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18-19)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十八)

那是一间宽阔明亮的卧室,天花板上那巨大的吊灯洒下了照耀整间卧室的光
明,房间中央是一张爱心模样的大床,上面铺着洁白的双人被,房间正中央有一
个巨大的「喜喜」字,一个身着白色婚纱,头戴白色头纱,手上戴着白纱手套的
高挑美人正正坐在床边,双手一上一下,交叉放在大腿上,而那透过长长的裙底
露出的白袜小脚,隐隐能看出吊带袜的形状……

这,这是什么,出乎意料的画面使我的大脑当场当机,而突然出现的男人让
我不由得双目喷火,他穿着一套臃肿的白色新郎装,慢慢走近美丽的新娘……

只见他慢慢伸出双手,轻轻取下新娘的头纱,缓缓说道:「韵,今天是我们
大喜的日子,你开心吗?」韵咬了咬唇,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有说话。「都是
最后一次了,你还是不肯配合我吗,上次最后你可是……」「别,别说了,我,
我开心。」似是想到了「上一次」发生的什么,韵的脸突然一惊,慌忙说道。

看到这里,我突然松了一口气,看来虎哥是用「最后一次」来说服韵穿上这
套衣服的,而韵也是有心结束这样的关系才答应了下来。不过,我的心里还是有
点吃味,以前的韵,绝对不会答应这种带有象征意义的仪式,结婚,在她的意识
里应该是一种神圣的行为,而现在的韵,似乎并不是在结婚,反而像是在扮演着
什么,等等,扮演,我似乎突然明白虎哥这十个月对韵做了什么……当我思绪回
到现实,突然想起,虎哥刚才似乎是在叫「韵」,不会吧……

「虎,虎哥……」韵似乎对这个这个称呼有点不适应,但还是硬着头皮叫了
出来,看来虎哥虽然虽然潜移默化让韵习惯了他对她亲切的称呼,却无法让韵改
变自己的称呼习惯,看来,他也不是万能的吧,我突然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可是下一秒,我就笑不出来了,因为韵说出了让我震惊的话语……

「今,今天要从哪里开始?」韵似乎喝了些酒,顺着酒意对虎哥说出这句似
乎理所当然的话。「今天,当然是这里开始了!」虎哥「嘿嘿」一笑,然后在我
嫉妒的眼神中,蹲下了身,慢慢钻进了新娘子的裙摆之中……

新娘子的裙子很长,男人除了小腿以外完全消失在了新娘的裙子里,然后,
只见新娘子脸色稍稍犹豫,然后便慢慢分开了双腿。然后,一个凸起忽的出现在
裙子上,慢慢上移,最后停留在那裙摆的根部……

韵的反应让我不知如何是好,似乎早有预料,又似乎收到了冲击,只得默默
看下去。当韵大腿根部那个凸点开始慢慢蠕动,新娘子的双手忽的向后撑住,上
身向后仰,双腿分的更开,大腿有一半放在了床上,眼睛微闭,似在感受着什么,
看这这熟悉的动作,却是似乎已经练习过无数次一般……

房间里无比安静,只有新娘子裙底偶尔发出的「哧溜」声,才证明了这里还
有第二个人存在……当新娘子的身体微微颤抖,双手开始抓紧被子,身下的男人
却离开了,带着坏笑钻出来:「多谢款待。」韵支起了身体,睁开有些迷离的双
眼,待回过神来,对着男人「哼」了一声,表示着自己的不屑,在旁人看来,却
又似在埋怨着什么……

「下一步,还是先喝交杯酒吧,新婚之夜,这可是必不可少的。」不等新娘
子回答,新郎变戏法般掏出了两个杯子,装了点桌上的白酒,然后将一个杯子递
给了新娘。新娘略一犹豫,便接过了杯子,双手捧着放在大腿上,出神地想着什
么。

新郎坐在了她的旁边,抬起了右手,温柔道:「来吧。」新娘稍一迟疑,还
是举起了右手,与新郎双手交互,喝下了这杯酒。「下一步,就是洞房了。」新
郎义正言辞地说。听到「洞房」,新娘脸色一红,似是真的害羞了起来,让在屏
幕前的我奇怪不已。只见虎哥慢慢拉起韵,让她站直,然后走到她身后,双手摸
索着韵的背,忽的,眼前的新娘裙似乎失去了支撑,慢慢脱离了新娘的胴体,飘
落在地上。

我不由得目瞪口呆,只因屏幕前的韵上身穿着一件几乎透明的白纱乳罩,下
身是一件纯白色情趣丁字裤,透过几乎透明的乳罩和内裤,几乎能够看见那里所
有的一切,不论是那红色的樱桃还是那黑色的丛林,抑或是那粉嫩的蜜口,都能
够看到却又不能完全看清,让人徒增了一探究竟的欲望……

白色的情趣内衣,白色的吊带袜,白色的手套,妖艳而高雅的纹身,还有仙
子般的美人,构成了今天晚上这如天使般圣洁、如魔鬼般诱惑的动人新娘。「这
下,该你了。」虎哥的声音从后面传来。韵习惯地转过身,为身后的男人宽衣,
那行云流水般的动作证明她早已做过多次……只见新郎的上衣,领带,西裤被新
娘缓缓褪下,我的眼睛却盯着某样眼熟的事物,久久不能移开……

(十九)

虎哥的身上,竟然,竟然有着和韵几乎一模一样的梅花纹身,不过这支梅花
更加粗壮,方向也和韵相反,根部却也一样是从下体伸出,他们,竟然纹了情侣
纹身……

千里外的两人没有意识到我内心的起伏,只是自顾自地开始了下一步……

韵慢慢坐在了床上,上身倚在在高高的靠枕上,轻轻分开双腿,露出那泛着
水光的秘裂,眼睛紧闭,头偏向右侧,道:「你来吧。」「来什么?到哪里啊?

韵你要是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你要我干什么呢?「韵回正头怒目看着虎哥:」
到了今天了,你,你还得怎样,如此羞辱我到底作甚?「愤怒的声音带着一丝委
屈,看来她的确已经做出过太多的让步了……

「正是因为今天是最后了,所以我才想最后和你好一次,我希望你能对我敞
开心扉好嘛,就今天对我好一点。」一向强势精明的虎哥竟然用带着难过的语气
对韵发出请求,韵也被吓了一跳,不过第一次看到这个熟悉而强大的男人「柔弱」
的一面,韵竟然也动了一丝恻隐之心……

「这……」韵说的话声若蚊蝇。「什么?」男人还没从难过中恢复过来。

「这里!!」韵深吸了一口气,偏过了头,右手却指向了自己张开双腿的根
部。

「裤子挡住了,看不见!」男人却变得更加得寸进尺。「你!」韵的闭着眼
牟的脸上再次闪过一丝怒色,却没有睁开眼,而是强忍着怒气,房间里沉默良久,
终于,她无奈地叹了口气,右手伸到腿间,将丁字裤轻轻地拉到一旁……

看到新娘终于服软,新郎也不再调戏,只是把内裤脱掉,将封印的巨龙解放,
把那龙头顶在那粉红的裂口,似乎是在准备进攻一般,缓缓上下滑动着,就连那
粗壮的梅花,也仿佛在磨刀霍霍……

等等,梅花?我不由得惊诧的看着两人身上的纹身,如果这一插入,两株梅
花的根部便会重合,而两人纠缠的肉体也会使两株梅花的下半部分紧紧纠缠在一
起,想起我曾感觉到梅花的不和谐感,那枝干竟是由一大一小两株梅花交缠而成,
而那另一半交缠的躯干,就刺在虎哥的身上……

不对!!如果要完成这样一副刺青,除了高超的技巧之外,恐怕还需要两人
身体的配合,否则就不可能刺出如此严丝合缝的纹身,那么在刺纹身时,两人恐
怕还要保持着相应的姿势,想到那延伸到根部的刺青,我甚至已经隐隐猜到他们
是在做什么的情况下刺出了这幅连理枝图……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当我开玩笑问纹身师是男是女时,对方明明是女纹身师,
韵却仍在无意识地强调自己是蒙着脸纹的……我也明白了为什么她老是强调我是
第一个看到的,因为她在自欺欺人,那是一个女人想在自己的爱人面前保留的最
后一点自尊……

我心如死灰……

「每次都这样,能不能有点新意?」韵的语气毫不客气。「我就喜欢看你满
怀忐忑等我插进去的样子,每次我突然插入,你的表情都能让我感到满足,不过
新意,嘿嘿,原来韵竟是想让我玩点新花样,我懂了。」虎哥却抓住了韵语言的
漏洞,调侃着美丽的新娘。韵哼自知说错了话,「哼」了一声,扭头不语。虎哥
似知道美人不会再说话,也不再撩拨,下身轻轻用力,挤开蜜瓣,缓缓插了进去。
似是有点不解,今天的虎哥为何如此温柔,韵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却对上了一双
意料之外饱含深情的眼睛……韵一下子转过了头,习惯了往日这无耻男人那阴险、
狡诈、调侃甚至是充满欲望的眼光,现在看到这双与以往不同的眼睛时,她竟然
不由得感觉到一丝尴尬……

不只是韵,虎哥与以往不同的作风让远处渐渐麻木的我也感到了一丝不妥…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