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弱的主妇】(01)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仿佛就像昨天一样,我永远记得那一天,那个让所有事情都发生改变的灾难
性的一天,那是两年前一个星期五的早上,大概10点钟左右。当时大卫打电话回
家。

「康妮,我有一些坏消息。」

「发生什么事了?」我紧张的问。

「我被解雇了。用他们的说法是永久休假。今天他们让我们之中68个人离开。
谣传说公司下周会在其他部门和分公司解雇更多的人。」大卫说道。他的声音明
显在发抖,看来这个消息的确让他很震惊。

「噢,亲爱的,太遗憾了,那就快回家吧,回来我们再谈。」我尽量平复自
己的情绪,思考着用一种正确的方式安慰他。

「喔,不了,我们一伙人打算回家之前先去传奇聚一下。」大卫又接着说道:
「也有一点好消息,公司给了我3 个月的遣散费,让我们找到下一份工作前先应
一下急。」

传奇是一个大卫和朋友们经常去的当地酒吧。

「但是,大卫,别忘了,现在才10点,传奇还没营业呢,先回家吧!」我恳
求道。

「我还要收拾一下东西,然后还要签署一下遣散费支票的相关文书。传奇11
点开门,11点之前我也到不了。对了,我还要把公司的配车还了,等一下你到酒
吧来接我吧。我要回去之前给你打电话。」

「你把公司的车还了你怎么去传奇呀?」我问道。

「斯图尔特会载我们去哪,他说酒吧里头三轮的钱他来付。」

斯图尔特是大卫的老板也是他的好朋友。他们在大学就认识了。我想要解雇
自己的朋友,斯图尔特一定为此非常难过。

「好吧,准备回来之前打电话给我。」

四个小时之后,我还没收到大卫的电话。我很担心他,所以我决定去酒吧看
一看。

我进入传奇立刻就在酒吧后院的角落看到了他们这群醉醺醺骂街的家伙。

大卫和他的伙伴们把三张桌子拼在了一起。至少已经和了12到14瓶烈酒。大
声叫骂着「该死的沙特操了美国的屁眼」因为他们把石油的价格压得如此之低。

他们一边喝酒一边大吗,感觉都处于失控的边缘。

我劝说了好一会,才说服大卫离开朋友和我回家。

回首过去两年,思考一下我的人生到底是怎么发生改变的。我可以很确定的
是我的人生是在2014年8 月的那个星期五发生改变的。

我26岁,我的丈夫28岁,我们结婚6 年了,现在居住在路易斯安娜州的拉菲
特。

以任何标准来看,我都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人。一头长长的金发,大大的碧
绿眼睛。丰满的嘴唇和迷人的微笑。5 尺10寸的身高和修长的美腿。不是很大但
是迷人的胸部,加上纤细的身材,经常有人误认为我是模特。

我承认,我非常享受其它人对我外形投来的羡慕的目光。我从未想过背叛我
的丈夫,但是我知道我对别人的吸引力,甚至某些人对我身体的渴望。

当我们在巴吞鲁日(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的首府)的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读书
的时候我们就结婚了。大卫2011年毕业后和我一起回到了我位于路易斯安那拉菲
特的故乡。在这里,大卫在一个油田服务公司找了一份工作。

大卫在油田很快就被提升为工程师。工作时间很长,而且经常出差,不过收
入非常不错。

大卫的工作让我们能够享受舒适的生活。我们在一个高档社区买了我们的第
一套房子。

大卫的工作要求他经常出差,经常驻扎在油井或者墨西哥湾近海的钻探平台
或者穿梭于路易斯安那河那些到处潜伏水蛇的支流之间。只有在大卫出差的间隙
我们才能相聚在一起。

短期来说,我们的财政状况是非常有保障的。虽然我们聚少离多;虽然这不
是一种完美的状态,但是我们尽量互相理解,努力经营我们的婚姻。

但是到了2014,能源类企业开始逐步走低。全球石油的价格由100 美元每桶
快速跌到了不到35美元每桶。缩减规模,重组,强制退休甚至解雇员工开始在整
个行业里面蔓延。

我和大卫看到周围的亲戚朋友不断的受到行业不景气的影响。所以当这种冲
击降临到我们头上的时候我们并没有觉得太出乎意料。

当大卫「永久休假」的时候我很担心。但是这个消息击垮了大卫。

大卫立刻开始重新寻找工作,当然还想找工程师类的工作。不过由于低油价
的原因,整个行业都不景气。他的期望逐渐变小直至破灭。在这种经济形势下对
于我丈夫这种没有几年工作经历的年轻工程师找到工作太难了。

我和大卫都意识到,如果我们想保住我们的房子,我必须出去工作了,而且
尽快出去。

很幸运的是我找到了一份工作,给汤姆当专职秘书。汤姆是一家专门为南路
易斯安娜和墨西哥湾近海石油公司制造专用化学品公司的总裁和最大股东。

汤姆大概30年前创办了这家公司,拥有一个不是很大但是非常忠诚的团队。

汤姆不仅仅是公司的总裁和最大股东。也是我家的亲密朋友。当我还是一个
小女孩的时候,我就认识他了。大概在6 年或7 年之前,汤姆的妻子由于卵巢癌
过世,我们全家都出席了葬礼。

诚实的讲,我之所以能够获得这份工作,主要得力于我爸爸和汤姆的私交而
不是我那有限的秘书能力。

虽然如此,我决定努力工作,尽快的学习商业知识,让汤姆绝对不要为给我
机会而后悔。当然,我现在的收入比大卫在油田做工程师是少的多。但是如果我
们节俭一点使用,还是足够我们的必要开支和偿还房屋贷款。

在失业以后的几个月,我发现大卫逐渐失去了再次找到工程师职位的希望,
当他开始酗酒的时候我感觉他是如此的无助。他慢慢的养成了下午喝酒的习惯,
经常在我6 点下班的时候他开始「醉了」。

我试图和他讨论一下酗酒的问题,但是他非常抵触,总是说他只是喝了一点
啤酒,希望我能给他一点空间。

我理解大卫绝望的原因。我甚至试图和他一起喝上一杯,但是,在这段时间
和他交流是非常困难的。我们的性生活基本上不存在了。

虽然看到我的丈夫在自怜和沮丧中堕落非常伤心。我开始真正的开始享受和
汤姆的工作。汤姆体贴、幽默、机智并且魅力诱人。

汤姆52岁,是一个非常引人注目的有能力的人,对年轻的女性非常有吸引力。
他的身材通过长期的锻炼保持的非常不错。

我很好奇从未见过他约会,他应该能够俘获任何女性。

通过一些小小的玩笑和一些无伤大雅的挑逗,我们在严肃的工作发展出来比
较亲密的关系。因为他从小就认识我,而且还是我父亲的好朋友,我非常信任他,
在他身边也觉得安全。所以我偶尔会和他开一些好像我本不该开的调情类笑话。

汤姆从来没有对我有关任何过分或不恰当的行为,但是我能深深的感觉到他
喜欢看到我,享受和我在一起的时光,他经常说:「如果我年轻20岁,你丈夫一
点机会都没有。」

我会用另外一种挑逗方式来回击道:「我丈夫已经今个月没有碰我了,你要
是对我有想法,年龄并不是问题。」

2015圣诞节前的一个星期。汤姆回到办公室,开起来明显非常焦躁。我跟进
了他的办公室问道:「发生什么事了,汤姆?」

他一反常态,简短而粗暴的对我大喊道:「什么事?」

然后他立刻改变了他的态度说道:「对不起,康妮。我太生气了,我感觉我
现在要被压垮了。」

「谁惹到你了?希望不是我?」

「不,不是你,正相反,你在这里是我身边的一道光芒。」

「那到底怎么了?」

「该死的的海湾州立能源公司的采购经理。他让我们从一月份开始把产品降
价22%.他说目前油价太低了,他们必须要削减成本。你知道吗,康妮,这个价格
我们没法接收,同时我们也不能流失这个客户。他是我们最大的客户之一。但是
他根本被给我解释的机会。」汤姆抱怨着。像是对我解释更像是解释给自己。

「遇到这种事太让人难过了。我看当前每个行业都在努力削减成本吧?」我
尽量以一种支持的态度回应汤姆。

「我知道这帮家伙和我们一样成本压力都很大,但是他们不知道他们给的价
格太低了,我们完全承受不了。」

「他们应该知道吧,我的意思是没有任何一个公司能够接收这个价格吧,是
不是这样?」我尽量修饰自己的语言问道。

「不好说,有的公司会通过加水稀释产品来控制成本。州立公司的家伙们不
会介意这些。相反他们会声称他们节省了巨大的资金。」

汤姆以前从未在我面前表现出如此的挫败感和焦虑感,甚至有一点害怕。

另外,汤姆最后的话把我拉回到现实。如果他丢了这个单子,他也会开始裁
员,估计我也会丢了工作,大卫已经失业了,我需要这份工作,我太需要它了。

「汤姆,我能帮上忙吗?」

「帮不上,真的。明天我去一趟新奥尔良,去游说一下公司的技术人员,希
望他们能够理解压低价格对双方都有害。我还计划请他们的采购主管吃一顿饭,
晚上再去喝点酒。希望从帽子里拉出一只兔子(暗喻出乎意料),希望能留住这
个单子。」

听汤姆的语气他对留住单子很没用信心。

「要不然带我一块去吧。」

「开什么玩笑,我们要去一整天而且要过夜。说实话,康妮,明天和技术人
员的会议非常专业,而晚上的晚宴和酒会估计就有点不太正式了。我了解这帮家
伙,估计我的带他们去脱衣舞酒吧,甚至更糟糕。」

「汤姆,我不是一个圣洁的修女,我参加过狂欢节,也在法语区见识过大量
淫荡的事情。我能控制好我自己,而且只要我想我是很有说服力和诱惑力的。别
忘了,我的工作是和你的公司绑在一起的。」

汤姆依然不确定的问道:「你丈夫会怎么说?」

「噢,我甚至怀疑他都没用留意到我没用回家。他整晚都在喝啤酒,直到把
自己灌到在沙发上。」我并不是故意只是耿直的说道。

「呵。那他这么做可不太好!」

「是的,我对他非常失望,他这些天一味的沉浸在自怜之中。」

「别给他太多压力,失业是很痛苦的。」

「我知道,汤姆,所以你要知道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人。让我帮你说服这
些家伙继续和我们做生意,并能让我们也保持一点利润。」

汤姆最终终于同意我和他一起出差去碰碰运气。

当晚吃过晚饭之后,我向大卫解释了一下当前的形式。告诉他我们极有可能
失去这个单子,如果没有这个单子,我就要失业了。让我高兴的是大卫不仅理解
我必须要陪着汤姆出差,实际上他非常支持我。

「康妮,你一定要理解油田的这帮家伙,他们希望你能和他们开点玩笑甚至
调调情。他们可能会说一些粗话,或者是那些一语双关的挑逗性的语言,但是他
们会把握分寸,你不要觉得被冒犯了,你可以适当的调戏他们,让他们更感兴趣。」
大卫指导我说。

「我知道了,调情,但是注意控制在能够掌控的尺度之内。我想一个晚上我
能应付的来这帮家伙。」

「你出差的晚上我找几个朋友来家里打牌吧。」大卫的话表明他真的不介意
我出这趟差。

Fds

「别打坏什么东西。」我叮嘱大卫说。

第二天一早,我和汤姆在办公室会合,然后直接去机场赶8 :30分飞往新奥
尔良的飞机。

我穿了一套海军蓝的商业套装,里面配上白色的衬衫,脚上穿的是蓝色的浅
口无带皮鞋。

「你看起来非常专业,非常漂亮。」汤姆对我恭维道。

「谢谢,我为晚上的娱乐活动准备了一些性感的衣服,但是我觉得今天下午
在办公室的会议我应该穿的正式一点。」

「计划的不错,今天晚上打算穿什么?」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想给你一个惊喜。不过我想你一定会喜欢的。」

我们入住与波旁街著名的10-13 夜店一个街区之隔的丽思卡尔顿酒店 .我和
汤姆都住在11楼,房间是挨着的。我们在房间里放下行李就直奔运河街。和监管
我们公司化学品采购业务的工程师小组开始午餐会议。

他们讨论的內容非常专业,大部分我都听不懂。但是我发现汤姆和这些年轻
人之间讨论的非常活跃,汤姆的精力相当充沛。那些本认为很呆的工程师其实相
当有趣。

这时我第一次理解那个老笑话:你怎么判断和你在电梯里面的人是一个外向
型的工程师?答案是,他盯着你的鞋子而不是他自己的。

这帮家伙是社交白痴,但是在化学领域都是专家。

他们大部分的讨论都超越了我的理解能力,但这些对汤姆不成问题,他游刃
有余的一个一个的解答着工程师们的问题。我听着他们讨论着诸如吸附、薄膜寿
命、压缩比、乳化趋势等等专业词汇,大部分意义我都不是很懂。这时我意识到
在这个行业我还有许多东西需要学习。

我必须承认,我发现汤姆的知识、自信、风度和魅力很吸引人的,甚至是性
感的。突然,我意识到他真的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52岁的暖男。我不知道为什
么我从来没有真正注意到他是这么的英俊。

在回酒店的车上,我对汤姆赞美简直喷涌而出。

「你简直是火中取栗,你应付这些工程师的方法太好了,你对你的工作领域
太精通了。」

「是的,康妮,我干这行很久了,非常了解这个行业。」他非常自信但是毫
不傲慢的回到。

「看来,他们一定不会改变供应商了吧。」我说。

「康妮,还不行,虽然让这些人支持我们是非常关键的。如果他们不站在我
们这边,我们就一定玩了,但是这些人没有最终决定权。在这个公司采购部门才
有最终决定权。虽然这是一个操蛋的系统体系,但是这就是规矩。」

「那么,我想我会说服采购的家伙,他不能没有我们,嗯?」

「如果你能做到的话,我将让你当他们的客户经理!」汤姆开玩笑道。

晚上6 :15,汤姆敲开了我们相邻房间之中我的房门。我开门要请他进来。
然后再背后摸索着试图戴上我的珍珠项链。

「汤姆,能帮我一下吗?」我托起我的长长的金发装过身背对着汤姆说。

「乐意效劳,」汤姆一边帮我戴上项链一边说。

「我穿上鞋就好了,」我一边说着一边坐在我的大床边上系上高跟鞋的鞋带。

「我看起来怎么样?」我问道,其实我是期望获得赞美。我知道我看起来很
好。

我站在汤姆面前,他从上到下打量着我。我穿了一件低胸的晚礼服,我在汤
姆面前慢慢的转了一个圈,向他展示我的模特身材。

「我的天啊,康妮,你看起来棒极了。」

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不得不同意。这件衣服非常适合突出我纤细高挑的
身材。锁骨间的珍珠项链给我增加了一点古典美。尽量突出我的乳沟和大腿以吸
引男人的目光。但看起来又不低俗和下流。

「说真的,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士。」

我感觉到了自己脸红,「谢谢,虽然这不是真的。」

「真的,我向你保证,真是这样。」

当我们穿过大厅走向泊车门童的路上,我抱着汤姆的一条手臂。汤姆的奥迪
轿车停在那里等待我们。

很快,不到七点我们就赶到了埃默里海鲜屋。一个40多岁帅气的男士已经坐
在了我们的位置上。汤姆介绍我说,这位帅哥是唐。

唐站起来和我握手并且热情的打着招呼。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我们一边聊天,一边喝酒吃饭。我点的是剑鱼。两位男
士点的是酿比目鱼。唐喝的是苏格兰威士忌,在酒精的作用下很快就有点醉了。

我喝了3 杯夏敦埃酒(一种无甜味白葡萄酒)佐餐。我开始装作我已经醉了,
其实我还没事。

唐很有魅力,不过只有5 尺10寸(1 米77都算矮,我到了美国可怎么活呀)。
我大概比他高1 寸。穿上高跟鞋,在他面前我就是巨人了。

相反,唐并不介意我比他高这么多的事实。当然我对自己对男人的魅力非常
自信。很快我就发现唐对我非常感兴趣,甚至他都有点勃起了。

尽管如此,我还是和他调笑着,假装对的的每一次调戏都非常感兴趣。他讲
的每一个笑话我都大笑。而且不停的碰一下他的手臂或者大腿。他完全被我吸引
了。

晚餐之后,我决定我需要一些时间向唐证明他真的需要我们作为他们公司的
主要化学品供应商。

「能找个地方来的睡前饮料吗?我已经一年多没有遇到这样两位迷人的男士
了。我想跳舞。」

「你们住在那?」唐问。

「丽思卡尔顿酒店,靠近第四区。」

「我最喜欢跳舞的酒吧是」拿破仑的渴望「。距离丽思大概两三个街区。」
唐建议道。

「好吧,我奉陪。但是我要两位帅哥陪我跳舞,至少一人跳一次。就这么定
了。」我把手放在唐的大腿上说道。

「好吧,但是我不能呆太晚,不然我老婆会河东狮吼的。」唐回复到。

这是一个很好的信号,这意味着我可以进一步和他打情骂俏,又不用担心他
强迫我陪我回酒店过夜。

唐跟着我和汤姆来到了丽思的停车场。沿着波旁大街步行到第六街区。我抓
住他们两个的手臂,走在汤姆和唐之间。

我们进入拿破仑渴望酒吧,找了一个靠近小舞池的桌子坐下。唐有点了一份
苏格兰威士忌,今天他已经喝了六杯了。汤姆选择了生啤酒。我点了我最爱的莫
吉托(一种传统的古巴鸡尾酒)。

有三只爵士乐队在演奏。(新奥尔良进而爵士就是多)

「好了,帅哥们,谁先陪我跳舞?」

唐跳了起来拉着我进入了狭小的舞池。

我手臂环抱着唐的脖子,将身体压向他。当我抚摸着他的后脑把胸压在他的
脸上时,我能感觉到他的阴茎硬硬的抵在我的大腿上。

他的手不停的在我的后背和侧面摸索着,寻找机会来抚摸我的乳房。我低下
头小声的在他耳边说:「你跳的真好,要是我没结婚,今晚一定要你陪我过夜。」

他的阴茎开始在我大腿上有规律的跳动了。

一曲终了,第二曲开始了,他的手向下滑到了我的俏丽的圆臀上。当他的手
挤压我的臀瓣的时候我发出轻微的呻吟声。继续用我的大腿摩擦他的阴茎。

当第三曲结束的时候我在他耳边轻声说,「我得坐下了,你弄的我太舒服了,
谢谢你陪我跳舞,这种感觉太妙了。」

唐回复到,「我也非常享受。」

我的手顺着他的大腿下滑,手指轻轻的抓住他跳动的凸起之物,害羞的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你享受的是这个。」

唐转过身对汤姆说道,「下次你来新奥尔良的时候一定要带着这个小美女。」

「没问题,唐,如果我们还有机会做生意,我就让康妮做你的客户经理。」

「说定了,我们继续做生意。」

「好吧,唐,不是事情不是那么简单,我没法安你的要求降价22%.我的利润
率只有14%.」汤姆很诚实的回答道。

「好的,你能降多少?你也知道我们目前面临的成本压力。实话实说,你最
多能降多少?」

汤姆坐下来仔细的思考了几分钟回答道。「这样行不行,在石油价格恢复以
前,我削减一半利润。也就是说从一月份开始我降价7%给你们供货。」

我的手按在唐的大腿上等待他的回答,「好吧,我接收7%的降价。不过你要
知道,你没把这位美丽的女士介绍给我之前我是绝对不会接收这个价格的。」

「我知道,」汤姆回答道。「不过你要知道,你可以和她调调情,跳跳舞甚
至吃点豆腐。不过我不是拉皮条的。她是一个好姑娘,已经结婚了,我们之间也
是清白的。」

「呵,我知道,不过她是一个好舞伴。」

「那我就放心了。」

我非常享受听到汤姆和唐讨论我是多么迷人。但是我的膀胱告诉我我该去厕
所了。

「先生们,能给我的时间吗,这个小姑娘要去嘘嘘了。」我压低声音用一种
性感的小女孩的声音说道。

唐大笑道:「好的,我的水压也高了,我们一起去吧。」

在指引我走向酒吧后面的路上,唐始终把手放在我纤细的后背上。卫生间位
于门廊的尽头。洗手间的门被标记为「凹 和 凸」来区分女男。

「康妮,如果不是迷恋你,我绝对不会同意汤姆的方案。」

「啊哈,听到你这么说太让人高兴了。但是你要知道,你真的为你的公司做
了一个最准确的决定。没有任何一个公司能够以汤姆的价格给你们更好的产品。
汤姆绝对不会骗你们,比如同意降价,但是在产品里掺水稀释。其他公司可就难
说了。」

「你知道吗?你不仅长的漂亮,而且非常聪明。而且,我同意你的观点,汤
姆是一个好人也是一个诚实的人。」

唐的评论让我感觉真的很好。我意识到我在这一次商务旅行上做出了一个真
正的贡献。突然,唐似乎没有那么嚣张。事实上,此刻的他似乎很讨人喜欢。

「到这里来,」我说,拉着唐的手。牵着他沿着走廊进入一个僻静的地方。
「今晚是真是一个美好的夜晚。」

我深深的亲吻到了唐的嘴,唐开始回亲我,我抓住他的一只手放在我的乳房
上。张开嘴巴亲吻唐的舌头。唐轻轻的抚摸着我的乳头。

我呻吟着在这个僻静的地方和他法式湿吻了一两分钟。我感觉到他的阴茎直
直的在我的大腿上跳动。

我停止接吻然后抱住了他,他继续轻轻的扭着我已经坚硬的乳头。

「如果我没有结婚,不——应该这么说,如果我在家里没有一个丈夫,我今
天晚上一定不会让你回到老婆的身边。在汤姆看到我们之前我们最好回去吧。我
不认为他会同意,如果他抓住了我们在这里。但是,如果你能放下你的妻子,希
望我们下一次能更进一步。好不好?」我调笑道。在把他的手拿开之前我把他的
手在我的乳房上狠狠的压了一下。「我要去嘘嘘了,一会儿餐桌见。」

我非常惊讶我的内裤湿地如此厉害。我只是想和我们最大的客户调调情,但
是他好像真的让我有感觉了。

当我返回餐桌我发现有人又帮我点了一杯莫吉托。正常情况下我喝不了5 杯,
但是几天我们是步行,不必开车会酒店。这种微醉的感觉让我觉得好极了。

我小口的慢慢的喝着,一边听着汤姆和唐相互咒骂着生意的艰辛。好像他们
两个真是志同道合的好朋友一样。

他们相互调侃了几分钟之后唐说:「10点多了,我必须回家了,过了10点我
还不回家,我老婆就不会相信我再谈生意了。」

我们步行回到酒店。我和汤姆陪着唐一起等泊车门童取回唐的轿车。

唐和汤姆握手告别。和我来了一个拥抱然后快速的在我的唇上亲吻了一下。
是那种嘴唇和嘴唇的深吻,不像在酒吧暗处那种舌吻。当汤姆在场的时候我会唐
都有一点拘谨。

「再次感谢,康妮带给我一个美好的夜晚,答应我尽快过来看我。」

「我保证。」

「晚安,我必须马上回家叫醒老婆,在她身上好好发泄一下。」

我笑着说:「好的,一定要让她满意。」

「我总让她满意,总让她满意。」再给过泊车门童小费之前他倾斜身体靠在
我的耳边说:「但是我想我今晚上想的都会是你。」

我抱着汤姆的手臂,他像护花使者一样护送我穿过酒店的大厅。进了电梯之
后他感激的对我说。

「康妮,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感激你。今晚你挽救了公司。」

「我很高兴做了这些,实际上我没做什么事,就是和他调调情,让他觉得自
己是一个唐璜,还有就是在和他跳舞的时候让人摸了一下下。」

「不,这就足够了,我真的担心丢了这单生意。但是当我看到你和他在舞池
里跳舞的时候,我真担心你迫于压力和他有更进一步的动作,而我不希望你牺牲
太多。」

「汤姆,我告诉你,我能说服他,我知道怎么去勾引他到那一步还让自己能
够及时脱身。我会把他放在掌控之中。」

汤姆笑着点点头。

他送我回到门前,看着我进入房间。

进入房间后我发现我们两个房间连接的门是开着的。通过开着的门能够清楚
的看到汤姆的房间。

我听到他进入房间来到打开的门前说:「我想我应该把这个门关了,嗯?」

我深呼了一口起。当我说出:「如果你想你可以让它开着。」时,我能够听
到心脏在我的胸腔里砰砰跳动的声音。

我为我的猛撞满脸通红。汤姆是我的老板,我父亲的朋友。我是一个结了婚
的女人。我到底在想什么呀?

「你想让我让它开着?汤姆紧张的问。他想确定我到底说了什么。

也许是由于三夏敦埃酒和两杯莫吉托,也许是由于我丈夫已经三给月没有碰
我了,此刻我被汤姆深深的吸引了。我不想让今晚就这样结束。我不想孤单一人。

「记得吗?你还欠我一只舞。」

他笑着回答道:「我当然记得。」

我打开电视找了一个音乐频道。汤姆在房间里清理了一个小区域作为我们的
舞池。

他脱掉外套,松开领带,解开了衬衫的第一个扣子。

汤姆是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男人。即使我穿着高跟鞋。他也比我高几英尺。
他鬓角上灰白的头发使他棱角更加分明。我感受到了一股成熟男人的魅力。他的
成就、判断力和学识都让我情不自禁的要敞开心扉接纳他。

我无法否认,他和我的父亲很熟悉,但是在这个特殊的时刻,这种关系使我
们更加亲密。让我更加信任他。我想我可以无怨无悔的将自己全部交给他。他永
远不会背叛我,伤害我。更重要的是,在这个时刻,我知道他不会拒绝我。

我拉着汤姆来到他清理出的小舞池,双手抱着他的脖子。

「我真的很欣赏你今天的处事风格。我喜欢你和工程师们的交流方式。还有
今晚你和唐的交际技巧。也就是说,我觉得你非常性感。」我很诚实的说。

「康妮,你应该获得所有的赞誉。是你搞定的唐,我只是收获了结果。」

「哈哈,我们今天是一个完美的团队哦!」

「绝对的。」汤姆温柔的抱着我说。

我喜欢现在的感觉,一点都不讨厌或者觉得一丝丝不安。跳舞的时候汤姆抱
着我看着我的眼睛。我好喜欢在他手臂里的安全感。

我的潜意识里非常确定。汤姆不会为了性强迫我甚至推动我。我感觉到他一
定会顺着我的心意。我想走到那一步就会走到那一步。

我想走到那一步,我真的不确定。毕竟我是一个已婚的女人。虽然我的婚姻
并不完美,但是我以前从未欺骗过大卫。我真的要迈出那一步吗?

现在我不想做出任何决定。我知道今晚我想和汤姆在一起。彼此相拥。但是
更进一步呢,听天由命吧。

规规矩矩的的在他的怀抱里呆上一夜的想法是幼稚的。既要维护我婚姻的誓
言又要允许汤姆留在我的床上是不现实的。相反,在和他跳舞的时候,我真的希
望能这样一直跳到天亮,这种想法好傻。

但是他的抚摸是如此的醉人。我们已经彼此相拥、抚摸了好久,我想要更多。

尽请期待第二章:我邀请汤姆来分享我的床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