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毒】(08)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淫毒-8

第二天一早,来到公司我就给妻子打电话,叮嘱她先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等到晚上出差回来再说。挂了电话我在网上订购了两瓶灰雁伏特加,在群组里面
又和几位同好聊了几句,犹豫了半天终于又拿起手机给谷雨发了条短信,约他明
天晚上七点到我家吃个饭,过了好半天谷雨才回复我说好的。

剩下的大半天我一直都心神不宁,终于等到晚上下班。到得家里,妻子已经
回来了,系着围裙在厨房里忙碌着,我推开门,妻子回头看到我,扔下手里的蔬
菜一下扑到我怀里,委屈的向我抱怨着。我抚摸着妻子柔顺的长发,安慰她说明
天晚上请谷雨来家里吃个饭,我会找个机会好好向谷雨解释一下,一定还妻子的
清白。

妻子犹豫了一下,似乎觉得刚刚发生过这种糗事,就把人家请到家里有些不
好意思,不过谷雨和我们夫妻俩关系都很好,之前也偶尔会来家里做客,所以也
没有多想,被我花言巧语哄得放下心来,开始计划起明天晚上要做什么拿手的菜
肴。

晚上压在白露的肉体上,充满憧憬的我异常坚硬,刚插进去妻子就连声娇喘
呻吟,可能是妻子出差期间积攒了太多的欲望,没几分钟我就从腰间涌上一股热
乎乎的感觉,自觉精关不保,正要想些其他的分散注意力,但脑海里一直是对第
二天晚上的幻想,刚想抽出肉棒就一泄如注,白浊的液体将避孕套的精囊装的满
满的。妻子正双手抚胸满面潮红连声娇呼,见我讪讪的停下抽送,拔出半软的鸡
巴,不由得焦躁起来,娇嗔的晃着屁股,不满的哼唧着,抓住我的手往阴部送着。

我明白妻子是想让我用手指把她送上高潮,要是往常我肯定会手口并用,把
妻子好好的伺候舒服,可我心里存了邪恶的念头,只能狠心装傻,翻身下床逃去
浴室清洗去了。

回到卧室,我从门外惊讶的发现妻子竟然在自慰!妻子一只手在下体不断掏
摸着,双腿夹得紧紧,看不见手指的动作,另外一只手用拇指食指大力揉搓着已
经红肿坚挺的乳头,紧闭双眼,面色潮红,嘴里还不断呻吟着,但看得出来有在
压抑自己的音量。

白露从未在我面前自慰过,即使在欢好之时,无论我怎么央求,妻子也从不
肯自慰给我看,妻子也曾害羞的和我说过少女时代几乎没有尝试过自慰的滋味。
可能是从美国回来以后性事次数日益频繁,加上小别胜新婚,今晚我没能满足妻
子,妻子高涨的性欲找不到出口,看来也只能勉为其难了。

我本来有气无力的肉棒一下子又傲首挺胸起来,真想冲进去继续狠狠操干妻
子,可是还是忍住了,悄悄的去厨房喝了一大杯凉水,故意弄出好大的动静,又
回到卧室门口。

妻子觉察到我的归来,果然停止了自慰,只是等我又爬上床后赤身裸体的抱
着我,面颊紧贴我的胸膛,比往常还要粘人…

次日傍晚,我和妻子几乎同时下班到家,开始张罗晚上的家宴。白露婚前几
乎不曾进过厨房,不过结婚才两年时间已经练出一手好厨艺,不到两个小时就准
备了一桌佳肴。饭菜刚准备好,门铃就响了起来。谷雨准时拎着水果和巧克力上
门来了。

我开门请他进来,能看出这小子也有些心神不宁,不禁心里暗笑。妻子今天
穿的比以往居家时稍微正式些,一条米白色的连衣裙,披着件藏蓝色的开衫,没
穿丝袜,白生生的小脚套着可爱的粉红色毛毛拖鞋,白天上班时画的淡妆并没有
卸下,在室内温馨的灯光下更显得眉目如画。

妻子上班都是正装,虽然也是风情万种的OL造型,但谷雨每天见的多了,
乍一见妻子居家少妇的温馨打扮,忍不住也是不断的偷瞄。

寒暄几句三人落座开始吃饭,我固然心怀鬼胎,白露也是满腹心事,只有谷
雨一个劲的夸奖妻子厨艺高超,才不免冷场。吃饱喝足之后,我打开冰箱取出两
瓶粉红起泡酒,三人来到客厅沙发坐下边喝边聊。

妻子平常很少喝酒,酒量极差,一杯起泡酒下肚脸就红了,在酒精的作用下
话也多了起来,我们三人开始回忆共同的母校,谷雨又不时的穿插老师们的八卦
趣闻,气氛开始活跃起来。

不久两瓶起泡酒就只剩空瓶,我又去厨房匆匆榨了几颗橙子,配上新买的伏
特加,调了三杯螺丝起子,特地给妻子的那杯加大了伏特加的量。螺丝起子酸酸
甜甜最是适口,但酒精度数着实不低,没过多时妻子已是满面春色,连耳根都红
透了,拽着我和谷雨絮絮叨叨的吐着单位领导的槽,不时还被谷雨逗得开怀大笑,
那活泼的神情连我都很少见到。

毕竟酒量极差,说着说着妻子就软软瘫倒在我身上,头枕到我大腿上沉沉睡
去,我晃了几下都没有反应,便抱着妻子走到卧室,轻轻把醉美人放到床上,回
身回到客厅,却留着卧室的灯和门。

谷雨见白露已然醉倒,连忙起身想要告辞,被我一把拽住。我虽然只有三分
酒意,却装成醉了七分,取出笔记本硬拉着谷雨说要给他看美国之行拍的照片,
谷雨见到笔记本神色有些慌张,但被我按住肩膀起身不得,只能一张一张看下去。

风景照看完了,我咽了口唾沫,一咬牙点开了妻子照片的相册,第一张赫然
就是白露只着一条t裤,露着两片白臀,双手扶着沙发,在客厅里将美臀高高崛
起,从背后还隐约可见胸前的两点殷红,虽然面部经过模糊处理,但家具陈设俨
然就是我们现在身处之地!

谷雨露出难以相信的表情,瞪大了双眼紧盯着屏幕,我又依次点开剩下的照
片,屏幕里春色满园,白花花一片肉体极具诱惑,我却顾不上欣赏,只是看着谷
雨的反应。

谷雨的表情从惊讶转为疑惑,没过多久却沉迷于照片的美色中,鼻翼兴奋的
涨大,手里的端着酒杯却一口也顾不上喝。

良久,照片都播放完了,谷雨意犹未尽的盯着桌面的壁纸,想说些什么却又
止住,从始至终都没敢扭头看着我。

我先开口打破了这诡异的沉默。

「你嫂子好看吗?」

「咳咳…好看…真的是嫂子吗…」

「是不是,你进卧室一看就知道了…」

谷雨猛的扭过头看着我,嘴半张却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我试图挤出个笑容,
但脸也僵硬的像戴着面具,只是起身带着谷雨走进卧室。

卧室里两米大床上,妻子侧身躺着,开衫已经脱下,裙摆也凌乱的撩起,露
出整条美腿。我走到床前,轻轻喊了几声白露的名字,听到的只有妻子沉重的呼
吸声。

我见谷雨傻傻的站在门口,也没去管他,自顾自的开始拉下白露连衣裙的拉
链,从腰间向上褪去,只剩下一条几乎遮不住阴道口的t裤和配套的蕾丝胸罩。

我怕惊醒了妻子,只是从背后解开胸罩挂钩,向上推开胸罩露出双峰,蹲在
床前轻轻爱抚着,扭头示意谷雨走进卧室。

谷雨迟疑的走到床尾处,双眼赤红的几乎瞪出血丝,一直直勾勾的盯着床上
妻子雪白的肉体,想要伸出手去摸却又缩了回来。我看的又好笑又好气,正想开
口说话,妻子却忽然翻了个身,把头埋进枕头里,只露出后背和屁股,嘴里嘟囔
了几句。

我吓了一跳,谷雨却几乎要夺门而出了,过了半响见妻子还是这个姿势,我
才放下心来,一狠心将妻子轻轻拖到床边,分开双腿露出股间窄小的布条,用手
指轻轻拨到阴唇一侧,露出秀美无毛的阴道口,却唤谷雨近前,对他使了使眼色。

我的本意是让谷雨近距离的好好观赏妻子的美穴,没想到这小子竟会错了意,
竟然蹲在床边想都没想就把头凑了过去,竟然贪婪的舔了起来!

我脑子里像被大锤砸了一下一样嗡嗡巨响,眼看着谷雨长满黑色短发的头紧
紧挨在妻子的胯下,鼻尖正好顶在菊穴处。起初还只是小心翼翼的吸吮着阴唇,
后来竟用舌头分开阴唇去挑逗阴蒂,舌尖几乎钻进穴口。双手贪婪的在妻子丰满
的白臀和大腿上游走着。

我站在一旁怔怔的像个白痴一样,虽然之前也曾将妻子暴露在别人视线里,
也曾和陌生人分享过妻子的艳照,甚至无数次幻想过此时的场景,但亲眼目睹妻
子最私密的地方被别人肆意轻薄,只有我的肉棒进出过的秘穴被别人舔弄着,我
为之陶醉的美臀被别人揉搓着,我才知道之前的体验和现在的心境相比就像是婴
儿的抓握一样无力。

我两眼赤红,紧紧盯着谷雨给媳妇口交,眼见得妻子下体逐渐开始分泌爱液,
吸吮间也开始带着吸溜吸溜的水声,妻子虽然脸埋在枕头里,但隐约也能听到熟
悉的低声呻吟,只觉得肉棒几乎要顶破裤子,也顾不得其他,脱下裤子直挺挺的
支起鸡巴,虽然精虫入脑还没忘记撕开一个套子戴上。走上前一把把谷雨拽开,
站在床边对准穴口举枪直入!

幸好经过乳房的爱抚和刚才的口交,妻子下身已然湿滑一片,肉棒进出并不
费力,我双手抓住妻子大腿,肉棒飞一般快速抽插着,妻子呻吟声越来越大,伴
着酒醉的呓语,下身因为酒精的作用体温升高,湿滑滚烫的肉壁紧紧包裹着肉棒,
一种异样的快美从尾椎一直沿着脊柱直冲脑门。

瞥眼看到谷雨站在一旁也已经脱了裤子,紧盯着我们夫妻这场奇异的性事,
一手握住鸡巴来回套动着。谷雨人长得瘦小白净,鸡巴也长得瘦长,和我长度相
似,却细细的只有我三分之二粗,龟头却是不小,红通通的像个李子,包皮干干
净净的褪在下面,整体看上去倒有点像金针菇。

我见谷雨盯着我们两人交合处疯狂的套动着鸡巴,一种羞耻伴随着兴奋涌上
大脑,虽然肉棒在酒精的麻醉下没有那么敏感,但此时此景,哪个男人能持久的
了?没几下就气喘吁吁的射了。

我拔出肉棒,避孕套耷拉在前段,妻子尤自双腿大开,股间一片水泽,反射
着亮光,阴毛湿成一绺,小穴微微张开着,像婴儿的小口一样通红。

我摘下避孕套草草打了个结扔在垃圾桶里,朝谷雨看了一眼,转身去浴室冲
洗,微冷的水浇在头上,平息了澎湃的心情,射精之后的疲惫感使我稍微冷静下
来,不由得开始寻思今晚的种种场景。

一想到妻子正赤裸着下体和谷雨独处一室,我又开始躁动起来,抓起毛巾几
下擦干身体就急匆匆的往卧室走去。

可没想到在卧室门口却看到谷雨一手抓着裤子满脸通红的匆匆冲了出来,我
刚想抓住他问个缘由,却被他挣了开来,对我想说些什么却欲言又止,只是跑到
门口抓起鞋子,勉强甩下句打扰了,连鞋都没穿就开门逃了出去。

我赶紧进屋去看妻子,之间妻子还是脸冲下趴在床上,大腿分开,床单揉做
一团堆在旁边,其上是脱下的连衣裙和开衫,似乎和刚才并没有什么两样啊…

我再走近再仔细一看,妻子屁股上除了汗水居然还有一滩微黄的液体,微微
反射着灯光,在妻子的白臀上显得格外显眼。

我射在避孕套里的精液还在垃圾桶里,这明显就是谷雨这小子刚刚射的!就
是不知道是他手淫出的还是居然插进妻子的小穴抽插后出的精!

我顿时口干舌燥,想象着我洗澡这两三分钟里卧室发生的事情,脑海里涌现
出一幕幕鲜活的画面,幸好谷雨还算有点良心,没射到里面,不然白露又得吃药
了。

一边想着我一边抽出纸巾给妻子清理着屁股上的精液,一只手突然抓住我的
手腕!我大惊失色,从脑海里的幻想脱身出来,却看到白露从枕头里露出脸来,
一双大眼睛正直直的看着我…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