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的逆袭0105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7-4-2 06:57 编辑
顾老是一个国家干部,妻子几年前因病去世,目前膝下只有一女:顾瑜。而
顾瑜今年29岁,在外市的一个镇担任副镇长一职。而顾老的身体也并不是很好
,早卧病在床,家里则是由一个远房亲戚,原来在乡下的顾湘兰照顾。而顾老有
一次醉酒后对顾湘兰动手动脚,狡诈的顾湘兰立即掌握了这个把柄,藉以威胁顾
老。而顾老则为了顾全面子,对顾湘兰多有顾忌。等到顾老病势加剧,已卧病在
床,口不能言之时,顾湘兰就一手掌握了顾老的生死,不仅未及时把病情告诉远
在外地的顾瑜,而且还借此挑拨父女之间的感情,加上顾老身边只有顾湘兰一人
,顾老最终只能遗憾死去,而在胁迫之下,遗产居然全部留给了顾湘兰。(关于
遗产的问题,虽然有点小漏洞,但当时的剧情确实是这样,其中的机缘巧合,由
于篇幅有限,这里就不一一说明了,大家且放过)
待顾瑜得知父亲病情加重,请假赶往家中之时,顾老已经去世。顾瑜下了飞
机,直赶往机场,发现病床已经人去楼空,而父亲的遗体也已经被保姆火化,强
忍着悲痛的顾瑜,立即赶回家中,准备与保姆对质。而早有谋划的顾湘兰,则已
经准备好一切,等待着这个心神俱疲的大小姐了。
在顾家村,顾老可是最有名头的一家了。顾老不仅成为了国家干部,而独女
顾瑜现在也是副镇长,顾老家可以说是人人羡慕。而住为顾老家主宅不远处的顾
湘兰则家境贫寒,早早辍学,在家务农。直到顾老退休,需要人照顾,才拉扯乡
下的顾湘兰一把,让她到城里照顾顾老。而在顾老家,顾瑜可是从来不正眼看待
顾湘兰一把,把顾湘兰就当一个最普通的保姆到处使唤,在强烈的嫉妒心之下,
顾湘兰则开始准备着报复之路。
从医院赶回家中的顾瑜,现在是胸中一团怒火。顾瑜拖着一个黑色的行李箱
,上身是暗红色花纹的羊毛衫,下身是牛仔裤陪一双棕黄色高跟靴子,披肩的秀
髮,黑色的大衣,挎着一个黑色包包,一看就是一个长居高位的时尚女郎。但顾
瑜此时的行踪已经被顾湘兰掌握了。熟知顾瑜个性的小保姆,早买通了医院的护
士,当顾瑜第一时间赶往医院的时候,顾湘兰已经知道了顾瑜的消息,开始精心
准备起来。
一串钥匙声响,顾瑜打开了家门,拖着箱子走进家中。早已经准备好了的顾
湘兰忙从厨房里走了出来,迎了上去。「小瑜回来了。」顾瑜却根本没有搭理顾
湘兰的招唿,怒目直视着顾湘兰「你怎么把我爸的遗体火化了!是谁给你的权利
!」顾湘兰则唯唯诺诺的接过顾瑜手中的箱子,将顾瑜迎到了沙发上坐着「这事
是顾老安排的,他跟单位的领导都说好了,在他去世后,也不搞什么追悼会了,
直接就送去火葬场的。」听到顾湘兰的话,顾瑜的气稍微消了些。但心头还有些
沈闷的顾瑜此时急需找件事出出火。顾瑜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拿起顾湘兰递过来
的杯子,就大口喝起水来。
一杯水下肚,顾瑜正想缓口气。但是从下飞机到去医院,再回到家里,顾瑜
已经整整半天没有上过卫生间了。这一杯水下肚,顾瑜就感到膀胱一阵挤胀,顾
瑜下意识的就将手放到了大腿上。顾瑜坐了会儿,感觉便意越来越浓,顾瑜忍不
住要打断顾湘兰的喋喋不休,便站起身来,往卫生间走去。
顾瑜走到卫生间门口,正要打开卫生间门进去,里面居然传来一阵沖水声,
居然有人!卫生间门从里面被打了开来,走出一个年近40岁的男子!
「这是谁你怎么在我家!」顾瑜看到一个陌生人居然在自己家的卫生间里
,而且是在父亲过世后,顾瑜马上气沖头上,已经顾不得上卫生间了。「顾湘兰
!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能把其他人带回家里!」顾瑜扭过头,对走近前来的顾
湘兰怒斥道。
「你谁啊!在我家大吼大叫的!」男子也毫不客气,直接不屑的指责起顾瑜
来。
听到男子的话,顾瑜感觉胸都要气炸了,高耸的胸部一起一伏的,让男子都
不自觉的将目光移到顾瑜的胸上来。男子这话,彻底点燃了顾瑜胸中的怒火,顾
瑜也顾不得什么仪态了,举起手来,就指着顾湘兰跟男子「顾湘兰,你马上给我
出去,带着这个男的磙出我家去,至于我爸的事,到时候我会找你的!」
听到顾瑜的话,顾湘兰倒反而镇定下来了。顾湘兰一掌拍下顾瑜直指的手,
反而抱胸看着顾瑜。「小瑜啊,这你就搞错了,这现在可是我家,不是你家了!」
什么听到顾湘兰这么说,顾瑜觉得顾湘兰是不是疯了!不过马上,顾湘兰
便掉头回到了房间,紧接着,拿出一个文件袋来,递了张纸给顾瑜。
遗嘱!顾老居然将所有财产都留给了顾湘兰!
这怎么可能!顾瑜看着手中的文件,眼睛都红了!父亲的遗产,怎么会留给
这个小保姆!顾瑜马上就觉得自己手中的遗嘱是伪造的,气得浑身发抖起来,就
想直接撕了这份遗嘱。顾湘兰倒一点也不担心顾瑜撕了手中的遗嘱。
顾湘兰冷笑的看着顾瑜「顾老的遗嘱,可是通过公证了的,不过你手中的那
份可是你父亲的笔迹,你有本事就撕吧。」
「你!」顾瑜看着顾湘兰的嘴脸,气得话都说不出来。
此时男子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走到客厅,居然直接拉起顾瑜的行李箱,打开
家门,将行李箱拖出门外「顾小姐,请你出去,不然我就要叫保安了!」
看到男子的动作,顾瑜真是气得不知如何是好,只得恨恨的走出家门。
走出家门,顾瑜越想越气,顾瑜努力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其中肯定有什么不
对的地方。顾瑜打算先回自己在市中心的另一套房子。刚走到电梯口,发现电梯
居然停在顶楼。而此时,顾瑜感觉腹中一顿翻磙,自己居然拉肚子了!而刚才憋
回去的尿意再次翻涌上来,与便意前后夹击,顾瑜差点就要大小便失禁。
顾瑜一手摀住肚子,一手扶着墙。但是电梯一点动静也没有,还是停在顶层
,此时顾瑜已经等不及电梯了。顾不得这是六楼,只想早点到小区的公厕里排便。
顾瑜一只手紧紧摀住肚子,另一只手拖着行李箱,小心翼翼的往楼下走去。
但是因为是楼梯,顾瑜一用力提起行李箱,感觉自己的下身就要憋不住,尿
液跟粪便就在口子,一不小心就要喷洒而出。顾瑜连忙放下行李箱,一只手抓住
楼梯栏杆,蹲下身子。
而此时,顾湘兰跟她老公王兵早已经准备好摄像机进行下一步了。
原来,顾湘兰倒给顾瑜的那杯水里,加了强力泻药,顾瑜本身就有尿意,加
上强力泻药的药效,才会发作的那么快,让这个大美女完全无抵抗之力。
顾瑜好不容易走到楼梯拐角,结果因为楼梯的最后一步,一个踉跄。靴子的
鞋跟本身就高,顾瑜重心一歪,整个人坐到了地上。本来就已经紧绷着的臀部与
地面一个接触,顾瑜感觉自己的下身已经憋不住了,肛约肌跟膀胱同时到了崩溃
的边缘。
此时顾瑜已经不知道如何是好,便意跟尿意的前后夹击,让顾瑜已经忍受不
住,立马就要失禁。此时顾瑜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撩开大衣,就想解开腰间的
皮带。但越急,就越容易出错,顾瑜的手已经在发抖。在刚解开皮带的一瞬间,
小腹一松,已经有尿液跟粪便流淌出来了。顾瑜之感觉到屁股一凉,一阵恶臭味
已经散发出来。此时顾瑜半蹲在地上,手包跟行李箱丢在一边,双手则使劲的想
脱下裤子。
「呦,这谁呀!」突然,头顶传来一个女声。
顾湘兰!
不!顾瑜一抬头,看到小保姆那张丑恶的嘴脸,而且她的手中,居然正在拍
摄着自己!顾瑜只感觉一阵天昏地暗,紧接着,大小便彻底失禁,汹涌的尿液激
射而出,迅速打湿自己的内裤,紧接着浸湿自己的牛仔裤。自己的胯间,一片湿
漉漉的。而自己的身后,才更为狼狈。粪水?里啪啦的流出,夹杂着放屁声,而
此时,脱下一半的裤子挂在大腿上,但黄色的粪便透过白色的内裤,从自己的臀
部两旁流出,顺着大腿,一部分流下小腿处,而另一部分则直挺挺的滴到地上,
溅得自己的靴子、大衣、裤子,到处都是。
「呦,这不是顾大小姐嘛,怎么随地大小便呢」顾湘兰此时,则故意奚落
着顾瑜,一手捂着鼻子,从门口往顾瑜走来。顾瑜此时已经完全吓傻了,还保持
着半蹲的姿势,一动不动的看着顾湘兰手中的数码摄像机。
而顾湘兰也毫不在意,捡起顾湘兰的提包,居然翻出了顾湘兰的工作证,挂
到了顾瑜的胸前。紧接着,扒下了顾瑜的内裤,让顾瑜跪在了自己的尿液跟粪便
上,而摄像头则对准顾瑜来了个特写。
「哈哈,副镇长,顾瑜!」这个放到网上去,顾大小姐你可得火上一把!
「不……不……」此时顾瑜已经被完全打垮了心理。顾大美女再也没了刚才
那高贵美丽的形象。披散着头髮,脸上的妆容已经被泪水打花,胸前挂着工作牌
,上身的羊毛衫还算齐整,但是黑色的大衣下摆已经被尿液跟粪便打湿。而大美
女的下身则更为不堪。牛仔裤被扒到了大腿处,而白色的丝质内裤也挂在腿根,
内裤也沾满粪便跟尿液,黄煳煳的一片。而下身还有尿液缓缓流出。大美女双膝
着地,跪在自己的尿液跟粪便上。高跟靴子上也全是粪便。
「咦,真臭,老公,快叫保安来!」此时,顾湘兰的一句话一下子把呆滞中
的顾瑜惊醒。
「不!不要!求求你!」一想到自己此时的模样,要被其他人看到,顾瑜真
是恨不得立马就能死去。
「我没听错吧!顾大小姐居然在求我」听到顾瑜的话,顾湘兰忍不住笑出
声来,她知道。这个骄傲的大小姐,已经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了!
「求求你,不要叫保安。」顾瑜已经毫无力气了,也顾不得自己的哀求对象
,只是个自己根本瞧不上眼的小保姆。顾瑜伏在地上,不得不哀求起来。
顾湘兰此时则强压住内心的兴奋。这个以往对自己颐指气使的大小姐,现在
对自己哀求,而且这一切都在自己掌控之中,自己可以肆意的报复这个白富美。
顾湘兰简直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有多爽了。
「咦,真臭。多大的人,还一点都不讲卫生,跟条小母狗似的。」听到顾湘
兰对自己的恶意辱骂,顾瑜此时根本不敢有一丝反驳。而顾湘兰则没有因为顾瑜
的沈默,有一点打算放过她的念头。「算了,就当我行行好得了。来吧,让你这
小母狗来我家清洗下身子吧。省得出去丢人现眼!」
听到顾湘兰的话,顾瑜忙想用大衣遮掩自己的身体,就想站起身来上楼。看
到顾瑜的动作,顾湘兰倒恶狠狠的瞪着顾瑜,「小母狗,谁让你起来了,用爬的
!」看着顾湘兰恶狠狠的眼神,顾瑜居然不敢有任何反抗的念头。居然真的跪伏
着身体,顺着楼梯爬了起来。而台阶上,也流下一道湿漉漉的痕迹。
短短的十几节台阶,顾瑜感觉犹如登上一座高山那么艰难。等爬到门口,顾
瑜已经整个人趴在地上,一口气也不敢出。
「哼!」顾湘兰打开房门,「脱光了再进来,别弄髒了我家!」听到这话。
顾瑜这个国家干部,高学历的大美女,居然就真的在家门口将衣服裤子靴子
脱光,光着身子爬进了家里!看到顾瑜那么顺从,顾湘兰也傻眼了。没想到原来
那么冷艳高贵的大小姐,居然那么容易就顺从了自己。顾湘兰也没有用其他手段
折磨顾瑜,眼睁睁的看着顾瑜爬进了浴室。
顾瑜进了浴室,便软倒在地,任流水沖洗着身体。而外面客厅中的顾湘兰和
王兵,也傻眼似的坐在沙发上。顾湘兰与王兵原本只是打算戏弄下顾瑜,让顾瑜
不敢再趾高气扬的指使自己,而自己能顺利的接收顾老的遗产。没想到,一个小
小的戏弄,居然将这个美女大小姐彻底打垮。顾湘兰与王兵脑子里还一条乱,突
如其来的大礼,让这二人还来不及消化,直到顾瑜清洗完身体,走出家门,二人
还没反应过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