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家人妻系列前传 · 淫蛇御经】 (07)



正在田成有些急躁之时,忽传来了「吱呀」一声院门开启的声音。田成赶忙
注目细瞧:又是那姜老二在开门时探出头来四下打探门外,见四下无人后才跟那
姜老三走出门来,并恭敬地关上了院门。让田成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只见:这
姜氏兄弟二人关上院门后,竟双手合十俯身垂首行礼的样子,而且还能隐隐听到
他们口中念念有词,不知在说些什么。

「真是奇怪,对自己的父亲至于这样吗?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对长辈的礼
数。看来这姜氏兄弟虽是淫邪之徒,但却十分的孝敬长辈。」田成在心中默默评
价着二人。

等那二人走后田成便去后厨餐厅吃饭去了,顺便把监视的情况汇报给了张管
家。这张管家派田成去监视的意图是想看看这二人临走之时的表情,借以知道:
这姜老头是不是如约没有告诉这姜氏兄弟家中发生的实情。他对田成所说的其他
细节倒是并没有太在意。在得知那姜氏兄弟临走时并无激愤表情后他这才欣然点
头道:

「看来这姜老头倒是个守信之人。我对他的疑心是不是太重了?不过既然老
爷交待了试探他一下还是必须的。」

「哦?张管家那姜老头那边还用不用专门的去盯着?」田成听张管家说还要
去试探那姜老头便问道。

「你留意就是了,不必专门的耗费精神去盯他了。我会安排他人再去试探一
下的。」

第二日临近午饭时分,孙二正坐在火辣辣的太阳照射不到的房后阴影里盯着
姜老头儿清理、洗刷喂马的槽子,忽然发现院门口飘然而至一娇俏身影。他定睛
一看:原来是小少爷的贴身侍女玉儿正手拎这一个小箱子俏生生地走了进来。
(书中代言:这孙二跟玉儿年纪相仿,因为身份卑微又好吃懒做所以至今未有女
子肯嫁与他。不过在孙二心里其实一直都很是喜欢玉儿的。自从玉儿跟着岚夫人
陪嫁到了张府,他第一眼看到她时便对她留意了,常常找机会接近玉儿,可不曾
想玉儿虽然活泼开朗但唯独对他不甚愿意接触,随后两年这孙二并未灰心一直都
讨好玉儿不断,直到玉儿最终嫁给了张管家做了小妾。从此这孙二便恨上了张管
家。)

看到自己暗恋多年的玉儿亲自跑来找自己,孙二一阵心花怒放,忙起身呲牙
咧嘴地笑道:

「哟,这不是玉儿吗?怎么今天有空来看我啊?」

「想得美,谁是来看你的啊,我是来看马的。」玉儿不屑道。

「什么?看马?这畜生有什么好看的?」孙二被玉儿说得有些尴尬地挠头问
道。

「是小祥儿非要嚷着来骑马,小姐担心摔到他,不让他来,可他却哭闹个不
停,于是小姐便让我画副马图哄他开心。可我哪里会画啊?马都没记得长什么样
子了,这不是专门过来看看,好给他画嘛?」玉儿解释道。

「什么?你来画马?我怎么没有听说过你还会画画啊?」孙二边痴痴地望着
玉儿那清秀娇俏的脸便随口问道。

「我哪里会画啊,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吗?孙老二你知不知道谁会画画啊?要
是谁画的好,哄小少爷开心了,小姐肯定会有重赏的。而且小姐最欣赏懂琴棋书
画的能人了,说不定会因此重用提拔也不一定哦。」玉儿虽是对孙二说的,可眼
角却不经意地扫了在一旁干活的姜老头一眼。

「哎,玉儿啊,我倒是想给小少爷画画被重用,可我们这马厩哪里会有那种
人才?估计我画的还不如你呢。」孙二继续痴痴地望着玉儿秀丽的脸庞叹息道。

玉儿又偷偷扫了眼姜老头,只见他此时正犹犹豫豫地欲开口说话似得,玉儿
便道:「这位大叔,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敢问这位姑娘你是……」姜老头边问她边看向一边的孙二,向他求解。

「她啊,她是专门照顾小少爷的玉儿,是跟着夫人陪嫁过来的。对了,她还
是咱们……」孙二刚想说玉儿还是张管家的二房夫人时就被玉儿岔口打断了。

「问我的身份是何意?难道还以为我是在骗你不成?」玉儿生性活泼、机灵
故意佯装怒道。

「不不,老朽对这绘画略通一二,不知姑娘可否让老朽试上一试?」姜老头
忙解释道。

「喂喂,姜老头,画画这种事可是要真本事的,你以为赏钱那么好拿的?要
是略通一二的话就不要献丑了,没点儿真能耐是不会被重用的,你刚来就想着往
上爬了?」孙二看这姜老头居然在玉儿面前逞能,如果连这个糟老头都会画的的
话那不是显得自己更无能了吗?虽然他打心里也不认为老姜头会画的有多好,不
过还是急忙劝阻道。

不过玉儿却直接无视了孙二的阻拦,把手中拎着的哪个小箱子递给姜老头道:
「喏,这是笔墨纸砚,你试试吧。」

这姜老头接过那小箱子却只是取出了一卷纸,却并未动那笔墨砚台。玉儿见
状诧异道:「这位大叔你不用笔墨怎么画画啊?」

姜老头微笑道:「这位姑娘有所不知,我所学的画法打稿阶段是不用毛笔的,
上色的时候才会用到。」

「那用什么画?不会用手指蘸墨画吧?」玉儿还是不理解道。

姜老头笑而不答,拿了纸就直奔那间为马匹煮粗粮饲料的灶间,玉儿跟孙二
不知所谓于是也好奇地跟了过去。

只见这姜老头在灶坑里扒拉了一根已经烧得碳化了的小木棍,捡起来拿在手
中,又在灶间找了个平整的木板,把纸平铺在了上面,然后抬头看向一脸惊讶之
色的玉儿道:「这位姑娘你想让我画那匹马?」

「你……你用这炭棍画画?」玉儿不可置信道。

「正是。」姜老头自信满满地道。

「姜老头别胡闹了,从来没有听说过用这破碳棍能画画的。你这种画法闻所
未闻。」孙二也在一旁不屑道。

姜老头见两人都不信这碳棒也能画画,便直接来到那匹张将军的『红赤驹』
面前临摹起来,玉儿跟孙二也连忙好奇地跟了过来。

只见这姜老头只是在那画纸上寥寥几『笔』便勾勒出了那『红赤驹』的大概
轮廓,然后开始一步步细化局部特征,但见他手法娴熟老练,运『笔』如飞,莫
约两柱香的时间一匹栩栩如生的黑白色『红赤驹』便跃然纸上,真个是惟妙惟肖
与那『红赤驹』本身样貌分毫不差。

玉儿跟孙二都惊在了当场,他们在王府也见过一些水墨画作,可是还从来没
有见过画的如此逼真的。她们二人半天都没有说话,只是在反复欣赏比对着这幅
草稿图与『红赤驹』本身的差异。半响后才听那孙二首先开口道:

「行啊,你个姜老头,没看出来你还真是深藏不露啊?我就说你不一般,那
帮下人们还不以为然,看看怎么样?我的眼光果然不错吧?」

「哪里,哪里,这还只是草稿图,只是不知道姑娘还需不需要上色了?」姜
老头问道。

「上色,上色,这么好的画要是不完成那就太可惜了。」玉儿连忙赞叹道。

「只是我带来的油彩都在老朽的小屋里,没有在这里,你是等在这里我去取
来,还是同我一起回去上了色再拿走?」姜老头问道。

「大叔,你都这么大岁数了而且又是我求你画画怎么好让你跑腿儿?还是我
同你一起回去吧。」

「那好,不过姑娘啊,有句话我说在前头,我这油彩是专门托波斯商人买来
的,很贵的,要是给你上色的画你可是要出银两的。你想好再决定。」姜老头道。

「大叔,要多少银两?」玉儿不在意的问道。

「最少十两纹银。」姜老头道。

还不等玉儿开口旁边的孙二便替她出头道:「嘿,你个老姜头儿你怎么不去
抢啊?就往这画上涂点颜料就得十两银子?太贵了,玉儿又不是外人,你再给降
降价。」

他这一开口那玉儿便也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望了过来。

「这……好吧,八两纹银不能再低了。」姜老头最终摇头为难道。

「好,大叔那我们就赶紧去吧,都快到午饭时间了。」玉儿道。

「嘿嘿,我也跟你们去看看,我倒要看看这八两银子的染料涂在这画上会是
什么效果。」孙二看玉儿要去便也腆着脸道。

玉儿却不满地瞪了他一眼道:「你去作甚?又不关你的事,好好看你的马吧。」

孙二一脸委屈道:「刚刚才帮你省了二两银子,这么快就过河拆桥了?」

玉儿不再理他,拎了来时提着的哪个箱子和新画好的画便头前走了。

推门进到了姜老头的那间独门小院里,发现这小院倒是幽静远离下人们居住
的那片院落,就在府外高墙的西墙根下。院子里种着葡萄,那葡萄的藤蔓通过支
架覆盖了大片的院落天空,密实的葡萄叶子挡住了大部分的火热阳光,使得即便
是这正午时分院子里都是阴凉的。

这院子里有两间房屋,南北走向,本是接待来访的远方客人的。姜老头住了
南边的那间。玉儿跟着姜老头来到他的房间只见这屋里空间很大,书桌、床、太
师椅等等一应家具应有尽有,布置得很是得体。在书桌上还放着几本书籍,看来
这姜老头平时还很爱看书。

姜老头径直来到衣柜前打开来,取出了一个包裹,从里面取出了一些画笔、
装油彩的瓶瓶罐出来。然后他开始倒各色油彩到小调色盘中调色,玉儿一脸好奇
的在一旁看着。只一炷香的时间姜老头就调配了需要的几种颜色,然后开始用画
笔在那副画上着色,一笔一笔的甚是认真。这油彩画最重要的就是这配色、着色
了。

用油彩着色的时间远远要比画那幅碳画草稿时间要长,饶是姜老头手法娴熟
也用了整整半个时辰,画好收笔。

玉儿望着那画纸上活灵活现的『红赤驹』震惊在了当场,她简直不敢相信这
世上竟有如此精湛的画技。她用左手捂着张的大大的嘴巴惊讶地看着那幅油彩画,
这是她有生以来看到的画的最逼真的一副画了,所带给她的震撼可想而知了。

一旁的姜老头却摇头叹息道:「哎,可惜没有见过小少爷,不然我可以直接
把他画在这马背上,那样他看了肯定开心。」

「什么您还可以画凭空想象的景象?」玉儿更加不可置信道。

「那是自然,那才叫创作嘛,这临摹只是最基本的。」姜老头不以为意道。

玉儿眨着一双妩媚美目似乎想到了什么,于是问道:「大叔,您能给我画副
画吗?让我变成穿着高贵华服的那种。我想看看我要是也穿上像小姐那样华贵的
衣裙会是什么样子。」

「嗯,可以,不过要花费些时间,你看都已经快过了午饭的时间了。这……」
姜老头为难道。

「吃完午饭嘛,我先去把小少爷哄睡着了,再来找你画画行吗?」玉儿期盼
道。

「行,不过你的这画估计要调更多种颜色,所以……」姜老头为难道。

「十两纹银,行了吧?我只是个丫鬟又没多少银子,回头我给你介绍个大生
意:给夫人画画,只要她高兴了,肯定会给你不少银子的。怎样?」玉儿很精明
地道。

「行,那就这样。午饭后我等你过来画。」姜老头道。

玉儿拎着她来时的哪个小箱子把新画的画也放在了其中离开了。她没有去餐
厅而是直接去了张管家在前院的房间。张管家的这间屋子就是二进院大客厅的右
耳房,里面很宽敞。

玉儿推门进了屋,张管家正在来回踱步等着她,见她进来马上笑脸道:「我
的乖玉儿,你怎么才回来啊?喏,饭菜都快放凉了。事情怎么样了?来快坐下先
吃饭吧。」

「老爷,这是他画的,你看看怎样?」玉儿顾不得吃饭就先从小箱子里取出
了那幅画递给了张管家。

张管家展开画纸,当他看到那栩栩如生的『红赤驹』时不出意外的震惊在了
当场,半响后才喃喃自语道:「这……这画真是他画的吗?」

正在一边吃饭的玉儿似乎早就料定他会有此反应,便不在意道:「那还有假?
我当场看着他画的。你觉得他画的怎样?」

「绘画造诣很深啊,这画风果然跟我大唐迥异啊,画的更真实。」张管家评
价道。

「老爷,你觉得值十两纹银吗?他可是要了我十两银子,你可要补给我啊。」
玉儿道。

「绝对值,二十两都值啊,喏,小财迷,这是十两银子拿去。」

张管家反复看着这幅画心中默想:「看来姜老头此人没有虚言,他的确是在
异域学习了画技,这画风就是最好的证明。看来我对他的怀疑是多虑了。」

饭后玉儿回到内宅后院时小祥儿已经被岚夫人哄睡了。她见状后便没有再久
留而是又悄悄地溜出了内宅奔姜老头独院而去。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这边厢姜老头赶到后厨餐厅时早就没有了其他来吃饭
的下人,只剩下孙二客客气气地在餐桌旁等着他,一看才知原来这孙二早就为他
领了一份饭放在了桌子上。这孙二似是变了性,以前对姜老头呼来喝去的,今天
突然变得如此客气,让姜老头有些不适应。

姜老头谢过孙二后端起饭吃了起来。而这孙二则是在一旁傻呵呵的看着他吃。
正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果然姜老头刚刚吃完放下碗筷要回房休息时,
这孙二便跟了上来边走边嬉皮笑脸道:

「姜老头儿……哦,不……姜大叔,没想到你画画那么好啊。能不能也给我
画一张啊?」

「当然可以。」姜老头心中有些纳闷,只是让自己帮他画张画也不至于这么
刻意讨好自己吧?难道是不想出银子?让自己白给他画?

「诶呀,那太好了。太谢谢姜大叔了。你今天就不用来马厩干活儿了,安心
的帮我画画就好,马厩这点活儿有我呢。」这孙二拍胸脯道。

「这……要是让张管家知道不好吧?」这姜老头犹豫道。

「没事的,有我扛着呢。再说他的小妾能让你画为何我就不行呢?」孙二道。

「张管家的小妾?你是说玉儿她……」姜老头惊讶道,他初来乍到对府里的
人际关系一窍不通。

「嗯,是啊。你也觉得玉儿这么如花似玉的姑娘给他这个老帮菜当小妾不值
吧?」孙二愤愤地说道。

「这……不过如此说来这玉儿的身份好生特殊。又是小少爷的贴身护侍,又
是陪嫁夫人的丫鬟,又是张管家的小妾。」姜老头念叨着,似乎若有所思。

「是啊,咱们府中数这玉儿的身份不一般,那张尚安正是看中了她的特殊身
份才耍阴谋诡计娶她为妾的。这样一来他管家的地位就稳了。要不然哪里轮的到
他来做大少爷的管家?老爷子其实更看中他身边的一位更有资历的……」孙二开
始滔滔不绝,他好像对张将军认命张管家很是不满。

眼看就到了马厩跟回小院去路的分叉口,姜老头只好打断口若悬河的孙二道:

「你打算让我给你画个自画像吗?」

「自画像?不不,我有什么好看的。我想……」孙二犹犹豫豫地道。

「那你想让我画什么?不会是也画马吧?」姜老头问道。

「我想让……来姜大叔,来着墙角说,这路上不方便。」孙二神神秘秘道,
说着便拽着姜老头来到了一偏僻的墙角阴暗处。

「不过是画个画而已,不至于这么小心吧?」姜老头被他的举动搞得莫名其
妙。

「姜大叔,我问你我对你怎样?」孙二郑重道。

姜老头被他这一问立刻回想起:这几天来他不是对自己呼东唤西,指挥自己
干活他躲在阴凉处偷懒,就是语言贬低、讽刺自己。可姜老头是个有涵养之人,
自然不会那么直白的说出口,于是他客气道:「你对我不错。」

「好,既然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我想让你帮我画个女人。」孙二道。

「女人?画谁?没见过的我可画不来。」姜老头道。

「嘿嘿,你今天刚刚就见过的。」孙二意味深长道。

「今天刚见过的?莫不是玉儿?……」姜老头惊讶道。

「嘿嘿,算你聪明,对,就是玉儿。」孙二道。

「你……玉儿不是张管家的小妾吗?你让我画她?这……」姜老头有点犹豫
道。

「唉,不瞒你说,本来我跟玉儿是一对儿的,可后来硬是被张尚安耍诡计把
玉儿从我身边夺走了。我只是想让你帮我画一张她的画好有个念想。想她时可以
看看……」孙二似是动了真情,说着说着竟有些眼圈发红。

「哦,原来是这样。那好吧我帮你画,你也不必难过了。」这姜老头初来乍
到对他说的这些自然是不知真假,便随口应合道。

孙二一看得逞马上转悲为喜道:「那太谢谢姜大叔了。不过凭空想象的景象
你能画吗?」

「能,那才叫真正的绘画创作。」姜老头道。

这孙二一听脸上乐开了花,伸出他的大长胳膊搂住了姜老头的肩头,把头贴
近他的耳朵低语道:

「嘿嘿,姜大叔,那你能不能帮我画张玉儿不穿衣服的裸身画?我给你二十
两纹银,你看怎样?」

「什么……你让我画玉儿的裸体画?」姜老头大惊道。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