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生活】(第二部)(06)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六章

吃完早饭,陈静刚去上班,水暖师傅就开车带着采暖炉和暖气片上门了,我
把老爷子也叫了来,让他看看怎么弄的,后天我去省城不在,他家里的暖气他要
自己一个人监工安装,不了解一下不行。

老爷子年轻的时候盖过房子,带着我在厨房空余一侧建一个小房子,五六平
米的面积就够了,师傅去屋里大洞装暖气片。中午饭是老妈过来做的,晚饭时候
陈静回来做饭,莫霜也下班过来帮忙。吃完饭,老爷子回家休息,师傅继续打洞,
陈静帮忙递砖,莫霜和我一起砌墙,别说,莫霜砌得齐齐整整,一点不像生手。

「别小看我哦,小时候在农村没少跟着大人砌院墙,猪圈啥的。」莫霜得意
道。

一劲儿干到九点苏慧儿放学来我家找我们,三面墙已经砌到两米三高,师傅
说这高度已经可以了,放暖气炉没问题。师傅也已经将所有房间的墙洞打好,明
天就剩盖屋顶加安装了。

紧赶慢赶,暖气片和采暖炉到天黑才装好。这时候正好陈静和莫霜都下班了,
苏慧儿下午两点多学校就放假了,来了我家要帮忙,末尾实在没什么活给她干,
赶她去玩电脑了。上水烧煤试了一下,半个小时就能烧热到五十度左右,各个房
间暖气片都能摸到温度上升,检查下也没有漏水。

晚饭请所有人去饭店吃了顿大餐,庆祝一下。

下一步我和陈静商量着要在屋子前边加盖一个密闭的走廊,将所有房间连起
来,再把东屋储藏间改做室内的卫生间和浴室,免得冬天零下十多度再跑到院子
角落去上露天厕所。

席间问师傅好不好改建,师傅一脸诧异地看着我,愣了半天说你怎么不早说,
要先改建再装暖气会省事好多。我和陈静直接懵了,实在是没想到要先改建,老
想着暖气了。我自嘲一不小心暴露我智商下限了。跟师傅约好,这两天把我爸妈
家的暖气装好,十一假期一结束就来给我做改建。两家暖气安装再加上改建房屋
一共两万块钱。

老爷子问我去省城几天回来?

我说快的话两天就能回来,慢的话五号也要回来,陈静十一过后还要上班,
得给她两天休息。我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事。

老爷子说也没什么事,就是你小姨明天回来,从过完年还没见过你呢,这次
听说你找女朋友了,要来咱家住几天看看陈静。

我大喜过望,小姨是老妈的表妹,比我大十六岁,我很小的时候她就借住在
我家上中学,后来她去燕京念大学,每年也都会放假在我家住上起码一个月,一
直到念完博士,工作后住的才少了,不过也是有假期就会来住几天。

「是你高二休学时跑到燕京去找的那个小姨吗?」陈静问道,我详细跟她说
过休学那一年我是怎么过的,从秦林县出走后的第一站就是去了小姨家,当然没
跟小姨说是我发现了自己不是爸妈亲生的,在她那儿住了快一个月,给她留了封
信我才又去了别的地方。

「嗯,就是那个小姨。小姨人特别好,而且跟你差不多大,你俩一定会合得
来的,姐姐。」

陈静对老爷子说:「叔叔,我早就听知北说过好多次小姨了,您跟小姨说我
们会尽快回来,到时候让她来我们家住。」

老爷子和老太太乐的不行,连说好好好。

晚上在莫霜床上陈静心疼两万块钱半天,我说想想冬天那么冷的天姐姐去室
外上厕所,屁股冻的通红,这个钱就花的值。陈静一下子笑起来,翻身趴我身上
要打我。

十一早上很早苏慧儿就跑过来敲门,我和陈静都还没起床。苏慧儿进来后问
我可不可以这几天去我家玩电脑?我一脸困意,迷糊着指着桌子上的钥匙让她自
己拿。昨晚跟陈静盘肠大战到凌晨一点多,到现在才睡了五个多小时。

陈静把被子捂到下巴处,只露出个头出来,因为我一直要求她裸体睡觉,嗯,
好方便我和她肌肤相亲。她问苏慧儿玩什么呢,警告她别打游戏,那东西特别上
瘾,会耽误学习。

苏慧儿说昨天在我家看了美剧《六人行》,觉得特别好,今天还想去看。

「哦,去看吧,别让你妈知道,要不然又要叨叨你,回头我跟她说你去帮我
家打扫卫生。」

「知道也没事,那电视剧是全英语的,对小师妹学习英语有帮助。现在大学
里英语课老师还经常放这种美国原声电影用来学习呢。」我稍微精神了点,被子
下边,把腿伸在陈静双腿之间。

「嘻嘻,谢谢师兄,小妈。那师兄,我可以带朋友一起去吗?」

「女的可以,男的腿打折。」我开玩笑道。

苏慧儿做个鬼脸:「当然是女同学了,人家可是单纯的很。」

「钥匙我拿走了,我去买早点,你俩吃什么?」

「水煎包。」

这是陈静我俩共同的早点最爱。

经过三个小时的颠簸,十一点客车进了省城,在离省大近的地方下了车,然
后打车去一家茶舍,章南嘉已经开了个小包间在等我们。

进了包间给陈静和章南嘉相互介绍过,章南嘉直夸我好福气,找到个这么漂
亮的媳妇。

服务员上了茶水,章南嘉迫不及待地掏出一份合同让我签字。签完字啪从桌
子下拎上来一个大箱子放桌子上,打开,里面整整齐齐的摆着一箱子红艳艳的钞
票。我和陈静看傻了,第一次见这么多现金。我说你疯了吧,带这么多现金来,
直接银行转账不就得了。

章南嘉很满意我们的反应,说那多没意思,我从小就想学电影里黑社会交易,
唰打开个箱子,里面全是钱,这把终于满足了这个愿望。

我朝他竖个中指:「你牛逼!」

章南嘉指着里面的钱道:「咱俩预计的最多能卖40万,人家看我面子能出
到45,后来又借了你7749的好处卖到60万,这样算下来,我该分25万,
你分35万。」

我说得了吧,哪那么细,这网站本来就是咱俩一人一半的股份,分钱当然也
要一人一半了。

章南嘉一副巴不得这样又不好意思的表情道:「那怎么能行呢,不好吧?」

「哎呀老章你别装了啊,再装我可线万了。」

「靠靠靠,你敢拿,你都有媳妇的人了,也不用花那么多钱了,我还得要钱
找媳妇呢。」

陈静在旁边笑着看我俩闹着玩,陈静这点特好,在外面从来都是任我胡来的,
不会说我,更不会跟我唱反调,顶多回到家问我一下。

我背了个双肩包,里面是我和陈静简单的换洗衣服,里面还有一点余地,勉
强塞进去十二万,剩下的十八万都塞进了陈静挎着的单肩包。

分完钱,我拜托他帮我找找黑客圈里有没有人会弄私服,我想开个《传奇》
的私服玩玩。这个想法从我打算离职就有了,陈静我俩都不上班了,虽然以后会
去莫霜药店帮忙,但在那里顶多挣个生活费,为以后打算还是得有别的路子来钱。

章南嘉答应帮我找找看,他自己也知道一些,到时候可以帮我一起搭建服务
器。

他先给我列了个硬件的配置单出来,大多是现在台式机的主流配置,不过内
存需要1G的,看来需要两个512M搭建双通道。

最后章南嘉又从他背包里掏出个IBMthinkpad出来,说我就知道
你要对半分钱,这个送给你,好免除我的一点愧疚之心。

我开心地接过来,家里只有一台自己组装的台式机,有时候出门要用电脑确
实不方便。

「老章不错啊你,办了个正事。」

「这是我托同事从美国带回来的,全新的,你说你一个写代码的没有笔记本
算什么程序员啊。」

章南嘉走后,给老三苏维打电话,他带着女朋友开车来接我们。难得老三没
换女朋友,还是毕业时的那个夏舒蓉,比我们低两届的学妹,今年应该大三了。

开车送我们到我提前订好的如家酒店,在车上老三说:「我爸妈知道你和嫂
子来了,晚上非得要你俩过去吃饭。」

我给陈静解释说:「老三的爸妈对我特别好,以前经常去他家吃饭。」

陈静说去吧,你和苏维关系这么好,按理说咱们应该上门拜访的。

老三说,嫂子咱们真没那么多规矩,我爸妈看我二哥可比看我顺眼多了,我
妈有时候就说真想把我扔了,收我二哥当儿子。

陈静捂嘴直乐:「我怎么没发现王知北有这么好?」

「这点咱们英雄所见略同,我也没发现。」

夏舒蓉一脸兴奋说:「可不止苏维他爸妈喜欢二哥,嫂子你是不知道二哥在
省大的名气有多大,学校里好多女生喜欢他呢。」

陈静笑道:「他可没跟我说过,是在省大做过什么出格的事吧?」

老三道:「嫂子别听她乱说,我二哥在学校表现好着呢,绝对不是招蜂引蝶
的人。」

我笑嘻嘻跟陈静说,一时半会说不清楚,晚上跟老婆大人详细报告。

老三从后视镜里看了我一眼,问我道:「没事了?」

我说没事了。

陈静和夏舒蓉一头雾水,我握住陈静的手,陈静笑了笑没再问我,歪着靠在
我身上。

到酒店放好行李,我把章南嘉给我的服务器配置告诉老三,让他帮我弄齐,
他开网吧,这些东西对他来说简单至极。

「这玩意能赚钱么?」老三一脸怀疑。

我说现在国内网游刚发展起来,大多靠卖点卡按小时收费赚钱,我自己有点
想法,想改一些游戏内容,能不能赚钱我也说不好,只是先试试。

他记下配置:「得,明天就能给你配齐。一会去吃饭,我请客,下午直接去
黄叔那儿提车吧。」

来之前跟老三说好了要买辆SUV,陈静知道我喜欢车,当时从省城离开,
网吧股份我都没要,就要了辆二手桑塔纳。

黄叔是海关的一个头头,专门负责售卖海关罚没汽车,同样的车售价能比市
场上便宜一半,老三现在开的牧马人就是从他手里买的。

下午很顺利地提了辆白色本田CRV,陈静喜欢白色。是罚没的全新走私车,
自动挡,上路试驾很轻松上一百,黄叔很给老三面子,换句话说是很给老三他爸
面子,只要了我十万。

老三直接开着CRV去了交警队,出来后跟我说后天全部手续就能办齐上牌
子,到时候你开回家到秦林县再换牌子就行了。

「你有新车了,桑塔纳还要吗?我给你卖了得了。」老三问我。

「再开这两天吧,明天没事我带着我姐姐去逛逛。」

回酒店路上夏舒蓉说起来十月三号周杰伦来省城开演唱会,问我去不去,她
知道我也很喜欢周杰伦的歌,以前一起KTV的时候老唱。

我问她买票了没有,夏舒蓉说她和老三不去,老三不喜欢听歌。

问过陈静她妹妹陈情会不会去,陈静说后天陈情就去旅游了,想去也去不了。

让老三绕路去了趟体育中心售票处,二百八一张买了四张门票。

老三问怎么买了四张。

我说老家有个小师妹,比我都喜欢周杰伦,我和我姐两张,她和她妈妈两张。

我让陈静给莫霜打电话,因为我发现好多事我跟莫霜说莫霜就会不那么爽快
地接受,陈静跟她说则完全没问题,说啥是啥。

果然,莫霜正好后天开始休息,答应上午就带苏慧儿来省城。

看看时间快四点了,我让老三把我送到我们开的网吧那里,黑色桑塔纳果然
就停在门口。

和老三分手,启动桑塔纳带着陈静去找她妹妹陈情。

在百货商场门口见到上身卫衣下身七分短裤的陈情。陈情个子和陈静差不多
高,不过要瘦一些,长得虽然不及陈静好看,但也是中等以上。

「王知北?」陈静招手让陈情上了车,陈情刚坐下,就喊出了我的名字。

陈静愣了一下:「你们以前认识,我不记得告诉过你他的名字啊。」

我也奇怪,从后视镜里看了下陈情,确定好像从前没见过,摇摇头:「不认
识吧?」

「老乡都忘了,你大一开学咱们秦林县老乡会我还是组织者之一呢。」陈情
道。

四年前的一场聚会,我现在怎么可能还记得?

陈情明显和她姐性格不一样,自带话痨属性,没等我开口又道:「真没想到
是你把我姐追到手了,哎姐,你可小心啊,他在省大很有名的,当年恋爱轰动全
校。」

我有点窘,这小姨子的嘴啊。

陈静扭头看我的窘样,乐道:「哈哈,这是我今天第二次听说你很有名了,
原来还是谈恋爱出的名。」

「姐,我以前跟你说过的,你忘了?」陈情身子前倾,把住前边的座椅,靠
近陈静道。

又转向我:「呃,能说吧?」

我开着车子不看她:「陈情学姐,从你上车到现在快五分钟了,还没听你叫
我姐夫呢,你叫我一声我就答应你说。」

陈情吐吐舌头,道:「哎呀,只是真没想到我姐的男朋友是你,一时激动了。」

陈静好笑道:「他真有那么出名么,你还激动?」

「我说啦?」

「叫姐夫就让你说。」

「我二十七了,你才多大,再说你和我姐还没结婚呢,结婚了才能是姐夫。」

「不管我多大,反正你姐比你大,你就得叫我姐夫。」

「切,别人对你有兴趣,我可没有,你说叫就叫啊,那么小你。」

陈静脸红的咳嗽一声,陈情马上道:「姐,我不是说你啦,我认识的女生里
就有好几个暗恋他的,我是说她们呢。」

我也来了兴趣:「啊,还有暗恋我的?真的假的,怎么没见有人跟我表白。」

「你那时候眼里只有徐忆竹,谁能跟她比啊。」

徐忆竹,徐忆竹,几个月了,终于又听到了这个名字。

那个清丽如月的女人,不知道现在美国过得好不好,应该很好吧。

「我越来越好奇了,小情你快点喊姐夫,早晚得叫的。」陈静满脸兴奋,事
情有点不对,她不应该是一脸吃醋吗?

「好吧,看在我姐的面子上,」陈情有些不情愿的叫道:「小姐夫,这样行
了吧。」

我嘿嘿笑道:「小姐夫就小姐夫,没事,咱俩各论各的,我还是叫你学姐。」

「哼,」陈情扭过脸不看我,面对陈静。

「哎姐,看来我这小姐夫有好多事没告诉你啊。」上来先告我一状。

「喂,这事以前没机会说,本来是要今晚我亲口告诉你姐的。」我叫屈道。

「谁知道你说的时候会不会有删减啊,还是我告诉我姐比较靠谱。」

车子已经开回我们住的如家,先去前台给莫霜定了后天的房间。

一进房间,陈情拉起陈静的手开始燃烧八卦之火。

「姐,你知道他在大学最出名的事儿是什么么?」

陈静坐在床边,那满脸期待的表情,就差搬个小板凳再拿袋瓜子了。

「第一就是跟教他的女老师谈恋爱。」

陈静看向我:「哦……厉害啊,和老师谈恋爱。」

我笑笑,给她俩一人打开一瓶水。

「那老师就是徐忆竹,是美国留学回来的研究生,长得特漂亮,然后学问也
好,教高等数学,高等数学啊那可是。爸爸呢是一个公司的老总,巨有钱,妈妈
是省大的教授。总之就是无论外在内在还是家庭都是完美,那时候我们都开玩笑
说追她的人能从省城排燕京去。她一来学校教的就是王知北他们班,结果,第二
年就被她的学生王知北同学给拿下了。」

陈情说得手舞足蹈,陈静倒波澜不惊:「那说明是我们家弟弟厉害。」

我靠在陈静身边,小心翼翼道:「姐姐,你怎么不生气啊?」

陈静抱抱我道:「这有什么生气的,第一这是你认识我之前的事,第二我只
觉得弟弟你优秀,当时才能有那么好的女朋友。」

我不能理解:「要是我听说你有这样的事,嫉妒死的心都有了。」

「真霸道你。我不是那样的,只要你能好好的,开心幸福,我就觉得怎么都
好。你快说说,你怎么追上徐忆竹的。」

「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追上的,就是一开始我问她问题,问的多了熟悉些了
就随便聊两句,后来吃过两次饭,也没刻意去追啊什么的,后来一上大二,我俩
就在一起了。」回想起来,我和徐忆竹从认识到走到一起真挺自然的。

「姐,小姐夫隐瞒了哦。」陈情一副抓住我小辫子的得意表情。

「他第二出名的事,就是两次跟老外打架。第一次是跟美国人,第二次跟韩
国人,两次都跟徐忆竹有关。」

陈静抛开我睁大了眼睛听陈情说:「徐忆竹刚来省大的时候,有个她的追求
者从美国追了过来,每天课堂外面拿朵玫瑰花等徐忆竹,小姐夫吃醋把那一米九
大个的老外揍了一顿。」

我苦笑:「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我跟John打架不是因为徐忆竹好吧。
我那时候超级喜欢编程,编程的基础就是高等数学,所以老下课的时候问徐忆竹
问题,是John吃醋了,在旁边英语汉语夹杂着BLABLA的说我缠着徐忆
竹啊,问的都是简单的破题啊什么的。我那时候可不会惯着谁,直接开口骂他滚
出中国去,结果他气急了要跟我决斗,就打起来了嘛。」

「你打赢了?」

「赢了,跟你说过吧,我高中就没少打架。那老外别看他个子大,手长腿长
的,我先拼着挨他两下,近他身了就好办了。」

「那老外让小姐夫打的那个惨啊,满脸血。后来小姐夫因为这个差点没被开
除,是徐忆竹她妈出面才压下来的。」

「没有满脸血好吧,只是把他打倒了,鼻子出了点血。」我真不知道几年前
的事会传成这样。

「第二次打架更厉害,那时候是小姐夫大三期末了吧,02年世界杯,南
队赢球了,南
棒留学生半夜了还在网球场庆祝,网球场就在小姐夫他们宿舍后边,
那时候小姐夫刚和徐忆竹分手,正是伤心的时候,就带着一楼的男生把那帮南
人给揍了。这次可比那次闹得大多了,听说南
棒领事馆的人都来过问过,不过还
是被压下去了。从那之后,王知北可是全校知名了,把我们学校从本科生到研究
生博士生无数女生迷得不要不要的。」

我一头栽倒在床上:「啊啊啊啊,苏维那个王八蛋。刚开始是南棒那天赢的
是意大利队,苏维是意大利的球迷,他受不了南
棒学生在外面嗷嗷乱叫庆祝,就
说咱们找几个人去砸场子吧,我无所谓啊,就说去呗,你去旁边寝室有没有要去
的。然后他就去叫人,说是我让他来叫人去揍南棒人,叫了有七八个人吧,从我
们寝室防盗窗跳出去,把喝的七晕八素的二三十个南
棒留学生全捋了一遍。」

「我一直好奇学校为什么没有处分你们,这次可比你上次打美国人严重多了。」
陈情好奇问道。

「第一,咱们校长也是意大利球迷,第二苏维他爸能通到省里,把这件事说
成是南*棒学生喝酒喝多了先挑的事才压了下来。」

陈静也躺下来,双手抱住我的脸,狠狠地亲了我好几下,「弟弟你太帅了!」

「你和徐忆竹感情很好吧,后来怎么分手了呢?」陈静问道,陈情也看过来。

「她说要去美国读博士,想追求自己的学术梦想。我呢每天就喜欢攒个电脑,
写个小程序,后来还跟老三开了网吧。我俩慢慢发现我俩挺多差异点的,虽然没
有争吵,但有些话题就引起不了共鸣,这点挺让她难过的,而且她父母一直不同
意我们在一起,然后她就提出分手去美国了。」

陈静摸着我的脸道:「好难受的吧,弟弟?」

我笑笑:「刚开始肯定伤心,后来想通了她的未来比我能给她的远大的多,
这样挺好的。」

「不过幸好你们分手了,我才能和你认识。」陈静又是怜惜又是开心的道。

陈情嫌弃的看着我俩,指着墙上的表道:「真腻歪你俩。快六点了,你们赶
紧吃饭去吧。」

陈情不跟我们一起去,留在酒店房间里玩电脑。

在老三家,老三爸妈亲自下厨做的饭,五个人围在一起,比在饭店有气氛多
了。

饭菜上齐,还没动筷子,苏阿姨就拿过来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打开里面
是一块精致小巧白盘金属表带手表,说是送给陈静的见面礼。

陈静看向我,我看到表盘上写着「LONGINES」,苏叔叔直接摆手道:
「小静你不用看知北,这是送你的,今天才知道你来省城,太仓促了没来得及买
好的,这个你就先戴着。」

我对陈静点点头说收着吧,他送的礼要不收能磨叨死你。

陈静谢过老三爸妈,接过来放在一边,明显她不认识这个牌子。

我对老三爸妈一笑,也不给陈静解释,让她当作普通手表就好了,免得知道
价格了觉得太贵了心里不舒服。

吃完饭回到如家,陈情还在房间里等我们,带她去吃麻辣小龙虾。我和陈静
在老三家总共也没吃多少,和陈情一起又吃了一大盆小龙虾。

把陈情送回住处,再回如家已经快十一点了,我和陈静直接累趴在床上,今
天一天实在跑了太多的地方,强撑起精神,抱起堵着嘴的陈静去洗澡。

洗过热水澡,陈静倒来精神了,盘腿坐床上打听我除了徐忆竹还有没有过别
的女孩。

看她那表情,真是一脸期待,像要听评书一样。

我大汗,问她怎么会对这个有兴趣。

她歪头仔细想了下说:「我对你的感情是包容,没想过要霸占你,所以很想
知道你的这些事情,甚至有些为你觉得骄傲。」

我道:「可是我就想霸占你,谁挨着你一手指头都不开心。」

陈静手指头点点我的额头:「大男子主义!不过我喜欢被弟弟霸占着,就像
在你怀里,好舒服的感觉。」

我坏笑:「是么是么,是不是就像你特喜欢做爱的时候被我蹂躏,我让你干
什么就干什么啊?」

「嗯,我就喜欢那样给弟弟玩。」陈静趴在我耳边呻吟着说道,然后迅速挪
开:「咯咯,不过今天不做了好不弟弟,快累死了。」

我嗯了声,把她的两只脚拉过来给她按摩。

「我说了你可不许笑话我,我这还是第一次跟人说呢。」

「快说快说,保证不笑话你。」陈静嫩白的小脚丫子蹬了两下,催促我道。

「我到现在包括姐姐你跟四个女人上过床。」

「四个,还好不算多,我还以为得有七八个十多个呢。」

我拍了她肥腻的大腿道:「你以为我种马啊?」

陈静琼鼻一皱道:「你以为在床上你不是种马么,每次都要人家好几次。」

我听了哈哈笑起来:「嗯我就当这是姐姐对我的夸奖了。」

「徐忆竹你知道了,我俩在一起两年,呃,当然是上过床了。她是和我有过
性关系的第三个女人,你是第四个。」

「先说第一个。」陈静举手道。

「第一个是我高中的班主任,教我们英语,我们那一届是她大学毕业第一年
带的学生。我升高中的成绩是全县第一,她自然挺喜欢我,让我当了英语课代表,
经常陪她改作业改卷子什么的,高一就关系挺好了。后来高二我休学一年,回来
后学校本来想让我念高二的,我不愿意,找到她帮我说项才同意我还是跟她的班
级念高三。一年没上学,功课差了很多,高二暑假我就天天去她宿舍找她补习,
那时候她刚毕业没两年,各科都能教我一下。那年她二十五不到吧,我是十六,
她长得挺漂亮的。夏天天热啊,我俩在那么小的宿舍里都是短袖短裤的,有时候
走来走去身体难免会挨着,刚开始我俩挺不好意思的,后来有一次我俩都没注意
撞一起摔倒在床上了,然后俩人一激动就做起来了。」

「四个里面就有俩是你老师了,啧啧,你可真是好学生,专门喜欢和老师上
床。」陈静道。

「哎,弟弟,你和你老师做爱是不是特别刺激?」

「呃,有一点吧。跟这个老师做的时候我俩都是第一次,呵呵,弄了半天才
弄进去。我俩一直保持这种关系到我高中毕业,我俩在一起挺疯的,跟姐姐你一
样很听我的话,那时候我也是混蛋,只知道做爱啊刺激啊,做过一些让她很冒险
的事,不过万幸的是都没出问题。我毕业的时候她说她年龄大了该找男朋友了,
从那我就没再去找过她。」

陈静越发感兴趣:「跟我一样听话吗?怎么听话的?」

我有些难以启齿,不过想想都是过去的事了,就当作和陈静的闺房之乐了。

「做爱的时候我让她叫我爸爸。」

陈静粉拳直接打我胸口上:「你个变态。」

骂完接着就问:「她叫了。」

我点头:「叫阿,有时候不是做爱只有我俩的时候,她也会叫,当然那就属
于逗着玩了。」

陈静听得脸色潮红:「她怎么这么那啥啊。你俩还做过什么刺激的事?」

「这个就多了,夏天我让她下身不穿内裤只穿裙子去逛街啊,学校放假了我
俩在楼顶做爱啊,还有一次我记得她来我家给我辅导,我爸妈在客厅看电视,我
就在我屋里操她。」

随着我的讲述,陈静两条大腿紧紧地靠在一起,轻微地摩擦着。

我微微一笑,伸出手挑起陈静的下巴:「姐姐,是不是听的很爽,小屄都开
始痒了?」

「嗯,坏弟弟,本来不想的,被你说的想了。」陈静娇声道。

「那你是想继续听呢还是想要弟弟的鸡巴操啊。」

「」都要,弟弟一边操我的屄一边说好不好?「说着陈静已经亲了上来。

我在她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骚姐姐想的挺美。来躺好,自己把屄扒开。」

陈静本来就先帮我把衣服脱了,在我阴茎上嗦了几口,再脱了自己的内裤短
袖,躺好呈M形状,双手扒在阴唇的两侧,把粉红的肉洞面对着我,洞口已经湿
的一塌糊涂。

我跪在她前边,阴茎直接插了进去,陈静常常呻吟一声:「真好,弟弟又填
满我了。」陈静双手解放出来,张开双手声音黏糊糊地道:「」弟弟趴我身上,
抱着我讲。「

我一边埋首在她耳边温柔的抽插一边继续说道:「这是第一个和我有这种关
系的女人。第二个是我大一时候在英语社团认识的大三学姐,那个我俩存粹是炮
友关系,就是只做爱不谈感情,后来我和徐忆竹在一起后就和她分开了。」

陈静轻声地喘息着:「啊……哼……弟弟狠狠操我的时候舒服,现在这么轻
轻的操我也好舒服。我知道你班主任玩什么听你的话,肯定是被你的大鸡巴操服
了。你那个学姐还有徐忆竹在床上是不是也听你的话?」

「学姐做爱的技术很高,我基本是被她调教听她话的份。徐忆竹和我在一起
的时候是处女,她在床上很害羞的,我让她做换什么姿势她也听话的换,但不怎
么说话,她说感觉自己要说了就是坏女孩了。」

「感觉……啊,感觉徐忆竹是个挺好的女孩子啊。」陈静能说出这句话大出
我意料。

「嗯,是挺好的,但还是不如姐姐你好。现在姐姐才是我最爱的人,也是我
最喜欢操的人。」

「姐姐也喜欢给弟弟操。嗯,用力,弟弟,操我的骚屄!」陈静回应着我,
双腿把我的屁股紧紧环住。

「弟弟我是不是也有点变态啊,听你讲你跟那些女人做爱的事好兴奋,想着
弟弟把鸡巴插她们屄里我的屄里就也痒的不行。」

我知道有喜欢自己媳妇被外人操的绿帽男,第一次见陈静这样喜欢老公我操
别的女人:「姐姐是不是想看我操别人啊?」

「嗯,啊啊,好爽,我想看弟弟把她们操的死死的,听她们叫你爸爸。」陈
静爽的死死搂住我的脖子,屁股也向上用力挺着,方便我的鸡巴更加地深入她身
体深处。

我问:「你想看我操谁啊,姐姐?」

陈静忽然说出了一个名字:「莫莫,我想看弟弟操莫莫。」

我吓了一跳,以为她会说我那些前女人们,不过想到莫霜不输陈静的容貌,
丰满但却更加修长的身材,鸡巴不由更硬了几分。

「好,操莫莫姐,操莫莫姐哪儿啊姐姐?」我豁出去了,反正是做爱说着玩
儿。

陈静亲了我一口道:「操莫莫的屄,也操我的屄,我俩的屄都给你操。」

陈静越发兴奋起来,阴道深处开始收缩:「弟弟弟弟,快给我,我快来了,
啊……啊……」我也加快速度,让她的阴道壁更频繁地刺激阴茎,感觉到精液已
经在阴囊里集合要进入输精管了。

「姐姐,咱俩一起来。」

「啊啊,射给我射给我,我来了弟弟!!!」

陈静到达高潮的同时,我也死死地用尽全力把鸡巴顶进去,龟头奋力地在阴
道尽头的子宫颈里里延伸延伸再延伸,终于在被陈静温热的阴水兜头一烫之后,
精液喷射而出冲进子宫里。

我趴在陈静身上,我俩呼哧呼哧大口喘着气,我慢慢挪动身子从她身上下来,
侧抱着陈静浑身是汗的娇躯。

「弟弟果然是想操莫莫的,刚才我一提莫莫就感觉到弟弟的鸡巴更硬了。」
一会后陈静忽然笑道。

「姐姐我没有,是你说起莫莫姐的,我想象一下肯定会兴奋的。」我强自解
释道。

「嘻嘻,莫莫长地不比我差,我可不相信你没有想过。哎呀,好弟弟不逗你
了,我不是想说你,是有件事想跟你商量,很认真的哦。」陈静亲了我一下,安
抚我道。

「什么事啊,这么认真,光着屁股谈?」

「别闹,便宜你的好事儿。弟弟,你把莫莫也弄上床吧。」陈静语不惊人死
不休。

「认真的?」

「认真的,弟弟你也知道莫莫一个人单身快有十年了,平时很寂寞的,我跟
你说过吧,我俩以前一起睡觉搞过这种事,现在我有弟弟了,各方面都幸福的很。
但想到莫莫还是一个人我就难过,本来想着冬天了让她搬过来,你俩慢慢可能会
有一些感情,我再撮合你俩,但我现在听完你以前的事情,忽然觉得莫莫也不小
了,早一天能跟你好就能多一天的幸福。」

我苦笑:「姐姐我知道你跟莫莫姐亲如姐妹,不介意和她分享我。但你能保
证莫莫姐也喜欢跟我在一起吗,这样做的话她就能幸福吗?」

陈静道:「总要试一试,我觉得弟弟你这么好,莫莫肯定也会幸福的。而且,
你就不想我俩一起在床上伺候你吗?」

我摇摇头道:「说不想那是假话,但我不想姐姐你委屈分我一半给莫莫姐。」

陈静看着我的眼睛道:「你要有别的女人我可能还会吃点醋,但是莫莫的话,
我一点委屈都没有,真的,可能是我已经习惯和莫莫一块生活了吧,我觉得咱三
个生活在一起一样会很舒服很幸福的。」

我想了下说:「姐姐,我可以试一下,但要顺其自然好不好,莫莫姐愿不愿
意还不一定呢。」

陈静笑嘻嘻地支起俏脸道:「好,顺气自然。我告诉你个莫莫的秘密啊,莫
莫下边是没有毛毛的哦,特别漂亮特别光滑。」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