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恋人】(09-13)(完)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bbs=thread-9261646-1-1.html]【孤独恋人】(01-08)[/bbs]

(九)无法阻挡的欲望

我和铃吃完饭便分开了,我说我要回去休息一下,我把关机的手机重新启动,
结果还是那些短信和电话,我思绪混乱了。

当我回到新家,我看到了一个人,我脑子里磨不去的阴影,她从5 岁,13岁,
17岁的年龄段我都在她身边,我想回到自己的房间去,父亲叫住我,说你不认识
你妹了?这孩子。

我回答,我很累。

「昨晚没回家?」

「是的,和铃。」我说出这句话,违心的看了看那女孩,那个从娘胎一起出
来的妹妹。

父亲只是微微一笑,他也是从这个年龄过来的,倒没说什么,而她表情凝重,
我看情况她还没和父亲摊牌,要知道,父亲如果晓得会把我们大卸八块的!

我说父亲你还忙你先去公司吧,父亲说让我好好带妹妹去玩,毕竟以后不在
一个城市读书,你们俩谁都离开谁的。

父亲说者无意,听者有意。

妹妹听到了不在一个城市上大学,她的双目狠狠的盯着我,似乎要杀死我。

我愧疚地低下头,我是骗了她,我有错,我没和妹妹商量擅自主张。

父亲走了,我心悬了下来,我感谢优没说出来,可接下来几分钟我真的不知
道如何开口。

她先回答,「你还有多少没告诉我?

你说会爱我的,你到底没种,你害怕父亲,你说会和我在一起,考完试后,
结果你跑开了,你就想抛弃我是吧,源!「

她直呼了我的名字,我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我也有一刻想已死谢罪。

我承认我是比妹妹年龄大,但她的想法还是比我稍稍成熟一些,她可以为了
我的承诺,而一直坚定下去。

她真的比我勇敢好多,我还是无数遍的这么形容她。

「可我们不能结婚,我们无法结婚啊,我们是兄妹,爱必须向现实妥协。」
我要哭了,我真得没法想象这种纠结的心情。

「你无法逃避,真的,哥哥」

「你爱我,这是无法改变的,这只是你的借口」

「求你了,优,你放弃吧!我怕我会坚持不住。」我真的快坚持不住了,我
爱的女人,我爱的痛彻心扉,我爱的深入骨髓。

她这几天可能哭得没有泪了吧,她的眼很红,我看得出来是为了我,我真的
可以想去代替她受伤。

我们彼此无语。

晚上,我烧菜给她吃,她只是很冷淡的吃几口便到房间去了。

我傍晚接到铃的电话,她邀我去玩,我拒绝了,我说家里有客人,不能去改
天吧。

我不能说客人是妹妹吧,再说我总觉得妹妹和铃见面,会发生什么尴尬的事,
这是我的直觉,我害怕妹妹会忍不住,所以等彼此心安理得再见面为好。

妹妹突然出来,把身上的T 恤也脱了,我看见了坚挺的胸部,那黑色的罩杯
加上隐约的乳沟让我痴呆一会,她说我想洗澡,我真的没想到,为何要现在洗澡
呢?

我帮她放好洗澡水,她说要和我一起洗,她真是大胆,直接脱得彻底,把黑
色胸罩和纯丝内裤,都丢在地上,往浴室走,我脸红成一片,我还是忍不住看了
看,她圆润的臀部,和光滑的后背肌肤,我这个哥哥下身涨涨的。

我好累,今早和昨晚的折腾我好累,我喊了,衣服先穿我的衬衫,然后回房
倒头就睡。

我脑子里都是那具酮体,她能带给我刺激,我的欲望可以被其激发出来,比
起铃,我真的更愿意爱护那个女孩,她的每一寸肌肤,我愿意无条件的让自己爱
抚,那是多么享受的美妙时刻。

那天晚上,我迷迷糊糊的感觉下半身的醉心,我好热,顿时间感觉到要迸发
而出,我惊醒。

一具欲体呈现在我眼前,我借着门缝半掩,照进来的光,我呆滞住了,优何
时脱下了我的内裤,趴下头吸食着我的下面,她湿淋淋的头发带来的清香,是我
心神迷离,她似乎变得有经验,一边吸我的马眼,还用湿润的舌头挑逗摩擦那些
冠状沟的敏感带,我快要升天了,我说别这样了,她闷声继续。

我真的很舒服,随着她套动的越来越快,我双手抱着她头部,我知道我要洩
出来了,全身酥麻不已,快感传到了大脑。

啊!我颤抖了起来,下身抖动了几下,我知道全射到她嘴里了,她咳了几下,
只看到几滴液体滴落下来。

我看着她穿着大了好几号的我的衬衣,里面貌似什么都没穿。

我呆住了,我没有赶妹妹走,我和她做,就感觉从心底涌来不尽的欲望,我
在妹妹面前才会有快乐,满足感。

这是和铃不一样的地方。

我说,你到底想怎么样?我看着她。

她摇摇头,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她说她要。

我苦笑,我现在分不清什么是爱了,我知道索取,可我有理智!

她吻了上来,我怎么拒绝,这种感觉扑面而来,我的男性力量似乎被妹妹的
主动给无情镇压。

我爱她,这不单单是欲望,还有爱的灌输,要不然我不会不抗拒。

我和她,缠绕在一起,我能感觉到和我身体接触的衬衣的湿滑,那里面的双
乳,也感觉到了其乳峰的坚硬。

她一直都在主动,我没有阻拦,我知道我的欲望被激出来了,完完全全的激
出来了。

我真的不能在一把推开她了,我想起了高三的时候,她问我为什么,我不想
让她痛苦,我爱的好深沉,我知道彼此的心里面深处,都有一个不知明物体在激
励对方靠近。

她突然哭了停止了继续下去,她说我不再爱她了。

我脑子里五味杂陈,情欲,爱,伤痛,后悔,许多东西让我变的大脑扭曲。

我说了脏话,我TM的是畜生!

我到底是什么啊!

我像最原始的兽性人种,把我爱的妹妹压在床下,然后找到那个早已湿滑无
比的蜜穴,然后对准洞口,快速的抽动起来,每一下都坚定有力,我恨呐,我是
畜生!

我越干越快,淫烈的抽动声,还有我和妹妹的哭声,其中还有参杂着快感引
发的叫床声。

我真的使劲全部力气,把我体内的力量都灌输到她的身体里,全部不剩的射
到那里的最深处,随着我的肉棒的抖动,她的穴紧紧的收缩,人也因此筋挛起来。

我抱着头什么也不说,我越想越痛苦了,真的。


(十)再一次的被击败

我在这爱中反反复复,哪边的最后结果我都没法完全接受,我不知道我抱着
头快要哭了几次。

许多身影在我的脑海中时隐时现。

父母小时候鞭笞我,我和优第一次吻,我看着害羞的铃,我在月光下和优爱
抚。

这些东西让我喘不过气来。

我看着妹妹无力的躺在床上,我把她拉起来,我捧着她的脸,那高潮过后潮
红的脸。

「我不知道我怎么办了!我好痛苦啊,妹妹,我的心好痛,我看不清未来。」

她在无力地哭泣,那湿红的眼,我有点失措。

不知过了多久,我竟睡去了。

早上起来,妹妹不在身边了,我打开手机,看看时间,结果看到妹妹给我留
的短信。

我一下子哭了起来,短信编辑上写的:我知道,你怕,我付出了所有给你,
希望你能安然,可你一而再再而三地逃避,我都有点麻木了,你一直在为自己考
虑,你根本不为我想想,我和你生活了18年,我多爱你,你应该知道,你是我哥
哥,曾经为我可以舍弃一切的哥哥,你的每一次举动,你的小习惯,你的思维,
我都清楚的不能在清楚,可我害怕有一天你不能和我坚持下去,,

好吧,我走,你过你的人生,我走,我们是亲人,只是有最亲关系的亲人。
你和你的未婚妻好好过。

保重吧,就这样。

你的妹妹。

空白,我能怎么做,我竟然在房子里莫名其妙的找着什么,我翻了个遍角落,
我找到了酒,还有一包烟。

我喝酒,感觉喉咙好烫,我抽烟,点起了一根,竟然被呛的咳嗽不止。

我头痛,我喊着,没人应我,诺大的房子里充斥着我的虚度。

我可以,我可以,不行不行。

莫名其妙的思考让我混乱。

我想再睡一觉,就想好好睡一觉。

再次醒来我躺在了床上,旁边站着一个人,她穿着暖色的连衣裙,我闻到了
那令人着迷的味道,我拍拍她的肩膀,她回过头来,表情冷落冰霜。

我的眼睛竟看的有些恍惚,但我知道她是铃。

我问她你怎么进来的,她说我父亲给她钥匙,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突然很严肃地和我说,「你们的关系什么时候开始的?」

我有点没有准备,她的意思我不懂。

「什么开始?我和谁?」我反问。

「你真要我说出来?你的故事让我,让我好」她欲言又止。

她看到了?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她看到了妹妹发给我的短信。

「好吧,就算知道又怎么样?你也来笑线年我和
她上过床,我们把夫妻之间该做的都做过!你来鄙夷我吧,我现在什么也不怕!」
我疯了似的吼着。

她茫然,「可,可她是妹妹!你的亲妹妹啊!」

「那TM的又能怎么样!都是因我们是亲兄妹,都是!」我声音越来越重。

「好吧,可我们是要结婚的,我们必须的结婚!你让我怎么办?」她哭了起
来。

我也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铃离开了,我知道她很痛苦,她根本不能接受
我这个有如此感情的人。我是个禽兽,我伤害了妹妹,现在又,哎!

我要理智,我刚才确实对她吼叫,我必须的道个歉。

我发了短信给她,希望她能冷静下来吧。

(十一)淡然

我等待电话和短信,希望有一个人能打过来,我是多么焦急的等待,后来我
到外面乱逛,夜景虽说美,可我的心却在滴血,我去超市买了白酒,坐在一个江
坝边欣赏着风和江水的交集,总感觉缺了什么。

我真的是一口喝,那感觉辣。

心里像火烧似的。

而且本来我是不会醉的,可我的心感觉醉了。

本来我的身体还能动,可心却有些麻木了。

手机震动了,我却累了,我拨了按键,一个女孩子打过来的,是铃。

她说我在哪,我头涨呼呼地说在江坝上。

她说我是醉了,我尽然笑了,我越来越迷糊,挂了电话。

好久都没有这么累过,我耳边是熙熙攘攘的风语,一会恬静一会刺耳。

直到有人拍了我的肩膀,我微微的睁眼,眼睛好迷糊。

那个人扶起了我,还对我说,「找了半天没找到你,你怎么在这睡,幸好晚
上这里没人。」

我猜到了是铃,我就越发想清醒,可这回我是真的软趴趴的,心使不出力来。

我对她说,对不起,只有对不起。

她吃力地把我伏到的士上然后送回家,我搂着她,头往她胸脯里倒,而体香
更让我神魂颠倒,我在公寓楼梯口,我抱着她更紧,她开门进去,首先就是把我
弄至我的床上。

我醉了,可意识竟然清醒,我拉住了她,不让她走,我求求你,求你别离开
我。

她似笑非笑的说,奔二的人了,还这么孩子气。

她在害羞,那却是好美的容貌。

「好吧,再陪你会儿」

我靠了过去,胃却翻天覆地,我竟然忍不住吐了出来,全在她身上,她表情
那是一个无语。

她去浴室擦拭了下,生气的骂了我,我吐了清醒了很多,我想爬起来道歉的,
可没力气,脑袋还涨涨的。

她脱去了外衫衣,我看到了她裸露的雪白的背后,她在我的衣柜里找衣服,
我看她忙里忙外,就说你别走了。

她惊讶了下,「不太好吧,你爸爸不,」

他大忙人,不会回来的。

我是这么说,可这是事实啊,父亲每天都是忙,哪有空管我死活,只有关于
他的利益才是最重要的。

她考虑了下,答应了。

她喂我喝解酒汤,卧伏在她的怀里,我想到了妈妈,当初小时候发高烧,妈
妈喂我吃药,就是这个晚上,心里渐渐都是暖意。

我手开始不老实,摸着她的大腿,后来往上移,她看出了我的举动,把我手
拨开,「啊呀,干嘛啊,怎么跟孩子一样。」

我说有妈妈的感觉,坏笑了下。

她嘻嘻哈哈的说我对母亲都不放过啊,简直是个乱伦男。

估计她开玩笑地说,可我心里还是有点触及,酸酸的。

她看着我的表情不高兴了,忙说不是故意的。

其实也没什么的呢,我还是要学会去淡忘是吧,其实晚上我想了好多,人生
的路确实充满了坎坷,这坎坷或许每个人都不一样,我只不过是挑战者,而我遇
到的不过是更加另类的难题罢了。

我发现,我要乐观,这也是晚上顿悟的,其实笑笑没什么大不了。

妹妹,还是妹妹。

她穿着婚纱的魅力或许我无法零距离感受,至少我能作为祝福者感受到她的
幸福。

我的懦弱有了借口,这是正当的,我往另一方面想,一切都能水到渠成想通。

我何须为爱而伤,希望自己在这一方面能更加自私点吧,失去不是唯一,怎
样去爱我才能摆脱过去呢?我在思考,这不是逃避,而是静静地思考呢。

我把旁边年轻的人儿拥入怀中,唇对唇火热地吻着,妹妹的洒脱我要理解,
她任何事都能想明白,我却还要纠结干吗呢?

我手抚摸着那里的柔软,铃好敏感,刚开始还阻拦,后来人就软下来了,我
隔着裤子慢慢地搜寻着,她轻哼了下,我手指灵巧地动着,解开裤扣,不一会她
全身赤裸,我能感觉到她内心的变化,我把她压在身下,用力爱抚她的下面,那
里溢出了水,我手指沾满了爱液,我受不了了,解下裤子,从柜子里找套套,可
是都没有,她和我说包里有。

我就在想什么时候她这么有想法了,于是不多说,我开始进入。

我发现竟然进入时畅通无阻,那里好紧凑,却充满了湿滑感,我慢慢的抽动
了几下,她咬紧牙关,但却很享受的样子。

我继续,可能因为酒的缘故,我迟迟没有涌动的内心。

我把她的双腿外掰,使那里小穴尽量外扩些,这样我的肉棒更加能抽动的迅
速点。

她第一次保持这个姿势,似乎很兴奋,叫出声来,这对我鼓舞更大,我腰部
发力,抽动越来越快。

她闭著眼,忘情的呻吟着,我逐渐下压身姿,把她的双腿下压到极限,我的
腹部逐渐感觉发热发麻,一股热气传到了大脑,我抚摸着粉色的乳房,亲吻着她
的脸颊。

她踹不过气来,手箍住我的头颈部,我要来了,那感觉汹涌澎湃,突然我的
下身抖动,一股热潮喷出,她也感受到了冲击,腿死死的夹住我,激情过后,我
感觉到累意,铃全身酥软,我们分开后,我手继续抚摸那早已湿润无比的蜜穴,
慢慢地挑逗敏感处,食指一快一慢的刺激她的穴上的肉粒,她抓住我的手,想让
我慢点,她的脸部潮红不已,我问她是不是要来了,她闷哼了一声,我又抚摸那
还是坚挺的乳峰,不一会她到达了高潮。

我的手上沾满了透明的分泌物,我抱着她,因为头还是有点涨,我就渐渐的
睡去了。


(十二)时间可能洗净过去

我醒来,铃还在睡。

我的手放在她的胸前,那里好温暖,一具青春欲味的裸体在你面前,只有不
尽的思考和探索。

我摸着光滑的肌肤,逐渐往下,摸着那圆润的臀部,我惹不住往缝隙里游走,
那里的温热吸引着我,我很快摸到了湿润的地方,然后轻轻的挑逗,她背着我,
只是轻轻的呢喃着什么。

我见没有阻拦,用反映起来的肉棒抵着缝隙间,缓缓的摩擦。

她睡意未减,任由我胡作非为,我磨擦坚持了一段时间,就感觉下身越来越
火热,我扶持着肉棒侧着身对着穴口慢慢的进入,她醒来了,摇动着臀部,想要
摆脱我,我就尽量抱着她。

后来进入的一刹那,她娇羞欲滴的回过头看着我,我就更加冲动的加快节奏。

她在那里哼着声,我听到肉体与肉体的碰撞声,欲望随之而强烈起来。

这回十多分钟惹不住射了出来,全在里面。

休息片刻,我拍拍她的头示意让她吸食着我的下面,她扭扭捏捏起来伏在我
的腰间,头部一上一下的动着。

我本来半软的肉棒,处在湿润的铃的嘴里,又坚硬起来,虽说她生疏的牙齿
会碰到,但快感真的没话说。

这次我把持住,坚持了七八分钟,她说她嘴动的麻了,我就箍住她的头不让
她离去,她没办法继续动,但是加快了,我终于受不了全部一股脑的射了出来。

我死死的压住她的头,她在那呻吟着什么。

随着肉棒猛的抖动几下,我才缓缓的放开。

她狠狠的打了我几下,骂我说都快喘不过气来了都。

她的嘴边还有乳白色的液体,我轻轻地替她擦去。

我们相拥了一会,我想到了一件事,我慌张了下,说刚才没带安全套。

她告诉我是安全期,我才放心下来。

现在还小,如果出了意外,那真的很难和家里人交代。

她问我,我和妹妹到底该怎么解决。

我说时间能证明一切,你要相信我啊。

她点了点头,用很成熟的脸庞告诉我,会的,不管出了什么事,她都在我身
边。

本来只是为了忘记过去,现在我发现和铃在一起,我是真的很喜欢呢,她确
实很讨人喜欢。

我需要忘记了,不小了。

我要做出选择了,我要勇敢,我要负责任,这是以后的选修课。

人生太多的起起伏伏,我都要一个劲的尝遍不如意,往肚子里咽。

三个月里,我试着用时间去懂得爱的妥协。

我似乎已经习惯老妹你不在我身边嘻嘻哈哈,无忧虑的吵闹的身影。

你也没给我打电话,说你想我。

我和你寸步不离的十指紧扣,试着学去分开。

时间太诡异和作用化,它的魔力让我忘记村上春树里那个神经兮兮的典子。

或许,我是死去的过去吧,泰坦尼克号坠入海底的那一刻,我们内心深处的
萌动就再也不见了。

我们是家人,血浓于水的家人,可爱呢,随风而去了呢,显得有些不经意间,
有些苍白无力呢。

(13)再续,再见最后章

三年前的唏嘘,因为我的懦弱,文章在三年前我决定断章,你写下去那就和
村上春树一般,似乎离诺贝尔奖越来越远,我的爱似乎也远离越远。

从那一刻开始,我想拾起笔来在写一写,起码它得有一个结尾。

我变得有段时间沉默寡言,害怕光,害怕惊吓,害怕虫子,害怕任何东西,
而且晚上竟然睡不着觉,玲发现了,我觉得我只是神经有点紧张罢了。

多休息便可,对啊,谁能从我心中的哭诉中倾听呢,身边的女友在这一刻无
法理解,我没想起梦中魂绕的妹妹最后的身影,只从她的微博中可以一探究竟,
对啊,只有青年志愿者协会的合拍照而已,我在qq中,微信中,也没发现什么
端倪,我含着一些泪意,缓缓地翻着一些妹妹的资料。

隔了千山万水的距离,我还在幻想妹妹会来见我,我的心脏在不自然的律动,
我的肚子,我脑子嗡嗡的在作响。

我觉得快要靠一些安眠药入睡了,还有大量的烟酒,只有这些,我才能入睡。

那个城市中有我许多的回忆,可我却无法回去,我要完成父亲的使命,对啊,
我其实可以撇脚就走,我说我要回去,谁又能拦住呢,对啊,我的理由也很充分,
我爱我妹妹,我爱她。当我说出来这个理由,长辈和玲会抽我一巴掌,你怎么能
这样,你为了你的妹妹,你不能爱她。

我只能大声地对天空说一句,我爱她,仅此而已。

玲父亲的催促,玲的每晚的陪伴,父亲的劝导,我没了主张,就像一个木偶
一样,点了点头。

我们要去领结婚证,我们要去拍婚纱照,我们要快速进入伴侣的状态。

几年前,父亲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把我牺牲掉,可是我仔细和父亲畅谈的
那晚,他的头发有些鬓白,我也不忍心在讲述我那大胆的理由,我不想让任何人
心痛,为了我伤心。他说的任何话我只是点头。我终将输给了与时间赛跑,时间
给予我的是治疗我的内心的苦涩,也带来一些不一样的改变。

优要和我见面了,准确说双方家庭要来见面。

我见到优,我能说些什么,她会开心的祝福我吧?

当我们双方父母见面,长辈都在谈论生意,妹妹出现了,她没有那般活泼了,
也对,谁经历了如此感情上的压抑,还能笑呢。

优倒是和玲谈的甚欢,两人坐在一起,我坐在对面,我也不好去问,只能看
着她们在那附耳私语。

玲会和妹妹说些什么,妹妹又会和玲说些什么呢,玲会不会气急败坏下把我
和优的事公布于众呢?

一切都这样进行着,我的内心的紧张,也慢慢消散,我的嘴角浮起了笑意,
哪会,这怎么可能,玲根本不会在乎,妹妹像是也已经淡忘了吧?

事情回到了最初的起点,我们是兄妹,是千家万户中平淡无奇的一对兄妹而
已,我们都会长大,都会有酸甜苦辣的生活,都有与自己相伴成长的父母,都有
美好的童年,都有难忘的记忆。我以为我这样是逃避罢了,其实正是做出选择的
最好时候,如果我要继续在苦海中走,那身体将被淹没,然后慢慢死亡。

优隔了多长时间在这次见面上和我说话,我们敞开聊些平常,第一次不是关
于我和她的琐事,而是聊了聊自己。

我想笑,笑着咽了口水,结束了,终于结束了。

虽说伤口还是很明显,我没有自己痊愈的能力。

对不起大家,我用了几个月,不,是用半年的功夫,让我从禁忌的枷锁中脱
离出来,我算是重回了正道,希望妹妹也能这样吧。

对不起,我做不到带妹妹远走高飞,我做不到隐姓埋名……

一切的释然,一切回归,一切安好。

希望妹妹能找个好男友,然后继续像安徒生童话中的公主那样过着幸福的生
活,来自我这个哥哥的最美好的祝福。

两小无猜的年纪,我和妹妹。

彼此安好,彼此安好。

各位三年后我将最后一段补上,没有交合,没有激情,但过了三年后,我的
心境发生了大改变,我想结束掉这段令人难忘的回忆。

真实不真实,看看就罢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