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赵姐的故事】(10)

你就是我胯下的贱货」赵姐的淫语继续着「只能用嘴满足我的废物」
说着抽出阳具在我脸上抽了一下「舌头伸出来」我照她的吩咐,仰起头,伸长舌
头,赵姐用胯顶着阳具的顶部,仿佛这是从她体内长出的伟物,用手抓住阳具的
底端,在我舌头上抽打着。

强烈的羞辱感和性奋感让我的下体肿胀到了极限,脑中只有一个念头:我要
射精!我要射精!我要射精!在这样的意识下,我的手慢慢移动向了下体。

赵姐兴奋的扭动着跨间的巨物,左右开弓着,没有注意到我手的动作。

「贱货」啪,阳具抽在我的左脸「废物」啪,阳具抽在我的右脸「张开嘴,
对」一滴唾液落在我的舌头上。

「你永远是我的性奴,是我泄欲的工具」啪啪啪啪,舌头被阳具疯狂敲打着。

在精神和肉体的双重羞辱中,我感觉我的下体忽然一抽松,巨大的快感涌上
了大脑深处「啊·」一声呻吟,我射精了,将自己的一切射出体外。

赵姐正沉浸在羞辱我的兴奋当中,看见我的反应,不由一愣,低头一看,杏
眼瞪了起来,啪,一个响亮的耳光清脆的耳光将我扇倒,我无力的瘫倒在床上,
脑中一片空白,任凭赵姐处置。

赵姐一脚踏在了我的脸上,我能感受到她的愤怒,因为她没有丝毫保留力气
的碾着我,她仿佛想将我的脸踩扁,我感觉我的眼珠快被鞋底挤出时,脸上一松,
赵姐抬起脚,再一次踩下,细细的鞋跟跺进我的胸部,抬起脚,脚底踩住我的脖
子。

「你这只猪」赵姐一脚将我从床上踢翻下来,也跟着下了床,我还没来得及
抬起头,,侧脸一下子又被踩在地上,让我无法动弹,余光中我看见赵姐另外那
支靴子上还沾满我的精液,不由的笑了,然而这个表情在赵姐的碾揉下很快变了
形。

「还敢笑」赵姐脚下用力,杏眼睁着「反了你了」

「主人,你真美」我突然非常深情的说道,此时赵姐发怒的样子确实妩媚异
常。

「你说什么?」赵姐显然听见了我的话,她脚上微微变弱的力度被我敏锐的
捕捉到。

「主人,您生气的样子太美了」我提高了我的声音,保证每个字都清晰的传
入她的耳中。

「混蛋,你还敢调戏我」赵姐回身去拿鞭子。

「主人」我趁机跪好,将头深深埋在她的双脚前「奴隶不敢,这是我此刻的
真实想法」我将头更近的凑向了赵姐的皮靴「奴隶知道错了,无论主人怎样惩罚
我都愿意忍受。」被虐的本能萦绕在我的体内,我内心此刻真的想让赵姐疯狂的
踩踏我,鞭笞我,虐待我。

「很好,很好」赵姐连着说了两个很好,语气有些,我偷偷仰起脸,瞄了赵
姐一眼,我对上了赵姐的眼神,一个非常失望的眼神。

我的心突然颤抖了一下,慌了,害怕了,我可以逗赵姐开心,陪她难过,甚
至惹她生气,但唯独不想让她对我失望,这是一种比任何惩罚都要让我难过的感
受。我顿时不知所措,不知如何弥补我因为愚蠢的欲望而犯下的错误。

「对不起」我说道。

啪,一个耳光,是我自己抽在自己左脸上,声音响亮的我自己都吃惊,我能
听见得耳朵嗡嗡作响,感受到滚烫的血液充满左脸颊,还有一丝苦腥出现在牙根。
赵姐的眼神变得犹豫起来,但我还是无法原谅我自己。

啪,同样的感受再次出现在我的右脸,我能感觉到我脸颊正在快速肿起,赵
姐眼神的眼神变成了心疼。

我抬起手准备来第三下时,赵姐扑过来抢抱住我的手臂「别打了」赵姐讲我
的手轻轻放下,抱住我,柔声说「我原谅你」

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各种复杂的情绪涌上我的心头,鼻子一酸,眼泪就涌了
出来,在我火辣辣的脸上滚了下去,落在赵姐的肩膀上。

赵姐感觉到了我的眼泪,并没有分开我,继续抱着我,用手在我的后脑轻轻
地摸着头发,在耳边柔声安慰着我。这种温暖让我仿佛再次回到了母亲的怀抱中
一样,放下了自己所有的防备,紧紧的抱着赵姐,任凭自己的情绪释放出来。

……

等我情绪平复后,赵姐起身准备去洗漱。我拉住了赵姐,没有说话,抱住她
的臀部,将头埋在她的双腿间,用舌头舔着她的下体。赵姐感受到了我的诚意和
温柔,笑了一下,没有拒绝,顺势坐在了床边,分开双腿。

我一边天吮吸着赵姐慢慢涨大的阴蒂,一只手探到床上的阳物,被赵姐挡住
了,笑着摇了摇头,我内心此时非常想让眼前温柔美丽的女人达到肉体上的高潮,
用眼神坚定的望着她,她似乎被我的执着打动,兼之我刚才的口舌侍奉让她重新
找回了感觉,苦笑了一下,收回了手,看着我将假阴茎戴在嘴中,再次慢慢的送
入她的体内。

……

在我拼命推送了十几分钟后,赵姐终于感觉到自己要来了,她示意我躺在床
上,由她自己来乘骑我的脸,掌握最后的= 冲刺阶段的节奏。

赵姐右手按住我的额头,将我的头紧紧的贴在床上,无法动弹,她蹲坐在我
脸上,疯狂的摆动着腰肢,下体一推一送,用她胯下的双唇使劲的肏着我脸上的
阳物。

噗噗噗噗噗,速度越来越快「啊啊啊啊啊」没有词汇,只有呻吟,赵姐坐骑
的频率越来越快,下体的蜜液密集的喷洒在我的脸上,我感觉自己幸福无比。

「嗯嗯嗯呃,来了,啊啊啊啊」赵姐身子突然一颤,按在我额头上的手使劲
向下一摁,一大股液体从阴唇喷射出来,直接打在我的眼睛上,灼的我睁不开眼,
赵姐猛地拔出那根阴茎,直接坐在我的脸上,将她那依然被撑开的阴道直接对在
我的嘴上,一股股的阴精泄在我的嘴中,被我当做饕餮狼吞虎咽下去。

这次的高潮果然如同赵姐所说,延续了很久,赵姐坐在我脸上喘着粗气,下
体时而颤抖,阴唇在我的舔舐下,慢慢的闭合。

经历一下午的折腾,疲惫的赵姐挂着满足的笑容睡去了,我轻轻地帮她脱掉
靴子和手套,为她盖上被子,悄悄地退了出来,打开电脑,写下这篇故事。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