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迷城】(18-19)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18。嫂子李君

「噢…小凡你的大肉棒让嫂子我好充实啊…」嫂子骑在我的身上,扭动着腰
身。

蒙上眼罩的我看不见她此刻的表情,还没有适应下来的我,也不敢多有动作,
两手像个被上的女人抓着床单,腰身不由自主的点点颤动。

「啊…嫂子要更多更多」嫂子开始加速起来,屁股一下下的敲打在大腿肉上,
发出有节奏的啪啪声。

不愧是军人。虽然是文工团里的,但身躯的结实说明了不想普通女子那般柔
软无骨,尤其那肌肤弹性,即使是我乖乖躺在床上也能感受到。

「啊…好爽,小凡你的大肉棒让嫂子好爽,比你宇哥强多了」

说道宇哥,他现在在干嘛呢?

和宇哥来到他们在魔都的私房后,简单说明后就走开了。或许是怕我不好意
思,或许是躲在一处偷看更让他感到刺激。

第一次玩这种游戏的我即便有了心理准备,还是不适应,戴上眼罩后便默默
的任嫂子摆布了。

嫂子是宇哥的妻子,名李君。

许久未见的嫂子还是那般英姿飒爽,身为女子的她那军人气势更让我感到锐
利,神采奕奕不失严肃。

可就是这样的嫂子我难以想象,她的欲望很强,会出轨。

我就像一只羔羊被嫂子抓到卧房里,尤其开始把我的双手铐上,然后任她在
我上身作怪,衣服不好拖的时候直接剪了,有点在玩女人强奸男人游戏似的。

扒完我的衣服后,嫂子好像好好打量了我裸露的躯体,她用还不错赞美我坚
实的身躯,不时拍拍这里,拍拍那里。面对我的肉棒时候也很直接爽快,不废话
一只手套弄起来,一只手玩弄两颗蛋蛋,然后两片薄唇先是大口含住半个肉棒,
接着是舌头开始舔弄起来。

「啊啊…嫂子要高潮了,啊啊…真快啊」嫂子挺动的身姿更加快速起来。

「啊啊!…好爽」获得一波高潮的嫂子那花穴紧紧吸咬住我的肉棒,淫水冲
刷我的龟头。

「呼,小凡你也动啊,像男人肏女人时候一样,要不然躲在另一个房间偷看
的宇哥也看的不够刺激了」

嫂子双手抓住我解开手铐的双手,入手就是一片软肉「来,好好玩玩嫂子的
奶子」

不由的握住嫂子发胀的双乳,指尖是挺立的发硬乳头。嫂子的C美乳不够大,
但是很坚挺。

「对,就是这样,用力,嫂子可不是那些娇滴滴的姑娘,别怕弄疼嫂子」

玩弄一番奶子后,嫂子翻过身抓住我的肉棒说道「来,吃吃嫂子的骚穴,让
嫂子看看你嘴上的功夫怎么样」

不知道嫂子的花穴是什么样的,嘴上的感觉是两片分开的阴唇挺大的,阴核
也是,很多的淫水在直流,弄的我下巴都是骚味。

和嫂子玩了一会69式后,嫂子想母狗一样趴跪在床上,嘴上指示我肏她。

戴着宴招待我摸着两片弹滑的臀肉,在嫂子的配合下很容易就进入她的湿漉
泥泞的花穴里。

「啊…果然后入式更爽,小凡快肏嫂子,用你全身的力气狠狠的肏嫂子」嫂
子腰身还配合着我向后挺动。

不知道嫂子李君是不是有独家秘方,肉棒开始进入花穴里的时候很轻松,可
没多久就感到嫂子的花穴很紧致,这让我的肉棒肏起来更舒服。

啪啪声和嫂子骚荡的淫语不断。

「啊…真爽啊,小凡你肏的嫂子骚穴好爽,啊啊」

「啊,小凡你的大肉棒真棒,比你那没用的宇哥强多了,啊啊,啊啊…」

「啊快,再快,啊…嫂子又要来了,啊啊,肏死嫂子啊啊!……」

我也快射精了,速度顿时更快快速有力。

「啊啊,肉棒变大了,啊啊好爽…」

「啊啊,肏死嫂子,啊啊…都射进来嫂子骚穴里,啊啊…啊啊啊!!」

嫂子趴在我的身上,解去我的眼罩,一双英气的眉毛下是淡淡淫荡神味,一
只手挑逗着我的下巴道「呵,小凡很厉害嘛。现在玩也玩了,怎么样,还放不开
么」

「有点」我不好意思轻声道。

「嘿!放不开也得放开,嫂子可不会放过你的大肉棒,你已经逃不掉了,小
凡以后可要好好伺候嫂子哈」

「啧啧,你们这对奸夫淫妇,被我抓了个现行吧」宇哥突然破门而入,神情
好像捉奸似的,嘴上却是另一番意味「我要该怎么惩罚你们呢?一个是我淫荡骚
老婆,一个是我好兄弟。啧啧,这可让我难办了啊」

「切,还用怎么办,以后就让小凡好好陪我们玩咯」嫂子李君白了宇哥一眼。

「老婆说的对,小凡你要是不和我们玩了,我就把刚刚录下的视频发给小雪,
不对!是你的梦中情人叶暮雪,嘿嘿,小凡你以后可要乖乖的哈,要不然可不要
怪宇哥我乱来哦」此时的宇哥真猥琐,哪还有军人该有的样子。

心想你们才真的是奸夫淫妇,我别过脸道「行行,我知道了」

浴室里嫂子李君又和我来一场大战,而宇哥却搬来一张椅子,坐在那透过透
明有点模糊的大窗看着我们。

进入浴室后我才第一次注意裸露的嫂子,她皮肤有点小麦色,肌肤紧实富有
弹性,下面是修过的白虎肥穴。

我也是第一次和一个女人在浴室里做爱,我的肉棒迎来第二个女人。而这个
女人是我嫂子李君,175COM左右的挺拔身姿更加体现她军人一面,和似乎
骨子里的淫荡风骚对我形成强烈冲击。我忽然发现自己好像太纯洁了,似乎对女
人的认识太少了,在风骚无比的嫂子面前我就还像个处男似的。

宇哥和嫂子李君给我打开了一扇欲望大门,而且一下就是这么刺激的。

昨晚最终被宇哥忽悠住,答应他和嫂子做爱,可也和自己的预料超出很大,
竟然这么直接爽快,生怕我突然反悔,先把我拿下再说。

这一次的我更主动了,尤其知道窗外宇哥在,让我有别样的刺激感。

可以放心大胆的和其他女人做爱,抛开正面情绪而言,隐隐开始付出的欲望
之火和生理的欲望都不断冲击着我的大脑。我怎么能一直被动下去呢?

「啊!小凡你竟然打我屁股,噢…不过嫂子喜欢」

湿漉漉瓷砖上的我捏着嫂子的两片屁股俯起上身,很快化被动为主导,将她
推到。

「啊…你终于开窍了,啊啊,来,给我更多」

在瓷砖上终究不方便,一会后两人下身也不脱离,一边肏着一边走到浴池,
嫂子俯下身抓在浴池围栏上,两条修长的大长腿打开,撅起屁股先是在吸住我的
肉棒缓慢摇动,接着前后挺动起来道「来,用力抓住嫂子的大屁股,然后狠狠的
肏嫂子,啊…」

不知道此时宇哥看的够不够刺激?我更是开始卖力用肉棒肏嫂子的花穴,很
快啪啪啪的声,一段接一段富有节奏感。

「啊啊,还是被男人主动肏着爽,啊啊…小凡肏烂嫂子的骚穴吧,啊啊…」

好一会后嫂子也承受不住我连续的快速冲击,双腿发软渐渐有点站不住,我
抱起她弹滑的身子边肏着走到淋浴器下,让她抓着不锈钢钢管,撅好大屁股又是
开始了长时间冲刺。

「啊啊…好爽,啊啊,嫂子高潮了,啊啊啊!……」

我的龟头在高潮花穴冲洗下也射出一股股精液。

「啧啧,我受不了了,我也来加入战场了。嘿嘿,我的骚娘子摆好姿势,接
受大爷肉棒的惩罚吧」突然冲进来的宇哥说道。

我被吓了一跳,看着光溜溜的宇哥,反应过来道「先让我冲下身子,等下你
们再好好玩」

可宇哥和嫂子李君并不管我的反应,一边说着淫乱不堪的话语,一边还要诱
惑淋浴下的我。不到3分钟受不了的我,连忙抓着一跳毛巾出去了,同时还听到
身后他们传来的嘲笑声。

当晚我还是没有接受宇哥夫妻二人3P的要求,而是跑到另外间卧房睡去了。

当我弄醒的时候床边竟然多了一个人,是嫂子李君,她竟然说是想试试和我
睡觉的感受,非要我是怎么和沐雪睡觉的,她也要。

老实说当晚我睡的并不舒服,毕竟没有和其他女人睡过,还是嫂子李君,而
且一天受了那么多思想和生理上的冲击,久久反应不过来。

19。好兄弟宇哥

女神叶暮雪不让我漫无目的的流浪去选择一个新的地方,而是让我去魔都,
让我帮她打工,用她的话说是要报答她。

我换了新号码,只有女神叶暮雪和我部队的好兄弟知道,至于爸妈那边只能
心默对不起了。虽然将爸妈当做亲生父母去看,可终究不是我的父母,是沐雪的,
我们已经离婚了。

魔都是座非常繁华却又不失美丽的都市,它的环保是在内地有名的好,和这
座大都市的人干净意识分不开。它又让人着迷的是该热闹的热闹,该安静的安静。

当然上海还有两大特色,女人和男人,好像阴阳颠倒的关系。女人强势主上,
很多女人也少不了刻薄,势力,男人低调主下,很多男人还总是软弱,阴气。

我不清楚在这里将会引来什么,可我不能再低调沉静在平凡的生活中了。在
上高铁离去的那一刻,我心中还想到会回青岛,至少我还要找王大海和方世强算
账。

新工作是女神叶暮雪的天幕投资,我去当顾问,不干涉公司的事,只需帮女
神注意公司里的人就好,而我真正工作便是投资,赚钱。女神说了,当你挣到一
定财富后自然会上升到更高的层面,你躲在家里,也会有人想办法和你联系上。

赚取更多财富,与上层搭上界,当个人累计到足够财富,也就是说能量后便
好针对方家去报复了。

来到天幕后我也更意识到叶暮雪掌握的能量很强,她竟然占据了9层股份,
还有一层我还没有资格知道。

天幕虽然近几年的新星,可在行业内就像传奇,财富累计速度很惊人,却没
人敢动。这让我有更好的机会从小人物爬到上层,不,我现在至少算个精英,因
为天幕没人管得了我。

这也让我好奇女神为何要当风波总裁,好像很没必要?我也猜想她为何不建
议我去京城,是因为她在那里的能量不够?

「那么现在你是在帮叶暮雪做事了?嘿嘿,有没有想过和梦中情人藕断丝连?」
说话的是好兄弟王宇,从初中后开始的铁兄弟了。

「呃,宇哥你别开我玩笑了,近几年我都没有开始新爱情的打算」

「嘿,没有打算不代表心里不想啊,当年你不愿和我去南京军校,还不是为
了你的梦中情人雪儿,现你又为她做事,啧啧,要说你心里没点想法,哥会信么?」

「宇哥你要再扯这个话题,我就走了」

宇哥貌似远道而来,不仅仅是关系我,想必也有心事。

「小凡,既然你都告诉我和小雪的事了,哥也跟你讲些我的事吧」

在聊宇哥的故事中,我先是震惊,不敢置信,到后来渐渐沉默了。

宇哥有绿帽情节,也第一次让我知道这玩意是什么意思。他也是无意中发现
嫂子出轨,他没有声张,反到是暗地里默默配合,因为宇哥还有凌辱情节。而嫂
子也渐渐发现宇哥变态欲望,她发现不留日记的宇哥竟然写起了小说式日记,暗
示他们的事,这让他们默契玩了快2年时间。

后来一次事情超出控制,担心再发生意外,嫂子和宇哥摊牌了。

他们现在的关系是宇哥主动让嫂子偷情,嫂子有时候也会帮他找女人玩,来
获得更多刺激。

从中也思考我和沐雪的事,因为宇哥有意无意提到。我爱沐雪,不会因为她
和别人发生关系而改变,我只是愤怒强奸她的人,也不满沐雪放不下自尊跟我说。

我突然意识到我们离婚很戏剧化,我是因为长久沉默而爆发,倔强不服输和
高傲沐雪放不下自尊,最终导致离婚。

沐雪有很强的占有欲,她不会真因为我故意气她而离婚,她是想用离婚逼迫
我认输,还有后面的离婚条件,哪怕是当晚敢我走也是,她心里还可能会期待过
一晚冷静下的我会认输,不答应离婚了。可直到最后公证完了,我也没看口投降,
尽管她哭的那么痛苦,她想留下我,抓住我,我却不敢看她。

我当时最想的是她先开口,只要她想我留下来,让我放弃什么都可以。

呵呵,从来是我低头,我让着她。当我的宠爱,忍让变成习惯是很难再改了,
何况沐雪还是很强势的人。

我们的离婚当然有她和方世强的因素在,她也会想到我变了,她害怕,可是
一时不知道怎么办,她只会用以往强势的方式对我。

而我呢?沉默太久一次爆发太过激烈,导致我们的平衡一下被打破,我们都
用最极端的方式刺激对方。

尽管我后悔过了,也知道了离婚不对,可是还能回到过去么?没有那么简单,
被最爱的人留下一道伤疤是很难拂去的。

以后我还会找沐雪么?应该会吧,在和方世强他们没有了解前,是躲不开她
这一环的。

「小凡,如果哥让你和嫂子玩一次,你愿不愿意?」宇哥突然试探道。

我先是震惊一愣,后沉默思考其中问题,这是宇哥突然找我的原因之一?宇
哥想试试最好兄弟和自己老婆偷情到底有多刺激?还是测试我?我没有回话。

「你不是还要报仇么?如果你能进入这个圈子,有很多机会接触到上层的人
物。你要知道,你想通过正规手段报仇几乎不可能,而你利用社会黑暗面报仇却
容易太多了,有几句话怎么说来者,那什么最好的兄弟一起嫖过娼。总之你表现
足够让人信服的一面,那么你们之间的接触就容易多了」

我在思考和消化宇哥话的信息,发现点眉目抬头问道「宇哥,怎么说?」

「饱暖思淫欲,你哥我就是如此,当然有的人是为了获取利益才走上这条变
态欲望道路。你想想那些在外光鲜靓丽的精英或大人物为什么也爱好变态欲望?
还不是生活没有挑战性,不够刺激了。当他们爬到足够高的地位,要么是趴不上
去,要么是到顶了,他们还能玩什么呢?不管什么人,都耐不住寂寞的,只是大
家方式不同,生活需要刺激,除非你是出家人」

说的有点道理,但我感觉宇哥说的很乱「可我这样的人算什么呢?还有社会
也不容忍你说的那些啊」

宇哥先是好好看了我一眼「宇哥我这辈子最正确的事之一就是有你这位好兄
弟,你知道以前面对你的时候我会自卑么?家世,钱财,名利?对你就像放屁一
样,世界上要都是你这样的人,这个世界不要太美好了。

社会是不以个人意志发展的,小人物的生活更是左右不了自己的生活,就像
你,最终还不是,唉「

宇哥喝了一杯酒,思索了一会又道「人呐,只要不忘自己本心,哪怕再变态
的生活,坚持本心,你也能走出来不是么?就像我和你嫂子,她没有离开我,我
们更相爱了」

我觉得宇哥的话好像越说越飘了,不过倒是给了我很多启发,我说道「小人
物为了生活每天忙碌奔波,没有时间和心思想别的,也就不会因为无聊而寻求刺
激是么?而社会主流实质是小人物在主导发展,尽管小人物不能决定自己的命运,
可基数太大,希望也就更多,只要有希望在,小人物就会不停的往上爬?」

「是这么回事,大人物推动,精英是两者联系的纽带,社会会随这三个阶层
变化、发展。宇哥我这类变态欲望的人是见不得光,但只要坚持本心,并不会堕
落,导致上层或精英阶层堕落,从而破坏社会发展。我们都知道玩玩,刺激下就
好,要不然我们可就罪过了,这是默认的铁律」

消化了大部分宇哥的话后,我又问道「你想我和嫂子玩一次,不仅仅是满足
你们变态欲望了?」

「当然,我希望你在试过一次后,还有下次。如果你能接受的话,以后你好
能深入下去,那么你可以结交很多精英和上层人物,你可以利用他们的力量累积
你的力量,当你站到足够高的高度后,你也可以报仇了。

这不仅对你好,也对我们好,不是么?「

「宇哥你好像给我打开了一扇很不得了的窗口」

「错了,不是我,只是你从我这个渠道可以趴的更快。很多小人物其实也玩
这些,但是他们不懂,也因为他们太卑微,别人瞧不上,瞧瞧娱乐圈,社会明面
上最乱的地方。不管你是为了生理,还是心理欲望,又或者是为了利益都好,你
只要不破坏游戏规则就好」

和宇哥聊了很多,他让我大开眼界,一个人光有能力是不够的,你需要人脉,
圈子,要懂得平衡,妥协。

最后我问道「嫂子你也带来了吧」

宇哥惊讶的看了我一眼,有点猥琐笑道「嘿嘿,知我者小凡也」

「你都和我说了这么多,早就开始准备了吧。估计因为以前我和小雪沉静在
平凡的幸福生活中,你不敢打扰,也没有理由。呵,感情我们离婚倒是成全你们
了」

「瞧你说的,哥这不是为了你好嘛,希望你早点想开,开始新的生活」

重新打量我的好兄弟,人还是那个人,只是变了,不变的是他还是当我兄弟。

南京军区28岁的少校,对于我这个小人物而言是难以想象的,他的路途好
像很顺畅,他的确个人战斗力很强,可当我知道了他的故事后,我知道他不会放
过利用的机会。宇哥在变态的欲望获得刺激,也不会放过他仕途更加顺利的机会。

或许有人在想军队让给这些人不完了?但是宇哥了解自己没有那个能力挑大
梁,他很清楚自己最高站在什么位置。和平的年代人总是会防松警惕,总会沉静
在和平的时代,忘了那凤火燎天人活着是多么艰难的事。

不要去痛恨他们的沉沦,而是更应该关注他们是否忘了本心。宇哥的家族三
代参军,他光是背负家族的传统就不会忘记身为军人的责任。我知道,大多数人
参军有崇高的理想,可本质脱不开活着,吃饱饭。

如果当年我选择和宇哥一起去南京军校发展会有什么样的未来呢?

为了梦中女神叶沐雪追随北上京城,可劳累的母亲早早西去也是我不愿参军
的理由。

父亲在我还是幼儿时战死国外,留下柔弱的母亲和我,我为他而骄傲,可其
实对父亲也没有太多感觉。

父母的故事让我更加渴求平凡简单的生活,我讨厌大风大浪,好好活着不就
好了?

然而小人物在社会大染缸中压根就不能独善其身,你没遇到那是幸运,你遇
到了不是倒霉,而是你逃避不了的命运,除非隐世出家。

我终究不能过自己的小日子,终究要面对社会黑暗,父亲是在和平年代战死
国外,而我呢?要面对社会欲望大海。

我从来不是懦弱的人。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