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妻续13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7-12-20 05:46 编辑
(1)小别盼重逢

? ? 白芸是在上课中间被校长叫出教室的,说是市党委办公室来电话,让她马上
去市委,有领导要找她谈话。在全校师生的众目睽睽之下走向前来接她的市委专
车时,白芸的虚荣心很是满足了一把。在打开的车门旁,她意外地看到了秦俊,
这位公子哥竟然亲自来接她。她现在已经成为秦书记的禁脔,在秦俊面前也隐隐
有了高高在上的感觉。
只见秦俊露齿一笑,说道:「你家田浩今天回来。」
白芸心头一颤,心里五味杂陈。田浩这次去下面的县里,原计划只去两天,
但正逢全省消防大检查,各县都要派工作组,田浩临时受命,接手主持了那边的
工作。他打回电话说,这次任务对他来说格外重要,是市委领导对他的一次考察,
直接关系到他将来的升迁。但白芸对此将信将疑,首先是时间上太过巧合,她这
边刚被秦书记霸佔了,丈夫那边就被工作缠住了手脚,哪有这么巧的事再说,
下面十几个县都派了工作组,难不成都是领导的考察这市委领导,不就是秦书
记吗但她也不是完全不信,她跟秦书记的事其实就是权色交易,作为回报,秦
书记肯定要找机会提拔田浩,或许就着落在这次任务上另一方面,白芸也知道
叶薇跟田浩在一起,虽然都是出于秦书记的安排,但夫妻双方同时出轨却是不争
的事实,这样一来,她这边自责的心思就没有多重了,反而对田浩存了几分怨气。
那县城离市里也不算远,中间两次双休日,如果田浩真想回来也就是几个小时的
车程,但他却没有回来,要么是贪恋叶薇的美色,要么是怕了秦书记,不敢回来
搅扰。这样十多天下来,夫妻之间各有各的生活,彼此间竟是生分了许多。如今
听到他回来的消息,白芸的心里说不出是啥滋味,分不清是期待多些还是愧疚多
些。
看到白芸心事重重的模样,秦俊开玩笑地说:「都说小别胜新婚,小白老师
不喜欢你家田浩回来吗」
白芸一顿,醒过神来,想要敷衍几句却不知说什么好。如果是那干干净净的,
小别重逢自然强胜新婚,也不会在意外人说什么。但她白芸却是每隔几天就会被
秦书记全方位「照顾」一次,并不具备企盼丈夫归来的前提条件,尤其是在秦俊
这个知情人的面前。明明真的有点想,但说出来却显得虚伪,但如果说不想,违
了自己的本心不说,没准还会被秦俊瞧低了。
秦俊本意就是开个玩笑,见她为难就立刻岔开了话题。但白芸却担起心事来,
一路默默无言,只为即将到来的夫妻重逢纠结不已。
轿车很快到达市府大楼门前,秦俊很绅士地先下车,为她打开车门。
市府大楼是去年才交工的新楼,市政府和市党委都在这幢楼里,但左右分开,
泾渭分明,连电梯都是各走各的。白芸跟在秦俊的身后,低着头快步走着,好像
这样就不会被人看到似的。市政府大楼那种巍峨、壮观给她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小民的卑微和渺小在这里被放大了,内心里原有的几分苦恼和不甘也被抛之脑后。
直到进了直达顶层的电梯,白芸才悄悄松了口气,对陌生环境的不适让她不
由自主地贴近秦俊,双方几乎能感受到对方的体温。
秦俊看着眼前这娇小怯懦的少妇,心中不禁涌起一丝同情。没有人比他更了
解自家老头子的古怪嗜好了,而眼前这个女子,似乎对即将发生的事情完全没有
准备。她也不想想,那田浩算得什么堂堂市委第一副书记怎么会为了他的小差
事而请她这个「家属」过来秦俊估计,当着她丈夫的面姦淫她,才是秦书记招
她来的真正目的。而且,今天是田浩出差回来的当日,老头子表现得这么急不可
待,显然是早就盼着这一天。
尽管只是稍稍设想了一下那个淫靡的场面,秦俊的胯下竟然热流涌动了,他
赶紧丢开绮念,把眼睛转向遥远的虚空。
秦书记的接待员不认识白芸,但他知道,像白芸这样美貌的少妇与领导之间
的事情,他知道得越少越好,所以,秦俊没向他介绍,他也就不问,只是客客气
气地将他们让进去。
看到白芸他们进来,秦书记笑容满面地起身迎接,拉着白芸的手嘘寒问暖,
恰如其分地表现着领导的关怀和体贴。白芸知道这只是他随口发挥的场面话,当
不得真,但还是很高兴得到这样的接待。
初次来到本地的权力中心,白芸四处张望,悄悄放纵着自己的好奇心。隐隐
约约地,她听到秦书记在身后向秦俊交待着什么,只言片语之间,只分辨出「别
走远,过会儿找你」这几个字。随后秦俊出去了,只留下她和秦书记两个人。
秦书记热情地领着她参观自己的办公室,带她领略他那腑瞰全市的广阔视野。
这是一套位于顶楼的豪华办公室,建筑面积在三百平以上,分主厅、侧厅、洗手
间和休息室。顶高足足有三米,向阳的一侧,全是大块大块的落地玻璃,採光极
佳。房内的摆设不多,除桌椅沙发之外,只有一些靠墙的书柜。四壁都是冰冷的
大理石贴就,雕饰简单,浑然一体,体现出简约大气的风格。白芸为眼前的一切
暗暗咋舌,这种质朴之中显现出来的奢华和凝重让她更加畏缩,不自觉地紧紧贴
在秦书记的身边,就像是受到惊吓的小鹿。
秦书记的办公桌呈扇形,又宽又大,摆在主厅中央靠北的位置上,对面是一
排简易的硬埝皮质沙发,配有一长条玻璃茶几。在四下游览完毕,他带着白芸回
到办公桌旁,从抽屉中拿出一个小药瓶,从中取出一粒药放进口中,和水吞了下
去。那是他托人从国外捎回来的大包装伟哥,货真价实,药效强劲。
看到秦书记吞服那蓝色的小药片,白芸哪里还有不明白的,惊诧道:「你这
是做什么!田…田浩他们不是就要回来了吗」
秦书记一把将她搂住,恬着脸说道:「你不知道,我早上一听说他要回来,
鸡巴就硬得不行,只是想你,你说怎么办」
白芸又羞又恼,啐道:「你这老流氓!想我做什么我老公就要回来了,这
会儿可不行……」
「噢」秦书记见缝插针,调笑道:「这会儿不行,哪会儿行啊」
「哪会儿也不行!」白芸脸上一红,没好声气地说道,「这光天化日的,你
怎么敢在这里乱来就不怕被人知道吗」
「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敢闯进来的,有什么可怕的」秦书记得意地向她
展示着自己的特权,又故意放低姿态,软语相求:「我这药都吃了,你说怎么办」
白芸心思急转,却怎么也不敢把吃过伟哥的秦书记丢在这里不管,不由得急
道:「这可怎么办怎么办……」
秦书记却不急,在她耳垂舔了舔,轻声道:「这好办啊,你好好配合我,让
我尽快射出来不就行了」
白芸挣了挣,盯着秦书记问道:「他们到底什么时间到啊」
秦书记看看表,说道:「差不多还有1小时。」
白芸估算了下,以秦书记的一贯表现来看,这点时间略显紧张,如果再加上
伟哥的作用,她可就一点把握也没有了,忍不住埋怨道:「你本来就能耐,还吃
什么药吃什么药!」
秦书记笑道:「小白老师,你也太不自信了。这女人要是真想让男人射,男
人是抵挡不了的,吃什么药也不顶用。」
白芸气道:「我可不会那些……」
秦书记在她香腮上轻轻一吻,鼓励道:「听我的,包教包会。」
白芸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哼道:「你堂堂书记,却教人这个!有一个词叫诲
盗诲淫……」话音未落,自己倒先脸红起来。
秦书记哈哈大笑,说道:「还是你有水准,一下就说到点子上。这女人的水
平,就在这个『淫』字上面,适时适度的『淫』是没有男人能抵挡的。」
白芸一心想着赶紧拿下这淫棍,就臊着脸听着,同时任他在胸前揉捏。却听
秦书记说道:「时间紧迫,你还是先把衣服脱了吧,至于怎么当好一个淫妇,我
慢慢说给你听。」
因为之前有传授「速射」技巧的话头,所以白芸分辨不清他这是单纯的调笑,
还是想要了解实情。犹豫了一下之后,她强忍着羞臊轻轻点了点头。
秦书记心情大畅,拉住她的手放到自己的鸡巴上,又问:「想我的大屌没有」
白芸终究还是受不了这羞窘,用另一只手的手背掩住半侧的脸,目光闪烁,
俏脸飞红。
「我才不要当什么淫妇……」白芸假嗔着,转头又问:「真的要脱吗脱了
再穿多耽误功夫啊。」
「这叫磨刀不误砍柴工。」秦书记一本正经地指点着,「你身材好,皮肤也
好,就是要露出来给男人摸给男人看的,若是包在衣服里,可就太浪费了,对咱
们要实现的目标毫无説明。」
虽然他说的不正经,但毕竟是对她的称赞,白芸撇了撇嘴,心里有点美滋滋
的。正犹豫着,却听秦书记催促:「你脱你的,我脱我的,抓紧时间!」
眼角一瞥,只见秦书记那边解开裤子的钮扣,双手向下一推,那支硕大的鸡
巴已经张牙舞爪地露出来!白芸心头一通乱跳,暗暗气馁,她已经被这东西搞怕
了,每一次都被它干得死去活来精疲力尽。也不知道他说的办法管不管用,但她
没有其它选择,只能相信他了。
半转过身,她也开始脱衣服,心里忐忑不停,眼前晃动着的却全是秦书记那
根巨物,不只是视觉重播,就连硬度和热度这些触感体验也同时回涌,纷纷抢佔
着她的感观。我这是怎么了她暗自嘀咕着,怎么老想着他那玩意儿!尽管不情
不愿,她还是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对秦书记完全臣服,从里到外再也生不出半
点抗拒。甚至,她已经对他产生迷恋,在持续几天没有男人、身体逐渐饥渴的时
候,她渴望的已经不是丈夫田浩,而是老流氓秦书记和他的大鸡巴。但秦书记毕
竟年纪大了,每3-4天做一次已经相当勉强,在田浩出差的这段时间,他总共
也才睡了白芸3次。而今天距离上一次,已经有6-7天,原因是赶上了白芸的
例假,不得不一再推迟。
当白芸脱去外衣,伸手到背后去解胸罩的时候,秦书记从侧后方贴过来,一
只手从身后揽住她的腰,另一只手恰到好处地接管了刚刚从胸罩里解放出来的美
乳。
「小馒头,」他在她耳边吹着气,轻声调笑:「这么多天没肏你,可想我了
吗」
白芸一向文雅,平日里最听不得这等粗话,若是田浩敢在她面前这么说,她
肯定会立刻翻脸。但同样的话从秦书记口中说出来,她的反应却完全不同,这字
眼同样刺耳,同样粗鄙难耐,却能勾起一连串令她难忘的记忆。一个肏字,已经
高度概括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包含了他给她带来的全部快感和满足。表面上,
她狠狠地回瞪他,抗议他对她说粗话,但在两腿之间,一股热流却随着这个字眼
「腾」地升涌起来,直接唤起了她的原始欲望。
「说说,到底想我了没有」秦书记却不依不饶,表情严肃地追问,「要说
实话。」
秦书记却说:「我一个糟老头子,有什么值得你想的只有这大屌能称你的
心,快说想还是不想」
白芸受逼不过,只得再点点头。但这次,她不再被动地等着他的刁难,等心
情稍稍平复,她克服了羞意,让自己回到与他有来有往的状态中,手上轻轻抚弄
着,口中追问:「时间不多了呢,到底怎样才能快点弄出来呀」
秦书记对她的温柔表现很是满意,主动撸屌的事她以前就没对他做过。他收
拢笑容,一本正经地解说:「男人射不射,关键还是要看女人勾得厉害不厉害。
你先反着想想看,如果此时是一个又黑又丑的老女人在这里,蓬头垢面,满脸官
司,声音粗哑,态度恶劣,那会是什么情况我还会有射的想法吗」
白芸设想着他说的情形,似有所悟,忽地又口不对心地说:「人家可也是又
黑又丑的老女人!」边说还边拿眼睛瞟着秦书记,那神态已极具撒娇的意味了。
秦书记老于此道,自然知道女人说反话时应该如何应对,顺口接道:「你可
不是又黑又丑的老女人,你是又白又嫩的小馒头!」说完,又凑到白芸的耳旁小
声补了一句,「还是越肏越美的那种!」
白芸啐道:「老流氓!」脸上再次红霞涌现,却掩不住唇角的笑意和眉目间
的春情。
秦书记贪婪地吸吮着她所流露出的风情,对他来说,这快感在强度上丝毫不
逊于射精的刹那,持续的时间却更长久。要知道,女人在她一生当中,只在特定
的阶段才会表现出这种欲迎还拒、既风情万种又羞涩难言的美妙姿态。对秦书记
来说,这可是比什么都宝贵的精神食粮,他平时花样百出地玩女人,为的就是挖
掘并佔有这种精神财富。而白芸这个小女人,给他的惊喜实在太多了,可谓回回
有收穫,令人百玩不厌。而且她的羞涩和纯真一直都没有消退的迹象,这实在太
难得了,每次都让他有作新郎的新鲜感,总能精神享受和肉体满足双丰收。
在打情骂俏的轻松氛围中,白芸一点都没有察觉到秦书记的异样,在她看来,
秦书记的神情里只有对她的欣赏和渴慕。体内萌发的春情让她越来越放松,以前
会令她难以启齿的问题此时却脱口而出:「少没正经啦,快说说究竟要人家怎么
样嘛。」
「这个其实最简单了,」秦书记把玩着她那温软挺拔的乳房,嘴里不紧不慢
地解释着,「男人要射精的时候,会先有射意,就跟撒尿前会有尿意一样。射意
会积累,达到一定程度男人就忍不住了。所以呢,女人要想让男人快射,就得加
速积累的过程。」
「要想达到这一目的,女人需要在多方面对男人施加影响。第一,她自己的
心理状态要调整好,要在心里对男人产生渴望,对精液产生渴望。第二,她要用
她的一举一动表现出这种渴望,要让男人知道,她已经发情发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迫切需要男人射精给她。」
白芸闻听,又感觉有点臊得慌了,偷眼看看秦书记,心里不确定他是不是又
在捉弄她。
秦书记笑道:「我说的是真的。第一点是统一思想,第二点是贯彻执行,二
者缺一不可。一手抓思想,一手抓落实,两手都要硬!」他的一手在白芸的乳房
上揉搓,一手在她翘臀上抚弄,两手都很硬。
今天是白芸的安全期,不用顾忌秦书记射精给她,而在内心深处,她其实一
直都很享受秦书记的射入。男人的射精,对女人来说都是纯粹的给予,在心理层
面上最容易让女人产生满足感。在数度高潮之后,炽热的阴道再次被大屌贯通,
浓浓的精液喷薄而出,激射在子宫颈口,那销魂滋味可不是丈夫田浩所能提供的。
未知何时,白芸倏然惊觉,自己竟然一直与他所说的第一点暗暗相合,抿着小嘴
矜持了一会儿,为难道:「就算你有道理吧,可人家不知道怎么做呢」
秦书记:「这心理上的事,就看你怎么去想。你要是总想着,这老东西真讨
厌,怎么不赶紧去死啊那你的心情就好不起来,外在的表现也不会对男人产生
吸引力。反过来,你要是总念着我的好,总想着这老宝贝儿真能干,就乐意让我
干你。那你的心意就会在一举一动流露出来,我看在眼里,干你的劲头儿也会更
足。」
「讨厌!我才不乐意让你干!……你怎么不赶紧去死啊!」白芸学得倒快,
厌恶的表情和怨恨的眼神都惟妙惟肖,只不过前面挺起的酥胸和后面翘起的屁股
却表达出不一样的内容。端着架子与秦书记对峙了一会儿,见他不为所动,马上
又换了一副委屈抱怨的表情,「我都不会那些道道,每次都被你折腾得要死,自
己从来作不得主。」
秦书记很是得意,顾盼自雄地撇起嘴来:「我老秦这功夫,可不是吹出来的。
多少贞洁烈女,只要到了我的胯下,最终还不是服服帖帖的」说到这里,他顿
了一顿,让口气严肃起来,「不过话说回来,你白芸还是比较厉害的,在这些女
人当中,就属你拿住我的时候最多。」
「拿住」白芸被他称赞,心里也有些小得意,一边扬着脸掩饰着,一边不
失时机地提问。
「拿住逮住都行,就是男人到了最后关头,只差一点点就要射出来,这时候,
他极其脆弱,就像小偷被主人拿住了一样,一点都不敢乱动,稍有不慎就会被宰
掉。」
「原来是这样啊。」白芸恍然,但又疑惑地问道,「……可是我哪有拿住你
一直都是你拿住我……还宰我……」
秦书记赞许地点点头,说道:「这就是你比她们都厉害的地方,随随便便装
一下可怜,都能装得这么勾魂儿!」
说完,他从背后把手伸进白芸身上仅有的内裤之中,手指一直下探,直抵秘
处。触手一片湿滑,想不到这小娘们竟然已经湿透了,他这儿可还没怎么施展呢。
敏感的区域遭到突袭,白芸嘤咛一声,娇躯微微颤抖,同时呈现出不堪挑逗
的娇弱和亟待男人爱抚的迫切。
「讨厌啊!你这还没说完呢,就摸人家那里!」
「以你的条件不用刻意去学什么,你只需知道,我也有被你拿住的时候,就
行了。」秦书记的手指毫不客气地伸进白芸濡湿的秘穴,毫不客气地在里面搅动
起来,「到那时,你用这两片肉刀子狠狠一切,就把我收拾了。」
白芸习得秘技,暗自雀跃,屁股不由自主地翘起来,迎接着秦书记的指奸。
秦书记却故意打起官腔:「小白老师,理论不能高高在上,必须要经过实践
的检验。你看,咱们是不是操练起来理论联繫实际,边干边学,共同进步,你
说好不好」
白芸正被他抠挖得浑身不自在,忽闻他把流氓话一本正经地说出来,一时忍
俊不住,哧地笑出声来。
这一笑勾魂夺魄,满室生春,一下就把秦书记看得呆了,胯下之物情不自禁
地徒然一硬,扑愣愣地竟有挣脱白芸掌握的意思。
白芸只道他要开始了,握着的手一松,翘臀微转,迎向秦书记的方向。
秦书记本来还想多戏弄她一会儿,见她举臀迎来倒是有些意外。把眼看去,
只见她圆润的屁股在紧窄的内裤中半掩半露,臀缝被他的手撑开,浅褐色的肛门
一紧一紧的,涂满他手指上下运动时带出来的淫水。好一幅美女翘臀待肏的画面!
白芸等了片刻,却不见他有所动作,微微迟疑了下,双手向下一褪,把仅有
的内裤也脱掉了,然后又翘臀以待。
秦书记暗暗摇头,这不是他的节奏,但白芸急于了事,主动些也在情理之中。
当即收起玩耍心思,挺着鸡巴凑到跟前,先将龟头在她红艳艳的肉缝中沾水上浆,
随后拧腰送胯,只一顶,龟头前端便已准确嵌入。
白芸顿时屏住唿吸,准备承受大屌的入侵,但直到一口气憋完,秦书记还是
没有进一步的动作。正疑惑着,只听秦书记叫她:「小白老师」
「嗯」她顺口答应着。
「我要肏你了。」秦书记又使出欲擒故纵的把戏。
白芸对他的这一招已经见识过多次,但每次都同样应付不来。以人妻的身份
与丈夫以外的人发生性关系,对她来说始终是不光彩的和不道德的,为免受自责
的痛苦她只能用各种藉口和理由为自己编织一个保护层,然后像鸵鸟一样躲在里
面。但在双方性器即将锲合的瞬间,秦书记重新提起她的身份并加以强调,就像
是把那层保护膜一下子撕开,让那些脆弱的、敏感的东西重新暴露在空气当中。
「……嗯。」像往常一样,片刻的挣扎之后,她还是选择了顺从。
「真的要肏了。」
「……肏吧。」她最后投降的声音低得像蚊子叫,但一直都是秦书记最爱听
的声音,白芸能清晰地感觉出,每当这时,秦书记的鸡巴都会瞬间变得更粗更硬。
秦书记的首次插入缓慢而坚决,硕大的龟头撑开饥渴紧致的肉壁,一路向前
直达最深处。仅仅一次贯穿,就极大地缓解了她对男人的渴求。在那短短的时间
内,空虚得到填补,焦虑获得释放,她的整个身体都散发出快乐的气息,似乎全
身的毛孔都张开了。但这只是开始,紧接着,那大屌一进一出,一进一出,很快
就让她升入云端。除了下体的阵阵快感,她的其它感观相继隐退。这时,她蜕变
成纯粹的女人,不再是田浩的妻子,也不再是义正辞严的女教师,只是一个女人,
一个被男人征服的女人。
秦书记无比惬意地干着眼前这个娇滴滴的少妇,动作舒展而有力。他机械地
运动着,心境渐渐从攻城拔寨的兴奋中回复平静。这女人真是极品,年轻貌美,
体态妖娆,一身白肉要多嫩有多嫩,胯下还是极其罕见的粉嫩白虎。每次干她,
秦书记都感觉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似乎那远去的青春又回到身体当中。但是,
这还不够,远远不够,就像现在这样,他不停地抽送着,快感却明显不足。反复
的摩擦使得龟头都有点麻木了,但他跟白芸提到的射感却似乎越来越遥远。他需
要新的刺激,需要更高一级的精神满足。正如秦俊所估计的那样,他是准备让田
浩在踏入这间办公室的第一时间,第一眼就看到妻子被他狠肏.他将从田浩的屈
辱感中无限汲取征服的快感,那可是比肏女人更能令他满足的至高享受。事实上,
他的计画还不止如此,他还打算当着田浩的面让秦俊把叶薇给办了。老婆和情人
同时被干,田浩脸上的表情一定会精彩之极。至于叶薇,他只想借此机会提醒她,
他秦高强仍然是她的主人。
此时的白芸已沈浸在如潮的快感当中,丝毫没想到秦书记正在打着这样的主
意。在丈夫就要回来的当口,还在跟外人乱搞,这种对她来说既荒唐又下流的事
就这么发生了,而且还没让她感觉到有多不自然。在她看来,她和秦书记的关系
是得到丈夫认可的,所以秦书记对她拥有完整的权利,让秦书记硬起来的鸡巴软
下去就是她的责任。正是基于这样的想法,她才能心安理得地站在办公桌前,任
由秦书记亲她玩她摸她肏她,才能心安理得地享受身后这个男人给她带来的无穷
欢乐。她认为,只要在丈夫回来之前让秦书记痛痛快快地射出来,那就是皆大欢
喜的局面,丈夫不知情所以不会难受,秦书记淫欲得逞自然心满意足,自己这边
也会再次饱尝禁果的美味。
突然,一阵悦耳的电话铃声响起,如晴天霹雳般将白芸从云端拉回地面。那
是田浩在打她的手机,那首《爱你到永远》的铃声是田浩自己选定的,只供他一
人专用,所以白芸一下就听出来了。这可真让人尴尬,这边老流氓正干她干得起
劲儿,那边丈夫却打电话过来,这叫什么事!
「哎,你先停停,这是浩子的电话。」
「没事,你接你的电话,我不打扰你。」
「讨厌啊!你这样我怎么接电话」
「嘿嘿,我就想看你一边被肏一边给老公打电话。」
「讨厌啊!你真是老流氓……」
这个时间,正是白芸学校里的课间休息时间,错过这一段,她的手机就会自
动转入静默状态,田浩知道这个情况,所以才会在这个时间打给她。该接的电话
不接,说不定就会惹得田浩胡思乱想,毕竟夫妻之间正处于相对敏感的时期。可
是,如果接的话,眼下的情景也太让人难为情了。
「放心吧,我会轻着点的。」秦书记的保证适时而又充满诱惑力,为配合他
的说法,他的抽送速度跟着慢下来,仿佛在向白芸展示他会轻柔到什么程度。
这的确让白芸安心了许多,尽管插在她阴道里的大屌明显更粗更硬了,但抽
送的动作却已经放缓到能让她心平气和的程度。这老东西,关键时刻还是蛮体贴
的。白芸这么想着,手里拿过手机,按下了接听的按钮。
电话里传来田浩欢快的声音:「老婆!我回来了!」
「真的吗这太好了!」白芸也发出惊喜的声音,毫不理会秦书记那双重新
回到她胸前的魔手。
「我一会儿先到秦书记那里汇报工作,中午回家和你一起吃饭!」田浩的声
音充满了喜悦,白芸能从中听出他对她的感情,那是真挚的感情,还未褪色的感
情。意识到这一点,她心里感到一阵温暖,这是她的老公,还爱着她的老公。田
浩还在那边说着什么,但她已经充耳不闻,对她来说,确定丈夫还爱着她就足够
了,其馀的已不重要。
内心的感动驱散了笼罩心头的阴霾,也驱散了盘踞心底的肉欲。只在片刻之
间,身体的兴奋就消退了,秦书记的大屌虽然还在那里抽动,甚至力度还有所加
强,但都无济于事,她几乎感觉不到快感了。
出现这种变化完全出乎秦书记的预料,同时也是他无法理解的。在他的预想
之中,少妇会被他搞得高潮叠起,会强忍着快感与丈夫通话,会努力保持自己的
音调,也会产生强烈的身体反应。但事态的发展让他彻底失望了,那丈夫的寥寥
数语就让少妇感动不已以至情欲消退,这让他感到既无趣又懊恼。难不成这段时
间以来对少妇的征服都是无用功吗都抵不上她丈夫对她的一声唿唤
以秦书记的年龄,肏女人的乐趣已不在于肉体的交合,而在于欣赏女人的各
种生理反应和心态变化。白芸的阴道和先前一样紧,一样滑,但肏起来的感觉却
完全不同了。失去了热烈的身体反应和矛盾交织的心理活动,美女与一堆死肉没
什么区别。秦书记默默地运动着,心头却泛起阵阵烦躁。
蓦地,白芸身子一颤,阴道口剧烈收缩,如拳头般紧紧地握住了肉棒,口中
一声惊唿:「什么!你们已经到楼下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