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妻小唯的凌辱计划】(06)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六)

隔天醒来,我感受到下体传来的快感,原来是因晨勃而坚挺的肉棒,顶在了
仍在熟睡中的小唯那美妙的臀缝之间,看着怀中美艳的淫靡肉体,我不由得淫兴
大发,抬起她的玉腿将肉棒插入了淫穴当中。

估计小唯昨晚也是春梦不断,淫穴内非常湿滑,我很容易就一插到底。随着
我的肏弄,小唯渐渐醒转。

「老公……不要……停下……快停下……」小唯微弱的反抗着,双手无力的
推开身后的我,「我…我还想睡嘛……让我再睡一会儿啦……」

我回应道:「乖老婆,接受了我的洗礼再睡!」然后加大了抽插的力度。

身下的肉体在经历了这一周多的玩弄后,已经变得淫荡敏感起来,我对小唯
淫穴的进攻越来越猛烈,她口中也渐渐传出淫荡悦耳的浪叫。

「呜呜……好舒服……啊……老公…肏逼…肏得好厉害……哦哦哦……好舒
服……」

我听了小唯的淫语后一愣,然后大力肏弄了几十下,在小唯愉悦的浪叫声中
抽出了肉棒。

淫穴中突然袭来的空虚感,让小唯浑身一僵,接着说道:「老公…别…别出
去……」

我一边将肉棒放在穴口摩擦一边问:「乖老婆,要不就结束了吧,你再睡会
儿。」

「老公……别……不要……快插进来……,」小唯扭着蛮腰寻找着肉棒说。

我控制着肉棒,始终保持在穴口摩擦,最后小唯急的快哭出来,哀求着说:
「老公……插进来……快插进来啦……」

「老婆,就这么想要吗?」

「嗯……想要……老公的肉棒……肏我的逼……干我的穴……」小唯用略带
哭腔的嗓音说道。

我也不再逗弄她,「噗嗤」一声粗暴的将肉棒整根插入,淫穴的充实让小唯
的肉体得到慰藉,在发出一声高亢悠长的浪叫后达到了高潮,我则抱着仍在高潮
快感中的小唯,继续猛烈肏干。

当我爆浆时,小唯已然在数次高潮中失神,我抽出肉棒,看着她瘫软的样子
,淫穴中精液混合着淫水,顺着骚臀玉腿流淌到床上。

稍作整理后,我替小唯盖好被子,俯身在她耳边说:「老婆大人,你乖乖睡
觉吧,我去准备早餐。」

「好……」听着小唯迷糊的回应了我一句,我起身走出卧室。

将特制早餐准备好后,我坐在沙发上,回想刚才肏干小唯时的对话,看来这
段时间的经历对她还是有一定的影响,身体明显敏感了很多,而且哀求的那句话
,分明就是昨晚求秃头肏她时的原话。

我想了想,决定和秃头商量一下,正好也有事找他,于是打了个电话约他下
午见面,秃头一口答应。挂掉电话,我打开电话,一边查资料一边思考着。

当小唯睡眼惺忪的走了出来时,已经是中午了,我见了她便起身说:「老婆
大人,你快去洗漱一下,我把面包加热一下,你赶紧吃。」

面包加热后,我正准备拿出去,想了想有点担心,又从冰箱拿了一盒牛奶放
进了微波炉。当我端着面包和牛奶走出厨房时,看见小唯已经洗漱完毕,并换好
了衣服。

「哇哦!老公准备的早餐,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小唯很开心。

「乖老婆,这个点已经是午餐了,快吃吧。」

「嗯!」小唯应了一声,拿起一块面包便一口咬了下去。

冒着热气的浓精黏在了小唯的脣间,而由于受到挤压,底部也有少许精液溢
到了手指上。只见小唯伸出香舌将脣间的浓精舔舐干净,然后将手指放到嘴里吮
吸。看着这一幕,我的肉棒立刻进入了战斗状态。

小唯看见我在看她,于是咬着手指歪着头冲我露出俏皮的笑容,清纯美丽淫
荡完美的融合在一起,我费了好大劲才忍住爆肏她的冲动。

估计是太饿了,小唯一口气吃了好几块,我赶快递上牛奶说:「老婆大人,
小心噎着,快喝一点。」

「谢谢老公!」

「好吃吗?」我问道。

小唯放下杯子又拿起一块,一边往嘴里送,一边说:「好吃!不过味道好像
有点奇怪…」

「不会吧,我买的时候看过,很新鲜的。」我回应着。

「唔…可能是牛奶的奶腥味吧,老公,昨晚我喝醉了你照顾我,肯定很晚才
睡,今天一大早又起来给我做早餐,真是,爱你哟!」

我听了笑了笑说:「老婆大人,给你做早餐是很幸福的事啊,不过你下午要
出去吗?不多休息一会儿?」

「是啊,」小唯一边吮吸着从面包缝隙间溢出的精液一边说,「下午不是约
好了陈师傅处理装修事,你忘了吗?」

我捏了捏肉棒说:「啊,我忘记了,而且我下午要去公司加班,要不我们先
去见陈师傅吧?」

「那我自己去就好了,老公,工作重要,加油哦!」

「好的。」我说着起身准备去见秃头,「记得吃光哦,别饿着了,我先走了
。」

「好啦,你快去吧
!」在小唯的催促中,我出了门,赶去和秃头碰面。

见到秃头后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我对他说:「有两个事要和你商量一下。


秃头打断了我,问道:「别急,先告诉我小唯吃了我们的特制面包吗?」

「全吃光了,」我说道,「而且赞不绝口,那情景真是淫荡的不行。」

「妈的,没见到真是可惜了!」秃头在脑海中想象着那个画面,摸着裆部一
脸淫荡猥琐的说,「光是想想就让我硬的难受!」

「好了说正事,」我打断了他的意淫,「下周小唯就搬到你办公室了吧?」

「是啊,怎么了?难道有什么意外?」秃头一愣问道。

「没事,我就是想跟你商量,在你办公室安装摄像头,这样我可以随时通过
手机看你怎么玩弄她。」

「这个啊……可是我们金融行业……」秃头一脸为难的说。

「这好办,要不我们现在去你办公室看看装哪里合适,保证不触及你工作上
的机密。」秃头想了想答应了,接着我们立刻前往秃头的办公室。

到了办公室,我看到秃头的办公桌在进门口的最里边,而旁边另外有一张办
公桌,我问道:「这张桌子是给小唯准备的吧,效率挺高。」

「哈哈哈,肯定得高效率才行啊!」秃头笑着说。

我指了指门的上方:「装那里吧?那个位置能看到全局,但是又看不到你的
显示器和桌面的文件,怎么样?」

秃头看了看说:「没问题。」

接着我看着两张办公桌,前方都设计有一块挡板,人入座以后只能看到上半
身,我想了想说:「在小唯办公桌下也装一个,你没事也可以一起欣赏她的裙底
春光。」秃头听了兴高采烈的去打电话联系安装公司,而我则在沙发上坐下等他


「老弟,联系好了,他们一会儿就过来。」秃头打完电话走过来坐下说。

「好,老徐,你知道条件反射吗?」我回应着问道。

「条件反射?」秃头被我问的一愣,「知道啊,怎么了?」接着我告诉了他
上午小唯被我睡奸时的情景。

「我上网查了查,说是以具体事物为条件,建立的一种高级神经活动。望梅
止渴你知道吧,多次吃过梅子的人,当他看到梅子的时候,嘴里就会分泌唾液,
这就是条件反射。」我说道。

「这个我懂,那你的意思是什么?」秃头问道。

「如果一个女人对某个事物形成条件反射,看到或者触摸到那个事物就淫水
泛滥,你觉得怎么样?」我对秃头说。

秃头听了一拍大腿:「高!老弟,难怪小唯经常夸你,说你名字少了两个字
!哈哈哈,真是高,老哥真是无比佩服!」

「打住,说正事!」我制止了秃头的恭维,「我的想法是让小唯对丝袜产生
条件反射,让她只要穿上或者摸到就会嗷嗷待肏的撅起骚臀。不过我们要先做一
些准备。」

「怎么准备,你吩咐就行!」秃头一拍胸口。

「你去租一套房子吧,随便啥样的都行,然后就是大量购买丝袜,颜色款式
无所谓,另外一样东西的我来准备。」

「好!」秃头回答道,接着立刻猴急的打开电脑查看出租信息,我则在沙发
上等摄像头安装公司的人来。

待安装完毕后,我让他们将程序安装到我手机上,试了试发现效果不错,秃
头过来拍着我肩膀说:「这个你放心,老哥也是懂行的,特别要求两个都必须是
高清针孔摄像头。」

我听了说道:「行,那我们分头行事,我先走了。」

接着我一路寻找,看到路边的傢俬店,于是走了进去问:「请问可以订做一
个箱子吗?」

「可以啊,这位老板,你有什么要求?」一个中年人走了过来问道。

「没什么要求,就是一个一立方米的木箱,不需要盖子,我做储物箱用。」

中年人听了说:「这个简单,没问题,你要做的话先付定金,留个电话,做
好了我和你联系。」

我付了钱留下电话,刚走出店门,秃头就打了电话来:「老弟,有套房子不
错,离我们公司挺近的,要不要去看看?」

「好,地址给我,我们到地方见。」挂掉电话,按秃头给我的地址,我赶了
过去。

到了地方后,秃头已经等了我一会儿了,旁边站着一老一少两个男的,估计
是房东和中介。

见我来了,秃头就过来拉着我,一边走一边催促。上楼一看,是一间一居室
的电梯公寓,房东只是简单的做了装修,不过该有的傢俬一应俱全,我和秃头在
客厅转了转,又去看了看卧室,环境还不错,隔音效果非常好。

我们商量了一会儿,当即拍板租下,秃头甚至直接预付了一年的租金,房东
和中介都很满意。之后我们又合计了一下,秃头就去买丝袜了,而我则回了家。

到家后发现小唯已经做好了饭菜等我,我们随意聊了聊,吃过晚饭,看了会
儿电视就休息了。

第二天下午,我接到傢俬店的电话,让我给个地址,他们把做好的箱子送过
去,当我赶到出租屋,把箱子签收后,秃头也拿着两大袋东西进了门。

秃头骂道:「妈的,老子去了好几个超市,最后直接联系了厂家,这里有几
百双,什么款式都有,以后小唯不愁没丝袜穿!」说着我们将包装全部拆开,放
到箱子里。

看着满满一箱丝袜,秃头拍了我一下说:「老弟,我还准备了惊喜。」说着
走到衣柜处打开了门。

我一看,整个衣柜里全是各式各样的情趣内衣和器具,不得不说秃头在这方
面的效率实在是高的离谱。眼看一切准备妥当,我们商量了一下,准备周五开始
实行。

隔天小唯很早就起了床,一番梳妆打扮后,开始了第一天的总助工作。我也
迫不及待的到了公司,一坐下就打开了手机上的程序。

我看到秃头已经坐在了办公桌后,算算时间,小唯应该也快到了。果然几分
钟后,我看见小唯推开了门。只见她放下手提包,走到秃头面前,两人说了些什
么,接着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开始工作,我突然想到当时忘了安装录音设备,心想
下次一定要装上。

我看了一会儿,除了整理文件以及工作上的协助外,秃头还让小唯端茶递水
,指示小唯私人女仆一般的做这做那,秃头一脸的享受。我将镜头切换到桌下,
可以清晰的看到短裙里丝袜包裹着的双腿以及内裤。

看了一会儿,秃头一副正派领导的模样没什么动作,而小唯则不停的进进出
出,处理着工作上的事务,我于是关掉软件开始自己的工作。一直忙到下午快下
班时,我才有时间再次打开软件。

一天的工作后,小唯明显有些疲惫,桌下的丝腿已经从高跟鞋中拿了出来,
被丝袜包裹十根脚趾扭动着,试图驱散疲劳。

看着足尖处丝袜微微湿润的汗渍,想象着灵活的脚趾包裹肉棒套弄的感觉,
不由得一阵兴奋,工作一天的劳累也不翼而飞。

秃头的电脑也连接了桌下的摄像头,估计他也正看着这一画面,我看他伸手
到桌下抓了一把,之后开口说了什么,小唯赶紧穿好鞋子起身走了出去。

小唯走后,秃头过去锁上了门,然后走到柜子边不知道在干什么,之后我见
他拿着一个杯子,走到门口摄像头处高举起来,我看了看,估计是一杯牛奶。

秃头顿了几秒,然后拉下拉链掏出肉棒不停的套弄,最后哆嗦着将浓精射到
杯子里,随后用勺子搅拌均匀,打开了门锁做回办公桌后。

小唯回办公室后,走到秃头桌前汇报着工作,秃头则将加料的牛奶递给了小
唯,小唯一番推辞后接过喝掉,微笑着说了什么,估计是「谢谢」,然后回到了
自己的位置。

刚才那一幕看的我肉棒坚挺,而秃头也在小唯看不见的角度对着我竖了个大
拇指。之后小唯每天都在我们的偷窥中度过,下午则是一杯加料牛奶,就这样一
直到了周五。

当天小唯发了信息,告诉我晚上有应酬不回家吃饭,我回复了以后,在外随
便吃了点东西就提前赶到了出租屋。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秃头和小唯打开了门,一进屋秃头就说:「药效已经发
作,我们开始吧!」

我点点头,说着我们两人将小唯扒了个精光,给她换上情趣内衣和贞操带,
套上了一双肉色丝袜,接着又用丝袜将她捆绑起来,然后一起将她放进装满丝袜
的箱子里。

箱子大小合适,小唯除了头部,身体其他部位全被埋在了丝袜中。

小唯一边发出呻吟,一边被动的承受着我们的动作,当我们准备就绪后,将
遥控器打开到最大功率,小唯立刻由呻吟转为了浪叫:「啊啊啊……好…好舒服
……唔哦……哦哦……」

秃头则从衣柜里拿出个口枷套在了小唯的头上,这个口枷是开口器的设计,
在口枷的禁锢下,小唯的淫嘴只能被迫张开,浪叫也变成了「啊啊……哦哦……
」的呜咽,随着快感的袭击,唾液顺着嘴角滴落了下来。

我和秃头则每人在小唯的嘴里发射了两次,看着她在呜咽中吞下我们的精液
,之后小唯继续接受着禁锢调教,我们则在她淫荡的呜咽中闲聊。

话题当然离不开小唯这个主角,我们都很期待,如果小唯的身体真的形成了
这种反射,将会是怎样的一副模样,聊到尽兴处,我和秃头便去打个嘴炮,一直
持续到凌晨结束时,小唯已经在数小时的快感中迷失。

我们将小唯抬出来放到床上,由于喝了太多精液以及体内的淫水,小腹已然
微微隆起,当我们取下口枷及贞操带时,小唯淫穴里喷出大量淫水和阴精,而她
在身体的彻底解放中吐着香舌,流着唾液,抽搐着又一次达到了高潮。

之后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两个月,在这段时间里,小唯的身体越来越敏感,而
我和她也从每周肏穴两次到每周三次,最后是除了周五的调教外,每天一次,有
时候甚至是两次。

白天在办公室,我和秃头也通过桌下的摄像头时刻观察着小唯的反应,一开
始没什么变化,慢慢的可以看到小唯的丝腿时不时会开始摩擦,一段时间后摩擦
的频率越来越频繁,而力度也越来越猛烈,终于有一天,我们看到了,小唯在办
公桌下自慰并达到了高潮!

我和秃头死死的盯住屏幕,心里无比兴奋,看着小唯强作镇定但满脸红晕的
脸庞,以及桌下紧绷的丝腿和湿透的裆部,我和秃头约好隔天见个面。

「老弟,没想到还真的成了!」秃头兴奋的说。

我也很兴奋,看着秃头说:「先别急着高兴,我查了资料,上边说形成条件
反射的基本条件是非条件刺激与无关刺激在时间上的结合,这个过程称为强化,
通过这种强化将无关刺激转化为条件刺激时,也就形成了条件反射。但是……」

「怎么还有」但是「?」秃头问道。

我说:「资料上还说,强化的过程如果减弱或者中断,已经形成的条件反射
就会逐渐弱化,最后完全消失。所以我们还要再观察一下,而且每周五的调教也
不能停。」

「还有这种说法?」秃头有点泄气,「那再观察一下吧!」

就这样又过了一个月,前三周尽管小唯依然有所反应,但始终没再自慰过,
我想了想,从第三周的周五开始,就不再肏干小唯,每天在公司呆到很晚才回家


体内的欲望愈发强烈,小唯也对自己身体的饥渴感到奇怪,我看她几次试图
开口告诉我,都在最后转移了话题。

终于,接下来的一个周,连续几天小唯都是淫水泛滥的上班,然后在桌下自
慰来释放体内的欲望。

看着小唯的表现,我给秃头发了个信息:「差不多了,我们更进一步吧。」

仍然是周五,早餐时我看着小唯,她有了非常明显的改变,皮肤更加的水嫩
紧致,看起来仍然幼齿的俏脸已多了一抹成熟人妻的韵味,甚至是走路的姿势也
发生了改变,扭动的腰臀带着一丝风骚,气质中更多出一份性感。

我装作不注意将筷子掉到了地上,弯腰去捡时,小唯下意识的闭上了双腿,
但我依然在那一瞥间看见裆部的一小块水渍。起身后,我看着小唯,想着今晚即
将发生的事,不由得暗暗激动。

小唯见我一直看她,娇笑着问我:「老公,干嘛盯着我看?」

「老婆大人这么美丽迷人,任谁都会盯着看的。」

小唯听了捂着嘴一阵娇笑,不知是我心理作用还是真的如此,感觉笑声无比
淫荡。

「好啦,快吃吧,等下迟到啦!」小唯催促道。在她的催促声中,我迅速解
决掉早餐,前往了公司。

焦急的熬到下午,当小唯自慰即将到达高潮时,秃头说话了:「小唯,你来
一下。」

小唯动作一僵,不舍的将手从下身抽离,来不及整理手上的淫水,背着手来
到秃头面前,用尽力平复但仍带喘息的语气问道:「徐经理……请问…请问有什
么事吗……?」

秃头看了小唯一眼,开始安排工作,但小唯刚才就差一点达到高潮,体内欲
火难耐,嘴里应付着秃头,双腿却开始轻微扭动,身体也随着动作摇晃。

「怎么了,小唯,刚才开始就心不在焉的,你这样怎么能够完成工作?难道
要我后悔这次对你岗位的提升吗?」秃头板着脸说。

小唯一听连忙摇头说道:「不是的,徐经理,我肯定能完成工作的!」

「你的手放在背后干嘛?」秃头问道,说着摆出上司的架子,「跟上司说话
是这种态度吗?扭来扭去的干什么?手放好,站端正!」

由于担心被秃头发现手上湿滑的淫水,小唯慌乱的说:「没有,徐经理,我
没干什么……」

秃头见了小唯这副神情说:「难道藏了什么东西?是不是对公司不利的?拿
出来!」说着起身去拉小唯的手。

小唯慌乱的后退,然而她敏感的肉体,在感受着腿间丝袜的摩擦以及心中不
断放大的害羞、惊惧的情绪,终于在秃头看到指间闪耀着淫靡光辉的黏液的那一
刻爆发了,任由双手被秃头抓着,在秃头的面前中达到了高潮!

「唔哦……嗯……哦哦哦……」小唯一边呻吟着一边跪倒在地。这次高潮异
常猛烈,裆部湿了一大片,甚至还有淫水顺着大腿滑落!

秃头就这样看着小唯跪在自己面前,听着她由呻吟转为喘息,由喘息转为抽
泣。接着秃头放开了小唯的双手,坐到了沙发上,而小唯则大脑一片空白的继续
跪在那里。

「小唯,你居然是这样淫贱的女人,」秃头打破了沉默,「在上班时间手淫
,不知羞耻!这件事我会交给公司处理,你暂时不用来上班了!可惜了周瑾!这
城市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这事传出去你让他怎么办?他对你这么好,而你竟然
做出如此不知廉耻的事!」

小唯一直愣愣的听着,直到秃头提起了我的名字。

秃头接着说:「到时候大家都知道周瑾的老婆是一个淫贱的女人,到时候不
止是你工作不保,周瑾的亲友怎么想?他公司的同事怎么看?他还能在公司继续
呆下去?」

小唯一下冲过去,拉着秃头的手不停的哀求:「徐经理,随便怎么样都好,
千万不要让公司其他人知道,求求你!求求你!」

这时秃头起身走过去将门锁好,转身回到沙发坐下,接着拉开了裤链说:「
给我口交。」小唯一呆,接着抬起头看着秃头。

「听不懂吗?骚货,我说让你用你的淫嘴给我口交!」秃头骂道。

小唯眼中的泪水如雨般滑落,秃头拿出电话,拨了一个电话说:「许总,关
于崔小唯的工作有些事需要向您汇报。」

小唯一听,立刻伸手握住了秃头青筋暴露的肉棒,轻启双唇,慢慢靠近那丑
恶的物体。

我看着满脸泪痕的小唯,朱唇缓慢的靠近着肉棒,想到主导这一切的都是我
,而小唯却将用自己的肉体来维护我,我心中微微一痛。

「嗯,是的,就是老赵违反规定之后,提拔为总经理助理的那个女人。」秃
头继续说道。小唯听到这里,闭上双眼,一口含住了他的肉棒。

看着小唯终于吞下秃头的肉棒时,一股由小腹升起的欲火直冲我的头脑,我
看着小唯第一次在完全清醒的状态下,为老公以外的男人口交,刚才的情绪消失
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兴奋,肉棒也慢慢的坚挺起来。

小唯很卖力的用嘴套弄着,秃头感受着包裹肉棒的温润,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继续说:「是的,我觉得她很不错,工作能力很强,很能干,完全可以胜任这份
工作。」

说到「能干」时,秃头挺了一下腰:「嗯,是,好,没问题,好的,许总。
」接着秃头按着小唯的头,挂掉了电话。

「呜……喔喔……这就对了嘛,以后照常上班……喔……用力吸……这事就
这样,不过你有其他想法的话……」秃头说道。

小唯听了更加卖力的套弄起肉棒,秃头对她的顺从很满意,看着自己的肉棒
在小唯的淫嘴中进出,一手伸到小唯腿间隔着丝袜和内裤抠挖,一手伸到她脑后
,对着我做出OK的手势。

我看着秃头在小唯腿间的动作,逐渐听到小唯嘴里开始发出极力克制但轻微
的呜咽。

秃头听了凑到小唯耳边说:「骚货,是不是想要了?」小唯依旧不说话,只
是继续套弄他的肉棒。

「哦?看来只能交给公司处理了。」

听到秃头这么说,小唯立刻吐出肉棒说:「徐经理,别……我…我想要……


「想要什么?」

「想要……想要你干我……」

「用什么干你?干你哪里?」秃头步步紧逼,「我听不懂啊。」

小唯哀求道:「别这样……求求你…徐经理……直接来吧……」

「说!」秃头提高了声音说道,「说想要我的肉棒肏你的骚逼!干你的浪穴
!」

再也无法克制秃头对她的羞辱,小唯哭着喊道:「我想要你的肉棒肏我的骚
逼!干我的浪穴!」说完小唯捂着脸放声痛哭。

接着秃头将小唯的丝袜和内裤褪了下来,用女上男下体位,将肉棒插入小唯
的淫穴中。感受到肉棒的插入,小唯的泪水再一次涌出。

尽管心里在不停的抵抗,但肉体的快感越来越强烈,紧闭的双唇终于开启,
在奸淫中发出屈辱的呻吟。

这一刻,我仿佛听到小唯心中最后的尊严发出支离破碎的声音。

小唯跨坐在秃头身上,淫穴不停的吞吐着肉棒,在秃头的肏干下,小唯逐渐
迷失在了无边的肉欲之中。

小唯被秃头肏得发出阵阵浪叫,秃头则解开她胸前的纽扣,将头埋在了双乳
之间。

「用力……啊啊啊……徐经理……用力……哦…哦哦……肏我的…我的骚逼
……」淫语不停的从小唯的口中吐出。

秃头大力猛肏着小唯,手指也插入她的菊门不停的抠挖。

「哦……别…别弄我的菊门……唔嗯……脏…快…哦哦哦……快拿出来……
」小唯承受着奸淫中无力的说道。

「什么菊门?是屁眼!我就是要玩弄你的屁眼!」秃头抓住一切机会用尽一
切方法摧毁着小唯的道德防线。

「啊啊……屁眼……不要……不要……」小唯依旧徒劳的反抗着,这时秃头
猛的加大了抽插力度,小唯感受着突如其来的强烈快感,一下抱住他的头,将秃
头紧紧的压在自己的淫乳之间。

秃头在一阵猛烈的肏干后,突然将肉棒从淫穴中抽出,一下插入了小唯的菊
门,经过这几个月的开发,淫靡的菊门早已十分敏感,在这突然的插入中,小唯
浪叫着到达了高潮。

「啊啊啊啊啊……屁眼…屁眼好舒服……唔哦哦哦哦哦………」

「骚货,被老公以外的男人而且是自己的上司,肏着屁眼到了高潮,真是个
天生的婊子!」

「骚货……婊子……啊啊啊……」小唯在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攻势下,失神的
重复着秃头的话语。

秃头不停的在小唯的淫穴和菊门间来回抽插,猛烈的肏弄着,最后怒吼着,
在已经被数次高潮弄到浑身瘫软的小唯那淫靡的的菊门中爆了浆。

接着秃头抽入肉棒,任由小唯瘫倒在沙发上,起身用小唯的淫嘴将肉棒清理
干净,然后在她雪白的玉臀上用力一拍说:「快去清理干净!」

柔嫩的肉体立刻浮现出五个指印,小唯在痛感的刺激下,挣扎着起身,菊门
内的浓精随着她的动作流淌了出来,担心精液继续滑落,小唯赶紧穿上内裤和丝
袜,起身推门去了洗手间。

秃头看着小唯走了出去,拿起了电话,而我也收到了秃头发来的短信:「老
弟,搞定了,你那边如何,看的过瘾吧!」

我看着短信,问了一句:「不错,还行,不过你们动静那么大,不会有问题
吧?」

「没问题,我们这个行业,每个办公室的隔音效果都很好,不管发生什么,
隔壁都不会听到。」秃头回复说。

我看了看,回复了一个「好」,就把手机扔到了一边。

过了一会儿小唯回来了,秃头示意让她过去,接着说:「发个信息给你老公
,就说今晚有应酬,很晚才能回去,让他不用担心。」

小唯听了,默默的拿出电话,给我发送了信息,收到我回复后,秃头说:「
今晚就我们俩去吃饭吧,不过嘛,你过来,把裙子撩起来。」小唯依旧一声不吭
,走到了秃头面前,将裙子褪到腰际。

秃头从桌上拿过剪刀,将内裤的两边剪断,然后又解开小唯的衬衣,将文胸
也剪掉,扯了出来扔到垃圾桶后说:「以后上班不能穿内衣。」

「是……」小唯回应道。

「好了,我出去一下,你继续工作吧。」说着秃头走出了办公室,同时给我
发了信息让我下班后赶到他们公司楼下。

小唯回到座位,呆呆的愣了好久,然后趴在桌上痛哭。过了一会儿,小唯拿
出电话,紧接着我电话屏幕一黑,接着跳到了来电显示界面,但马上就被掐断了
,我看到是小唯打来的,我又打了回去,但小唯掐断了。

接着我收到小唯的信息:「老公,我在开会,刚才是不小心按到了。」

「好的,乖老婆加油!」我回复道,小唯看了又趴在桌上哭了起来。过了好
久,小唯才平复了心情,强打精神开始工作。

过了一会儿秃头开门回来,锁上门,对着小唯拿出个袋子说:「骚货,给你
准备了好东西,来打开看看。」小唯走了过去打开一看,俏脸刷的一下变得雪白


「拿出来。」秃头说道,随着小唯的动作,我看到了里边的东西,其中有这
几个月来一直使用的贞操带,一根硕大的假肉棒,一袋跳蛋,最后是一捆黑色的
皮质带子,我没看清是什么东西。

接着秃头拿起贞操带说道:「穿上吧。」小唯听了颤抖着拉起裙子,准备脱
下裤袜。

「不用脱,直接穿。」小唯听了一愣,秃头见了又说:「听明白了吗?就这
样直接穿,让那两根淫具隔着裤袜插进去。」

呆立了一会儿,小唯脱掉高跟鞋,一双丝腿穿过,尝试着完成秃头的要求。

但是由于丝袜的弹性,两根淫具的插入非常困难,但是感受到两个肉洞中巨
大的摩擦力,小唯的下体逐渐开始流出淫水。借着淫水的润滑,淫具慢慢的插入
两个骚穴中。

小唯终于在不懈努力下,隔着裤袜将贞操带穿戴完毕,秃头则过来将其锁好
,然后让她将衬衣与短裙脱掉,接着将那捆皮质的带子穿戴在小唯身上,这时我
才看清,原来是一套拘束带。

这套拘束带的样式设计非常简便,只需将脖子、后背、腰部、股间的带子扣
在一起,就是龟甲缚的模样。

只见秃头先将小唯脖子后方的带子扣在一起,接着将一对淫乳穿过胸前部位
的圆形空洞,然后把后背的带子扣好,接着是腰部,最后在处理股间的带子时,
秃头很用力的拉了拉,让它更加紧密的贴合小唯的淫穴,然后固定在腰部,这个
动作让小唯不禁发出了一声娇喘。

「转一圈看看,」秃头满意的看着眼前淫荡的肉体说道,「不错,简直是完
美!」

随着小唯展示束缚自己的拘束带,我看到她一双淫乳根部被带子勒住,显得
更加挺拔,股间的带子紧紧的压着淫穴,后边则深陷在臀缝中,让贞操带内淫具
的插入始终保持最深的程度。

秃头示意小唯穿回衣物说:「好了,工作吧!」

小唯由于拘束带的原因,只能非常挺拔的坐着,这姿势更凸显了胸部,原本
就已紧绷的衬衣明显凸起了两个淫靡的圆点。

一直到下班时间,小唯都保持着这个装扮,秃头则不时的调整她体内淫具的
功率,时大时小,小唯早已被玩弄到神情迷离。

我一边往他们公司赶,一边继续通过屏幕看着。

我到了楼下后给秃头发了信息,秃头拿起电话一看说:「骚货,走吧,去吃
饭。」

正要出门,突然秃头好像想到了:「等等,先给我吸出来。」说着坐到沙发
上,小唯则趴在她腿间,淫嘴不停套弄,最终让秃头爆浆在了嘴里。

「乖,别吞,吐到手上。」秃头起身拉好拉链,然后脱下小唯的高跟鞋说,
「均匀的涂抹在你的脚底。」

小唯听了只能照做,秃头则将鼻子埋在高跟鞋里,一边感受着鞋中残留的淫
脚气息,一边看着小唯顺从的执行自己的要求。

之后一双淫脚又放回了高跟鞋中,本来由于拘束带的原因小唯走路就很困难
了,现在足底全是浓精,行走起来异常湿滑,只能挽着秃头的手臂,整个人挂在
他身上,由他带着走。

他们关了灯,走出了办公室,我手中电话屏幕一黑,就在街对面远远的等着
。不一会儿就见到小唯紧紧挽着秃头,和他一起走出了大楼,不知情的人肯定会
以为他们是一对感情深厚的夫妻,想到这里我不禁有了一点醋意。

我继续尾随着他们,直到秃头带着小唯来到一个路边摊坐下,我则找了个小
唯背对的桌子也坐了下去。

这个路边摊的东西都是价格便宜而量又很足的,所以来吃晚饭的人大都是附
近工地的民工。在一个几乎全是男人的环境里,小唯一下就受到了众人的注视。

这里桌椅很矮,小唯要保持挺拔的坐姿,又不想被人看到裙下的春光,只能
紧闭大腿,那姿势几乎快和网上流行的鸭子坐相似了。

为了保持这个姿势,小唯的脚后跟从高跟鞋中露了出来,足底的精液痕迹也
被周围的人发现,很快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个气质OL的淫荡丝脚涂满了浓精
,议论声渐渐大了起来。

「看那个女的,好骚!」

「是啊,这么漂亮,没想到这么淫荡!」

「你们说,该不是鸡吧?」

「哎?不一定哦,很有可能!」

「肏,真想干她!」

「看那腿,真想射她丝袜上!」

「那你肏腿,我去肏她的逼,射爆她的骚逼!」

我可以肯定小唯听到了周围人对她的议论,所有的污言秽语都在强奸着她的
耳朵,而秃头也在这时将淫具的功率调到了最大。

「啊……」突如其来的强烈快感,让一直压抑着的小唯短暂的失神,一声轻
微但淫荡的叫声从小唯的嘴里发了出来。四周瞬间安静了,小唯则一脸绯红的低
着头,在快感的刺激下,臌胀的衬衣胸部两个凸点越来越明显。周围的议论声再
一次响起,而且声音越来越大。

「肏,是我听错了吗?你们听到没?」

「听到了,真他妈骚!浪货!」

「你们看,她的乳头硬了!」

「妈的,真想把精液射满她全身!」

「这骚货肯定是鸡!不知道多少钱才能肏到!」

「你别想了,你看她的穿着,还有对面那个男的,这是我们能肏到的?」

「算了,等下还是去那家鸡店吧,五十元就能泄个火!」

「哎?她应该听到我们说话了吧,还能坐在这吃饭?而且这种地方是他们看
得起的?故意的吧?」

「真他妈是个淫贱的骚货!」

在四周无数人的视奸和语言侮辱中,小唯感到无比屈辱,而敏感的身体却渴
求着被侵犯,只见她草草的吃了点东西,小声对秃头说了什么。

秃头听了说了声「等等」然后拿出电话给我发了信息:「哈哈哈,小唯说她
忍不住了,主动求我快找个地方把她肏到高潮!老弟,你先回家吧,今晚我就在
办公室给你做直播!」

我赶快付了钱走到一边,打了个车回家,秃头看我离开后则带着小唯回了办
公室,我一直注意着手机,很快就看到办公室灯亮了起来。

小唯一进门就倒在沙发上,压抑的欲望一下爆发,各种淫声浪语浪传进我的
耳朵:「徐经理……哦哦哦……给我……我要……我要高潮……干我……」秃头
锁上门,一脸淫笑的脱下了裤子,肏干着小唯的淫嘴。

估计刚才路边摊的情景让秃头也是压抑了很久,不多时便在她的嘴中射出了
第一炮,而我看见小唯非常主动的将浓精一滴不落的全部吞掉。

接着秃头一边休息一边换着花样玩弄的小唯,他先将小唯股间的拘束带解开
,接着取下了贞操带,裤袜依然留在小唯的两个淫穴中没有褪出来。

秃头立刻将那根硕大的假肉棒插入了小唯的淫穴抽插起来,另一只手则将跳
蛋一颗颗放进她的菊门中,我心里默数着,当最后一粒跳蛋放进去时,小唯的菊
门里已经放入了整整十颗!

如果不是几个月对她菊门的开发,这十颗跳蛋肯定会撑爆小唯的菊门!

看着眼前淫荡扭动的肉体,秃头将十颗跳蛋全部跳到了最大功率,同时加快
了手上抽插的力度。

一瞬间巨大的快感充满了小唯的身体,她全身肌肉紧绷,发出了一声高亢的
浪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淫穴和菊门强烈收缩,将假肉棒及十颗跳蛋
全部挤出了体外,同时淫穴「噗嗤噗嗤」的大量喷射的阴精。

秃头看着在高潮中抽搐的小唯,甩了甩酸软的手,扶起小唯靠在他身上,吮
吸着她无力垂在嘴角的香舌。在休息了半小时之后,秃头则开始了对小唯新一轮
的奸淫。

秃头不停的变换着姿势,用一真一假两根肉棒轮流肏干着小唯的三个肉洞,
淫穴和菊门内的裤袜在一次次的抽插中,深深进入小唯体内,而小唯也是高潮不
断。

这一夜的疯狂一直持续到临近午夜,秃头才将小唯送回家。

小唯到家后,直接进了浴室,拼命的清洗自己的身体,而我则继续躺在床上
,挺立着肉棒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一个小时后,小唯才走出浴室擦干了身体
,背对着我躺在床上。

我看着小唯的玉背,看着她双肩轻微的耸动,我从背后抱住她,小唯浑身一
震,接着我抬手摸了摸她的脸庞,全是泪水。

我正想说点什么,小唯一下翻转过来,跨坐在我身上,肉穴主动吞下了我的
肉棒,玉臀不停扭动。

我坐起身来,双手捧着那满是泪痕的精致脸庞问道:「老婆,怎么了,发生
了什么事?别怕,告诉我。」

小唯没说话,将头靠在我肩上,泪水不停的流淌。

这一刻我无比的后悔:「是工作的事吗?没事,大不了不干了,别怕,下周
就去辞职!」

「不……没…没事的……老公……」小唯一边抽泣一边哽咽着说,接着小唯
的腰又扭了起来,「老公,我爱你,呜呜呜……我爱你……」

看着小唯奋力扭动着蛮腰,同时放声大哭,我心里难过万分。

「停下吧,老婆,」说着我制止了小唯的动作,让她轻轻放倒在床上,「我
来吧。」说完,我开始慢慢的抽插起来。

随着小唯情绪逐渐平复,我紧紧的抱着她,在她耳边说:「老婆,我永远爱
你!」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