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水情缘】(完)

」她柔声唤著他的名字。

看了她一眼的男人惊得直接从床上弹起,紧紧的盯视著她。

此时的许蕾上半身仅穿著传统的大红肚兜儿,不知是肚兜儿太过短小还是她
的乳房太过丰满,半圆的双乳甚至裸露在外,还有那因为摩擦而将大红肚兜儿撑
起的奶头。

而下半身则没有穿内裤直接就穿著早期妇人结婚时穿的罗裙,只不过,她穿
的是大红色透明的。那透明的罗裙在一走一动时,甚至不能遮掩那迷人的私处,
还有那隐约可见雪白双腿间的萋萋幽谷。

而许蕾更诱惑的解开了束缚著的长发,发丝滑落,肤若凝脂配著如此性感甚
至色情的穿著,张天泽感觉到自己的欲望正在觉醒,甚至他努力掩藏的性器已经
勃发胀大。他没想到,这麽一个年轻的躯体,对自己竟有如此巨大的影响。

女人香(慎!)

Chapter12

「你…你…」张天泽指著她,一直你你你个不停。

「夜这麽美,不做点什麽岂不浪费了」说著,蛊惑般的缓步走到床前,俯身
抱住了他。

她这一抱,直接要张天泽感觉到她胸前那一对丰满的诱人的乳房正紧紧的贴
附著自己,闻著从她身上传来的阵阵女人香。

想他守身十余年,不是没想过女人,可是每一次也不如此刻如此令他冲动。

他能感觉到他胯下的肉物正在迅速膨胀,许蕾甚至感觉到他的那根正直挺挺
的戳著自己的小腹。

受到来自於他的刺激,此时的许蕾也已经欲火难耐。微微闭拢著双腿摩擦著
那瘙痒不已的小穴儿,她能感觉到那里正淫荡的流著骚水,顺著腿流下,还有那
胀痛的乳头……

妖娆的走到他面前跨坐在他的腿上,紧紧的揽著他的脖颈,暧昧的在他耳边
吹气「我美吗?」

「我…我…你…你很美…」男人支支吾吾的说,眼神往旁处瞟甚至连手都不
知往哪放。

看著他有如小处男般大红的脸,许蕾倾身在他唇上印下自己的吻,贴合著他
的唇,仔细摩挲。

男人愣愣的不知所措,僵硬著身子任由她将舌伸进自己嘴里翻搅。

揽著他的头「吻我」她命令的说。

渐渐地,按捺不住自己欲望的男人狠狠的搂紧她的纤腰,回吻著她。放任彼
此的舌头相互纠缠,吞咽著彼此口中的津液,分开时甚至扯出银丝连连。

「天泽…天泽…」她动情的唤著他的名字,在他身上扭来去。

「蕾…小蕾…我…」对於那一步,他有些期待,可是,他担心,如果占了她
的身子,是不是要耽误她一辈子。

不待他说完,许蕾就拉著男人的手覆上自己仅著肚兜儿的双乳上。

「!」僵硬著大手覆在她的柔软上不敢动弹。

「摸一摸它…你…摸一摸…」许蕾涨红著一张脸,娇柔的要求。

「我…小蕾…我…」他想问,你不会後悔吗,可是,他说不出口。

许蕾不答话,只是按著他的手覆在自己的胸乳上,一下下的按压著,而另一
手却是直接解开那红纱罗裙,衣裙尽褪,裸露出来的是许蕾那光亮的黑丛覆盖著
的花穴。

张天泽暗暗吞了吞口水,却感觉自己的手正触在一片温热里。低头一看,原
来是许蕾牵著他的手,触碰著自己的私处。

看著她的芳草,那隆起的阴户,还有那被自己的手指接触到的温热穴肉,他
更是感觉到了那处已经湿漉漉的了。

「啊…天泽,天泽…」她拉著他的手为自己手淫,快感升腾而起。

张天泽被欲火折磨的简直要疯了,於是他不再忍耐,嘴上一面亲吻著她,手
上一面用力搓揉著她的乳肉。

她穴儿上的手指也不断拉扯著她的耻毛,磨搓著她的穴儿缝。

许久未尝到婚姻生活的许蕾此刻被他玩弄著直觉胸乳在胀大,而那腿间的幽
谷更是泥泞一片,沾湿了自己的腿,也沾湿了男人在自己腿儿间的手指。

给我好好看看你那儿(慎!)

Chapter13

「天泽…啊…给我…我要…」她大张著双腿,想要他给自己更多。

手下握著他粗硬的欲望,就要往自己穴儿里放。

「啊…天泽…我要…我要你的大肉棒…啊…进来…狠狠的干我…」此时的许
蕾完全沈醉在欲海,变身成为淫荡的骚妇。

「慢一些…小蕾…」他哪能直接进入她,她会受伤的。

「给我,给我好好看看你那儿…」

「好…给你看,都给你,我是你的…」虚软的从他腿上起身,坐在与他相对
的病床上。解开肚兜儿,解放那一对被束缚的雪乳。然後,淫荡的大大张开自己
的腿儿,将她那湿淋淋流著淫水的幽谷展现在他眼前。

张天泽没有想到,她竟然为自己做到如此地步,胯下的巨物胀大的不可思议。

蹒跚的下了床,走到她的床前,跪坐在地看著她那被茂盛草丛覆盖的肉穴。

「小蕾,你说你结过婚是吗?」他一面审视著她的,一面问。

「啊…是…」她羞红著脸回答。

「可是,小蕾你的小穴儿就像处女一样呢,只能看见一条小细缝儿,真美,
小蕾…你的穴儿,真美」

听见他的话,许蕾捧著他的头直视著他「爱我,狠狠地占有我」说著,用手
抚开自己的耻毛,然後拨开那肥大的花唇,将自己的湿漉漉的秘洞展示在他眼前。

张天泽是个男人,看到此情景怎麽还能够再忍。急色的将自己脱光就将她扑
倒在病床上。

低头狠狠的含住她的奶头,大力的吸吮、啃咬,直将那粉嫩的奶头吸吮得愈
发豔红胀大。将她的腿儿盘在自己腰间,向前送著胯,不停地用火热的巨物摩擦
她的小穴儿,饱满的双丸啪啪的拍击著她的私处。

「啊…好烫…天泽…不…不要磨…嗯…进来…」她淫荡的要他进入自己,不
管不顾的浪叫著。

男人分开她的阴唇,将那青筋毕露足有儿臂粗的巨物抵在她的穴口「好,就
依你」说著,一鼓作气,就将那性器尽根没入了。

「噢…」久未尝到女人身子的味道,如今,这具年轻漂亮的身子,带给了自
己无法言说的快感。

而许蕾也满足的呻吟出声「啊…好舒服…天泽,好厉害,再深,再深一点…」

「真爽,小蕾,我好久没干过这麽紧的穴儿了,天,你太棒了宝贝儿」被那
紧致的小穴一咬,他差一点就要缴械投降,深吸一口气,努力压住射精的冲动。扣
著她的腰眼儿大力抽送起来。

「天泽…好胀…」

张天泽次次将粗硬的欲望直抵她的子宫深处,狠狠的捣著她的花心,圆硕的
卵丸撞击著许蕾水涔涔的阴户。搂著她瘫软的身子狠命操干,如同发情的公狗。

「小蕾,告诉我,是什麽在干你的小穴儿?」他一面问著,一面狠狠的将她
的臀往自己胯下按,尽情的抽插。

明明刚刚淫荡著勾引他的许蕾此刻面对他的话,却红著脸支支吾吾的不肯说。

「你不说我就不动」说著,停住抽插的动作,坏坏的看著她。

「别…啊…天泽…你别停…」正处在欲望顶点的许蕾,哪里受得了。

「快说!是什麽在操你的小骚穴」

「呜…JB…是你的JB…啊,动一动啊…」说著又嘤嘤的哭了起来。

男人舔著她脸上的泪水,满意的亲了亲「小蕾乖,告诉我,我是谁」

「你…啊,你是我的老公,老公的JB操的小蕾好舒服,啊,狠狠的操我,
老公…」

张天泽一个用力尽根插入,在尽根抽出,快速且凶猛的抽插著,那样子根本
看不出来他是四十多岁的人。

「啊…啊…好粗…嗯…好大…」

「喜欢吧,你不就喜欢大的吗,怎麽样,喜欢被我这麽干吗?」

「喜欢…嗯…好喜欢…老公再用大肉棒狠狠的干我…」

「真是淫荡,干死你,干死你个小荡妇」

张天泽抵著她的穴儿有力的抽插著,紧锁著她的子宫就这样将积攒了数月的
精液尽数喷射在她体内。

「啊啊…好烫…好多…」许蕾被刺激的全身痉挛,湿漉漉的身子像从水里捞
出来的似的。

这场情事用尽了两人的力气,事後纷纷瘫软在床上,就这麽赤露著身子相互
依偎的睡了过去。

离开

Chapter14

那之後,两人不知疲累的偷尝禁果,天雷勾动地火。

俗话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许蕾今年二十八,也快三十了,如今像是尝
到甜头似的,夜夜缠著张天泽。

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在这间病房里,两人交付著彼此的一切。

唯一要两人不开心的事,那就是本来还有几天就能出院的张天泽,却因为两
人太过激烈的情事,使得就快愈合的刀口裂开了,这下,又要在医院多住些日子
了。

在许蕾给他做过指检之後,她就告诉医生自己的『父亲』那方面没问题,精
液检查什麽的也不必了。

医生什麽也没说,只是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两人商量好了,一出院就搬到许蕾那去住。虽然,张天泽也有房子,但是许
蕾说这房子应该留给他的女儿。

「怎麽,这麽为小涵著想?」张天泽笑著点了点她的鼻尖。

「怎麽算,我也算是她『妈』了吧」

「!」

「怎麽?不对,你睡了我,不打算娶我?」

「!」娶她?她要嫁给自己?嫁给自己这个老男人?

怒视著他「怎麽,不娶?」那架势,大有他敢说不,她就扑上他咬他的意思。

吞了吞口水,有些不敢相信「不是,你,你真的,要,要嫁我?」

「不然呢,人家已经是你的人了,你不想负责吗?」

「当然不是,可是,你,你…」他想说,你还年轻,没必要在自己这棵老树
上吊死。

「别说了,我决定了,我要嫁你,你呢,娶不娶我」

「当,当然…」他还要上哪去找这般可心儿又暖人的小妻子呢。

「不过,娶了我,你就不能有老来得子的想法了」

「?」不明白,什麽意思。

自嘲的扯了扯嘴角「意思就是,我不能生,明白吗?」

「不,不能生?」

「嗯,你後悔吗?」

摇摇头,搂紧她「我已经有小涵一个女儿了,有没有儿子真的不重要,再说,
我都这麽大岁数了,哪能就轻易要你怀孕啊」

许蕾紧紧的回搂著他「好,我们好好过,我一定对待小涵像对待亲生孩子那
样的」

「嗯」真的,谢谢你。

有时候,老天真的很喜欢和你开玩笑。在你欣喜过旺的时候,给你一记重击。

又在医院住了半月,想著明天就能出院了,两人都很高兴,商量著明天怎麽
庆祝。

许蕾最近有些嗜睡,而且近来她的那个也没来那个,她不是没怀过孕,现在
自己的症状真的很像。可是,医生当初不是说自己不孕的吗?怎麽又能怀孕了?
如果真的中奖了,那就是她和张天泽的,这真是,太好了。

她没有把自己的怀疑告诉男人,她怕这一切都是假象。

第二天,她趁两人出院前去做了个检查。

「天泽,我出去一趟」

「好,我等你」

「嗯」甜蜜的在他头上吻了一下,就出去了。

可当许蕾兴高采烈的回来时,看到的却是空空荡荡的病房,没有一个人,行
李,所有的东西都不见了。

她简直不敢相信,她的爱人,张天泽就这样不吱一声的消失了。

手中的检查单散落在地,上面写著已怀孕三周。

扯著嘴角想笑,却实在笑不出,看著这个两人曾经甜蜜相依的病房,不带一
丝怀恋,转身,离开。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