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幕:家的沦陷】(卷03)(101-110)

露身体的照片正是妻子唐梓昕,纵然知道自己
看了会很难过,可是和妻子分开的半个多月里心中却一直牵挂和思念着妻子。

点开那篇顶置的帖子发现帖子又有跟新了,刘国培握着滑鼠的手不停得颤抖,
心里知道妻子并没有离开中海市,并且就在水云间那栋三层别墅里。但是帖子有
更新那就进一步证实了之前的判断。慢慢将滑鼠向下滑动开始流览更新的内容。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组两人的合照连拍,而且是从背后照的,似乎是手机拍
的,并不像以前的照片是一看就知道单反相机拍的。左边一个穿着青色唐装的胖
子搂着身边女人的腰在一个旋转楼梯向上走去。

看得出这是别墅里的那种旋转楼梯。搂着腰部的胳膊上有一个狼头的纹身,
那么这个人是萧青无疑了。旁边被搂着的女人穿着一件白色的镂空修身连衣裙,
裙摆紧紧的贴在腿上,就像空姐穿的那种一步裙,不同的是这个裙子的裙摆比空
姐的还要短,裙摆刚刚盖过臀部以下的大腿一点点,紧绷在身上的套裙显示出优
美的曲线。

由於照片是仰拍的可以看到修长的美腿上穿着黑色的丝袜,而且是两腿各一
支那种,所以伴随着上楼抬腿,当裙子被绷起时可以看到大腿根部丝袜的边缘,
绣着花纹的边缘显示着丝袜的品质很高。

还可以看到丝袜边缘有两条黑色的带子延伸进裙子里,刘国培知道那是袜吊
的带子。虽然这样的装扮很性感,可是曾经端庄的妻子绝对不会这么穿着。

由於看不到正面所以刘国培并不能确定这个女人是唐梓昕,所以刘国培还是
在心里抱着最后一丝侥倖。但是这个女人的背影像极了妻子,很快照片就流览完
了,差不多十几张的连拍。

「这个极品人妻终於被我们老大征服了,已经住进我们老大的别墅了。似乎
我们老大很喜欢她,以前是为了威胁她才让我拍了那些照片,这次照片的是我偷
拍的,以后可能就不会再有她的照片了,当然不是不拍,而是我们老大要亲自拍
啦。」

看到这段话下面的回复区里一片惋惜,甚至有人表示愿意出钱要求楼主继续
偷拍。「偷拍老大心仪的女人,要是被老大知道了我会死的很惨的,各位实在抱
歉呀」

看到这样的回复,刘国培直接点出楼主的帐号发去一封私信「如果你继续偷
拍并把照片卖给我,我给你二十万,有了这笔钱你可以远走高飞,而且我保证不
会公开这些照片,你考虑一下吧」打完这段话刘国培关上电脑。「威胁」刚才那
个人说当初是为了威胁妻子才拍了这些照片,那现在呢?妻子还是被威胁着吗?

这时刘国培想到和孟远一起见吴建新的时候,吴建新说自己在别墅里见过梓
昕很多次,而且表情充满了无耻的向往,而正要说别墅里的情况时因为说了梓昕
是萧青的女人,被刘国培一拳打下车。这时刘国培拿出电话「孟远,你在哪?知
道吴建新现在在干什么吗?对,我要和他见一面问他一些事情,好,我等你回复」

妻子到底为什么和萧青在一起,看来只有自己调查了。就在这时,刘国培的
电话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刘国培本能的挂掉,以为又是推销保险的垃圾电
话。可是这个电话又拨进来了。接起电话「你好,我是刘国培,您是?」「刘总,
您真是贵人多忘事呀」电话中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似乎在哪里听过却又想不起
来这是谁的声音。

108诡异的梦境

「不好意思,我没有存您的电话,实在不知道您是哪位。还请多多包含」

「没关系,你不知道我的电话我不怪你,因为我没有给过你,刘总明晚可否
有空来俏佳人酒吧一叙呢?」听到俏佳人酒吧,刘国培猛然想到这个声音是酒吧
老闆红姐的。

「好的,红姐。明晚见」

「刘总果然是人中龙凤,这么快就知道我是谁了,我果然没看错人,明晚见,
当然刘总今晚要是寂寞难耐也可以今晚就来,毕竟一个人在家也挺无聊,不是吗」

电话里伴随着红姐的笑声充满了调侃的意味。

「不必了,明晚见吧」说完,刘国培挂掉了电话。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却无法
入眠。脑海中不断闪现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迷迷糊糊慢慢进入了梦乡,睡梦
中,自己站在旋转楼梯下,看着矮胖的男人搂着妻子走到楼上,当到达二楼时他
们一起转过身来,矮胖的男人依旧搂着妻子露出了那张看上去邪恶又臃肿的脸庞,
此人正是萧青。

「梓昕」刘国培充满深情的喊道。

「国培,你来了」说罢,妻子便微笑着看着自己,她的笑容依旧是那么的温
暖并富有亲和力。

而那只纹有狼头搂着妻子柳腰的手臂,却慢慢的隔着黑色透明纱的包臀裙向
下滑动,摸到裙摆处的时候,开始慢慢将裙摆向上拉起来,丝质的裙子在光滑的
皮肤上慢慢向上滑动,露出了更多的风景,已经可以清楚的看到,两条丝袜的尽
头绣着花朵的蕾丝花边,唐梓昕两条修长而又笔直的美腿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遮盖。

裙摆还在向上被拉起,妻子的身体也在不断的暴露出来,丝袜的尽头是袜吊
的带子,那么可以想像妻子穿着怎样的性感的内衣,一定是那种窄小到只能遮住
最私密部位的内裤。然而当裙摆被拉到腰间的时候,却看到妻子只穿着袜吊,根
本没有穿内裤。黑色的耻毛和肚脐之间平滑的肚皮上纹着一朵妖艳的牡丹花。刘
国培正要开口说什么,却看到妻子把脸扭过一边哀伤的表情,想要将裙摆放下。
而此时萧秦狰狞的表情充满了戏谑。

「刘总,不要惊呀,还有更美丽的风景呢,唐小姐的美只有我才懂得欣赏,
也只有我才会不断的去发掘唐小姐的美,而刘总你却只顾着赚钱,真是浪费了这
美好的身段呀,哈哈哈」

说罢只见,萧青的另一只手申到妻子的背后,只听哗的一声,随着拉链的解
开,萧青向下一扯,丝质的套裙就在重力的作用下滑落了下来,妻子只穿着一件
乳托,对,是乳托而不是乳罩,丰满的乳房在乳托的衬托下显得更加挺拔,白嫩
的乳房暴露在空气中,煞是好看,两个黑色的乳贴遮住乳头,保持了最后了神秘
又让人充满了原始的冲动。

此时萧青已经站在妻子的背后环抱住妻子,一只手托着乳房抚摸,一只手穿
过芳草淒淒的阴唇婆娑着,而妻子哀怨的表情充满了无奈,却没有反抗。随着手
指的律动,妻子似乎有些站不住,一手扶着萧秦那只在下身婆娑的手保持平衡。

「哈哈,我的美人这么快就又感觉了,看来你也越来越爱我了呀」

说罢,萧青将手指抬在妻子眼前,炫耀着,可以看到那手指上竟有亮晶晶的
水渍。

「国培,不要看,求你不要看」妻子悲伤的喊道。

「萧青,我要杀了你」暴怒的刘国培迈上楼梯向两人沖去,

「国培,不要,别过来」妻子见刘国培向楼梯上沖来大声喊道。

就在刘国培沖上楼梯来到二人跟前,挥拳向萧青打去的时候,刘国培看到萧
青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突然楼梯边的门开了,一个拿着木棒的人一下子就将
自己击倒在地。

浑身猛的一抽,刘国培从梦中惊醒,看着天花板上亮着的灯,原来自己就这
么没有洗漱也没有脱衣服的躺在床上睡着了,看看手腕上的米茄的腕表,时针正
指向六点,这一觉迷迷糊糊虽然睡了5个小时,却感到无比的疲倦,回忆着梦中
的画面,刘国培发现自己脸上竟有泪痕。正细想着梦中的画面,一个电话打了进
来,是孟远。

「国培,吴建新药走了,他答应见你一面,在机场,快来,他7点半的飞机」

「好的,我马上到」说罢,刘国培抓起车钥匙就出门了。

109别墅里的会面(1)

保时捷卡宴在机场高速上疾驰而过,很快就到了中海市的红桥机场。

「孟远,你们在哪?我倒机场了」

「在机场二楼的贵宾厅,快来」

刘国培一路小跑到了贵宾厅,看到孟远向自己招手,而吴建新坐在宽大沙发
上喝着茶,等刘国培走到跟前,吴建新占了起来,主动伸手和刘国培握住。

「刘总,没想到我离开中海见的最后一个人竟然会是您,以前各为其主,多
有得罪,还请您多多包含,如果您来是要让我帮你对付萧青,您还是免开金口,
虽然我也憎恨那个过河拆桥的王八蛋,但是与他们作对我确实没有那个实力,要
是有其他需要帮忙的,您尽管讲,我尽力,我吴某人不想离开了中海还欠您一个
人情」

刘国培拿出手机,调出妻子唐梓昕的照片。

「我只想知道关於她的情况,把你知道的全部都告诉我」

「她,跟你是什么关系?」

这时,孟远起身说道「这里有些闷,我出去转转,你们聊」

看着孟远离去的背影。

「她是,我妻子」

刘国培,斩钉截铁的说道。

刘总,您果然是个有情有义的人,不过您也应该知道萧青是什么的样的人,
我吴某人虽然也耍些手段,自认为在这世上也算混得开的,但是见识了萧青,才
发现跟那些亡命之徒比起来我们这些人根本就太仁慈。我敬您也是个人物,劝您
还是不要为了一个女人得罪萧青吧。人生在世就这么几十年,有什么坎不能过去
呢,忍一忍,就过去了「

「话虽如此,可是我这人就是一头倔驴,我信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
犯我,我必诛之,况且不是我要跟他过不去,是他要跟我过不去。您说是吗?」

「好吧,既然这样,我就如实相告吧,我下面的话也只是就所见所闻的陈述,
至於以后要如何是好,刘总您还是三思吧,其实照片中的这位女士,我也就见过
三次。」

(三次见面将用第三人称敍述)

吴建新和张伊一刚吃完饭正准备回酒店开展今晚的娱乐活动,张伊一就接到
萧青的电话,然后张伊一就让吴建新开车陪她去商场买了两套女士内衣,还买了
一套女装。吴建新爽快的刷了卡,并且让服务员开了发票,注明中心电视台办公
用品。看着新买的内衣和套装,吴建新色眯眯的说道「一会要把这新买的内衣穿
给我欣赏哦」

「死鬼,这衣服不是给我自己买的,恐怕你这辈子是看不到了。」

「那是给谁买的?难道是给你妈买的?那我更想看一看,哈哈哈」

「走吧,去萧青的别墅,衣服的主人在那等着呢」

张伊一不想继续这种下流的调侃,况且涉及到了自己的母亲。虽然自己的生
活已经如此的不堪,但是也不能容忍有人亵渎自己的母亲。

听到萧青的名字,吴建新脑海中出现了那个纹着狼头纹身的矮胖子的样子,
然后充满了鄙夷,同时又感到恐惧。

来到别墅,管家直接招呼张伊一去了二楼,安排吴建新在一楼喝茶,一会儿
萧青也从二楼下来了,跟吴建新在一楼闲聊喝茶,虽然吴建新背地里瞧不起萧青
这样粗野的人。但是当着萧青的面却显得毕恭毕敬,这个社会就是如此,人经常
要向自己看不惯的人和事低头,只有这样才能活的更好。

差不多,快一个小时的时候,张伊一和唐梓昕从二楼下来了,此时唐梓昕穿
着张伊一和吴建新一起刚刚买的那件套装,吴建新心里盘算着,套装下如此婀娜
的身段是否也穿着刚刚买的内衣呢?一想到这优美的身材穿着刚才张伊一挑选的
那两件真丝的内衣下身立刻有了反应,但是想到这样完美的身段要委身于萧青这
样的矮胖子就感到有些不忿,但是他似乎忘记了自己也是一个矮胖子。

「梓昕,别哭了。我明天再来看你」

转过身又对萧青说道:

「哥你要好好照顾我嫂子,别惹她生气」

张伊一喊萧青哥,是喊给吴建新听的,当初介绍张伊一给吴建新认识的时候,
就是以萧青的干妹妹的身份。干妹妹,哼,干过的妹妹才叫干妹妹,说你们没有
一腿,鬼才相信。吴建新心中如是想着,但是并不妨碍他揣着明装糊涂,管他谁
的干妹妹,只要能让自己干的就是好妹妹。

「放心吧,快回去吧。吴老闆都等你半天了,我会好好照顾你嫂子的。」

说罢,萧青拉着唐梓昕向别墅二楼走去,看得出唐有些不愿意,不时回头看
张伊一。

嫂子?没听说萧青有老婆呀,就算有老婆为什么要让张伊一买衣服来呢?吴
建新看着他们打哑谜确猜不透其中的缘由。

离开别墅后,吴建新和张伊一离驱车驶向酒店。路上吴建新问道「刚才那个
女人是谁?别跟我说是萧青老婆,两个月前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可是自称单身贵族。
就算这两个月娶老婆,我也不能不知道。」

「想知道的话,你就自己去问他吧,反正那个女人你就别想了,就算哪天萧
青玩腻了,也轮不到你」

张伊一,想着这几个月发生的事情,后悔当初自己羡慕电台里其他主播灯红
酒绿豪车接送的生活,沾上了萧青一夥,就在自己想要在自己的好闺蜜唐梓昕面
前炫耀一下自己的奢华生活时候,却让自己的好闺蜜被萧青这个恶魔看上了。继
而设下圈套逼自己设局拉唐梓昕下水。可是事到如今,自己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下
去,刚才得知梓昕和国培要离婚了,自己尽然劝梓昕和萧青在一起。虽然自己很
清楚萧青总有一天会玩腻唐梓昕,就像当初玩腻了自己一样,然后就把自己当做
拉拢人脉的工具送给了王良和吴建新。梓昕虽然是我对不起你,但是我也是无奈
的。以后我会尽量弥补你。张伊一心中充满了自责。

回到酒店,吴建新亟不可待的把张伊一扒了个精光,推倒在酒店宽大的软床
上,把硬如钢铁的鸡巴挺入了张伊一的阴道,张伊一被调教过的肉体也很快有了
反应,激烈的回应着吴建新的冲刺。

往常几分钟败下阵来的吴建新这次居然坚持了十几分钟,而且很快又恢复了
战斗力,开始第二轮的战斗。

「骚货,骚货,日死你,让你怎么骚,操,小屄真紧。说,劳资鸡巴大不大?」
因为此刻的吴建新满脑子里都是唐梓昕那皎洁的面容,绝色的身材,以及那修长
的美腿,高耸的胸部,挺拔的屁股。所以吴建新愈发的情动狂猛。

「啊,爽……好深,啊,就这样,好深,用力啊,插到里面来……」张伊一
一边卖力的扭动肥臀,一边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声。

被压在身下的张伊一,自然知道吴建新为什么这么癫狂,心中不免充满了一
丝嫉妒,唐梓昕呀,唐梓昕,当初你找到刘国培这样人好,多金,顾家的好男人
已经羨煞了我,如今你我都沦落到了如此地步,你尽然依旧比我高贵。我到底哪
里比不上你呢?之前在车上还充满自责的张伊一此刻又嫉妒起了唐梓昕。

闺蜜果然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奇怪的关系,既充满了相互间攀比,总是见不得
对方比自己好太多。同时又充满了怜悯,当对方受到欺负的时候总是忍不住第一
个站出来。闺蜜就是这么一对矛盾的关系,女人的心机在维系这种关系的时候往
往展现的淋漓尽致……

…………

看着刘国培,阴晴不定的表情,吴建新在犹豫要不要接着讲下去。

「您接着讲,后来再见到她是什么情况」

刘国培笑了一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其实心里万分痛苦,为什么萧青要
让张伊一买衣服送去,妻子又在哭什么?这一切不言而喻,只有一个原因,妻子
被扒光了,而且很有可能是在激烈的放抗中,衣服都被撕破了,那么扒光之后是
怎样的淩辱?刘国培不敢再想。

吴建新深吸一口起接着说道。

110别墅里的会面(2)

吴建新看了一眼故作镇定的刘国培,开始讲起了他和唐梓昕后来的两次见面。

这天,萧青和吴建新在青帝会所一起研究完如何搞臭刘国培的国昕公司的计
画,心情大好的萧青对吴建新说道

「一会儿你跟我一块去我的别墅吃饭,伊一在那陪她嫂子呢,我让厨师做几
个下酒的菜,带上她两,你陪我好好喝一顿」

「萧老闆有令,我吴某人当然是恭敬不如从命呀,只是萧老闆,上个月还是
单身,怎么这么快就多出一位如花似玉的夫人,我吴某可是甚为羡慕呀。」

「哈哈,这个夫人现在心里未必有我呀,一会儿还望你吴老弟多多替我美言
几句,她是个文化人,还是华清大学的高才生,估计你这样肚子里有墨水的人说
话她才爱听」

「看来,萧老闆是遇到人生挚爱了呀,果然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呀,想不到你
萧老闆也会为了女人花这样的心思呀?不知萧老闆何时正式迎娶这位夫人呢?」

「哈哈哈,吴老闆你还是不懂我。征服一个女人并不意味着要娶她,而是让
她成为你所希望的样子,或者说改变她原来的样子。这样才有意思,就如同完成
一件工艺品,按照我的意愿来制作,当然对於一个工匠来说,制作的过程才是最
为赏心悦目的,至於完成的作品是摆设还是送人亦或出卖那都是后话了。」

「哎呀,听萧老闆的话我似乎没有机会吃到萧老闆的喜糖了,萧老闆还是一
如既往的让人捉摸不透啊」

「哈哈,天机不可泄露」

谈话间二人上了萧青的奥迪Q7,向别墅驶去。很快就到了香兰街的水云间
社区。将车停好后,二人来到别墅,经过指纹验证后,别墅的大门哢的一声开启
了,走进豪华别墅的一层,萧青向管家问到,唐小姐呢?管家告诉萧青唐梓昕和
张伊一都在二楼。

「吴老弟,你在客厅稍等片刻,我去叫他们下来,一会儿想吃什么告诉管家,
她会吩咐厨师做。」

说罢,萧青三步并作两步向别墅二楼迈去。推开房门是一间足足有六十个平
米的房间,装修的非常奢华,房间里鹅黄色的大理石上反射着金色吊灯的光芒,
墙上挂着雕刻装饰木画,精美的雕工彰显着不菲的价格,一张古色古香的大床挂
着纱帐,床正上方的天花板上竟然是一面镜子。

房间里还有一个很大的浴池,浴池的周围还有一片盆景假山,似有舆情山水
之意,浴池与房间只有一道屏风隔开,倘若躺在床上隔着半透明的屏风欣赏着浴
池里的美人裹着浴巾出浴的样子一定是一副优美的画卷,但是搭上萧青这样的形
象怎么都会显得十分淫菲。此时唐梓昕和张伊一正坐在床边聊天,床上扔着许多
新买的衣服,从外套到内衣,从礼服到睡衣,各种各样。

「宝贝,给你买的这些衣服喜欢吗?」

萧青随手拿起一件,问道。

「挺喜欢的,都挺好看的,不过我还是想穿我以前的衣服,这是我家的钥匙,
你有空派人去把我的衣服拿过来吧」

萧青心里虽然不悦,但还是笑着接过钥匙。

「行,既然宝贝说了。明天我就让人去拿」

「哎呀,姐姐,萧老闆对你可真好,以前他可从来不这样对我,还把我送给
了那个噁心的吴建新,我都快要噁心死了。姐姐你快让他把吴建新赶走吧,我才
不要和那个老色鬼在一起了」

张伊一,此时小女人般的撒娇道。之前的交谈中张伊一已经讲发生在自己身
上的一切都告诉了唐梓昕,所以说出这些话并不避讳。

「你就答应伊一吧,我既然已经答应和你在一起了,你就要答应我不要再去
害刘国培了,毕竟他是我孩子的爸爸。他虽然对我无情,但我不能不替孩子着想。」

唐梓昕,平静的三队萧青说道,从她的声音中听不出任何表情,没有快乐,
没有忧伤,也没有恐惧。仿佛一夜之间变得成熟了,不在是那个需要刘国培呵护
的小女人了。

「都依你,我的宝贝。这不,今天我叫吴建新来吃顿饭,过几天就打发他回
天京。以后伊一就不用在跟着他了,你们姐妹可以天天在一起,我也好一起照顾
你们,哈哈」

萧青一语双关道,唐梓昕依旧是没有太多的反应,看来她已经习惯了萧青这
样下流的调侃。反而是张伊一又开始撒娇起来。

「讨厌,谁要你照顾了,你都有了姐姐这样的大美人,还不够呀,可真贪心。
不过只要姐姐愿意我当然愿意跟着姐姐啦」

「你跟我在一起,我怎么会不愿意呢,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唐梓昕微微笑了一下,平淡的说道,依旧是看不出任何表情。

「哈哈,小骚货,你姐姐是个大美人不假,不过这骚浪确不及你的一半,要
是你们姐妹能互相弥补一下那就更好了。哈哈。」

嘴里这么说着,心中想到两个大美人一起光溜溜的在床上的样子,萧青也忍
不住吞了一下口水。

互相弥补?怎么弥补?唐梓昕当然明白萧青的想法,虽然现在他没有提出这
样的要求,但是以他的邪恶,迟早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好在是跟伊一一起。

等萧青出了门,张伊一就抱着唐梓昕哭了起来。

「刚才谢谢你,姐姐,都是我不好,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害了你」

歎了一口气,唐梓昕搂过张伊一。

「也不能怪你,既然他盯上我了,即使没有你他也会用别的手段,你也是身
不由己,现在他对我的新鲜劲还没过,自然万事都会依着我,等哪天腻了,还不
知道会怎样。以后就靠我们姐妹相依为命了,所以有什么事情,你一定要告诉我,
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瞒着我了。」

听了唐梓昕的话,张伊一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将赵坤的计画告诉了唐梓昕,
得到这个消息,表面上镇静的唐梓昕心中暗暗窃喜,没想到这么快机会就来了。
自从走进别墅的那天唐梓昕就知道自己再也回不到过去了,曾经的自己还有一丝
丝幻想,只要瞒住丈夫,只要等萧青腻了,就当做了一场恶梦,自己还是丈夫刘
国培的好妻子,女儿佳佳的好妈妈。然而这一切都成了泡影,这一切都是拜萧青
所赐,萧青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唐梓昕暗暗发誓。

说罢,唐梓昕开始换衣服,而且并不避讳张伊一,似乎她已经习惯了再别人
面前裸露自己。解开腰带,脱掉身上的睡袍,睡袍下是一套紫色的连体内衣,就
像连体泳衣一样,不同的是内衣的材质是蕾丝的,白皙的皮肤透过紫色的蕾丝显
得高贵典雅而又不失性感,浑圆的乳房被包裹的更加挺拔。

透过蕾丝可以看到两点粉嫩的嫣红。看了一眼床上的衣服,她拿过一件黑纱
透明的礼服裙,低胸前襟和露背的款式,让她高耸的胸部深深的如果展现出来,
同时露出后背洁白无瑕的肌肤,透过黑纱可以看到她优美的曲线,张伊一吃惊的
看着唐梓昕,在她的印象里唐梓昕从来不会穿这么暴露的服装。

「姐姐,你……」

张伊一吃惊的看着唐梓昕。

「傻丫头,有什么惊奇的,只有不断的给他新鲜感,才不会被玩腻,我可不
想被当做礼物送给别人,还楞什么。快换衣服吧。」

说罢唐梓昕递了一套白色的蕾丝裙给张伊一,还帮她选了一套白色的丝袜,
把张伊一打扮的活像个童话里的公主,而自己这一身黑色却像极了高贵的王妃。
当两人挽着手从楼梯上走下来的时候,萧青和吴建新看的眼珠子都快要掉在地上
了。

「吴总您好,欢迎来家里做客」

唐梓昕婉约而又亲切的问候,让萧青充满了面子,心里更是喜欢唐梓昕,在
唐梓昕高贵的气质影响下,萧青突然也表现的绅士起来,尽然挽着唐梓昕入座,
还帮她抽出凳子。

坐在对面的吴建新看着唐梓昕露出的半截白嫩酥胸,却又不敢明目张胆的看,
只得偷偷瞟上一眼,这一切都逃不过萧青的眼睛,唐梓昕这样的女人果然是与众
不同呀,和自己曾经玩弄的那些女人比起来,这气质简直不可同日而语,此刻他
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令别人神魂颠倒,可望而不可即的女人却被自己压
在身下婉转承欢,这是何等的自豪。

这大概就是男人为什么有钱有势后都要去打女明星的主意,并非那些女明星
真的有多漂亮,说不定卸了妆还不如路人,但是却能让男人的虚荣心得到最大的
满足。

没想到两个星期前闯进别墅还要对自己行凶的唐梓昕这么快就表现的如女主
人一般老练,难道真的是自己的肉棒征服了她,亦或有别的阴谋呢?萧青一边享
受着内心的虚荣,一边抱着怀疑的眼神。不管怎样,一切都还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饭桌上吴建新使出浑身的解数逗得两位美女笑意频频,这时,管家过来通报
萧青新买的床送到了,萧青更是兴喜,吩咐立刻送到三楼新装修那个房间,一楼
的餐厅晚宴还在继续着,工人们开始忙碌的将一张新床搬进来,这时吴建新才看
到,这是一张特别的床,特别之处在于这张床可以让男人更持久,这种床是一个
香港人发明,但是在大陆是不允许公开销售的,因为有违社会主义价值观,而向
往资本主义腐朽的吴建新早就体会过这种床的妙处,对於他这样吃药也只能坚持
十几分钟的自然会想尽各种办法让自己持久。

很快晚宴就结束了,唐梓昕又要迎来一个孤独寂寞的夜晚,之说以说孤独寂
寞是指她的内心,她的肉体自从进了这幢别墅就没有寂寞过。

听着吴建新讲完第二次见到唐梓昕的情况,刘国培再也绷不住内心的痛苦了,
脸上的表情即使刻意的掩饰还是显得无比狰狞。

「刘总,我看就到这里吧。您还是看开些,」

「没事,您接着讲」

看着刘国培坚毅的表情,吴建新歎了一口气,又讲起了最后一次见到唐梓昕
的时候。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