钱都不要就开车跑了。在车上一直迷迷糊糊的刘国培哪里知道,别人已经把他当
做鬼来看待了,哪里还敢向他要钱,能够活着离开,司机就认为不错了。

俏佳人酒吧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坐在大厅沙发上的刘国培已经不知道这是
第几次来这里了,反正应该是很多次了。

不过跟以前不同的是,以前来这里,他都是娱乐而已,喝的酒也都尽可能的
点一些度数不是很高的。但是今天,刘国培只想好好醉一场,特意点了两瓶度数
很高的美格波本威士忌,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本来既然来了这里,是想叫赵琴来陪自己喝几杯的,可是手机刚才在天桥上
被自己给扔了,现在一下子也联系不上她了,只能一个人独自买醉。

看着大厅里这些疯狂欢笑的年轻男女,第一次,刘国培看他们,没有了以往
的那种发自内心的瞧不起,反而还有点羨慕他们。羨慕他们可以每天活的这么开
心,这么洒脱!

点上一根红河- 道,深深吸上一口,然后对着头上的闪光灯,吐出一层层烟
圈。

闭上眼睛,享受着酒精跟烟草给自己带来的快感,慢慢的,刘国培笑了,不
过却是痛苦的笑了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好像已经有点迷恋这种夜店生活了,好像
只有在这里,心里的痛苦与烦躁才会稍稍减轻。

现在的自己,就像是一首网络歌曲唱的一样,一根烟,一杯酒,一首老情歌,
爱情伤了你,爱情害了我。

「不开心吗?一个人喝闷酒!」就在刘国培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仰头灌下满
满一杯威士忌的时候,一个女人动人的声音从耳畔传来,很清脆,却又带着说不
出魅惑,每个字听在耳中,都彷彿下着大雪的十二月倚窗而坐,独自品嚐一杯热
气腾腾的蓝山咖啡,袅袅的咖啡香瀰漫着,温热的液体体贴的从口中划入喉咙,
整个人都暖和起来。

刘国培被这个温暖而又动人的声音吸引了,不自觉的抬头一看,只见眼前正
立着一个性感而又丰腴的女人,长的非常漂亮,亭亭玉立的苗条娇躯,如玫瑰花
瓣般鲜艳娇嫩的绝色娇艳的脸蛋上,镶嵌着一双如梦幻般勾人的丹凤媚眼。一只
娇俏玲珑的小瑶鼻,一张樱桃般鲜红的小嘴加上线条流畅优美、秀丽绝俗的桃腮,
只看一眼就会让人怦然心动,更还有她那洁白得犹如透明似的雪肌玉肤,娇嫩得
就像蓓蕾初绽时的花瓣一样细腻润滑,她的身高在一米七左右,双腿修长,蜂腰
轻盈婀娜,体态曲线优美,皮肤白中还透着粉红。鹅蛋型的脸庞、柳叶似的细眉,
樱桃小口,鼻若悬胆。那一双似乎会说话的多情眼睛更是顾盼生辉。令人一见就
有着一种把她推倒的欲望。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真的很有韵味,从她身上散发出的成熟女人味,刘国培可
以肯定她已经有三十岁了,不过看起来却好像只有二十岁,脸上没有一丝皱纹,
而且还光滑细腻,除了那种成熟女性的韵味,跟年轻姑娘没什么差别,相信每个
男人看了都会不自觉的被她所吸引,当然对於刘国培来说倒不是很夸张,毕竟平
时看惯了妻子唐梓昕那倾国倾城的容颜,这个女人再怎么好看,在他心里也还是
跟妻子唐梓昕相比差上一点,所以对她,刘国培倒不会显得太失态,只是单纯的
欣赏而已。

「你是?」尽管不会被这女人所魅惑,但是相信每个男人在面对这种漂亮女
人的时候,都不会不搭理,刘国培也不例外。

对於这个性感的女人,刘国培可以肯定自己是没有见过的,因为如果见过,
以她的这种姿势,自己是绝对不可能没有一丝印象的。

「我可以在这里坐下吗?」这个漂亮的女人并没有直接回答刘国培的问题,
而是伸出白皙的手指了指他对面的位置,然后温柔的说道,说话的时候,那双大
大的眼睛轻轻的眨了一下,销魂而又诱人!

「你能喝酒吗?能,就坐,不能,那就算了」刘国培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
又把烟伸到嘴边,狠狠的抽上一口,本来就是来买醉的刘国培正愁一个人喝着无
聊,如果她能陪自己喝上几杯的话,那刘国培当然不会介意。

「呵呵直爽!我喜欢!」女人还是没有正面回答,不过却扭动着身体在刘国
培对面坐了下来,很明显这个动作就已经回答了刘国培的问题。

「两瓶95年的lafite!」刘国培朝旁边的酒吧服务员打了一个响指,
然后平静的说道。

51酒后吐真情

「刘总看起来似乎心情很不好呢!」女人坐下后美目流转,扫了一圈桌子上
的酒瓶和烟灰缸里的烟蒂,柔声的说道。

「心情?呵呵这个不重要,只要不影响到我们喝酒,就可以了!不是吗?来,
咱们先走一个!」刘国培苦笑了一句,举起酒杯,直接仰头灌下,然后把酒杯倒
立,一滴不剩,看着对面的女人。

女人微微一笑,也不在拖沓,满满的倒上一杯酒,十指缠握,优雅的送到嘴
边,痛快的喝了下去,动作一气呵成,流畅典雅。

刘国培还是第一次见人喝酒这么讲究,呆呆的看着她,意识也清醒了一点,
本能的觉得这个女人不是一个普通人,至少不会是混迹在俏佳人陪酒女子,而且
她刚才似乎叫自己刘总,难道她认识自己?

「好酒量!对了,你是怎么知道我姓刘的?」刘国培在烟拿到烟灰缸里弹了
弹,开口问道,语气很随意,好像只是单纯的好奇,并不是很在意一样。

「很简单啊,刘总这段时间总是来我这酒吧,出手又挺大方,我当然会注意
了!而且昨天晚上我们还见过!」女子嘴角轻扬,俏皮的说道,样子很是可爱。

按道理三十来岁的女人还装可爱,会让人感到很不舒服,甚至噁心,但是这
个女人例外,刘国培丝毫不觉得反感,反而觉得她的样子很自然,这就是她的自
然流露,她本身就是一个很可爱的人,看的很惬意,赏心悦目。

「你的酒吧?难道你就是那个红姐?」听了她的话,刘国培心里显得很吃惊,
她说这是她的酒吧,而赵琴告诉过自己,酒吧是红姐开的,那么很显然,就只有
一种可能了——她就是红姐!

「刘总,我看起来就那么老吗?」女人美目一动,轻轻的剜了刘国培一眼,
幽怨的说道。

「呵呵,我的错!那你说,我该怎么称呼你?」

「叫我徐红就可以了,刘总你跟我不用太客气,说不定我们以后还会成为一
家人呢!」女子暧昧的对刘国培说道,语气中满含深意,说话的时候身体还刻意
的朝刘国培面前倾了一下,如果此刻刘国培低头的话,就会看到那被抹裙紧紧包
裹住的丰满的双峰已经露出白嫩的一大片,中间还有一条深不见底的沟,时刻吸
引着男人想要往里面看去的目光。

说实话,如果红姐是对其他男人做出这个动作的话,估计谁都会受不了,不
过可惜她对面的人是刘国培!

「你刚才说我们昨天晚上见过,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呢?」刘国培脸色平常的
看着徐红,语气还是很平淡,似乎对她的挑逗完全没有在意。

哼~ 跟个呆子一样的!完全不解风情,也就小琴这样的单纯女孩会喜欢他!
徐红见到刘国培对自己的魅力居然毫无反应,不由在心中恼怒的说道。其实挑逗
刘国培,倒不是因为喜欢他,而是想试探一下,他是否真的像赵琴说的那样是个
君子,没想到他看都不看自己一下,被气的够呛!

思索间看到刘国培正看着自己,徐红连忙收回心思,调整了一下,当然不能
被他看出自己的想法,脸色也回复了正常。

「刘总你妻子真漂亮,不过你似乎跟她之间有什么误会?」徐红见刘国培的
酒杯已经空了,拿起酒瓶帮他倒上了一杯,然后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说线年的lafite送来了。

刘国培没有说话,直接打开其中一瓶,就像是喝水一样,拿起就往嘴里灌,
惹得刚才那个服务员一脸心疼,不断在心中大骂,「妈的,原来是个土包子!真
是浪费了好酒!也不知道红姐怎么会跟这种乡巴佬在一起喝酒!」。

而徐红并没有表现出半点的异常,而是静静的在一边看着,脑海里也不断在
思索着一件事。刘国培一直喝了大半瓶,才停了下来,由於酒精的作用,他的脸
已经显得很红了。

本来刚刚跟徐红聊天,心中的痛苦稍微缓解了一点,可是又被她提到了妻子,
想到妻子的不辞而别,刘国培瞬间心情又显得异常烦躁,心中好像有一股烈火在
灼烧一样,疼痛难忍,只想不断的喝酒,借酒来麻醉自己!

「昨天你也在包间里面吧!」刘国培想起了昨天晚上跟妻子在包间里决裂的
时候似乎有女人在场,只是当时没有在意,现在想起来,徐红当时肯定是在的,
赵琴跟虎子也说过她在。

「嗯!」徐红点了点头,看到自己只是提了一句他的妻子,刘国培就变成这
个疯狂的样子,联想到昨天的事,不难猜出他们二人肯定是分手了,突然觉得眼
前这个人也是一个可怜人。

「她走了她走了她被我伤了」也许是因为喝多了酒,刘国培只是不断的重複
着这一句话,目光充满了呆滞,最后说着说着,居然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很伤
心,很伤心刘国培从来没有想过他会这么的脆弱,这么的无助!整个人都有一种
窒息的感觉,好像随时都要死去一样!

看着刚才还淡然自若的刘国培此刻就像是一个孩子一样的哭泣,徐红也突然
觉得很难受,知道他是打心里爱他妻子,不然也不会这么难受了,都说『男儿有
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可以感受的到,现在的刘国培肯定难受到了极
点,不自觉的伸出白皙的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的头发,目光中充满了柔情,动作很
自然,就像是一个母亲在抚慰自己的孩子一样。

「别太伤心了,要是心里难受就说出来吧,可以跟我谈谈你们的故事吗?!」
如果说一开始接近刘国培,徐红是有自己的目的,那么现在完全就是发自内心的
想要安慰他,安慰这个深深爱着自己妻子的可怜人。

在徐红手柔和的抚慰下,刘国培也慢慢的冷静了下来

抬起头,歉意的朝徐红说道,「对不起!喝多了,是不是吓坏你了!」。

徐红摇了摇头,没有说话,还是目光柔和的看着他。

「刚才谢谢你!」

「不用,能跟我谈谈你的故事吗?我是女人,说不定我可以帮你分担一点!」
徐红突然很想瞭解面前这个男人,不过这次不是於公,而是於私。

沉默了很久。

「我妻子出轨了」刘国培缓缓的说道,说完后又拿起剩下的小半瓶95年的
lafite喝了下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