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妻しぼり)(09-10)(咲良结局)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9章:咲良结局(上)

葵咲良,原本是一名很幸福的家庭主妇,能够跟温柔体贴的丈夫生活在一起,
然而……一场车祸却破坏了这段幸福的生活。

丈夫死后,咲良回到娘家,因为无法忘记去世的丈夫,所以咲良并没有改回
原姓,同时脖子戴着装有丈夫照片的项炼坠子,就连结婚戒指也戴在手上。

三年后,咲良逐渐忘记悲伤,只是偶而会想起丈夫。

这时,父亲打算将妹妹圆,跟好友的儿子幸介安排一场相亲,而为了确认幸
介的人品,所以要咲良先跟幸介同居一个星期,若是幸介品性良好,那么再让圆
搬过去住。

咲良接受了父亲的请求,按照情报到镇上去找幸介,原本咲良以为事情会很
顺利,不料!当幸介站在路灯下的那一刻,他的样貌让咲良吓了一跳,因为幸介
长的跟死去的丈夫实在是太像了,甚至让咲良以为丈夫就站在眼前。

三人同居生活开始之后,咲良有时会对幸介特别温柔,彷彿是在服侍自已的
丈夫一样,甚至还帮幸介处理性欲的事。

究竟在咲良心里,她到底把幸介当成什么?就连她自已也答不出来,不过她
能肯定的说,她绝对不会再把幸介当成是丈夫的代替品,而是真心的爱着他,但
是碍於相亲一事,使得两人的关系无法更进一步。

每天中午过后,圆通常都不会在家,幸介和咲良都会在房间里偷情,藉此发
泄良介的性欲,但随着肌肤之亲的接触,咲良身体的欲火越来越高涨,就连她自
已都无法控制。

今日幸介刚走进房间里,咲良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吸吮幸介的肉棒,咲良将肉
棒含在嘴里说道:「啊啊……真是让等好久喔!快点……快用这个硬硬的大鸡巴
……把人家给贯穿吧!」

看着咲良热情的反应,幸介心想:「咲良是怎么了?今天变的那么积极!」

「啊啊……幸介的肉棒……已经变的好硬……来吧……人家的小穴穴也已经
准备好了……还请幸介快点插进来!」

咲良直接躺在沙发上,彷彿忘记羞耻似的,兴奋的拉下衣服和内裤,然后用
手拉开阴唇,将水嫩嫩的小穴露了出来。

幸介看的欲火焚身,兴奋的说:「咲良…你的小穴已经湿了…就连爱液都流
了出来!」

咲良撒娇的说:「把我变成这样的就是幸介嘛!害的人家每天都好想要~~
想要跟自已所爱的人合为一体……尽情的享受身为女人的喜悦~~」

一听到那句「所爱的人」,幸介先心动了一下,然后咲良飢渴的说:「请把
你的肉棒插进人家的小穴……我想要你的慰藉~~不是幸介的话……人家不要~~」

「咲良!」

幸介兴奋的举枪上阵,先用正常位来上一发,只见幸介毫不费力的将肉棒插
进湿淋淋的小穴,感受到小穴的充实,咲良兴奋的叫道。

「啊啊啊~!……大鸡巴……大鸡巴插进来了……」

幸介双手撑在地上,彷彿打桩机似的不断往下抽插,咲良舒服的不断淫叫:
「啊啊……小骚货……好舒服……好爽啊……啊啊……大鸡巴……干的人家……
快融化了……啊啊……咲良……最喜欢被……大鸡巴干了啊啊……」

随着咲良的淫声浪语,幸介知道他今天一定要好好满足咲良,把平时没用过
的招式都拿出来,要让咲良爽翻天。

在干了五百多下之后,幸介抱咲良坐在沙发上,两人马上变成骑乘位。

咲良兴奋的抱着幸介,用丰满的乳房紧贴他的胸膛,幸介双手紧抓着咲良的
屁股,胯下的肉棒不断的向上挺动。

「啊啊啊……又粗又硬的大鸡巴……插的屁股……好深好深……啊啊……屁
股会被刺穿……会被刺穿啊啊~」咲良粉臂抱住幸介,腰部卖力的前后摇摆!

而幸介也不客气的把头靠在咲良的双乳前,巨大的乳球把整个视角全部填满,
独特的乳香扑鼻而来,幸介用嘴巴吸吮左边的乳头,右手也攻佔右乳,享受这人
人仰慕的美丽人妻。

「啊啊~!……身体好热……好像要融化了……啊啊……屁股、屁股……要
裂掉了……啊啊……大鸡巴好厉害!!」

咲良的屁股摇了一会儿后,从她淫穴分泌的蜜汁,不间断的流到幸介的大腿,
更可以感觉到她微颤的双腿。

幸介知道咲良快要高潮了,赶紧加快动作,最后紧急拔出肉棒,大量的精液
喷了出来。

「啊啊啊……好厉害的射精……幸介的精液……好多啊……全都喷到衣服上
了……」

「哈…哈…抱歉咲良…把你的衣服弄髒了……」

咲良温柔的说:「千万别这么说!你的精液……很髒什么的……我可是重来
都没有这么想过喔!」

「咲良……」

幸介听了十分感动,咲良慢慢的将嘴唇跟幸介靠在一起,甜蜜的接吻起来。

接着,幸介想玩玩咲良的后庭,虽然咲良有些犹豫,但她也想尝试看看。

幸介藉着淫水的润滑,将粗大的肉棒插进咲良的后庭,异样的刺激让咲良叫
了出来,幸介也感叹的说:「呜……咲良的屁股……好紧……」

「啊啊……插进来了……插进来啦……那明明不是造孩子的地方……啊啊…
…」

因为咲良有些害怕,当幸介插进后庭时,咲良紧张的胡言乱语起来。

幸介扶着咲良的细腰不断的抽动,因为插后庭可以不用担心怀孕,所以幸介
插的很起劲,咲良也被插的兴奋起来。

「啊啊~!……屁股好热……好像要裂掉了……啊啊……幸介……你要射的
话就尽管射吧!把你热热的牛奶全都射进人家的屁股里面!!」

幸介一边插,兴奋的问道:「咲良…你的后面……应该是第一次吧?」

咲良脸红的点点头说:「是的!人家后面的第一次……就献给幸介了……啊
啊~~好高兴~~我的身体全部……都能受到幸介的疼爱~~」

啪滋~啪滋~啪滋~啪滋~

整个房间都是幸介和咲良的肉体碰撞声,幸介紧抓着咲良的腰部,奋力的狂
干咲良的后庭,嘴里还不时低吼,咲良也不输他,整个人大声的淫叫起来。

「哈!哈!……好厉害的鸡巴……顶的好深、好深……爽死人家了……哈!
哈!……身体要融化了……好像要升天了……啊啊~~」

等幸介冲刺了百来下,随即大吼一声:「喔~要射了!我要射了啊!」

咲良:「来吧!射吧!尽情的射在里面……啊啊!!!」

幸介奋力摇了几下,最后停了下来,接着才缓缓拔出肉棒,黏稠的精液混着
淫水,还牵丝在幸介的龟头到琦琦的肛门,而咲良也被干到高潮,双腿不停微微
发抖。

咲良感受到后庭的温热,心想:「哈啊啊……屁股好热啊……快要受不了了
……我唯一能被内射的地方……好舒服啊!!!」

两人满足之后,咲良靠在幸介怀里,互相接吻,虽然今天也享受了性爱的快
感,但咲良还是觉得有些遗憾。

(其实……跟后庭比起来……我比较想要用造孩子的地方……来接受幸介的
精液……)

两人又稍微温存一番后,幸介便离开了房间,只留下咲良回忆刚才的激情。

几天后的下午,幸介来到客厅,看到咲良心不在焉的发呆,然后默默的走到
厨房。

幸介有点担心咲良的情况,突然他发现到暖炉桌上有一个东西,拿起来一看
居然是咲良的挂坠。

原本幸介是要把挂坠还给咲良,但一不小心按到了开关,挂坠的盖子被打了
开来。

「啊……」

「幸介!」

突然咲良激动的从厨房跑了出来,直接抢回幸介手里的挂坠,然后很惊恐的
看着他。

「你…你看到里面的…照片了吗?」

「没有…我什么都没看到。」幸介慌张的摇摇头。

「是吗……」咲良相信了幸介的话,整个人无力的往厨房走去。

幸介心想:「咲良的态度有点奇怪,难道照片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幸介回想照片的模样,只记得隐约看到了一个男人的样子,幸介认为那一定
是咲良的丈夫幸一,所以她的态度才会那么激动,幸介有些尴尬的往房间走去。

几天后,咲良跟幸介来到河川边,看着即将落下的夕阳,两人沉默不语。

突然咲良开口问道:「幸介…你前几天…应该有看到我项炼坠子里的照片吧?」

幸介点点头说:「我只看到一点点而已。」

「这样啊……」

两人又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咲良像是下定决心似的,一脸正经的说:
「照片里的人……是我的丈夫。」

「果然啊……」虽然早就料到,但是幸介还是觉得有些苦涩。

这时咲良把坠子拿了下来,要幸介打开来看,幸介一看吓了一大跳,因为咲
良的丈夫居然长的跟自已那么像,彷彿是同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

看着幸介吃惊的表情,咲良也露出複杂的目光,淡淡的说道:「幸介…当我
第一眼看到你之后…我还以为是他回来了……」

「是吗……」幸介淡淡的说道。

咲良:「一开始…我之所以对幸介那么好…并不是因为你本人…而是因为我
把你当作是我的丈夫。」

听到咲良这句话,幸介很心痛,但是咲良接下来的话打断了他的思绪。

「我想着…这一次我一定要给他很多很多的幸福…为了弥补之前的遗憾…我
很过份对吧?我居然把自已的私欲…硬加在幸介你的身上……」

咲良看着幸介,慢慢的把他手里的坠子拿了回来,幸介虽然想说什么,但是
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咲良接着说道:「但是…我现在已经搞不懂了,我原本是在你身上寻找我丈
夫的影子,但是我所爱的…真的是我的丈夫吗?还是说我爱的人其实是你呢?…
我已经…什么都搞不懂了……」

「咲良……」虽然咲良并没有明说,但这也等於她确实对幸介有意思。

突然咲良的态度180度大转变,只见她大声吼道:「我…已经不想要再这
样了!像这样把两个人重叠在一起…我实在是……」

「咲良…那是因为……」

「请你不要再对我那么温柔了…请你讨厌我吧…这样一来的话…我也能够放
弃的……」

这时幸介知道如果不赶快做些什么的话,他恐怕就会永远失去咲良,所以拚
命的找话题来聊。

幸介说着说着,突然直接对咲良做出爱的告白,咲良很惊讶,因为幸介不但
不恨自已,甚至还很爱她,这让她痛苦的流下泪来。

「为什么?为什么你跟他长的那么像呢?不仅是脸…就连温柔的地方都那么
相似…我…我甚至找不到你们之间的区别……我真是……」

「咲良!」

突然幸介紧紧的抱住咲良,为了不让她崩溃,幸介希望自已能给她支持、给
她力量,但是…咲良却说道……

「放开我。」

「咲良!」

「请你放开我!」

咲良用力的推开幸介,用满脸泪水的表情看着他,怒吼道:「请你不要再管
我了!不然的话…不论多少次都只是在重蹈覆辙而已!」

「那又有什么关系!继续维持现状又有什么关系!」幸介反驳道。

「我不要这样!」咲良的这一声怒吼,像把利刃刺穿了幸介的心,那不是单
纯的否定,而是打从心底的拒绝。

「已经够了……我妄想着把你当作是我的丈夫…还妄想着这一次一定要好好
珍惜……有这种想法的我……真是个大笨蛋!」

「我已经…谁都不想爱了…不论是幸介…还是去世的丈夫…以及谁都……」

「慢着!咲良……」

「这都……这个东西害的……」咲良话一说完,用力的把项炼坠子往河里丢
了出去。

幸介赶紧去接,但是手太慢没接到,反而是头被坠子给打到流血。

咲良吃了一惊,虽然嘴上说着道歉,但是却太慌张而逃走。

虽然幸介想马上追过去,但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要是不尽快去找的话,
那么掉到河里的项炼坠子很可能就再也找不到了。

不知过了多久,天空下起大雨,此时圆接到了幸介打来的电话,感到很惊讶。

圆:「幸介!你怎么会打电话回来呢?还真少见。」

幸介:「圆,咲良她回去了吗?」

圆:「你说姐姐吗?她还没有回来耶!发生什么事了吗?」

「不…没什么…」幸介不想让圆担心,所以并没有把刚才的事给说出来。

突然天空传来一阵轰隆的雷声,过了一会儿,幸介回到家里,拿了两把雨伞
后就准备离开。

圆看到幸介头上的伤痕之后,吓了一跳,担心的问道:「幸介,你的头怎么
流血了?」

「没什么…只是不小心撞到的。」

虽然圆知道幸介是在说谎,但是幸介不想让她担心,拿好伞后就直接往外跑,
看着幸介的背影,圆有些不安起来。

在倾盆大雨中,幸介拚命的寻找咲良的身影,但是一点收获都没有。

幸介心想:「咲良到底是跑到哪里去了?明明那么怕打雷还……等等!难道
说……」

幸介凭着直觉来到了公园,正如他所想的一样,咲良确实就在那边,因为天
上的打雷声,而吓的直发抖。

幸介慢慢的走到咲良的身旁,撑起伞来,温柔的说:「我来接你啰!咲良。」

咲良有些惊呀的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会知道我在这里?」

「因为这里是我们两个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啊!所以我就在猜你一定是在这里。」

咲良原本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刻意反其道而行,因为她认为幸介在发生刚才
那样的事之后,不会想到要来这个地方,但是他人却偏偏出现在眼前。

咲良害怕的想要逃走,但是却被幸介抢先一步给抓住了,只见幸介温柔的说:
「咲良…我们回去吧!圆她很担心我们呢!」

「但是……啊!」这时咲良又看到幸介头上的伤口,担心的说:「你的头还
好吗?都是因为我……」

「没事的!你不用担心…一个小伤罢了!」幸介为了不让咲良担心,而故意
做出没事的样子。

咲良难过的说:「真的很抱歉!我原本并没有要伤害到幸介的……」

咲良赶紧拿出手帕帮幸介止血,幸介温柔的看着她,那样的表情,又差点让
咲良哭了出来。

这时幸介把项炼坠子还给了咲良,咲良很惊讶的看着它,问道:「这个……
我不是把它丢到河里了吗?」

幸介:「能顺利找回来真是太好了!这是咲良很重要的东西吧!」

「但是……我……」

「把重要的回忆丢掉,我认为这样不太好喔!这里面不仅装着幸一先生的照
片,还有很多咲良的幸福回忆吧?把它丢掉什么的……实在是太悲伤了!」

「幸介……」

听到幸介这么说后,咲良突然想开了,虽然过的很痛苦,但那些都是曾有过
的美好回忆。

咲良将坠子拿了回来,看到幸介的裤子髒髒的,问道「幸介…你是跑到河里
去了吧?为什么要这么乱来呢?又为什么要为我这种人做到这种地步?我不但害
你受伤了,还说了那么多过份的话…还要你别再来管我了……」

「那个…没什么啦…我……」

「你不要再骗人了!」

咲良大吼一声,然后靠尽幸介一步,仔细的看着他的脸,担心的说:「你为
什么要这么乱来呢?现在可是冬天耶!要是感冒了怎么办?」

这时咲良紧紧的抱住幸介,难过的哭了起来,幸介也抱着她,两人稍微冷静
下来之后,慢慢的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在那之后,咲良跟幸介产生了很大的变化,在幸介的鼓励下,咲良渐渐走出
悲伤,她已经确定……自已所爱的人就是幸介,不再是丈夫的替身,而是心羽幸
介这个人。

同时两人的爱情值也上升的很快,这时咲良也不再抗拒,无论幸介要她做什
么都OK,无论是什么样的姿势、服装、道具,即使被内射了也不会有任何的怨
言,因为她的心已经完全放在幸介的身上。

几天后,幸介跟咲良到繁华街去买东西,突然幸介听到有人在叫他,转头一
看,原来是装配工九十郎。

九十郎表示,因为之前幸介不断的出钱投资,所以他打算介绍幸介去他朋友
开的店,并告诉他,他可以免费挑一件商品带回去。

两人按照九十郎给的地址来到一家奇怪的店,虽然看起来像杂货店,但是连
衣服、首饰都有,让幸介觉得很无言,不过咲良倒是乐在其中,彷彿是来寻宝的
一样。

幸介要咲良挑一件衣服,当作是慰劳她平时的辛劳,咲良挑了一件衣服后,
就到更衣室去试穿。

过了一会儿,当更衣室的门一打开,幸介被眼前的景象惊艳了一下,因为此
时咲良正穿着中国式的旗袍。

强调丰满的乳房和苗条的腰身,从缝隙间能够看到咲良白皙的大腿,幸介的
目光完全被吸引住。

「怎么样呢?幸介……」

「这……太适合了,真的很适合你喔!咲良。」

「呵呵,我好高兴喔!这是你送我的礼物,我一定会好好珍惜的!」

这时店里的其他客人也都看了过来,对於咲良的美丽发出了讚叹。

客人A:「这位漂亮的小姐是谁啊?是哪个名模吗?」

客人B:「不但脸长的漂亮,身材更是好的没话说!」

幸介吃了一惊,虽然咲良平时就很有魅力,但是现在却像是个知名模特儿一
样,不断的吸引大家的目光,但此时却有人开始对幸介批评起来。

客人A:「话说回来,那小子是谁啊?跟旁边的大美女比起来也太不起眼了
吧!」

客人B:「应该只是个小跟班吧!如果是男朋友的话,那水准也太差了吧!」

客人C:「就是啊!那样的小鬼,跟旁边的大美人怎么会相配!」

听着众人的批评,幸介感到很没面子,原来在旁人眼中,自已真的是一个如
此不堪的人。

这时咲良有些发怒了,对着两个想上前搭讪的人说道:「刚才…你们说了什
么?幸介他才不是什么小鬼,更不是什么水准低的男人!」

「你…你这女人……」

看到对方要强拉走咲良,幸介赶紧上前保护,突然咲良挽着幸介的手,整个
人也靠了过来。

咲良正经的说:「他是我的男朋友!是比你们还要优秀上万倍的男人!」

听到咲良这么说,两个男的还是不肯相信,於是咲良大胆的说道:「不信的
话…我就让你们看看…我们接吻的样子!」

「咦?!…咲…咲良…等一下!」

咲良不顾幸介的叫喊,整个人靠了过来,丰满的乳房也压在胸前,男人们好
色的紧盯着咲良的胸部。

而咲良还真的跟幸介接吻起来,内行人一看就知道,这完全不是假装,而是
真正的热吻,一旁的男人们全都惊讶的大叫一声。

咲良转过头来说道:「这下你们都懂了吧!我跟幸介之间…可是没有人能够
介入的!」

听到咲良这么说,男人们都自讨没趣的离开了,幸介感到很甜蜜。

咲良害羞的说:「幸介…真的很抱歉!但是…那些人说的话…实在是不可原
谅!」

「咲良!」

幸介抓着咲良的手,偷偷的放在自已的股间,咲良的脸瞬间红了起来。

「啊啊……幸介的大鸡巴……居然这么硬了!」

咲良立刻拉着幸介跑到更衣室去,整个人含情脉脉的看着幸介,兴奋的说道:
「好高兴!幸介居然因为我而……啊啊……」

在狭窄的空间里,咲良丰满的巨乳变的更加明显,整个人靠在幸介的身上,
挑逗的说:「我是…只属於你一个人的…无论别人怎么说…我都只锺情於你~!」

「咲良!」

这时幸介终於忍不住,将咲良转过身来,双手尽情的揉着她的乳房。

咲良呻吟道:「啊啊……幸介……请你等一下……等我们回到家的时候……
我再……啊啊……」

幸介用手从衣服的缝隙抚摸着咲良的私处,笑着说:「呵呵,咲良你明明也
这么湿了!」

「啊啊……因为被幸介摸了之后…人家就忍不住了~~」

「我们就在这里做吧!」

「不行啦!会有人……啊啊……幸介!」

幸介不顾咲良的叫喊,直接脱下她的内裤,并抬起她的左大腿。

咲良害羞的说道:「不…不可以这个样子…啊啊……好害羞喔!」

幸介把自己的裤子和内裤脱下来,接着龟头对准咲良湿透的淫屄,用力一挺,
肉棒瞬间滑入温热的阴道内。

「啊啊……幸介……不行啦……会被发现……」

咲良的双手撑在椅子上,左大腿被幸介牢牢抓住,在空间不大的更衣室里,
咲良半侧着身子,只能任由幸介在身后不断的挺腰猛干。

「唔唔……幸介……别太大力啊……人家会忍不住……叫出来啦……啊啊…
…在更衣室做……太刺激……人家会受不了啊……嗯嗯……怎么……今天特别舒
服……身体快融化了……」

这种半野炮刺激感不是在家里能有的,既贪图那性交的快感,又怕被别人发
现的刺激,交织而成的欲火让人难以抗拒!

才抽插不到百下,就可以发觉咲良的淫屄内密集收缩,雪白性感的双腿微微
颤抖,表情痛苦的压抑叫声,泛红的小脸满是香汗!

「嘻嘻,咲良还真是淫荡,想不到才一下子就高潮了!你是不是很喜欢在这
种地方做爱啊!?」

「呜呜……才……才没有……人家才不喜欢……在这里做爱啦……」

「可是身体明明都氾滥成这样了说。」

「啊啊……人家的身体……才没有氾滥啦……呜呜……求求幸介……赶快结
束好不好……」

「好好好!我这就来满足你!」

随着猛烈的抽插,臀部与臀部的撞击啪滋作响,咲良紧咬嘴唇,表情似苦似
爽的强压自己浪荡的呻吟声。

「啊啊……好厉害……幸介的大鸡巴……插的人家好舒服啊……」

「咲良……咲良……」

幸介不停的挺动肉棒,淫屄里头像是大霸水库泄洪一般,咲良白皙的大腿满
是氾滥的淫汁骚水。

幸介越干越起劲,忍不住问道:「咲良…你的小穴…太舒服了…这是只属於
我一个人的对吧?」

「啊啊啊~!……是…是的!…人家的小穴……是只属於幸介一个人的……
啊啊……好爽……好舒服……啊啊……」

这时咲良的欲火也爆发开来,尽情的享受大肉棒带给她的快感。

听着咲良下流的淫叫声,幸介兴奋的使出吃奶的力气,坚硬肿胀的大肉棒不
留情面地狂干玲玲红肿的淫屄!急促的肉体撞击声此起彼落。

「啊啊啊……人家现在……好爽好爽啊……啊啊……又粗又硬的大鸡巴……
快把人家干死掉啦……啊啊……好舒服好舒服……啊啊……」

更衣室顿时变成性爱的殿堂,在不知何时会有人来的情况下,幸介和咲良也
越来越兴奋,同时也即将抵达高潮的零界点。

「啊啊啊……人家人家快出来了……啊啊……请老公……狠狠地……捅死人
家……快把咲良给干死吧……啊啊……要喷了,要喷了啊啊~~!」

在咲良淫惑的高潮呻吟中,幸介也忍不住射了,大量的精液全数射在咲良体
内。

幸介将咲良转身后抱在胸前,咲良则全身无力的瘫软在幸介身上。

「啊啊……幸介的精液……又射进去了……啊啊……好幸福喔!」

「咲良。」

过了一会儿,两人快速的穿上衣服,结完帐后,头也不回的往外面跑去。

「应该……没有被人发现吧?」

「或……或许吧?」

两人的脸红到不行,虽然很害羞,但是也很开心,而那件旗袍也成了咲良的
情趣服装,每当咲良穿上它时,两人总会想起当时的激情。

第10章:咲良结局(下)

话说咲良摆脱过去的束缚之后,她跟幸介的生活越来越甜蜜,咲良不时会想
出一些增加两人情趣的方法。

有一天中午,只有咲良跟幸介在家,咲良觉得这是个好时机,所以要幸介先
在客厅等她换衣服。

过了一会儿,幸介惊艳了一下,因为咲良身上只穿着一件围裙而已。

「咲…咲良…你怎么会穿成这样啊?」

「因为我听说男人都喜欢裸体围裙,所以也想来试试看,怎么样?喜不喜欢?」

「太棒了!我超爱的!」

「呵呵~~」

幸介内心激动不已,原本只在A片里看过的裸体围裙,想不到咲良居然肯自
已主动穿上,而且还是为了自已穿的,这让幸介兴奋的硬了起来。

幸介从后面将咲良抱在怀里,低头一看,只见咲良的巨乳挤出深深的乳沟,
看的让人欲火焚身,粗壮的大鸡巴摩擦咲良的股沟。

「啊啊……幸介的大鸡鸡……好硬……」

幸介性急的说道:「咲良…我已经忍不住了…我…我要在这里干你!」

咲良娇喘道:「啊啊……不行啦!…要是圆突然回来的话……我们就……」

「可是……明明是你先勾引我的啊!」幸介拉开拉炼,掏出肉棒,不断的摩
擦咲良的小穴,摩的咲良春心荡漾,淫水也流了出来。

「啊……哈啊……啊……嗯……啊……」

幸介:「咲良,你侧躺在流理台上,然后把屁股靠向我。」

「好的…像这个样子吗?」咲良乖乖的靠在流理台上,抬起右大腿,好让幸
介能方便插入。

幸介兴奋得上前搂着咲良,双手伸进围裙搓揉着咲良的巨乳,胯下的大肉棒
插进小穴,嘴巴亲吻着咲良的肩膀。

「啊啊~~插进来了~~幸介的大鸡巴……又插进来了~~」

感受到小穴的充实感,咲良发出了甜美的呻吟声,身体不停的颤抖着。

咲良:「啊啊……幸介……请你先不要动……暂时保持这样……」

咲良先让自已稍微冷静下来,享受着大肉棒给她的充实感,讚叹的说道:
「啊啊……好棒啊!……幸介的肉棒……又热又硬……在我的小穴里……不停的
跳动着!」

咲良的屁股突然颤抖了一下,一股淫液顺着幸介的肉棒而流到地上。

「咲良…我……」幸介再也忍不住,开始进行活塞动作,插的咲良也不断呻
吟起来。

「啊啊……你尽量插吧!幸介……最好把人家插到晕过去……啊啊……」

听到咲良这么说,幸介自然不会让她失望,发挥平时就有的默契,不断的进
攻咲良的敏感地带。

咲良爽的浪叫起来:「啊啊啊~!……咲良现在……好爽好爽啊!……幸介
的大鸡巴……干的人家……好舒服啊……啊啊……」

为了方便出力,幸介要咲良双手撑在流理台上,翘起屁股让他干。

只见咲良一脸失神的表情,而她的爆乳则随着幸介猛烈撞击而上下甩动。

幸介站在咲良身后,一手抓着咲良的细腰猛干,另一只手则搂着她的脖子,
亲吻咲良敏感的耳垂。

性爱的快感在两人的身体里四处乱窜,每当幸介那火烫的大肉棒贯穿肉穴的
同时,咲良都能感觉到灵魂深处的颤动。

咲良愉悦的享受这超乎想像的满足感,左手反手搂抱着幸介的头,放荡的呻
吟喘息:「好烫…幸介的肉棒好烫好烫,咲良的小穴穴要坏掉了,要被幸介的大
鸡巴给搞坏了…啊啊……好爽啊……人家…人家再也离不开幸介的大肉棒了!」

幸介也一样,他爱死咲良这会自动收缩的肉穴,每一次的插入都让人意犹未
尽。

「我也超爱咲良的肉穴……超爽的……咲良的肉穴是最棒的!」

「真的…?真的吗?那…人家当你一辈子的肉奴隶好不好…?就算你跟圆结
婚了,只要…只要幸介你想要…人家…人家随时都可以给幸介插!!!」

虽然这可能只是咲良的无心之话,但如此卑微的请求,大大满足了男人内心
深处的虚荣心,这种飘飘欲仙的快感甚至比做爱还要令人欲罢不能。

幸介像是吃了春药似的,兴奋的猛肏,说道:「好…以后你就是我专用的肉
便器,嗯哼…只要我想要,你随时随地就得张开双腿给我肏你的小淫穴,哈哈哈!!!」

「是的…我是幸介专用的肉便器…太爽了…啊啊…幸介你太猛了…小穴穴好
爽…好麻…好舒服……喔……」

被性爱快感支配的咲良根本已经忘了自已的身份,触电般的酥麻感让她的脑
中一片空白。

幸介知道咲良快要高潮了,便加快速度,粗壮的肉棒狂野的轰炸咲良的蜜穴,
剧烈的程度跟打桩机没什么两样。

咲良只觉得自己的小穴已经被幸介给干穿了,潮水般的快感在幸介疯狂的抽
插下变成了滔天巨浪,沉迷於性爱汪洋的咲良很快就被这股巨浪给吞没。

幸介知道咲良只差临门一脚了,於是加速冲刺后用力一顶,粗长的肉棒穿过
穴壁直达花心。

「啊啊…不行了……要死了…啊啊啊…幸介…我要泄了…要泄了啊啊啊啊!!!」

咲良高潮时,蜜穴里一环又一环的收缩让幸介差点抛戈弃甲,好在幸介终究
还是挺住,没将精华射进咲良的蜜穴里头。

高潮过后,筱琪无力的摊软在流理台边,不断的喘着气。

幸介将咲良再次抱到流理台上,伸手把玩着咲良的奶子,虽然咲良有些疲惫,,
但还是很享受幸介的抽插,不断的大声浪叫

「好爽…超爽了…大棒棒快把穴穴插坏了…,我要疯了…喔喔…要死了啦啊
啊…幸介…亲爱的…不要停……继续…继续插…把穴穴插坏也没关系…好爽…喔
喔…真的…爱死你了…再来啊……」

听着咲良的淫叫,幸介再也忍受不住,兴奋的狂插,很快的就到了爆发的边
缘,幸介喊道:「咲良…我要射了…射了…喔喔喔……」

精液从马眼胡乱喷发,不断涌出的精液,使得咲良将身体仰面朝上喘息,因
为被内射的关系,咲良的小穴正欢喜的颤抖着。

「哈啊啊……要去了……要去了……人家要高潮了啊啊啊啊!!!!」

「呜……咲良……我又……」

幸介的肉棒并没有软下去,而是感受到小穴的收缩又再射了精,彷彿要把睾
丸里的精液都射光一样。

咲良感受到小穴的温暖,讚叹的说:「啊啊……幸介你好勇猛!把人家的小
穴……弄的乱七八糟的……啊啊……」

高潮过后的疲惫感,让咲良露出一种娇媚般的神情,看着咲良水汪汪的眼睛,
幸介好像沉浸在令人气绝的色香中。

幸介将咲良抱在怀里拥吻,看着最心爱的女人依慰在自已怀里,幸介感觉非
常的满足,而咲良也觉得心里暖暖的。

后来到了2月14日,也就是情人节,一直以来,幸介都没有收过巧克力,
顶多就是姬香送的「义理巧克力」而已。

但是呢……今年很不一样……非常不一样……

一大早,咲良便谈起此事,圆笑幸介肯定只会收到义理巧克力而已,咲良要
幸介别气馁,说不定待会儿就会有人来送礼了。

果不其然,马上就听到有人在按电铃,幸介打开门一看,只见姬香站在门外。

姬香笑道:「情人节快乐!幸介,这是我送你的巧克力。」

幸介高兴的说:「谢谢你!姬香姐。」

本来幸介以为只有姬香会来送他巧克力,但万万没想到,在姬香走了之后,
雪绘、律子、露米娜也都纷纷前来送礼,而且每一个都是「本命巧克力」,这让
幸介颇微惊讶。

当幸介回来时,圆看到幸介手上的巧克力也是很惊讶,咲良笑着说:「你看
吧!圆,我就说幸介是一个出色的男性,肯定会收到很多巧克力的!」

圆心想:「就算是这样好了,但是这也太多了吧!是幸介做了什么让大家高
兴的事吗?还是老样子…对谁都那么温柔…烂好人一个!」(傲娇无误!)

对於幸介能够拿到那么多的巧克力,圆感到很嫉妒,虽然自已对幸介的感情
还不是很强烈,但是女人吃醋的天性是难免的。

看到圆有些生气的样子,幸介解释这都是义理巧克力,但是圆却认为幸介是
在睁眼说瞎话,气的跑回房间,幸介感到无言以对。。

「唉……」

「真是不好意思!幸介,圆她就是很容易吃醋。」

「但是……」

当幸介回到房间里时,咲良敲了门走了进来,有些害羞的说:「幸介,那个
……可以稍微打扰一下吗?」

幸介:「有什么事吗?」

咲良:「其实呢……我昨晚试着做了一个巧克力…我想请你品尝一下。」

突然咲良将幸介扑倒在地上,将自已做的巧克力咬在嘴边,以口对口的方式
让幸介吃下去。

感受到如此香艳的刺激,以及嘴里散发出来的甜味,幸介整个人兴奋起来,
高兴的说:「真…真好吃!咲良你做的巧克力真是太好吃了!」

咲良笑道:「你能接受真是太好了!这是我特地为幸介做的……是只专属你
一个人的喔!」

「咲良……」

两人又抱在一起互相拥吻,接着幸介拿起一个巧克力放在嘴里,用口对口的
方式让咲良吃下去,一种甜蜜的感觉从嘴里散发开来。

事后,咲良跟幸介做了一个约定,既然幸介吃了自已做的本命巧克力,那么
幸介就只能锺情於自已,虽然幸介有些担心,但是咲良却高兴不已。

至於圆后来呢……她其实也做了一个巧克力,但是看到幸介拿了那么多别的
女人送的巧克力,圆就吃醋的跑回房间,过了一会儿之后,她才下定决心,把巧
克力送出去。

看到圆居然为自已亲手做了一个巧克力,幸介感到高兴不已,除此之外,圆
还附送一个亲吻,感谢幸介这段时间的照顾,对幸介来说,今年或许是他这一辈
子,过的最快乐的情人节了。

后来某天晚上,幸介打算去咖啡厅找姬香,在玄关穿鞋子的时候,咲良突然
走过来,从后面抱住了他。

「咲…咲良…?」

「你要去…姬香小姐的咖啡厅对吧?」

「咦?」幸介先是一愣,心想:「咲良怎么会知道呢?」

咲良有些寂寞的说:「我知道幸介你是个很有魅力,对人也很温柔的人,所
以难免会受到其他女人的欢迎,但是……我对你的思念…是绝对不会输给别人的!」

「咲良……」虽然说早就知道,但是幸介却没想到咲良对自已的心意居然那
么强烈。

为了不让咲良那么难过,幸介终於下定决心,终身只爱咲良一人。

后来……到了命运之日,也就是3月14日那一天。

这一天跟往常一样,咲良做好早餐之后,就去叫幸介和圆起床,然后三人聚
在一起吃饭。

表面上似乎没有任何的变化,但是幸介却心一直心不在焉,那个要交给终身
伴侣的戒指就放在他的口袋里,幸介打算今天就要把戒指交给咲良,但是究竟该
怎么开口?又该怎么做才不会伤到圆的心?幸介一直很苦恼,所以早餐也吃不了
几口。

看到幸介呆呆的坐在一旁,圆关心的问道:「你怎么啦?幸介,怎么饭还剩
那么多啊?」

对於圆的呼唤,幸介依旧动也不动,心想:「虽然对圆很不好意思,但是这
枚戒指还是只能交给咲良,咲良才是我的终身伴侣!」

「幸介!…我在叫你,你到底听到了没有啊?」见幸介没有反应,圆有些生
气的骂道。

「对…对不起!」这时幸介才回过神来,见圆气呼呼的样子,感到很抱歉。

接着,圆收拾碗盘拿去厨房清洗,咲良泡了杯茶放到幸介的面前。

突然间,咲良说道:「今天…我要去扫我丈夫的墓…幸介要不要也一起来呢?」

「咦?!这样……好吗?」幸介很惊讶咲良居然会主动约自已去扫她丈夫的
墓,彷彿是在暗示什么似的。

咲良正经的说:「不是幸介的话就不行!所以……拜託你!」

「我知道了。」虽然幸介很不安,但也只好答应了。

过了一会儿,咲良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身上穿的是黑色的丧服,头发也绑了
起来。

看在幸介眼里,即使是穿上丧服,咲良的美依旧不受掩盖,反而有一种异样
的美感,让人不经想到A片里的那些丈夫刚去世的未亡人们。(年轻的寡妇易推
倒~!)

在咲良的呼唤下,幸介这才回过神来,重新调整一下思绪,毕竟今天是要去
扫墓,如果满脑子还是黄色思想的话就太无耻了。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交谈,只是单纯的在走路,但是幸介心里很不安,来到墓
地时,幸介打算暂时把求婚的事给延期,毕竟在这种场合实在是很尴尬,但他并
没有打算把戒指交给其他人,除了咲良之外,没有人能配的上这枚戒指。

突然间,咲良说道:「幸介…我今天来…是要向我丈夫报告一件很重要的事
……」

「咦?」幸介愣了一下,看着咲良温柔的微笑,既没有紧张或勉强自已的样
子。

「报告……是吗?」

「是的。」咲良微笑着说。

这时幸介才知道…咲良已经完全走出过去的伤痛,可以为了自已……也为了
所爱的人而欢笑,幸介也为咲良而感到高兴。

两人来到葵家的墓前,上好香后,咲良跟往常一样,双手合十的蹲在地上,
诚心的向丈夫报告重要的事。

站在一旁的幸介心想:「幸一先生……我……要向咲良求婚了,虽然听说你
是一位很优秀的人,但是……我爱咲良的心…是绝对不会输给你的!我一定…会
让她幸福!」

下定决心之后,幸介不再迷惘,打算选好时机再做出行动。

两人扫墓扫到下午,因为是冬天的关系,所以天黑的很快,咲良跟幸介在回
家的路上,顺道到公园去。

两人坐在长椅上休息,诉说着以前的种种回忆,幸介回想起当初被大地赶出
出租屋,然后一个人在雪地里发抖的事,若不是咲良即时出现,他还不知道该怎
么办呢!

咲良也感歎的说:「若不是当初有遇到你的话,我恐怕还活在过去的回忆里,
在那一天之后,我们经历了许多事,而现在……就变成你来接我了!」

「咲良……」

这时幸介把戒指给拿了出来,咲良看到后很惊讶,幸介有些害羞的说道:
「咲良…这枚戒指…能不能请你收下呢?」

「咦?」咲良吃了一惊,她万万没想到幸介居然会说出这种话。

幸介再一次强调:「我希望咲良你能收下这枚戒指,我所爱的人只有你……
咲良!」

咲良并没有回答,而是一脸正经的看着幸介,正当幸介要跪下来求婚的时候,
咲良说道:「幸介……你能在这里……抱我吗?」

「咦?为…为什么呢?」对於咲良的要求,幸介大吃一惊。

咲良说道:「我知道你很惊讶…但是…自从我的丈夫去世之后,我的时间就
停止了,为了要跟幸介你一起迎向未来,所以……我希望你抱我…让我忘记过去,
就像是要把我弄坏一样,尽情的干我吧!」

「咲良……」幸介沉默了一会儿,下定决心后说道:「我知道了!我会让你
忘记过去的伤痛,然后我们一起…迎向只属於我们两个的未来!」

听到幸介的告白,咲良非常感动,高兴的说道:「幸介……谢谢你!真的…
很谢谢你!」

两人决定好后,便躲在后面的树丛里,激烈的拥吻着。

「嗯……嗯……哈……幸介……幸介……」

「咲良……咲良……」

咲良脱下内裤,拉起衣服,露出白皙的大腿和丰满的胸部,整个人靠在大树
旁。

幸介抬起咲良的右腿,打算用站立式来干她,胯下的肉棒早已迫不及待,幸
介握着肉棒,毫不费力的就插了进去。

「噢噢噢啊啊~!插进来了……幸介的大鸡巴……插进人的小穴里了……啊
啊……幸介…用力一点……把人家干晕过去……把人家给弄坏吧!」

幸介的肉棒一动起来,咲良马上大声的淫叫,幸介自然不会让咲良失望,加
足马力,挺腰猛干。

「噢噢噢噢~!……幸介好厉害、好棒啊!……咲良…咲良被干的好爽、好
爽啊……噢噢噢噢……咲良好希望……能天天被……老公你干……噢噢啊啊……
烂屄好热、好热……要烧起来了啊啊~」

这时咲良已经完全放开身心,被幸介干的满嘴淫叫,肥腴的白屁股夹的幸介
的肉棒有种快断掉的错觉,湿热的阴道磨的龟头爽到不行!高潮的淫水也不停流
出!

「咲良…我干的你…很爽吧!我要你做我的老婆…然后一辈子都让我干!」

「噢噢噢啊啊啊~!我愿意……我愿意做幸介的老婆……然后一辈子都只给
我的好老公干~!……啊啊啊~!」

「咲良……帮我生个孩子吧!等一下我就要狠狠的射进去!」幸介话一说完,
马上更加用力的猛干咲良的嫩穴!

「好…好啊!只要是幸介的孩子…不论要生几个我都会生下来……啊啊……
幸介……待会儿射多一点……为了我们的孩子……为了我们的未来……射多一点
啊啊~!」咲良愉悦的淫嚎不断叫着!肥圆的屁股和白皙的大腿开始颤抖着!

幸介又狂干了数分钟,咲良快要抵达高潮的边缘,小穴不断的收缩,彷彿渴
望受孕一样,希望能榨出肉棒里的精液,现在正是让咲良怀孕的最好时机!!

咲良放浪的淫叫道:「啊啊~~幸介……小穴快破掉了……插…插破了……
你好会干……啊啊……我要泄了……你快射进来……射进人家的小穴……咲良要
怀你的孩子……让咲良怀孕……快……射进来……啊啊……我要去了……去了啊
啊啊啊啊!!!!」

「咲良……我要射了……咲良!!!」最后在幸介的吼叫声下,精液终於射
了出来,浓浓的精液就这样射进了咲良的小穴里。

「啊啊……好热……幸介的精液……好热啊……要怀孕了……啊啊……」

咲良高潮后,虚弱的靠在幸介怀里,幸介把肉棒拔了出来,射在里面的精液
慢慢的流了出来。

咲良看到后慌张的喊道:「不要啊~!幸介的精液……生小宝宝的精液……
要从我的体内……流出来了!!!」

咲良虽然想穿回内裤,堵住小穴,但是身体的快感还没消失,动作还很迟钝。

咲良不安的哀求道:「拜託你!幸介…帮我…帮我把小穴给堵住!精液…精
液要流出来了!」

虽然幸介也想帮忙,但他现在也累的动弹不得,只能紧紧抱着咲良,安慰的
说:「别担心!…明天…还有从今以后…我都会射很多很多…绝对会让咲良你怀
孕的!」

「今后也会……啊啊……」

听到幸介这么说后,咲良总算是放心下来,整个人无力的靠在幸介怀里,两
人互相拥吻,享受这短暂的甜蜜时光。

在那之后,两人穿戴整齐回到了家,咲良要幸介在客厅里等她,她要去说服
圆,让她接受幸介选择自已的这个事实。

在知道事实真相之后,圆很生气,因为这代表她的恋情又将被破坏,而且第
三者还是自已的亲生姐姐。

圆生气的说:「这算什么嘛!明明一开始是姐姐和爸爸一直在耸恿我,要我
跟幸介相亲,结果却……我……好不容易才喜欢上他的……」

见圆开始哭了起来,咲良感到很心痛,但她只能不断的道歉。

「对不起…圆…我知道…我做了对你来说很过份的事!」

「很过份的事…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真的…想要跟幸介在一起吗?」

对於这个问题,咲良点点头,然后一脸正经的回答这个问题:「是的!我想
要跟幸介在一起,然后我们要结婚…生下我们孩子。」

圆怒道:「这算什么嘛!你叫我怎么去相信!别开玩笑了…姐姐你太狡猾了!
一直以来…读书、运动你都在我之上,除此之外…家事、料理、长相,甚至身材
也都……你永远都是做好的……而我只能排第二……」

「其他的长辈们都说…要向姐姐学习,即使表现的好…也会被拿来跟姐姐做
比较!我总是……我总是……」

咲良:「圆……幸介他可没有拿你和我做比较喔!」

「那又怎样!你最后还不是夺走我最喜欢的人了…不是吗?」

「啪!」圆生气的打了咲良一巴掌,火辣辣的疼痛,却远远比不上…两人心
里的痛。

「对不起…圆…真的很对不起……」

这时圆终於哭了起来,伤心的问道:「为什么?你为什么突然就……是不是
因为幸介跟姐夫长的很像,所以你才……」

「不是的!」

「你少骗人了!不然……是为什么?」

咲良慢慢的说道:「我原本…就像你说的一样…只是从幸介的身上寻找幸一
先生的影子,但是……自从我跟他相处之后,我的心…就只有幸介一个人而已。」

听到姐姐这么说后,圆正经的问道:「你是真的…喜欢幸介吗?」

「是的。」

听到姐姐这么说,圆紧咬着下唇,拳头不断的在颤抖。

咲良继续说道:「我爱他…我比这世界上的任何人…都还要爱他。」

「你是认真的吗?」圆问道。

咲良点点头说:「是的,我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就算圆你要打我、骂我…
我都愿意接受……」

「就算因此……我恨姐姐你一辈子也一样吗?」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我做了对你来说很过份得事……就算你要跟我
断绝姐妹关系也是没办法的,但是……我对幸介的心意……也是绝对不会改变的!
…我…我会一直爱着他!」

听到这里,圆放下了紧握着的拳头,因为她知道,平时和善的姐姐一但顽固
起来,就没有人能够说服的了她,圆也只好放弃这段感情。

「既然姐姐都这么说了……看来是真心的……这样子……我不就绝对赢不了
了吗?」

「对不起…圆……」

圆坐在床上哭了起来,咲良也跟着流下眼泪,这一夜,姐妹两人终於把话说
清楚,而一切都在明天有所改变。

隔天早上,幸介还不知道咲良跟圆已经沟通好的这件事,所以打算跟圆说个
清楚。

不料!圆却微笑着要跟幸介解除相亲这件事,幸介很惊讶,虽然知道圆这是
在强颜欢笑,但还是很担心。

「我之前不就说过了吗!跟幸介结婚什么的…那是不可能的,但我们毕竟在
一起生活三个多月了嘛!所以我打算做个了断……我……我……」

圆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转过身去,不想让幸介看到自已流泪,为了让自已
能够彻底死心,圆不断的讲一些幸介的坏话,但说的越多…这也证明了自已也是
真心的喜欢他。

圆说到最后终於受不了的跑回房间,只留下幸介一个人在客厅里,在那之后,
圆打算回到老家去说服双亲,只留下幸介跟咲良两个人在家。

看着圆离去的背影,咲良感到很寂寞也很愧疚,她对圆的歉意不是三言两语
就能说的清的。

看着咲良不断的在责备自已,幸介说道:「不是这样的……我想圆她……是
想让咲良变的幸福所以才这么做的。」

「真的吗?」

「嗯。」

「呜……谢谢你…圆…还有…对不起……呜……呜……」

幸介抱着哭泣的咲良,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安慰着她,同时心中发誓他一定
要让咲良很幸福,这样才对的起圆。

回到屋里后,咲良还是有些担心,虽然有圆去说服父母,但又怕会失败,所
以打算先上车后补票,直接怀孕,让双方的父母不得不答应两人的婚事。

幸介听到后先是一愣,但也涌出了「干劲」,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两人
不断的缠绵,努力的在床上造人。

只见咲良骑在幸介的身上娇喊着:「啊啊啊……亲爱的……射进来……让咲
怀孕……请好老公射在里面……啊啊啊……人家……好喜欢被男人……体内射精
的感觉……啊啊……」

听了咲良的话后,幸介挺起腰部,在咲良的体内狂射!大量的精液喷往淫屄
深处!

「啊啊……好棒!好棒!……热呼呼的精液……好像喷到子宫了……啊啊…
…咲良的子宫……充满着幸介的精液……」

幸介累的躺在床上,咲良也趴在幸介的身上,被干的满身大汗,闭着眼睛,
回味着刚才的快感。

在这段时间里,咲良的身体产生了变化,不但开始喜欢吃酸的东西,胸部会
胀胀的,甚至还能挤出奶来,两人断定咲良一定是怀了孕,去医院检查获得证实
之后,两人高兴不已。

每当幸介吸了咲良的奶水之后,咲良也会吵着要喝幸介的牛奶,两人自然又
是在床上大干一场。

后来双方的父母接受了他们,虽然对於幸介选择了咲良感到有些讶异,但是
如果能让咲良幸福,作父母的也没有什么好反对的。

在婚礼当天,咲良穿上了雪白的婚纱,在众人的祝福下跟幸介结了婚,虽然
有些人感到很嫉妒,但也为这对新婚夫妻感到高兴。

后来两人就去渡蜜月,十月怀胎之后,咲良生下了一个儿子,全家人都高兴
不已。

在那之后的每年春天,幸介跟咲良都会到幸一的墓前去祭拜他,同时也报告
着两人的幸福生活。

接着两人到一旁的公园里休息,咲良说道:「谢谢你!幸介…幸一先生的墓
…多亏你帮忙整理,每一年都要这样麻烦你,真是不好意思。」

「这没有什么啦!再说…今天是咲良你的生日嘛!」

突然间,咲良用一种沉重的表情看着幸介,幸介也愣在那里。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后,咲良问道:「幸介…你该不会认为…在我的心里…还
对着幸一先生念念不忘吧?」

「这……那个……」

看见幸介的态度,咲良认定他已经默认了,无奈的说道:「你果然是这么想
的嘛!」

幸介反问道:「你不也一样吗?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忘记。」

咲良:「说的也是……可是呢……现在的我是心羽咲良,是你得妻子,所以
你要对我有点信心,在我心里只有幸介你一个人而已!」

「谢谢你……咲良……」

「呵呵……老公你真是的……」

接下来两人喝完手中的饮料,咲良要幸介先去出口等她,她还要再去幸一的
墓一趟。

来到幸一的墓前,咲良摸摸石碑说道:「幸一……我现在真的很幸福,虽然
幸介老是在当老好人,又经常卷入一些麻烦事,可是呢…他却很懂的去关心别人,
做什么事也都全力以赴,而且最重要的…他是真心爱着我…不!或许正好相反,
这可能是我第一次…如此深爱着一个人…他不是你的代替品…而是我深爱的丈夫
……」

咲良转过身去,决定要把一切全都放下,心想:「永别了…幸一…我差不多
该回到丈夫的身边了,希望你好好安息。」

这几年墓地附近开始热闹起来,有时会看到庙会的摊贩来这里做生意,当然
有时也会发生一些意外事故。

当咲良来到集合地点时,却没有看到幸介的身影,心想:「幸介是去哪里了?
不是说好在这里等的吗?」

突然这时传来救护车的声音,咲良先是一愣,各种不安的想法不断的冒出来。

「不…不会的!…亲爱的!」

咲良飞快的往救护车的方向跑去,却没有料到只是自已弄错了。

另一方面,有一个人蹲在地摊前,挑着老闆所卖的首饰。

「好!我就买这个吊坠吧!」

老闆:「选的好啊!小哥,这可是我的招牌商品喔!现在还有帮忙刻名字的
服务,我来帮你刻吧!你叫什么名字啊?」

「那个……我叫幸介……幸是不幸的幸……」

「是幸福的幸才对……」

「咦?」

突然背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转头一看,只见咲良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咲…咲良!」

老闆讚叹的说:「小哥,这是你老婆啊?哈哈!真是艳福不浅喔!」

咲良高兴的说:「谢谢你的称讚,我先生叫做幸介,是『介於幸福之中』的
意思。」

「嗯…介於幸福之中啊!真是个好名字啊!」老闆一边说,一边帮幸介把吊
坠刻上名字。

这时咲良在抱怨幸介居然丢下她一个人到这边来,幸介表示他想送个礼物给
咲良。

突然咲良哭了起来,幸介很担心,咲良摇摇头说:「我没事…只是…我真的
很担心…担心你也会跟幸一先生一样…突然从我眼前消失不见。」

「咲良……」这时幸介才意识到事情有多严重,同时也责怪自已的疏忽大意。

这时咲良问道:「幸介……你觉得你不幸福吗?」

「咦?」幸介很惊讶,他万万没想到咲良居然会提出这种问题。

咲良擦乾眼泪后说道:「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也把自已幸当作是不幸
的幸。」

「是…这样吗?」

「当然啰!只要是幸介的事,不论是大是小我都会记得的。」

这时咲良已经恢复冷静,把幸介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都说出来,甚至他心里
所想的话也能猜得出来。

一旁的老闆听的精精有味,当他刻完名字后说道:「好啦!小哥你的名字我
刻好啦!」

「谢谢你,老闆。」幸介看着吊坠上的名字心想:「他刻的也太大了吧!而
且为什么一定要用汉字?早知道就用罗马拼音好了,而且……也应该把咲良的名
字也刻上去才对。」

咲良凑过来问道:「幸介,你这是要给我的吧?能不能请你亲手帮我戴上呢?」

咲良话一说完就转身过去,露出白皙的脖子,幸介一看愣了一下,原本装有
幸一相片的坠子不知道上哪去了。

咲良说道:「我已经…还给幸一了,所以…我现在刚好需要一条新的项炼。」

「可是……选这个真的好吗?」

「当然好啰!因为这是你送给我的嘛!」

幸介小心的把坠子挂在咲良的脖子上,咲良转过身来让幸介看看。

接着咲良伸出手,要幸介牵着她的手一起回家,直到回家前都不能放开。

两人就这样穿越人群,慢慢的走回家,虽然不知道将来还会有什么样的挑战,
但是他们会一起走下去。

咲良结局(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