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家人妻系列前传 · 淫蛇御经】 (04)

.纤步微移如同云行,可谓是:风神绰约,意志翩跹!真真是巫山神女下
凡间。

田成看得有些痴了,竟傻愣愣站在了原地没有躲藏,不过幸亏他穿着只露眼
的夜行衣并没有被这主仆二人发现,这二人很快便进入了那间亮着烛光的罩房,
并从里面插死了房门。田成这才想起了躲避,一侧身便躲藏在了月影下的昏暗墙
角。他心如鹿跳,夫人真是太美了,他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异性男人怎么可能会
不动心?仰或说这凉州城中又有哪个男人能抵抗的了岚夫人的诱惑?

其实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他倾慕岚夫人由来已久。一年多前当张将军把他
从赤水军营调到将军府并让他主要负责府内家眷的安全时,他还颇有些微词:他
参军是为了守卫故土,誓死也要与侵扰的吐蕃蛮夷血洒战场的。可不是为了来保
护什么官太太、官小姐、少爷的。那还跟私人护院有何区别?那还哪里是在保家
卫国?

可是哪天当他第一次护卫岚夫人外出到大云寺祭拜时,他就被美若天仙的岚
夫人那倾国倾城的容貌所折服了。他在崆峒派习武多年都是跟一群同性的师兄弟
们在一起,哪里见过如此美得不可方物的圣洁女子?也是自那一日起他不再暗自
抱怨这一差事,反而是每天都期盼着外出保护夫人任务的机会。

但是田成还算清醒,他知道夫人是主公的女人,自己绝对是不能有非分之想
的。或许他对岚夫人的那种感觉更准确的说是欣赏,一种对美好事物的发自内心
的欣赏。

「哎,我都瞎想些什么啊?我不是在追踪哪两个贼人吗?」田成苦笑着摇了
摇头。这才收回心神盘算起了正事来。

「还是去东厢房看看,哪里没有人,他们两个要是下手也应该去哪里偷财物
才是。」想到这里田成不再犹疑,又提气,运起那轻功心法,悄无声息的猫步走
过这两间罩房。

刚刚穿过这罩房,忽的,他的眼角余光似乎发现在最东边的一间还亮着烛光
的那间罩房的东墙棱窗上似乎有黑影晃动。他倏然猫腰俯身隐藏好身形向那窗口
看去:果然在那高高的东墙棱窗上有两个黑色脑袋在微动,由于那间屋子里的烛
光把这两人的脑袋的黑影投射到了地上,拉出了长长的晃动的暗影。

「什么人?这么大胆?在偷看屋里的夫人吗?」田成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眼。

再仔细定眼观瞧,原来正是哪两个穿着夜行衣的贼子,他们不知何时在墙角
用砖石踮起了个很高的小垫脚台,两人站在那石台上正扒着脑袋往屋里窥视,而
且两人似乎神情极为专注的样子,连他在不远的小径上看他们都没有发觉。

「这两贼子在看什么?这么专注?只是偷窥就绑了救过夫人的他们,好像说
不过去啊。」田成有些犹豫是不是现在就把他们抓起来绑了。因为他们现在还没
有开始作案,也没有被他人赃俱获。

正在犹豫间忽见有异,原来他们中有一个人似乎伸手在裆下掏弄,为看清楚
这贼人的异状,田成运功于双目,默念「崆峒无相神功」之心法《玄天目注》,
很快目力提升数倍。眼若夜莺、目光如炬瞬间便看清了那黑影的动作:原来这贼
子竟掏出了一根少见的粗长阳具来,揉搓套弄,其动作甚是淫秽。

「这……他这是在?难道屋内的夫人……?」田成有些心乱如麻,也有些好
奇,屋内到底发生了什么竟让这厮做出了这等猥琐的举动?

他好像记得那大小姐的丫鬟说过好像夫人要洗澡,莫不是……

想到这里他也有些按捺不住自己的激动心情,虽说田成生性正直,可是对于
心中早已心仪的女神的曼妙玉体还是无限向往、好奇的。他看了看四下黑漆漆的
四周,在头脑里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我倒要看看屋里到底发生了什么?看
过之后再行决定怎么处置这两个贼子。」他自我找理由帮自己解脱道。

事不宜迟,他火速提气运功后退到罩房正前,他当然不会站在正窗前去窥视,
而是飞身到了大梁上,来了个倒挂金钩,倒悬着身体用手指沾了口水然后悄无声
息的把窗户上的窗纸捅了个小窟窿。用眼睛紧贴那小洞口看将了进去。

他这一看不要紧,差点心驰荡漾地从梁上跌落了下来……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