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妍与环的未年初月夜】(12)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妍与环的未年初月夜《十二》

鸡太(莫名其妙):老公,都丙申年了,还来未年初月夜?

小鸡(态度嚣张):老婆,都猴年了,你又还吃鸡?

「啜…」

我亲在环的唇上,跟妻子结婚快一年了,可每次亲这张小嘴,都有种当天在
婚礼上亲她的甜蜜感,美滋滋的叫人不舍得放开。稍稍以舌头撬开她的贝齿,对
方那香舌已急不及待要跟我纠缠。啧啧,虽然是老公,也保持一点矜持好吗?好
老婆。

我俩在这边接吻,强和妍在床上继续夫妻问的床事。妍的口技无须置疑,记
得有一次女孩打趣跟我说,过往在联谊上练得一口妙技,就是为了不想跟那些老
男人做爱,尽量在真枪实弹前已经把对手的兴奋带至高点,以求一插即射。所以
当女人用心跟你口交,千万不要以为她爱上自己的大鸡巴,只纯粹是想把你尽快
解决而已。

妻子看得动情,也没可能在别人家的小走廊就地正法,环跟我吻了一会,挨
在我身继续看真人秀。偷窃好友私隐着是很不该,但强和妍是俊男美女,本身就
很赏心悦目,加上在派对上也一起看过对方,我想他们也不会太介意吧?

妍把肉棒吃得闪闪发亮,直笔地向天朝起,性欲不算强烈的女孩大慨受不了
春潮泛滥,主动要丈夫给她慰藉:「老公,人家受不了,要…」

强撇起嘴角漾出一贯自信笑容,也没难为妻子地给她一个痛快,比男女主角
更兴奋的环回头笑说:「老公,他们要屌了!」

我心想大家不是小孩子了,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可环却没停下的继续问我:
「刚才如果不是我跌下水,今晚屌姐姐的就是你,现在看明明已经到口的大鱼给
别人吃,有什么感想?」

不愧是我家小顽劣,这么问题也可以问丈夫吗?我摸着妻子的头发道:「没
感想,妍本来就是强的老婆,跟他有房事天公地道,是你们胡来吧?」

「骗子,明明就很失望!」环取笑我道,我真心地着她说:「没失望,说实
话刚才看到你哭我心痛死了,现在兴幸没交换,一百个黎卓妍,也抵上不一个邱
宝环。」

环没想到我会说这种话,登时眼露感动的呆了下来,挨在我肩膀道:「泽,
我爱你。」

「我也爱你,环。」我对自己的慰妻技巧感到满意。

妻子抬起头天真的道:「刚才那段话,明天你亲自给姐姐说一遍好吗?」

喔,这些夫妻闲话,不用四处宣扬吧?

不再跟小顽劣胡闹,我以「小心给他们听到」为由暂时闭住她的嘴,视线回
到床上,这时候两人已进入临战状态,妍优雅地躺在睡床,一双雪白修长的美腿
张开,预备给丈夫插入。可就在一触即发之际,强不知在妍的耳边说些什么,惹
得女孩拼命敲打丈夫。

环是好奇宝宝,自然想知道说的是什么,在我耳边问道:「老公,强哥跟姐
姐说什么要打他?」

我没好气说:「你是招风耳也听不到,我有什么理由听到?」

环不满的扁起小嘴继续看戏,只见妍拼命摇头,强则锲而不舍地游说妻子,
劝了一会也许妍是受不了丈夫的烦人,脸带不愿的勉强点一点头。

说服妻子,强兴致勃勃地从床上跃起,往妍的化妆台抽屉中带出两条黑布。

环在我耳边问道:「你说强哥是不是想把姐姐吊起来玩?」

我亦是一同猜测:「妍是不重,但这么小的两只布不够力吧?何况天花也没
有可以吊绳的地方。」

与其去猜,不如由当事人来揭开谜底,强把两条黑布翻开,是晚上睡觉时遮
光用的蒙眼罩。强把一个交给妻子,另一个则自已戴上。

妍亦是脸红红的把眼罩戴上,什么也想试的环跟我说:「原来蒙眼玩爽一点
的吗?我们回家也试试看啰。」

我耸耸肩,没有反对:「那明天去百货公司买两个吧。」

两人都戴上眼罩后,他们又回复刚才的姿势。强阅女无数,跟妍又是一对,
蒙着眼也懂得插屄,但他并不急於插入,只是龟头在妍的屄口撩拨。

「嗯…好痒…来吧…老公…别折磨我了…」妍表现出欲求不满的摇着膝盖,
强淫笑问道:「有这么想要吗?现在谁是你老公了?」

妍咬着下唇不肯回答,强再以龟头撩了两下:「不说没有得舒服啊?」

妍没强的办法,鼓起双颊,不情不愿的小声吐出:「泽…」

我傻了眼,虽然有一段距离,妍的声线也甚小,但很明显听到那是…我的名
字。

环亦是即时回望我,我慌张道:「听错…听错…」

最可恶的是我俩听不清楚还算了,强明明压在妍的身上,也装作没有听到:
「你说谁?我没听见啊?」

妍知道丈夫无耻,这样是满足不了他,像赌气的咬一咬牙,大声说:「泽!

泽是我老公!「

强满意道:「是吗?他是你老公,那我这个跟你拍结婚照的算是什么了?」

「你是二老公,是乌龟王八蛋!」

我瞪大了眼,心想这回真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没想到环却意外地冷静,以
手托着下颔,喃喃自语道:「原来他们在玩角式扮演呢。」

「你?不介意吗?」我试探性问道,环毫不介怀的笑说:「当然不介意,都
说本来今天交换,你是要跟姐姐真做我也不介意,她幻想一下就怎么会生气?」

对呢,环吃醋我跟其他女人,唯独是妍便有免死金牌。接着环又笑道:「何
况我本身也爱玩角式扮演。」

「你也爱玩?」什么时候?跟谁?

环站起来,像跳舞般绕一圈:「是扮演魔法少女,乌啦乌啦乌啦啦,我是魔
法小环?」我慌忙把妻子按下来:「这样大动作你想立刻穿帮吗?」

「喔,是呢。」环伸一伸舌头,完全没理解自己的状况。庆幸里面强和妍正
埋身肉抟,没留意到外面有位超龄魔法少女在变身。

环再次挨在我身看真人秀,强得到了甜头,并没立刻满足妻子,反过来继续
吊她瘾子,以肉棒磨蹭妍的屄口,弄得这平日高雅大方的女神也禁不住欲火焚身
的摇曳着腰肢,急不及待地要得到满足。

「老公?别这样?人家真的受不了?不是说好照你意思便不折磨人的吗?」

妍发出接近哀求的忧怨声音,强淫笑道:「这么快给你便没意思了,难得老
婆今晚这样投入,告诉二老公,刚才你在泽的家做什么了?」

妍知道不顺从丈夫是不能得到满足,没有隐瞒的答道:「没什么?吃晚饭?

洗澡?之后你便打电话来了。「

「就这样简单?没有接吻?洗澡时没有给他服务?」

「亲?亲了一下?没有给他吃?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给他挖了?几下?」

「是挖了哪里?」

「小?小屄屄??」

「嘿嘿,难怪这么想要,原来是给打起了火又没得发泄,那有没高潮?」

「有?有??」

听到二人的说话,环那小八妹的诸事八挂又来了,转头向我问道:「只用手
挖?没有屌?」

「只用手挖!没有屌!」我光明正大地否认。

妍受不了强的吊胃口,把自己挂在其腰边的小腿向内用力推动,以求得到被
肉棒塞满的痛快,强作最后一个条件道:「再叫一次老公,我立刻给你。」

「泽,你是我老公,我要!给我!」

「小淫妇。」强满意一笑,健硕的屁股向前一推,妍那温柔的声线登时发出
不相称的浪叫:「噢!」

「怎样?够爽吧?」

「爽?好爽?泽你操得我好爽?」

「那继续吧!」

抽了第一下,强开始缓慢的活塞动作,以缓慢而每下直插屄底的深重动作满
足妻子。这种插入显然深得女孩欢心,妍大口大口的吸着气,那悠长而愉快的呻
吟表示她是十分享受这根阳具的服务:「啊?啊啊?啊啊??」

强淫笑道:「你自己舒服,也不要忘记满足老公啊。」

妍扁一扁小嘴,带点无奈地重覆刚才的「角式扮演」:「?泽?好粗??

妍妹给你操得好舒服??「

「就这样吗?这样不够啊?」

这时妍已经进入状态,加上今天大慨不是他俩首次玩这种游戏,也没反抗的
顺从强的要求:「我是淫妇?背着二老公给大老公操,但没有办法,你比强好太
多了,我还是喜欢给你操?」

环听到丈夫受讚赏,在我耳边笑说:「姐姐说你比强哥好呢。」

我心里暗爽,装着不作一回事的教训道:「叫床时候说的话又怎可当真。」

强似乎对妍的说话甚为受用,像奖励般把抽插的速度加快,床沿开始发出摇
晃的「叽叽喳喳」,妍被操得胸前那对丰满拔挺的豪乳猛然摇晃,两手撑在丈夫
的胸膛发着淫声浪语:「啊?好舒服?好深?泽你插得我好舒服?啊啊??别?

停?用力点?再用力点??「

两人的激战甚为有劲,但我和环却看得意外地平淡,没想像中兴奋。这是因
为床摆放的位置是背着我俩,偷偷从门隙偷看加上蹲下姿势,实际上看到的并不
多,大部份以脑内补完,加上以前在联谊亦曾看过他们的床戏,失去了新鲜的感
觉。

「原来不怎么好看呢。」男人比女人好色,连我也觉得不外如是,环便更觉
闷了,刚才看到强那根肉棒时的兴奋褪了一半,我心想这正好是撤退时候,乘势
提议道:「既然不好看便走吧,待会给他们发现大家便难堪。」

环是横冲直撞,但也懂得这基本道理,好看大戏还值得冒险,闷戏便没有意
思了。可就在一致决定打退堂鼓之际,强和妍似是稍作休息,激烈的撞击停了下
来,这使我俩不敢乱动,以免在宁静环境里被听到声音。

「嗄?嗄?都说这样很刺激吧?」强猛轰了一会,满足地跟妻子说道,妍气
喘不定,也没空余回答他的问题,只让自己的急速跳动的心跳慢慢平伏。休息了
大慨一分多钟,强又兴奋地着妍说开始第二回合:「好吧,到我了。」

我和环不明其意的继续看着,只见妍比刚才更难为情的攀到丈夫身上,考虑
几秒才勉强的道:「我?我是小顽劣?今天又做了很多坏事?要强哥教训我?」

我俩的眼瞪得更大,怎么扮完我,连环也不放过了。

强得意洋洋地笑道:「嘿,你这小顽皮,我想操你很久了,今天终於乖乖自
投罗网了吗?」

蒙着眼的妍低头,学着环的语气惨兮兮道:「人家知道自己不好,今天特地
来给强哥屌屌的。」

「知道错了吗?那还不快点张腿给我操,刚才还不给我操,现在就要好好给
你知道本少爷的利害。」强不客气地把变身成环的妍按在床上,妍也配合的装得
似模似样:「强哥温柔点,我只给泽一个屌过,受不了强哥的大鸡巴,你不要屌
死我。」

「哈哈哈,太迟了,今天不把你操过呱呱叫,我以后不叫阿强!」强挺起他
那自豪的肉棒。我和环看得目盯口呆,认识了他们这么多年,也不知道好友原来
是有此兴趣。

「不!不要!强哥轻点,人家口硬但那里很软,受不了大鸡巴,你会屌死我
的。」妍摇着美臀接着强的插入,样子甚为享受,声线销魂风骚,性感诱人。

满脸通红环看着被强压着的「自己」,表情呆滞的傻笑道:「哈哈,原来姐
姐做戏这么棒?」

我没心情欣赏「妻子」叫床,在被发现之前再次提点:「喂,真的要走了,
这样给发现大家连朋友也当不了。」

「嗯、嗯。」这个情况就是顽劣如环也知道不妙,偷窥别人床事,还要是这
么尴尬的床事,就是友好如他俩亦不一定会原谅。可就在我打算拉起环的时候,
她因为蹲在地上太久小腿发麻,想站起来腿一酸,竟一个葫芦觔斗向前直扑,还
一手把半掩的木门推开。

「哎哟!」

「是谁?」在床上正打得火热的强和妍吃惊地拉开眼罩回头,我和环前扑后
碌的半跪在地上,不知道可以作怎样的表情。

「晚安,我们?回来了?」我和环一起搔着头向好友问好。给插入了半根的
妍很自然地发出女性受到惊吓时的惨叫。

「哗!!!」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