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妻小唯的凌辱计划】(10)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十)

正当我和秃头吃着东西闲聊的时候,一个人走来坐下,看了我一眼对秃头说:
「大哥,最近不见你带那骚货来吃东西呢?」这人看起来挺壮实的,我听到他问
小唯的事,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他上身穿了一件满是油污的T恤,下身则是一条已经看不出颜色的长裤,裤
管卷到了膝盖上,我注意到他小腿处有块伤疤,看着挺狰狞的。

秃头听了指着我说:「兄弟,他才是老大,你问他。」

那人听了,一张国字脸转过来看着我:「大哥,最近好多人都来我这吃饭,
就是为了看看那骚货,这几天她没来,生意差了不少。」

「你想说什么,直接说。」我问道。

「大哥,能不能让那骚货每晚到我这露露脸?」那人听了说道,接着我见他
看起来挺老实的一张脸突然涨的通红,扭捏着又说:「当然……如果大哥可以让
我…不,让顾客玩一玩……当然最好。」

这么个大汉摆出这种娇羞的表情,我看着觉得无比别扭,秃头也插了句嘴:
「兄弟,你摆出这样一幅欲拒还迎的样子干啥?我们又不强奸你,妈的,正常点
说话,我受不了。」

「这个路边摊是你的?」我问道。

「是的,我姓林,他们都叫我林厨子,」他指了指周围的人接着说,「我原
本是在工地做体力活,不过在一次事故中受了伤,就在工地旁开了这个路边摊,
以前的工友们都很照顾我,加上我这里价钱便宜分量足,他们也常来光顾。」

「既然如此,那你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我问道。

「那是我之前打工的地方,」林厨子指了指不远处的工地说,「你们应该知
道,我们乡下来城里打工,几乎都是一批一批的出来。」

林厨子说着顿了顿,我看了看他,示意他继续说。

「一些同乡虽然在别的工地,但听我……听人说,有个淫荡的痴女经常来我
这里,所以他们便带着自己的工友过来,想看看那骚货,但几天了都没见到她,
所以……」

我说道:「什么听人说,就是听你说的吧?」

林厨子听了脸一红说:「大哥,这……是我说的,但也是为了生意啊,谁知
道现在生意没好起来,同乡还说是我为了赚钱骗他们,哎。」

我想了想说:「兄弟,这样,你带我们看看你这地方。」林厨子听了连忙带
我们去里间。

一个不大的棚屋被分成了里外两间,穿过搭了个土灶作为厨房的外间,看到
在一个狭小的空间中放着一张床,整个地方又脏又乱,散发着汗水和油烟混合后
的怪味。

「老兄,你这环境太差了吧,你说谁舍得让老婆到这种地方来?」我说道。

「你老婆?」林厨子一呆,「大哥,你说那骚……那女的是你老婆?」

「不错,那骚货就是我老婆。」

林厨子犹豫了一下说:「那这……大哥,要不算了吧,刚才的话当我没说过。」

「我也没说不同意,再考虑看看吧。」我回答说,接着秃头便跟着我走了出
去,林厨子听了赶忙追了上来。

「大哥,嘿嘿,那我等你回复啊。」林厨子谄笑着说,「不过,嫂子这么淫
乱,大哥你愿意啊?」

「这和你没什么关系。」我冷冷的说。

林厨子听了说:「是是是,大哥,我孤苦伶仃一个人,来城市里打工又落下
残疾,如果嫂子真能让我玩一玩,让我给你们做牛做马也行。」

「别装可怜,既然你那么想肏她,那我问你,你敢不敢强奸她?」我挥了挥
手说。

林厨子听了一脸为难的说:「大哥,这犯法的啊。」

「哟,看不出你还懂法?」我笑道,「我保证你没事,就问你敢不敢?」

「……敢!」林厨子犹豫了一阵咬牙说道。

「那行,我让她一会儿就过来,你准备准备。」我说道。林厨子听了一阵兴
奋,接着进了里屋。

秃头看了看我说:「老弟,你真的让那个又脏又臭的民工干小唯?」

「老徐,脱掉衣服,你和他有什么区别?」我反问道。

秃头听我这么说,没说话盯着我,我看他脸色不太好看,我笑了笑不说话,
也不去管他,拿出电话打开了监控。

我通过监控看到金牙胡正抱着小唯的骚臀,不停的舔着她的菊门,而小唯则
无力的趴在沙发上,淫穴中往外流淌着浓精,任由金牙胡玩弄她撅起的骚臀。

我看了一会儿,拨通了小唯的电话,不过响了很久也没人接听,挂掉后我又
拨了一次,这次我听到了小唯的声音。

「老公,怎么啦……」通过电话,我听到小唯用压抑的声音问我。

「老婆,我和徐经理在你们公司附近的路边摊吃东西,你忙完了吗?过来一
起坐一会儿吧?」我说道。

「我还…还有一会儿……」小唯断断续续的说着,接着突然发出「啊!!」

的一声呻吟。

「嗯?老婆,怎么了?」我问道。

「没…没事……老公,有只虫…虫子……」

我故作奇怪的问:「虫子?你们办公室怎么会有虫子?别管这个了,你还有
多久?快过来吧。」

「好…啊啊……好的……我一会儿就过来……」小唯说完就挂了电话。

我则继续看着监控,只见金牙胡已经在小唯的菊门中奋力的抽插好一会儿了。

「骚货,一边被我干屁眼一边和老公打电话,感觉怎么样?」金牙胡问道。

小唯呻吟着说:「胡…胡总……你快结束吧……我老公……老公在附近等我
……」

「那你求我啊,求我射在你屁眼里!」金牙胡爆肏着说。

「啊啊……胡总……求…求求你……啊啊啊……射在我屁…屁眼里……」小
唯为了让金牙胡快速射精,一边风骚无比的浪叫着哀求,一边快速的收缩着菊门,
一双丝脚也弯曲着逗弄着他的卵蛋。

见金牙胡还没射精的趋势,小唯一下挣脱了出来,起身将金牙胡按倒在沙发
上,也不顾肉棒刚插过自己的菊门,张开淫嘴含着龟头大力的吮吸着马眼,同时
一手抚摸着卵蛋,一手快速的套弄着肉棒。

「哦哦……好爽……人妻就是爽……技术真好……」金牙胡一边享受着小唯
的淫嘴一边说:「不过……如果没射到你屁眼……屁眼里……就再来一次!」

小唯听了一边媚眼如丝的看着金牙胡,一边含着龟头发出「唔唔……噢噢…

…「的浪叫,手上的动作也加快了不少。

感觉了到金牙胡肉棒的收缩,小唯赶紧起身,用菊门套住整个肉棒,俯身吮
吸着金牙胡的乳头,扭动着骚臀上下套弄了几次,就让金牙胡在她菊门中缴械投
降。

我看着犹如榨精魔女一般的小唯,不由得对她刚才的举动感到吃惊,原来小
唯已经成长到了这一步。

金牙胡将小唯的骚臀紧紧按住,不让小唯起身,由着肉棒在她体内渐渐软化,
同时将嘴凑过去和她进行着舌吻,小唯无奈的满足着他。

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小唯终于挣脱了金牙胡的怀抱,穿上丝袜,整理
着自己的衣物。而金牙胡则一边看着眼前的美艳人妻慌乱的穿着衣服,一边给秃
头打了电话。

「好,老哥,没事,那你先回去吧,我来善后,好,没问题,好。」秃头在
电话中说着,接着我看到小唯和金牙胡离开了办公室。

「胡总对我说他今晚很满意,合作也没问题,先回去了。」秃头说道,我听
了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我看到小唯被金牙胡搂着走了过来,而小唯远远的看到我似乎在看
她,赶紧从金牙胡怀中挣脱出来,快速的向我走来。

「老公,对不起啦,让你和徐经理久等了。」小唯不等金牙胡开口,赶紧说
道:「徐经理,胡总说合作没问题了,不过回家前想过来和你打个招呼。」

秃头一愣,站起来说:「老哥,你不是说先回去了吗?」

金牙胡笑着拍了拍秃头的肩说:「不亲自和你说一声,我怎么好意思!」接
着他转身看着我。「这位一定是小唯的老公吧?我也是想过来看看,是谁那么幸
运,能娶到这么漂亮」能干「的老婆,哈哈哈。」

小唯在一旁略微显得有些慌乱紧张,我看着金牙胡伸过来的右手,笑着起身
握住说:「胡总是吧?幸会幸会,小唯工作很马虎,耽误到现在,希望你见谅。」

「哈哈哈!哪里哪里,小唯工作能力很强的,我很满意,哈哈!」金牙胡哈
哈大笑说,「那我不打扰你们了,我先走了,老徐,明天你安排一下,看谁来把
合同签了,可以的话就让小唯来吧!」

秃头在一旁说道:「行,老哥,按你的意思办!」说着送他离去,而金牙胡
临走时淫笑着看了我和小唯一眼。

秃头送走金牙胡回来后,小唯一直没说话,双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手袋,一
脸通红的看着我,我能明显感到她心中的惊慌。

「老婆,怎么了?吃点东西吧,这个很好吃的。」我指着一碟菜说道。

「哦,好的。」小唯吃了一口,便放下了筷子。

这是林厨子走了过来:「大哥,怎么的,你喜欢这个菜啊?那你以后常来啊!」

我看了看小唯说道:「老婆,要不你跟林哥学一下这个菜怎么做吧?回去做
给我吃?」

「啊……?哦,好!」小唯在一边想着什么,突然听到我叫她,心里一惊,
不过听到我只是让她去和林厨子学做菜,心里放松了许多。

「别人要学的话,我肯定不教的,不过大哥你都说话了,那我教教嫂子也没
关系!」林厨子接着对小唯说:「嫂子,那我们去那边?我做一次给你看看?」

不知道小唯现在心里怎么想的,估计是因为刚才一边和我通电话一边被人肏
干着菊门,害怕我知道了什么,逃避似的起身跟着林厨子走了过去。

「厨房不是在这里吗?进去干嘛啊?」我听到小唯问道。

林厨子回答道:「嫂子,材料在里边,我给你看看需要做什么准备。」看着
小唯走了进去,林厨子回头看了我一眼,我对他点点头。

只见他跟着走进去以后,我听到小唯发出一声轻微的:「啊!」然后便没了
声音。

过了一会儿,我起身绕道棚屋后边,看见小唯正被林厨子捂着嘴,从身后大
力的肏干着。

林厨子一边猛肏一边说:「干死你们这些城里女人,平时看不起我们,把我
们当垃圾,今天你就等着被垃圾肏烂吧,骚货!」

我看到小唯的丝袜已被撕的稀烂,林厨子又黑又长的肉棒快速的在她淫穴中
出入,看着他惊人的长度,估计插到了小唯的子宫中。

小唯的阴唇也在林厨子的抽插中,冒着白沫不停的翻卷。接着我看到小唯扭
着头,从林厨子的手中挣脱出来,问道:「啊啊……你…你不是叫我……嫂子吗
……你……啊啊啊……还叫我老公……哦…哦哦……大…大哥啊……」

「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你没听过吗?老子干的就是你这个淫荡的
嫂子,大哥知道你来这里喝精吗?知道你被无数人玩弄丝脚吗?」

小唯听林厨子这么说,顿时闭上了嘴,低着头默默的承受着他的奸淫,我能
看到小唯眼角已经挂着晶莹的泪水。

「骚货,别他妈的不出声,老子不是奸尸!说点什么让老子爽爽!」林厨子
骂道。

「你…呜呜……你的肉棒……呜呜呜……干的我好爽……」小唯哽咽着说。

林厨子听了粗俗的说道:「肏烂你这个婊子!老子这不是什么肉棒,是鸡巴,
正在干你的是老子的大鸡巴!」

「是……是大鸡巴……」

「你这骚逼就是他妈的一个鸡巴套子,天生就是装鸡巴的工具!你就是个精
液肉壶,你的作用就是每天被男人灌满精液!」

小唯感受着身后又脏又臭的男人一边肏干着自己的淫穴,一边用低俗下贱的
语言奸淫着自己的耳朵,无比屈辱中眼泪夺眶而出。

「你哭个屁,骚货,上次来喝了那么多精液,还他妈装!肏死你这个骚婊子!」
林厨子一边说一边拉着小唯柔顺的长发,让她仰起头来,我看到小唯全是泪痕的
脸上泛着红晕,不知道是她因为羞辱而脸红,还是身体对林厨子的肏干有了反应。

小唯被迫抬起的头正好对着我这里,担心被她看到,我走到门口,大声问道:
「老婆,你进去很久了啊,怎么了,有什么麻烦吗?」

接着我听到小唯说道:「老公……没…没事……正…正在准备材料……马上
…马上就好!」

「那我进来帮你吧?」

「别…别进来!」小唯听了大声喊道,「我马上就出去!」

「好吧,那你快点啊!」我答应着坐了回去。

很快小唯就走了出来,而紧跟着的林厨子手里拿着食材,裤子里顶着一大坨,
估计小唯就不知道对他说了什么,让林厨子没结束就放过了她。

接下来我看着小唯在试着做那道菜,林厨子则在一边指点着,而我看到小唯
的左手应该是放在林厨子裤裆处的,看那摆动的幅度,估计小唯正在帮他打手枪。

过了一会儿我看到林厨子下身抖动着,接着听到小唯轻声说:「别射到我身
上……」看来林厨子被小唯用手给套弄了出来。

又等了一会儿,就看到小唯端着菜走了过来,林厨子跟在她身后。

「老公,我大概学会了……」小唯红着双眼对我说。

我试着吃了一口,说道:「老婆好厉害,第一次做就这么好吃!」秃头在一
旁也是赞不绝口。

小唯依然红着脸没说什么,我看了看林厨子说:「多谢了,兄弟!」

林厨子笑着说:「大哥,没事的,以后嫂子要学什么菜,我随时都可以教!」

「那先谢谢了,今天也不早了,差不多了,结账吧。」

「不用了不用了,大哥,这顿我请你!」林厨子摆着手说。

我听了站起身来,一边掏钱一边将林厨子拉到一边问道:「怎么样?」

林厨子回答说:「大哥,嫂子那骚逼又紧又湿,肏起来真是太爽了!」

「第一次就这样吧,爽了就行,没让你在她体内爆浆,不会怪我吧?」我故
意问道。

「哪会怪你啊,大哥,你瞧你这话说的,我谢你还来不及的!」

「过几天我通知你,到时候你叫上你的同乡。」说着我转身准备离去,却看
到小唯下身的包臀裙上,白花花一片全是浓精,顺着裙子还在往丝腿上滑落。

周围的人全盯着小唯的骚臀和丝腿,看的她很不自然,接着精液滑落的感觉
让她回过神来,我看她慌乱的看向我,我立刻转头装作在和林厨子说话,余光则
看到小唯不停的用纸巾擦拭着裙子和丝腿上的浓精。

「我老婆不是让你别射她身上吗?你这样我怎么和她回家?」我不悦的说。

林厨子听了谄笑着说:「大哥,不好意思,一时没忍住就射了,谁让嫂子这
么大魅力,别说让嫂子打手枪了,我那些同乡搞不好看见嫂子就射了!」

「你人看起来挺老实,说话却这么圆滑,还强奸别人老婆,果然人不可貌相。」
我听了说道。

林厨子也没说话,就一阵「嘿嘿」的笑。

我看着小唯整理的差不多了,就走过去和她一起先将秃头送走,然后打了车
回家。

在车上小唯突然问我:「老公,你干嘛和他们说谢谢?」

我看着小唯,发现她是真有些生气,于是说道:「老婆,怎么啦?」

「他们…他们欺负你老婆,你还说谢谢!」

「欺负你?怎么欺负你?」我听了一愣,接着凑到小唯耳边说:「难道他们
肏了你吗?」

小唯听了一张脸刷一下白了,捂着嘴看着我,我见了立刻一脸堆笑说:「哈
哈哈,老婆大人,逗你玩的,我就在旁边的,他们怎么敢欺负你。」

小唯见我这么说,玉手拍着胸口平复着情绪,煞白的俏脸也渐渐有了血色,
接着她整个人靠了过来,恨不得将自己挤到我身体里,我看着小唯的样子,没说
什么,只是伸出手抱着她。

「老公,抱紧我,」一会儿听到怀里传来小唯的声音,「答应我,永远不要
离开我,好不好?」

我看着怀中的小唯,感到胸口传来她如小兔般慌乱的心跳,我亲了亲她的额
头。

「好!」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