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凌辱新妻筱雨

今天是大年初一,我和父亲带着我的新婚妻子叶筱雨,去我大舅家拜年。
我们家在N市只有一个近亲,就是大舅,所以每年初一我们必去南城区市区
给他拜年。
中午在哪吃饭喝酒。
不过我是和不痛快的,因爲表姐夫在。我和他是话不投机半句多,懒得理他。
父亲也比较不喜他的。
其实原来我和父亲都是很敬重他的,但是尊重这东西是相互的。原来我们是
很看的起他的,他每次来我们家,我爸都是好酒好烟招待他,就是他带他同事去
我爸都好生招待。
表姐夫原来是个片警,和我表姐搞对象的时候,不太怎么被我大舅待见。不
过我爸对他比较好。我爸是中国改革最早一批下海的人,经营的薄有资産,虽然
不沈几个亿,但是千八百万还是有的。每一次他去我们家我爸都是阿诗玛,玉溪,
五粮液之类的招待他。
表姐夫的嘴是很能说的,所以也就把我表姐搞到手了。娶了表姐后,靠这大
舅的关系当了副所长,就比较牛了,但是对我和我爸表面还是很尊重,总是说有
事找他。
牛皮吹的漫天响,但是他也就是嘴皮子行,要真办实事的时候就不行了。
97年的时候,我爸一个朋友打架打伤人,求我爸帮忙,我爸就去找表姐夫,
当时他满口答应没问题,结果和我爸朋友一起打伤人的几个人,都花钱出来了,
结果我爸的朋友这个「有关系」的反而没出来。
后来他和我爸说,他只是个副所长,做不了主,还要打点。我爸心气啊!
要钱你说呀,也不是不给钱,我爸的朋友也不是缺钱的人。结果整的我爸挺没面
子,心就对他不痛快了。
要说这次你是个副职,我们也就不怨你了。
99年的时候,他当上了拆迁办主任,正好赶上我们家城北拆迁,是他负责。
爲了安置,当时在城北略偏的地方盖了一个小区,是几层的小楼和别墅相配合的。
当时房地産已经慢慢兴起。尤其这种政府安置房,比较紧俏,我家有有些资
産,就托他搞两套别墅,每套300平左右的。
满意爲这事对他这个主任来说还不是手到擒来,当时他胸脯一排,答应的震
天响。
因爲安置房是期房,到了01年初才下来,结果,他自己倒是弄了两套别墅,
可是答应我爸的一套也没兑现。倒是我爸的朋友们,有的没托关系,靠钱也买上
了。
气的我爸,从此以后,我爸就看不起他,我爸对我说,这个人就是嘴上牛逼,
办事不牢,爱面子,还靠不住。我爸不怨他办不成事,最怨的是,你怕对自己有
影响,不想办也好,办不成也罢,你提前吱一声。俺们再去找别的关系,或者直
接花大一点的价钱买也行。
结果他爱面子甚么也不说。要知道99年城北的房价才1800一平,到0
1年我家买房的时候已经是6200一平了。同样是300平,外就让我们
家损失了250多万。
真他妈甚么人啊!从那以后我们全家都瞧不上他。
尤其02年,我做生意以后,生意不错,我更瞧不上他,虽然他很会拍领导
马屁,升官了。
所有他在,听他吹牛皮,我也特烦,所以下午两点不到,我和父亲就走了。
不过天很早,我就和老婆筱雨准备逛逛,大舅家住的南城区是主城区,所以
筱雨早就想玩玩了。
不过路过大舅家小区左边的小区时,我惊讶的发现竟然有一家台球室还在营
业。晕,大过年的你营甚么业啊。而且台球室小年轻的玩的,大过年的谁来玩啊,
老闆真是脑袋有问题。
不过这家老闆我认识,因爲高中大学时经常来大舅家玩,常在他哪打球。也
没发现他智商有问题啊。
这时筱雨也发现了,对我说:「老公,大过年的还有人营业哎!要不我们去
玩玩!」
「你会玩啊」我笑道筱雨不高兴的说:「不会玩,你不会教我,我老公以
前不是在市台球队待过嘛。怎么连自己老婆也教不了。」
因爲我台球打得好,经常吸引女生,所以,老婆一直比较介意。也对台球有
些好奇,曾经想学,我一直没空教她。筱雨别看外表长得柔弱文静,但是骨子
有股子强脾气,别人也不让她做,越觉得她做不好的事,她就越要做越要做好。
所以今天这家在新年第一天就营业的台球室,引起了老婆的兴趣,不由分说
的拉着我就进去了。
台球室的老闆我认识,以前在业馀台球赛上遇见过,是个高手,少有的民间
台球高手,和我难分伯仲。而且,我经常看望舅舅,有时手痒,也经常到这个台
球室打球,和老闆是老熟人!
老闆姓何,何老闆一见我笑道:「吆!你啊!大过年的也来打球!」
我笑道:「大过年的,你不也营业吗」
「我这不是回不了老家,没事干吗」这时何老闆看见我老婆眼睛一亮,笑
问:「这是弟妹,你老婆!」
「是呀,二十九才结的婚!」
「哦!」何老闆眼光灼灼的看着我媳妇叶筱雨,也难怪,筱雨是个绝美人胚
子,脸蛋没的说,而且身材也特好,一米六九的个子,美腿修长,那大长腿,佔
了身高的一半还多,穿着高跟鞋尤爲显得高挑欣长,美腿笔直浑圆,雪白光亮,
足踝纤巧嫩白,美脚如玉。小腰紧箍,犹如腰鼓,没有赘肉,平坦紧绷。柔弱无
骨的身子,看的人发酥,偏偏有一对极度丰满的豪乳大奶,撑的衣襟鼓鼓的。
虽然是隆冬,但是天气变暖,南方的冬天更温暖,尤其今年更是暖冬,虽然
三十下了雪,温度降了些,但是不碍的,爱美的女人依旧穿的很性感,和夏天一
样,只是出门时裹个大衣就行了。
我老婆筱雨也特爱美,估计越美的女人就越爱美吧。今天还穿着旗袍,使我
们婚宴时的旗袍,是上下两截的,上面是露胳膊的无袖真丝短褂,裁剪的极合身,
把她傲挺的酥胸包裹的好像破衣欲出一般。尤其是锁骨道双峰豪放的乳沟,还是
一大片椭圆的镂空,露着三分之一的乳球。下身是长的半盖脚面的丝绸旗袍裙,
向一层红色的皮肤紧紧裹着筱雨的美臀,翘挺浑圆,甚至前面裹得紧的把筱雨小
腹下勒出一处凹陷的三角带,诱人热血沸腾。而且旗袍是高腰开叉,开的很高,
行走间偶能看到筱雨肉色长筒丝袜顶端,勒着大腿根,微陷软肉的情景,有种勾
人流鼻血的风骚味儿。美脚穿的是锃亮的大红高跟鞋。
一身喜庆的大红色,不用介绍也让人能感觉到筱雨新娘子的气息。台球室
开了暖气,热烘烘的,一进来筱雨就脱了外套大衣。立刻让何老闆眼睛发亮。
「弟妹,真是漂亮,老弟好福气啊!」老闆羡慕的说我也分外得意,筱雨绝
对是个带出家门能给老公争面子的漂亮媳妇,让别人看的羡慕嫉妒恨。
寒暄了一番,我和何老闆就开始切磋。
筱雨在一旁看的津津有味,虽然不会打球,但是却有些跃跃欲试。
一会何老闆就让给筱雨打,筱雨不会,就让我教,说实话,我自己打球不错,
但是教人却没甚么耐心。教了半天,筱雨也没学会,不高兴的说:「你会不会教,
一点也不好好教我,不行换老闆教我!」
我乐得清閑,一边喝茶去了,胖胖的何老闆乐呵呵的去教我老婆打球。能手
把手的教美女打球,他能不高兴吗教的比我认真多了。
「打球时,腰要玩下来,身体和地面水平,眼睛看前方!」
爱妻筱雨美腿微分,撅着翘挺的美臀,尤其是高开叉的旗袍下摆被顶的高高
的,好性感啊!这种样子的确是打球的姿势,可是筱雨摆出来怎么就像是挨肏的
经典姿势一般,看的人火热!
「不对,手要稳!」说完胖老闆握着筱雨温软的小手,开始手把手的教她。
整个人身子更是压在筱雨玉背上,看的我有些吃味,但人家胖老闆一心一意
的教我妻子打球,也许是无心之举,我又不好说甚么。只好说:「筱雨,打球又
不是一天学会的,休息会吧!」
老婆兴緻正高,闻言说:「你歇你的,老闆教的比你好多了,我再学会!」
我只好悻悻的不语。
而胖老闆一脸认真的教着:「目视前方,三点一缐,瞄准用力捣。」
胖老闆握着筱雨的手,用力击球,但是他的身子往前一挺,大肚子重重的撞
在筱雨分开的胯下,撞的筱雨胯下啪的一想,人往前一趴趴在球桌上,但是打出
去的球却进洞。这是筱雨打进的第一球,兴奋的她,全然没有在意自己的姿势
很风骚,高兴的大叫:「进了,进了!」
胖老闆就这样教导着我妻子筱雨,看的我又吃味又兴奋,吃味是因爲自己妻
子被人这样借机轻薄,兴奋也是因爲自己妻子被人轻薄。如今的社会,新一代的
男生或多或少,都有些绿帽情节。不愿被戴绿帽,喜欢给人戴绿帽,渴望被人戴
绿帽,但又怕让别人知道自己带了绿帽。种种纠结就是现代人的矛盾综合体。所
以才会特别流行一夜情,以前的贞操观念,也在分崩离析。
我承认我也是一个矛盾的综合体,喜欢看绿妻小说,幻想过筱雨被人调戏,
但是当这真的呈现在我面前,我又不愿意接受。但是却感觉蛮刺激,只要不超出
底缐,我也乐意妻子被别人抱抱,甚至走光让别人看看,看看也少不了甚么。
所以,我有点闷气的喝茶,看着筱雨和胖老闆打球。
看着筱雨在胖老闆的指导下,打的有模有样,不过胖老闆不时的知道,和我
新婚的爱妻挨挨碰碰的,揩油,我心又气又有点兴奋。
不由的有些气唿唿的不停喝茶,我喝完老闆送来的茶,不一会就有点头晕,
肏,不会是这个好色老闆动了甚么手脚了吧。呵呵,色文看多了联想也丰富多了,
估计是今天太累了,就躺会休息一下吧,两个眼皮渐渐的沈了下来。
这时,胖老闆过来对我老婆说:「美女,你老公好像累了,睡着了,你一个
人还玩吗!」
老婆正在兴头上,闻言道:「玩,玩!」
胖老闆道:「你一个人,怎么玩,算了,今天过年,也没人,我陪你玩会!」
「好啊,好啊!」
胖老闆陪筱雨打了几回球,中途还热情地给筱雨到了两回水,我那娇美的傻
媳妇,和我一样全喝了。不一会脸上红潮出现,好似春情荡漾!
老婆的技术怎么能和台球店老闆比,一会就输了好几局,胖老闆道:「美女,
你的技术太差劲了,你老公教的你也不怎么样,跟你玩,一点意思也没有,算了,
不玩了!」
老婆刚学会台球不久,正是兴趣最浓的时候,闻言道:「别,大哥,你再陪
我玩会吗!」
老婆撒娇发嗲的时候,样子很有股子风骚味儿,平时我都受不了,胖老闆骨
头都酥了,淫笑着道:「好吧,不过,光这么玩,没有意思,步入赌点彩头!」
「赌甚么彩头」
「输了的要脱一件衣服!」
「你好坏,人家根本打不过你,还不一会就被你脱光光,我不干!」老婆说
话的神态就像是和奸夫撒娇似地。实际上也不是老婆故意的,她天生的就是声音
嗲的风骚,风骚的叫人软骨头,就好像林志玲一样的。
「好好,不如这样,我扒你六星,才算你输,你看怎没样!」
一般的台球有十五个球,黑8公用,其他一人7个球,输一球我们那称爲一
星,六星就是六个球,被人扣六星,这是技术相当喽的!
「这……」老婆还在犹豫胖老闆又激言道:「算了,美女,看你也不行,让
你六星都不敢,别一会,输的光熘熘,找老公哭鼻子!」
老婆骨子很是要强,闻言道:「有甚么不敢!来就来!」
其实老婆的技术实在不怎么样,刚学吗,怎么可能好,一般女生学的还比较
慢,只是是自己老婆嘛,所以我比较让她,一般给她面子,经常只赢她一个两个
三个球,所以老婆盲目的对自己自信,可不相信自己会输六个球,所以竟然答应
了。
肏,老婆呀,傻老婆呀,你不知道老公平常是让你吗,不然凭我这市台球队
的水平,扒你7星也简单。他妈的,这个胖老闆的水平,我可是知道,我都不能
稳赢他,这回老婆可是彻底的掉入虎口了。
第一局筱雨就输了,胖老闆笑着看筱雨,筱雨娇笑道:「我已经脱过了!」
指指刚进门时脱得外套说:「就是这一件。」
别说多这一件,就是再多个十件,结果也是注定的,胖老闆不以爲意,不过
还是笑道:「美女,这也算啊!」
筱雨好像狡计得逞的笑道:「我穿来的,怎么不算!」
胖老闆笑道:「好吧,算就算,谁让你是美女呢,就让你一件。」
第二局胖老闆故意输了一局,他不动声色的在击球的途中把筱雨的一个球送
到洞口边。筱雨很轻松的打了进去,很高兴,对自己更有信心了。
第三局,胖老闆胜出,让筱雨不忿的时,她有一个球已经打到洞口边上了,
只要再一下就进了,却被胖老闆的一个球进洞时,给打了出来,心很不爽!好
胜的筱雨,更加想要以牙还牙,想赢回来。
这次筱雨依然耍赖的,脱了高跟鞋,也要算一件,胖老闆还是答应了,不过
胖老闆说:「女生,尤其是别人老婆穿高跟鞋的样子又骚又漂亮,你还是穿着吧。」
即使是开了空调,地闆还是有点凉,光脚不是太舒适,筱雨闻言又穿上了高
跟鞋。
胖老闆笑着调戏筱雨:「弟妹,你穿高跟鞋的样子,真性感,美腿笔直的。
哎,听说有些男人就喜欢干长腿的美女,尤其喜欢别人老婆穿着高跟鞋,分开美
腿,从后边干。哎,你老公李浩不会有这爱好吧!」
爱妻筱雨脸一红,笑着啐骂:「一边去,人家老公才不和你一样有这样的变
态嗜好!」
胖老闆笑道:「弟妹,怎么知道我有这样的嗜好,你试过!」
筱雨受不来了,笑骂:「磙一边去!」
胖老闆呵呵直笑,心嘿嘿冷笑着:「骚婊子,现在还给老子装正经,以后
老子一定让你,只穿着高跟鞋丝袜,光熘熘的,趴在台球桌上,分开腿,撅着腚,
自己扒开骚屄,求老子狠狠的日你。」
新年就遇到我媳妇筱雨这样脸蛋娇美,身材姣好的大美人,胖老闆心可痒
痒了。尤其筱雨新娘子的身份,让胖老闆对她势在必得,给我媳妇下的药,可是
双倍的药。这种药,见效虽然慢点,但是效果惊人,能让烈女变荡妇。而他最喜
欢调戏美女人妻的过程了,更何况御女无数的他,早就发现我的爱妻筱雨是个表
面端庄,实际内媚的女人。内媚的女人说的好听的叫内媚,说的难听点就是骚到
骨头的女人,在胖老闆看着这种女人肏起来最舒服。平常看起来很端庄贤惠,
被道德舒服,和老公恩恩爱爱,装的跟贞洁的烈女似的。背地却经不住大鸡巴
的诱惑,在各种场合被形形色色的男人侵犯,肏干。被人骑得哭天抢地,让人日
的淫贱不堪,越是这样的女人,越能干出连那些表面很风骚的女人都干不出的下
贱事。她们大胆的淫贱,有时候让妓女婊子都脸红害臊,比如他最喜欢的露出,
最爱的……
第三局,筱雨又输了,这次筱雨要脱丝袜,不过胖老闆又继续让筱雨穿着丝
袜。
第四局,胖老闆输了,他二话不说脱了上衣,露出穿秋衣的上身,筱雨感觉
莫大的胜利,自己现在几乎还没脱,胖老闆却实实在在的脱了一件了。
也不是到被胜利鼓励了,还是药物的原因,筱雨显得很奔放,兴奋的开始下
一局。
不过这一局筱雨输了,不由得有些爲难,虽然是冬天,可是是暖冬,妻子筱
雨又特爱美,是典型的美丽冻人,要风度不要温度的女人。而且是新婚,走亲戚
串门,所以她只穿了新婚的旗袍,外面套了外套大衣。现在家家有空调,我们自
己又有车,她也不怕冷,所以穿的很少。
现在面临一个问题了,不知道脱那件,高跟鞋丝袜已经算过了,现在就剩下
上身的旗袍小袄,下身的旗袍开叉长裙,面一套内衣。如果脱上身的小袄,就
势必光着被,只穿着半杯的奶罩,和人打球,要是脱下面的长裙,更不行。当然
老婆筱雨还想到,把面的胸罩脱了,但是旗袍是真丝的,裁剪很合身,很贴合
曲缐,去了胸罩,也会让胸前两点顶的突出,也蛮风骚的,就有些纠结。
哎吆,傻老婆,纠结甚么呀不脱了,不打了不就行了!但是当时筱雨就好
像傻了,一心的想着脱那件。
最后跑到隔壁VIP斯诺克房间,迅速的脱了胸罩,穿着小袄回来了。羞羞
的把还有体温,香香的镂空大红奶罩递给胖老闆。
胖老闆色色的闻闻,笑道:「好香啊,弟妹的奶子真是香,还蛮大的。」
何止是大,我的爱妻筱雨,这对奶子可是D杯,一只奶子,一只手根本握不
过来,揉起来特爽!
这时胖老闆却提议不玩了,我的妻子筱雨立刻不愿意了,自己刚刚脱了胸罩,
算是丢了脸,哪肯罢休,正憋着劲呢,想要找回来,非想赢一局让胖老闆也输
一件不可。但是入了套的老婆,不明白一件事,这种事赢和输只能是女人吃亏,
从一开始她就注定是输的一方,现在还不服气的要求继续。
胖老闆说:「这样没意思啊,要是再输了,要当着对方的面脱!」
「好!」筱雨想也不想答应了胖老闆又道:「爲了增加点刺激,输的一方还
要被拍照,按照赢得一方要求摆十种姿势拍照。」
筱雨脑袋还有点清醒,不由得有些犹豫,胖老闆嘲笑道:「我就说不玩了吧,
你又玩不过我,还是算了吧!」
筱雨比较好强,闻言赌气似的说:「拍就拍!」,因爲应了一两局,她还以
爲她的技术能行呢,根本就没想到是胖老闆故意输给她的。
给我老婆拍了几张照片,没有胸罩,筱雨的大奶子撑得旗袍小袄鼓鼓的,就
好像奶子裹着一层大红色的薄膜,连两粒奶头也傲挺着。被人这样拍照,其实也
不算多走光,但是心理作用,暗示很强烈,有时筱雨的春药已经在慢慢的发作。
才拍了两张,筱雨的奶头,就被衣服摩擦的,越变越挺,越变越硬。高高的
撑着,显得更加突出诱人,看的老婆害臊极了。
第五局,开始了,这一局打的比较激烈,时间比较长,筱雨几次求差点进,
但是不是被胖老闆打出来,就是擦点边,气的跳脚,两只大奶子不由得上下摇晃,
摇的人心痒痒。这是胖老闆故意的,我妻子真空的样子,格外诱惑,尤其奶子晃
来晃去的样子,比没穿还诱人。
最后老婆还是输了这局,虽然现在是过年,可是他妈的全球变暖,今天的气
温竟然是12C,所以老婆穿的比较少,虽然老婆狡黠的刚才把脱下的外套也算
了一件,可丝袜高跟鞋也算上了,但是现在也已经脱得只剩内衣,上身别想了,
再脱就裸着大奶子了,羞死了!就剩下旗袍和小内裤,要是脱旗袍的裙子,老婆
穿的可是T字小内裤,当然也可以手从旗袍的开叉伸进去,脱了小内裤,但是脱
得时候也不敢保证不走光。而且空着下身打球,高开叉的旗袍还是要走光,尤其
是弯腰击球的时候,说不定就露了。所以筱雨不由得犹豫,胖老闆可是老油条了,
察言观色的很,讥讽道:「算了,美女,说你不行吧,你不信,你还是不要脱了,
再打下去你输不起,一会光屁股了,让你老公知道了,还不休了你,算了吧!」
老婆实在是好强,好面子,一狠心一下把裙子脱了下来,扔一边。这实在是
打出意料啊,其实伸进面脱内裤,总比脱外面好,只要保护好了,也不一定会
走光。
也不知道筱雨发哪门子神经,竟然脱了旗袍的长裙。今天老婆本来,穿一套
情趣内衣是准备今天诱惑我的,所以内裤相当惹火,不但是T字的还是大红色蕾
丝镂空的,内裤很小。窄窄的内裤带子勒进两边丰满的臀瓣,淹没进两边臀瓣之
间,看不见,从后面看,我妻子筱雨就好像光着腚一样。而前面只有半个巴掌大
的小布片当着最重要的高耸的阴部,风骚的小毛毛都露了一半,风骚的很。而且
剩下的一半还是半透明镂空的设计,更诱人,不少小毛钻出来,好像出轨一般。
胖老闆流口水道:「美女,你很风骚吗,穿这么骚,是不是发骚啊!」
老婆闻言脸红道:「去,快点,赶快下一局,下一局非赢你不可!」
「呵呵,」胖老闆道:「别急,按败者的规矩,先拍完照再说!」
先给筱雨拍了个正面和性感的背影。然后胖老闆让筱雨坐在在球桌上,大开
双腿,要拍她两腿间的风景。
可不知道是药效发作,还是筱雨骨子风骚的本性被激发,她仅仅红着脸没
有拒绝。
而且拍了一张,她竟然让筱雨,两条美腿伸直,一字马的打开两条美腿。筱
雨学过柔体,所以很容易就做到了,胖老闆嘿嘿笑了,他知道我妻子的风骚已经
向潘多拉的盒子被他打开了。
先给筱雨拍了张全相,然后胖老闆单反数码相机的大炮筒子就贴近筱雨的屄,
近极距离的拍特写。一字马的姿势把胯部打的很开,平常分不开的地方也分开了,
让阴部更加鼓胀,小内裤根本包裹不住,从两边露出一点点淡黑色的边沿,和股
沟的顔色一起,和白皙的大腿根形成强烈的对比,惹人遐想,让人鸡动不已。
咔嚓,咔嚓,胖老闆每按一下快门,筱雨的屄就抽动一下,似乎是紧张,兴
奋!
拍了几张照片,胖老闆手一提筱雨兜档的小布布,本来就小的可怜的小布,
就陷进筱雨的肉屄,几乎露了半个屄,但是遮遮掩掩的,更加风骚。胖老闆让
筱雨两手纤细的手指勾着小内裤的细带,自己这样提着。昏了头的筱雨竟然照做
了,这样淫荡的姿势被胖老闆咔咔的拍照。
然后胖老闆更过分的,把筱雨的小内裤拨向一边,筱雨的屄就完全暴露了,
但是筱雨却没有阻止,闭着眼,默认了。
哎呀,老婆呀!你还没把内裤输掉呢再说胖老闆拍照拍了可不止十张了,
三四十张都用了,赶快阻止他呀!
筱雨今天穿的性感内裤还是系带式的,最后胖老闆还把一边的带着解开,拍
照!我爱妻筱雨的屄基本上是全露了。
看着闭着眼好似享受的筱雨,胖老闆嘿嘿一下,不着急,有的是时间慢慢玩
这个好玩的新婚骚货。
拿起身旁的一根台球桿,,对准筱雨的屄洞使劲一捅:「骚屄,贱屄,继续
比赛吧!」
「嗷!——————」被这么细长的东西捅进屄,直接插到了子宫,筱雨
惨叫着一下坐起来,握着台球桿. 被人称唿「骚货,贱屄!」作爲女生,我妻子
感觉脸子挂不住,挺没面子,纷纷的道:「你才,骚货,贱屄呢!」
胖老闆一抽台球桿,啪的又是狠狠一捅:「骚货,贱屄!」
「啊!——————我不是,你才是骚货,贱……」
胖老闆又狠狠一捅:「骚货!贱屄!」
「嗷!——————,我不是,你才……」
又一捅:「骚货!贱屄!」
「嗷!——————,我不……」
「骚货!贱屄!」「嗷!——————,我不……」
「骚货!贱屄!」「嗷!——————,我……」
「骚货!贱屄!」「嗷!——————,……」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