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丝不挂】(14)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14章

见萧雪神色慌张地跑来找刘鑫,望着他的眼神又充满了依赖和柔情,甄琰心
里一阵欣喜,一阵凄凉。在识趣地走开之后,仍忍不住要从走廊拐角远远地看着
他们,隐隐期待着些什么。

什么呢?甄琰抚了抚无意间皱起的眉头,眼神竟自有些恍惚。

甄琰一直都很嫉妒萧雪,尤其是她平坦幸福无忧无虑的生活。萧森虽然很难
说是什么好人,却基本可算是个称职的爸爸。至少,他和凌尘从小都陪在萧雪身
边,从来没有让女儿沦落到和街头混混流氓阿飞为伍只能靠自己有限的经验和头
脑随机应变的地步。

也许这就是自由的代价吧。假如没有经历过那种无所依靠的自由,她就不可
能有现在这样的独立和坚韧;假如未来的人生道路上出现什么重大变故,萧雪也
绝对不会象她一样应付裕如。失去了安逸,却获得了自由,似乎也并没有什么不
值得。甄琰这么想着,心中的期待渐渐明确起来。

是的,她最期待的,正是刘鑫能变成何群。既然她自己成不了萧雪,享受不
到那些简单而温馨的家庭乐趣,甚至连在男人面前做个柔顺的小女人的机会都很
难再有,那萧雪就不该一直这么幸福安逸下去。命运怎么可以如此不公平地对待
她,对待一个美丽或有不及,聪敏却尤有过之的可怜的女人呢?难道萧雪天生就
比她要快乐一些,不,快乐很多吗?她凭什么总是可以走到这么好的「狗屎运」
发现萧雪的神色在刘鑫的温言安慰下渐渐平静,重新露出少女的羞涩,甄琰叹了
口气,暗自嘲笑着自己的异想天开。

刘鑫毕竟不是何群,他也不可能变成何群。而且就她所知所见,刘鑫显然对
萧雪很认真,认真地引导熏陶,认真地接近讨好,认真地放着长线,认真地等待
着将来的大鱼,认真到近乎小心翼翼。只要萧雪不贪多务得得陇望蜀,她的未来
又岂止是可能幸福安乐而已。十成只怕都已经有了九成九!

这「狗屎运」还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碰得到的!即使萧雪真的会厌倦,那
也是很久以后才可能发生的事,甄琰想。她现在唯一的希望,就只剩下萧森的强
力阻止了。但在这样处心积虑的刘鑫面前,整天都是直来直去的老一套以为可以
上下通吃左右逢源的萧森又能阻止得了多久?要不要想办法帮他一下,又该怎么
帮他呢?

发现自己渐渐走进了一条邪恶的歧途,甄琰连忙甩甩脑袋。自己这是怎么了?
真的就这么见不得别人幸福安乐吗?以前自己可是时常希望他们能够顺理成章珠
联壁合的。怀孕之后每次见到萧雪,自己甚至还会感受到一种母爱的情怀。现在
怎么会想要帮萧森这个混蛋的忙呢?刘鑫对自己可要比他好太多了。甄琰咬了咬
下唇,越发可怜起自己来。是因为何群的到来刺激了自己吗?难道自己竟还在爱
着他?甄琰不敢再想下去,连忙定了定神,将视线重新调整好焦距,见刘鑫正在
向她招手,便堆起惯常的笑容,拿捏着恰当的风姿,走过去,一边总结似的告诫
自己——马上就要去美国了,这些事情都不再和自己有关,至少几年之内都不会
和自己有关。想他们干什么!

但在送萧雪回家的路上,甄琰还是不由自主地问道:「小雪?什么大事要麻
烦到学长?」

说完,转头对萧雪笑笑,见她并没有显露出多少警惕和抗拒,脸上隐隐又有
些羞涩,这才放心地把视线转向前方。

「没……没什么大事。」

萧雪迟疑着答道。

甄琰尽可能用轻描淡写的语气追问道:「是不是跟你爸爸有关啊?呵呵……」

等了一阵儿,见萧雪没有答腔,甄琰犹豫了片刻,到底还是无法压抑住心里
的好奇,尽量温和地说。「师姐好歹比你大上几岁,说不定能帮你出出主意呢。
我绝对不会向你爸爸告状的。我保证。」

萧雪的声音却反而坚定了不少。「真的没什么。而且刘鑫师哥已经答应帮我
解决了。如果他不行的话我再找您,好吗?」

感觉到一时不可能套出什么话,甄琰只好无奈地说道:「那好吧。不过学长
神通广大,只要他肯出手,只怕也没可能要用到我了。」

萧雪停了停,倒又安慰起她来。「师姐也很有本事啊。而且人长得漂亮,家
里又有钱,马上还要去美国。将来的成就说不定比刘鑫师哥还要大呢。」

这丫头从来不肯这么夸人的,今天怎么回事?难道也有求于自己不成?甄琰
有些诧异地看了萧雪一眼,淡笑一声,问:「你怎么知道我马上要去美国?刘鑫
告诉你的?」

「不……不是。是爸爸说的。」

甄琰没有追问下去,也懒得去辩解自己的钱都是怎么辛苦挣来的。

这次是萧雪打破沉默了。「师姐,你现在还没有男朋友吗?」

乍然听到「男朋友」这个词,甄琰心里一震,险些就踩脱了刹车板。她已经
有多久没有用这个词指代一个异性了?这几年来,她最常用到的词只有「男人」
偶尔也会用到「家伙」、「混蛋」甚至「老淫虫」「男朋友」这个帽子,实在是
需要很多资格才能戴得上的啊。想到这里,甄琰摇摇头,无奈地笑笑,眼神又有
些恍惚。

「师姐标准太高了吧?象师哥这样的够不够格呢?」

提到刘鑫,萧雪的声音变得十分小心。

甄琰一楞,立刻明白了萧雪的用意,便笑着答道:「他当然够格。只不过我
跟他见面不多,也没有来过电。他大概不喜欢我这样的女孩子。」

「师姐这么出色他还不喜欢?真没眼光!」

萧雪多少有些夸张地叫着,但甄琰却知道,后面这句才是她真实的意图。
「那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呢?」

「很难说。」

看见萧雪眼睛里隐约闪烁着的那几丝热切,甄琰故意买了个关子。

「师姐猜猜看啊!他总不会是个同志吧?嘻嘻……」

「那也不是没可能。」

甄琰笑着说,不想太过刻意以免被萧雪察觉到什么,便沉吟着答道。「我不
了解他,不过,象他这样的男人,漂亮是一定要的,青春一般也是要的,其他应
该还有柔顺,有教养,不干涉他的工作和隐私……等等。反正只要是优点,他们
全都想要。」

「要求这么高啊?」

萧雪的声音明显有些失落。

「也不能算高。除了青春和美丽要靠天分之外,其他都可以学得来,看你想
不想学罢了。」

甄琰一边说,一边趁红灯停车之际略带揶揄地看着萧雪。

萧雪很快就架不住了,低头嗔道:「师姐干嘛这样子看人?」

甄琰决定再单刀直入一次。「我看你倒挺合适的呀。怎么样?有没有决心?」

萧雪头也不抬,自言自语般地嗫嚅道:「人家还是小孩子呢。师姐别乱说。
叫我爸爸知道了,非打死我不可。」

「不要担心,我不会说的。」

甄琰笑了笑,熟悉的伤感却象爬山虎一般,渐渐侵蚀了她的笑容。她忽然不
想再问什么了。就算探听得一清二楚又怎么样呢?刘鑫显然并不急在一时,萧森
早晚也一定会屈服。自己等不到尘埃落定的那一天,多知道一点,也只是让自己
多感受一些嫉妒和凄凉罢了。

「好好努力吧。你的条件真的很不错。而且我听说学长是看着你长大的,他
绝对不会忍心让你吃苦。」

甄琰这么轻声说着,迅速踩下油门,向萧雪家里飞驰而去。

重新回到中银大厦,按过门铃,甄琰后退一步,一边静静地等着,一边寻思
着刘鑫为什么坚持要当面告诉她出国手续的办理情况,而且是约在晚上,他家里。
即使甄琰特意早来了一个小时,他也以工作繁忙办公室里不方便为由,让她在会
议室里干等了三十多分钟。

他当然是另有企图的。否则,有什么是在电话里不能,在公司里也不能说的
呢?那本不过是一言两语就可以说清楚的事情。即使是坏消息,以他对自己坚韧
个性的了解,也绝对不会认为自己承受不起。甄琰越想越觉不妥,但她也不可能
在这种时候临场退缩,只得转而找些理由来安慰自己。这些混蛋的男人,想从她
身上得到的,无非就是多陪他们睡几天。他们也只能得到这个。刘鑫虽然自居高
贵,看来也脱不了男人的旧套。反正初孕的危险期差不多已经过了,以他那种做
爱的风格,倒真没必要太怕他。

甄琰喘了口气,让心神安定一些。见刘鑫推开防盗门,没有多少表情地看她
一眼,转身向屋里走,便也跟进去,关了门,进到灯光明亮的客厅里,站着。

这倒不象是要做爱的样子。甄琰心神越发安定。转身看见刘鑫从吧台后面端
出一盘生鱼片和一个冰筒,里面插着的分明是一瓶香槟,喜悦不由自主就冲上了
眉梢,忍不住调侃道:「得是多么坏的消息才值得你这么破费来赔罪啊。」

刘鑫奇怪地笑了笑,并不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扭头示意道:「还有一盘寿司
和酒杯,麻烦你帮忙拿一下。」

甄琰连忙放下手袋,将寿司和酒杯摆在茶几上,面带感激地看着刘鑫,嗫嚅
了一阵,才终于用难得一见的温柔声音轻道:「谢谢你了,刘鑫。我说真的。」

刘鑫的微笑仍有些不大自然。「先别说那么多。我晚饭也还没吃呢,坐吧。」

说完,专心致志地开了香槟,倒进两只高脚杯。

丰满而温暖的酒香扑鼻而来。

甄琰静静地看着刘鑫的每一个动作和每一丝表情,越发觉得他是在有意制造
某种气氛讨好逢迎自己,而在看到瓶子上的标签竟然是狄尔伯爵香槟1995之
后,她甚至有些害怕起来。刘鑫这样的人居然会这样的刻意求功而且这样的难以
从容,所要求的代价只怕远非一般人所能想象。那到底是什么样的代价?自己能
否接受得了?如果自己不接受,会不会连出国也化为泡影了呢?刚才真应该从萧
雪那里多套些什么出来。万一手里能多几个筹码,也许就不至于象现在这么忐忑
了。

刘鑫一直没说什么,只是举杯劝了两次酒。

明亮的灯光下,粉红的酒色荡漾如烟。

清脆的甜辣渐渐融化了甄琰心中的不安,让她重新焕发出一种久违了的少年
豪气。是啊,能有什么了不起的呢?只要生命还在,钱还在,孩子还在,美国梦
还在,其他任何事情都不值得自己这么大张旗鼓地担心害怕。兵来将挡,水来土
淹,就让他放马过来好了!想到这里,甄琰忍不住直起身,一字一句地说:「刘
鑫,别再装模作样了。男子汉大丈夫,有什么要求就快说吧。只要在我力量所及
的范围内,我一定会不会推辞的。」

刘鑫抬起头,看着她,脸上的局促很快就不见了,渐渐还浮出些赞许的微笑。
「果然聪明!那我也废话少说好了。呵呵……请你尽快找个机会和萧森幽会一次,
而且必须在我安排好的一间别墅里,以便我能拍成录影带。事成后两周之内,你
就可以去美国了。我还可以照最初所说的,提供你在美国生育和学习期间的所有
食宿。你的那个旧情人——真名应该是叫何群吧?——我也会安排他到我们公司
就职。」

想到如果录影带被公布出去,自己势必要和萧森「同归于尽」将来只怕没脸
再回深大了,甄琰胸中的豪气立刻就消散了不少。而当刘鑫漫不经心地说到何群
的名字,一阵凛冽的寒意更是猛地扑上了她的背,转眼就将她逼进了面前的冰桶。
她给刘鑫的简历分明是个假名字,就算他起疑去查,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查得到。
难道他早就暗地里调查过自己的底细?说不定还找人跟踪过自己呢,否则他也不
会这么肯定地说出自己和萧森的关系。他还真是深谋远虑一点都不肯疏忽啊。这
个混蛋!

「你好好想想。如果实在无法同意,我也不会逼你,国还是可以照出的。呵
呵……」

刘鑫假惺惺地笑着,一边就举起酒杯。「来,别给自己太大压力,喝点酒,
放轻松。」

甄琰勉强跟着笑笑,举起杯子,仰起头,将渐如血色的亮红全部倒进喉管。

刘鑫显然已经吃定了她。除了答应他之外,她也显然没有其它任何办法。何
群虽然没真的打死人,但毕竟还是个通缉犯,收留窝藏他可是刑事罪行。要是被
警察抓住,关个一年半载的绝对不在话下,自己未婚怀孕的孩子也就不可能保得
住了。他这一招还真够狠的!

好一阵儿,甄琰才勉强定住神,看看笑容淡静的刘鑫,双唇嗫嚅着,还是说
不出一句话。

「信不过我吗?」

刘鑫欠欠身,凑近了些。「我虽然说不上有多喜欢你,但相交这么些日子,
情分总还是在的。我真的没有逼你的意思。刚才那些话,只不过是想让你知道我
都为你做了些什么,将来还可以为你做些什么,希望你能善自珍惜诚心回报而已。
今天这个不是交易。算是我送你的饯行礼物,你是否愿意回礼,就看你自己了。」

看到刘鑫颇为坦荡的眼神,甄琰似乎又感觉到了一些希望,不由自主地问道:
「能不能换个别的回礼?我……实在是怕伤到孩子。」

「你有什么可以回礼的呢?」

刘鑫慢条斯理地说着,暧昧地扫了她一眼,又用关切的语气问。「你前些日
子不还和萧森会过吗?孩子没出什么问题吧?」

甄琰一滞,知道自己的一切都在刘鑫的监视之中,倒也渐渐轻松起来。「我
现在确实没什么可以帮到你。但我相信将来学成之后,一定能成为你的好帮手,
甚至好搭档。」

「那是将来的事。呵呵……」

刘鑫不置可否地笑着。「再和萧森做一次,应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我听
说怀孕3个月以后就可以有性生活,对吗?」

甄琰只得努力娇媚地看着刘鑫,「萧森很粗野的,哪儿象你这么温柔。」

刘鑫却反而露出些不耐烦的表情。「我们还是不要讨论这些了。想推搪的话
总是可以找到许多理由的。我只等你一句话——做,一切好办,不做,也没关系。
出国手续全在那个袋子里,你可以拿了就走。」

刘鑫顿了顿,又轻描淡写地补充道。「不过,你以后最好不要在我面前说谎。
何群那件事,如果不是我多了个心眼儿,说不定整个公司都会被你们连累。」

甄琰无话可说。她相信刘鑫根本不在乎那些出国手续,更不在乎何群到底是
什么人,她也相信即使自己不帮他这个忙,他也一定能找到别人去做。但如果她
拒绝了他的要求,以后就再也别想从刘鑫这里得到任何好处了。虽然他也许真的
不会动用那些一个电话就能轻易做到的要挟手段。

见她还在犹豫不决,刘鑫站起身,「你好好想。我先去洗个澡。」

甄琰知道不能再等下去,否则待会儿刘鑫说不定又会弄出什么新花样。上次
不就被他折腾得够戗吗?想到这里,甄琰连忙喊了声,「等等。」

也站起身,端起杯子,一口将残酒吞了,让甜辣变得更热烈一些,随即吐一
口气,沉声说道:「我答应你,我做。」

赞许的微笑立刻又浮现在刘鑫脸上。他看了甄琰两眼,点点头,弯腰抓起杯
子,也一口干了,又对着她照了照杯口。「多谢!我毕竟没看错你!」

说完,转身向浴室走去。

决定既下,甄琰越发感到轻松。以自己现有的条件和经验,想要和刘鑫这种
对她身体没多大兴趣的男人对抗,毕竟不是件容易的事。偶尔顺从他几次,只怕
好处会远远多于坏处。何况自己将来肯定还有很多需要他帮忙的地方呢。甄琰半
是无奈半是得意地想着,一边就走去打开那只袋子,想了想,将所有的文件证件
简单看了一遍,重新放回去,摆好,又回身倒进沙发,将脚舒服地架在茶几上,
脚趾轻轻点着冰筒,让丝丝的凉意,一点点将方才凌乱的思绪重新归整入库。

一个念头忽然就跳进了她尚未完全整理好的脑袋,让甄琰险些大叫出声。如
果让萧森演戏似的强奸自己,然后让何群适时现身前来捉奸,那不是既可以避免
伤到孩子,将来公开时自己也能保住颜面了吗?这真是个绝妙的好主意。甄琰连
忙前后左右地想了一阵,觉得这计划简直可算是天衣无缝,这才彻底得意起来。
不管有没有强奸捉奸这一出,萧森都肯定会对自己怀恨在心。反正是得罪,那就
得罪个够好了。他总不能跑去美国找我算帐吧。

「想什么呢这么高兴?」

刘鑫穿着长长的睡袍,用毛巾擦着头发,走到她面前,站住。

不能告诉他。万一他又提出些什么具体条件,倒不容易过关了。甄琰这么想
着,便道:「没什么,在想怎么样才能尽快办完这件事。」

刘鑫理解地笑笑,也不追问。「早完事早出国,夜长梦多啊。呵呵……」

「嗯。我明白。」

甄琰轻声答应着,见刘鑫的神情十分怡然,心里那个未及细想的疑惑渐渐就
有些蓬勃壮大。如果仅仅是为了萧雪,他完全用不着费这么多工夫,摆这么大阵
仗。难道他竟是想把萧森往身败名裂的路上整吗?为什么?他和萧森真的有这么
大的仇恨?怎么见面时候还能客套寒暄,虽不亲密但也没有冷眼以对,跟一般的
师生关系没什么两样呢?

刘鑫显然发觉了她的困惑,停止了动作,轻轻坐进沙发,问:「怎么?有什
么问题?」

甄琰点点头,不敢直截了当地说出那些疑惑,只好转而问道:「你是打算将
录影带公开出去吗?」

刘鑫想了想,坦诚地看着她,慢条斯理地答道:「很有可能。我会找人剪辑
得好一点,尽量减少对你的影响。不过,你的镜头一定要能被人认出来才行,否
则,万一萧森狡辩说是外面的女人,效果就没有预期的那么好了。」

甄琰拣选着措辞,又问:「你这么整他,不怕影响到萧雪和你的关系?」

几丝惊愕从刘鑫脸上一闪而过,剩下的依然只有冷静和从容。「我有分寸。
该是怎样就会怎样。这个不用你操心。」

怎样呢?这不等于没说吗?他还真会弄这些玄虚。甄琰无奈地看着刘鑫,一
时竟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希望他和萧雪将来能得到幸福,还是希望他们就此散
掉。但她却分明地知道,假如萧森真的被他搞到身败名裂,萧雪能依靠的多半就
只有凌尘那样一个软弱无能的母亲了。她未来的日子绝对好过不了。哪怕只承受
自己承受过的一半的苦,也许都足以让她崩溃。

甄琰忍不住张开嘴,嗫嚅着想问下去,排好了的话却被刘鑫冷静的眼神强行
堵在了嘴里。自己操这份闲心干什么?他跟萧雪崩掉不是正合自己心意吗?看这
小丫头以后还敢不敢一副盛气凌人颐指气使的样子?

「考虑好了吗?大概什么时候能进行?」

甄琰甩了甩头,道:「顺利的话明天就可以。你那别墅需要时间准备吗?」

「大部分是现成的,家具摆设要重新整理一下,不过一个上午也就够了。你
安排在下午或晚上吧。」

「好。」

甄琰举起杯子,笑着和刘鑫碰了碰。

听到甄琰约他出去幽会,萧森倒并不如何吃惊。「今天怎么这么主动?想我
了吗?还是感谢我帮你安排好答辩而已?」

甄琰暗自好笑,勉强静住声音,幽幽答道:「主要是想你,其次才是要感谢
您的帮忙。」

「呵呵……」

萧森的笑声中却没有多少得意的味道。「我这两天很忙,可能抽不出时间。
下个星期怎么样?」

甄琰不由有些失望。她下定决心要做的事情,从来都不愿意再拖下去,不管
理由有多么充分,对方有多么坚决。何况她也拖不起,肚子眼看着就一点点大了
起来。「我过一段要去美国,下个星期可能还得回家一趟。只怕没多少机会伺候
您了呢。而且,几年之后就算我再回到深圳,您也肯定早已另结新欢,看不上我
这个人老珠黄的中年妇女啦。」

「那怎么可能?你会一直年轻漂亮的。」

萧森漫不经心地安慰一句,沉吟片刻,问:「那还是来我家吧。这里也挺方
便。你早些来,就不用担心被小雪撞到了。」

「不要。上次受的惊吓还不够吗?哼哼!谁知道你那宝贝女儿什么时候又会
突然闯回来捣乱。如果这会还是爽到半截,我可不敢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

甄琰娇嗔着道,相信萧森几乎已经不可能逃过她刻意的诱惑,声音益发从容
了。「我开车去接你,做完马上就送你回来,最多耽误你一个小时。行么?」

萧森静了静,很快就放出屈服的信号,打趣着说道:「一个小时就够了吗?
嘿嘿……」

可能都用不了一个小时。你还真想让刘鑫拍一盘A片出来吗?甄琰在心里这
么嘲谑着,嘴上却依然一派娇憨。「那我可不管。不让我爽够你就别想回家。」

「你还真以为自己有多厉害啊。呵呵……好!你打算什么时候来接我?」

「你什么时候方便?」

「再过一个小时,四点,怎么样?我在楼下大厅等你。」

甄琰得意地笑了笑,摇曳着风情,轻声道:「我现在就在你楼下了,你快点
儿忙完就下来吧。」

萧森果然只让她等了不到二十分钟,而且一上车就开始摸索她的手脚,似乎
是想要直接在车里把她放倒。

「你个老色鬼,不想活了吗?我开车呢!」

甄琰这么嗔怪着,却并没有一点躲闪的意思,而是暧昧地瞥了他两眼。「才
过了几天,你的火就这么旺了?是不是吃了什么好补品?」

「老子天赋异秉不行吗?嘿嘿……」

萧森邪笑着把手伸进她怀里,狠狠揣摩了两圈,「最近我好事不断,难得你
又来给我添彩,今天不把你整个痛快,我也不姓萧了。」

甄琰这才摇了摇身子,没好气地喝止道:「老淫虫,要痛快也等到地方好好
整啊,你现在就把我弄得不上不下的,一会儿还有什么意思。难得我还特意做了
许多准备!」

萧森停手看住她,「你都做了什么准备,说来听听。」

「酒,音乐,鲜花,还有……」

甄琰诡异地笑了笑,故意做出娇羞的样子,又说。「你没见我今天穿的衣服
很特别吗?」

萧森上下打量着她,诧异地问道:「干嘛弄这么多扣子?脱起来多麻烦!」

甄琰夸张地叹了口气,「真是个不懂情调的老货。扣子多了,强奸的时候撕
起来才有快感啊。」

「这样啊。呵呵……那我先不弄你好了。」

萧森总算缩了手,坐正身子,又仰在靠背上,伸直双腿抖了抖,露出些期待
的表情。

车子很快就出了联检站。

见气氛有些冷,甄琰把车窗开了条缝,让外面沸扬的声音随风进来搅扰了一
阵,感觉便也就好了很多。萧森依然没说话,反倒随着音乐,轻轻吹起口哨来。

「对了,什么好事让你这么高兴?」

甄琰一边说,一边斜眼看着他,隐约的畅快之中,忽然竟有种兔死狐悲的感
觉。也许自己一去美国刘鑫就会动手,这样风光的萧森终归是维持不了多久了。
幸好自己就要离开这里,不用旁观这也许会很凄惨或者悲壮的一幕。以后如果再
跟刘鑫打什么交道,也还是得防着他点儿才行。

「早晚你都会知道的。现在不方便告诉你。」

萧森故弄玄虚地说,随即又笑着问道:「你弄清楚那个罗汉来深圳的具体行
程安排了吗?」

「没有。陈琳好象也不知道。说是人周末才到,一切都由刘鑫自己安排。」

自己倒真有点儿双面间谍的味道了。怎么国安局就没人来发掘自己呢?甄琰
自嘲地想,又连忙警告着自己。萧森反正就快完蛋了,被他知道也无所谓;但万
一要是被刘鑫捉到了把柄,以后少不得会有麻烦。还是小心些好。

「哦。」

萧森淡应一声,没再说话。

直到进了别墅二楼那间睡房,一直静静地跟在她后面的萧森才调侃地问道:
「你又搞定了哪个阔老?」

感觉到萧森多少有些不大自在,甄琰有意刺激他道:「人家借我用一天罢了。
你以为我的朋友个个都象你啊,哼哼!」

萧森却并没动气,涩笑了片刻,又煞有介事地问:「什么人这么大方?怎么
不介绍给我认识认识?」

甄琰知道萧森在遇见比他更多的钱势时很容易露出怯懦的一面,但却没想到
私底下他竟会畏缩到这种地步,不由又是好气又是好笑。「问那么多干什么?你
个老色鬼,这会儿倒沉得住气了?」

说完,示威似的将胸脯朝他晃了晃,仿佛在向一个敌人做心知必死的挑战。

萧森邪笑着上下打量着她,脸上渐渐就有了些成竹在握的从容,张嘴似乎想
说什么,又随即闭了嘴,似乎是觉得说什么都是多余,接着就一步步向甄琰逼过
去。

演出开始了。——甄琰想起这句《米老鼠和唐老鸭》的开场白,心跳立刻开
始加速,慢慢后退着的双腿竟也微微有些颤抖。阁楼上那双无微不至地窥伺着的
眼睛,仿佛就悬在她头上,吊在她面前,让她很难完全按照预定的戏码演绎下去。
但她又必须演,因为这是为了她自己。刘鑫可是根本不会在乎效果出来是什么样
子的。

萧森加快了脚步,追赶着绕床而退的甄琰,却始终和她保持着一个伸手难及
的距离,脸上的神情,象极了一只存心测试老鼠逃跑能力的猫。

两圈之后,甄琰的心跳勉强在一个速度上稳定下来。那双眼睛意外带起的酥
痒刺激和展示欲望,也逐渐在试图控制住她全身。这种和平日截然不同的感受,
让甄琰不得不主动退向床边的矮凳,腿软之下一个趔趄,倒在那张心形大床的两
枕之间。

萧森的邪笑已经变成了狞笑。

几颗扣子迅速飞起,弹片似地射向雪白的墙壁。

衣服一条条被甩在床下,凌乱中有着一种条分缕析各安其是的安宁。

赤裸了的甄琰,终于在一声哀叹中放弃了静默而顽强的挣扎。四平八稳地躺
在床中央,任动作渐趋激烈的萧森,狗熊一般地架在她身上。

连绵不绝的掐捏啃咬,让甄琰的灵魂再一次飘荡在了痛楚和酸麻的奏鸣曲里。
而天花板上的那双眼睛,甚至还包括将来会看到这一幕的无数双眼睛,更使她辗
转如钢丝般的呻吟益发显得高亢美妙。所有的一切很快又纠结成一团欲望的铁麻,
落下来,刺进去,一根根插入她的身体,抖动着,游移着,似乎是想把她变成一
堆包含所有方向角度的切片。

刚才对萧森说的最后机会的话,实际上也未尝不是对自己说的。甚至更象是
对自己说的。也许,以后,她将很难再遇到一个肯这样子虐待她又肯被她同样虐
待的男人。更何况这个男人还得象萧森这样强壮,象萧森这样横蛮,象萧森这样
不顾一切,肆无忌惮。甄琰这么想着,忽然有些后悔叫何群跟来了。要不了多久,
这个无能的家伙就会冲进房间,彻底断送自己这最后一次的极乐体验。

但她已经不可能阻止他。时间不允许,她的脑袋也已经无法思考出任何办法。

看着粉黄色灯光下晶莹剔透的胴体在「哧啦哧啦」的美妙节奏中一点点变成
诱人的赤裸,萧森终于彻底忘记了那些繁杂念头的缠绕,全身心地投入到了遏制
和征服之中。而随后的如妖扭颤,如梦呻吟,又在不断地赋予他无穷的力量,让
萧森越来越想要知道,那个无比魅惑的深渊到底有没有真正的尽头。

他直起身,看着仍旧在扭颤呻吟不止上了发条一般的甄琰,神志恍惚地邪笑
着,迅速脱光了自己的衣服,用胀鼓欲裂的阳具,在细白滑嫩的大腿内侧,上下
左右地比画了好一阵,这才重新趴下,让甄琰的大腿夹住它,又用自己的大腿夹
住甄琰的大腿,然后恶狠狠地抓住她的两乳,俯卧撑一般地把嘴凑近甄琰纤细如
柳的脖子,恶狠狠地咬了上去。

「啊——」

甄琰忽然就大叫一声,象是被他撕破了胸膛。萧森背心一凉,连忙弓身低头
看了看,见掌下两乳的分离程度仍在可接受的正常范围,才又放心地啃咬起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