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forjuice】(15)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15】提子-呆子竟然会变得帅气?是时候找眼科医生了吗?

佳琳活跃的脑筋一下子停滞了。

虽然她一直很少将心里的真正想法说出口,但在她心里辩驳柔伽的说话,绝
对不会少,甚至说是「口若悬河」也不为过。

但是这一刻,只是被小道轻轻的伸手掩盖着嘴唇后,她竟然就再说不出半句
说话。

呆子……

佳琳的内心在挣扎。

佳琳的内心在震荡。

佳琳的内心……被温暖。

佳琳冰冻了的内心,咔嘞咔嘞咔嘞般溶化。

小道收到柔伽姊的电话后立即离开了自己的身边,这对佳琳来说是在她身上
插上了狠狠的一刀。

发现了自己竟然一直是第三者,被前度抛弃﹑被他的妻子当面奚落。才刚刚
开始对小道萌生了一点感情,却发现他最着紧的却一直是柔伽,自己竟然再一次
成为了「第三者」。

死心了,放弃了,觉得自己无论变成怎么样都可以了。可是…

「佳琳!你和柔伽姊,并不是二选一的选项啊!」小道大声地说。

很吵,这声音很吵。

可是,却深深刻进了佳琳的心里。

二选一?

刚才自己在做甚么?

刚才的…我……在说甚么?

顺着柔伽的说话,我好像在迫使呆子,要我和柔伽之间作出选择?

我在……做甚么啊?

「呆子…」

呆子的手一直抵在我的嘴唇上,变得锐利的目光中充满着血丝,他的嘴唇在
震动…明明只是一个胆小鬼,这表情怎么……有点帅?

佳琳!冷静!要冷静哦……我心里说。

要怎么办呢?现在急需要处理的……唔……

「好了,我知道了。」我移开小道掩盖着我嘴唇的手。

这时候,要先取回主导权。

我将小道的手移到胸脯上。

「呜!咦!」小道的身体急忙退后,我却继续捉紧他的手。

「佳﹑佳琳!」柔伽合乎预期地大吵。

「佳﹑佳佳佳佳佳佳佳﹑琳﹑干﹑干干干干干干甚么????」

「胸脯哦?你不是很喜欢搓吗?」我向他展示微笑。

「太不知廉耻了!」柔伽继续大吵。

小道吓呆了,没了反应,手指害怕得微微颤动……胸脯尖端这触电般的感觉,
如果是前戏,我大概会忍不住叫出声来。

可是,现在才不是那一种气氛。

主导权回到我手上了。现在迫逼小道二选一的话,毫无意义。再说,在这时
候赢了柔伽又如何?我的目的不是为了赢。而且这女人本来就没有一次可以赢过
我。她唯一的手段,就只有装可怜,博取别人的同情而已。

刚才为甚么要迫逼小道呢?我真是差点失去理智了。

呆子是不需要用迫的,让他暧暧昧昧就好。

我以微笑吸引住他的注意,同时不着痕迹地松开他的手,但他的手却没有离
开我的胸脯。

嗯,这样就好。

「小道,喜欢我吗?」

「呃﹑啊…嗯……喜欢……可是﹑柔…」

阻止他,将嘴唇靠上去。

「呃!」发出惊叫的是柔伽,毫不意外,这女人的反应太好猜度了。

在我胸脯上的手一把抓紧,紧贴着我嘴唇的唇瓣在发抖,呆子就是呆子,才
没有帅气的﹑成熟的表现。

刚才觉得他帅气的我,得要去找眼科医生了。

还是说……妇科?

怎么……下面…有点痒痒的?

一直对避孕很小心的那一个男人,竟然变得如此冲动,实在令我感到意外…


事实上,久违了的性爱,也使我的身体相当满足,说是继续回味着余韵也许
亦无过份。但也不至於被抓个胸脯﹑接个吻,身体就跟着起反应了吧?

我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感到惊讶。

呆子的……

脑海里突然浮现呆子的肉棒……比那男人还要大的肉棒。

哎!我在乱想甚么啊?!

「你们够了没有!」柔伽嘈吵的叫声响彻了天际。

「呃…抱﹑抱歉!」

小道的意识被她唤回来了,嘴唇和手都一下子退开……

啊啊~这失落感是甚么一回事啊~?

佳琳!要冷静~!

「嘿嘿嘿…」一时无法反应过来,只好先以笑容应对。

「佳琳……」小道刚才的气势已经尽失,呆子始终是呆子。

「你们真是够了!在人家的家里做甚么啊?!」柔伽继续大吵。

「我们是情侣哦?接个吻﹑做个爱也很平常吧?」我说。

「你!要做的就回家做!在人家的家里干甚么!别沾污了我的家!」

「嗳嗳嗳~小道?那个小器的女人要赶客咯~去我家?还是去你家?」我向
小道微笑。

「佳琳…」

「嗯?」我维持微笑。

对啊,气氛对了!再努一点!呆子!

「这样…很奇怪啊……」

「啧!」

真失败!呆子你!难道就没有半点男子气慨吗?

会期待他作出主动的我是笨蛋啊?

「佳琳?」小道露出了怀疑的表情。

「嗯…怎么?」

「这样太奇怪了啦。」

这是值得重覆说两次的话吗?

「是啊,很奇怪哦?然后?」

「佳琳。」呆子将我一把抱住。

「呃…」

心跳声…急遽的心跳声…还有…呆子的味道……

很暖…很窝心的感觉……

眼眶里有点刺痛﹑鼻子有点酸……

不行!不可以……

要坚强!佳琳,要坚强哦!

「…拥抱我,在我说出口之前哦。」我在小道的耳边,轻声道出这一句歌词。

「呃…」

没错,这一句正是小道的手机里设定成柔伽来电的专属铃声的歌曲。

「方重道,我们分手吧。」

「呃﹑佳琳…不﹑我…」

「方重道,我们分手吧。」呆子,这才是值得重覆的语句哦。


下雨了。

不再需要更多言语的晚上。

修女经常挂在嘴边:人在做的事,神都会看见。

如果真的有神,祂今晚真的是有够贴心的啦。

莫名其妙的大雨,彷彿幕后有人看着我,正在对我主宰。

我不信神。

也不信主宰。

否则,我的人生不就是一场玩笑吗?

两亲突然身故,从天堂跌进地狱。

是因为小时候的我做错了甚么而令神惩罚於我吗?我曾经这样询问修女。

修女说,这是神对我的考验。神使我成长,神使我得到爱,得到保护,所以
至今依然快乐成长。

嗯,考验。快乐成长。

人不应该质疑神的安排。一切自有神的主宰,仰赖神﹑倚靠神,神自会带领
你走出黑暗。

一直独个儿在孤独和痛苦中挣扎,才有了今天的我。虽然说不上得到了甚么
成就,但我就是我。

没有五饼二鱼﹑没有奇妙恩典﹑没有可以打开维多利亚港的手杖。

我就是我自己的主宰,一直以来都是这样。

大雨洒在裙子上,使身体变得沉重。

湿淋淋的布质在步履间直接刷拭在乳首上,我才记起出门时故意没有空着内
衣裤……怪不得刚才被呆子摸到胸脯时会变得那么敏感!

冷冷的雨水彷彿要透进身体般夺走我的热量。如果可以的话,把我的记忆也
带一并走好吗?不,不如把我的生命都顺道带走吧?

水滴不断从湿透的发丝滴下。

雨下得很好,真的很好,是一场下得刚刚好的雨。

我应该没有喜欢过呆子吧?大概。

呆子有甚么好处呢?根本是一无是处的呆子。

但是,为甚么跟呆子分手,却会令我的眼泪不停地滴下来呢?

哈,眼科,妇科,然后是脑科吗?

一直接受保险公司「照顾」的我,当然没有替自己购买医疗保险的能力。

花钱看专科医生,还不如干脆死一死吧?

站在马路中心的我,才注意到灯号已经转成红色。

『咇咇咇咇咇咇——-!』一辆的士在我身边急速煞停。

「你妈!不要命了吗?!」的士司机的吼叫声,不比雨声大。

为甚么不把我撞倒呢?为甚么不阻止我呢?这又是祢的安排吗?神。

看到我没给他反应,的士就跑了,洒着大雨的马路上又再剩下我一个人。

如果这也是神的安排,那么我就顺从祂的旨意吧?

我觉得我的嘴角正在发笑。

拿出手机。

雨水不断打落在显示屏上。

我在显示屏上滑动了几下,在一个即时播放程式上发表了一个录影片段。

『上载完成』

嗯,原来,就是这样。

神啊,你看到了吗?

我在做的事情,祢在天堂上面看得到吗?

如果是因为屏幕太小而看不清楚的话,希望祢的手机里有安装U-TUBE
哦。


很烦。

真的很烦。

外面嘈杂的声音,大概比柔伽的家还要吵。

大门发出「咔嚓」的声音后,手上提着两大袋外卖饭盒的女生摄手摄足地进
来。

你明明是回到自己的家啊,有必要这么偷偷摸摸吗?别要惹站在外面的人怀
疑好吗?

「我回来了~」说话拖着长长尾音的女生高举手上的两袋外卖,并向我展露
开朗的笑容。

这个身材略胖的女生,是我的邻居。

她说不上是朋友,毕竟我连她的全名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她姓高,而她要我
叫她作「小希」。

要比喻我和她的关系,那就像住医院的时候,一般是不会跟躺在隔壁病床的
病人成为朋友吧?真要我说的话,我和小希的关系只是份属「病友」而已。

因为她与我的背景有点相似……小时候父母离异,她跟着爸爸搬到这里。几
年后她爸爸就病死了,虽然名义上还有一个妈妈,但小希同样是过着一个人生活
的日子。

我和她的最大差别是,养活我的是保险公司,而养活她的是社会福利署。

明明背景这么近似,但奇怪的是,小希并不如我这般独立。

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她会向我撒娇,会尽情向我展露她柔弱的一面。

当然,这不是说她无法过一个人的生活。她明明就一个人生活得好好的。在
学校里似乎是颇具人气,听她说在她学校里的事情时,会冒出一大堆人物,听起
来她的朋友也实在不少。

圆圆的脸蛋上,经常反映着她心里开朗性格的阳光笑容,如果不是略过於圆
润,那大概是一张非常甜美的脸。身材亦有点圆润,看起来完全人畜无害的样子,
一般女生大概不会把她视为「假想敌」。但如果我是男生的话,大概会觉得小希
是「好妻子」的类型……嗯,肯定比柔伽好。

看到她的笑容时,有时我会想:孤癖的人就只有我一个吗?

小希很黏我,黏得让我曾经问她到底是不是同性恋。但她说,女生之间这样
亲暱其实是很平常。我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因为我从来没有朋友。

明明我对她一直没有交心,但她却一直把我视作亲友。

不过,正因为这样,她才会借我这一个躲身之处。

明明就只是一壁之隔,但外面那些傢伙却完全没有发现。

外面的是记者,很烦。一直站在这里等待,简直是把这里当成固定的上班地
点一样。管理员上来驱赶了不到几分钟,他们又再开始聚集,彷彿RPG游戏里
的小怪史莱姆。

「噔噔~今天有炒饭哦~还有意大利粉﹑茄汁焗饭~~」小希向我遂一展示
今天的午餐。

在这里的三份午餐,我可以三选一,其余的两份都是小希的。我伸手拿了炒
饭,其余两盒都是一片赤红红的,看了就没胃口。

很咸﹑重重的味精……那呆子竟然还说这家的炒饭好吃!

忽然勾起小道曾经在我家里吃这炒饭的回忆,我不禁苦笑摇头。

「唔?不好吃吗?」小希说。

「不…没甚么胃口。」我说。

「尽量吃一点吧,不吃饭没气力的呢~吃不完的话我再替你吃完。」

「嘿,真亏你吃得下。」

「哈哈~我就是在吃方面最有自信啦~」小希挺起胸口说。

小希有点胖的身型,相应的胸脯份量也自然不少。但整体的感觉看起来是强
壮多於女性身形的美。

「不如…我今晚下厨吧~佳琳想吃甚么?虽然我只会煮简单的东西啦~」

「我没所谓。」我随便回应。

「唔~~我想想~」小希一脸认真的在思考。

外面再次传来嘈杂的声音。大概是管理员上来了吧?听到记者们似乎在发出
不情愿的嘘叫。

「哎~他们也不累的~都已经两天了啦~」小希说。

「抱歉呢,小希,一直在麻烦你了。」我向她苦笑。

是啊?已经两天了呢……

「唔唔~有佳琳陪我,我不知有多高兴呢~」小希展露认真的开朗笑容。
「不如你就从此搬过来吧?啊~不,不如乾脆将墙拆掉,打通两家屋子?那么这
边放一张大床﹑那边可以放电脑台﹑那边呢~嗯~」小希说得眉飞色舞。

「你真的把屋子当成自己的啊?」我说。

「嘿嘿~也是啦~~不过佳琳终於肯笑了~嘿嘿嘿嘿~」认真的﹑乐观的﹑
开朗的笑容,这女生真的很治癒……这两天有小希在身边真的太好了。

这次的事件,证实了这个世界真的没有甚么秘密。

片段晚上才发到网络上,隔天下午就有记者跑来了。

不单我的住处,学校门外也同样驻守着记者。

陌生的电话号码不停地打来,网络上更加是一片炽热。

那片段的影响力,原来远比我想像中还要大得多……

「佳琳,不吃了吗?」小希看着我的饭盒。

「嗯…吃不下了。」我将炒饭递给她。

「OK~」小希一口接一口的将炒饭不停送进嘴巴里面。

你的肚子里面到底装了几多个胃啊?我心里吐嘈。

两天啊……这样躲躲避避的日子,还要到甚么时候呢?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