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团锦簇】(05上)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五章变招 上

「我得马上走。」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张文海认为贺婉欣处境不妙。

「怎么了,需要我帮忙吗?」

「没事,你好好休息。」

「我可以去学校找你吗?」

「当然可以。」张文海飞快地穿好衣服,轻吻了一下余蓉。

下楼之后,张文海叫来一辆车飞快地赶往广益集团,没想到半路会遇上堵车。
是人为设计的吗?张文海来不及多想,拉开车门跑完了剩下的两公里路程。

「我来晚了吗?」张文海并未看见贺婉欣的身影,他开始观察现场,以判断
到底发生过什么。

「嘿!」有人在后面拍了他一下。

几乎出于本能,张文海一把抓住肩膀上的手,同时转过身提起膝盖朝人影撞
了过去,等他看清贺婉欣的脸,这才停下了动作。

「你干什么!」贺婉欣用力揉着手腕,「抓得我疼死了。」

「不要在我身后拍我。」张文海完全没有好脸色,「这种玩笑很危险。」

「谁知道你反应那么大嘛!」贺婉欣的手依然疼得抬不起来,「我还好心好
意给你买来饮料,全洒了。」

「对不起。」张文海从地下捡起纸杯,「还剩下一半,可以喝。」

「算了。」贺婉欣拿过纸杯,扔进了旁边的垃圾箱,「是我不好,下次不会
了。」

「手还疼吗?」张文海拉起贺婉欣的手看了看,「肿这么大可能骨裂了,我
带你去医院。」

「怎么去啊。」贺婉欣疼得几乎要哭出来了。

「开你的车,我拿到国内的驾照了。」张文海说道,「大使馆出面效率就是
高。」

「你还认识驻华大使?」

「机缘巧合。」张文海轻描淡写道。

扶着贺婉欣坐上车,张文海才开口问道:「你找我什么事?」

「我发现附近堵车了,就想看看你有多在乎我。」贺婉欣说道,「没想到你
竟然跑了那么长一段路。」

「也就是说你什么事都没有。」

听出张文海有些生气,贺婉欣没敢说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说起来也巧了,你怎么总是在我肏屄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呢?」张文海说道,
「还好这次已经完事了,要像上次一样被你活活打断,你说我得多郁闷。」

「你混蛋!」贺婉欣简直气不打一处来,「你下车,我自己去医院!」

「坐好!」张文海呵斥道,「我还没弄清这次堵车是不是人为设计的。」

「人为设计?」

「你能不能对自己的安全上点心?」张文海说道,「你知道硕渠市现在有多
少人想对付你吗?」

贺婉欣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懂张文海了,他应该真的对自己有意思,可又毫
不隐瞒他和别的女人之间的关系,这算哪门子的追求技巧?他难道以为自己能容
忍别的女人存在?

贺婉欣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淡淡说道:「去医院吧。」

从地下停车场出来,张文海看清了堵车的原因,原来有三辆车连环追尾,交
警正在处理现场,好在另一个方向是畅通的,不影响他们去医院。

「能不能告诉我,和你发生关系的女人是谁?」贺婉欣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
要问这个问题。

「女校的学生,叫余蓉,上次那个叫李琼雪。」

「还有两个?」贺婉欣感觉自己的观念被颠覆了,「你不是说要追求我吗?」

「是,但两者之间没有关系。」

「你觉得我可以忍受你有别的女人?」贺婉欣问道,「如果我答应做你女朋
友,你能和她们断绝来往吗?」

「不能。」

「那按你的逻辑,我也可以去找别的男人喽?」

「当然可以,只要做好安全措施就行。」

「操,你他妈就是个人渣。」这是贺婉欣第一次说脏话,她不知道自己到底
怎么了。

「法律只规定了夫妻双方彼此忠诚,又没说男女朋友也一样。」张文海反问
道,「我不太懂中国的法律,难道有哪里不对吗?」

「那你准备和谁结婚呢?」

「一起啊。」张文海理所当然地说道,「我可以只和你领证,这样就不算重
婚罪了。」

「你脑子有病吧。」贺婉欣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张文海,「你还想建个后宫
不成?」

「我是这么打算的,而且她们都同意了。」

「那两个女生都同意了?」贺婉欣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清醒的。

「不是两个,是四个。」张文海说道,「如果你也同意的话,就是五个。」

「鬼才同意!」贺婉欣再次发怒了,「你放弃追求我的想法吧!」

虽然说得决绝,但贺婉欣毕竟还是有一丝好奇的,广益女校的学生看起来和
别的女人也没什么不同,怎么就会同意张文海这种变态的要求呢?如果只有一个,
贺婉欣勉强还能理解,可一下四个,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出原因,要知道张文海来
硕渠才五天时间,这速度实在快得不可思议。

直到医院,贺婉欣也没再和张文海说过一句话,她大脑已经变成了一堆浆糊,
作为一名十九岁就从沃顿商学院毕业的天才,贺婉欣感觉自己以前所学的东西一
点用都没有,她无法理解身旁这个男人,甚至产生了「要不要试着和他交往一段
时间」这种诡异的想法。

「到了,你自己能上去吗?」张文海的话将贺婉欣拉回现实。

「不用你管!」贺婉欣其实已经不生气了,但该有的姿态还是要有。

「那好吧,你自己上去,我去脑外科看一下,等会儿来找你。」

张文海的想法很简单,如果贺平在广益集团突发脑溢血,一定会被送到这家
医院抢救,但他不准备直接找大夫询问,毕竟没有一个好的理由,谁也不可能将
病人的情况告诉一个无关的外人。

张文海另有办法,他在新闻上看到过,这家医院的脑外科属于王牌科室,平
日里挂号非常困难,因此也就催生了职业号贩子,这些人常年待在医院,又没什
么道德底线,给点钱应该就能套出不少消息。

很快,张文海找到了号贩子,他没有贺平的照片,而且美女往往更容易给人
留下印象,所以他拿着贺婉欣的照片向号贩子打听情况,并用三百块钱换来了一
条重要的情报:若干年前贺婉欣曾经出现在这里,可惜对方记不清到底是哪一年
了。

这对张文海来说已经很好了,贺婉欣曾经来过这里,说明贺平当年的确是在
公司里发病,那么他杀的可能性就大大增加了,只要晚上再看到谭丽丽提供的案
卷,他应该能把当时的情况还原个七七八八。

打听完情况,张文海去找贺婉欣,刚好看见她手上缠着绷带在和医生告别。

「没事,就是软组织挫伤,没伤到骨头。」医生本来整跟贺婉欣说话,看见
张文海突然劈头盖脸数落起他来,「你说你这个人,人姑娘能看上你那是你的福
气,手都伤成这样了也不陪着一块儿上来,哪有你这样的男朋友。」

张文海看见贺婉欣一副恶作剧得逞的样子,就知道她和医生说了些什么,既
然她还有心情恶作剧,说明自己的追求大计不仅没有泡汤,反而机会更大了。

「对不起医生,刚才我接了个电话。」张文海伸手搂住贺婉欣说道,「走吧,
亲爱的,不生气了。」

贺婉欣没料到他会来这一手,刚才在医生面前几乎声泪俱下的控诉,这下反
而在阻止她拒绝张文海。

「抱够了吧。」二人走到车旁,贺婉欣冷冰冰地摆脱了张文海,「送我回去。」

开车回到公司,张文海说道:「你右手这个样子,吃饭不方便吧。」

「不用你管,回去找你的女学生去。」

「那行,我走了。」

张文海转身就走,贺婉欣将「站住」两个字硬生生憋了回去,然而等到男人
的背影彻底消失,她又开始责怪自己为什么这么嘴硬,丝毫不肯放下一点面子。
虽然很不情愿,但贺婉欣不得不承认,她对张文海并非毫无感觉,即使远没达到
产生好感的地步,她也想多和张文海待一会儿,而不是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办公
室里。

其实张文海也想陪着贺婉欣,毕竟这是第一个让他心动的女人,但他还有更
重要的事,孤芳会一日不除,他就一日别想得到安宁。回到保安室,张文海惊讶
地发现黄婷婷、高岚和李琼雪三人居然都在那里,毫无疑问,她们一定被发现了。

张文海问道:「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

高岚说道:「十分钟前吧。」

「被发现了吗?」

「是,我们今天上午被分开问话了。」高岚说道,「和主人预想的一样,负
责人问了我们当晚的细节。」

「好在我们有准备,没当场露出马脚。」李琼雪说道,「我们想起主人的话,
就立刻回来了。婷婷姐一开始不愿意,我们只能强行把她带回来。」

「怎么回事?」

「对不起主人,是我太不小心了。」黄婷婷说道,「我偷听的时候被人发现,
差点没跑掉。」

「不是问这个,我是问你为什么不想回来?」

「反正他们什么也问不出来,我觉得没有危险。」黄婷婷说道,「我不想打
乱主人的计划。」

「危不危险轮得到你来判断吗?」张文海提高了声调,「你敢不听我的话,
就得受罚。」

「是主人,我以后再也不敢了。」黄婷婷心里美滋滋的,张文海在乎她,这
是莫大的好消息。

张文海搂住高岚和李琼雪,对黄婷婷说道:「就罚你在旁边看着好了。」

「不要……」黄婷婷话刚说出口,被张文海一瞪立刻低下了头,不敢再说话。

搂着两个女人坐到床边,张文海突然问道:「你们知道广益三女神吗?」

「知道啊,腿美胸大气质佳。」高岚抢着说道,「主人想要她们吗?」

「夏音和田小艳不好说,但楚冰很容易弄到手。」李琼雪说道,「她在学校
里看着正经,其实是个援交妹。」

「你怎么知道。」

「我亲眼看见的,就在学校旁边的宾馆里。」李琼雪说道,「她和一个男人
在房间里,脱了上衣让对方摸胸呢。」

「那好啊,咱们把她叫过来,也让主人摸一摸。」黄婷婷说道,「她那对奶
子得有G罩杯吧。」

「我们以同学的身份去,她肯定不会答应,弄不好还得翻脸。」高岚说道,
「我觉得咱们得找到她援交的,这样才能把她叫出来。」

「该怎么找呢?」

「我知道一个网站,上面说不定会有。」高岚说道,「这样吧主人,我要是
找到了她的
,就立刻告诉你。」

「你这么积极,是想讨好我吧。」张文海刮了一下高岚的鼻子,「既然这样,
我就先从你开始吧。」

「主人你看。」高岚冲着张文海分开双腿,「连裤丝袜,没穿内裤,和你吩
咐的一样吧。」

「不错。」张文海看见高岚的丝袜上已经有了些许水渍,也不多说话,直接
就翻身将她压在床上。

保安室内的春光持续了将近四个小时,到后来黄婷婷也加入到战斗之中,可
惜获胜方还是张文海,这也是他回国后最尽兴的一次,三个女人嘴角都挂着白色
液体,齐刷刷昏倒在床上。张文海则一边用丝袜美腿过着手瘾,一边开始调查跟
踪自己和贺婉欣的那个眼镜男,他需要改变计划,即使黄婷婷她们没有当场暴露,
集体出逃的行为也会让对方反应过来。

现在社交网络如此发达,就连恐怖分子都有自己的社交账号,偏偏人们又喜
欢自拍,所以想要保护个人信息实在很难。搜图引擎并没有让张文海失望,眼镜
男的微博被他找到了,从微博上无法直接查出姓名和住址,张文海只好放弃三具
美妙的肉体,回到桌前一条条翻看眼睛的微博,想从他发布的内容中寻找线索。

其实这样做有风险,在张文海检查眼镜男微博的时候,他自己的社交账号也
会随之暴露,但他手机里有一款军用级别的反追踪软件,就算是让警察来查,也
只能得到一堆全球各地的虚假IP,不用担心身份暴露,就算眼镜男再仔细,也
只会知道一个陌生人访问了他的微博而已。

一般人在拍照的时候,总会不经意拍下一些标志物,除非像张文海这样受过
专业训练的人,才能拍下没有任何可追踪信息的照片,字母小组的人管这种行为
叫「拍假照」。眼镜男显然没有受过专业训练,张文海把照片中的标志物找出,
挨个在地图上搜索,然后用笔标在实体地图上,起初没什么规律,随着翻看的照
片越来越多,地图上的点渐渐呈现出明显的分布趋势,张文海十分兴奋,以至于
身后站着个人他都没有意识到。

「你在干什么?」高岚在他身后看了半天,只觉得他在写奇奇怪怪的记号。

「醒了。」张文海一拍自己的大腿,「坐上来。」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