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泳海滩和星光夜总会】(01-03)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一章胸中的欲火在燃烧

梅芳扭过头,对着丈夫妩媚的一笑说:「谁要是落后,谁就是小狗!」然后
风似的跑向湛蓝的大海,海滩上留下一排浅浅的脚印。

罗林望着迷人的妻子的背影,欣慰的笑了笑,他拎起大背包跟在妻子的后面
向海滩跑去,大背包装有食物、饮料、游泳衣和帐篷等。他的妻子象一支快乐的
蝴蝶一样,在海滩上尽情地飞舞,梅芳看起来像一名放暑假的女大学生一样身材
苗条,梳着马尾辫,然而她已经是一位结婚5年,29岁的少妇了,而且是一个
孩子的母亲。

虽然,梅芳喜欢在舞厅或酒吧里,跟别的男人调情,可是她毕竟没有干任何
对不起丈夫的越轨的事情,这一点让罗林颇感欣慰。

不久前,丈夫罗林因为销售业绩突出,受到公司的奖励,获得了这次东南亚
海滨度假的机会,而上一次夫妻俩到海滨度假,还是在结婚蜜月旅行的时候。夫
妻俩从来没有来过东南亚的南琶德岛,当他们到达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夫妻俩
只好在一家旅店里先安顿下来。

第二天,夫妻俩早早的来到海滩,兴奋的妻子梅芳偷偷的换上了一件新买的,
小得不能再小的比基尼泳装,这让丈夫罗林的心里很不痛快,为此夫妻俩还商量
了一阵,梅芳辩解道:「在这他国异乡,没有任何人认识我们俩,即使被人注意
也无妨!」其实,罗林很清楚,妻子梅芳不过想尽情的展示一下自己迷人的身材,
最后,丈夫罗林还是让步了。不过他指了指梅芳的小比基尼两侧微微露出的阴毛
提醒道:「你看,都露出来了!」梅芳扑哧一笑,跑进帐篷里修剪阴毛后,放心
大胆的钻出沙滩帐篷奔向大海。

这是六月份的一个周末,旅游旺季还没有到来,海滩上的人并不多。夫妻俩
在离海浪不远的地方撑起太阳伞,在温暖的沙滩上铺上气垫,梅芳象一名女学生
一样,一边快乐戏水一边招呼丈夫,「快过来啊,老公!」尽管海水有点凉,可
是梅芳却玩得很开心。

罗林笑咪咪的望着妻子,他已经不记得妻子有多久没有这么开心了。结婚三
年来,他们依然过着拮据的生活,直到近两年,他们的生活才有所改善,可是婚
后单调而乏味的生活,让夫妻俩都感到厌倦,尽管夫妻俩的性生活还算和谐,然
而罗林渐渐地感觉到妻子梅芳的性欲越来越强烈,尽管她从来没有直接表达过那
种要求。

不论是丈夫罗林,还是妻子梅芳都感觉到生活就象老旧的钟摆一样,虽然很
单调,但也还算说得过去。尽管夫妻俩也想方设法调剂一下,他们尽可能的参加
各种社交活动,然而单调的生活依然照旧。每个周末的早晨,夫妻俩一起床就开
始了一天的忙碌,打扫屋子、照顾孩子、准备早饭,接下来就是梅芳上街购物、
洗衣服,而罗林不是看足球,就是坐在沙发上无所事事。偶尔碰上生日、结婚纪
念日或朋友聚会,夫妻俩也会庆祝一下。尽管如此,他们都比较满意这种平淡的
生活,毕竟他们的经济收入在不断的增加,虽然不算富裕,但是却比上不足,比
下有余。

私下里,罗林和梅芳不只一次的渴望,让自己的性生活达到一个全新的高度,
他们渴望到一个无人的小岛上去度假,尽情地宣泄心中的欲火。夫妻俩早已经厌
倦了,每天晚上的热烈拥抱和例行公事似的做爱,他们渴望一种足以让他们兴奋,
甚至疯狂的性生活。

毕竟夫妻俩彼此之间太了解了,每个星期一次或两次的性生活,每次只持续
不到15分钟的做爱过程,让妻子梅芳感到一犹未尽。更让人心烦的是,每次做
爱的时候,他们为了不惊动孩子,都象做贼似的蹑手蹑脚,根本无法达到性高潮。
罗林非常怀念他们结婚头两年的夫妻生活,那才是一种销魂的性生活。

罗林跟随妻子也跑进了海浪里,他感觉到海水有点凉,当梅芳用湿漉漉的胳
膊搂住他的时候,他感到一阵凉意,梅芳拉住丈夫的手,向大海深处走去,直到
海水没过了他们俩的腰。「这种感觉太美妙了!不是吗!」梅芳扭过头对丈夫说,
「我感觉有点凉!」罗林冷的有点发抖。「老公,你一会就会习惯的!」梅芳咯
咯的笑着对丈夫说。

当罗林听道「你一会就会习惯的」这句话的时候,他忽然想起了五年前的往
事,那时候罗林和梅芳刚刚结婚,梅芳还是一位人见人爱的女孩儿,在蜜月期间,
夫妻俩来到海南岛度假,当他们跳进海浪的时候,梅芳就嚷着:「太凉了!」罗
林紧紧的搂住梅芳笑着说:「你一会就会习惯的!」可是如今,事过境迁,妻子
梅芳却开导起丈夫来。又过了几分钟,罗林渐渐地感觉到海水温暖了许多,其实
不是海水温度上升了,而是罗林渐渐地适应了,毕竟人的适应能力是惊人的,接
下来发生的事情,就证明了这一点。

夫妻俩把大量的时间都消磨在海滩上,他们尽情的游泳、喝啤酒、吃野餐,
尽管他们躲在太阳伞下,可是皮肤依然晒得黝黑。傍晚,夫妻俩湿漉漉的皮肤,
在晚霞的照射下闪闪发光,他们都觉得这一天玩得很开心。

夜晚,夫妻俩到街上的大排档,美美的吃了一顿海鲜。之后,他们又回到海
滩,在月光的照射下,在海边悠闲的散步。临近午夜,他们才回到下榻的旅馆,
躺在床上,尽情的呼吸着自由的的空气,再也没用琐碎的家务,再也不用担心别
人的打扰。

罗林轻轻的亲吻了一下妻子的嘴唇,尽管他曾经无数次的亲吻过自己的妻子,
可是这一次,梅芳的感觉就象是初吻,非常性感,湿润润的、甜蜜蜜的,她感觉
到一股从来没有的「欲火」正在从心底里升起。

此时此刻,梅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的兴奋,她挪开嘴唇,轻声的对丈
夫说:「老公,我想做爱,我非常渴望做爱,求求你快点!」罗林惊讶的望着妻
子,梅芳以前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他也不记得自己的妻子,何时主动恳求过
做爱。

梅芳的恳求一下子激起了罗林的性冲动,他渴望立刻插入妻子紧绷着的下身,
不过他并没有立即行动,这一次,他一定要让梅芳尽情地体验一次疯狂的性高潮,
他要让妻子兴奋的尖叫。罗林永远也不会忘记他与梅芳第一次做爱时的情景,当
他用力插入梅芳下身的时候,梅芳紧紧的抓住罗林的后背,痛苦但却是快乐的大
声尖叫。

「老公,快点,我想做爱!」梅芳再一次恳求道,然而罗林依然没有立即插
入妻子的下身里,他尽情地吸吮着妻子的乳房,他向下亲吻着妻子的小腹,妻子
的肚脐。梅芳兴奋得在丈夫的身下扭动着身体,她已经完全沉浸在梦幻中不能自
拔。罗林继续向下亲吻着妻子的身体,他亲吻着梅芳修剪过的阴毛,他把嘴唇贴
在妻子大腿根部的隆起上,用手指轻轻地拨开妻子早已湿润的大阴唇,他的舌头
探进了妻子光滑的肉体里,他的嘴唇碰到了妻子那早已肿胀的阴蒂,他尽情地吸
吮着阴蒂。梅芳兴奋的抽动着身体,她紧紧的抓住丈夫的头发,她体验到了今天
夜里的第一次性高潮。

梅芳很喜欢丈夫所做的一切,那正是她所渴望的感受。其实,在家里,梅芳
几乎每天晚上都要体验丈夫的爱抚,然而这一次的感受却不一样,此时此刻,梅
芳再也不用遮遮掩掩,她无所顾忌地体验着这种快感,这种快感正是她日夜企盼
的感受。罗林舔食着妻子女性器的每一寸肌肤,每一寸湿润的「山谷」,他的
舌头深深的探入妻子的阴道里,品位着阴道所散发的奇妙味道,梅芳抬起腿,尽
可能地分开大腿,好让丈夫更容易地舔食,罗林吸吮着妻子的阴道口,他的唾液
粘满了妻子的整个女性
器,而这些正是梅芳所渴望得到的。

最后,不论是丈夫罗林,还是妻子梅芳都无法抑制压抑已久的性冲动,他们
相互亲吻、相互拥抱,尽情地享受着性快乐。梅芳本想吸吮丈夫的阴茎,可是罗
林没有同意,他知道自己的性高潮已经接近极限,他很快就要射精了,他不想过
早地那样做。夫妻俩做爱前的「前戏」很圆满,梅芳就象一支点燃的爆竹,祈求
着丈夫尽快的插入,而此时此刻,罗林的阴茎硬得像石头,正在「整装待发」,
准备尽情地满足妻子的「性饥渴」。

罗林俯起身子爬到妻子分开的大腿之间,可是梅芳没等丈夫的插入,就迫不
及待的一把抓住丈夫的大阴茎,一下子插入了自己湿润的阴道里。尽管梅芳曾经
无数次地体验过被插入的感觉,然而这一次的感觉却不一样,在短短的十几分钟
里,梅芳体验到了七次性高潮,平均每隔一两分钟,她就能体验到一次性高潮。
罗林用力深深的插入妻子的阴道里,而梅芳那不断的抽动的阴道,紧紧的裹住丈
夫的又大又硬的大阴茎。

这一夜,罗林尽可能地延长性高潮的时间,他竭力克制着射精,他想要让妻
子恳求自己,「老公,求求你,快点射精啊!我渴望一次猛烈的射精!」梅芳兴
奋的恳求道。妻子的秀发散落在旅馆的枕头上,罗林借助昏暗的壁灯,欣喜的看
见妻子的额头上已经渗出晶莹的汗水,他无法看见妻子那美丽的大眼睛,因为梅
芳紧紧的闭着双眼,罗林凝视着妻子,他无法用语言形容此时此刻妻子的美丽动
人。

梅芳的双手紧紧的抓住丈夫的臀部,她用力拉向自己的大腿根部,好让丈夫
的阴茎尽可能深的插入自己的阴道里,她的脚后跟用力蹬踏着褶皱的床单。此时,
罗林再也无法克制性冲动了,一股精液从他的睾丸里涌出,经过大阴茎猛烈的射
进梅芳那不断的抽动的阴道深处,紧接着,第二股、第三股精液不断的射进梅芳
的阴道里。

罗林射完最后一股精液后,他身子一软趴在妻子的身上,呼哧呼哧的喘气。
又过了一会,夫妻俩的身体分开了,他们静静的躺在床上,没有枕边的耳语,两
个人都陷入了梦幻般的性快乐之中,不知过了多久,夫妻俩互相对望了一眼,会
心的一笑。

第二章裸泳海滩的奇遇

第二天早晨,夫妻俩起床后商量着新一天的游玩计划,这时候,罗林想起了
临出门旅行前,他的老板向他提起的一件事情。其实,这次公司给罗林的旅游奖
励,只是公司里的末等奖,其他的同事,有的人获的了欧洲旅行,有的人获的了
美国旅行的奖励,尽管罗林没有提出任何抱怨,可是他的老板还是觉得有些过意
不去。在临出发前的一天中午,罗林的老板请他吃饭,在饭桌上,罗林的老板偷
偷告诉他,如果他觉得这次旅行不够愉快,他还可以去海滩附近的裸泳海滩,罗
林的老板贴在他耳边说:「罗林,我告诉你一个好玩的地方,距离南琶德岛几公
里远的地方,有一个不为人知的裸泳海滩,你可以去那儿找点儿刺激,不过你最
好不要带你妻子一起去!」说完,罗林的老板在纸上给他画了一张草图,递给罗
林。

接下来,罗林的老板一脸认真的对他说:「裸泳海滩附近有一座小镇叫雷诺
萨,镇子里有非常好的餐馆和商店。」罗林的老板一边说,一边流露出想往的表
情。罗林很奇怪为什么他的老板一提到雷诺萨小镇,脸上就流露出一副留恋的表
情,「雷诺萨到底是一座什么样的小镇?值得老板您这么留恋!」罗林好奇的问
道。

罗林的老板摇摇头,笑了笑没回答,过了一会他抬起头叮嘱道:「罗林,千
万不要带你妻子去裸泳海滩,尤其是千万不要让你妻子去雷诺萨小镇!请相信我!」
罗林的老板喝了口饮料继续说:「也许有一天,我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的。」
罗林没有再追问,不过他心里却对雷诺萨小镇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夫妻俩准备出发了,罗林望着梅芳又穿上那件小得不能再小的比基尼泳装,
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他很乐意看到女式内裤被设计成如此小巧的样子,他
讨厌那种口袋似的女式内裤,长得遮住了大腿,老式的女式内裤让女人看起来很
臃肿,罗林很喜欢现在的女式内裤,短得刚刚遮住女人的臀部。梅芳上身穿一件
T恤衫,脚上穿一双漂亮的白色凉鞋出门了。

夫妻俩走进电梯里,罗林见身边没有人就偷偷的对梅芳说:「老婆,今天你
想去一个好玩的地方吗?离这不远,我们去玩一玩吧!」「真的吗?老公!」梅
芳兴奋的问丈夫,「在这里,我有点儿玩腻了,很想找一个好玩的地方玩上一整
天。」

罗林租了一辆车,带上梅芳延着海滩向北驶去。汽车大约行驶了15分钟,
来到一座孤零零的收费口,他们俩花了2美元买了两张门票,然后继续驱车向北
驶去,沙滩的表面很硬,正好适合汽车的行驶。他们又向北行驶了几公里,一路
上一个人影也没见到,看到的只是一些荒凉的沙丘。不久,他们在一座沙丘的旁
边,看到了一块不起眼的牌子,上面写着「裸泳海滩」。

梅芳望了望空无一人的荒凉海滩,然后又瞥了一眼牌子问道:「老公,这就
是你所说的好玩的地方吗?」「是的,老婆!」罗林有些失望地回答道。梅芳半
生气半埋怨的说道:「老公,你给我解释解释,我跟你出来度假,到底来玩什么?」
「老婆!你别说风凉话,如果你不满意,咱们可以回去,我倒觉得这次度假很有
意识!」罗林顶了一句。

梅芳又抬起头四处张望,好象海滩上只有他们两个人。一个巨大的沙丘挡住
了他们的来路。「既然来了,咱们就痛痛快快的玩吧!」梅芳没好气的说道。夫
妻俩又驾车向北行驶了半公里,最后,他们俩来到一座大沙丘旁,罗林象昨天一
样,卸下帐篷和沙滩气垫,他们所在的位置,被周围的沙丘环抱着,就像处在一
座微型沙丘山谷里。

梅芳麻利的脱掉T恤衫和裙子,把衣服丢在沙滩上,然后她解开了乳罩,丢
在衣服堆里。罗林惊讶的望着袒胸露乳,只穿着一件比基尼内裤的妻子,可是还
没等他反应过来,他的妻子已经毫不犹豫地脱掉了比基尼内裤,梅芳全身赤裸、
一丝不挂的站在海滩上,罗林也学着妻子的样子脱光了衣服,全身赤裸的站在海
滩上。

梅芳的确是来参加裸泳的,至少她自己觉得是这样,她感觉很舒服,微风拂
过她细嫩的肌肤,阳光照射在她那迷人的身体上,她享受着从未有过的自由。

「梅芳,想喝点啤酒吗?」罗林问道,「等一会儿,我想先去游泳去!你来
吗?」梅芳说道。「不,我想在沙滩上呆一会!」罗林回答道,他望了望妻子挺
起的乳房和褐色的乳头。梅芳全身赤裸的走出沙丘,径直向海边走去,罗林从背
包里掏出望远镜,趴在沙丘上仔细观察妻子赤裸的背影,他好像从来没有看过妻
子裸体的样子似的,梅芳一丝不挂的身体,在蔚蓝的天空和湛蓝的大海衬托下,
显得格外的性感,她的每一步都显得那么具有挑逗性。罗林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妻
子走到海边,然后向北慢慢走去。

梅芳漫步在柔软的海滩上,偶尔俯下身子拾起一、两片美丽的贝壳,梅芳仿
佛觉得整个海滩都属于她自己的。以前,她从来没有过这种美妙的感觉,一种自
由、彻底解放的感觉,一种无法种语言形容的感觉。

罗林趴在沙丘后面,痴迷的望着迷人的妻子。忽然,他听到远处传来吉普车
的声音,他扭头望去,见一辆红色的吉普车正在向他们的方向驶过来,汽车上坐
着四个年轻的男人。罗林焦急的望着妻子,这时候,梅芳也听到汽车的马达声,
她本想跑到远处的沙丘后面躲起来,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汽车越来越近,她只好
又跑回到海里,想蹲在海水里遮住自己赤裸的身体,可是海水太浅了,根本无法
遮住身体。

梅芳只好无助的,一丝不挂的站在海滩上。此时,那辆红色吉普车停在她的
身边,梅芳赶紧用一只胳膊遮住赤裸的乳房,用另一只手遮住大腿根部,羞涩的
转过身去蜷缩成一团。

吉普车离梅芳只有五、六米远。「大美人,到哪去啊?」坐在汽车前排的一
个男人不怀好意地问道。「哪也不去,只是出来散步!」梅芳胆怯的回答道,她
感觉到四双色迷迷的眼睛正在直勾勾的盯着她那一丝不挂的身体。

「大美人,跟我们走吧!」另一位不怀好意的男人笑嘻嘻的说道,「不!我
丈夫就在沙丘后面!」说着,梅芳用头指了指不远处的沙丘,「大美人!你不用
骗我们,我们什么人也没看见!」说完,四个男人哈哈的大笑起来,梅芳害怕得
紧紧的遮住身体蜷缩成一团。

还好,吉普车重新起动向远处驶去了,车上不时地传来四个男人的大笑声。
梅芳望着渐渐远去的吉普车松了一口气,车上的一个男人还在扭头,直勾勾的望
着她。梅芳也顾不上了,她飞速跑到丈夫的沙丘后面,「老公!太可怕了,你简
直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情,我差点被四个男人给………」梅芳没有说出「强暴」
两个字。

罗林躲在沙丘后面,本想冲出去保护妻子,可是他自己也赤身裸体,不知道
该如何是好,他只好密切的注视着海滩上发生的一切。然而他却听不清自己的妻
子与那几个男人的对话,「老婆,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罗林假装不知
道的急切的问道。

「有一辆吉普车就停在我的身边,车上坐着四个男人!」梅芳兴奋的说,
「他们停下来跟我说话,老公,你相信吗?」「老婆!你感觉怎么样?」罗林略
带讽刺的说道,「我怕得要死!」梅芳说道,她的感受是真实的,不过她心底里
也有一种兴奋的感觉,她不敢想象自己会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的站在几个陌生男
人面前,对于女人来说,那种感觉真的很奇妙,不过梅芳无论如何也不能告诉丈
夫,那一刻的奇妙感觉。

梅芳见丈夫还在疑惑的望着自己,她俯下身去亲吻了一下罗林,然而她心里
却在想,「在那一刻,几乎所有的人都会兴奋的。」罗林

偷偷的看了一眼梅芳的大腿根部,梅芳* 部早已湿润了,在阳光的照射下闪
闪发光。罗林用手指轻轻的触摸了一下梅芳的阴道口,梅芳本能地抽动了一下,
嘴里情不自禁地哼了一声,梅芳贴在丈夫的耳边小声的恳求道:「老公!我想做
爱!」罗林惊讶的望着妻子问:「在这儿?如果再来人怎么办?」「就在这儿!
我不想到别的地方去了。」梅芳停顿了一下,她觉得自己刚才的话不妥,她继续
说:「我会小心的。」梅芳见丈夫没有回应,她生气地说:「我不在乎别人看到
我在做爱!」

罗林呆呆的望着妻子说:「梅芳,你变了。昨天你就争着要穿小得不能再小
的比基尼泳装,今天你又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的站在几个陌生男人面前,现在你
又想在大庭广众之下做爱。」

梅芳没有立即回答,而是低下头陷入了沉思,「老公,你说得对,我已经不
是那个从前的女人了,我知道在我身上肯定发生了什么变化。我喜欢这里的海滩,
我的意思是说我喜欢脱光衣服、一丝不挂的走在海滩上,我喜欢展示自己苗条的
身材。」梅芳继续说:「我已经是生过孩子的女人,可是依然保持着让人羡慕的
苗条身材,我承认此时此刻的我性欲特别强烈,我非常渴望做爱,真的非常渴望!」

梅芳俯下身去亲吻了一下丈夫,然后她把丈夫的大阴茎含在嘴里,罗林简直
不敢相信妻子的举动,以前他也曾试图把大阴茎插入梅芳的嘴里,可是每一次梅
芳都厌恶的吐出来,然而这一次他的妻子却主动干了这种事。梅芳尽情的吸吮着
丈夫的大阴茎,之后她蹲下身子,把大阴茎塞进了自己的阴道里,不一会她就感
觉到一股精液射进了自己的阴道深处。大约下午三点钟,梅芳才满意的站起身,
罗林那早已松软的阴茎,从她的阴道里抽出来,一股精液从梅芳的阴道口流出来,
顺着大腿内侧向下淌。

罗林很高兴让自己的妻子获得了满足,他们收拾东西准备回去。

在回旅馆的路上,他问妻子:「今天晚上你想要吃什么?」梅芳回答道:
「今天我太高兴了,我想换一换口味!」罗林望了一眼妻子,他发现梅芳的裙子
里面,根本没有穿比基尼内裤。

夫妻俩根本没有回旅馆,而是驱车前往了充满诱惑的雷诺萨小镇。雷诺萨小
镇不大,有点脏兮兮的,但是却很繁华,商店里的商品琳琅满目,他们在街上东
游西逛,买了两件旅游纪念品。大约晚上六点钟,罗林对妻子说:「我饿了,咱
们去吃点饭吧!」「老公!我也饿了。」梅芳随声附和道。

他们向周边的路人打听,许多人都向他们推荐「阿露」饭店。夫妻俩走进饭
店后,惊讶地发现这里的环境又干净、又淡雅,与大城市里的大饭店别无二致,
他们坐在餐厅的一角,美美的吃了一顿,「梅芳,吃得怎么样?」「老公,相当
好!」梅芳回答道,这时候,她发现一个陌生男人向他们的餐桌靠过来,她没太
注意,以为是餐厅经理,「夫人,我可以坐下吗?」那个陌生男人礼貌的问道,
梅芳瞥了一眼,那个男人个子很高,长得很魁梧。

「当然可以,你是餐厅经理吗?」罗林礼貌的问道,「不,不,不!」那个
男人笑着说道,「我是雷诺萨小镇的本地人,我喜欢这家饭店,每个星期我都要
到这家饭店来吃饭,我叫胡安。」说着,他坐在餐桌旁跟罗林握了握手。「这是
我妻子梅芳,我们到这儿来旅游!」罗林指了指梅芳向胡安介绍道,他心里很奇
怪,为什么这个男人既不是餐厅经理也不是熟人,会不请自来的坐在他们夫妻身
边。

正当罗林疑惑的时候,那个叫胡安的陌生男人主动搭话说:「我是『星光夜
总会』的老板,我有一个爱好就是,每次我到阿露饭店来吃饭,我都要邀请一对
夫妻到我的『星光夜总会』去做客,比如说今天晚上,我选中了你们夫妻俩。你
会发现我的夜总会是一座非常有趣的地方。」胡安停顿了一下,他偷偷观察夫妻
俩的反应继续说道,「我敢保证,你们俩是一对与众不同的火辣辣的夫妻。」说
着,胡安指了指餐厅里的其他人。

「噢!那太美妙了!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到你的夜总会去做客?」梅芳不加思
索兴奋的问道。「梅芳,你们俩随时都可以来,今天晚上或是明天晚上,你们是
客人,不用花一分钱,你们将在我的夜总会里看到非常精彩的表演,我敢保证你
们俩一定会很喜欢的。」说完,胡安掏出钱包取出一张「贵宾卡」,在背面写上
几行外文,然后递给梅芳,他继续说:「这是地址!夜总会的最佳时间是晚上1
0点钟,请你们今天晚上或是明天晚上光临我的『星光夜总会』!」

「我们马上就去!」梅芳不加思索兴奋的说道,「不!我们夫妻俩再商量一
下!」罗林打断了妻子的话说道。胡安看了看这对夫妻说:「你们不用自己开车
来,只要把我给你们的贵宾卡,给任何出租车司机看,他们都会把你们免费送到
我的『星光夜总会』来。」然后,胡安起身托起梅芳的手吻了一下,转身离开了
饭店,就象他来的时候一样。

胡安心里明白,今天晚上这对夫妻根本不会来,不过他敢肯定他们明天晚上
一定会来的,他心里渴望这对夫妻能够来,尤其是希望那位漂亮的少妇梅芳能够
来,他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渴望。

「太美妙了!」梅芳望着胡安离去的背影说,她的脸上露出恋恋不舍的表情,
罗林有些不安的望着妻子,这时候他想起了老板提醒他的话,「千万不要到雷诺
萨小镇去!」如今,他们夫妻俩不但来到了雷诺萨小镇,而且还莫名其妙的接受
了一家夜总会老板的邀请。罗林翻弄了一下手中的「贵宾卡」,上面的外文,他
一个字也不认得。

「老公,今天晚上我们去吧!」梅芳央求道,罗林看了看表说:「今天晚上
太晚了,还是明天去吧!」「你保证!」梅芳有些懊恼的追问道。夫妻俩驱车半
个多小时,回到了他们原来下榻的宾馆。一路上,梅芳依然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
她喜欢裸泳海滩,她甚至觉得赤身裸体、一丝不挂的站在几个陌生男人面前的感
觉非常兴奋,她喜欢胡安凝视自己的感觉,胡安是一个很有趣的男人。「那个陌
生的男人胡安到底想干什么?」梅芳自言自语默默的问自己,她满脑子都在想那
个健壮的男人。其次,梅芳哪里知道,胡安在靠近他们的餐桌的时候,他偷偷看
见了梅芳那隆起的乳房和挺起的乳头,他心里非常渴望跟这个迷人的少妇上床。

这一夜,夫妻俩又做爱了。完事后,梅芳把头枕在丈夫的肩膀上,他们俩都
显得很兴奋,他们知道彼此之间有话要说。「梅芳,你肯定有什么心事!」罗林
问道,「老公,你别胡思乱想!」梅芳极力掩饰的反驳道,「当你赤身裸体站在
那几个开吉普车的男人面前的时候,我就知道你的想法变了!」罗林说道,「哎
哟!老公,你在监视我,没关系,我喜欢被你监视,我喜欢被别人看!」梅芳说
完这些话,她感到一阵兴奋,「老公,当你看到自己的妻子,全身赤裸、一丝不
挂的站在别的男人面前的感觉如何?」梅芳略带讽刺的问道,「你当然知道!」
罗林有些生气的说。

「当时,如果那几个陌生男人强暴了我,你会来救我吗?」梅芳说完咯咯的
笑了起来。「难倒你真的希望我去救你吗?」罗林讽刺的问道,「也许吧!」梅
芳挑逗似的说道,接着她转换了话题,「老公,明天我们还去裸泳海滩吧!」梅
芳央求道,「如果你喜欢去,那么我们就去吧!」罗林无奈地回答道,「我喜欢
去!明天我要买几件漂亮的衣服,为明天晚上去星光夜总会做准备。」梅芳说完
翻身睡着了。

罗林望了望身边的妻子,不知为何,他心底升起一股莫名的火,他说:「梅
芳,你是一个非常性感的小姐,我非常乐意看到那几个陌生男人轮奸你!」「老
公,真的吗?」「真的!」罗林生气的回答道。梅芳用胳膊托起头,没好气的问
道:「老公,你真的希望看到我当着你的面,跟别的男人做爱吗?」「当然了!」
梅芳对丈夫的回答没有立即作出反应,她沉默了片刻小声说:「其实,很久以来,
我一直想跟别的男人上床,谢谢你答应了我的要求。不过,为了公平起见,我允
许你先跟别的女人上床,然后我再干。」罗林说:「那正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情!」
「老公,那也正是我做梦都想干的事!」梅芳说道。

梅芳翻了一下身,用臀部拱了一下丈夫,她用床单紧紧的裹住身体,此时此
刻,梅芳感到异常兴奋,她在想自己不但可以赤身裸体、一丝不挂的站在别的男
人面前,而且还可以跟他们做爱,那种感觉太美妙了。

第三章到星光夜总会去

第二天早上,当罗林和梅芳来到裸泳海滩的时侯,他们惊讶地的发现,昨天
还是空无一人的海滩上,如今却挤满了人,所有的人都赤身裸体。原来,当吉普
车上的那几个男人发现梅芳在裸泳的时候,他们迅速把这个消息传遍了整个小镇,
很快裸泳海滩上就聚积了大量的裸泳者。罗林他们俩不得不走得更远,寻找一处
比较隐蔽的安身之地,正当他们脱光衣服,准备尽情地享受日光浴的时候,不一
会儿,来了一对夫妻,他们在梅芳的边上「安营扎寨」,起初,赤身裸体的梅芳
感觉很不自在,可是没过一个多小时,她就与这对赤身裸体的「邻居」谈得火热。

在炽热的阳光照射下,梅芳下身的比基尼内裤痕迹慢慢的消失了,大约下午
三点钟,梅芳和罗林向这对新认识的朋友道别,双方商定几天后再次见面。他们
迅速返回旅馆,梅芳到商店去购买,准备在夜总会里穿的衣服,她买了一套长到
大腿的黄色衣服,那是一套专门为在海滩上,遮挡身体而设计的衣服。衣服的前
面有一条长长的拉链,然而衣服的领口却很低,以至于梅芳的半个乳房都露出来
了,梅芳站在镜子前试穿衣服,「老公,你觉得怎么样?」她问身边的丈夫。这
是一件非常性感的衣服,紧紧的裹住梅芳那匀称的身体,罗林看了一眼妻子,心
里在想,「她怎么敢在大庭广众之下,穿这种性感的衣服。」

「老公,你为什么装作没看见?」梅芳一边说,一边上下仔细打量着自己的
身体,「没什么好看的,我认为这件衣服太暴露了。」罗林冷冷的回答道。梅芳
又穿上一件新买的高跟凉鞋,那是一双与衣服的颜色相匹配的高跟凉鞋,试了试。
夫妻俩躺在床上小憩,一直等到晚上八点钟,起床后,梅芳显得异常兴奋,她趁
丈夫不在屋里的时候,偷偷的脱掉了乳罩和内裤,外面只穿那件刚买的衣服。

天黑了,夫妻俩偷偷的来到雷诺萨小镇,和白天一样,小镇没有什么吸引人
之处,一样的嘈杂和脏兮兮的。几辆出租车停靠在马路边上,罗林把胡安送给他
的「贵宾卡」递给了一位出租车司机,那位司机看完「贵宾卡」后惊讶的望着他
们,他用生硬的英语问道:「你们俩真的要去那儿吗?」「是的,我们要去那家
夜总会,你知道它在哪儿吗?」罗林问道。「是的,先生!这里没有人不知道那
儿,但是…,但是,那儿是一家很特别的夜总会。」出租车司机说道。「是吗?」
罗林疑惑的问。

那位出租车司机指了指梅芳问:「先生,这位女士是你妻子吗?」「是的,
怎么了?」罗林问道,「我头一次看到一个男人带着他妻子去『星光夜总会』。」
那位出租车司机惊讶的说,随后出租车司机就再也不吱声了,在他眼里这对夫妻
太疯狂了,他打开出租车的后门,梅芳钻了进去,那位司机直勾勾的盯着梅芳那
迷人的大腿,他这辈子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性感的大腿,梅芳暴露的实在是太多了。

出租车向城外驶去,过了二十多分钟,汽车停在一座建筑物前,这座建筑物
远离市区,被黑压压的树林包围着。此时,梅芳兴奋的在想,他们的冒险旅行就
要开始了。

「右边靠墙的那家夜总会就是你们要去的『星光夜总会』,左边的是另一家
夜总会,不要走错了,祝你们好运!」说完,出租车司机消失在夜色的浓雾中。

此时,夫妻俩手挽手来到『星光夜总会』前,罗林犹豫了一下,他又想起了
老板的告诫,「千万不要带你妻子进夜总会,那种地方不适合她!」

梅芳紧张得抓紧丈夫的手说道:「老公,也许这不是胡安开的『星光夜总会』,
也许那个司机搞错了地方。」梅芳想象的『星光夜总会』是一家迪斯科舞厅,或
者是卡拉OK歌厅。

他们俩走到那座建筑物的入口处,被一位胖胖的门卫拦住了去路,他懒洋洋
地站在门边上。罗林把「贵宾卡」递过去,那个门卫看了看「贵宾卡」,他的脸
上顿时露出了笑脸,嘴里的大金牙也露出来,他连忙说道:「欢迎光临!我带你
们进去吧!」

夫妻俩跟随着那个门卫走进大门,他们心里有一种怪怪的感觉,仿佛处在梦
幻中,那座建筑物很大,跨度足有一个街区。他们看见墙上的霓虹灯,有口红和
小猫的形状,正中间用英语写着『星光夜总会』。那个门卫把罗林的「贵宾卡」
递给一位高个子男人,然后他转身向梅芳深深的鞠了一躬说道:「祝你们好运!
说不定过一会我还能看到你们!」说完,他转身离开了。

「欢迎光临『星光夜总会』,胡安经理不在,不过我来为二位安排一个好位
置,你们是『星光夜总会』的贵宾,你们不用支付任何费用,你们想喝就喝,想
玩就玩,不用客气,我的名字叫卢宾。」随后,那个叫卢宾的人把他们俩引进夜
总会,『星光夜总会』的确很大,大厅里摆放着许多桌子,梅芳发现大厅的边上
有许多单间,另一头有一个空空的小舞台,边上有一个通向二楼的楼梯,大厅里,
一群男人正围着几位年轻、漂亮的女孩调情,这些漂亮的女孩年龄都在二十多岁,
其他的一些女孩,有的倚在墙边,有的坐在餐桌边,有的坐在吧台的高脚凳上,
这些女人都非常漂亮。

罗林发现一对对男女,不时的从通向二楼的楼梯上走下去,不论是男人还是
女人都显得很兴奋,与此同时,又有一些男男女女走上楼梯,消失在楼梯的尽头,
罗林一下子明白了,这是一家妓院。

这时候音乐响起,一个男人走上舞台用外语大声的说了一通。随后,一位充
满魅力的高个子女孩一掀门帘,从舞台的角门走上舞台,开始伴随着音乐翩翩起
舞,台下的观众发出一阵阵的喝彩声。舞台上的那个漂亮女孩穿着一件蓝色的连
衣裙,裙边垂到了地面,裙子两侧的开口一直开到腰间。罗林伸长脖子笑嘻嘻地
望着那个女孩,可是还没等音乐结束,那个女孩就解开了连衣裙,把它丢在地面
上,她既没有戴乳罩,也没有穿内裤,甚至连一块遮羞布也没有,除了脚上的一
双鞋,那个女孩没有穿任何东西,她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的站在舞台上。

以前,罗林也去过一些夜总会,一般舞女要经过两三个曲子后,才会脱光衣
服,可是这里的舞女却一上来就脱光衣服。罗林不知道那个女孩接下来还要表演
什么更精彩的节目。梅芳夹在人群中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个脱衣舞表演肯定不是她所希望看到的。一些男人挤到小舞台边上,以便能够
近距离的观看表演,这时候,第二首音乐奏起,节奏比第一首曲子快,那个女孩
儿快速的伴随着音乐起舞,然后她忽然坐在舞台边上慢慢的分开了大腿,几乎同
时,一个男人伸出脑袋疯狂的亲吻那个女孩儿的大腿根部,那个女孩儿身子向后
仰,她用胳膊肘支撑在舞台的地面,她的两只脚蹬在舞台的边上,大腿尽可能地
分开,好让那个男人更容易甜食自己的女性*器,而那个男人扭动着嘴,拼命的
拱那个女孩儿的
部。

罗林侧过身子对梅芳说:「老婆,咱们还是离开吧!」「我想也是,胡安邀
请我们来的是什么鬼地方!」梅芳回答道。正当夫妻俩准备离开的时候,胡安出
现在他们面前,胡安的身后站着那位给他们引座的男人,他一手拎着装有香槟酒
的冰桶,另一只手里拿着三个酒杯。

「欢迎!欢迎!我的贵客,请原谅,我没有能及时来款待你们。」胡安看了
一眼漂亮的梅芳继续说:「梅芳,你比我想象的还要漂亮,你的衣服真好看。」
然后,他坐在梅芳的身边说:「我可以给你倒一杯香槟酒吗?我保证这是一瓶上
等的香槟酒,是我个人收藏的法国香槟酒。」

「我们正准备离开,没想到这时候你来了!」罗林说道。「难道你不喜欢我
的俱乐部吗?你在说什么,这里不适合你吗!」胡安显得很失望,甚至有几分懊
恼。梅芳见状赶紧打圆场,「胡安,你误会了我丈夫的意思,这里非常好。不过
我觉得你的俱乐部更适合男人,而不是女人。」胡安反驳道:「梅芳,难道你没
看见这里有许多女人吗?」「是的,但是她们是…,她们是专业人员!」梅芳脸
涨得通红,她没有说出「妓女」两个字。

就在这时,舞台上传来一阵尖叫声,梅芳和罗林只顾跟胡安说话了,他们没
有注意到舞台上发生的事情。三个人同时扭头向舞台上望去,梅芳和罗林都张大
了嘴,他们目瞪口呆的看着舞台上发生的一切。那个女孩儿仰面躺在舞台上,一
个膀大腰圆的男人正在强暴她,他的大阴茎深深的插入了那个女孩儿的大腿根部,
以致于梅芳根本看不到他的大阴茎。

胡安转身拍了拍梅芳的肩膀说:「亲爱的!你不要太在意,他们都是专业人
员,你不要把他们当作坏人!」梅芳满脸羞得通红,「我简直不敢相信看到的一
切!」胡安安慰梅芳道:「再来点香槟酒吧!」胡安给他们俩斟上酒,举杯向他
们敬酒,「为我的两位远道而来的好朋友干杯,说不定今天晚上二位将度过一个
难忘的销魂之夜。」

胡安已经结婚,他的妻子和孩子住在外地,很少来他的夜总会。其实,胡安
很了解女人,又过了半个多小时,梅芳的情绪渐渐地平静下来,胡安不时的把手
搭在梅芳的胳膊上,装出一副亲热的样子。起初,梅芳还在尽力回避,后来她慢
慢地接受了胡安的抚摸,梅芳这一微妙的变化都逃不过罗林的眼睛,他知道梅芳
心里正在起变化。

舞台上又陆续走上来两个舞女,她们卖力气的跳舞,不过她们都不如第一个
舞女跳得精彩。梅芳喝干了三杯香槟酒后,她不再觉得这家俱乐部令人恐惧了,
她不停的跟胡安聊天,而罗林好奇的仔细打量着夜总会的每一个角落,他看到一
些男女偷偷的溜进边上的单间里,绝大部分单间都放下门帘,但是有一间例外,
罗林惊讶的看见一个女人脱光了衣服,正坐在一的男人的大腿上,她实际上坐在
那个男人的大腿根部,不停的扭动臀部,罗林知道他们在做爱。

罗林又注意到通往二楼的楼梯上,不时的有一对对男女上上下下,从来没有
中断过。有的人在楼上只呆15分钟就下来,而有的人要呆半个多小时才下来。
罗林兴奋的望着这些红男绿女们,他心里很清楚这些人在干什么。

梅芳谈兴越来越浓,虽然她的酒量并不大,可是她还是一杯接一杯的喝香槟
酒,梅芳觉得星光夜总会的确是个好玩的地方。有好几次,她都感觉到胡安在抚
摸她的大腿,可是她没有拒绝,她反倒感觉很兴奋,尽管她怀疑胡安的用心。胡
安用脚踝试探性的轻轻的碰了碰梅芳的脚踝,这一次,她没有挪开脚,胡安已经
摸透了这个漂亮少妇的心思。

胡安看到罗林对夜总会里的每一件事情都很感兴趣,他转到罗林身边解释说:
「在这里,每一个女孩儿在二楼都有自己的房间。」他见罗林依然疑惑的望着自
己,他进一步介绍道:「我不关心门后发生的事情,那不是我的生意,我关心的
是这些女孩儿将给我一半分成,至于她们怎么做,那是她们自己的事情。」

「那些女孩儿究竟在做什么?」梅芳好奇的问,胡安看了一眼漂亮的梅芳说:
「亲爱的,你当然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他们在做所有男人和女人都渴望做的事情。」
胡安停顿了一下,喝一口酒继续说:「他们在做爱,女人在吸吮男人的大阴茎,
而男人在舔食女人的**器。」接着胡安用粗俗的语言说:「他们在相互肏对方!
那种激情让你难以想象。」「你太粗俗了!」梅芳红着脸说,罗林冲上去本能地
保护起梅芳。

「梅芳,我不想冒犯你,我是一个直率的人,一个非常直率的人。」说完,
胡安看了一看手表说:「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你们先玩吧,如果你们愿意,可
以等我回来。」梅芳看了一眼丈夫,见他没有反应,就说:「我们就等你一会儿!」
胡安站起身对罗林说:「你可以到处转转,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毕竟你是
我的客人。记住我刚才对你说的话,所有的乐趣都在二楼的屋子里。」

胡安离开后不久,服务员又端上来一瓶新香槟酒。此时,梅芳早已经喝多了,
不过她还是尽情地喝酒。「老婆,你觉得这里怎么样?」罗林问道,「我不知道,
我觉得这里很龌龊,我真不敢相信自己会在这里,你觉得呢?」梅芳回答道。
「的确是这样,我的老板一再提醒我,千万不要到夜总会来!」罗林说道。

正当罗林与妻子聊天的时候,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走到他们的餐桌旁。起初,
罗林没有注意到,如果他看见了那个女人,他一定会被她的美貌所折服,那个女
人有一种罗林从来没有见到过的,与众不同的美丽。还没等罗林说话,那个女人
就坐在罗林的身边,「我可以坐在这儿吗?」她娇滴滴的问道。

没等罗林和梅芳说话,那个女人就自我介绍起来,「我叫萍妮!」「你好!
你好!」罗林望着眼前这个大美人结结巴巴的说道,「你是………」梅芳疑惑的
问道,她没有说出「妓女」两个字,萍妮笑了笑说:「我是在这儿工作的,我喜
欢这儿,我还有三、五个朋友都在这条船上。」「这条船是什么意思?」梅芳疑
惑的问,她被萍妮的话搞糊涂了,她显然忘了刚才舞台上发生的事情,以及夜总
会里的其他妖艳的女人。

萍妮笑了笑说道:「船就是生活,我是一个已经结婚的女人,有一个孩子。
三年前,我与丈夫来到这家『星光夜总会』,我丈夫跑到二楼,跟别的女人发生
了性关系。当时我很伤心,我丈夫就对我说,我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一方面
可以获得快乐,另一方面还可以为家里赚一笔钱,何乐而不为!」萍妮吸了一口
香烟继续说:「这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我不想跟你们说太多的细节。」

罗林仔细打量着萍妮,说实话她非常漂亮,萍妮穿了一件黑色的丝绸衬衫,
脚上穿一双黑色的高跟鞋。罗林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美女竟然是已婚的少妇,而且
还生过孩子。「你今年………」罗林支支吾吾地问,「我今年三十一岁,我不想
隐满,我也不想知道你的名字。」萍妮笑着说道。「我叫罗林,我妻子叫梅芳,
我们是被胡安邀请来的。」

萍妮咧嘴笑了笑说:「胡安总是这样,一些夫妇会接受他的邀请到这里来,
而大多数人根本不会来。你们二位觉得这里怎么样?」「我不知道,不过我觉得
这里太奇妙了。」梅芳说道,「这就是星光夜总会,你说得对,这里的确很奇妙,
许多旅游城市里,都有这种奇特的地方,有些人把它称作『红灯区』,在这儿还
有几座夜总会,一些男人到这里喝酒,看脱衣舞表演,如果他们愿意的话,还可
以到二楼找小姐或是夫人,你能相信吗,有许多已婚的少妇,也到这里寻找快乐。」
萍妮说道。

萍妮又深深的吸了一口香烟继续说:「在这座城市里,除了夜总会以外,街
道两侧还有一些单独的房子,男人们来到这里只有一个目的,通常情况下,他们
不会在房间里呆很久,干完事后就离开。」接着,萍妮扭头看了看罗林问道:
「罗林,你为什么一声不吭,你觉得这儿怎么样?」说完,她的脸上露出了黄金
般的笑容。

「这儿的确与众不同,尤其是第一个跳舞的舞女,她实在是太让人兴奋了,
其他的舞女就很一般。」罗林说道,「舞蹈是否精彩,取决于客人的嗜好!」萍
妮解释说,「萍妮,你也跳那种舞蹈吗?」梅芳好奇的问,「有的时候跳,对于
女人来说胡安是个很不错的男人,我们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其实,每家俱乐
部都有一、两位压轴的舞女,只不过在这家夜总会里多一些罢了。」

「萍妮,你今天晚上打算跳舞吗?」罗林兴奋的问道,可是还没等罗林问完,
他就觉得梅芳在餐桌下面狠狠的踢了他一脚。罗林不知道自己的妻子是出于嫉妒,
还是觉得他的话有失礼貌,「你希望我今天晚上跳舞吗!」萍妮向罗林抛了一个
眉眼说,梅芳有些嫉妒的看着这一切,罗林没有理睬妻子的暗示,他说:「我只
是出于好奇才问的!」萍妮望着罗林笑了笑说道:「我可以喝一杯你的香槟酒吗,
夜总会里的酒质量太差了,你们俩的确与众不同,你们喝的酒是胡安私人珍藏的。」
说完,她拿起酒瓶继续说:「你们知道吗,这一瓶酒要花100多美元呢!」

「你当然可以喝这瓶酒了,请原谅,刚才我没有给你斟酒。」罗林抱歉的说。
萍妮向吧台挥了挥手,一个服务生送来一个干净的酒杯,他给他们三个人斟满酒。
「萍妮,我不明白为什么胡安要免费款待我们,他这么做至少要损失200多美
元呢!」梅芳好奇的问,「这没有什么奇怪的,胡安很会观察少妇,他喜欢漂亮
的女人坐在他的俱乐部里,就象你一样。象你这么漂亮的少妇,肯定能吸引很多
男人,这就是为什么你不用花1分钱的原因。」萍妮转向罗林继续说:「你真的
明白我说的意识吗!」罗林琢磨了半天,胡安已经向他说了好几次免费的事情,
他以为自己明白了。

「你知道我们是卖什么的吗?」萍妮问道,她没等罗林回答就继续说:「我
们卖酒水,我们卖食物,尽管很难吃,我们卖所有顾客需要的,我们还卖娱乐活
动,如:脱衣舞蹈和表演,你们肯定猜到了,这些都是要付费的,然而你们却不
用付钱。在二楼,我们还卖特殊的服务,罗林你想体验一下二楼的特殊服务吗,
免费的。」

梅芳默默的听着萍妮喋喋不休地讲解,她很清楚萍妮在勾引自己的丈夫,她
也明白萍妮肯定是胡安派来的,她不知道自己的丈夫此时此刻的想法,梅芳在想,
如果自己的丈夫真的跟萍妮上楼去,那么胡安肯定会也来勾引自己上楼去,罗林
是否会允许自己的妻子也干那种事,梅芳想到这里,心砰砰的跳,她想起了胡安
说的粗俗的话,「他们相互肏对方!那种激情让你难以想象。」

梅芳又想起了昨天晚上,罗林在床上跟她说过的话,他希望看到梅芳跟别的
男人做爱。当时梅芳觉得丈夫的话很无耻,也许是自己误导了丈夫,不过她也说
过,如果罗林先跟别的女人上床的话,她决不会嫉妒和生气,只要丈夫允许自己
跟别的男人上床就行了。如今,萍妮正在勾引自己的丈夫上床,她不知道自己是
否也可以跟别的男人发生性关系,跟一个不是自己丈夫的男人上床。以前,梅芳
从来没有想到这种事情会真的发生,如今这种事情就在眼前。

此时此刻的罗林显然已经失控了,他顾不上身边的妻子,尽情地与那个漂亮
的妓女调情,萍妮的一只手端着酒杯,另一只手伸到餐桌下面抚摸着罗林的大腿,
罗林没有注意到此时胡安返回来了。

「我看你们俩是一见钟情了!」胡安笑着说,他随手坐在的梅芳身边,「萍
妮是否跟你们提起了,三年前她与丈夫来到星光夜总会的经历?」「不,她没有,
她只是说她丈夫允许她到这里工作。」梅芳接过话说,她看见萍妮正在心不在焉
的向远处张望。

「的确如此,萍妮说得已经足够多了。自从那一次,她与丈夫来到星光夜总
会,度过了一个销魂之夜后,她就喜欢上这里了。」说着,胡安扭头望了一眼萍
妮,「亲爱的,你还记得当时的一切吗?」「我当然记得!」萍妮轻声的回答道。

梅芳扭头对萍妮说:「我记得你说过,那一夜你丈夫背叛了你,到二楼跟别
的女人发生了性关系,是吗?」还没等萍妮回答,胡安接过话说:「当时,我刚
刚接手这家夜总会。也许是命中注定,我把他们夫妻俩介绍到星光夜总会,那一
夜,萍妮的丈夫干出了越轨的事情,萍妮感到非常愤怒。大约一个星期后的一天
晚上,萍妮独自一个人来到夜总会,说实话,我一点也不感到惊讶。萍妮尽情的
与男人们做爱,那种快乐的感觉,只有经历过的女人才能够体会到,从此以后,
萍妮就留下来工作了。」胡安说完,他扭过头色迷迷的凝视着梅芳继续说,「凭
着本能,我知道此时此刻有一个女人,非常渴望那种快乐,她非常渴望爱和性,
她非常有潜力,非常愿意到这里来。」

胡安扭头问萍妮:「萍妮,你还记得吗,那一夜你享受到了多少次性高潮?」
萍妮不加思索兴奋的说:「7次!」梅芳心里暗暗地叫道:「天啊!太刺激了!」
她在想,「胡安的确很了解女人的性需求,难道他真的比我还了解自己吗?」梅
芳感到惊讶,她心底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渴望,也许是香槟酒的作用,也许是身处
在这种特殊的环境,她非常渴望跟男人做爱。梅芳承认萍妮的到来,的确让她消
除了许多恐惧感,萍妮的话让她感觉脸上一阵阵的发热,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兴
奋,梅芳的心砰砰的狂跳不止了,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胡安偷偷的观察着梅芳,他贴在梅芳的耳边轻声地说:「亲爱的,你今天晚
上看起来非常漂亮,你的脸红了!」梅芳尴尬的笑了笑说,「谢谢!」坐在餐桌
对面的罗林,根本无法听清自己的妻子与胡安的耳语。周围旁观的人还以为胡安
和梅芳是一对夫妻呢。

胡安再一次贴在梅芳的耳边轻声地问:「梅芳,你的里面是不是没有穿乳罩
和内裤?」梅芳显然被激怒了,她真想大吼一声「这不干你的事!」然而,她没
有那么做,而是喝了一口香槟酒,她贴在胡安的耳边小声的说:「是的,我的里
面什么都没有穿!」

萍妮望着眼前的胡安和梅芳在耳语,她扭过头来小声的问罗林:「难道你真
的不在乎胡安勾引你妻子吗?」「她是一个大姑娘了,她可以干任何她想干的事
情!」罗林冷冷的说。萍妮继续问:「难道你真是一个爱赶时髦的男人吗?」罗
林尴尬的笑了笑说:「自从我们夫妻俩离开家出门旅游后,就发生了许多意想不
到的事情!」罗林指的是梅芳在海滩上裸泳的事。

此时,夜总会里的人越聚越多,几个漂亮的女孩儿被男人们包围着。一些男
人靠在墙边或是坐在酒吧的高凳上,偷偷的望着梅芳和萍妮,他们渴望的跟这两
个漂亮的女人上楼去做爱。夜总会的音乐声夹杂人们的叫喊声,显得非常吵闹。

胡安看了一下手表,已经是晚上10:30了,他向萍妮使了一个眼色说道,
「萍妮,你为什么不陪罗林快乐一把!」萍妮站起身来拉了一下罗林的胳膊,罗
林没有动,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罗林望了一眼妻子说:「我现在非常想快乐一
把……!」梅芳皱了皱眉头贴在丈夫的耳边小声地说:「老公,你不要忘了昨天
晚上的承诺!」「当然了,我遵守承诺!」罗林小声回答道,梅芳继续说,「你
不要忘了我的条件,你用不着回答,我知道你想干什么,只要你跟萍妮一上楼,
我就干。」胡安和萍妮都无法听到夫妻俩的谈话。

「梅芳,你想干什么,我不能让你一个人留在这儿,你不要忘了这是什么地
方。」罗林有些生气的说,「老公,我也很想快乐一把,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
快上楼去吧!」梅芳有些不耐烦的说。不用多说,罗林搀着萍妮的手上楼去了,
他们俩渐渐地走出梅芳的视线。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