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幕:家的沦陷】(卷03)(76-90)

刚才糟蹋我还糟蹋的不够?!」张伊一用力的打掉了赵坤在自
己身上不规矩的手,表情微微嗔怒,「哼~ !你居然敢这么对我,就不怕他会杀
了你吗?」。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张伊一的这句话后,赵坤脸色瞬间变的很阴沉,脸上好
像有一股若隐若现的怒气,手中邪恶的动作也不再继续,冷哼一声,把张伊一从
怀中推开,然后一个人站了起来,静静的看着远处的大海,身上给人一种很不安
全的感觉。

良久,才听他开口低沉的说道,「呵呵怕?我当然怕!但是怕又有什么用?
你以为我不动你,他就会放过我吗?我跟了他这么多年,对他太瞭解了,他是一
匹名副其实的狼,从来只会为自己考虑!我掌握了他身上那么多的秘密,无论如
何他都不可能会放过我的,一切都只是时间问题!现在不下手只是觉得我还有点
用罢了!」。

「你怎么知道他是这么想的,你又不是他!我看你倒是像在为自己的不忠找
借口!

你不但动了他的女人,还偷偷扣下了不少的货,别以为我不知道!「张伊一
似乎还对他刚才的粗鲁有点不满,藉机讽刺的说道。

他?刘国培一边仔细的听着两人的对话,一边在心中思考着这个『他』,这
个『他』是谁?赵坤说自己跟了那人好几年,说明那人地位肯定是比他要高的,
难道会是萧青!?刘国培突然冒出了这样一个推测。

还记得自己以前去青帝会所的时候,听到过几个青狼帮的小混混谈起过赵坤,
他们在说话的时候都喊赵坤坤哥,这说明赵坤在青狼帮地位肯定不低!而张伊一
又说赵坤不忠,那这个『他』的身份自然就还更高了!在青狼帮能有这个地位的
人,除了萧青还能有谁!

可为什么赵坤在说起萧青的时候好像很愤怒呢?还说萧青不会放过他?难道
青狼帮内部产生内讧了?如果真是自己分析的这样,那可是一个好消息!他们内
部的勾心斗角可以极大的削弱青狼帮的势力,让自己又多了一个突破口!

耳边的声音又再次响起,「对,我是不忠,但那恰好说明我不傻!因为忠心
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就在今天,他派人去西城杀一个跟随他多年忠心
耿耿的兄弟!而灭口的原因就是由於那位兄弟知道的太多,又暴露在警察眼中,
所以只有灭口,才能让他自己没有一丝的危险!」

说着说着,赵坤的声音突然变得伤感起来,「也许现在,那个兄弟已经死了!
呵呵他以为他做的天衣无缝,没人会知道!其实我什么都知道,而且这样的事他
已经不是第一次干了!你说,这样的人,我还有必要对他忠心吗?!」。

「你跟我说这么多,就不怕我告诉他?还是,你也打算杀了我灭口?」张伊
一沉默了一会,然后细声的反问了一句,不过语气却是很平静,没有一丝的害怕。

「哈哈要是别人知道了我的秘密,那我也许还真的会杀他,但如果是张大小
姐你的话,那我就完全不用担心了!你不但不会出卖我,相反还会想尽办法的替
我遮掩!因为现在,你已经离不开我了!不,准确的来说是你已经离不开这个了!」
赵坤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透明的小塑料袋在张伊一眼前晃了晃,里面装了两颗白色
的药丸,正是刚才张伊一吞下去的那种

「这简直就是出自上帝之手的『傑作』没有人能抗拒的了只要沾上一粒就永
远也别想离开它了!」赵坤把塑料袋提到眼睛上,透过光线癡迷的看着,眼睛都
不眨一下,就彷彿是在看一个绝世美女一样,极其热切,「这些年我早就看清楚
了,也厌倦了再当一条别人手中的走狗,被人呼来喝去,想打就打,想杀就杀,
我他妈已经受够了!」到后面赵坤几乎是在用吼了,好像要借助这一声声怒吼发
泄自己心中积压已久的不满。

「哈哈哈现在我终於不用再装孙子了,我暗中苦心研制多年的东西终於有了
成果!它会是一把『神兵』,我要用它来打造属於我自己的『王国』!虽然现在
还只是试验阶段,但我相信,过不了多久,它就会垄断整个中海、华国,乃至全
球的毒品市场!」赵坤的眼中闪耀着炙热的光芒,如同一个疯子一般。

张伊一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心中寒意袭来,这人简直就是一个可怕的
疯子眼神複杂的看着他手中的那个塑料袋,心中说不出来的杂乱!但是有一点他
说的没错,自己确实已经离不开这个东西了是这个东西让自己变成现在这样一个
人尽可夫的荡妇,让自己失去了最后一丝的尊严对於它,有憎恶,有牴触,有恐
惧,但更多的却是渴望炙热的渴望

赵坤注意到了张伊一的变化,桀桀一笑,「怎么样?我亲爱的张大主持人,
想不想要?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不但这两颗给你,以后你随时想要都可以!」
语气中充满了诱惑和挑逗。

「不,我不你想要什么?」张伊一张了张嘴本能的想要拒绝,可是一想到毒
瘾发作时的那种如万蚁挠心的痛苦,又瞬间犹豫了,最后实在抵不过心中的那股
渴望,只能闭上双眼,认命似的问出了这个也许会让自己更加沉沦的问题,闭眼
的同时脸上落下了两行泪水说实话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张伊一恨不得杀了自己,
也许死了就不用再受这些侮辱了。

「很简单,只是张大主持人你的举手之劳而已!这个药现在只是试验阶段,
还有一些地方有待改进,所以除了宝贝你之外,我需要再找一个人来试试药效!
嘿嘿希望亲爱的你能」赵坤的表情突然变成一副讨好的样子,挂满了贱贱的笑,
脸上的肥肉和褶子在笑的时候挤成了一团。

张伊一看到赵坤这个丑陋的样子,心里一阵阵的反胃,噁心的都想吐,「被
你们谗害的人还少吗?随便一抓就一大把,还用我帮你找?」。

「哼哼!那些垃圾哪里配用这个药?」赵坤挥动大手,一脸不屑的说道,
「他们整个人都没有这一颗药贵!要找人试药,当然得是找跟张大主持人你一个
档次的大美女了!抵抗力跟意志力越强越好,有一个人我想很久了,正好合适只
是需要亲爱的你帮忙而已」。

「谁?」

赵坤阴沉一笑,慢慢走到张伊一面前,把头凑到她的胸前用力一嗅,然后缓
缓的向上移动最后猛的一抬,几乎完全挨着张伊一带着潮红的脸蛋,一字一句压
低声音的说道,「你的好姐妹唐梓昕!!」说完一道邪恶的光芒在他瞳孔深处划
过!

87张伊一的抉择

呼呼。。。

一阵阵海风呼啸着穿过蔚蓝而又无边的天际线,推住着泛白的海浪拍打在海
岸搁浅的礁石上,呼呼作响,拂面而过的风中瀰漫着一股空气的清新和海水特有
的淡淡鹹味。

如果换一个时间,又或者换一个人,此时此景未尝不是一种惬意、一种享受。

不过生活就是这样的戏剧性,对於此刻的刘国培来说,别说是享受了,就连
一秒钟的放松都不敢有,恨不能聚起全身百分之两百的精神,听清楚赵坤和张伊
一所说的每一个字!生怕错过任何一个对自己有用的信息!因为这个时候的任何
东西都可能关系到自己的整个后续计划,同时内心深处也不由希望从他们两个口
中得到一些有关妻子唐梓昕的信息!

本来前面为了不让张伊一发现自己,刘国培就刻意的保持了一段距离,离的
不是很近,只是勉强能听到他们说话,所以现在在呼啸的海风声和拍打在礁石上
愈发增大的海浪声影响下,想要再听清楚他们的对话已经是不现实了用尽全力,
也只能断断续续的听到几个零星的词。

「帮忙」

「」

「你姐妹」

「艹!!」刘国培内心暗骂了一句,瞬间烦躁到了极点,伸出右手在空中狠
狠的挥动了一下,该死的海风,真是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时候来,害的自己
在关键时刻,听不清他们说话,连老天都不站在自己这边!

不想错过这个难得的机会,刘国培抱着最后一丝侥倖的心理,又全神贯注的
尝试了一下,想要再听听看当然,结果就是除了看到他们上下移动的嘴唇外,任
然丝毫听不清谈话内容。

耳边呼呼作响的海风也越刮越大,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刘国培知道这也
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尽管心里很不甘,但也只能无奈的放弃了。想了一下,看来
要再从赵坤跟张伊一对话中得到信息已经几乎不可能了,那既然听不到他们对话,
与其在这里乾耗着,冒着被发现从而前功尽弃的风险,不如先离开这里,回到车
上去。

因为从岸边停靠的快艇和张伊一自己一个人开车来,并没有打车,就可以知
道他们两人来这里只是暂时会面,而且很有可能只是为了送那个纸袋而已!那么
张伊一等下自然就要跟赵坤再分开,独自会市区,到时候自己正好可以趁这个机
会上去见她,无论如何也要从她那里知道到底在妻子唐梓昕身上发生了什么自己
不知道的事情!!打定注意后,刘国培便转身暗自悄悄的离开了。

看着面前这个平日里在中海电视上端庄秀丽、落落大方的美女主持人此刻一丝不

挂、香汗淋漓的躺在自己面前,在自己胯下承欢,赵坤心中不由浮出一股邪
恶的满足感!啧啧这身材前凸后翘的,玲珑有致,真不愧是被王老鬼看上的女人
真是怎么干都不会腻,每次都能让自己爽到心坎里去真是欲罢不能这个都这么带
劲,那另外一个自然就更哼哼现在自己有了这个东西,不怕她们能逃到哪里去,
迟早她们两个都会乖乖的躺在自己胯下,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嘿嘿

一想到自己的计划,赵坤心中的那股刚刚在张伊一身上发泄完的邪念又不由
冒了出来,鸡巴也再一次顶起了一根『巨柱』,不由又走到凌乱的张伊一面前,
伸出一只大手,从下往上的在那双浑圆修长的美腿上慢慢的摸着,从脚背到小腿
再到大腿根部,到阴唇处,把手插入到了湿漉漉的阴道。

「我的张大美女主持,怎么样!我刚才的提议考虑好了吗,嗯?」赵坤一边
持续自己手中的动作,一边凑到张伊一的耳边柔声的说道,面上始终挂着那股阴
沉的笑。

张伊一没有任何回答,只是凌乱的呆坐在地上,似乎还没有从刚才赵坤的话
中反应过来,细密的汗珠佈满了额头,被汗水湿润的鬓发紧紧的贴在了发际线上,
潮红的脸蛋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就只是发呆。

「嗯,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又想要了?」赵坤手中的动作越来越过分,慢
慢的已经侵扰到了阴道的里面,用力的撩拨着那神秘的春水。

「啊滚开!!」刚刚还双眸呆滞的张伊一突然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伸出手
猛的推开了几乎已经黏在自己身上的赵坤,然后一只手不自觉的朝他脸上挥了过
去!!

啪——!!

伴随着张伊一手中的动作,响起了一声清脆的耳光声。

「你这个禽兽,别做梦了!就算是死,我也不会帮助你的,我已经很对不起
梓昕了,绝对不会再帮你们害她的!!」张伊一头发散乱的站了起来有点歇斯底
里的朝赵坤吼着。

赵坤实在是没想到刚才还臣服在自己身下的张伊一在一听到自己的『计划』
后居然会反应这么强烈,好像突然变了一个人一样!而且而且居然还敢动手扇自
己耳光!!

强烈的挫败感充斥着赵坤几乎要扭曲的内心,一种掌控者以及男人的尊严点
燃了他变态的愤怒感!!同时他也知道,这个时候如果不给她一点教训,自己以
后就很难从心灵上征服她了!!

啪——!!

赵坤伸出大手朝张伊一甩了过去,然后用力的把她推到在沙地上,用手紧紧
的掐住她的脖子!面目狰狞的吼道,「贱货!给脸不要脸是不是?!!」。

啪啪——!一手掐住张伊一的脖子,另一只手又是几个耳光!「骚货,敢打
老子!」。

「唔——唔——」被掐住脖子的张伊一无法呼吸,猛烈的在赵坤身下痛苦的
挣扎着,同时柔嫩的脸蛋上也清晰的浮现出五个手指印,泪珠从眼眶慢慢滑落

「咳咳咳」窒息的痛苦让张伊一止不住的咳嗽,脸上写满了惊恐,脸色也慢
慢的由潮红变成了紫红色,一股死亡的气息涌上心头。

哼——!赵坤狰狞的冷哼一声,然后用力的松开了手,当然他刚才只是给张
伊一一点教训,让她以后对自己心生畏惧,彻底臣服,并不会真正的杀了她。

「咳咳」好不容易缓过来的张伊一用手扶住喉咙,说不出一句话来,只是不
断的喘息着。

「呵呵呵呵好!!你尽然不想做,那我成全你,倒要看看我们中海电视台的
台花张大美女主持多有骨气!从现在开始我不逼你,我也不再找你,当然你也就
不只能再从我这里得到这个东西」说着赵坤晃了晃手中的瓶子,「嘿嘿我看你能
这么硬气的坚持几天!只要你能抵住它的诱惑一个星期,不来主动找我,那我以
后绝对不会再缠你!」。

说完赵坤又伸出右手的食指和拇指捻住张伊一性感的下巴轻轻的摩挲着,嘴
角含着一丝奸笑,「亲爱的,我今天就先走了,你要硬气,我已经成全你了,刚
才我说的话永远有效!不过万一,你要是坚持不住了,记得可以随时来找我哦你
男人我还是很大度的,只要你同意了我刚才的提议,一切就都好说,记住,坚持
不住可别为难自己!瞧你这漂亮的脸蛋,我可会心疼的,哈哈哈哈」话音一落,
赵坤就放开了张伊一的下巴,然后低头在她脸蛋上狠狠的亲了一口,大笑着拿上
牛皮纸袋,迈着八字步走向了停靠在岸边的快艇,只留下了浑身瑟瑟发抖,不堪
而又惊恐的张伊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张伊一仍旧在原地发呆,似乎还处在刚才的恐惧中,
脑海里也不断回荡着赵坤临走前所说的那些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张伊一终於伸出颤抖的双手摸索着从地上捡起散落的衣
服,散乱的套在了自己赤裸斑驳的身躯上,一头漂亮的短发因为刚才太疯狂的摇
动而变得乱糟糟的。缓缓的直起身子,从沙地上扯过自己的包,从中抽出几张纸
巾,低头慢慢的擦拭自己身上赵坤留下的肮髒的分泌物。看着那已经湿透的纸团,
擦着擦着,也许是想到了自己的处境,慢慢的张伊一眼睛又红了,流下了屈辱的
泪水……

双眼无神的望着地上那团湿透的纸团,心中又是思潮起伏,难道是天意让自
己这么不幸吗?自己又到底做错了什么,上天要这么惩罚自己?

自己绝对不能再拉梓昕下水了,不能再害她了!

可是,自己又能有选择吗?

「第八十八章虚、实」

轰——,一阵发动机引擎的轰鸣声突然从断崖下边响起,半分钟后随即慢慢
变小,似乎由近及远般逐渐消散。

听到这个声音,刘国培就知道赵坤已经跟张伊一分开了,这个发动机的声音
很明显就是由那艘赵坤开来的快艇发出的,这说明他已经离开了,看来用不了多
久,张伊一也就要上来了,离自己揭开这段时间发生在妻子唐梓昕身上种种谜团
的时候也不远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刘国培心中突然变得很忐忑,很不安,又或者说是
——没信心……原本一直以来,自己都渴望去瞭解整个事情的真相,去瞭解在妻
子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什么能够让她一次又一次的背叛两人之间将近十
年的感情!!在当初第一次知道妻子唐梓昕出轨时,刘国培内心的第一反应就只
有一个,那就是不可能!很坚定的认为是自己多心了,几乎没有什么犹豫,就毫
无条件的选择了信任!那是对妻子的信任,是对自己的信任,也是对两人从一无
所有一起携手走到现在十年相濡以沫的信任!

可是随着这段时间自己一次次的调查深入,妻子唐梓昕对自己一次又一次的
谎言,还有孟远的亲眼目睹,说实话——刘国培的心动摇了……不再像以前一样
自信了……虽然直到现在,刘国培知道在自己内心深处依然爱妻子,依然想要挽
回这段濒临破裂的感情,可是感情从古至今都是两个人的事,人都是会变的,就
算在两个月以前妻子是爱自己的,可是现在呢??现在妻子还爱自己吗??也许
经过了这两个月的转变妻子已经……不爱自己了呢?

从妻子把自己的qq好友删除,切断了两个人之间的唯一联系后,刘国培就
第一次对於妻子是否爱自己这件事产生了动摇!如若她还爱自己,为什么会这么
『绝情』呢?甚至她在离开的时候都没有提起过女儿佳佳,这在刘国培看来简直
无法想像,这绝对不是自己印象中的那个端庄善良的妻子!这段时间来发生的种
种迹象都指向了最坏、最让自己无法接受的方向!!这些迹象几乎已经将刘国培
彻底击溃!

要不是当初孟远的一番话让刘国培心里升起了最后的一丝希望,刘国培相信
也许自己跟妻子的这段感情已经走到无法挽回的地步了!也正是这最后的一丁点
希望让刘国培下定决心要弄清楚这一切的前因后果!就算妻子真的已经不爱自己,
喜欢上萧青这个老混蛋了,刘国培也必须要她亲口说出来,不然自己死都不会甘
心!!

呼……似乎是察觉到了自己心态有些失衡,刘国培端坐了一下,深深的呼出
一口浊气,重新打起精神,目光紧紧的锁定那条唯一连通断崖跟海岸的小路,等
待着张伊一的出现。

然而让刘国培奇怪的是,十分钟过去了,石头小路那边仍然没有出现半个身
影。嗯?张伊一呢,怎么还没出现?从刚才的快艇声就可以知道赵坤早就已经走
了,既然两人已经分开,那张伊一她没有理由还不出现啊。如果不是她的车还停
在这里,刘国培还以为也许是自己刚才想事情走神的时候,她已经离开了。

又等了五分钟,任然还是没有出现张伊一的身影。糟糕!!突然刘国培心中
暗道不好,想到了一种可能——难道说……自己一开始就猜错了,她跟赵坤一起
离开了?

一想到这个推测,刘国培坐不住了,如果张伊一真的跟赵坤离开了,那自己
在这里岂不是白费功夫,不行,不能再这么干等了!刘国培打算再偷偷下去看看。
打开车门,慢慢的朝断崖边走去,由於刚才的快艇声已经说明赵坤离开了,而且
自己原本也就打算直接面对面的跟张伊一谈,所以刘国培这个时候并没有再小心
翼翼的隐藏自己的身形,匆匆来到断崖边,重新下到了那条石头下路,走了下去。

果然,在快走到底部的时候,刘国培发现刚才停在海滩旁边的快艇已经不知
踪影了,这也印证了自己的推测——赵坤已经走了。不过同时也更加可能说明了
一点,那就是很可能张伊一也跟他一起走了!似乎为了验证这一点,刘国培也管
不了那么多了,加快速度往前跑去,来到了刚才张伊一跟赵坤幽会的地方。

呵呵……看来上天真的不站在自己这一边,看着眼前空空如也,刘国培呆在
了原地,自嘲般的苦笑了一下,张伊一果然不见了!!沙滩上散落着两三团白色
而又湿润的卫生纸和几块被撕破丢弃的肉色丝袜,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荷尔蒙的味
道,同时还夹杂着一股淡淡的腥味……哎……来晚了一步,都怪自己太自负了,
刘国培此刻充满了后悔,原本以为一切都会按照自己的推测来进行,自己只需要
在上面以逸待劳就可以了,没想到现实开了自己一个这么大的玩笑,白白浪费了
这么一个大好的机会,现在看来张伊一应该是跟赵坤一起坐快艇离开了,开始还
想着今天能够从张伊一那里得到一些跟妻子唐梓昕有关的资讯,到头来却是竹篮
打水一场空。

没办法,只能再找机会了,刘国培无奈的转身准备离去,一分钟都不想在这
里呆下去,因为如果不离开,只要一看到地上那一团团略微泛黄的白色湿润卫生
纸,脑海中就不由浮现出刚才这里发生的那香艳而又肮髒的一幕,一股噁心反胃
的感觉瞬间沖上喉咙口,不自觉的干呕,很不舒服。

时间真的能够改变一个人,以前自己脑海中的那个秀丽开朗,嘴巴很甜,每
次见到自己就甜甜的叫姐夫的短发美女已经不见了,那份曾经的干练也被欲望与
性爱所取代,在纵欲中迷失了自己,变成了现在这个人尽可夫的放荡少女。也许
张伊一变成今天这样不是她自愿的,可能是因为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原因在里面,
但是不管怎么说,有一点永远都无法改变,那就是她已经变了,从吴台长到赵坤,
她在自己眼中表现出来的只有阴荡,只有放浪……时间把张伊一给改变了,那么
……妻子呢?妻子唐梓昕会变吗?

刘国培没有去想,举步迈在金黄色柔软的沙滩上,吱吱作响,准确的来说是
不敢去想,因为内心深处的那个答案不是他想要看到的……走着走着,眼前的景
象突然发生了变化……妻子唐梓昕突然出现在了眼前,沿着长长的海岸线微笑着
向自己走来,妻子梓昕穿着淡蓝色的套装窄丝裙,诱人地短到大腿根部与膝盖中
间的地方,一双裹着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的美腿,充满了肌肉的美感,非常的
匀致。一双玉脚套着精緻的淡蓝色高跟系带凉鞋,美艳极了在她丰润健美的俏臀
下露出的那双雪白修长的大腿近在眼前,肌肤细白毫无瑕疵,浑圆迷人的腿上穿
着薄如蚕翼般的高级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使大腿至小腿的线条如丝缎般的光
滑匀称,她足下那双淡蓝色三寸细跟高跟鞋将她的圆柔的脚踝及白腻的脚背衬得
细緻纤柔,看了简直要人命!

「梓昕,你回来了!」刘国培不由自主的低声轻柔说道,这一切显得是那么
的真实,脚步也下意识的朝着妻子走了过去。

「国培!」妻子熟悉而又婉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一步、两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然而,就在两人即将握住对方双手
的时候,刘国培猛的停了下来,因为在妻子唐梓昕的身后突然又出现了一个大腹
便便,满是腿毛的中年男子,在男子的手臂上,一个青色咧开血口的狼形纹身冷
冷闪光,阴寒无比……迷糊中只见男子眯着一双阴鹜的小眼,嘲弄似的看着自己,
目光中充满了讽刺与轻蔑,然后伸出一双粗大的手臂抚摸着妻子穿着水晶透明肉
色长筒丝袜的美腿。摸着摸着,他前胸往前一挺,非常紧密地靠近在妻子的背面,
他双手往前解下了妻子腰前的两颗钮扣,往下拉低窄裙大腿的侧炼,「唰——」
轻轻一声,妻子的窄裙滑下脚边,在妻子大腿根部赫然绽放着一朵娇艳欲滴的紫
色的牡丹花……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如梦如幻……

「第八十九章姐夫」

画面中妻子变得越加美丽和丰腴了,而且不同于以往的高贵端庄,此刻更有
了一种妖娆阴柔之美,风骚而又多姿,长而飘逸的黑色卷披在肩上,高耸的双峰
在乳zao的衬托下显得那样的挺拔丰满,身子微微轻晃着,如同在跳舞一般曼
妙而又充满了风情,那饱满的双峰上下微微的颤抖着,淡蓝色的套装窄丝裙口好
似雾里看花般露出了一丝洁白如玉的嫩肉,以及让任何男人的眼光都足以喷火的
乳沟。包裹在丝质短裙下的是那曾经向自己高傲翘起的臀部。被中年男子掀起的
裙摆处妖艳的牡丹花鳞次绽开,花瓣一层一层,紫、深紫或者说紫的发黑,总之
说不出的诡异……虽然这些画面就如同曾经的那个梦一样,都只是虚幻的,但是
换一个角度来看这些又何尝不是隐藏在刘国培内心最深处的想法呢?只是他不愿
意去面对而已……而且对於此刻的刘国培来说,这一切是那么的真实,「不,梓
昕,不要啊!快推开他,到我这来!!」看到眼前这幅让自己心在滴血的画面,
刘国培脑袋像炸裂了一般,剧痛难挡,踉跄着往前挪了两步,想要把妻子唐梓昕
唤醒,从中年男子身边拉过来。

可是妻子唐梓昕好像完全听不到刘国培的呼喊,慢慢的,妻子靠在了中年男
子佈满胸毛的胸膛上,用牙齿轻咬着自己右手手指,媚眼如丝的望着那个男子,
胸前被蕾丝花边给包围着,隐隐约约透过蕾丝能看到红色的乳晕,胸部以下都是
透明的薄纱,能看到她那依然平滑的小腹,微凹的肚脐眼。透过薄如蚕翼般的高
级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若隐若现的是一条粉色的内裤,仅仅是刚刚围住下身巴
掌大的一块布而已,双腿紧闭,使得大腿内测部位看不真切,满脸红潮,更添诱
惑……而中年男子一边挑衅的看着自己,一边用力的扯过妻子满如泼墨的柔顺长
发,从后用左手抬起妻子的大腿,左手抬起,另一手轻轻地将裙子拿起丢过一旁,
接着又将妻子的衬衣往后解下几颗钮扣,很快妻子身上就只有一件淡蓝色衬衣裹
在身上,而下部已经没有窄裙遮住,自然就只有一双被长袜包裹住的美艳大腿,
还有些从粉系内裤里面透露出来的那一抹黑丝……「梓昕!」感受到了男子眼神
中的那股嘲讽与轻蔑,刘国培感到前所未有的压抑,心中的理智也已经耗尽,双
目赤红,怒火中烧。眼看着他即将突破妻子身上那仅有的最后一层防线,可妻子
却不但没有半点拒绝的意思,相反还媚眼如丝,欲拒还羞的样子,愤身从地上捡
起一块巨大的石头,然后目光淩冷的往前面走了过去,「萧青,我要亲自杀了你!!」。

「艸你妈的,去死吧!」对着眼前的男子,刘国培咬着怒吼着拿起石块往他
头上砸了下去!

扑——!伴随着一声低沉的撞击声,眼前的画面猛的一转,然后突然消失不
见,只剩下砸在了金黄色沙滩上的石块和耳边还隐约传来的萧青那挑衅的嘲笑…
…随着画面的消失,刘国培整个人也像被抽空了一样,浑身无力的跪在了地上,
双膝触地,用手支撑在沙滩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额头上佈满了豆大的冷汗,
后背也已经被汗水浸湿,一想到刚才的幻觉,心里就一阵发怵,充满了后怕。

幻觉,还好只是幻觉……刘国培伸出左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在心里侥倖
的说了一句。妻子梓昕绝对不会是那样的人,一切都是自己想像出来的,她怎么
可能会让人在大腿根部那私密的位置纹身呢!对!一定是因为自己这段时间来压
力太大,脑子里也一直在潜意识里想着上次那张纸条上写的『牡丹,唐梓昕』这
几个字,再加上刚才看到张伊一和赵坤那香艳的一幕才会导致自己产生刚才的那
种幻觉!

对,就是这样!刘国培再一次在心里对自己解释着说道,晃了两晃,从地上
坚定的站了起来,不自觉的最后一次回头看了一眼刚才张伊一跟赵坤鬼混肮髒而
又噁心的地方,看着这个不大的地方,总觉得这个地方就好像有魔力一般,总会
让自己想到妻子,目光下意识的再次落在地上那几团湿润的卫生纸上,不知为什
么看到这个,刘国培脑海中张伊一跟赵坤做ai的画面就会不自觉的慢慢变化,
慢慢的,那张脸逐渐变成了妻子唐梓昕……蔚然而又晴朗的天空驱散不了刘国培
心中的阴霾,压抑,心痛,百般陈杂。不行,还是早点离开这个地方,刘国培用
力的摇了摇头,把刚才那个荒谬的画面从脑海中剔除,在这里总是会自然的把张
伊一和赵坤在一起的画面想像成妻子和萧青在一起,如果继续呆下去,自己迟早
要崩溃的。不再多想,匆匆的沿着来时的那条小路走了过去。

「姐……姐夫!」就在刘国培走了十来步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女人
轻柔而又疑惑的声音,只是这个声音显得很虚弱,好似久病之人一般。

「第九十章是不是关於梓昕的?」

刘国培在听到身后那个声音的一瞬间就止住了脚步,心中很是惊讶,因为这
个声音对自己来说还是有点熟悉的,如果没听错的话,应该就是消失的张伊一的!!

带着好奇刘国培转过了身体,果然,在自己身后两米处,张伊一正带着疑惑
怯生生的站在那里,一副柔弱的样子,似乎对於自己的突然出现显得很吃惊。才
半个小时没见到她,刘国培发现她的脸色不知为什么变得很不好看,很虚弱,难
怪刚才她的声音会听起来有点奇怪,而且两只眼睛也通红的,好像刚哭过一样,
穿着有些淩乱,及肩的短发三两成束的散在两边,就跟刚刚起床一样,仔细看的
话还可以看到黑色发丝中间沾着的一些沙砾,前胸衬衣上的两个扣子已经掉落,
胸口处露出一小片白皙的玉体,一条浅浅的诱人乳沟蜿蜒着若隐若现。

这些还不是最让刘国培惊讶的,最让刘国培惊讶的一点是张伊一两边原本细
皮嫩肉的脸蛋此刻都肿起来了,而且上面还清晰的印着五个手掌印!!她被人打
了!!

自己跟踪她来这片海滩,一直都小心翼翼的,可以很明显的确定,从来这里
到现在,从始至终就只有三个人——张伊一、赵坤、自己!自己当然不会打她,
那么这样看来,她百分之百是被赵坤给打了!看来自己不在下面的这段时间,他
们两个人之间还发生了不少的事情。

「姐……姐夫,你怎么在这里!」似乎是察觉到了刘国培在注意自己红肿的
脸,张伊一下意识的用手放在脸颊上,挡了起来。

哎,看到张伊一现在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再加上刚才亲眼目睹赵坤对她的
蹂躏,刘国培不由在心里微微歎了一口气,也有些不好受,看来她也是一个可怜
人。

无论怎么说,在发生最近这么多事情之前,自己对这个妻子唐梓昕最好的闺
蜜印象一直都还不错。虽然经过了这么多事情后,自己对她的看法也早已不是之
前那样了,特别是对她没有提前通知自己吴建新要给自己下套这件事情一直耿耿
於怀,而且经过这段时间的调查也很瞧不起她那副在人前高雅、人后淫荡的样子。
但这毕竟是她的事情,自己管不着,她也没有义务一定要帮助自己,也没有直接
的证据能证明她参与了吴建新对自己的行动。

在来之前,虽然下定决心要不惜一切代价,哪怕用暴力,也要从她这里得到
妻子的消息,可是现在看到她这个样子,特别是那一声姐夫让刘国培不由又想起
以前和妻子唐梓昕还有她一起吃饭时的景象,突然,刘国培发现自己有点狠不下
心来了,原本迫切的想逼问她的那些问题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刘国培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已经不像以前那么果断,决断分明
了。在商场上行走了这么多年,自己从来都不是一个心软犹豫不决的人,要不然
也不能在短短几年之间就赚到千万身家了。可是现在好像在不知不觉中,很多东
西都发生了变化……终於,想了很久后,刘国培还是决定跟张伊一开门见山的谈,
不打算心软了,因为自己要去见妻子,不管她是否变心,自己都要去见她,也要
知道在她身上发生的所有事情!

打定注意,刘国培在张伊一疑惑的眼神中果断的朝她走了过去,紧紧的盯着
她红肿的眼睛,突然伸手抓住她遮住脸颊的手,然后慢慢的把她的手拿了下来,
语气严肃的问道,「赵坤,打你了?」。

在把张伊一手移下来的过程中,刘国培可以很清晰的感觉到她的身体在抖,
肩头微微轻晃,好像随时要倒下去一样,而且在听到赵坤这两个字的时候,她的
眼皮还不自然的跳动了一下,眼神中似乎有一丝恐惧,好像很害怕一样。

「姐……你,你怎么知道的?」张伊一瞪大了原本由於哭而变得红肿的眼睛
问道,声音已经有点语无伦次了,不过可以听得出来,她好像对於刘国培能够说
出赵坤这两个字感到难以置信。

刘国培苦笑了一下,然后往裤袋中掏了掏,拿出一根烟点上,狠狠的吸上两
口,知道这个时候绕弯子没有任何的意义,不如两个人开诚佈公的谈,这样倒显
得真诚一些,「我跟踪你来的,我一直都在!」说完这句,刘国培转身面朝大海
的方向,望着远方沉吟不语。

「你都看到……」听了刘国培的话,张伊一的脸颊瞬间变成潮红色,她心里
当然知道刘国培话里的意思,一直都在,那自己刚才跟赵坤在这里的情景,他肯
定是也看到了,但还是下意识的脱口问了出来,不过一开口又意识到这其中的尴
尬之处,不由又把话收了起来。

「伊一,你跟梓昕亲如姐妹,我也一直把你当朋友来看,有些事情,我想从
你这里知道答案,希望你能够如实回答我!」刘国培猛吸一口,然后吐出一道道
烟圈,最终还是看在以前的事情上,换上了一副商量的语气,没有特别的强硬。

「我今天来一定是要得到答案的,而且我知道的比你想像中的还要多的多!
举个例子说就像……你跟赵坤的事!再比如说……你跟吴建新的事!当然,你的
这些事情我都不会去管也不想去管,我这么说的目的是希望你明白一件事情,别
骗我!你只需要告诉我一些我得到想要的答案,然后我立马就走!今天我什么也
没有看到!」不得不说,这就是说话的艺术,刘国培刻意的在这句话中给足了张
伊一面子,也切断了她的一些小心思,如果张伊一最后还是不愿意说实话的话,
那也不能怪自己不客气了。

张伊一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盯着刘国培看,似乎要将他看穿一样,神色极其
的複杂,身子也趋於平静不再晃动,只是能够从神色中看出她好像内心在做着很
强烈的心理斗争。

半响,才张开在阳光久照下已经有些发干的嘴唇,压低声音,低沉的问道,
「你想问的,是不是关於……梓昕的?」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