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22-24)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二十二)

身后的男人先是一愣,然后便是狂喜,下体想也不想立刻一挺,狠狠地撞击
在了美人的屁股上,大声叫道:「老婆,我爱你啊!!」美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举
动吓了一跳,然后陷入了男人疯狂的抽插之中,她只得闭着双眼,默默承受着男
人的冲击,不过,双颊却飘过了一丝红晕。

「老婆,我要去了,你夹得我好舒服啊,真是个贤惠的好老婆。」「老,老
公,我,我也快要去了。」仿佛捅破了最后一层窗户纸,新娘也渐渐进入了状态,
虽然还有些羞涩,但内心的变化却也再也掩盖不住。

「啊,吸的好紧,老婆,哦,都给你了。」男人的下身狠狠地顶入蜜口,再
也没有出来,只是无意识的耸动却说明了它正在将自己的毒素注入新娘的蜜壶。

「哦,哦,好烫,都进来了。」

新娘被烫的有些失神,只是那紧紧抓住男人的双手说明了她正处于快乐的巅
峰,新郎把头伸了过来,她自然地偏过头,双眼迷离的与他对视,然后送上了自
己的樱唇……

良久,唇分,一丝晶莹的银丝挂在两人唇间,显得淫靡而神圣……「韵,我
要你在我眼前放开自己,把自己的另一面都展现给我。」「我的一切都是磊的,
你不要想太多,不然我们永远也不要再见了。」韵突然有点激动。「不,我是说,
我要的是你不能展现给阿磊的那一面,你的一切都是他的,我只要求你我独处时,
把你最放得开的性的那一面展现给我,你总不能把淫……不要脸的那一面给他看
吧?而且,我把视频都给你,你想做就做,今后的一切时间地点都由你掌控。」
韵终于偏过了头,算是默认了。「老婆,你真好。」说着,他亲了一下美人有点
不自然的脸颊,忽的大笑着抱起美人进入了卧室,关上灯:「老婆,夜还长着呢!」
无奈的美人只得羞涩地回应……

听着着漆黑的屏幕里传来的淫声浪语,我复得又抽出了一张纸巾,套在了缓
缓涨大的下体之上,而地上,早已一地纸巾……

我们,会变成什么样呢……

(二十三)

「老公,对面的邻居换人了好像?」「是吗?陈叔他们前段时间好像的确发
了财,换房子也是正常的,要不,我们去拜访一下新邻居?」「好的,我先换身
衣服。」「叮咚」「来了来了。」「您好,我们是住在对面的……咦?!虎哥!」
「诶!竟然是阿磊和弟妹,你们,难得是住在对面的?真是有缘啊!来来来,进
来坐……」……

……

监控器细小的探头在微微聚焦。这是一个灰暗的房间,窗帘紧紧拉着,只有
一盏床头灯发出了昏暗的灯光,角落里那华美的梳妆台诉说着女主人高雅的品位。
地上,男女主人的拖鞋散乱地放着,而地上更散乱的,还有那一件件女士工作西
服,胸罩,职业短裙,内裤……

房间中央的大床上,蚊帐已经放下,两个隐隐约约纠缠的身影让蚊帐轻轻颤
动,忽的,一双美丽的黑丝小腿抖开了蚊帐的缝隙,而那绷长的脚尖以及颤抖的
小腿无不说明了主人此时的欢喜与愉悦,等到玉腿慢慢平复,缓缓消失在蚊帐之
中,我们却能看到一副令人血脉喷张的画面:一个如玉般只穿着黑色丝袜的黑发
美女,趴在一个肥胖的中年男人身上,美人的黑丝裆部已经被撕开,两人呈「6
9」式,将各自的阴部对准了对方的脸颊。

而他们彼此的阴部却有一支相似的梅花「长」出,环在各自的腰间。此时,
只见那美女伸出丁香小舌,轻轻点了点男人的龙头中央,将缝隙中渗出的一丝丝
白色液体卷入口中,然后用舌头在龙头上打了个圈,复又往下,呈螺旋状开始湿
润整个柱身……男人一边享受女人的服务,一边用大嘴吮吸着美人的琼浆玉液,
发出了「哧溜」的淫荡声音。女人似是被这声音弄得有些羞涩,轻轻摇了摇柱身,
表示自己的不满,但男人不为所动,无奈,她只得继续。只见她轻轻张开小嘴,
把龙头整个含了进去,难以想象那樱桃小嘴是如何吞下这么粗大的龙头,而更难
以想象的是,美丽的玉人竟然慢慢往下,竟是吞下了大半个柱身,以这长度,恐
怕已经到达喉咙了……

果不其然,美人的眉头开始皱起,似是感觉到了难过,而身下的男人也在享
受美人那美妙湿滑而温暖的深喉后,长舒了一口气,道:「韵,你好厉害,我遇
到没有几个女人能够含得这么深,而且,你还是这么端庄美艳,你对我真好。!」
似乎早已经习惯了男人的调戏,可美人身下渗出的更多的液体却证明她对此并不
是没有感觉,于是,她也只有不断吞吐着男人的巨龙,为它献上小嘴那美妙的侍
奉。

男人一边享受着,一边在美人的蜜壶中仔细探寻着,似在寻找什么宝物,突
然,他找到了什么,然后带着坏笑开始玩弄美人的蜜穴。美人似乎知道男人寻到
了「宝物」,脸色一下子变的通红,只得加快了吞吐的速度,似欲掩饰自己的尴
尬,却让身下的男子更加舒爽了……

只见两人都不再说话,一心一意地为对方服务着,两人的身体也越来越滚烫。

美人突飞猛进的技术让身经百战的男人也有点招架不住,于是他索性停下了
自己的动作,专心享受着,待得他的巨龙开始剧烈抖动,美人也将巨龙几乎尽根
吞入,男人只觉下体进入了一个不断夹紧收缩的管道,最后,顶在了一片抽搐的
美妙软肉上,他终于忍不住,狠狠地爆发了出来。「呃呜,呃呜……」美人还是
被巨龙顶的有点反胃,不过那大量的精液在返到口腔时,被紧闭的双唇拦了下来。
美人支起了身,毫不客气地坐在男人的嘴上,然后回头妩媚地盯了一眼双目露出
渴望的男人,仰起头,喉咙一阵蠕动,「咕噜咕噜」地,将阳精尽数吞了下去…


看着眼前的尤物,男人的眼中出现了强烈的欲望,这妖精,越来越勾人了…


……美人这时坐在男人的嘴上,转了个身,从上方静静地看着男人。男人被
这目光盯着,感觉有些压力。自从她和自己走过那一步后,美人简直就像变了个
人,以惊人的速度变得越来越淫荡,而平时在她自己的家里也变得更加优雅贤淑,
但这样她偶尔却会露出别样的目光盯着自己,却让他有点自己被完全看透乃至掌
握的错觉。

抛开脑里的胡思乱想,男人轻轻抱着美人的屁股,开始继续为她服务,她也
闭上眼静静享受男人的服务,仰头轻轻发出舒服的哼声,给了身下的男人极大的
满足感。男人的动作越来越快,美人的哼声也越来越快速高昂,脸也越来越红,
似乎有什么让她羞涩的事即将发生……

(二十四)

美人的高潮即将降临,虎哥也将右手中指送入菊门,开始在里面轻轻挖弄着
什么。受此刺激,美人的身体猛地一颤,修长的丝袜长腿开始颤抖,越来越多的
蜜汁似要流出,却又被什么堵住了似得,突然,美人的蜜口猛地一抽动,一个洁
白光滑的曲面慢慢出现在了蜜口中央,美人开始皱着眉头,似在努力用劲干什么,
随着美人的努力和虎哥的挖弄挤压,那光滑的曲面也被美人的蜜壶渐渐「排」出,
那竟是一个光滑的鸡蛋……

当鸡蛋终于露出了真面目,从美人的蜜穴轻轻滑出,那被鸡蛋塞住的海量蜜
汁也同时喷发的了出来,和鸡蛋一起落入了虎哥的大口中……鸡蛋本是噎喉之物,
但虎哥却将鸡蛋与蜜汁同时吞入,就着蜜汁将鸡蛋嚼碎,然后将这泥泞的「人间
美味」吞入腹中……

「多谢款待,」虎哥对着渐渐起身的韵说道:「但我还有点不够。」美人脸
色又是一红,将丝袜右足抬起,男人会意,左手捧住了玉足,右手扯住脚掌丝袜
的边缘,轻轻一撕,顿时,两张暗绿色的片状物飘了下来,仔细一看,那竟是两
张风干的海苔,她竟一直把它们放在脚掌之下……「这个,很难做吧。」男人忽
的问起。韵有点羞涩,但还是说到:「今天走的比较多,出汗的时候,这个软了
下来,而且有点滑,我又穿的是高跟鞋,下属老问我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辛苦你了,你真好,我一定会好好品尝的。」说着虎哥将两片海苔放在鼻下深
深吸了一口,那混合着海苔味、脚臭味以及些许皮鞋味的「香味」钻入了他的鼻
中,让他食欲大动,马上将它们吃了下去。

「嘿嘿,你给磊做的晚餐一定很丰盛,但这样美味别致的晚餐,也只有我才
能品尝到!我还真是福气!」虎哥不由得有点得意。「你刚才……说什么!」刚
才还羞涩不已的韵,脸色突然平静了下来,目光渐渐变得锐利盯着虎哥说道:
「你有什么资格和他相比?我不过是和你玩玩就让你得寸进尺?还是说你觉得这
样就吃定我了?」

「我,我只是嫉妒他罢了,他能拥有你的全部,想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你
也永远只会真心对他一人好,我,我只能一周见你一次,每次你们来串门我都要
装作和你不熟,不敢让他进我们的卧室,还要随时藏好你的拖鞋、浴巾和牙刷等
等,我过得好憋屈啊!」虎哥心知自己说错了话,马上装可怜补救道。

「那你也不能提他,更不能侮辱他,若是无意中伤害了他,哪怕是家破人亡
我也会让你付出代价。」韵虽然依旧生气,可语气却已渐渐缓和,「下不为例。」
「可,可我为了你,不再搞别的女人,生意也洗白了,可你每周却才来一次,而
且还不能为我们王家留下一个姓王的种,再加上天天看着你们夫妻你侬我侬,那
次之后,你也再也没叫过我老公,从来都是『你』、『虎哥』什么的,你让我怎
么办?」

虎哥的声音却变得更加伤心。

沉默了许久,「我,我……」韵有点苦涩的声音响起:「我都这样的,你还
想让我怎的?」「我不想要太多,只想让你在陪我的时候,能够放得开,更加开
放一点,让我,让我有一种你属于我的感觉,而不是每次都是我要求你在做,那
样哪怕你再放得开,我也不会开心。」

又是良久的沉默,最后,韵,轻叹一声:「你先躺下吧。」听到这句话,虎
哥一呆,似是不相信自己的哭诉真能起作用,然后就是随之而来的惊喜,于是他
立刻躺在了床上……

美人褪下了自己被撕破的丝袜,又犹豫了良久,最后仿佛想到了什么,眼中
出现了一丝幽怨。最后,她又变回了平静,只是在虎哥不解的目光中,取下了左
手无名指上的戒指……似是为了回答虎哥的疑惑,她说:「只有现在,我不是别
人的妻子。」虎哥的眼睛里突然充满了感动……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