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公寓第二部】(01,03-04)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秦羽墨入住番外篇——爱情公寓潜规则)第一章

「羽墨,开下门啊羽墨,怎么晚上睡觉还闭门啊。」「一菲?都晚上12点
了,有事吗?」「开下门我找你有点事。」

已经快要睡着的羽墨穿着睡衣迷迷糊糊地走到门前打开门,打开门一看,惊
叫了一声,「啊……一菲!你怎么什么衣服都没穿啊。」站在羽墨房门口的一菲
赫然什么衣服都没穿,赤身裸体地站在门口。一菲没有回答羽墨的话,伸手搭在
羽墨的肩上,说道:「羽墨,你刚搬进爱情公寓,有些规则你要清楚,其中一条
就是……晚上睡觉不能闭门。」羽墨满脑子疑惑「为什么啊。」「因为……在爱
情公寓里,我们女生要允许任何男生半夜爬上我们的床……」话音未落,一个黑
影赫然闪出,从背后伸出手握住一菲的两个奶子,羽墨还没品出一菲话中的味道,
另一个黑影闪身进来,从背后抱住穿着睡衣的羽墨,赫然是住在隔壁的吕子乔,
子乔熟练地从背后亲着羽墨的脖子,双手在羽墨的睡衣外侧滑动着,从缝隙中伸
进羽墨的内衣,握着羽墨的奶子把玩着。

羽墨被子乔的咸猪手摸地娇喘不停,没一会羽墨就被剥地一丝不挂,羽墨看
着面前一菲已经跪在她面前,背后关谷挺着大鸡巴在一菲小穴里抽插着,许久没
有被爱过的羽墨也双腿一软,跪在一菲面前,子乔也扶着鸡巴在羽墨泥泞的阴唇
中擦了擦,噗嗤一声就插进了羽墨的小穴,4个人在门口就开始群P起来,关谷
和子乔在背后不停抽插着一菲和羽墨的小穴,一菲和羽墨面对面跪着,两个人也
在被干中忘情地伸着舌头亲嘴。

2个小时后,风雨稍歇,羽墨和一菲大叉着双腿并排躺在床上,小穴里被子
乔和关谷射进浓浓的精液。子乔和关谷各在羽墨小穴里发射两次后回去休息了,
羽墨和一菲撑着高潮了无数次的身体开始聊天。「一菲……为什么你们有这种规
则啊。」「这个要从第一季开始说起了,吕子乔搬进来第三天就在半夜偷偷跑进
我屋子里强奸我,后来关谷也加入了进来,和他们俩住一起的美嘉更是一到晚上
就不穿衣服到处走,只要他俩想操就随时能操美嘉,再后来展博也被他们带坏了,
被子乔带着半夜到我屋子把我干了,在之后,婉瑜被展博征服了,也就加入了爱
情公寓半夜不关门随便被干的女生行列,也就成了习俗了,住在爱情公寓的女生,
晚上都不能闭门,男生可以任意进来来干女生,当然,我们也有权利,男生的房
门也不关的,如果你想要,也可以半夜去强奸男生,对了,那个处男曾小贤除外,
虽然我们每晚都干,但是他啥都不知道。」「你们之前有过那么多故事啊,说个
给我听听呗。」「好啊,你想听哪个?」「我想听……你弟弟来干你的故事,我
最喜欢乱伦了。」「那有啥,子乔把全程都告诉我了。

「哎呀我不去,那可是我姐啊。」「你姐怎么了,你上次不就说过,每次看
着你姐的背影,都有种莫名的冲动,来,释放你的冲动,你姐就在旁边躺着,任
由你去干,你这都不敢啊。」「行……行吧!那就这一次,最好不要让我姐发现
是我干了她,给她灌点安眠药怎么样,我知道楼下药店有一种安眠泡腾片,很有
效的。」「哎呀没那么麻烦,我先进去把她眼睛蒙上,然后你就来干,就这么定
了!」一菲躺在床上快要睡着了,忽然听到咔呲一声门开了,不一会一只咸猪手
就送胸口摸上了她的奶子,每个晚上被子乔关谷轮流光临的一菲已经习惯了,一
菲也很配合地让子乔把她的衣服都扒光,一菲也按之前那样已经把双腿叉开,流
着淫水等着被干了,可这次有些不一样,子乔没有像之前那样扶着大鸡巴插进一
菲小穴,而是用布条围住一菲的眼睛。「吕子乔!你不好好干我,又要干什么…
…小心我弹你了啊……」「一菲,今晚我们玩个小游戏,叫做谁先开口谁先死,
今天晚上都不许说话啊。」一菲哼了一声,子乔悄悄地离开一菲的身体,朝门口
挥了挥手,那边展博已经脱光了衣服,鸡巴高高地竖起来,朝他毫无防备赤裸裸
躺在床上的姐姐走去。

展博从小时候发育起就对他姐姐一菲满是幻想,到了看着一菲走路的背影都
会勃起的程度,前几天从美嘉身上第一次了解到女人滋味的展博更是难以自抑想
操一菲的想法,而现在一菲正赤裸着露着一双小奶子,大叉着双腿,幽穴也隐隐
若现,等着被她弟弟奸淫。展博的鸡巴已经快要胀破了,颤抖着双手摸上他梦寐
以求的姐姐的奶子上,展博玩弄了一会一菲的奶子后,喘着粗气扶着自己鸡巴,
对着他姐姐泥泞的小穴,狠狠地插了进去。「唔啊……」展博不由自主舒爽地呻
吟了一声,「展博?吕子乔你想死吗?」一菲挣扎着想要起来,虽然正常情况下
展博还不够一菲一只手的,但展博死死的箍住一菲的大腿,腰一挺一挺地在一菲
小穴里猛烈抽插着,吕子乔也上去压住一菲的胳膊,还不忘玩弄一菲的奶子「一
菲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早就想被你弟弟干了吧,你该谢谢我帮你们捅破这层
窗户纸。」一菲也不再挣扎,享受着她弟弟的奸淫,淫叫声更是越来越高。展博
也是刚开苞不久,还不够持久,咬着牙干了5分钟之后,展博猛地拔出鸡巴,大
龟头对着他姐姐的俏脸射满了乳白色的精液。展博喘着粗气躺在一菲身边,还不
忘玩弄着一菲的小奶子,吕子乔的鸡巴也已经高耸了好久,把满脸精液的一菲翻
个身,双手揉搓着一菲的小翘臀说道:「展博啊,你知道你姐最性感的地方是哪
儿吗?就是这两瓣超有弹性的屁股,你姐的屁股摸起来比美嘉的奶子还要爽,不
过你姐一直不让我们干她的屁眼,嘿嘿,今天可以给你姐的屁眼开苞了。」子乔
掰开一菲小巧的翘臀,露出了中间紧紧闭合的小菊花,吕子乔看的口水都要流下
来了,扶着他那不知道破过多少处的大鸡巴,狠狠地插破一菲的屁眼,正被弟弟
干到高潮的一菲猛地张开满是精液的小嘴惨叫起来,吕子乔双手肆意揉捏着一菲
爆弹的两瓣小屁股,胯下一根巨屌在一菲未经人事的屁眼里疯狂抽插着,一菲挣
扎着想要一个弹一闪把子乔打飞出去,但是却被子乔的大鸡巴插的浑身酥软,连
根小手指都动不了,只能忍受着子乔的大鸡巴在自己的处女屁眼里疯狂抽插着,
张着满是弟弟精液的小嘴被插的近乎抽泣地呻吟,展博看着自己彪悍的姐姐被子
乔活活插成了一只小白兔,已经软下来的鸡巴慢慢又硬了起来,展博生涩地挪动
着身子,握着自己的鸡巴对着一菲一道道乳白色精液的小脸,对准那对粉红色的
嘴唇,展博硕大的龟头就插进了一菲的小嘴里,屁眼里被一根粗大肉棒不停抽插
的一菲完全无力组织展博鸡巴的入侵,却也没有力气去给展博口交,展博也不介
意,笨拙地学着上次子乔插美嘉小嘴的做法,从床上蹲起来,两腿间夹着一菲的
小脸,随着屁股超前突进,鸡巴在一菲的小嘴里越插越深,甚至完全插进了一菲
的小嘴里,「学的蛮快嘛!」正干着一菲翘弹屁眼的子乔看着展博这么有悟性,
在他姐的屁眼里干的更畅快了,一菲被展博和子乔夹在中间,两根大肉棒在一菲
小嘴和屁眼里不停抽插着,一菲无人问津的小穴更是不停地喷着淫水,就这样,
被干到虚脱的一菲一整晚都臣服在展博肉棒的淫威之下,浑身上下能插的洞全被
展博的大鸡巴插个遍,一直到天亮时分,展博才放过一菲,一菲带着满身展博的
精液沉沉睡去。

第三集秦羽墨送货上门

健身教练:做梦!老子花了一天的时间才把它重新刷了漆,现在终于能看了,
你想拿回去!

羽墨:没关系没关系,床头柜你留着吧,里面的东西……健身教练:里面的
东西,你居然还敢提,

羽墨惊悚地看着健身教练抖了抖硕大的胸肌,被吼的心惊胆战的羽墨腿肚子
都有点发抖,本能地想要逃跑。但是羽墨又想到万一李察德回来了,没有戒指如
何跟他解释,本来已经后退的脚步又停下了。羽墨弯下腰揉着被吓软的小腿,抬
头祈求着面前的肌肉大汉。

羽墨:拜托,里面的东西对我很重要,求你了……健身教练刚想指着羽墨继
续骂,话刚吐到嘴里却被两个白晃晃的圆球堵了回去,弯下身的羽墨从领口中露
出的两个白花花的大奶子和深深的乳沟完全露在肌肉大汉的眼睛里,健身教练咽
了口口水,突然改变了主意。

健身教练:行吧,进来找吧。

羽墨:真的啊,多谢多谢。

羽墨惊喜地站起身朝屋里走去,健身教练却没有完全让开门,而是侧身站在
门口,只留了一点缝隙给羽墨,羽墨迟疑了一下,也只好侧着身贴着健身教练朝
屋里挤进去,健身教练淫笑着感受着羽墨柔软的身子和柔软的奶子贴着自己挤过
去,羽墨一进门就连忙小跑着去到床头柜,健身教练则是慢慢地把门关上朝着羽
墨走过去。

羽墨:在哪儿呢在哪儿呢,我记得就放在这里的啊……健身教练走进卧室,
顺手把卧室门关上,羽墨正在他的床边,弯着身子撅着屁股在床头柜里翻着,床
头柜里有着各种各样的小东西,羽墨也知道跟一个她无法反抗的肌肉大汉孤男寡
女地呆在一个屋子里是很危险的,也就很心急地一心一意在床头柜里翻着,连一
只大手把裹着自己翘屁股裙子拉起来都没有注意到。

健身教练已经悄然站到了羽墨身后,掀起了羽墨的裙子,羽墨虽然没有穿睡
衣出门,但穿着家常衣服的羽墨当然没有在裙子下面穿上打底裤,撅着屁股的羽
墨裙子被拉起来之后,就露出了包裹着翘屁股的一层薄薄的小内裤,双腿中间包
裹着羽墨鲍鱼的内裤旁边还露出一根黑色的阴毛,健身教练看着裙子被掀起来露
着内裤和阴毛的羽墨还在无知无觉地晃着只裹着一层内裤的大屁股在床头柜里专
心翻找着。肌肉大汉淫笑着抖了抖胸肌,在羽墨屁股后面脱掉裤子和内裤丢到一
边,露出高耸的黑鸡巴,龟头直直地对着羽墨的屁股,羽墨还不知道自己马上就
要被强奸了,健身教练一手扶着自己的鸡巴,一手轻轻拉开羽墨的中间内裤,羽
墨浓密的阴毛和两片花瓣就赤裸裸地露在肌肉大汉面前,健身教练扶着自己的鸡
巴,龟头在羽墨的两片阴唇间从上向下滑动,停在羽墨幽深的小穴口。

还在专心找戒指的羽墨感受到一双大手按在自己屁股上,诧异地回过头,头
还没回完,羽墨的脸蛋就被痛楚覆盖,羽墨只觉得一只大肉棒强行插进了自己毫
无润滑的阴道里,羽墨痛呼了一声,还想挣扎一下,但是自己的屁股被两只大手
死死地攥紧,一根大鸡巴在自己的身体里不断抽插着,羽墨反抗了几下就只能趴
在床头柜上忍受着这个肌肉大汉的强奸。羽墨也不是什么纯情少女贞洁少妇,虽
然是被一个陌生人强奸了,但刚开始因为没有润滑产生的痛呼慢慢地变成了满是
快感的呻吟,健身教练有力的抽插没有多久就征服了羽墨,每次都被大力插到花
心的羽墨扶着床头柜开始迎合健身教练的强奸。健身教练看着自己干着的女人已
经不再反抗,双手也就不再攥着羽墨的屁股,朝前探去,粗鲁地把羽墨的连衣裙
肩带拉下来,羽墨也配合地抬起胳膊把连衣裙肩带脱下来,不停干着羽墨的健身
教练把羽墨的连衣裙扒到羽墨肚子上,抓着羽墨的奶罩强行推上去,一边在羽墨
小穴里抽插一边揉捏着羽墨柔腻的奶子。

很久没碰女人的健身教练虽然大力,但并不持久,在羽墨的小穴里抽插了上
百下就到了极限,肌肉大汉一声闷吼,开始最后的疯狂冲刺,揉捏羽墨奶子的一
对大手也开始紧紧攥住羽墨的两个奶子,仿佛都要把羽墨的奶子捏爆掉,羽墨感
受到强奸自己的男人的变化,也顾不得奶子上传来的疼痛,挣扎着大喊「不要啊
……不能射在里面……」羽墨的挣扎在大汉面前完全不值一提,没一会儿,羽墨
就感受到身后的肌肉大汉下身紧紧贴着自己的屁股,鸡巴深深地插进自己的身体,
龟头顶在自己花心上,一股股火热的精液就在羽墨的体内对着羽墨的子宫不停冲
刷着,羽墨也无力地趴在床头柜上认命地被一股股精液内射着。

肌肉大汉从羽墨的小穴里拔出还未软下来的鸡巴,浓浓的乳白色精液也随之
从羽墨的小穴里流出,肌肉大汉走到羽墨身边,一手抓住羽墨的头发把羽墨的头
拽过来,把垂下头的鸡巴塞进羽墨的小嘴里,羽墨也只好张开小嘴含住刚强奸自
己男人的小鸡鸡,把上面自己的淫水和射在自己身体里的精液舔个干净肌肉大汉
把鸡巴从羽墨小嘴里拔出来,伸出手扒掉羽墨的薄内裤,一巴掌清脆地拍在羽墨
的大屁股上,「这么大的骚屁股,给我生个孩子吧。把衣服都脱掉,继续找。」
被强奸的羽墨撑起身子,也不敢从小穴里掏出射的满满的精液,只能任它一点点
从自己的小穴顺着大腿流下去,还在排卵期的羽墨已经有了自己被射怀孕的预感,
却也没有办法,和一个肌肉男孤男寡女地呆在一个屋子里,羽墨就像一只在大灰
狼面前的小绵羊,只能乖乖地接受大灰狼的凌辱,羽墨揉了揉被健身教练捏的一
片片青紫的奶子,把胸罩解开脱掉,连着连衣裙和内裤都褪掉,跟健身教练的内
裤丢在一起,赤身裸体地垂着奶子撅着白屁股继续在床头柜里翻找着。健身教练
打开电视,躺在羽墨旁边的床上,一只手把玩着羽墨的奶子一边看着电视。还没
看一会儿,许久没碰女人的健身教练摸着又坚硬如铁的鸡巴,一翻身站到赤身裸
体的羽墨身后,两只大手用力分开羽墨的臀瓣,大肉棒在羽墨无力地抵抗声中硬
生生地插进了羽墨的小菊花。去找戒指却被操了不知道多少次的羽墨三个洞里都
盛满精液,奶罩和内裤都没穿,只穿着连衣裙回去自己公寓,却遇见了张伟,紧
张的羽墨只好装作被欺负的样子,张伟便义愤填膺地去找肌肉大汉算账。

子乔:哟,你这打扮新潮啊,上身西装下身短裤,够叛逆啊……张伟:不给
就不给嘛,扒人家裤子干嘛。

子乔:谁啊~ 大晚上的扒你裤子

张伟:是羽墨,不对,是那个健身教练,羽墨的戒指落在他那儿了,我去帮
她要回来。

子乔:噢……顺便连贞操一起丢那儿了?

张伟:说什么呢,他又不是变态,就扒了我的裤子,不行我得去查查有什么
法律手段可以把裤子要回来子乔:噢……原来他对男人不感兴趣,那羽墨……张
伟:想什么呢,人家羽墨可没穿裤子,穿裙子的,没有裤子可脱,哈!哈!哈…
…子乔:你可别忘了,裙子里面……可是有……

张伟:打……底……裤!这孙子真是可恶,不行,我得用法律手段帮羽墨要
回她的打底裤!还有我的裤子!

子乔:你可以的……去吧放飞理想的青年!

张伟:对了,看你一副无聊的样子,在这干嘛呢,守着一个收音机。

子乔:我准备听曾老师的节目。

张伟:你比我想象的……还要无聊!

子乔:嘿嘿,曾老师,可别让我失望。

收音机开始响起你的月亮我的心节目声音。

小贤:欢迎收听你的月亮我的心,今天小贤将给大家带来一个特别的节目,
请大家安静地聆听……死……了……都……要……爱……子乔:哈哈!曾老师你
可真行,创造广播台的历史吧!

曾老师难听的歌持续了好一会儿……

小贤:嗝……

子乔:哈哈……

一菲:曾小贤!

子乔:一菲?她怎么去了。

小贤:一……一菲……你怎么来了……别……别看……一菲:哼,就你这种
小鸡鸡也敢露在外面……(小贤:噢~ 噢~ 别扯……)子乔:我靠……曾老师可
以啊,还会自由发挥了,不穿裤子这招也想得出来。

一菲:(小贤:啊……别~ 你要干什么……)居然这么快就硬了,看我不把
它坐断!

小贤:啊……唔……不行了……要射了……

一菲:秒射的没用男人……快给我再硬起来,别想着拔出去,今天非把你吸
干,让你再搞这些幺蛾子,快点!

子乔:wow……

第四集

悠悠:加时赛……

三枪:wow~ ……

悠悠:双方各有两分钟的答题时间,答对加一分,答错扣一分,跳过不得分,
明白了吗一菲:嗯哼,我最喜欢在加时赛里强奸对手的感觉了子乔:哼~ 我告诉
你,我大学里主修的就是……强奸学!

小贤:大哥,说话的时候托住下巴

关谷:不把张伟的事情解决,我们决不罢休

一菲:你们输定了,想赌么

小贤:奇怪了,我们不是一直在赌吗?否则我们刚才在干嘛啊,非常六加一
啊一菲:我是说,赌注再大一点

小贤:好啊,如果我赢了,我要你……

一菲:哼,就你们仨,一起上又能怎样

子乔:哎~ ↑先说好了,你可要任我们摆布

(小贤:的……洗……衣……机……(声音越来越小)一菲:如果你们输了


子乔:如果输了我们就把张伟输给你

一菲:哼,你就不怕张伟精尽人亡?

子乔:我告诉你,跟我们赌,不是看你要什么,而是我们……有什么!

悠悠:三枪队先来,友情提示一下,以下的题目,很狂野……三枪:啊~ 唔
……(被悠悠红牌下了回去)

悠悠:计时开始

……(你懂的)

悠悠:一菲高中的时候破了一样东西,不过她非常高兴,请问她破了什么子
乔:……你,确定要我说吗?

小贤:……你,确定是高中

小贤对悠悠附耳说:一菲破的处女膜

悠悠:当然不是啦,哎呀,是她八百米的长跑记录啦,答错了,扣一分。

小贤:不对啊,你说破了一样东西,而且她非常高兴,我说这个也没错啊。

一菲用鄙视的眼神看小贤:谁说我处女膜高中的时候破的,我4岁的时候就
没有了好吧小贤懦懦不语

……(继续答题,你懂的)

悠悠:关谷神奇有一样东西,比这里所有男生的都长,请问这是什么一菲:
啊?

悠悠:这题很简单啊,是送分的啊

一菲:你给我点提示

悠悠:反正就是长,而且肯定比曾老师和子乔的长,而且张伟最短一菲:他
们,我怎么知道

悠悠:你知道的啊,你见过

一菲:我见是见过,但关谷也不是最长的啊

悠悠:时间到,一菲姐,是名字,名字啊。

就这样,一菲把张伟房间的使用权和她自己输给了贱人三人组一菲:输什么
输,就一天好吧。

子乔:哼哼,但是这一天里,我们要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

小贤:子乔,别过分了好吧。

子乔:过分什么,是她自己同意的,这叫愿赌服输,你看张伟输了不都把房
子给她了吗,要不你就不要参加我们晚上的party,不是男人的东西……小
贤猛地脱下外套:谁不是男人了,哼

子乔:嘿嘿,现在说可不算数,party上才知道谁是男人正推推嚷嚷中
羽墨进来了

羽墨:一菲,你要帮我,我搬到隔壁去吧。

一菲:办法倒是不错,但这事现在已经不归我管了。

羽墨:你不是有隔壁房间的使用权吗?

悠悠:刚才一菲姐已经把房间的使用权连同她自己又输回去了一菲:还不是
你出的好题

悠悠:我是中立的

子乔:你不是开玩笑吧,羽墨,你要搬过来

羽墨:是啊,说来话长,不过这是最好的办法

子乔:可是今天晚上我们四个要举办个party,你来了……不太合适吧。

羽墨:哎呀那可怎么办啊,李察德随时可能找到我啊。

子乔:要不……你也参加?

羽墨一跺脚:哎呀也只好这么办了,那我现在可以搬过来了吗?

子乔:随时欢迎

关谷、子乔、小贤穿着睡袍翘着二郎腿分开倚靠在沙发上,一菲衣冠楚楚地
站在他们面前,值得一提的是羽墨,因为羽墨并没有打赌输掉自己,男士们也就
让羽墨加入凌辱一菲的队伍里,只见羽墨上身只穿着一套紧身皮衣,皮衣在胸前
剪开,露出两颗成熟的果实,两点嫣红缀在雪白的乳色和黑色的皮衣上,下身也
只穿着黑色丝袜,馒头样的小穴和黑色的阴毛清晰可见,值得一提的是,同样做
为凌辱一菲的人选,羽墨腰带上系着一根假阳具,那大小让在场的男士也有些汗
颜,羽墨得意地翘着二郎腿,不时抚摸一下腰间的假阳具,坐在沙发看着一菲。

一菲倒是一如既往的霸气,虽然承诺这一天做他们4个的女奴隶,脸上并没
有半分的胆怯,反而看上去就像她在调教4人一样,一菲低下头说到:「哼,你
们让我来这里,不会就是摆pose的吧。」子乔马上回到:「哎↑,只要我们
愿意,让你摆一天pose有如何。」一菲不屑地说到:「哼,我还以为你们几
个又有什么新花样,是不是还要我,帮你们勃起啊。一个个软货。」子乔笑到:
「是不是软货你一会就知道,只希望你一会不要后悔才是。」一菲冷哼地抖着腿,
子乔又说:「那好,那就先帮我旁边的软货开下苞吧。」

一菲听后,堆满笑容往小贤逼近,小贤紧张的话都说不出,连连往后靠,直
到靠在沙发角落再也退不了了,一菲双手伏在小贤肩上,俏脸凑过去,直到鼻子
碰到鼻子,两双眼睛相距不到三厘米,小贤跟一菲对视了一会连忙闭上眼睛,头
朝后仰去,一菲双腿跨在小贤腰上,小手捏住小贤的鼻子,小贤本来急促的呼吸
突然被打断,反射般地张开嘴呼吸,就在这时,一条香舌顺势伸进小贤嘴里,被
放开鼻子的小贤急促地呼吸了几下睁大了双眼,只见一菲眨着俏皮的双眼,嘴却
没有停,一条小蛇不断地在小贤嘴里游荡。小贤第一次与深爱的人如此接近便是
在深吻,心神荡漾之下便开始闭上眼仔细享受这一段时光。

突然,深吻的爱人离开了小贤,怅然若失的小贤慢慢睁开双眼,便又狠狠地
吓了一跳,在他眼前,一菲敞开了上衣,露出了白色的蕾丝bra,小贤血都快
充满整个脑袋了,只见一菲俏手伸到背后,轻轻解开背带,把bra整个贴在小
贤的脸上,遮住了小贤的眼睛,小贤呼吸着淡淡的奶香,大脑已经快要晕眩了。
碍事的bra终于从小贤眼前挪开,两团小巧的乳肉一下贴在小贤的脸上,小贤
急促地呼吸着一菲的奶香,两个肉粒在小贤脸上摩擦着,睁开眼睛满目的雪白,
从没受过这样刺激的小贤终于……喷鼻血了。

一菲把小巧的乳房离开小贤的脸,用冰凉的小手抚上小贤火烫的脸,看小贤
慢慢冷静下来,一菲小手慢慢下移,解开睡袍的扣子,抚着小贤的胸膛,顺着胸
膛往下,从睡袍外面握住那团火热,一菲跪在小贤双腿之间,轻手解开睡袍,小
贤的肉棒迫不及待地挺立在一菲面前,直对着一菲的俏脸。一菲用冰冷的双手握
住那团火热,感受着脉搏剧烈的跳动,然后慢慢将小脸贴在肉棒上,把硕大的龟
头在小脸上摩擦了两下,伸出灵巧的舌头在龟头上舔了一圈,只见小贤的肉棒振
动了两下,初精喷射而出,满满地射在一菲脸上。

吕子乔:哈哈,秒射了。曾老师,真有你的。

曾小贤:我……我……我那是……喂,你们第一次不是这样啊。

吕子乔:我们可没有还没有进去就三秒秒射的哦,是吧一菲(笑着朝一菲挑
眉)胡一菲站起身退后两步,一手叉腰,脸上的精液滑过脖子流进去:真是废材,
以后做不到一小时别说你喜欢我啊,我跟你不熟。

吕子乔:一菲你别拿我们的标准衡量曾老师嘛,我觉得吧……给曾老师5s
的标准就可以了。

曾小贤:我……

秦羽墨:哎呀,我们干嘛纠结这个问题呢,你们可是拥有一天一菲呢,等活
动结束了,让一菲服侍曾老师一天怎么样。对了,我们可以让一菲把头塞进曾老
师内裤里一整天,然后呢,一整天曾老师都可以看到一菲的小穴,一旦起来了呢,
就让在曾老师内裤里的一菲姐把它消下去。这样曾老师很快就能达到一菲定下的
5s标准了呢吕子乔拍手附道:好想法……羽墨,要不你也来给我装一天怎么样。

秦羽墨:拜托,我才不要好吗,要是一整天呼吸你内裤里的味道,还不熏死
我啊。对啊,曾老师你有没有好几天没洗的内裤,让一菲闻一整天你内裤的味道,
曾老师一菲以后就归你了哦~ 吕子乔:我举报!曾老师有一条一个月没洗而且每
天意淫一菲的内裤,哈哈。

胡一菲:哇,羽墨你这么毒的啊,我抗议!

吕子乔:抗议无效!一菲你今天一天都得听我们的,就这么定~ 了!

关谷:你们好了没有,连曾老师都又竖起来了,我们快点开始吧,晚上我还
约了悠悠打马里奥呢!

吕子乔:那好,一菲你去洗把脸,顺便呼吸一下这美好的空气,一会你只能
闻到曾老师爱你的内裤味道了。

关谷:哎,可是我们有3个人,就一菲一个,怎么玩啊。

吕子乔:没关系,一菲有三个洞,我们三个人,一人一个,正好!

秦羽墨:哎哎,我还在这儿呢,我们可是4个人呢,一菲那3个洞不够装的
哦~ 吕子乔:对哦……我们还有羽墨……我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姿势!哇,一菲,
你还是这么漂亮。

胡一菲赤身裸体走了过来,曾小贤看呆了,几人站起身,开始按着吕子乔所
说摆起了姿势。

胡一菲跨在曾小贤的身上,扶着曾小贤的鸡巴慢慢坐了下去,等到自己的小
穴完全吞没了曾小贤的鸡巴,胡一菲弯下腰趴在曾小贤身上,张口吞下坐在曾小
贤脸上羽墨带的假阳具,关谷掰开一菲翘挺的小屁股,大肉棒狠狠地插破一菲的
菊花一插到底,嘴里还嘟囔着:「为什么每次跟你操一菲都让我干她的屁眼,现
在连曾老师都要和我抢。」子乔双手环着羽墨的腰,两只手揉捏着羽墨的奶子,
下身也一挺一挺插着羽墨的屁眼说道:「知足吧你,我不也操着屁眼嘛,再说你
不是经常晚上偷偷跑进一菲卧室干她一晚上吗。羽墨啊,你来这几天,奶子好像
被我揉大了,今天晚上我辛苦一下帮你揉揉吧。」羽墨说:「得了吧,我要是说
不愿意你晚上就不来了吗?一菲啊,高中的时候你不是我们班最会舔的那个吗,
每天都有男生找你给他口交,怎么现在退步了啊。」一菲吐出嘴里的假阳具,怒
道:「我拜托你们不要在这里聊天了,我里面的这个已经射了!」众人哄笑。

在这个一菲卖身的一个多小时集体活动中,曾小贤在一菲小穴里足足射了1
0次。吕子乔在关谷第二次射精的时候也在羽墨的屁眼里发射了,众人七手八脚
把一菲的小穴和屁眼洗个干净,然后让曾小贤穿好衣服,一起把胡一菲的脑袋给
塞进曾小贤一个月没洗的内裤里,一菲的双腿钩在小贤的肩膀上,曾小贤一低头
就能看到一菲被他干地微开的小穴和被关谷干的无法关闭的屁眼,手放下来就能
玩到胡一菲贴在他身上的奶子。曾老师的天堂对于胡一菲来说就是地狱,脸时刻
贴着曾小贤的鸡巴,呼吸里满满地是曾小贤肮脏内裤的味道,简直要让人窒息,
一菲把自己赌输掉的一天就这样在曾小贤的裤裆里结束了。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