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室淫戏】(01)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我叫敏婕,是一个已经有男朋友的大学生,我的男朋友名字就叫辉,他有一
个死党名字叫文宇,也是辉的生意伙伴,平时他们都很常来往,原本对他也没什
么,话说每次我出现,都能感受到文宇那火辣辣的眼神正在视奸我。有时候因为
天气热所以穿的比较清凉时,他的眼神从来就不会离开我,而我因为她和男朋友
的关系真的很铁,我也不好多说甚么。天知道,我的容忍竟然成全了他,让它成
为最幸福的男人。

在一场辉是主人家的宴会里,原本我应该陪着辉去应酬,结果却是在浴室里
正衣衫不整,双膝着地地跪在地上,一手握着文宇那又粗又大的肉棒,一手托起
他的阴囊,正在为他打手枪。

「婕,你超会弄,弄得我舒服死了。」

「舒服就赶紧射,不要哆哆嗦嗦。」我抬起头一脸怨恨地看着他说。

「早就和你说过没用了吧?想我射的话,还不乖乖张开嘴巴?」

「那我再说一次,我~ 不~ 要……」虽说不要,可是我的手却从来没停止过
替他套弄。

「这么坚持,好啊,看谁比较持久,反正爽的人是我,你别忘了哦,你的男
朋友还在外面呢!哈哈哈」说完还不忘在我裸露在外头的E奶抓几把。

「……」我无语,他说的没错,男朋友正在外面应酬,身为女朋友的我手里
却握着其他不属于男朋友的肉棒!

「哎呀,婕,我跟你说哦,我们进来已经蛮久了,就算上大号也早该上完了,
说不定你的爱人正在外面到处找你哦,也许很快他就会经过这里,你不赶快帮我
弄出来,后果不堪设想啊!」文宇说完,很自然地一手扶着肉棒,一手按着我的
头,把肉棒往我涂了薄薄一层亮眼的唇蜜的嘴唇定了过来。

「嗯…」我依然憋着嘴巴,不让他得逞,我并不想让他糟蹋了我那细心画好
的唇蜜,而且刚才出门前有点匆忙,竟然忘了带上唇蜜,导致想补妆都不行。

「我说张开嘴巴。」

我依然摇着头反抗。

「不要是吗?好。」说完不再按着我的头,却捏起我的鼻子来,还用他那酸
臭的肉棒一直撞击着我的嘴巴,就像古代士兵打仗时用一大根木棍把敌人的城墙
门给撞开似的。

由于不能呼吸,嘴巴自然而然地就张开来了,丰厚的嘴唇慢慢张开,而龟头
看准时机就往里挤,很快龟头前段就挤了进来!

「碰」突然间浴室的门好像被碰了一下,我们两个吓得一动也不动,我心里
一紧张,嘴巴自然地张得更大,文宇的肉棒一下子就滑了进来了!

「刚刚是不是…有人?」原本我想这样问,可是含着肉棒的嘴巴发出的声音
就只是「呜呜呜」而已。

「有谁在外面吗?」文宇试着回应着,而我只能憋着气,连动都不敢动,由
于我是背对着门,完全不敢把头往回转,害怕突然门被打开看见我含着肉棒的脸
孔,只能贴着文宇的肉棒不敢乱动。

「应该没人,好了,婕,我看你还是快点,这样很容易被发现的。你不赶快
弄出来,待会门一打开有人在排队就不太好了。乖,别让大家久等。」看着文宇
这种连哄带骗的脸孔,真想一巴掌给呼下去,可是身为女生的我,真的呼下去能
有多大的伤害呢?

这是我心想,反正都来到这个地步了,不帮他给弄出来,还真不知道接下去
会发生什么事,不如早死早超生,赶紧完事。

这次不再是文宇把肉棒塞进我的嘴里,而是我认命般的闭起双眼,不再望着
眼前这根粗大且布满青筋的肉棒,慢慢地让嘴唇感受龟头的位置,嘟起两片嘴唇
亲了龟头一下,再张开嘴巴,主动地把肉棒给含进去。

「这就对了,真听话。来,用舌头绕着龟头打转,啊…对…就是这样,啊…
真的好棒的小嘴。」

我没理会他,现在的我只想赶紧完事,恨不得才一碰到他的龟头就射出来。

「啊嘶…真的好爽!哈哈,婕,你早点这么弄,也许我们现在已经在外面,
吃着你最爱吃的甜点了。而且你的手也不用这么酸啊!」

这一刻,我也不再矜持,其实套弄了这么久,而且刚才被那么多的男人视奸,
现在的我,其实也是很兴奋了。

============我是分割线===========

时间回到几个星期前,我特地到旗袍店订做了一套旗袍,因为辉的公司将会
庆祝去年一整年的盈利高出预期许多而设的派对,这个派对就是在辉的别墅里所
举办的,派对的主题是七零年代的复古趴。而最让我开心的是,老板娘在替我量
身时还拼命夸我说身材真好,害我一下子高兴起来拿起辉给我信用卡拼命地刷,
结果不光订做一套旗袍,还买了很多周边商品,包括一件小外套,一个最新限量
版包包,一双和衣服相配的高跟鞋等等。回到家里被辉看见,还被他臭骂了一顿。
我也自知理亏,赶紧亲自下厨哄回我那小老公,可是他依然不买账,我只好使出
必杀技,特地穿上今天刚买的全身丝袜,围起围裙从桌子底下钻到他的胯下挑逗
他。

一开始把他的短裤给拉下(别问为什么没内裤,这个变态说要干我时直接裤
一脱比较方便,当然,我有穿,因为要满足他那从我后面扒开我的内裤直接干我
的快感),慢慢地含着他的肉棒,再嘴里努力说着「好老公原谅我啦好不好」发
出呜呜声,就算他再怎么矜持忍耐,每当我使出这招,他总会忍不住投降,当然
投降不等于缴械,而是和我大干特干。

果不其然,才含了不到几分钟,他就已经「啊嘶…啊嘶…」的低声吼着,宣
泄他那舒服到不行的情绪。

「这次你真的有点过分了,虽说这些钱我不在乎,可是我不希望让我身边的
人觉得你是拜金女,这样对你的名声没有好处。」

我吐出肉棒,一只手在我脸旁套弄这肉棒,一边忏悔着。终于辉的气已全消,
因为我答应了他一件事。是再也不敢?不是。

他把肉棒重新插进我的嘴里,再把我的双手高举放在我的脑后,任由他的肉
棒捅我的嘴巴,和他一只手用力地揉我的胸部,当然我不能反抗。

捅着捅着越捅越起劲,我感觉到肉棒已经比刚才涨大,知道是时候辉要射了,
想说退出来,却被辉阻止了,还扶着我的头,狗公腰一直前后摆动,简直就是把
我的嘴巴当成挂在墙壁上的飞机杯来抽插。突然辉把肉棒插进嘴里就不动了,他
的阴毛还扎到我的鼻孔、嘴唇、脸颊,然后我就感觉到嘴里的肉棒对着我的喉咙
发射着他的子子孙孙,我被射的一直干咳,嘴里被射的满满的,有些甚至从嘴角
旁溢出来!

虽然辉看起来正在惩罚我,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辉在抽插我的嘴巴时的
表情,我竟然觉得原来我的嘴巴能够让我心爱的男人这般的享受,这一刻我不觉
得肉棒是可恶、肮髒的,反而是一个男人愿意和他最心爱的女人分享他的精华,
所以我并不厌恶这时的口爆,甚至有点爱上了。

当辉射了数十秒左右,在他把肉棒给抽出来时,我还不忘帮他清理枪支,让
他感觉爽歪歪。我还把溢出来的精液弄回进嘴里,原本辉正想拿纸巾给我,我按
住他的大腿让他坐好,再张开嘴巴让他欣赏他留在我嘴里的精华,我还用舌头和
手指把玩着精液。接着最让辉觉得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我抓起辉的手让他扶
着我的脖子,嘴巴一关喉咙一吞,就把他浓浓的精液给吞下去了,他的手也感觉
到了我吞精的过程。

事后他问我为什么愿意,我只说了一句,以前我很排斥精液味道,可是现在
我感觉到你的精液甜滋滋的,我想这就是爱情的滋味吧。

隔了几个星期,终于来到派对当天,我老早就回到家准备一身的装扮,期待
派对的到来。

终于宾客陆陆续续到来,我和辉作为主人,一定是万众瞩目,而事实上,我
们也是全场的焦点,大家都在期待年轻有为的男主人和貌美如花的女主人粉末登
场。

辉一袭唐装,原本也是很帅气的,只是身形那方面完全没有二十三岁年轻人
的模样,只见平滑的布料随着那颗大肚腩的形状弓了起来,导致整体美感被扣了
许多分,好就好在站在他身旁,芊芊玉手勾着他那强劲的臂弯的是我这貌美如花
的未婚妻,一件超短无袖修身旗袍紧紧包着我的身躯,把我那完美的曲线给展现
出来。而且我还把我那秀发扎成高马尾,脸上的妆容妩媚得来又不失庄重,不说
宾客,就连辉看到我这副模样都恨不得脱下裤子好把我就地正法,当然我可不是
那么容易妥协,适当的吊下他的胃口还是需要的,不然我会变成一个无时无刻到
处都能插的飞机杯的。

=========我是分割线=============

那为什么原本该在宴会上招待宾客,现在却任由文宇这么欺负我呢?原因是
刚才一下子喝多了,感觉头昏脑涨的,而正巧辉正在招待贵宾,为了不干扰他们,
打过招呼后就借故回房歇一会。进了房门一下子忘了把门给锁上,背后跟着那个
文宇我却茫然不知,所以被他撞见我就这样卧倒在床上,就上来侵犯我。一开始
我以为是辉,也就不光享受他的爱抚,更激烈地回应着,因为刚才出场的瞬间,
突然被在场的所有雄性动物所瞩目,因为自己的外表而备受关注,害我一下子就
兴奋起来,一边享受别人的视奸,一边从蜜穴流出兴奋的液体。所以一经挑逗,
我的身体根本想停也停不了。

文宇果然是一个情场高手,隔着衣服不断蹂躏我的胸部,再顺着我那平坦的
川字肌一路往下摸到我的左大腿外侧,一个充满男性触感的手掌心再绕过我的大
腿触碰我那敏感的右大腿内侧,再自然地整个手掌心贴上我的私处,让我为之一
震,而且全程不停地亲吻我的双唇,两条舌头紧紧地缠绵着,这就是所谓的上下
失守,让我几乎防不胜防。

「嫂子,你好湿哦,」文宇轻轻在我耳边说着,这是我才发现,原来压在我
身上的并不是辉,而是他的好兄弟!

这时的我完全从被挑逗得情绪高涨情况清醒过来,拼命地想推开文宇。可是
以我女生的力气,根本就不是文宇的对手,反而被文宇抓着我的双手压过我的头
上,再用一只手掌心压住我的双手的手腕,另一只手则从旁边的的小桌子拿手机
让我看,原来这个死变态刚才一边挑逗我,一边把手机把刚才整个过程给拍摄了
下来,画面中的我正一脸舒服的回应着文宇的热吻,还把双手紧紧地栓着文宇的
脖子,就像乞求更激烈亲吻。

「嫂子,光看你刚才这么舒服的表情,我想就算你喊到人过来再控诉我侵犯
你,我想也没人相信吧。哈哈」

说完他放开了我的手,也知道我手上根本没筹码和他谈判,大喇喇地站到床
边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再把我拖进浴室把门锁上,因为担心直接在卧室里容易
被发现,况且这是辉的别墅,由他本人打开别墅里任何一个卧室的门都是合情合
理的。

===========我是分割线=========

已来到这个地步我也开始放弃了刚才的矜持,开始一下下像啄木鸟一样吞吐
这肉棒,嘴巴也更加主动的去含住那家伙肮髒的性器官。含了一会儿,我吐出肉
棒,用舌尖在轻轻地舔着眼前这根大肉棒,舌头的上下轻轻的扫过对方的马眼,
连带着下颚也不断的抖动。

舔了一阵子,突然把整根肉棒含住,让文宇立刻爽歪歪。

「靠,你这个小婊子,真会吸,爽死我了,来再深一点。」「啧、啧、啧…」
我并未理会他,继续前后摆动我的头部,整个马尾也跟着起舞,而文宇也顺势地
就抓住我的马尾,把我的头部往他胯下按,而我就好像越过那道禁忌墙后,也不
再感到羞耻,开始随着对方的节奏,慢慢地越含越深,现在不光将整个硕大的龟
头给含在嘴里,慢慢地我那涂了唇蜜看起来丰厚的嘴唇也紧紧地包裹着他的肉棒
的茎身前后套弄着。

「啊嘶…小淫娃,你真的好棒,来看住我。」我的头被文宇的双手固定着,
然后慢慢地将我的头抬起。

被叫小淫娃,我感到非常羞耻,我决定不听他的,继续闭着眼睛套弄这肉棒
就好。

「睁开眼睛看着我,听不懂华语是吗?」接着文宇空出一只手,一直掌掴我,
直到我被掴疼了,才张开眼睛瞪着他,和文宇四目对视。

「这才对,这样才有征服感嘛,有这么一个冰山美人在我胯下吃着我的肉棒,
还有深情款款地望着我,真他妈的爽!」「…」我不想理他,我只想赶紧结束。

「来不要光顾着含,这样想让我射,你可太过小看我吧?我看你的口技也不
错,应该和辉练习过很多遍了吧,来使出你的浑身解数,或许我一下子忍不住就
射出来的咯。」

文宇说完,我下定决心,要赶紧结束这场闹剧,让被我舔得湿湿发亮的肉棒
退离我的小嘴,一手握着棒身套弄,然后把头凑下去袋袋去舔,这次我决定一来
就出必杀技,舔了袋袋,原本想把两颗睾丸慢慢地塞到嘴里,可是文宇的睾丸和
他的肉棒的比例差不多大,而我只好轮流地含了一颗再一颗,嘴里发出「啧…啧
…啧…」。这样手口并用,尽力地服侍对方,那又吸又舔的淫声,要是被别人听
到看见,一定觉得我深爱着这个男人,卖力地希望得到男人的爱。

吐出袋袋,沿着棒根一路舔到马眼,再把肉棒放在舌头上送进嘴里,紧闭双
唇,紧紧贴着肉棒,抬头看着对方,用力一吸,把双颊都紧贴着龟头,再前后套
弄,这时「啧…啧…啧…」的声响更加悦耳。

「嗯…宝贝,就是这样,真乖,好好吃文宇大肉棒!」他一边说,一边用手
抚摸我的头发和脸庞,把因为闷热而微微流汗,而黏在脸蛋的发丝给拨走塞到耳
后,再非常猥琐的眼神盯着我看,仿佛是在说「你这臭婊子,刚才不是很嚣张的
说不要的吗?看你现在多听话,乖乖的为我口交。

「啧、啧、啧…」就这么吸了几分钟,因为嘴巴实在是算的不行,连下巴都
像快要脱臼一样,只好「噗」的一声,将肉棒吐出来了。

「谁让你停的?怎么了?」

「我…我的嘴好酸。」

「我劝你啊最好快点咯,刚才已经到了临界点了,现在你让我休息了十秒钟,
可能你就得吸个五分钟的哦,没事,我能等,最好你帮我吹上一天哈哈哈。」

听到这我可不想帮他吹整天,赶紧把他的肉棒往下拉对准我的嘴巴就含进去
了,就好像已经习以为常一样,这次我就更卖力地吸他的肉棒,就连唾液都不断
地从嘴唇与肉棒之间的空隙溢出来。

「这才是我的乖嫂子嘛,啊不是,我最爱的婕,怎么样?是不是吹到都习惯
肉棒在嘴里的感觉了?还是觉得我的棒棒很好吃呢?」

被他这么一说,我满脸通红,本来想把他的肉棒给吐出来,可是我知道我不
能停。

荒淫的画面不知维持了多久,可是文宇的肉棒就是不动如山,依然又粗又硬
地直直站立着。

我终于忍不住了,突然就停下来问说「你到底…怎么样才会射?」说到后面
越来越小声。

「这么想让我射,好吧,反正以后有得玩呢。」

「你休想威胁我,这一次就是最后一次,如果你把刚才的影片拿给辉看,我
一定和你同归于尽,最多我就说是你下春药!」

「啊,不要啊婕,你说的我怎么不懂呢?刚才趁你不注意时,偷偷地把摄录
机放在这了,就是你刚刚闭着眼睛的时候,发出的声响也是它,不然你真的以为
是外面有人吗?哈哈,来跟摄录机打个招呼吧!嗨!」

我抬起头一看,的确看见一台GoPro摄录机就在架子上,而且镜头就正
好对准我们的位置,难道说我这迷人的身躯跪在对方的跟前,双手正扶着他的大
腿,美丽的秀发不停地因为头部的前后晃动而摇晃着的画面已经被录下?原本清
纯的不可方物的美人,任由眼前那男性象征在我口中进进出出,却是不是她的专
属男人口交,并卖力的吸允,期待对方射出那代表对方为得到满足而憋了一整天
的精液!这次,完了。

「婕,打过招呼后,那就继续吧,认命吧,我也看得出,你也已经很飢渴了,
就让我来喂饱你,好好享受吧!」

说完文宇就把我往后压,直到把我的头部贴着墙才罢休。

「婕,我来咯,啊…嘶…好有感觉,啊…」

说完他就用双手把我的头部固定在墙上,挺动腰部,把肉棒一直往我的嘴巴
捅,我已经完全无法思考,只能任由摆布。

「来,含紧一点。」

那根粗大的肉棒不停地在我口中抽送,我的眼前就像被一堆黑森林扑到我的
面前,而每次肉棒退出来,都会带出我的唾液和他的肉棒分泌液的混合物。而我
的头部被他紧紧固定住,我想摄录机已经把这一幕从远处看来就像是把我的嘴唇
当阴唇,嘴巴当小穴来抽插的画面给记录了下来。

「嗯…」突然间,文宇把他那家伙深深地顶入我的喉咙,眼前就是密密麻麻
的黑森林,我才惊醒过来,鼻腔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哀嚎。

他在做什么!?我感觉整个脸已经涨红了起来,完全没办法呼吸一样,只能
从鼻腔发出「呜呜」的哀嚎声,可是文宇却丝毫不怜惜,依然紧紧地把肉棒插进
我的嘴里,而我则不停地拍打他那粗壮的大腿,让他赶紧停下来。

「啊…嘶……喔…喔…」终于文宇把手松开。

「咳…咳…咳…」终于松了一口气,就像是溺水突然被救出水面一样,获得
新鲜空气时候的那种感觉。

「你干什么啦!我根本没办法呼吸呢!」

「这叫深喉啊,宝贝你没试过?来再来。」

我正想拒绝,可是我的头部已经被文宇扶正对准他的肉棒,我正要说不的时
候,他就已经把肉棒给插进来了,我想反抗的机会都没有。那根粗大的肉棒,深
深顶进去我那已经撑到最大的嘴巴里,肉棒的末端都已经快被塞进我的口中,这
时我的喉咙就被文宇的肉棒给顶到了,自然而然地拼命咳嗽,可是被肉棒紧紧插
在嘴里,搞得我的唾液拼命从我的鼻孔和嘴巴与肉棒之间的空隙往外跑。我再次
地拍打着文宇的大腿,乞求他放开我!

「咳、咳、咳…」把肉棒吐出来,我低着头,不断地发出呕吐的声音,嘴巴
已经合不拢了,唾液不断地滴落。

「婕,再来。」

「不要…不要…」这次我拼命地摇头嘴里赶紧说,而且我全身发抖,眼泪也
已经流了出来。

文宇看见我已经哭了出来,竟然温柔地蹲了下来,摸着我的头把我拉进他的
胸膛,这时我更加哭的像泪人一样。

「对不起,婕,我并不想伤害你,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弄疼了你,好了我
不作弄你了,我快射了,来帮我吸出来就好了。」

说完再次站起来,把肉棒对准我,我抬头看了他那深情的双眼,确认他真的
不是要玩深喉,我也不再反抗,握住文宇那根沾满我的唾液的肉棒,开始套弄,
再把嘴巴张开,主动地把肉棒含进去。

「哦…好爽,再含一下,舒服…」

我看着文宇那张满脸写着舒服的样子,小口张开把龟头含在嘴里,而把棒身
留在外,再用两只小手飞快地套弄着,深怕他再次趁我不注意在捅进我的喉咙!

「啊嘶…快射了,嘴巴再吸紧点。」

「啧、啧、啧…」丰厚的双唇,紧紧地围着棒身,而舌头则围绕着鬼头拼命
地打圈圈,再拼命狂吸,双颊紧紧地贴着龟头,再前后套弄,双手依然做着冲刺。

「婕,我爱你,接受我的爱吧!啊…嘶…哦…」

听到这,我就知道文宇要射精了,才刚想后退,头部却被文宇按着,无法动
弹。

「来了!!啊~~~嘶……」低吼了几声,文宇的下半身用力一顶,虽然没
有像深喉般突入,可是马眼里的精液就像枪口一样,把精液像子弹一样对着我的
喉咙拼命射!我也自得其乐地闭着眼睛,享受对方的爱把我的口腔给灌满,甚至
一些小文宇因为实在装不下,不是溢出嘴边滴到胸部上,就是被我给吃进肚子里,
而文宇就定在那,扶着我的头,下半身还在微微的抖动呢。

终于「啵」的一声,肉棒抽离了我的嘴巴,但肉棒依然坚挺,马眼还不断有
些小文宇慢慢地渗出来,肉棒还在微微跳动。

「好爽喔!来帮我吸干净!」文宇再次把肉棒顶到我的嘴唇。

我指了指我的嘴巴,发出呜呜声,表示嘴里被射的一塌糊涂怎么清理?

「吞下去!」短短三个字,却让原本有点高傲的我,不由自主地就像接到命
令一样,把嘴边的精液抹进嘴巴里,再把精液统统吞下,味道不怎么样,只是一
吞下去,喉咙就有一股灼热感,这个感觉真的很特别。

吞完后,就照着文宇所说的,把肉棒给清干净,我那丰厚的双唇再次紧紧地
含住肉棒,用力一吸,我那凹陷的双颊,正说明了我再次主动地吸引着文宇的分
身,吸允着文宇那残留在龟头马眼里的精液。

「啊嘶……喔…好敏感,你真棒!我爱死你了!」

「啵」的一声,文宇也把龟头给抽了出来,一切都结束,趁我还在回味时,
文宇已经把我扶起来再把我的衣服脱下把我身体清洗一番。清洗过程中,文宇手
脚也并不安分,从后抱紧我,一手玩弄我的乳头,一手玩弄我的小穴,而我不知
道是不是太飢渴了,文宇单纯用双手就把我给送上了高潮!而且他还在我的锁骨
上种了个草莓,说这是留下烙印!害我之后连续好几天都不能穿吊带衣服和裙子,
更不能和辉好好大战一番,顶多就把我的衣服掀起吸胸部和掀开我的内裤就插之
类的,好不痛快。

清洗干净,再把头发与衣服整理一下,就再次走出去,我们各自找回自己的
专属伴侣,当然免不了一番的疑问,当然都被聪明的我俩给一一化解掉,只不过
从今以后,我的嘴巴又多了一根大吸管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