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传记】(02)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二章。我和阿娇的第一次

五月的天,潇湘的雨依旧继续不停下着,我辞掉了原先收入不多的工作,跟
着强哥做起了发廊的生意,原来他出了监狱就联系上了以前跟他混过的那帮小弟,
如今这世道,大部分都死的死伤的伤,但是留下来的有几个,都混得人模狗样,
各自有着各自的地盘,强哥如今确是在以前的小弟接济之下开起了发廊,没办法,
这个来钱快,就是风险和收入成正比,当然黑道有黑道的规矩,白道也不能乱插
入,以和为贵才是当今社会的一个表面现象,别指望大白天的混混们敢动不动就
拿刀当街砍人,真敢那样的都是些散流,跟有组织有纪律的真正黑社会差了不知
道几许。

开发廊,做的肯定是皮肉骨生意,就这样我在这小小的发廊里专门联系那些
有性趣的人来此玩耍,店面外面的牌子上写着各种价码,不过这都是表象,进了
店里隔了一堵墙,这里头别有洞天,狭窄的空间,有着八个单间,每个单间都有
一个女人在里面,她们是强哥通过各种关系找来的,身材相貌只能说一般般吧。

我现在看女人的眼光也变高了不少,阿花这种级别的才能入得了我的法眼,
毕竟她也给我打过嘴炮,那滋味每次回味也是无比销魂,能够让人为之一振的。

发廊,当然是来理发的,我也就顺便学了学剃头的技术,强哥竟然是剃头老
师傅,我接触不多,都一个月了,才勉强能做几个简单的发型,不过我对自己有
信心,假以时日,我必定也能和强哥一样,能够登堂入室。

我坐在店里等着生意,突然有个女子走了进来,她问道:「师傅,染发的,
金发。」

我仔细打量了下这个刚进店面的女子,长得挺标致的,圆脸,浓眉大眼,朱
唇,就这些特点完全符合我的审美观。

我接她话说:「小姐,金色可不便宜哦。」

谁知女子从口袋掏出了一叠百元大钞,让我颇为尴尬,我说:「有钱好办事,
马上给你做。」

染发这事情,其实没什么技术含量,就是找好了颜色,把化学染料在人的头
上一阵胡乱涂抹,抹完后钱就到手了,轻松得很。

我已经习惯了接触女人,再也不会和以前一样,动不动就红脸,不过对于漂
亮的女人,我还是会稍稍收敛点自己的色狼之光,毕竟我长得比较文弱,有一股
斯文的气质,放光会对自己的形象大打折扣。

给女人染发的时候,我却用余光时不时偷瞄她胸脯几眼,没办法,谁叫她胸
大还张扬,乳沟间夹着一支钢笔,看到她胸前那支钢笔,我好奇地问:「美女,
第一次见啊?杂没在这里见过你呢?」

主要是探探口风,试试这女人性格如何。

她瞪了我一眼:「虽然我后脑勺没长眼睛,但是我能感受到你炙热的目光,
妈妈说,说话轻浮的男人都不是好男人!」

我用刷子刷着她的头发,她的头发大部分被我染成了金色。

操作过程中,我用小拇指有意无意地刮过她的脸庞,算是种挠痒痒吧,起先
的几下她也没太在意,不过我手头不干净的动作多了以后她就问了:「小哥,你
手头的动作有些多余了,我的金发怎么样了?」

我用刷子刷着,解释说:「这不是正刷着吗,别急,这事急不来的,慢工出
细活,我做的慢那是为你好。」

女子倒也没多怀疑,马上说:「小哥倒是有心了,那我得多谢谢你。」

我吞了吞卡在喉咙里口水,陪笑道:「谢啥?有空多来哥这里坐坐,照顾照
顾哥的生意,那我就谢天谢地喽。」

她也笑着说:「哥都这么说了,我怎能却之不恭?请问哥叫什么名字?」

我摸了摸头发说:「阿毛。」

女人点了点头说:「阿毛啊……我记住了,你可以叫我阿娇。」

「阿娇,好名字,我可记好你了,有空要长来哦。」我用手指对她的人指着
说,男人对女人献殷勤,非奸即盗,就是为了哄骗上床。

「毛哥都这么说了,我岂是不知趣的人。」阿娇笑着说。

这是我和阿娇第一次认识,有了第一次,就有了第二次,很快一个月过去了,
我还在发廊里做着理发师傅,暗地里帮来寻花问柳的男人牵线搭桥,这样一来手
头自然足够宽裕,不过这钱哪它容易赚,却更容易花,强哥会从里面抽掉百分之
七十,留下百分之三十给我,不过,就这百分之三十,对我来说也是用不完的钱。

男人有钱就变坏,我深受强哥影响,对女人的欲望越来越高了,不过由于怕
得病,还得守身如玉,这年头,性病横行,不过有些饥不择食的人那就是不怕死,
我是万万不敢越过雷池半步的,关乎一声的幸福,我认为还是小心驶得万年船。

我现在还属于理智的那群人,不会见了女人就想拉上床一顿干,不过虽然如
此,我琢磨着我里丧失理智也不远啦,阿娇这妹子,我是势在必得了啊,花了大
量时间和金钱,总不能是白花的吧。

*****

趁热打铁,我和阿娇的感情与日俱增,在一个燥热无比的夜里,我把阿娇约
到了如约酒吧,主要我舍得为她花钱,这娘么现在身上穿的带的都是大价钱,好
几样都破万,可怜我一身行头也不抵她一根手链或者一个包。

我花了这么多钱,你以为我傻啊,现在我基本除了没得到她的身子以外,她
肯为我做任何事,乳交和口交我也尝试了几次,不过她说她是处女,希望结婚的
时候发生第一次,这是她的底线,这也是我痛苦的源头所在了,这相当于什么呢?
自己买了一块肥美的鲜肉却不能把它吃下肚子,你说我能不急吗?

我表面装作不急,内心却在蠢蠢欲动,男人对女人好,都是有目的的,最终
目的就是拉女人上床滚床单,我又不是圣人,当然也就是其中之一了。

我约阿娇来这里,其实为了给她开苞,凡事总有第一次,总是不肯,那我这
不得憋死,这白花花的真金白银不能白花出去啊,我早已下定决心今晚一定要把
她拿下,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再加以威逼利诱,我就不信这小娘么能逃出我的五指
山。

我事先安排了如约酒吧的工作人员要安排一场浪漫的惊喜,至于他们做什么,
我也有所知道,我的要求也不高,只要他们把我的求婚钻戒送到阿娇手里那就大
功告成了,趁她感激涕零,我就顺其自然把她拿下。

我点了一杯红酒,不耐烦地踮着脚,时不时抬起手来看看手表上的时间。

滴答滴答的秒针永不停息地转动着,让我感受到时间的流失,等待的时间总
是过得特别漫长,谁叫我在意时间呢。

终于身后传来了「哒哒哒」的高跟鞋脚步声,这声音我再熟悉不过,是阿娇
来了。

我高兴地转过身回过头去看,果然没猜错,她来了,虽然和她相处了一段时
间,不过她在我眼里依旧迷人,怎么看都看不腻,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媚眼如丝,
春意盎然,总能把我的魂都勾走。

我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看着她那身红色的长裙,把玲珑的曲线都勾勒了出
来,极品身材,胸前的伟岸能让大多数女人看了后无地自容的存在。

我对阿娇很满意,拿起红酒杯摇晃了下,说道:「美人总是要叫人等的,不
过越等我就越高兴,一看你来啦,我的心都快窒息了,呐!这一杯酒,我敬你的。」

说完,我爽快地举杯畅饮一口吞下。

阿娇像一个小女子一样,蹦蹦跳跳地鼓起掌来,夸赞说:「阿毛,你好棒啊,
这里很高档啊,我从来没来过呢!」

女人的夸奖是一杯毒酒,有着催人奋进的力量,我平时就够要面子的,她这
么一夸,我自然洒然一笑,得意万分。

我打了个响指,这是预谋好的,当我打响指的时候,就会有人把我事先买的
钻戒带到阿娇面试。

一个西装革履的帅小伙子走了过来,他推着推车走了过来,来到我们跟前:
「小姐你好,这是这位先生为你预定的特制蛋糕,请您切开第一刀?」

阿娇不出意外瞪大了眼睛,她朝我望来,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
给我送蛋糕?今天可不是我生日哦,况且我看这里不便宜的?」

女人嘴上说东西不便宜,心里早就乐开了花,这一点我从她合不拢的嘴就明
白了,口是心非,这是女人最擅长做的事。

我伸出手紧紧握住她的手,温柔道:「只要你高兴就好,我愿意为你做任何
事情!今天是我们认识三十天纪念日,我把你叫过来就是为了庆祝我们能够在一
起的。」

趁热打铁,趁她露出一个呆滞的眼神,我猛地把脸凑到她面前,嘴对嘴热络
地亲吻了起来,她丝毫没有拒绝的意思,反而对我作出了回应,就这样在人群的
注视之中,我们的舌头死死纠缠在一起,双方都享受着彼此的温存,女人香软的
舌头让我迷失了方向,心也跟着飘飘然起来。

此刻的时间是过得是如此漫长,我深深沉醉其中,像一个婴儿贪婪地吮吸母
亲的乳汁一般,无休无止,吱吱声萦绕在耳畔,旁边的围观群众则给了我们热烈
的掌声,我看气氛达到了高潮,看了看蛋糕中隐藏的那枚钻戒,毫不犹豫地把它
拿了起来,真诚地单膝跪地对着阿娇说:「阿娇,嫁给我!」

我仰视这阿娇的脸庞,此刻她的脸庞由激动变得扭曲,不过在我眼里,她还
是那个她,美丽动人,勾魂夺魄。

在我接连不断地攻势之下,她终于卸下了心房,他吱吱呜呜地哭了起来,好
像很委屈的样子,应该是喜极而泣吧!

我从小推车上拿出纸巾递给她,她接了纸巾擦拭着她那梨花带雨的脸庞,良
久,她的心终于恢复了平静,开口说了第一句话:「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激动
过、高兴过,认识你是我生命里最幸运的一件事。」

话音刚落,我再一次猛地把她拥入怀里,我知道女人是很难抵抗这种浪漫的。

求婚成功后的我特别高兴,朝着大伙儿说了句:「大家都是我们爱情的见证
人,这就是一种缘分,希望大家赏脸吃一块蛋糕。」

我自己也则牵着阿娇的手去了事先定好的包厢,对我来说,好戏才刚开锣,
包厢才是我的主战场,吧台那边不过是作秀给阿娇看的。

包厢里,大屏幕上放着舒缓的情歌,张信哲的那首《爱如潮水》,那富有穿
透力的嗓音分分钟能让人听得如痴如醉,阿娇也随我沉浸在歌声里,自然地闭着
眼睛仰躺在沙发上。

我看她,就像看菜板的一块肉,垂涎已经的东西如今就在眼前,看着她,我
的两眼冒着金光,口水直流,此时不生吞活剥了面前娇滴滴的女人,那我就是太
不识风趣了。

看着阿娇在沙发上一丝不动,我哪里不知道女人家那点装出来的最后的矜持,
过了这道坎,以后的路就是一片坦途,肆意驰骋。

我的双手慢慢地放在阿娇的胸前,随意揉捏了两把,年轻貌美的女人,奶子
就是弹性十足,让人捏起来爱不释手。

今天的阿娇,也是经过精心打扮过的,穿着一袭火红的长裙,美艳得不可方
物,我下面的小兄弟在调情之下慢慢膨胀了起来。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我的小兄弟今日终于有了出头之日,它不在没有归宿,
那个归宿就是阿娇的鲍鱼,认识她的多少个日日夜夜,每一天我都幻想过自己的
小兄弟和她的鲍鱼紧紧缠绵在一起,如今真到了面前,呼吸更是急促上了几分。

我缓缓地脱落自己的衣服,轻轻丢落在地上,然后向阿娇袭去。

我在阿娇地配合之下把她的红长裙脱落,此时的她脸上红得像太阳一样,我
却看呆了,我从来不知道女人可以这样好看,一不小心流的口水就流到了阿娇的
胸口上,亏得此刻她还没全裸,奶罩和内内是她唯二的遮羞布。

我看着粉红色的奶罩和内内,性趣大增,调侃道:「阿娇真是纯情呢,粉红
色的,我很喜欢。」

不等她说话,我霸道地解开了奶罩的扣子,看着她粉红色的乳头和周边的乳
晕,猛地一口凑了上去,疯狂地舔舐起来,吱吱声响了起来,比牛皮糖还软还嫩
的奶子,怎么吃也吃不够,幸福感在心里面油然而生,这样好吃的奶子,如果可
以,我想吃一辈子。

在我激烈的动作之下,阿娇有些受不了了,直接忍不住笑出了声:「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坏蛋……停下……你这样……弄得人家……好难受
啊……痒死人家了……哦……」

她都说我坏蛋了,那我岂有停下的道理,我闷着头继续着嘴里的动作。

「哦……那里……不要……有感觉……乳头……乳头……要爆开了……啊…
…」

我用牙齿在她的乳头上磕绊着,她异常激动的表现,让我知道了一点,她对
乳头很敏感,那么乳头就是她的弱点,攻其弱点,那么她一定有求饶的时候。

和我猜的一样,没多久,我在无尽的折磨之下,阿娇气喘吁吁地说:「阿毛
……我好热……不要再……这样……折磨……我了……」

「那你要我怎样?如果你说出来,我就满足你。」我停下了嘴上的动作,正
视着她说。

她侧过头去,有气无力地给我抛了个媚眼:「讨厌……这种事情……人家女
孩子啦……怎么好意思说的出口……你……你……好讨厌哦……你再这样……人
家不理你啦……呜呜呜……」

认识阿娇这么久,如果说我最喜欢阿娇哪一点的话,莫过于是撒娇,每一次
听见她用娇滴滴的语气说话,我都会激动不已,血脉偾张。

再也受不了了,她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无比诱人,惹人犯罪,我麻利地
脱下了身上唯一的遮羞布——三角裤,露出那根膨胀得不能再大的丑陋的小兄弟,
得意地淫荡地笑了笑:「阿娇……毛哥会好好疼爱你的,今夜我就让你成为我的
女人,让你一辈子幸福!」

「毛哥,来吧!其实我隐隐约约觉得这一天快要到了,只是没想到会是今天,
不过你对我的好,我历历在目,也把它们放在心上,今夜我要成为你的女人!」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我伸手猛地一把把她的内内拉扯掉,看着她内内里面
独一无二的风景线,开心得笑开了花。

果然不愧为我看中的妞,就是这么赞,怎么个赞法呢?粉嫩的鲍鱼四周一根
毛也没有,干净得不得了,我再仔细地看了下,这是天然的,不是刮掉的,真是
一个大大的惊喜。

我伸出舌头在她的鲍鱼四周舔了舔,问道:「你是白虎?天生的吗?」

阿娇轻「嗯」了一声,娇羞地用手捂着脸,似乎在期待我的进入。

我用口水润了润食指,然后把食指塞进了她的鲍鱼口,来回不断地抽插起来,
随着我的抽插,阿娇「嗯哼」「嗯哼」的叫唤了起来。

听她那么叫唤着,我哪里受得了,好忙举着硬挺的小兄弟朝她鲍鱼口挪去,
我用龟头在那鲍鱼口磨蹭了几下,温柔地说:「痛就说出来,我会停下的。」

阿娇摇了摇头,幽怨地看了我一眼说:「其它我不管,总之你一定要让我获
得高潮,这是作为一个男人最起码的担当。」

她说这话还挺严肃的,我就把它当真了,我摸了摸她的披肩头发,笑着说:
「今天就是拼了自己这条命,也要把姑奶奶你给伺候好。」

说时迟那时快,我的小兄弟早就对准了鲍鱼口,在我猛地一撅屁股之下,摧
枯拉朽地把小兄弟挺了进去。

「哦……痛……」阿娇痛苦地叫道,她的脸上呈现出一副痛楚之色。

我很怜惜她,小兄弟进去她的鲍鱼以后,一动不敢动,生怕她又叫痛。

就这样,我的小兄弟停留在阿娇的鲍鱼里,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过了好一会
儿,阿娇把小腿抬了起来搁在我的腰上,扭了下屁股说:「好了,我可以了,你
可以动起来了,不过要慢慢的、温柔点哦,我怕痛……」

得到了阿娇的首肯,我俯下身子把嘴凑到她奶子旁,用嘴叼起她的奶子,然
后瞪着脚火力全开,慢慢输送着我的温热。

阿娇的回应也很热烈:「哦……热热的……哦……硬硬的……哦……感觉好
奇怪……全身像是着火了一样……啊……」

第一次操逼,我是第一次,阿娇也是第一次,那阿娇的鲍鱼就像一个吸盘,
让我退无可退,我的龟头就像被鲍鱼口磕绊住了一样,进入容易出来难。

差不多折腾了几十下,我的小兄弟已经忍不住要爆发了,爆发时候,我嘶吼
了声:「不行……不行……太舒服了……要射了……哦……哦哦……」

射精不像撒尿,射精比撒尿花的时间要短上很多,由于我是第一次爱爱,那
就连射精也控制不了,这不一急一爽之下直接射了个通透。

射完后,我趴在阿娇胸前休息,她抱着我的背,用手在我的屁股上拧了几把,
撒娇道:「虽然人人都说第一次很快,但是没想到会快成这样呢?」

我尴尬地拍了拍头皮,苦笑道:「不好意思,没练过,不过很爽,放心,等
我恢复元气,一定会让你舒服让你爽的,毕竟人人都说做这种事情爽得很的,何
况是美女,那就更爽了,嘿嘿……」

就在我酝酿第二次和阿娇爱爱的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仓促的敲门声,「嘟
嘟嘟」嘟嘟嘟「……这声音出现在不合时宜的时间段,我瞬间炸毛了,朝着大声
说了句:」外面什么情况!「老子的雅兴被扫了,我只能拿那个敲门的出气了,
谁叫他打断了我的计划呢,我心里把他千刀万剐的心情都有了,打断别人家爱爱,
这是哪个王八孙子,我咒他祖宗十八代不得好死,生儿子没屁眼。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