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男友背后开始淫荡】(重修版)(混淆的性与爱)(03后)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三章(后)

我将短裤的扣子解开,将右手的食指和中指轻轻地隔着内裤搭在我的阴蒂上,
试着回想起一些些和小诚恩爱时的片段,然而,轻磨着几分钟,下体一点反应也
没有。

「不要去想他…都是性幻想了,还想他?多无趣…」宇傑突然开了口说道。

我不知是因为被看着自慰而害羞还是因为被看穿心思而恼羞,只得娇嗔道:
「讨厌,你不要看啦!」

「好…不看…不看…」

但宇傑这一开口倒是提醒了我,这阵子连小诚亲身的百般挑逗对我都没了作
用,难道放在脑袋瓜子里想想小诚就会比较有魅力了吗?

我重新的将手指轻放在内裤上,忽然觉得虽然是在闺蜜前面,不过在一位男
人面前自慰总觉得好令人害羞,却也…有一点点刺激,想着想着,似乎手指在阴
蒂上的转动找到了兴奋的节奏,脑中慢慢的浮现各种性幻想。

我开始想像着我是一位第三者,就确确实实地站在被按摩挑逗的那一天。我
看着那按摩师一触碰到我光滑白皙的背部时,却无法控制的起了生理反应,他一
边抚摸着我的背,也一边的偷偷着摸着他的棒棒。

我看着按摩师用他温暖的手爱抚我的肌肤,按摩着我丰满的乳房侧边、轻滑
过我的大腿内侧和若有似无的触摸娇嫩的阴唇,而我的乳头逐渐变硬,阴道缓缓
地湿润起来,想像着他在我耳边吹气,轻声说着令人心痒难耐的话语,而我不自
觉的娇喊。

「啊…咿…啊…嗯…啊…」

我有些害羞,但一想到我是隐形的第三者时,却又忍不住地看着按摩师意淫
着我的身体。我慢慢的将手指探入的内裤,紮实的碰触娇嫩的阴蒂和阴唇,用指
腹顺时针的贴服在阴蒂上搓动,缓缓地旋转,在轻薄的小裤裤里,两片阴唇则因
为不停的相互摩擦,带出了我的些许爱液。

「嗯…嗯…」在幻想里我看到按摩师兴奋的掐揉着我的双乳,我看着自己的
娇喊也自身娇喊了起来。尤其,当我看到他的双手抚摸过我的蜜穴时,那沾黏在
蜜穴边的爱液是如此的透亮滑顺,正如潺潺的溪流源头不停的分泌,我感觉自己
好享受。

「嗯…啊…啊…」我开始加快了手指搓动的速度,另一手抓着自己的乳房揉
捏着,那白色的衬衫应该被我抓皱了,因为我感觉我的内衣因为我的抓揉而慢慢
地跑掉了原本的位置,於是我开始一颗颗的解起我的衬衫,由上而下,慢慢地露
出那吸引男人视线的乳沟,我的上半部的乳肉就这样感受到了衣外的温度和空气
的流动,我接着将手伸到背后,将内衣的背扣解开,我的双乳就这样裸露了出来,
於是我一手轻捧着我的乳房,逆着它自然溢出的方向,不停地轻轻地向中央推挤、
揉捏,想像被按摩师抓着乳房的感觉。

配合着脑里的幻想,我的手轻柔地用指尖在微硬的粉红乳头上转圈,而剩余
的手指则托着高耸的乳房,尽情的揉压;那蜜穴则随着按摩的律动,一点一滴地
为飢渴的穴口带来丰沛的淫水。

「啊…啊…嗯…啊…嗯…嗯…嗯…」

就在这时,那幻想中的按摩师正挺着他的肉棒在我的穴口来回摩擦,而那小
穴的洞口一开一合,大阴唇被那根肉棒推开又合上,合上后又被推开,只剩下小
阴唇被勉强的固守氾滥爱液的阴道口。而隐形的我透过中间的布帘,我看见小诚
正无知的享受别人按摩他的肩膀,不知道那正是我的蜜穴即将变成他人形状的时
刻。

我越想越觉得兴奋,虽然仍然是带点羞愧,但此时想像带来的性兴奋让我把
我的牛仔短裤和内裤快速的褪去,我只感觉身体慢慢地发烫,不觉得有衣物褪去
地着凉感。我的双腿不停地搓动,使爱液浸湿了靠近穴口的每一处阴毛,而粉嫩
的乳头也在刺激下昂首阔立的站着。

我看着那幻想中的按摩师顶着他的肉棒在我的蜜穴前来回摩擦,正在一点一
滴的放入我的阴道,而我的阴唇则因为越来越湿滑的双唇,而主动地开始去吸允、
包覆完美肉棒的龟头,缓缓地、贪婪地蚕食肉棒的每一个部分,直至没入根部,
而被插入的我,那表情是如此的满足、舒服且淫荡。

「嗯…嗯…好…硬…嗯…嗯…嗯…啊…」

喘息声回绕着整个房间,诊间里充满我性幻想的节奏。

仅穿着一件敞开的白衬衫,我紧闭着双眼,除了那令所有男人脸红心跳的呻
吟声,空气中只嗅得到淫靡的气息。

「啊!~…啊…嗯…啊…啊…啊…啊…」

我恣意淫荡的叫着,想像他的插入,胸部早已被手掌揉捏而变了形,阴道则
随着阴蒂的愈发加快的刺激努力地收缩着,像帮补似的阵阵推挤出我的淫水。我
不停歇、发了疯的上下、左右、旋转挑弄着私处,想像着深度抽插的快感。

「啊………!」

我娇喊了一声,因为我确实地感觉到一根粗大的棒状物插入了我的阴道,我
没想太多,只是一味的拼命张开双腿迎接这如天降甘霖的棒棒,它在我的蜜穴里
快速的抽插,很快,很快,那是没体验过的速度,而我的爱液在它不停地进出中
将淫水沾满了我的臀部。

「大力一点!大力一点!…」我不停的呢喃,就像在命令棒棒的行动,希望
它带给我更多的愉悦。

而那根棒棒也确实的回应了我的要求,每一下都撞到了我的子宫颈的感觉,
一股又痛又舒服的感觉让我无法自拔。

「啊…啊…啊…够了…够了…快不行了…」那下体传来的刺激使我无法负荷,
只得拼命地向那根棒棒求饶。

「呼…呼…」在那自慰棒停下后,我不停歇的喘气着,面带潮红的回味好一
阵子未嚐过的性爱,一边慢慢的将眼罩拿下。

只见一根黑黑长长的自慰棒正在我大腿的中间摇曳着,我正不自觉地用着那
根粗大的自慰棒,用着我湿润的蜜穴紧紧地夹着它。

「我什么时候放进去…?」我看向坐在一边的宇傑,害羞地马上夹紧双腿,
遮住自己的胸部,「好…丢脸…」

我慢慢地起身,将一件件散落在椅下的衣物捡起,背对着宇傑将内衣、短裤
好好的穿上后,坐回他的面前。在那一瞬间,我觉得累积许久的压力都在适才完
全的发泄掉了,整个人精神奕奕,嘴角也慢慢地找回笑容,似乎都忘了今日是来
精神科看诊,还一度忘了今日来这的原因。

然而,看见「康复」的我后,宇傑却显得异常神情凝重,静止了一会后才缓
缓地说道:「我没想到我的『假说』真的成立了…我有个好消息与坏消息…你想
先听哪一个?」

一听到宇傑沈重的口气,我的心口也不自觉的紧绷了起来,开始去猜自己的
处境究竟是如何的糟糕?但这样无止境的想像让我快无法呼吸,我根本无法想像
事情会变得多糟,於是我说:「坏消息…」

「好…不过,我想再确定一次,你现在真的觉得比较好一点了?」宇傑皱着
眉头,向我再次的确认。

「对…对…」我有些颤抖着说出我的答案,却又觉得是不是这时说谎所听到
的答案会比较好。

听完我的回答后,宇傑叹了一大口气,缓缓地说:「所有的女人都一样,在
天性上都相信性爱是合一的,但是,你发生了那样的『意外』后,你的潜意识认
为性爱必须分离。但是你又需要先完成本我的追求,才能好好的追求自我与超我。」

「这…是什么意思?什么本我、超我?」我有些紧张地问着,我知道宇傑只
有在不想让我知道一些事情时才会故意会晦涩难懂的事物说明。

他低下了头表示他的遗憾,继续说道:「也就是说,在满足你的性欲之前,
你无法和所爱的人一起做爱。若你为了性欲而跟小诚做爱,就代表你们只是性的
关系,你们之间的爱就不存在…,这就是你现在的性爱分离!」

我捂着脸,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字一句,但心里又不得不承认这种看似荒
谬的结论,因为在自慰后,我的确满足了自己的性欲,而目前内心真的一点对小
诚的愧疚感也没有,我…我真的是这样子吗?

「至於好消息是…」宇傑意味深长的苦笑着说:「如果你在和小诚爱爱之前
先『自己来』一下,或许就能巧妙的达成你心中的『性爱分离』…」

「嗯…」我觉得虽然无法和小诚一起享受性爱的过程,但是为了爱,先自慰
似乎也是一个解决办法,「谢谢你,那我知道了…」

晚上,小诚的身体似乎早已嗅到我『康复』的胴体,我们俩一整夜激烈的交
媾着,就像想把一段时间的空白补回来。

就这样,我试着每晚自慰,先满足自己的性欲,为了可能那天希望爱爱的小
诚准备好可以爱爱的身体,即使那爱爱的过程已不如以往的令我醉心和满足,但
我只想着:为了爱,这没有什么。

然而,渐渐的我发现,纵使我一天自慰两三次,我又开始没办法和小诚亲密。

於是,我的身体就这样慢慢地回到看病之前的状态。

「我觉得姜宇傑根本是个庸医…」小诚边摇着头边气愤的咒骂着,「哼…连
个病都治不好…还医师?我觉得我们还是找其他人好了…」

「我…」我欲言又止,只得低下头沈默,以免小诚又以为我要帮宇傑说话。

其实,我的心里也和小诚有着相同的困惑,於是在抗忧郁剂吃完后,我瞒着
小诚又自己一个人偷偷的回到了诊所,和宇傑说明了上次看完后状况又复发的情
形。

宇傑听完我的叙述后,看着我问说:「你不觉得全世界的人类都应该要灭绝?」

我有些纳闷,又有些恼怒,为什么要突然和我讨论这样的哲学问题,这跟我
的病情有什么关系吗?

不理会我的表情,宇傑继续说:「我知道你在纳闷我为何要问这个问题…但
你想想,如果每个人类都懂得用自慰来满足性欲,那…又何必交配呢?说到这…

我想你应该懂了…「

「所以…就代表…」我的声音有些颤抖,我好像突然明白宇傑地回答,「我
必须…和其他人…?」

宇傑没有回答,只有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

不知过了多久,我像个未被提线的木偶人,瘫坐在椅子上,我不知道前方的
路该如何走下去。我该如何的跟小诚说这样的事情?唉…我想所有的男人都一样
吧…谁能接受一位「只能远观,而不可亵玩」的女友。

但是…但是我不想放弃,我想和小诚就这么在一起,我们彼此做了那么多的
约定,一起规划了人生的蓝图,我想好好的,好好的去实现蓝图上每一个小小的
梦想。不过,我该…怎么做?我慢慢的将视线落在了眼前低着头的宇傑,我想…
我知道了!

「和我…做爱吧…」我害羞的鼓起勇气向眼前的男闺蜜提出了性爱的要求。
这是我人生中最勇敢的时刻,我知道为了和小诚顺利地在一起,这是目前唯一的
解决方法。

我将化作真正的维纳斯,在男人的阳具和女人的爱液下诞生。但她,是为了
追求所爱之人的爱情,而和所爱之人的阳具结合;而我,是为了追求小诚和我的
爱情,而和陌生之人的阳具结合,我想这才是希腊人那句「只要有男人的精液和
女人的淫水结合,就永远有爱情的浪花」的真正含义。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