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痣】(68-70)

我全身压上,一边
吻着她的唇,一边道:「我爱死你了!我要操死你!」

「我也爱你!爱你!温柔点,我好难受!」,她也疯狂的回应着我的吻,小
手却探到身下,握住了湿漉漉的阴茎根部,以阻止阴茎插得太深。

又一场酣畅淋漓的肉搏战,我头晕目眩的将精液射进她的嘴里,她小口小口
的吞咽着精液,用手擦了擦沾在鼻尖儿上精液,嗔道:「哥,你今天太粗暴了,
下面都肿了!」

「因为我想你了啊!」,我随口便道,「好吃吗?」

「嗯,好吃,你的都好吃……,我饿了!」,她舔了舔红唇,似乎唇上也有
可口的精液。

「那我们吃饭!」

「我要吃火锅!海底捞!」,她一边擦着下体上的爱液,一边撒娇道。

「好远……」。

「我要吃!」,她坚持道。

我疼爱的捏了捏她的鼻子,鼻子有点滑,捻了捻手指,应该是精液,道:
「那还不穿衣服!」

……

看着她不疾不徐的穿衣服,我点了根烟,喷涂了一番,在烟雾缭绕中似乎又
看到了王子玥的影子,我用力的晃了晃脑袋,于是,缭绕在身边的烟雾慢慢的散
了,王子玥似乎也变淡了。

我肯定自己还是很爱很爱郭颖的,只是,有时候在爱与刺激之间,我还是毫
不犹豫的选择了刺激。我把半支烟在烟灰缸里按灭,用力的捻着,心道:我要让
王子玥在我胯下唱《女驸马》!

第二天一早,在公司等电梯时,遇到了也是刚到的谢舒彤。电梯里还有其他
人,我们隔着几颗人头互相点头致意,我看到她微翘的唇角,便给了她一个灿烂
的笑容。

平时,24楼并不算高,电梯很快便能到。只是此时正值上班的高峰,几乎
每一层都要停一下。我收到她的微信,低头看了起来。她说,我想要刺激了!

我抬头不着痕迹的对她笑了笑,用口型道:操你!

她愣了一下,也笑了,也用口型道:操我!

我用微信回道:中午老地方,记得把聊天记录删了!

于是,在公司神思不属的静坐了一上午,中午刚到11点20,给谢舒彤发
了一条很没营养的微信后,便站了起来往外走。

半个小时后,她敲响了房门。房门打开,她像饿极了的狼一样扑了过来,搂
住我的脖子激动的道:「吻我!」

她搂着我往后缓缓的退去,然后门就被她缓缓的关上。她背靠在门上,用力
的抚摸着我,很快便解开了我的腰带,探手抓住坚硬的阴茎。

「我湿了!」,她喘息道。

我伸手一摸,大腿根泥泞不堪。

「不要用手!操我!」,她开始脱衣服,「脱衣服啊!」

很快两条赤裸的身体便紧紧贴在一起,亲吻、抚摸、呻吟、娇喘……

第一次很快就结束了,我和她一起高潮。她蜷缩在床上,满面潮红,似乎还
未从高潮中恢复过来。丰满的乳房被她的胳膊挤压出深深的乳沟,我探手用力的
揉捏了几下,她才轻轻的叹道:「好舒服!」

「你多久没做爱了?」,我笑着问道。

「昨晚刚做过……」。

「哦?我还以为自从一个月前跟我做过后,就再也没做过了」。

「我喜欢和你做爱!」,她睁开眼睛,眼睛湿漉漉的,蕴满了水雾。

「那我们继续吧!还有一个小时……」。

「这次我要在上面!」,她爬起来把我推到,低头含住了阴茎,温柔的吮吸
起来,阴茎便在她的口中很快便充血变硬。

「哦……」,她一挺一坐便将龟头吞入了阴道,长长的舒了口气,然后咬着
唇缓缓的上下耸动起来。乳房像是两只大白兔,在我的脸上欢快的跳来跳去,乳
房过于丰满,以至于我必须用双手托住,才能避免被来回晃荡的乳头砸到。

「舔我!」,她把左侧的乳头塞入我的嘴中,乳头并不大,但却在我的口中
变硬,每一次舌尖儿点在乳头上,她就会浑身一颤。

「我好爽!我会被你操死的!」,她大力的耸动着屁股,叫道。

「不!」,我用力的捏着她的乳房道,「是你在操我!」

「啊!好爽!对,我操你!我不行了,我要你操我!」

我跪在她的大腿间,掐着龟头在狼藉不堪的阴道口摩擦了几下,龟头便顺着
分开的两瓣阴唇滑入阴道,下身一挺,整根阴茎便插进了她的阴道。

「用力操我!」,她的腿夹住了我的腰,力气大的竟然让我一时窒息。

「操!你松开点,想夹死我?」,我在她丰满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道。

「就是要夹死你这个无赖!快,用力操我!里面好痒!」

或许是压抑了太久,或许曾经体会过放纵的滋味儿,她放肆的大声呻吟着,
不停的说着她在家里不敢说的所谓脏话,根本就不用我调教,我只管卖力的用阴
茎给她刺激和快感。

「我爱死你了!我爱你!老公老公!用力操我!我要被你操死了!」,她翻
着白眼珠叫道,我又狠狠的冲刺了几下,她的两条大腿就紧紧的缠住了我的腰,
然后浑身紧绷的颤抖着缩成一团。

「射我里面!」,她在闭上眼睛的时候,无力的说道。

我抱着瘫软如泥的大腿,奋力的做着最后的冲刺。

「射给我!」,她似乎感觉到我的变化,张嘴喊道。

稍微收拾了一番,我们穿好衣服,她又像第一次一样先走,在离开前,她抱
着我的脖子,咬着唇嗔道:「刚才要被你操死了!下面到现在还充血,好胀,感
觉肉都翻出来了……」。

我低头吻着她的眼睛,笑道:「要不要我用鸡巴给你塞回去?」

「流氓!」,她张口在我唇上轻轻的咬了一口,「精液还在流……,好像流
到内裤上了,你好坏!」。

「你不是用卫生纸堵上了吗?」

「浸透了……!」,她嗔道。「我走了,十分钟后你再走!亲我一下!」

低头又是一个深吻,然后目送着她离开。门关上后,我重重的躺到在床上,
闻着空气中弥漫的爱液和精液的味道,还有一丝淡淡的香味,不知不觉竟然打了
个盹,醒来时已经过了上班时间,便急匆匆的赶了回去。

再一次从她身边走过,她的脸色已经变得正常,白皙的脸颊上带着一丝笑意,
眼角含春,低眉顺目的用余光看了看我。

「我很爽!爱死你了!」,很快她发了一条微信。

「少来!你可别爱上我!」

「呸!自恋!我只爱你的……」

「鸡巴!」

「讨厌!」

「滚!记得删了!」

……

有时候,一旦女人觉得你好时,不管你对她做什么说什么,她似乎根本就不
会生气。

很快她就又发来了微信:我喜欢你的鸡巴操我,狠狠的操我……笑一笑嘛!

于是,我回头冲她笑了笑;只是,她的脸上马上浮起了淡淡的红晕。

装!我暗骂道。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