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遭民工蹂躏的大家闺秀】(再续)

我可还不止是省状元……人家是,是斯坦佛的博士……拿
了全额奖学金的……人家还会说十六门外语……哪像你……大字不识的土老帽一
个……我肯给你生孩子你就烧高香吧……肯定都比你聪明一百倍!到时候各个都
考第一……得意死你!」

「聪明又咋地,还不是让俺骑在上面随便操……要俺说,俺的崽子都得生根
和俺一样的歪头鸡巴,到时候专操你们这些有钱的聪明娘们,干大你们的肚子生
娃娃!」

「坏死了……要是有你这么坏,我一出生就给掐死……省得……省得他们出
来祸害女人!」

「你咋这么骚呢!操!你妈咋教你的!咋就生出你这么个大骚货!说!你妈
是不是就是个大骚逼!大臭婊子,才能生出你这只小母狗!」

「是!我妈是大骚逼!是大臭婊子!」

「日你个娘咧!你妈是不是也长着对儿肥奶子,长着个大骚腚?!」

「我们娘俩都是肥奶子!大骚腚!专门勾引你这样的大公狗给我们下种!操
死我们娘俩吧!」

「俺操你亲妈类!操你个骚妈!操你个贱闺女!俺都操你妈了,你该叫俺啥?!」

「爹!亲爹!操死闺女吧!亲闺女给大鸡巴公狗爹生崽子!」

「我操你祖宗十八代!」

「都给你操!你操死我们这些骚货吧!我全家的女人都是你的小母狗!都给
你这大臭狗生狗崽子!」

「你给俺上天吧!呲死你这骚母狗!!」

「爹!亲爹!闺女要死了!要尿了!!」

两条肉虫死死缠绵在一起,雌性那丰满肥厚的屁股有效地阻挡了雄性的入侵,
保护了正在孕育后代的子宫不受那根驴屌的侵犯,精液的激流直打在尽头的软肉
上,旋即倒卷回来,伴随着雄性不断的射精狭小的阴道间隙再也无法容纳如此巨
量的精液,包裹着驴屌的两片小蜜唇突兀地一鼓,紧接着噗呲一声,白色的浓浊
液体喷薄而出,顺着仙女的大腿内侧向下涌去,在淡黄的尿渍上又添了一层浑浊
的精斑。

董晨芸也终于迎来了最强烈的高潮,整个身体痉挛着,两个眼睛失去了神彩,
干裂的小嘴唇不断喷吐出灼热的香气,小手深深陷在白色的床单上,尖锐的指甲
在上面留下了五道深深的划痕……

正在这最销魂的时刻,谁也没有料到的是,被压在最下面的孙志突然清醒了
过来,愤怒,无奈,而又悲哀的眼神狠狠刺进了董晨芸的心里。

「你……为……唔!唔」

没等丈夫的话说完,董晨芸本能地一把捂住了他的嘴,骑在上面的王大歪也
在同时惊恐地发现了这个情况,想要拔屌跑人,然而处在射精过程中的雄性是很
难控制自己的,反而屁股一鼓,更加用力地顶进了深处,射精的力度比刚才还要
凶猛!

「唔!唔!唔!」

董晨芸什么也顾不上了,普天盖地的快感已经冲垮了一切,全身的肌肉都在
用力,捂住丈夫口鼻的手上根根青筋暴突着,下意识地使上了十二分的力气。

这次高潮足足持续了一分钟,王大歪也在仙女的身上足足射了一分钟,原本
光滑饱满的卵蛋软踏踏地低垂着,到了最后几乎都是空枪,只见哆嗦不见出精,
在停歇下的一瞬间,筋疲力竭的男人几乎是同时瘫倒在了床上,而刚刚还创造了
奇迹的孙志则是双目圆瞪,满面通红,赫然死在了妻子那双捂住口鼻的小手上!

过了20分钟这对狗男女才从高潮的余韵中缓过神来,两人坐在椅子上各自
整理着衣裳,旁边的病床上,孙志的尸体直挺挺地躺着,瞪大的眼睛徒劳地盯着
天花板,满是怨恨与愤怒。

「我说想那潘金莲当初杀武大郎也是偷偷下的药,没想到你比她还厉害,直
接闷死了自己男人,这可是杀头的罪名啊!」

「你,你也有份的!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我怎么会!!!」董晨芸抱头
痛哭,她怎么也没想到孙志竟然会死在自己手里!自己只是害怕,并不想杀死他
的啊!

「我?」王大歪抽了口烟讥讽道:「老子顶多是个通奸,大不了是个强奸,
可不像你是个杀人犯,顶多十来年就出来了,只可惜你这大美人要是被知道了,
恐怕年纪轻轻就要吃枪子儿喽!」

「你,你救救我好不好?!你帮帮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想杀阿
志的啊!!」

「帮你?你要是能说动俺,俺就帮你!」

王大歪瞥了眼董晨芸假装镇定道,事实上他心里也惧怕万分,毕竟是人命关
天的事,如果不能借机彻底降服这个大美人,瞒天过海的话,自己这个奸夫是不
会有好下场的!」

董晨芸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哽咽道:「我肚子里有你的孩子,我的身子也给了
你,现在又是这样的情况,我只能依靠你了,我愿意做你一辈子的小母狗,给你
生孩子,把他们抚养成人,所有的钱我都给你,求求你!千万,千万不要抛弃我!!」

「好!!」

王大歪将大腿敞开,沾满淫精秽液的歪头驴屌正对着董晨芸的俏脸,浓重的
腥臊味扑面而来,董晨芸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双膝着地跪着来到这歪人的两腿之
间,也不顾及丈夫的尸体就在旁边,小嘴一张便将它纳入了口中……

在孙志尸体旁的性爱持续了一整天,第二天早上,两人才打理妥当,将尸体
运走,由于孙志出院时的情况本来就不乐观,对于这个后果医生们也没有保持质
疑,在遗孀的强烈要求下,没有再次检查便匆匆送进了火葬场,一对赛过了潘金
莲西门庆的奸夫淫妇就这么瞒天过海,成功骗过了所有人。

孙志的葬礼很快举行,在送走了各位政商界的大佬后,几位亲属聚集在一起,
孙家一方由于父母早亡,再加上兄弟二人横死,仅剩下的远房亲戚因为董晨芸肚
子里的孩子而无法分割家产,所以竟然没有一人来到,反观董家的人倒是来了一
些,这个家族也算得上阴盛阳衰,整个主支除了董晨芸一家几乎都断了根,就连
这仅存的一家人里,作为家主的老爷子也英年早逝,留下母亲于丽和两个女儿辛
苦支撑家业。

一屋子的大美女让整个房间平添不少光亮,董晨芸身着严肃的黑色裙装,坐
在主座上,左边坐着的是她的亲生母亲于丽,一席黑色的连衣长裙在葬礼时就吸
足了所有男人的眼球,G杯的巨奶几乎要爆衣而出,人未到胸先至,恐怖的凶器
让女人们退避三舍,让男人们垂涎欲滴。

这位王大歪口中的王母娘娘更是有着董晨芸所远远不及的高大身材,将近一
米七八的身高就跟电视上的模特一样,脚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肉弹一样的大腚
走起来左扭右晃,一米六五的王大歪跟她比起来充其量只能算是个小鸡崽儿。

「芸儿,人各有命,阿志的事也不要去多想了,要往前看,毕竟你还怀着他
的孩子,是一个母亲了,要坚强起来!」

于丽好看的眉头微微抬了起来,轻声嘱咐道。这位王母娘娘不但身材熟透,
更长着一张勾人的脸——长长的睫毛被精细地打理过,细长丹凤眼下那一颗泪痣
低垂,火红而又丰厚的嘴唇微微轻启着,隐隐可以看见里面贝齿所散发的迷人光
泽,似有似无的笑容让王大歪简直感觉这个女人就是条狐狸成精变得,站在董晨
芸身后裤裆里的老兄弟早就举旗敬礼了。

「小芸才多大年纪,忍着做什么!伤心了就要哭!开心就要笑!小芸,要是
不开心就到姐姐那里住下!姐姐照顾你!」

说话的是董晨芸的姐姐董晨月,由于二姐董晨星早夭,这个最小的妹妹是最
受她疼爱的,此刻看见小妹心碎的模样,眼泪都要滴下来了,哪怕是于丽这个继
母所生,她也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仅存的血亲之一。

「月姐……呜呜……我,我……」

「乖,姐姐在这里,你就放声地哭吧!不用管她!哭吧!」

「呜呜呜呜……」

一大一小两个美人抱在一起也是道绝景,由于不是同母所生,姐妹俩的长相
也不尽相同,相比妹妹的稚嫩面孔与魔鬼身材,董晨月则比较「标准」黑色的小
西装,黑色的套裙,从领口的衣角,一切都一丝不苟地整理过,两道硬朗的眼眉
刀锋一样笔直地上挑着,尖锐的眼神让人本能地觉得是个很难应付的女人,只不
过在她的眉眼间还有一种淡淡的忧伤与黯然似乎困扰她许久,由此所引发的黑眼
圈严重地破坏了完美地妆容。

于丽在一旁看见姐妹二人的亲昵模样有些尴尬,这些年来一只致力于经营家
族企业,疏于对儿女的交流,更何况董晨月还不是自己所生,她对当年父亲精尽
暴毙在自己身上一事一直耿耿于怀,反倒是对自己的女儿阿芸很是亲近,这复杂
的亲情关系让纵横商场的女强人也是难以处理。

正在这时,王母娘娘眼角的余光瞟见了王大歪,这长相丑陋的歪人身穿不伦
不类地黑色运动服站在众人身后不远处,瞧见自己看他正吃力地用手捂住高高顶
起的裤裆,这种猥琐的行为无疑引起了于丽的反感,眉毛一挑大声道:「阿芸!

这个男人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董晨芸吓了一跳,慌忙解释到:「妈,这个,这个人是别墅里请来帮忙的,
阿志的事也是他帮忙处理的,所以……」

「所以什么?你就让这种东西呆在家里?!要是没有下人跟我讲就好,无论
是英国的管家还是法国的大厨我都给你找来,怎么弄了这么个东西!」于丽的语
气充满了蔑视与不屑,王大歪气得直咬牙,可形势比人强,要是真的给人赶出去,
董晨芸这婆娘一翻脸认不认自己还是个问题,想到这里只得低头咽下了这口恶气。

「阿芸你不用听她的!既然人家帮了大忙,就该好好对待!让他留在这里吧,
姐给你做主!」

「哼!阿月,我虽然不是你的亲生母亲,可你也毕竟要叫我一声妈,说话要
尊重!」

「妈?!我没有你这样的妈!要不是你!爸爸就不会死!!」董晨月推门冲
出了房间。

于丽面露尴尬,狠狠剜了一眼看戏似的王大歪,拎起皮包扭着肥腚就往外走
去,一场董家内部的会面就这样不欢而散。

「呸!什么东西!大骚货,老子迟早操得你喊爹!」王大歪把手伸进董晨芸
的乳沟之中,对着于丽那丰美的背影狠狠挺动几记下体,然而此刻哪怕王大歪自
己也不会想到,在不久的以后,这个对自己百般讥讽的王母娘娘会为自己生下两
个女儿,并且成为征服董晨月的最大助力!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