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辱残爱】(16)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十六章三人同处密室

老金一手提着冰漪的足踝放到自己肩头,一手揽住冰漪的肩膀,下身的动作
未停过半秒。

「小妖精,你……你好紧……水好足……好滑……」

「不要……哼……不说说下去……哼……」

冰漪此时已经完完全全任老金摆布,巨大的快感让她无法思索自己身在何处,
在做什么。

就在两人都快要丢身的时候,老金突然从冰漪体内拔出自己的家伙,他将冰
漪的身子重重在地上一丢。

「啊……」

这突然的空虚感让冰漪无所适从,她被丢在地上,身子仍然在不住蜷缩颤抖
着,她禁不住用受伤的手指想去碰触还在汩汩流出爱液的下身肉缝。

乌黑的长发铺满地板,趁着肌肤胜雪的冰漪的完美的酮体,她一腿蜷着支撑
在地板上,一腿平放,下身夹紧,一只小手不住在自己小穴周围想要摩擦。

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冰漪身上,谁也没发现,老金挺着巨大的阳物,站在莫
辰爵身前,手上拿着之前那老汉丢在地上的手杖。

「莫辰爵,想不到,你也有今天。」

老金眼睛里的仇恨是显而易见的。

他鄙夷地看着地上被自己弄得凌乱不堪的冰漪,胜利似的对着莫辰爵讥笑。

「看着你的小美人被我这样欺辱,是不是心里很不好过?好心疼?」

而莫辰爵丝毫不畏惧地迎着他的目光,眸子里有心痛,有痛苦,也有不屈服。

老金看着莫辰爵依旧冷酷倔强的目光,不由得竟生出意思惧意。

「到现在还在逞能,看我好好收拾你!」

他抬起手杖,一下子就狠狠打在莫辰爵的肩膀上。

而莫辰爵,之前本就被老金用鞭子抽打到遍体鳞伤,衣服都破损不堪,血迹
点点。

这时候,实木的手杖,配上老金复仇一般的手劲,大家都注意到,老金的杖
子打到莫辰爵的身上,莫辰爵额上痛到汗珠滚落。

但是,他仍然咬牙挺着,一声不吭。

老金仿佛恼羞成怒一般,继续将手杖毫不留情地如雨点一般打在莫辰爵身上。

而莫辰爵吃着这一杖一仗的痛打,英俊的面孔显得更加坚毅,眼神更加凌厉,
疼痛沁出的汗水已经让他汗水不断往下滚落。

老金不分部位地乱打一气,终于,在他对莫辰爵腹部用力一击之后,莫辰爵
的嘴角流出一股鲜红的血。

「看你还逞不逞强!」

老金继续用手杖抽打他,用力抽打他的膝盖、双腿……终于,他打到满身大
汗,手杖一个没握住,当啷一声掉在地上。

冰漪这时候才从意识模糊中稍微清醒一些。

她转头,望向自己身盼的两个人,不由得呆住。

莫辰爵浑身是伤,他满身是血迹,但是深邃漆黑的眸子还是坚定的,威严的。

「先生,先生……你怎么……怎么被打成这样……」

冰漪拼命想要伸手去够到莫辰爵,她想要爬到他的身边,但是自己给折磨得
不剩一丝力气。

老金恼羞成怒一般,除下莫辰爵口里塞着的布团。

「先生……」冰漪的眼中大颗泪水滚落,她向莫辰爵伸着她满是血迹的小手。

「冰漪,你怎么样?」莫辰爵终于能够开口说话,他满是关切。

「我……我没关系……先生,你是不是……是不是好痛……」

「我不痛……你的手怎么样?」

没等听到冰漪答话,只见老金又捞起黑色长皮鞭,不住地向莫辰爵抽打着。

「竟敢在我面前调情?一对gou男女!明明是我先占有了她!她是我一个
人的!」

「不……不……求你……求你……不要再打他……不要……」

冰漪不住哀求。

「冰漪……不……不要……求他……」

莫辰爵挺直身子,一下下受着老金的抽打,薄唇紧闭,目光冷森森地让人害
怕。

「都散了都散了!」

老金转而将手中的鞭子抽向观众席的男人们,大家看老金如一头猛兽一般发
狂发怒,都大气不敢出,纷纷退场,临走都不住扭头去看还伏在台上、圣洁冰清
的冰漪。

老金赶散了所有人,场子内就剩下他们三人。

冰漪的声声哀求,一点没有让他心软,反而,她的哀求,让他越发妒火中烧。

莫辰爵已经被他打到就算松绑也丝毫没有了还手力气,而冰漪,更是柔弱不
堪。

他把两个人蒙起眼睛,装上自己的报废汽车,急匆匆离去。

莫辰爵醒转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背部紧贴着一面墙,双手、双脚都被镣铐铐
得死死的,浑身都痛,上衣被扒光,只剩下一条小裤。

他精壮的身子上,布满伤痕。

室内灯光如豆。

四壁上,墙壁斑驳,挂满了各种用具跟绳索,光拶指,就有十来副,不同颜
色,不同质地。

屋内黑暗、潮湿,他过了好一阵,才发现被绳子捆住的冰漪。

她还在沉沉的睡着,乌发散了一地,双手双脚被红色绳子捆着,全身赤裸。

「不要……不要再折磨我……」

「不要……不要打我的先生……」

她连在梦中,都是惊惧的,担心的,哭泣的。

「我们的莫大总裁醒了?」

老金让人不悦的话音响起,他不知从哪个角落走出来,开了一盏灯。

他推来一张木桶,里面热气袅袅,然后,他走到冰漪身旁,将她抱起。

「不要碰她!」莫辰爵声音冰冷。

老金转头看他一眼,随后就低头用厚嘴唇吻了一下冰漪的樱唇。

「嗯……」冰漪被他嘴巴上的坚硬胡茬刺痛,悠悠醒转。

「先生……」老金的脸背对着光,她开始没有看清,又将他认成了莫辰爵。

老金听到这句温柔无限的称呼,醋意大生,没好气的说,

「对,我就是你的先生。」

「不,不!你不是!」

冰漪这时候看清了老金满是横肉的麻脸,恐惧地想要挣扎着离开他的环抱。

老金再次低头,厚唇一下子吸住了冰漪的柔软的小嘴巴,强硬的舌掘开她反
抗的粉嫩唇瓣,直接与她湿湿的小舌头缠绕在一起。

「嗯……」冰漪在他的攻势下,不住想要逃开,但是老金将她吻得太紧太深。

「姓金的,你放开她!」莫辰爵像一头野兽般,他愤怒着,又无计可施。

他眼睁睁地看着老金将冰漪吻住,津液相交,老金不断地吸吮着冰漪因为他
太过蛮横的吻而留出来的香涎。

「好香,小妖精,你好香。」

不知过了多久,老金才舍得将冰漪的唇放开,而冰漪经过这番强吻,胸脯一
起一伏地大口呼吸着。

「来,我们洗香香,我这只木桶,为你准备了好多好多年了。」

老金将她慢慢放入了木桶中,仍然不肯替她松绑手臂跟脚踝。

木桶中不知被老金放了什么精油还是香料一样,香得异乎寻常。

「不要……」冰漪坐在木桶中,老金开始拿热毛巾替她擦身。

「不要……不……」

她周身赤裸,在先生面前,被这个男人侵犯接近,实在是羞得无以复加。

「先生……不要看……」她羞得低下头去。

「这样都觉得羞,那么,你刚刚,不是还赞我好大、插得好深么。」

老金的脸上满是得意。

「不……不……」冰漪更加羞耻。

「手指是不是好痛?」

老金握住她一对被绑住的小手,十根手指微微红肿,留着拶指酷刑的痕迹。

「……」冰漪低头不语。

「我就是喜欢你这样羞涩无辜的样子。」

老金拿来一管药膏,在冰漪的十根手指上轻轻擦着。

「痛……」被触到伤口,冰漪不禁小声呻吟出来。

「禽兽,你不要碰她!」莫辰爵怒吼。

老金仿佛没听到一样,慢慢抹匀药膏,再一寸寸小心地替冰漪擦着身子。

「这肌肤,当真是吹弹可破……可真便宜了莫辰爵这小子,不然,处子之身,
当然怎么也是要留给我的……」

老金肆无忌惮地盯着冰漪光滑的酮体,满脸淫意。

老金的手每抚到一处,冰漪的身子都是恐惧地一颤。

「不要……」她害怕地一动不敢动。

老金为她擦完身子,提起了她被绑住的一对小脚。

「哼,这对小脚,我到现在才总算看清楚真面目。之前,你小时候,我不知
道想像了多少次,梦到了多少次,不过,总算还是看到了,摸到了。」

他猥琐地说。

「不……」冰漪小声抗拒。

老金将一对小脚捧在手心,反复赏玩,那晶莹光洁的脚趾,完美的足弓,脂
腻嫩滑的肌肤……

这女人,好像有妖法一般,有着分分钟都能让他心脏病发作的美丽。

他看着看着,终于忍不住,开始凑上臭嘴,一根根舔着她的脚趾头,连趾缝
也不放过。

「不要……不……住手……」

冰漪好羞,想要将脚抽离他的手心,却被撅得紧紧的。

老金一根根舔吃着,最后干脆将冰漪整个玉足的五根脚趾都塞在自己的口中,
用舌头不住慰藉舔舐。

「不……哼……」

冰漪终于受不住攻势,木桶中的奇异花香,让她有种错觉,身子有些热热的,
她被无数次调教过的身子,也敏感地吃不住老金这样的逗弄。

「金……金师傅……哼……不……不……」

她开始略微喘息粗重。

「姓金的,你放开她!你要做什么冲我来!是我派人打断你的腿,你什么都
冲我来!」

莫辰爵嘶吼着,声音沙哑。

一听到平生最痛心的断腿,老金停住了对冰漪小脚的吻,从墙上挑了一根鞭
子,伸手就冲莫辰爵狠狠一鞭抽过去。

莫辰爵英俊无比的脸上,只是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他仍然不肯示弱,不肯发
出一点声音。

一鞭下去,叠在旧伤口上,是那么醒目。

「不要打他!我愿意……」

冰漪看莫辰爵被鞭打,哭腔喊道。

老金转头看着浑身赤裸、美到有光环的冰漪,她小脸被水气熏得略略粉色,
发丝湿润,贴在鬓边,饱满的胸脯,玉脂凝肌……

「我知道,惹上了莫大总裁,我以后都没有好日子过了,连命留得住留不住
都是个问题。所以,我今天,会把这么多年积压的委屈,全部都用在你身上。」

老金支好一个三脚架,上面放上一个老旧的摄像机。

「你……你要做什么……」冰漪看着他要录像的架势,小声地问。



我要把咱们二人的欢愉全部录下来,供我以后慢慢看,慢慢回忆。「

「不……」

老金将冰漪抱出木桶,替她擦干身子。

他打开一个旧皮箱,里面全都是崭新的女子服饰。

老金犹豫了好一阵子。

「就穿这件吧。」

他拿出一件红色绸缎衣服,又是古代服饰,为冰漪穿上。

里面,给她穿上一件红色绸子小衣。

「今天,你就是我的新娘。」

老金捏着冰漪的下巴,悠悠地说道。

「你休想!」莫辰爵又在大喊。

「不……」冰漪被像洋娃娃一样地穿好衣服,满身的大红色,称得她的小脸
更加美丽。

老金用红绸带将她的长发束起,又在她鬓边插了一朵红色珠花。

「真美,真美。」

老金将冰漪的绝美小脸转向灯光,肆无忌惮地欣赏着。

「不……」冰漪的脸上点点泪痕。

「我今天,要行使我做丈夫的权利。」

「不要……」冰漪摇头,满是恐惧。

「不要再说不!不要再拒绝我!否则,」

老金狠狠捏着她的下巴,「否则,你说一声不要,我就会抽他一鞭!」

老金指向莫辰爵。

「我……」冰漪好为难,好羞耻。

她含满泪水的眼镜,望向莫辰爵。

他的眼睛中,盛满了那么多的痛心。

老金将冰漪松绑了,还不忘恐吓着:

「如果,你敢耍什么花样,小心我将莫辰爵打死。」

「喊我相公。喊我金相公。」

「我……我……」冰漪又是满脸委屈地看着莫辰爵。

「啪!」老金重重地扇了冰漪一个耳光,她一边的小脸顿时红了起来。

「啊……」

「快喊!不然,你的莫大总裁有苦头吃了。」

老金目光投向了地上的皮鞭。

「冰漪,不要听他的!」莫辰爵重重地喊。

「我……我……」冰漪话声低低,她看看莫辰爵遍身伤痕,又看看恶狠狠的
老金,左右为难,但终于,还是如蚊子一般的小声叫出来:

「相……相公……金……金相公……」冰漪羞耻至极。

「哈哈哈,好,真好听!真好听!」老金变态地大笑起来。

「现在,叫我官人!」老金得寸进尺。

「官……官人……」冰漪头低得更低。

「跪下!」老金吩咐。

冰漪顺从地跪下去。

「给你的官人脱掉鞋袜,替他用嘴巴洗脚。」

「我……我不想……」冰漪摇头。

老金不由分说,一把拾起鞭子,狠狠向莫辰爵的腿上抽下去。

「不要!不要再打他!我做,我做就是……」冰漪连忙依从。

「冰漪,不要做……不要……」莫辰爵挨完一下痛鞭,显然在强忍着。

「说,冰漪为官人脱鞋舔脚!」老金重新坐下,吩咐着。

「冰漪……冰漪为……为……官人……脱鞋……舔脚……」冰漪泪水连连。

她小心地用还在剧痛无比的双手,抬起老金笨重的硬靴,解开鞋带,除下鞋
子,一阵恶臭扑面而来,让她几乎要呕吐。

她继续强忍着给老金脱下袜子,他那双粗宽的大脚,还没等她反映过来,便
强行向她口唇塞去。

「嗯……」冰漪忍受着,将老金的大脚抱在怀中,为他一根根地舔着脚趾。

老金的脚,当然故意贴得离冰漪的胸脯好近好近,不断摩擦着她胸前的嫩果。

「哼……」软嫩湿糥的小舌头,一点点地清理着老金的脚趾,让老金下身迅
速坚硬起来。

他看着跪在自己身下,替自己顺从无比地舔着脚趾的冰漪,这个自己梦了这
么多年的小仙女,几乎要兴奋地射出来。

「好了好了,娘子。」

老金示意冰漪停下来,「我们,来喝一杯交杯酒。」

他指指放在旁边桌子上的两杯酒。

「冰漪,不要喝!」

而冰漪从老金的目光中读出来,如果自己不顺从,那么,先生,又将是面对
一对拷打。

「是。」她顺从地,接过老金递过来的酒杯,双臂交叉,一杯厉烈的交杯酒
下肚。

冰漪顿时觉得头好晕。

「来,咱们再喝一杯。」老金坏笑着,又斟满一杯酒,这次,他自己不再喝,
光是往冰漪樱口中强灌。

「冰漪,不要喝!」

但冰漪已经被老金捏着小鼻子又灌进了一杯。

「来,我再喂你一杯。」

老金再斟满一杯,自己先含进口中,随后,用大嘴覆住冰漪的小嘴,用力冲
开她的软唇,将自己口中的烈酒灌进了冰漪的口中。

「不……」冰漪软弱无力地推着老金。

酒的劲头很大,三大杯下去,她头晕无力,连视线都是略略模糊了。

「你不乖,喊了不字,我只好打你的莫先生了。」

老金一手抱着已经瘫软无力、双颊绯红的冰漪,一手用鞭子狠狠抽了莫辰爵
一鞭。

「嗯……不要打……不要打他……我……我什么……什么都听你的……」

冰漪意识混乱,眼神开始朦胧起来。

「冰漪,他喂你喝了迷药,一定要挺住!」

莫辰爵的声音,低沉沙哑,他甚至不知道,此刻失掉一半意识的冰漪,是否
还能听得到他的话。

「这里……好热……」

冰漪半眯着眼睛,她隐忍圣洁的气质,配上此刻体内仿佛有火在燃烧的欲望,
让人想要一下子冲破她。

「小仙女,小美人……如果觉得热,那就脱掉衣服……」

「我……我会好羞……」冰漪的身子滚烫似火,她不断伸出小舌头来轻舔着
自己干裂的唇,整个人已经瘫软在老金的怀中。

「要不要我替你脱衣服?」老金不怀好意。

「那样好……好羞……我……我好热……」她瑟缩在老金怀中,双颊绯红。

「这小妖精,这样经不起诱惑。」

老金试着将她胸前的衣带缓缓解开,将一边的领口褪去,冰漪右边的大片雪
肩立刻裸露出来。

「哼……好……好热……」她绯红的小脸蛋,配上裸露的香肩,如果不是小
小的亵衣遮挡,她半边的胸脯也要露了出来。

「要不要官人将你的左边衣服也褪下来呢?」

「这……这……」冰漪燥热难当,没有拒绝,就是默认。

「哈哈哈……官人来替你解热。」

说罢,老金将她左边肩头也裸露出来。再将衣服褪下到腰间的部位,这样,
冰漪的两片雪肩、两条光洁的手臂都裸露出来。

「好热……好……好痒……我……」冰漪半眯着眼睛,向老金求救似的望着。

「这小妖精,好会诱惑人!」

「冰漪,你醒一醒!不要上当!」莫辰爵痛心地喊着。

「她被灌了那么多迷药,恐怕一时三刻是醒不来了呢。」

老金得意洋洋地看着莫辰爵,又转过头来看着怀里如花似玉的绝世美人。

「好热……好痒……我……快……快要……」

冰漪的一双小手开始在自己身上抚摸,她连指尖的痛都忘却了。

「你还记不记得,莫辰爵是谁?」

「是……他是我……我的先生……他……他要了我……在……在我十八岁那
天……」冰漪思维混乱。

「他是怎么要了你?」老金妒火中烧。

「他……他把我……把我绑在床上……就那么……那么……进入我……要了
我……」

「莫辰爵的那东西,大不大?」老金继续逼问。

「先生的……我……我不能说……好羞……」冰漪轻轻摇头。

她觉得好热好热,一条修长玉腿,开始躁动不安地偷偷从衣襟下摆中伸出来,
穿着红色绣花鞋的小脚,慢慢地跟地面摩擦着,仿佛想要缓解身子的不适。

「那我的东西大,还是姓莫的东西大?」

「我……我……」冰漪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呻吟着。

老金看到她美得摄人心魄的腿自己伸出来,不禁将大手搭了上去。

他凉凉的大手放上冰漪的大腿,反而让冰漪觉得好舒服。

「嗯……」老金不住地来回抚摸她的光洁大腿,惹得冰漪一阵阵娇吟。

「你想不想,被我这样一直摸?」

「不……不可以……我是……我是先生的……」

话音刚落,冰漪就听到啪得一声鞭响。

「你坏了规矩,我说过,你说一个不字,你的先生就要受我一鞭。」

冰漪被迫望着已经快要痛得昏过去的莫辰爵,他浑身是血,遍体是鞭伤。

「冰漪,不要……不要从了他……别……别管我……」莫辰爵艰难地说。

「我不要你死……别再打他……」冰漪伸手去够莫辰爵,却被老金拦腰扛了
起来。

「只有你用你自己的身子,才能救你的先生。」

「可……可我……」

老金抱住冰漪的纤腰,轻声问:「你想不想让我绑着你?」

听到要绑自己,冰漪不知为什么身体内又多了一份兴奋。

「我……」

又一次,没哟拒绝就是默许。

老金嘿嘿地笑了两声,找来一大段红绳子,将刚才的木桶里又加满热水,铺
上透着缝隙的木板,这样,热热的水汽慢慢浮上来。

老金将冰漪抱上这个临时搭的台子,用红绳子将她穿着绣鞋的小脚固定在两
端,这样,冰漪的双腿自然被分开。然后,老金又将她的手分别捆在她的脚踝之
上。

冰漪丝毫动弹不得。

「恩……」

她本来周身燥热,这样,受了身下木桶里滚烫水汽的熏蒸,她更加浑身气血
翻腾。

「快……快要……受不了……」

冰漪不住地扭动着身子,想要逃开这水汽的折磨,但她的动作,半遮半露的
衣裳,只能让老金的兽欲更加一分。

「想不想,让我脱掉你的裙子,让双腿解脱出来?」

「哼……嗯……」

老金得到了默许,解开了冰漪腰带,除去了她的红色绸缎衣裳。

冰漪此刻只着一件红色缎子肚兜跟一双绣鞋,她的粉色肉缝,此刻是大开着,
老金能够清楚看到,里面湿润亮泽,透明的汁水快要溢出来。

「敏感的小贱货。」老金摸了摸嘴巴,咽了咽口水。

「空虚不空虚?」老金将粗大的中指伸入了冰漪口中,冰漪干渴的小嘴,立
刻紧紧吸住他的指头,吮吸起来。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条件反射似的这个动作,
有多么羞辱。

「我来喂你水。」老金说着,干脆从刚刚的迷药酒瓶中,噙了大大一口,转
身分开冰漪毫无抵抗力的唇瓣,灌了下去。

「唔唔……这……这是酒……」

「姓金的,你好无耻!」莫辰爵心好痛。

「先生……救我……我……好热……」

冰漪扭过头去,看莫辰爵。

老金手中拿着一根长长羽毛,开始不住地在冰漪各处敏感部位摩挲着。

耳珠,脖颈,锁骨,大腿,肉缝周围……

「嗯……嗯……」冰漪被挑逗地禁不住小声呻吟。

「让你的先生看着你被凌辱,是不是更羞耻呢?」

冰漪意识到莫辰爵在看着自己慢慢沦陷,不禁试图加紧双腿。

「先生……不要看……」

老金却伸手强行再分开了她的双腿,让她粉嫩的小肉缝再次暴露在空气中。

他拿着大羽毛,用细细的顶部,不断在冰漪小穴周围摩擦,拂过,而这样的
逗弄,对于此刻欲望深彻的冰漪来说,简直如同酷刑一般。

「放过我……我……我会受不住……嗯……」

冰漪用力想要夹紧双腿,却又被老金一次又一次地分开,不断用羽毛撩拨着
她最深处的欲望。

她微微睁开眼,眼前一会儿是莫辰爵俊朗无比的脸,一会儿又是老金丑陋不
堪的脸。

「喊我老公,我就帮你脱掉鞋子跟肚兜。」

「好……好羞……」

「那你的身子不再热了?」

老金加紧了手上的动作,一支羽毛被他玩弄得轻巧如蝴蝶般刺激着此刻无比
敏感的冰漪。

「我……哼……」

「说出口啊,说出来,就会凉快很多!」

「老……老公……帮我……哼……帮我脱……哼……」冰漪被老金的羽毛逗
弄地说不下去。

老金解开系在她脖颈后面的肚兜带子,撤掉了整片小衣,又除掉了一双红艳
艳的绣鞋。

冰漪身上,只剩下绑着她的红绳,跟插在鬓边的红色珠花。

「是不是凉快了很多?」老金凑在冰漪的脸庞边,对着她的耳珠轻吹着气。

「不要……我……嗯……」

「看在你这么乖,你的先生又被我打得半死不活的份上,我就不惩罚他了,
绕过你。」

「先……先生……我好热……」

老金盯着她赤裸的胸脯,两只丰满雪峰一起一伏,粉色的乳尖已经兴奋地硬
硬挺着。

「哈。」老金忍不住伸手去揉弄,将小椒乳夹在指头中间,提起,放下,再
提起。

「不要……不要碰……」冰漪嘴巴里喊着不要,却轻轻舔着自己的唇。

「是不是好渴?」老金手上的动作不停。

「好……好渴……唔……」

「你那里,需要不需要水水?」

「好……嗯……好羞人……」

「我把你眼睛蒙上,谁也看不出是你,你也看不到任何人了。这样,就不会
羞了,对不对?」

被欲望烧得失了辨别能力的冰漪,只得点头。

木桶里的洗澡水,其实也被老金加了重剂量的迷药在里面,这时候,都随着
水汽蒸发出来,伸入冰漪的毛孔中,任她自制力再好,也控制不住。

「求你……不要再……再折磨我……」

老金拿了一段红绸布,蒙上冰漪的眼睛,

「这样,你有任何想要的,尽管告诉我,一点也不会羞了。」

而被蒙上眼睛的冰漪,反而又多了一份羞辱跟兴奋。

「我……」

她不停地扭动着身子,绝美的酮体,在袅袅水汽中,越发诱人饱胀。

「我……好渴……」

「哪里渴?」

老金说罢,一只大手伸到了她耻缝之间。

「哦……」

「下面好渴,对不对?」

被蒙住眼睛的冰漪,害羞地点点头。

「你求我好不好?求我舔你下面。」

「这……」

老金又不住地在她的肉缝间蹭来蹭去。

「我……我下面好渴……求你……求你舔我……」

「冰漪……」莫辰爵看着冰漪一点一点沦陷,痛苦万分。

「小乖乖,相公这就来了。」

老金将冰漪的大腿分得更开,他一头扎在了冰漪双腿间,肆无忌惮地舔吃起
她早已湿润的肉缝来,嘴巴里滋咋作响,一忽儿吸住她的小肉豆,一忽儿又将她
的唇瓣舔得左右翻开,一忽儿又移动到下面的小洞里搅弄,而终于受到宠幸的冰
漪,则终于大声地呻吟出来。

「啊……啊……好……好舒服……」

「唔唔……哼……哼……」

「啊啊……唔……嗯嗯……」

得到冰漪赞许肯定的老金,更加卖力地行使着自己此刻作为她「相公」的特
权,他双手将冰漪脂腻的玉足握得紧紧的,舌头不断舔着冰漪的下身,吸着她无
限流出的蜜汁,滋咋有声。

「嗯嗯……啊……」

「哼……我……我快要丢……丢了……嗯……」

「小骚货,好甜。」

老金仰起头,嘴巴上都是冰漪的爱液。

一下子离开了老金的舔弄,冰漪心中更加空虚。她的下身有规律地不断抽动,
显然是被老金舔得无比兴奋。

「没关系,现在谁也看不到你,如果想要,就求我……」

老金不住地用舌逗弄着冰漪的耳珠,轻扫着她的雪颈。

这么美好的女人,浑身都是宝,他真想沉浸在这温柔乡,永世不要醒过来。

「我……我要……」在雨点般的吻的攻势下,冰漪松口求饶。脸上还带着扭
捏羞辱的表情。

「大声些,要叫我什么?」

「相公……官人……我……我要……」冰漪嗫喏着。

老金大笑了几声,将冰漪从水桶的台子上解下来,随即将她双手举过头顶绑
好,再吊到莫辰爵身前。

自己则隔在两人之间,他将两个带着铃铛的乳夹,夹在冰漪的椒乳之上,然
后,将冰漪的修长美腿环绕在自己腰间,自己则直直刺入了她的下身。

「咻」地一声,伴随着铃铛清脆地一声响,他早已胀大的不行的大家伙,就
滑入了冰漪早已汁水泛滥的下身。

「啊………………」冰漪一声无限满足的悠长呻吟,她的身子被老金不断抽
插着,一前一后地有规律的摆动,好听的铃铛声一声一声,更加刺激着欢爱中的
人的欲望。

冰漪因为药物催生空虚已久的身子终于得到了满足,她大声娇吟着,最放纵
的一次,而且,是在自己最爱的人面前。

「啊……啊……啊……好棒……」

「唔唔……好深……再多一些……哼……」

「嗯嗯……好舒服……啊……」

到后来,老金干脆将她放下来,让冰漪伏在自己胸前,自己抱着她的两条仍
环在自己腰间的大腿,一下下不知疲倦地刺入着,深深的,满满的,老金将冰漪
的后背,贴住莫辰爵赤裸的上身,冰漪滑腻湿润的身子,不住地在他身上摩擦着,
她鬓边的珠花此刻已经被剧烈的动作震得掉下去,满头乌发散落腰间,发丝间的
香气不断席卷着莫辰爵……

他下身的饱胀,竟然硬到快要冲破小裤……

「哼……我快……快来了……唔……唔……」

冰漪的蜜臀不断地摩擦着莫辰爵的硕大下身,因为被老金插得太过兴奋,她
不光小穴将老金的下身夹得很紧,连臀瓣也跟着夹得好紧,以至于莫辰爵竟因此
被反复摩擦,也快要丢身射出来。

「嗯嗯……」老金也禁不住呻吟出来一声。

「小妖精,好滑……好紧……水水好多……真不愧……是……是极品……嗯
……」

冰漪的小手,紧紧扒住老金的肩头,用力到嵌入到老金的松肉里面。

看到她被老金这样的人侵犯凌辱,莫辰爵不知怎的多了一分兴奋。

而看到了莫辰爵脸上表情的老金,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

他抱住冰漪,将她身子反过来,扒下了莫辰爵的裤头,莫辰爵硕大无比的阳
物顿时弹了出来,轻轻打在冰漪脸上。

而意识到这个大肉棍就在自己面前,冰漪一下子抓住,将小口凑上去,开始
呼啾呼啾地给莫辰爵舔吃起来。莫辰爵将巨物插到冰漪喉咙最深处,无限享受着
她香香软软的小嘴将自己包得好紧好紧。

而老金,则抬起冰漪的臀瓣,一下子插进去,他啪啪啪地大力撞击着冰漪的
下身……

「嗯嗯嗯……哼……」

「啪啪啪……」

「唔唔……嗯……」

整间房,只剩下三人的吞吐声,抽插声,呻吟声……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