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竹马有尽时】(91-100)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91章书桌下的小妖精

夏天到了,七皇子府里一片草木葱茏、花鸟繁盛的景象。夏箫很忙,每日都
在书房里见客、批示公文或者和手下商量事情。太子也来过两次,林灵远远看了
一眼就回避了过去。夏箫曾经告诉过她,他虽然和太子合作,但他们的关系并不
是那种推心置腹的统一联盟。太子是个相貌普通的男人,让人一眼看过去不会特
别的注意,当年林灵在宫里参加端午夜宴的时候就见过他一面。林灵不知道太子
信不信夏箫是真的无意于皇位,但她相信夏箫最后一定能解决所有问题。她这些
日子也成天待在书房里。起初是因为夏箫伤了左臂,她就在他旁边磨墨倒茶,后
来夏箫的胳膊虽然好了,她却也惯了留在这里一边吃茶点一边看书。

一日,林灵在书房的里间睡醒了午觉揉着眼睛走出来,夏箫正坐在一张紫檀
木书桌前看公文。他眉头微皱的写着什么,认真专注的样子看起来特别迷人。

林灵很自然的走过去坐进他怀里,拿过他放在书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扳着
他的脸要他看她。

夏箫不理会抚在他脸上的那只小手,眼睛还是看着公文说,「宝贝先别闹,
让我把这个写完。」

林灵搂着夏箫的脖子看他如何写公文。夏箫的字就像他的人一样飞扬挺拔、
劲道透纸,他好像在写今年西南、东南两地的盐税经管如何如何,林灵看不太懂,
打着哈欠把小脑袋歪在夏箫脖颈上。

夏箫写完折子放下笔,身子向后靠到椅背上,低头在林灵脸上亲了一口,
「中午睡这么久,晚上又该不困了。」

「夏天晌午就是很容易想睡觉,你都不想吗?」

「还好,不睡是有点乏。」

林灵两只小手揉着夏箫的脸颊娇声软语道,「干什么这么拼命,事情永远都
做不完,慢慢来吗。」

夏箫哼了一声,「夏颖那个混蛋,让他多活一天我都觉得太便宜了。」

林灵亦叹道,「夏箫那个大变态确实该死。他要真在九华山上把你害死了,
我一定找他报仇。」

夏箫微微笑道,「就凭你这小笨蛋,要怎么报仇?」

林灵转着眼珠沉吟了一会儿,「我可以用美人计。」

夏箫挑眉,「美人计?宝贝你可真看得起自己。」

林灵慢条斯理的转着胸前的发梢说,「怎么啦?你不是夸我说虽然我平日看
着笨笨的好像什么都不懂,装可怜勾搭人那是一套一套的。」

夏箫哭笑不得的直摇头,「小丫头,随便说你几句就给我记仇。你还记着什
么了?嗯?」

林灵嘟嘴道,「你还说我不勾搭男人一天也活不下去。」

夏箫知道这是要他认错呢,连忙说,「宝贝,是我错了。我们家小公主都三
个月没碰男人了,意志还是坚定的很,说不给人碰就不给人碰。怎么能说你不勾
搭男人一天也活不下去,这话简直太离谱了。」

林灵哼道,「你知道是你冤枉我了就好!」复又搂着夏箫的脖子说,「夏箫
你这个人骨子里就是霸道,你平时怎么哄我怎么让我都行,可是一旦事情脱离了
你的控制,你立马就翻脸。」

林灵的发丝软软痒痒的抚在夏箫脸上,他喜欢的女人这样乖巧的坐在自己怀
里,他有什么不能答应的,夏箫好言好语的说,「灵儿,我承认我霸道。以后你
不喜欢我做什么事就直接告诉我,能改的我都尽量改。」

林灵微微侧着头很可爱的笑着,「其实霸道一点也没关系,反正我也很不讲
理。不过不可以太过分,真有事的时候一定要和我商量。」

夏箫点头嗯了一声,手指穿过她的发丝一路滑到发尾,她柔顺的长发水流一
般落下去,带上来一股香香甜甜的味道。他的宝贝就是这样,不够明艳也不够妩
媚,但就是让他觉得特别甜,甜的让他溺死在里面也甘愿。

夏箫摸着林灵香香的头发,摸了一会儿心思就不单纯起来,他说,「宝贝,
中午没休息还真有点困,你帮我提提神吧。」

林灵不解的问,「我怎么帮你提神?」

夏箫凑在她耳边小声说了两句。

林灵的小脸红扑扑的像只熟透的苹果,她咬着嘴唇道,「夏箫你太过分了!
自从那天我帮了你………一次以后,你就总是要我这样,这种事情好女孩哪会天
天做?」

夏箫勾起嘴角道,「我不喜欢好女孩,我就喜欢小. 」

林灵握着小拳头噼里啪啦的打了他好几下,到底还是被夏箫按着下到书桌底
下的空地上。

夏箫刚想说话,就听院子里有很快的脚步声传来,还有下人追赶而来的声音,
「十公主,容小的通报一声。」

颂琪用她那趾高气昂的语调回道,「我用得着你通报?走开!」

夏箫连忙把林灵的脑袋按到书桌底下,他刚撩起长袍盖住犯罪证据,颂琪就
推门走了进来。

夏箫扶着额头一脸恼怒的看向颂琪。

颂琪漂亮的圆杏眼很有精神的瞪了过来,「七哥!你对我这是什么脸色?」

夏箫清了清嗓子,无奈的说,「颂琪,你来干什么?」

颂琪更是不高兴了,「怎么?家里养了狐狸精,连门都不想让我进了?」

夏箫,「………」

颂琪看了看周围,「狐狸精是不是又在里面?」

夏箫,「…………」

颂琪大步走过去掀开内室的门帘,里面没人。

夏箫道,「这下满意了吧?颂琪你先到旁边的偏厅等我,我把这些公文处理
完就去找你。」

颂琪切了一声,「什么公文,不就是你和大哥二哥斗法的那些破事吗,从小
到大我看都看腻了。七哥,我今天来是特意来告诉你,孙侍郎家托媒人向乔落提
亲了!」

夏箫道,「乔乔今年也十八岁了吧,该嫁人了。嗯………」这小丫头居然在
下面用她的小手握住他的
紧攥了一下,攥的他的心肝肺都要一起提到嗓子眼了,
夏箫只得痛苦的又咳了两声。

颂琪急道,「你咳什么咳啊,七哥你别不当回事。乔落一旦定了亲事,你再
后悔就晚了!」

夏箫喝到嘴里的水一下呛了出来,他一时憋得满脸通红,气管呛得又麻又疼,
茶水喷了一桌子,只能狼狈的咳个不停。

颂琪走过来要给他拍背。

夏箫眼眶发红的急忙摆手道,「不用过来!我没事…………没事,咳咳。」

林灵没想到她这一口咬出这么大的状况,忙把青筋直跳的二哥哥从嘴里吐出
来,低下头吐了吐舌头。

颂琪看着夏箫道,「七哥,你明明就很在乎落落。」

夏箫拧着眉毛不说话,怒火噌噌的往上窜,这死丫头,有她这么玩的吗?!

颂琪好言好语的劝道,「七哥,你那么聪明的人,什么不比我看得明白。乔
尚书现在在宫里是什么位置,父皇心底最倚重的恐怕还是他。你们这两边斗得势
同水火,他还迟迟不表态,你要是能娶到落落,还用我多说什么吗?乔落告诉我
她会回绝孙家的提亲,但你以为一个女孩子能等你多久?其实最难得的是你们从
小就认识,脾气品性也相合,而且落落心里还喜欢你。七哥,我当然希望你赢,
希望你………得到皇位,毕竟从小还是我们最亲。你要是为了一个无足轻重的女
人耽误了大事,你就不是我认识的七哥了。」

夏箫此时明明五内悲催面上却还强自镇定的说,「颂琪,别乱说话。你先回
去,今天我想静一静。」

颂琪见夏箫一脸沉郁,还以为自己说的话他听了进去,难得没有刁蛮任性的
乖乖说道,「那七哥我先回去了,你自己好好想清楚。」

颂琪终于关门走了。?

椅子吱拉一声被夏箫推到身后,他气势汹汹的站起来把头埋的像只小鸵鸟一
样的林灵从桌子底下拽出来,咬牙切齿的说,「臭丫头!你再咬,再咬啊!」

林灵心知躲不过去,勉强僵笑着望着夏箫长袍下支起的小帐篷道,「二哥哥,
我错了。你有没有事?」

「有没有事?!你说有没有事!一句错就能补偿我受到的伤害吗?!不、可、
能!」

林灵垮着小脸道,「那怎么办啊,我又不知道你在喝水。」

夏箫狞笑着把脸凑近,「很简单,你怎么咬我,我就怎么咬回来。」

林灵双手合十的抵在胸前,大眼睛无辜眨了两下,「那里怎么可以咬?不可
以!」

夏箫一把将林灵推倒在书桌上,很野兽的哗啦一声撕开她的衣服,露出她身
上大片白嫩的肌肤,目露狼光道,「七少我今天不光要咬你这个小**,我还要把
这三个月受得憋闷气全都找回来!看我弄不死你个小妖精!」

青梅竹马有尽时第91章书桌下的小妖精(H)

夏天到了,七皇子府里一片草木葱茏、花鸟繁盛的景象。夏箫很忙,每日都
在书房里见客、批示公文或者和手下商量事情。太子也来过两次,林灵远远看了
一眼就回避了过去。夏箫曾经告诉过她,他虽然和太子合作,但他们的关系并不
是那种推心置腹的统一联盟。太子是个相貌普通的男人,让人一眼看过去不会特
别的注意,当年林灵在宫里参加端午夜宴的时候就见过他一面。林灵不知道太子
信不信夏箫是真的无意於皇位,但她相信夏箫最後一定能解决所有问题。她这些
日子也成天待在书房里。起初是因为夏箫伤了左臂,她就在他旁边磨墨倒茶,後
来夏箫的胳膊虽然好了,她却也惯了留在这里一边吃茶点一边看书。

一日,林灵在书房的里间睡醒了午觉揉著眼睛走出来,夏箫正坐在一张紫檀
木书桌前看公文。他眉头微皱的写著什麽,认真专注的样子看起来特别迷人。

林灵很自然的走过去坐进他怀里,拿过他放在书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扳著
他的脸要他看她。

夏箫不理会抚在他脸上的那只小手,眼睛还是看著公文说,「宝贝先别闹,
让我把这个写完。」

林灵搂著夏箫的脖子看他如何写公文。夏箫的字就像他的人一样飞扬挺拔、
劲道透纸,他好像在写今年西南、东南两地的盐税经管如何如何,林灵看不太懂,
打著哈欠把小脑袋歪在夏箫脖颈上。

夏箫写完折子放下笔,身子向後靠到椅背上,低头在林灵脸上亲了一口,
「中午睡这麽久,晚上又该不困了。」

「夏天晌午就是很容易想睡觉,你都不想吗?」

「还好,不睡是有点乏。」

林灵两只小手揉著夏箫的脸颊娇声软语道,「干什麽这麽拼命,事情永远都
做不完,慢慢来吗。」

夏箫哼了一声,「夏颖那个混蛋,让他多活一天我都觉得太便宜了。」

林灵亦叹道,「夏箫那个大变态确实该死。他要真在九华山上把你害死了,
我一定找他报仇。」

夏箫微微笑道,「就凭你这小笨蛋,要怎麽报仇?」

林灵转著眼珠沈吟了一会儿,「我可以用美人计。」

夏箫挑眉,「美人计?宝贝你可真看得起自己。」

林灵慢条斯理的转著胸前的发梢说,「怎麽啦?你不是夸我说虽然我平日看
著笨笨的好像什麽都不懂,装可怜勾搭人那是一套一套的。」

夏箫哭笑不得的直摇头,「小丫头,随便说你几句就给我记仇。你还记著什
麽了?嗯?」

林灵嘟嘴道,「你还说我不勾搭男人一天也活不下去。」

夏箫知道这是要他认错呢,连忙说,「宝贝,是我错了。我们家小公主都三
个月没碰男人了,意志还是坚定的很,说不给人碰就不给人碰。怎麽能说你不勾
搭男人一天也活不下去,这话简直太离谱了。」

林灵哼道,「你知道是你冤枉我了就好!」复又搂著夏箫的脖子说,「夏箫
你这个人骨子里就是霸道,你平时怎麽哄我怎麽让我都行,可是一旦事情脱离了
你的控制,你立马就翻脸。」

林灵的发丝软软痒痒的抚在夏箫脸上,他喜欢的女人这样乖巧的坐在自己怀
里,他有什麽不能答应的,夏箫好言好语的说,「灵儿,我承认我霸道。以後你
不喜欢我做什麽事就直接告诉我,能改的我都尽量改。」

林灵微微侧著头很可爱的笑著,「其实霸道一点也没关系,反正我也很不讲
理。不过不可以太过分,真有事的时候一定要和我商量。」

夏箫点头嗯了一声,手指穿过她的发丝一路滑到发尾,她柔顺的长发水流一
般落下去,带上来一股香香甜甜的味道。他的宝贝就是这样,不够明豔也不够妩
媚,但就是让他觉得特别甜,甜的让他溺死在里面也甘愿。

夏箫摸著林灵香香的头发,摸了一会儿心思就不单纯起来,他说,「宝贝,
中午没休息还真有点困,你帮我提提神吧。」

林灵不解的问,「我怎麽帮你提神?」

夏箫凑在她耳边小声说了两句。

林灵的小脸红扑扑的像只熟透的苹果,她咬著嘴唇道,「夏箫你太过分了!
自从那天我帮了你………一次以後,你就总是要我这样,这种事情好女孩哪会天
天做?」

夏箫勾起嘴角道,「我不喜欢好女孩,我就喜欢小荡妇。」

林灵握著小拳头劈里啪啦的打了他好几下,到底还是被夏箫按著下到书桌底
下的空地上。

夏箫掀开长袍的下摆,自己用手撸了两下半软不硬的龙茎,二哥哥很快就精
神鼓舞起来。他按著林灵的小脑袋凑到二哥哥身畔,哄道,「宝贝,张嘴,乖哦
……啊!」

夏箫几乎没从座位上跳起来,这个小妖精居然咬他!

夏箫一拍桌子,「臭丫头,你怎麽咬我?!」

林灵瞟了一眼因为受到刺激反而更加胀大起来的二哥哥,云淡风轻的说,
「不是还很精神吗,你急什麽?我轻轻咬一下而已。」

夏箫一脸郁闷的说,「男人不可以受这种惊吓的。」

林灵笑咪咪的伸出粉红色的小舌头在他硕大的龟头上软软的舔了一口,「哦,
原来你也有害怕的事情呀。」这一下又舔得二哥哥激动的猛跳了一下。

夏箫刚想说话,就听院子里有很快的脚步声传来,还有下人追赶而来的声音,
「十公主,容小的通报一声。」

颂琪用她那趾高气昂的语调回道,「我用得著你通报?走开!」

夏箫连忙把林灵的脑袋按到书桌底下,他刚撩起长袍盖住犯罪证据,颂琪就
推门走了进来。

夏箫扶著额头一脸恼怒的看向颂琪。

颂琪漂亮的圆杏眼很有精神的瞪了过来,「七哥!你对我这是什麽脸色?」

夏箫清了清嗓子,无奈的说,「颂琪,你来干什麽?」

颂琪更是不高兴了,「怎麽?家里养了狐狸精,连门都不想让我进了?」

夏箫,「………」

颂琪看了看周围,「狐狸精是不是又在里面?」

夏箫,「…………」

颂琪大步走过去掀开内室的门帘,里面没人。

夏箫道,「这下满意了吧?颂琪你先到旁边的偏厅等我,我把这些公文处理
完就去找你。」

颂琪切了一声,「什麽公文,不就是你和大哥二哥斗法的那些破事吗,从小
到大我看都看腻了。七哥,我今天来是特意来告诉你,孙侍郎家托媒人向乔落提
亲了!」

夏箫道,「乔乔今年也十八岁了吧,该嫁人了。嗯………」这小丫头居然在
下面用她的小手握住他的肉棒紧攥了一下,攥的他的心肝肺都要一起提到嗓子眼
了,夏箫只得痛苦的又咳了两声。

颂琪急道,「你咳什麽咳啊,七哥你别不当回事。乔落一旦定了亲事,你再
後悔就晚了!」

夏箫端起茶杯刚喝了一口,颂琪正巧说到「乔落一旦定了亲事,你再後悔就
晚了」,他就感到自己的肉棒被林灵热乎乎湿漉漉又软又嫩的口腔含了起来,然
後………对著他的小兄弟毫不留情的咬了一口!

夏箫喝到嘴里的水一下呛了出来,他一时憋得满脸通红,气管呛得又麻又疼,
茶水喷了一桌子,只能狼狈的咳个不停。

颂琪走过来要给他拍背。

夏箫眼眶发红的急忙摆手道,「不用过来!我没事…………没事,咳咳。」

林灵没想到她这一口咬出这麽大的状况,忙把青筋直跳的二哥哥从嘴里吐出
来,低下头吐了吐舌头。

颂琪看著夏箫道,「七哥,你明明就很在乎落落。」

夏箫拧著眉毛不说话,怒火噌噌的往上窜,这死丫头,有她这麽玩的吗?!

颂琪好言好语的劝道,「七哥,你那麽聪明的人,什麽不比我看得明白。乔
尚书现在在宫里是什麽位置,父皇心底最倚重的恐怕还是他。你们这两边斗得势
同水火,他还迟迟不表态,你要是能娶到落落,还用我多说什麽吗?乔落告诉我
她会回绝孙家的提亲,但你以为一个女孩子能等你多久?其实最难得的是你们从
小就认识,脾气品性也相合,而且落落心里还喜欢你。七哥,我当然希望你赢,
希望你………得到皇位,毕竟从小还是我们最亲。你要是为了一个无足轻重的女
人耽误了大事,你就不是我认识的七哥了。」

夏箫此时明明五内悲催面上却还强自镇定的说,「颂琪,别乱说话。你先回
去,今天我想静一静。」

颂琪见夏箫一脸沈郁,还以为自己说的话他听了进去,难得没有刁蛮任性的
乖乖说道,「那七哥我先回去了,你自己好好想清楚。」

颂琪终於关门走了。?

椅子吱拉一声被夏箫推到身後,他气势汹汹的站起来把头埋的像只小鸵鸟一
样的林灵从桌子底下拽出来,咬牙切齿的说,「臭丫头!你再咬,再咬啊!」

林灵心知躲不过去,勉强僵笑著望著夏箫长袍下支起的小帐篷道,「二哥哥,
我错了。你有没有事?」

「有没有事?!你说有没有事!一句错就能补偿我受到的伤害吗?!不、可、
能!」

林灵垮著小脸道,「那怎麽办啊,我又不知道你在喝水。」

夏箫狞笑著把脸凑近,「很简单,你怎麽咬我,我就怎麽咬回来。」

林灵双手合十的抵在胸前,大眼睛无辜眨了两下,「那里怎麽可以咬?不可
以!」

夏箫一把将林灵推倒在书桌上,很野兽的哗啦一声撕开她的衣服,露出她身
上大片白嫩的肌肤,目露狼光道,「七少我今天不光要咬你这个小荡妇,我还要
把这三个月受得憋闷气全都找回来!看我弄不死你个小妖精!」

第92章甜点

林灵有气无力的瘫倒在睡榻上,三个月没干这种体力活她就忘了厉害,居然
由着他的性子弄的这样凶,弄到她身上的骨头现在就像被马车来回碾了几十遍似
的完全散了架。林灵望着窗外西下的夕阳,一时有些发怔。

神清气爽的夏箫拿着湿毛巾走过来温柔的抬起她一条腿替她擦拭**的黏腻,
眉眼尽是满足的说,「宝贝,你表现不错。之前咬我的事,我也就不计较了。」

林灵哼了一声,晃着脚踝从他手里挣脱出来,「你不计较我还要计较哪。原
来那个乔落不只是你的小妹妹,人家还是你娶到以后大有好处的乔尚书的待嫁女
儿。她那么好,夏箫你就没一点动心吗?」

夏箫笑道,「宝贝,男女在床上是骗不了人的。你看我刚才的表现像对她有
一点动心吗?」

林灵想起两人刚才的种种情状不由得小脸微红,她撇过脸去不看夏箫。

夏箫笑着抓起她的脚踝想要继续给她擦拭。

林灵踢动着小脚拥着薄被坐起身来,「夏箫,我不是在跟你闹脾气。就事论
事的说你娶乔落就是有很多好处,我却什么都帮不了你,有时还拖你的后腿。你
和夏颖斗得这样凶险,我知道你有多想尽快除掉他,娶乔落这样便宜的好事你心
里就从来没想过一次?」

夏箫放下毛巾,认真的看着林灵道,「灵儿,娶到乔落的好处我自然知道。
但我要真想算计得失的话,我当年何必明知娶你没好处、明知你不爱我、明知你
和李逸扬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还非要把你抢过来让你恨我。宝贝,对我来说
这世上什么好处都不能跟你比,我们在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事,我不信你不懂我。」

林灵搂住夏箫的脖子,把脸埋在他颈项处说,「夏箫,你总是太会说话也太
会让我感动。我现在越来越离不开你了,如果有一天你对我不好,你不要我了,
我会哭死的。」

夏箫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头发道,「傻瓜,这怎么可能。我发过誓说今生绝不
负你,你都忘了?我还说过除非我死了,我才会不要你,在九华山上那么难我都
没有死,那就再也不会有什么事能把我们分开。」

青梅竹马有尽时第92章甜点(H)

林灵身上的淡紫色纱衣被夏箫扯成几片丢在地上,他抓起林灵两腿直接架到
自己肩上。林灵两只白嫩的小脚在他背上来回乱晃,想要合拢双腿却被他两手牢
牢抓住动弹不得。两片花唇被迫张开露出里面可爱的小花穴。夏箫坏笑著亮出一
口白牙,低头咬住一片娇滴滴的小花瓣。

那麽娇弱敏感的花瓣怎麽受得起这样强烈的刺激,林灵圆润的脚趾难以忍耐
的紧缩在一起,两只脚跟咚咚的踢著他的後背,「夏箫,不要,疼~ 嗯……」

夏箫用牙齿时轻时重的啃咬著穴口的两片花瓣,「就只是疼?不觉得刺激吗?
嗯?」他的舌头探进林灵的小穴里,热热的刺探起来。

林灵的穴口激烈的张合著,香甜的花液渐渐流了出来,被夏箫的舌头搅弄得
声色淫靡。她漂亮的胸脯骄傲的高挺著,秀气的小脸上一片嫣红娇媚,身体紧绷
的像只美丽的琴,等待著夏箫拨弄出最悦耳的音调。

夏箫喝够了香甜的蜜液,又用双手向两侧挤压著两片花唇,让小穴上面那颗
红嫩的小珍珠挺立的凸起,然後又低头咬了下去。他的舌头毫不温柔的用力拨弄
那颗脆弱的小红豆,牙齿也用几乎要弄坏的力道啃咬著。

林灵花穴里流出的蜜液把夏箫整个下巴都沾湿了,他下巴上微微的胡渣随著
啃咬的动作一下下轻刺著林灵敏感的穴口,花核上猛烈的刺激更是让她几乎疯掉,
林灵浑身哆嗦著哭道,「夏箫,我………受不了了呀,呜呜。」

听见林灵的娇泣声夏箫才抬起头来,他摸了把下巴上沾到的蜜液然後抹到她
一只椒乳上,然後伸出大掌在那处柔软上色情的揉捏著,粉色的小乳头沾上了点
点蜜液以後更是显得鲜红欲滴、润泽可口。

夏箫看著她红彤彤的小脸道,「怎麽又哭了?嗯?」

林灵两条修长细白的腿从夏箫肩上滑下来软软的勾在他腰上,她伸出小手拉
著夏箫的衣襟拽低他的身子,双手搂著他的颈子,把脸上的泪水全都蹭在他身上,
娇娇气气的说,「坏哥哥,你欺负我。」

夏箫在她嫣红欲滴的小脸上咬了一口,掐著她的腰把她往上面挪了挪,然後
低下头和她唇舌交缠,下面一条腿也曲著来到书桌上抵到她腿根处重重厮磨起来。

林灵的整个穴口连同花蒂、阴唇都被夏箫的膝盖顶住用力的磨蹭,还有让人
几乎窒息的热吻以及衣料蹭著娇嫩私处的粗糙摩擦感,这样接连不断的感官刺激
让林灵小穴里的淫水愈发泛滥,她身体里面逐渐升腾起的空虚感如野火一般四处
蔓延,小穴里的嫩肉不停蠕动著想要被夏箫的大肉棒满满的占有。

林灵嗯嗯啊啊的求著夏箫,夏箫放开被他吻住的小嘴,声音低沈魅惑的问,
「宝贝,你刚才说什麽?」

林灵甜甜的娇声央求道,「好哥哥,你咬也咬过了,给人家好不好,嗯……」

夏箫笑著抬高林灵一腿重新架到自己肩上,大肉棒对准穴口猛烈强势的整根
插了进去。

林灵已经三个月没和夏箫做过了,小穴此时本就十分紧窄,夏箫再这样又粗
又大的直接顶进来,瞬时让她呼吸停顿浑身的骨头都酥麻了起来,小穴里的嫩肉
从各个方向热情的涌上来挤压按摩著夏箫的大肉棒,被硬硬的龟头抵住的花心一
阵阵发酸,阴精如潮般泄了出来。

林灵扬起细长优美的颈子闭上眼睛颤声叫道,「好哥哥,我到了,嗯啊……」

夏箫的肉棒被林灵热热的阴精一浇不由自主又胀大了一圈,阳具被她销魂的
小穴匝的更紧了。夏箫咬著牙抓住林灵的腰微微退出一些,又狠狠撞进去,「妖
精,怎麽我一进来你就高潮了,是不是想哥哥的肉棒想的要死?」

林灵软软的瘫在桌子上,被夏箫的肉棒顶弄的三魂七魄都回不来了。她媚声
叫道,「人家就是想夏箫哥哥的肉棒,嗯~ 我喜欢被夏箫哥哥弄,好哥哥,嗯…
…顶死人家了,啊,啊……」

夏箫大大的分开林灵双腿用力撞她,林灵整个身子颠簸起伏著,胸前一对小
兔子上上下下的满眼乱跳。

「小荡妇,自己用手揉你的胸脯。」

林灵乖乖伸出两手抓住胸前两只白嫩的小兔子。她小小的手抓著两只嫩嫩的
乳儿,白白的乳肉从她指间滑腻腻的鼓出来,看起来说不出的诱人。

夏箫眯著眼睛道,「乖女孩,用力揉,一边揉一边玩自己的乳尖。」

林灵被夏箫干的神志迷蒙,完全由著夏箫说什麽就是什麽。她张开两只小手
揉捏著自己一对绵软的嫩乳,用麽指拨弄著软软的乳头,晃著小脑袋喘息不已。
林灵身下的小穴此时已成了一片水泽之国,夏箫进出的十分畅快,他挺动著腰部
低声喘息道,「宝贝,揉的舒服不舒服?」

「………舒服。」

「小穴被我干的舒服不舒服?」

「舒服,好舒服………哥哥,唔,哥哥。」

「宝贝,你的小脸红的好可爱,眼睛里面湿润润的,小嘴巴红嘟嘟的,小骚
穴也水嫩嫩的,被我干著还用自己的小手玩自己的奶子。真想让你看看你现在的
样子,说不出的淫荡。」

林灵半眯著眼睛扭著身子道,「坏哥哥,你干吗说人家。你明明就很喜欢,
二哥哥胀的那麽大,都要把我撑坏了呀。嗯……嗯……」她挺著小胸脯捏著两乳
让两只粉嫩嫩的小乳尖分外凸显出来,娇媚的勾著夏箫道,「好哥哥,人家的乳
尖好想被你含住。」

夏箫嘴角邪邪的勾了起来,「胆子变大了吗,不怕我给你咬坏?」

林灵笑的说不出的娇媚可人,「不怕,你把我整个吃了也不怕。」

夏箫低头含住一只乳尖粗暴的啃咬起来,另一只乳尖就用两个指头狠狠揪住
拉扯揉捏,然後又揉面一样的用力揉她白腻的乳肉,不一会儿林灵的嫩乳上就添
了许多粗暴的红印子,她两腿紧缠著夏箫的腰,浪声叫道,「好哥哥,你吃的人
家好舒服,啊……好深,啊……」

夏箫精瘦的臀部快速的抽动顶弄著,林灵情难自抑的抓著他的肩膀没一会儿
就尖叫著再次泄了身。

林灵的小穴本就紧致敏感十分销魂,她一入了高潮穴里的嫩肉更是层层连绵
起伏般拼命含弄挤压夏箫的肉棒,夏箫哼了一声,差点没被她夹得泄出来。

夏箫在林灵臀上啪的拍了一掌,「小妖精,哥哥还没爽够呢,你急什麽。」

林灵被夏箫顶的脑袋都到了书桌边缘,一头长发垂到地上,绯红著小脸闭上
眼睛急急喘息。

夏箫嫌书桌到底施展不开,他抓起林灵两腿缠到自己腰上,抱起她朝里间睡
榻走去。

林灵搂著夏箫的脖子靠在他怀里,夏箫每走一步大肉棒就在她体内震动一下,
林灵吟哦著细腻的收缩著小穴,小猫似的挠开夏箫的衣襟,红豔豔的小嘴亲上他
赤裸的胸膛,舔住一小块肌肤用力的吸,吸得夏箫微微刺痛又十分享受。

夏箫抱著林灵躺倒在睡榻上,他侧著身子抬起林灵一条腿搭到自己身上,从
後面继续抽插起来。林灵侧卧在夏箫身前,她两只手臂抓著床单支撑身体,侧过
小脸看著夏箫,嘟著微翘的小嘴道,「夏箫,亲我。」

夏箫亲了她一口,低声笑著说,「宝贝,你被我弄的时候特别喜欢我亲你、
抱你、含著你,为什麽?」

林灵柔情似水的看著夏箫,「好哥哥,我喜欢被你进到里面,我喜欢你紧紧
的抱我,喜欢你像要我把吃了似的的亲我,我喜欢我全是你的,我恨不得整个人
什麽都给你。夏箫,我真的好爱你。」

夏箫低头吻住林灵,舌头伸进去扫过她口腔的每一个角落,林灵也把小舌头
伸到夏箫嘴里到处的舔,两人情动如潮的交缠到唇舌发痛才恋恋不舍的分开,鼻
子蹭著鼻子的低喘,夏箫的大肉棒在林灵的小穴里无限缱绻的不停抽送,他说,
「宝贝,我们永远这样好,好不好?」

林灵满心依恋的望著他说好。

夏箫把林灵按的趴在床上,大肉棒十分情动的打桩似的狠干著她,次次都抵
到她花心最深出,简直恨不得把她嵌到自己身体里面才罢休。林灵真心爱他,所
以也不怕辛苦的挺著小屁股乖乖配合。夏箫看著身下的小女人被他干的大张著穴
口不断流水,里面的嫩肉不时随著他的动作粉嫩软腻的翻飞上来又被他捅回去,
她还晃著挺翘的小屁股淫言浪语的不断求他,夏箫心里说不出的受用,由著性子
大干了数千下才心满意足的有了射意。

他抓著林灵的小屁股加速抽送,凑在她耳边道,「宝贝,哥哥要射你了,喜
欢不喜欢?」

林灵仰著小脑袋媚叫道,「喜欢,嗯……哥哥你每次都热乎乎的喷到人家最
里面,我喜欢死了呀~ 哥哥,夏箫哥哥,啊……啊……」

夏箫低头咬住林灵肩膀上那个淡淡的牙印,极快的耸弄了几十下,抵著她的
花心喷薄而出。?

林灵有气无力的瘫倒在睡榻上,三个月没干这种体力活她就忘了厉害,居然
由著他的性子弄的这样凶,弄到她身上的骨头现在就像被马车来回碾了几十遍似
的完全散了架。林灵望著窗外西下的夕阳,一时有些发怔。

神清气爽的夏箫拿著湿毛巾走过来温柔的抬起她一条腿替她擦拭穴口的黏腻,
眉眼尽是满足的说,「宝贝,你表现不错。之前咬我的事,我也就不计较了。」

林灵哼了一声,晃著脚踝从他手里挣脱出来,「你不计较我还要计较哪。原
来那个乔落不只是你的小妹妹,人家还是你娶到以後大有好处的乔尚书的待嫁女
儿。她那麽好,夏箫你就没一点动心吗?」

夏箫笑道,「宝贝,男女在床上是骗不了人的。你看我刚才的表现像对她有
一点动心吗?」

林灵想起两人刚才的种种情状不由得小脸微红,她撇过脸去不看夏箫。

夏箫笑著抓起她的脚踝想要继续给她擦拭。

林灵踢动著小脚拥著薄被坐起身来,「夏箫,我不是在跟你闹脾气。就事论
事的说你娶乔落就是有很多好处,我却什麽都帮不了你,有时还拖你的後腿。你
和夏颖斗得这样凶险,我知道你有多想尽快除掉他,娶乔落这样便宜的好事你心
里就从来没想过一次?」

夏箫放下毛巾,认真的看著林灵道,「灵儿,娶到乔落的好处我自然知道。
但我要真想算计得失的话,我当年何必明知娶你没好处、明知你不爱我、明知你
和李逸扬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还非要把你抢过来让你恨我。宝贝,对我来说
这世上什麽好处都不能跟你比,我们在一起经历了那麽多事,我不信你不懂我。」

林灵搂住夏箫的脖子,把脸埋在他颈项处说,「夏箫,你总是太会说话也太
会让我感动。我现在越来越离不开你了,如果有一天你对我不好,你不要我了,
我会哭死的。」

夏箫温柔的抚摸著她的头发道,「傻瓜,这怎麽可能。我发过誓说今生绝不
负你,你都忘了?我还说过除非我死了,我才会不要你,在九华山上那麽难我都
没有死,那就再也不会有什麽事能把我们分开。」

第93章生日甜蜜

今天是林灵的生日,她早上高高兴兴的起来等着夏箫给她庆祝生日,可夏箫
好像根本就没想起来这回事,他吃完早饭就说今天有事要进宫。林灵看着夏箫走
出房门只得在他身后说了句晚上早点回来,夏箫答应着就走远了。

小雅知道今天是林灵生辰,中午就让厨房做了桌丰盛的菜肴还亲自给她下了
碗长寿面。到了傍晚林灵挑了套自己喜欢的浅蓝色对襟羽纱衣裳配细花烟罗裙,
头上绾了个美美的垂云髻,还特意把夏箫上次在夜市给她赢来的那只钿花步摇带
到了头上,乖乖的坐在桌前等夏箫回来。

天色渐渐暗了可夏箫还是没回来,林灵有些坐不住了,早知道夏箫走之前就
该直接告诉他了,他每天那么忙可能就真的忘了她的生日。林灵正想着,就听平
日跟随在夏箫身侧的一名小厮李平在门外恭恭敬敬的说,「林小姐,七皇子吩咐
我接您出去。」

林灵问道,「接我去哪?」

李平笑道,「七皇子只叫小的接林小姐出去,可没叫小的多嘴乱说。」

林灵这才知道夏箫是要带她到外面过生日,她心里本来还有点小委屈,现在
才复又高兴了起来,跟着李平坐上马车出府去了。?

马车走了小半个时辰然后在一片树林里停了下来。林灵从马车上下来四处打
量了一番,这个地方她以前从没来过,不知道是哪里。

李平躬身指向草地上的一条小路道,「林小姐,您顺着这条路再走几十米,
七皇子就在前面等您呢。」

虽然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但天上的月亮又圆又亮的把面前的小路照
得清清楚楚。林灵心里高兴脚步也轻盈了起来,她提着罗裙在小路上蹦蹦跳跳的
往前走去。

小径蜿蜒到尽头竟是一片豁然开朗的小湖泊,林灵只见轻轻浅浅的水面上冒
着淡淡的氤氲白气,有隐隐的流水声在耳边响起,她走近了还闻到一股淡淡的硫
磺味,这才知道是一处温泉。一条折了两折的小长廊悬空修建在温泉之上,长廊
的对面是间小小的木屋,有朦朦胧胧的光从里面透出来。

林灵走过长廊来到小屋门前,她推开屋门,里面的光景让她惊异的睁大了眼
睛。

原来这小木屋里并没有任何烛火,是数也数不清的萤火虫遍布在房间里一齐
飞舞才让整间小屋亮了起来。林灵不可置信的走进木屋,一瞬间仿佛天上的星星
全都围绕在她身旁,那一小团一小团的美丽火焰,鹅黄、浅绿,在黑暗中此起彼
伏摇曳生辉,美的简直不似人间。

夏箫从点点星光里走出来站在她面前,他俊逸帅气的笑容比所有人都要耀眼,
他亮亮的眸子比所有黑暗中的光芒都要明亮。他好温柔的对她说,「灵儿,生日
快乐。」

林灵用手捂着嘴巴看着夏箫,高兴的说不出话来。

夏箫笑着问她,「宝贝,喜欢吗?」

林灵点点头,搂着夏箫的腰幸福的把脸埋在他怀里。她微微摇晃着夏箫的身
体,看着一只只萤火虫从眼前缓缓飞过,和自己心爱的男人在这样美丽的地方相
拥,这是多美好的事。

夏箫低头挑起林灵的下巴,「宝贝,你今晚真美。」他低头吻住她樱红的小
嘴,把舌头伸出去探到林灵唇间,林灵张开小嘴娇羞相迎。两人缠缠绵绵的吻了
起来,夏箫却突然将舌底一个硬硬的东西推到了林灵嘴里,然后在她水嫩的唇上
轻轻咬了一口这才抬起头来。

林灵不明所以的睁大眼睛看着夏箫,夏箫却只微笑着看她。林灵把嘴里的东
西吐到手上,原来是个样式精巧的天青翡翠银环戒指,银戒上那块椭圆形的翡翠
在黑暗中发出淡而润的光泽。

夏箫拿起戒指,发觉手感有些滑腻………呃,他设计这个环节的时候好像没
考虑到手感问题,他笑着在自己衣襟上蹭了蹭沾到口水的戒指,然后拿起林灵的
小手郑重其事的将戒指套到她白嫩纤细的手指上,「灵儿,你知不知道戒指代表
什么意思?戒指就是戒止,你带了我的戒指,就是戒止别的男人再对你表达爱意,
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林灵摸了摸那颗圆润的翡翠,低下头好幸福的笑。?

屋子里的萤火虫过了一会儿就全都飞出去了,它们倒也没飞太远,大多都在
起着淡淡水雾的湖面上低低盘旋。林灵打开窗户看着氤氲湖面上的美丽景象,心
想这些萤火虫不知有没有上千只,她回过头对正手毛脚乱的在炭炉上烤肉的男人
说,「夏箫,这些萤火虫是你抓的吗?」

「不是,叫下面的人抓的。」

林灵看着他笑。

「但主意可是我想的,而且是我指挥他们抓的。哈,烤好了,宝贝过来尝一
口。」

林灵走过来张大嘴巴吃了块羊肉。

「怎么样?这可是七少我平生第一次下厨,小丫头算你有口福。」

「不好吃,」林灵诚实的说,「调料放太多,肉也烤老了。」

夏箫啧了一声,「让你烤你说不会,让你吃你就这么会挑剔。」

林灵笑着抹去夏箫脸上被黑炭蹭到的印子,「我还以为我的夏箫哥哥做什么
都比人强,原来你也有做不来的事。」

「以前看那些下人烤一盘就端上来,觉得挺简单的,原来也不是那么回事。」

林灵撸起袖子道,「我们一起烤。」

「你不是不会吗?」

「是不会,不过你都烤成这样了,我又能差到哪里去?」

两人搞得一身烟火味,烤了肉串、鸡翅、红薯、菜心、茄子等等许多东西,
结果不是太生就是太熟,不是太油就是太咸,根本没一样好吃的。不过满心甜蜜
的恋人哪会在意这些,再不好吃他们也觉得有趣。?

吃完东西两人手牵着手走出木屋来到温泉旁边。林灵坐在岸边人工砌成的大
石阶上,挽起裤腿撩高罗裙露出两截白生生的小腿泡到温泉里,她抬头看着满天
闪烁的星星和遍布在整个湖面上盈盈生辉的萤火虫,开心的说,「这地方真好,
我都不想走了。」

夏箫道,「身上一股子烟味,我们进去泡泡温泉吧。」

林灵娇俏的睨了他一眼,翘起弯弯的嘴角不说话。

他们两人此时俱是深爱对方,亲热起来更是说不出的浓情蜜意心意相投。事
后他搂着浑身软绵绵的林灵进到温泉里温柔细致的给她清洗,咬着她粉红色的耳
垂说,「宝贝,今天好不好?」

林灵脆生生的说好。

夏箫低低的笑,「怎么好?」

林灵粉红着小脸娇媚可爱的搂着他的脖子道,「萤火虫好、温泉也好、戒指
也好、夏箫哥哥好,二哥哥………也好。」

青梅竹马有尽时第93章生日甜蜜(H)

今天是林灵的生日,她早上高高兴兴的起来等著夏箫给她庆祝生日,可夏箫
好像根本就没想起来这回事,他吃完早饭就说今天有事要进宫。林灵看著夏箫走
出房门只得在他身後说了句晚上早点回来,夏箫答应著就走远了。

小雅知道今天是林灵生辰,中午就让厨房做了桌丰盛的菜肴还亲自给她下了
碗长寿面。到了傍晚林灵挑了套自己喜欢的浅蓝色对襟羽纱衣裳配细花烟罗裙,
头上绾了个美美的垂云髻,还特意把夏箫上次在夜市给她赢来的那只钿花步摇带
到了头上,乖乖的坐在桌前等夏箫回来。

天色渐渐暗了可夏箫还是没回来,林灵有些坐不住了,早知道夏箫走之前就
该直接告诉他了,他每天那麽忙可能就真的忘了她的生日。林灵正想著,就听平
日跟随在夏箫身侧的一名小厮李平在门外恭恭敬敬的说,「林小姐,七皇子吩咐
我接您出去。」

林灵问道,「接我去哪?」

李平笑道,「七皇子只叫小的接林小姐出去,可没叫小的多嘴乱说。」

林灵这才知道夏箫是要带她到外面过生日,她心里本来还有点小委屈,现在
才复又高兴了起来,跟著李平坐上马车出府去了。?

马车走了小半个时辰然後在一片树林里停了下来。林灵从马车上下来四处打
量了一番,这个地方她以前从没来过,不知道是哪里。

李平躬身指向草地上的一条小路道,「林小姐,您顺著这条路再走几十米,
七皇子就在前面等您呢。」

虽然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但天上的月亮又圆又亮的把面前的小路照
得清清楚楚。林灵心里高兴脚步也轻盈了起来,她提著罗裙在小路上蹦蹦跳跳的
往前走去。

小径蜿蜒到尽头竟是一片豁然开朗的小湖泊,林灵只见轻轻浅浅的水面上冒
著淡淡的氤氲白气,有隐隐的流水声在耳边响起,她走近了还闻到一股淡淡的硫
磺味,这才知道是一处温泉。一条折了两折的小长廊悬空修建在温泉之上,长廊
的对面是间小小的木屋,有朦朦胧胧的光从里面透出来。

林灵走过长廊来到小屋门前,她推开屋门,里面的光景让她惊异的睁大了眼
睛。

原来这小木屋里并没有任何烛火,是数也数不清的萤火虫遍布在房间里一齐
飞舞才让整间小屋亮了起来。林灵不可置信的走进木屋,一瞬间仿佛天上的星星
全都围绕在她身旁,那一小团一小团的美丽火焰,鹅黄、浅绿,在黑暗中此起彼
伏摇曳生辉,美的简直不似人间。

夏箫从点点星光里走出来站在她面前,他俊逸帅气的笑容比所有人都要耀眼,
他亮亮的眸子比所有黑暗中的光芒都要明亮。他好温柔的对她说,「灵儿,生日
快乐。」

林灵用手捂著嘴巴看著夏箫,高兴的说不出话来。

夏箫笑著问她,「宝贝,喜欢吗?」

林灵点点头,搂著夏箫的腰幸福的把脸埋在他怀里。她微微摇晃著夏箫的身
体,看著一只只萤火虫从眼前缓缓飞过,和自己心爱的男人在这样美丽的地方相
拥,这是多美好的事。

夏箫低头挑起林灵的下巴,「宝贝,你今晚真美。」他低头吻住她樱红的小
嘴,把舌头伸出去探到林灵唇间,林灵张开小嘴娇羞相迎。两人缠缠绵绵的吻了
起来,夏箫却突然将舌底一个硬硬的东西推到了林灵嘴里,然後在她水嫩的唇上
轻轻咬了一口这才抬起头来。

林灵不明所以的睁大眼睛看著夏箫,夏箫却只微笑著看她。林灵把嘴里的东
西吐到手上,原来是个样式精巧的天青翡翠银环戒指,银戒上那块椭圆形的翡翠
在黑暗中发出淡而润的光泽。

夏箫拿起戒指,发觉手感有些滑腻………呃,他设计这个环节的时候好像没
考虑到手感问题,他笑著在自己衣襟上蹭了蹭沾到口水的戒指,然後拿起林灵的
小手郑重其事的将戒指套到她白嫩纤细的手指上,「灵儿,你知不知道戒指代表
什麽意思?戒指就是戒止,你带了我的戒指,就是戒止别的男人再对你表达爱意,
从今以後你就是我的人了。」

林灵摸了摸那颗圆润的翡翠,低下头好幸福的笑。?

屋子里的萤火虫过了一会儿就全都飞出去了,它们倒也没飞太远,大多都在
起著淡淡水雾的湖面上低低盘旋。林灵打开窗户看著氤氲湖面上的美丽景象,心
想这些萤火虫不知有没有上千只,她回过头对正手毛脚乱的在炭炉上烤肉的男人
说,「夏箫,这些萤火虫是你抓的吗?」

「不是,叫下面的人抓的。」

林灵看著他笑。

「但主意可是我想的,而且是我指挥他们抓的。哈,烤好了,宝贝过来尝一
口。」

林灵走过来张大嘴巴吃了块羊肉。

「怎麽样?这可是七少我平生第一次下厨,小丫头算你有口福。」

「不好吃,」林灵诚实的说,「调料放太多,肉也烤老了。」

夏箫啧了一声,「让你烤你说不会,让你吃你就这麽会挑剔。」

林灵笑著抹去夏箫脸上被黑炭蹭到的印子,「我还以为我的夏箫哥哥做什麽
都比人强,原来你也有做不来的事。」

「以前看那些下人烤一盘就端上来,觉得挺简单的,原来也不是那麽回事。」

林灵撸起袖子道,「我们一起烤。」

「你不是不会吗?」

「是不会,不过你都烤成这样了,我又能差到哪里去?」

两人搞得一身烟火味,烤了肉串、鸡翅、红薯、菜心、茄子等等许多东西,
结果不是太生就是太熟,不是太油就是太咸,根本没一样好吃的。不过满心甜蜜
的恋人哪会在意这些,再不好吃他们也觉得有趣。?

吃完东西两人手牵著手走出木屋来到温泉旁边。林灵坐在岸边人工砌成的大
石阶上,挽起裤腿撩高罗裙露出两截白生生的小腿泡到温泉里,她抬头看著满天
闪烁的星星和遍布在整个湖面上盈盈生辉的萤火虫,开心的说,「这地方真好,
我都不想走了。」

夏箫道,「身上一股子烟味,我们进去泡泡温泉吧。」

林灵娇俏的睨了他一眼,翘起弯弯的嘴角不说话。

夏箫动作利索的脱下自己的衣服,又过来脱掉林灵的衣服抱著她进到水里。

暖暖的泉水温柔的拂过两人的身体,夏箫低下头吻住林灵,他一手揽著林灵
柔软的腰肢,另一手揉上她饱满挺翘的双乳,被他吻过的林灵娇美的就像朵带露
的玫瑰,她粉嫩的小乳尖上挂著晶莹的水滴,随著她急促的呼吸来回的起伏,夏
箫亲完了林灵的小嘴又去含那口感嫩滑的乳尖,他一脸满足惬意的说,「今晚吃
了这麽多东西,还是我家灵儿最可口。」

林灵仰著小脑袋挺著美丽骄傲的小胸脯由著夏箫玩弄,她瀑布一般的长发在
水面上轻轻颤动摇晃,夏箫的龙茎又热又硬的抵在她的小腹处,她就娇哼著扭动
身子来回磨蹭他的大肉棒。

夏箫的手指顺著林灵的身体曲线慢慢滑到林灵身下的隐秘花园,伸进去两根
指技巧娴熟的抽插起来。

林灵晃著小脑袋细声叫道,「嗯,不要~ 不要嘛,嗯……」

夏箫在她小穴里细密柔美的褶皱处有技巧的勾弄著,「不要什麽,哥哥的大
肉棒你都受得住,现在两根指头就不要了?」

「坏哥哥,你总欺负我。别弄那里了呀,那里好……好…………嗯……」

夏箫根本不理会林灵的反对,两指在她穴里玩到觉得够湿了才收回手指,亲
了亲她的小脸道,「小乖,到岸边趴好。」

林灵小媳妇似的低著头乖乖用两手支著岸边的石阶上,白嫩的双腿也在水下
娇怯的分了开来。夏箫走到她身後抬高她的小屁股,健腰一沈就把大肉棒插进了
她的小花穴。

林灵尖叫著双腿一软差点没滑到水里,还是夏箫在後面稳稳地扶住了她。他
一进来就开始大力的撞她又弹又翘的小屁股,「小丫头,里面怎麽这样滑?喜欢
在这里弄?」

林灵软软的答道,「这里的萤火虫好漂亮吗,好哥哥,轻些啊,水都撞进去
了~ 」

夏箫在她身後低声的笑,一手来到她小腹上鼓起的那处重重按了下去,「是
这里进水了吗?」

林灵嫣红著小脸尖尖细细的叫,「啊……不要按了吗,好涨呀~ 」

夏箫坏笑著在她身後极快的抽动起来。随著他肉棒的进出被推进小穴的水越
来越多,他偏还要用修长的手指在她小腹上一下下的按。林灵只觉子宫里被推挤
进去的水沈的发涨,夏箫的大肉棒每撞一下她就觉得心尖都在颤,他有力的手指
每在她的小腹上按一下,她子宫里就又疼又麻的好像忍耐尿意般的难受,林灵红
著小脸难耐的蹭著湿滑的青黑石阶,控制不住的缩紧绞弄小穴里的嫩肉。她的小
肚子被撑得鼓了起来,整个小穴被夏箫的大肉棒堵得严严实实的水根本流不出来,
林灵只觉子宫里面愈发酸麻敏感起来,被夏箫大力顶弄的感觉清晰的让她有些受
不了,已经分不清自己现在究竟是舒服还是难受了。

夏箫喘著粗气拍著她的小屁股道,「夹那麽紧干什麽,小骚货,乖乖让我干
你。」

林灵小猫似地哭叫著,「呜呜,好哥哥,肚子快撑破了吗。太涨了,好哥哥,
求你,你疼疼灵儿吗,唔……」

夏箫凑在林灵耳边道,「这样才更爽啊,你看你抖得多厉害,下面的小嘴吸
的我舒服死了。」

「可是………太撑了,里面好多水,会坏的,会坏的呀,呜呜。」

夏箫啐了一口,「小丫头怎麽就这麽没出息。」他看林灵按在石阶上的两臂
颤的厉害,到底还是有些舍不得她,他抽出肉棒掐著林灵的纤腰让她翻转身子躺
在石阶上,抓著她两只脚踝将她双腿曲著分开到身体两侧,让透明的水液带著香
香甜甜的气味顺著激烈张合的粉嫩小穴一点点流出来。

林灵躺在青黑色的石阶上半张著嘴像条刚上岸的鱼一样大口大口喘息,她娇
美白嫩的乳房诱人的上下起伏著,莹白的身体上到处滴著晶莹的水珠,曲著两条
粉嫩的腿露出因为刚刚被男人上过而无法合拢的美丽花穴,几只散发著淡淡绿光
的萤火虫在她身边飞舞盘旋,她这样子美的就像个刚刚掉到人间就被男人仔细品
尝过了的小仙女,既纯情又娇媚。

夏箫越看越是情动,他抓著林灵双腿再次狠狠冲进去重重的干她。林灵娇娇
的呻吟著,搂著夏箫的脖子哼哼唧唧的叫,「嗯~ 夏箫哥哥,好粗………好深,
啊~ 啊……」

夏箫亲著她红彤彤的小脸道,「没用的小丫头,想在你生日时玩点新鲜的,
你就怕成这样,还给我哭。」

林灵伸出小舌头讨好的去舔夏箫的薄唇,「好哥哥,你动起来那麽凶,还弄
进去好多水,真把人家撑坏了,我怎麽给你生小宝宝呀。」

夏箫闻言不由得勾起了嘴角,他的大肉棒抵在她花心上疼爱的厮磨著,「小
丫头,你倒越来越会说话了。今日暂且就放过你,给我把腿缠上来,缠紧点。」

林灵乖乖的把两条腿紧紧缠到夏箫劲瘦有力的腰线上,红著小脸脉脉含情的
望著夏箫好哥哥、亲哥哥的叫个不停。

他们两人此时俱是深爱对方,亲热起来更是说不出的浓情蜜意心意相投。夏
箫按著林灵在岸边做到尽兴才闷哼著抵著她射了出来。事後他搂著浑身软绵绵的
林灵进到温泉里温柔细致的给她清洗,咬著她粉红色的耳垂说,「宝贝,今天好
不好?」

林灵脆生生的说好。

夏箫低低的笑,「怎麽好?」

林灵粉红著小脸娇媚可爱的搂著他的脖子道,「萤火虫好、温泉也好、戒指
也好、夏箫哥哥好,二哥哥………也好。」

第94章冷落

平静的日子一天天过得很快,林灵和夏箫之前的感情也愈加深厚起来。林灵
见夏箫每日早出晚归的十分辛苦,总希望自己可以帮他分担一些,她知道自己没
本事在外面帮他什么,就和夏箫商量让她管理一些府里的内务。其实七皇子府的
总管王叔是个极老成可靠的人,府里的事情他都打理的井井有条,夏箫根本不用
操太多心,不过他心想林灵早晚是要作皇妃的,实在也该有些持家的本领,让她
跟着王叔学学这些东西也是好的。夏箫就说你若肯做我自然高兴,不过真的管起
家来事情都琐碎的很,我怕你不耐烦。林灵笑道我也不是小孩子了,难道一辈子
什么正事都不做只知道玩吗,你放心,我会好好学的。自此林灵就跟着王叔分管
些府里的事情,林灵生性天真浪漫,这些年虽然渐通了些世事,但这些银钱人事
上的管理她实不擅长,经常不是算错帐就是不知该怎么处理事情。夏箫听了也就
一笑置之,只说她愿意学就行,做成什么样没大关系。林灵跟着王叔学了两个月,
处事才渐渐有了些模样。

每晚夏箫回来两人一桌吃饭的时候,林灵就絮絮的和他说今天都学了什么做
了什么,夏箫总是很有耐心的笑着听她说。林灵狐疑的问你怎么听得这么开心,
难道这些事真的很有趣吗?夏箫道事情虽然没什么意思,但我的灵儿说出来就别
有一番意趣。林灵笑着低头夹了口菜,想了想又问夏箫宫里的事情忙得怎么样了。
夏箫说最近费了不少力气总算把夏颖身边最难搞的一个老臣宁太尉踢走了,宁太
尉一告老还乡就等于削了夏颖一只手臂,以后对付起他来就更容易了。林灵听了
自然也高兴,她很希望夏箫和夏颖的争斗可以早点完结,然后她和夏箫就能没有
忧虑的好好过日子了。?

谁知夏箫刚说了这话没几天,一日他早上还和平时一样出门,下午就叫手下
人给林灵传信说他有急事要去外地一趟。去哪里没说,去干什么没说,去多久也
没说,夏箫一走就是大半个月,林灵日日悬心等待,到了八月底夏箫才风尘仆仆
的回到七皇子府。林灵见他平安无事的回来十分欢喜,问他到底去了哪里。夏箫
只说现在还有很多事要他处理,有什么话晚上再说,然后就进了书房关上门和几
个心腹手下商议事情去了。

林灵见夏箫回来一句想她的话都没有就进了书房,心里多少有些委屈,可再
想到他刚才一脸疲倦的样子又觉得心疼。夏箫和手下说完话就进宫去了,林灵等
他回来吃晚饭等到辰时他也没回来,林灵只得自己吃了。?

夜很深了夏箫才推门进来,林灵躺在床上根本没睡着,忙起身点上烛火,走
过来问他吃过晚饭没有,事情是不是都忙完了。

夏箫说他吃过了,明天还得进宫。他洗了把脸就宽衣躺下,林灵吹熄蜡烛上
床躺在夏箫身侧。夏箫伸手搂住她的肩膀,摸着她滑顺的长发,默然不语。

林灵问道,「夏箫,究竟是出了什么事?你一走这么多天,我担心死了。」

夏箫道,「除了夏颖给我找麻烦,还能有什么事。不过还好是有惊无险,你
不必担心。」

「夏颖给你找什么麻烦了?」

「他在我主管的南运河上面找出个大纰漏,这事要是解决不好我手下就得折
好几个人。」

「那是什么大纰漏?」

夏箫的语气微微有些不耐,「跟你说你也不明白,这些事你根本不懂。」

林灵看着黑暗中夏箫英挺的侧脸,咬了咬嘴唇道,「我这还不是关心你,问
问你都不行。你一走半个月,一点都不想我。」

夏箫有些疲倦的叹了口气,他搂着林灵道,「我怎么不想你。真是太忙了,
这些天我都没怎么睡觉。宫里那些事你不知道,一招走错都可能全盘皆输。」

林灵抬头在夏箫脸颊上亲了一口,「夏箫,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帮你,你走的
这些天我每天都好想你。」

夏箫把她搂紧了些,「灵儿,你放心,什么都有我在。」

林灵嗯了一声,她搂着夏箫的腰说,「那我们赶快睡觉吧,你这么多天都没
睡好,今天可得好好休息一晚。」?

两人一夜无话,第二天林灵起床的时候夏箫已经走了,到了夜里很晚他才回
来。夏箫天天这样忙,林灵能做的只有等他回来张罗着给他准备好洗澡水,帮他
按按肩膀松松筋骨。这些天夏箫脸上常常是一副深思的神情,回来话也不多,林
灵不知他是不是事情处理的不顺利,惟有暗暗担心而已。

这晚夏箫总算比较早就回来了,林灵连忙吩咐厨房预备下几个他爱吃的菜式,
又温了一壶酒亲自给他斟上,这才问他南运河的事情可是解决好了,夏箫点头说
是。

林灵放心的舒了一口气,「总算好了,你这几天这样担心,我又不敢多问你,
怕你烦。」

夏箫笑道,「怎么,小丫头,嫌我冷落你了?」

林灵亦是低头一笑,「哪有,我知道你在忙正事,我才没有那么不懂事。」

饭罢夏箫进到澡盆里闭着眼睛仰头休息了一会儿,林灵来到他身后伸出两只
小手按着他的太阳穴轻轻的揉。

她揉了一会儿低头问他,「夏箫,你睡着了吗?」

「没有。」

「明天还要很早就出去吗?」

「不用。」

林灵张了张嘴巴,心里想的却是说不出口。夏箫都已经回来七八天了,他们
两个却还没有亲热过,她知道他这些天很忙,可能没那个心思,不过她还是觉得
……夏箫好像对她有些冷淡,他以前不是这样的。?

夏箫洗完澡两人熄灯上床睡下。林灵在黑暗中听着夏箫平稳的呼吸声,嘟起
小嘴重重翻了个身,夏箫没有反应,林灵又气呼呼的翻了回来。

在林灵满腔怒火的翻第三个身的时候夏箫伸出手一把将她揽在了怀里,「小
笨蛋,你翻什么呢?」

林灵的语气不由得十分委屈,「你都睡着了,管我翻什么。」

夏箫道,「你这么翻,我怎么睡得着?」

「你不是很累吗?不管我怎么样你肯定也睡得着。」

夏箫低声笑道,「我之前问你是不是嫌我冷落了你,你还不承认,你心里明
明就是这样想。」

林灵被猜中了心事,小脸不由得有些发烫,她又翻过身去背对着夏箫赌气道,
「好了,我不翻了,你睡吧!」

夏箫叹了口气,「灵儿,你可真是个傻女孩。」?

第二日,林灵迷迷糊糊的感到旁边的人从床上坐了起来开始穿衣服。

她伸出手拉着夏箫的胳膊,睡意浓浓的道,「你不说今天不用很早出门吗?」

夏箫捏了捏她的小鼻子,「还早,都快中午了。」

林灵揉揉眼睛看了看窗外的天色,「还真是不早了,你今天还要出去啊?」

「嗯。」

林灵抻着懒腰说,「我浑身酸死了。」话里多少有些撒娇的意味。

夏箫拍了拍她的脸蛋道,「你再睡一会儿,然后好好泡个热水澡。」想了想
又说,「对了,等会儿别忘了吃药。」

林灵不由得一怔,她和夏箫在一起一直都有吃避孕的丸药,不过这话从夏箫
嘴里说出来,她听着怎么有点不是滋味。

夏箫看了看林灵有些僵的脸色解释道,「我们好些天没亲热过了,我怕你一
时忘了,随口提醒一句。」

林灵勉强笑道,「我怎么会忘,等会儿起床就吃。你今天还要进宫吗?」

「不进宫,但还是要出去办点事。」

「嗯,晚上早点回来。」

「好。」夏箫俯身在她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就关门出去了。

夏箫走后林灵没有起来,她躺在床上轻轻咬着白嫩的指尖看着床顶发呆,夏
箫叫她吃药其实也没什么,本来两人就还没成婚,真有了宝宝确实不好。他昨晚
虽然在床上有些过分,但她想他终究还是爱她的,可能他最近压力真的很大,而
她就应该多多体谅他,乖乖的不给他添乱。宫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总会有解决的
一天,然后他们就可以成婚,以后也会有自己的宝宝,总归将来一切都会变好的。

青梅竹马有尽时第94章冷落(H)

平静的日子一天天过得很快,林灵和夏箫之前的感情也愈加深厚起来。林灵
见夏箫每日早出晚归的十分辛苦,总希望自己可以帮他分担一些,她知道自己没
本事在外面帮他什麽,就和夏箫商量让她管理一些府里的内务。其实七皇子府的
总管王叔是个极老成可靠的人,府里的事情他都打理的井井有条,夏箫根本不用
操太多心,不过他心想林灵早晚是要作皇妃的,实在也该有些持家的本领,让她
跟著王叔学学这些东西也是好的。夏箫就说你若肯做我自然高兴,不过真的管起
家来事情都琐碎的很,我怕你不耐烦。林灵笑道我也不是小孩子了,难道一辈子
什麽正事都不做只知道玩吗,你放心,我会好好学的。自此林灵就跟著王叔分管
些府里的事情,林灵生性天真浪漫,这些年虽然渐通了些世事,但这些银钱人事
上的管理她实不擅长,经常不是算错帐就是不知该怎麽处理事情。夏箫听了也就
一笑置之,只说她愿意学就行,做成什麽样没大关系。林灵跟著王叔学了两个月,
处事才渐渐有了些模样。

每晚夏箫回来两人一桌吃饭的时候,林灵就絮絮的和他说今天都学了什麽做
了什麽,夏箫总是很有耐心的笑著听她说。林灵狐疑的问你怎麽听得这麽开心,
难道这些事真的很有趣吗?夏箫道事情虽然没什麽意思,但我的灵儿说出来就别
有一番意趣。林灵笑著低头夹了口菜,想了想又问夏箫宫里的事情忙得怎麽样了。
夏箫说最近费了不少力气总算把夏颖身边最难搞的一个老臣宁太尉踢走了,宁太
尉一告老还乡就等於削了夏颖一只手臂,以後对付起他来就更容易了。林灵听了
自然也高兴,她很希望夏箫和夏颖的争斗可以早点完结,然後她和夏箫就能没有
忧虑的好好过日子了。?

谁知夏箫刚说了这话没几天,一日他早上还和平时一样出门,下午就叫手下
人给林灵传信说他有急事要去外地一趟。去哪里没说,去干什麽没说,去多久也
没说,夏箫一走就是大半个月,林灵日日悬心等待,到了八月底夏箫才风尘仆仆
的回到七皇子府。林灵见他平安无事的回来十分欢喜,问他到底去了哪里。夏箫
只说现在还有很多事要他处理,有什麽话晚上再说,然後就进了书房关上门和几
个心腹手下商议事情去了。

林灵见夏箫回来一句想她的话都没有就进了书房,心里多少有些委屈,可再
想到他刚才一脸疲倦的样子又觉得心疼。夏箫和手下说完话就进宫去了,林灵等
他回来吃晚饭等到辰时他也没回来,林灵只得自己吃了。?

夜很深了夏箫才推门进来,林灵躺在床上根本没睡著,忙起身点上烛火,走
过来问他吃过晚饭没有,事情是不是都忙完了。

夏箫说他吃过了,明天还得进宫。他洗了把脸就宽衣躺下,林灵吹熄蜡烛上
床躺在夏箫身侧。夏箫伸手搂住她的肩膀,摸著她滑顺的长发,默然不语。

林灵问道,「夏箫,究竟是出了什麽事?你一走这麽多天,我担心死了。」

夏箫道,「除了夏颖给我找麻烦,还能有什麽事。不过还好是有惊无险,你
不必担心。」

「夏颖给你找什麽麻烦了?」

「他在我主管的南运河上面找出个大纰漏,这事要是解决不好我手下就得折
好几个人。」

「那是什麽大纰漏?」

夏箫的语气微微有些不耐,「跟你说你也不明白,这些事你根本不懂。」

林灵看著黑暗中夏箫英挺的侧脸,咬了咬嘴唇道,「我这还不是关心你,问
问你都不行。你一走半个月,一点都不想我。」

夏箫有些疲倦的叹了口气,他搂著林灵道,「我怎麽不想你。真是太忙了,
这些天我都没怎麽睡觉。宫里那些事你不知道,一招走错都可能全盘皆输。」

林灵抬头在夏箫脸颊上亲了一口,「夏箫,我真不知道该怎麽帮你,你走的
这些天我每天都好想你。」

夏箫把她搂紧了些,「灵儿,你放心,什麽都有我在。」

林灵嗯了一声,她搂著夏箫的腰说,「那我们赶快睡觉吧,你这麽多天都没
睡好,今天可得好好休息一晚。」?

两人一夜无话,第二天林灵起床的时候夏箫已经走了,到了夜里很晚他才回
来。夏箫天天这样忙,林灵能做的只有等他回来张罗著给他准备好洗澡水,帮他
按按肩膀松松筋骨。这些天夏箫脸上常常是一副深思的神情,回来话也不多,林
灵不知他是不是事情处理的不顺利,惟有暗暗担心而已。

这晚夏箫总算比较早就回来了,林灵连忙吩咐厨房预备下几个他爱吃的菜式,
又温了一壶酒亲自给他斟上,这才问他南运河的事情可是解决好了,夏箫点头说
是。

林灵放心的舒了一口气,「总算好了,你这几天这样担心,我又不敢多问你,
怕你烦。」

夏箫笑道,「怎麽,小丫头,嫌我冷落你了?」

林灵亦是低头一笑,「哪有,我知道你在忙正事,我才没有那麽不懂事。」

饭罢夏箫进到澡盆里闭著眼睛仰头休息了一会儿,林灵来到他身後伸出两只
小手按著他的太阳穴轻轻的揉。

她揉了一会儿低头问他,「夏箫,你睡著了吗?」

「没有。」

「明天还要很早就出去吗?」

「不用。」

林灵张了张嘴巴,心里想的却是说不出口。夏箫都已经回来七八天了,他们
两个却还没有亲热过,她知道他这些天很忙,可能没那个心思,不过她还是觉得
……夏箫好像对她有些冷淡,他以前不是这样的。?

夏箫洗完澡两人熄灯上床睡下。林灵在黑暗中听著夏箫平稳的呼吸声,嘟起
小嘴重重翻了个身,夏箫没有反应,林灵又气呼呼的翻了回来。

在林灵满腔怒火的翻第三个身的时候夏箫伸出手一把将她揽在了怀里,「小
笨蛋,你翻什麽呢?」

林灵的语气不由得十分委屈,「你都睡著了,管我翻什麽。」

夏箫道,「你这麽翻,我怎麽睡得著?」

「你不是很累吗?不管我怎麽样你肯定也睡得著。」

夏箫低声笑道,「我之前问你是不是嫌我冷落了你,你还不承认,你心里明
明就是这样想。」

林灵被猜中了心事,小脸不由得有些发烫,她又翻过身去背对著夏箫赌气道,
「好了,我不翻了,你睡吧!」

夏箫叹了口气,「灵儿,你可真是个傻女孩。」他扶著林灵的肩膀转过她的
身子,低头温柔的吻住她柔软的唇瓣。他的大掌来到她胸前解开一颗颗小小的盘
扣,露出里面光滑细嫩的肌肤,他推高林灵的肚兜抓住她胸前两团白腻的凝脂含
到了嘴里。

林灵双手抱著夏箫埋在她胸前的头颅,微微喘息著说,「夏箫,我这些天都
好担心,我觉得我根本不知道你在想什麽。」

夏箫的手来到林灵两腿之间,拨开她美丽的花唇摸索到小巧的阴蒂用两根修
长的手指按压挤弄,然後揪住她微微挺立的小花核用力的揉搓,他一边稍嫌粗暴
的啃咬著林灵白嫩的乳肉一边说,「你这丫头就是太爱胡思乱想,我天天在你身
边你还担心,我要是不在你身边了,你要怎麽样?」

林灵敏感的身子被夏箫这样玩弄了一会儿就渐渐动了情,她双腿曲起的夹在
夏箫腰侧,气息的不稳的说,「你会不在我身边吗?夏箫哥哥,嗯~ 」

「不会,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夏箫说著就抬起林灵双腿缠到自己腰间,挺
动臀部将粗长的肉棒一下插了进去。

林灵尖叫著夹紧夏箫的腰,睁大眼睛望著黑黝黝的床顶咬著嘴唇急促的喘息。

夏箫并没有马上就动,他温柔的摩挲著林灵线条柔美的腰臀曲线,粗大的龙
茎停在林灵体内感受著甬道里紧致细腻的收缩,他说,「宝贝,你看著我。」

林灵看著夏箫,他一双明亮的眼睛在黑暗中深深地凝视著她,他的分身也在
她体内缓缓地进出著。他极少这样慢的在她体内动作,这样饱胀而缓慢的厮磨却
让她甬道里的每一寸肌肤都更加清晰的感受到他的存在。

夏箫用双手捧起她的脸,一字一句的说,「灵儿,我爱你。」

夏箫说话的语气不知为何让林灵的眼睛湿润了起来,她说,「夏箫,我也爱
你,很爱你。」

夏箫低头吻住她,身下的动作也渐渐大了起来,每次都重重的抵到她花心深
处再整根撤出来。他这样全力的进出了数百下,林灵就挨不住了,他每次用力的
顶进都让她红肿的穴口火辣辣的发疼。

林灵娇声呻吟道,「好哥哥,你别那样大力的进呀,我受不住。」

夏箫不说话,他眼中一片猩红的继续大力挺动著,他只知道那滑腻紧致的嫩
肉夹得他好爽,她甜美的花心也小嘴一样的吸得他好爽。

两人性器相撞的声音在暗夜里听得分外鲜明,林灵搂著夏箫的脖子颤颤的说,
「好哥哥,啊!你轻些啊,唔~ 唔……别再进了,顶进去了呀,疼,疼啊,唔~ 」

夏箫今夜实是有些蛮横,他根本不听她的话还是狠顶著她脆弱的花心,一下
又一下的越来越深,最後居然把大龟头挤到了她的子宫颈里。

林灵痛的哭出声来,小小的身子僵在夏箫身下动也不敢动。夏箫感受著她子
宫口脆弱温柔的包含吸裹,伸手抹掉她脸上的泪痕,喃喃的说,「灵儿,以後这
里真的会有我的小宝宝吗?」

林灵委屈的抽噎著,「夏箫,你怎麽这样,痛死了,呜呜,你出来,好痛。」

夏箫这才把粗大的肉棒从林灵滑腻的小穴里慢慢抽出来,他掐著林灵的腰翻
过她的身子让她跪在床上,林灵被他弄得根本就支撑不住手脚,夏箫却还霸道的
抓住她的腰身不许她瘫下去,然後大肉棒直接从身後热热的捅了进来。他不紧不
慢的抽动了一会儿,又可恶的对准她穴里的那处敏感点毫不留情的重重戳弄起来。

林灵哪里受得住,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没一会儿就被夏箫推上了高潮,林
灵只觉整个身子都仿佛不是她自己的了,只能被夏箫强留在他制造出的目眩神迷
的感官世界里不断沈沦。

当夏箫最後嘶吼著在她体内爆发出来的时候,林灵几乎有些神志模糊了,她
软软的躺在床上什麽都顾不得的就要沈沈睡去。夏箫却还在她身後喘息著抚摸她
的身体,没多久就又硬起来的肉棒再次烫人的顶了进来。

林灵懊恼的呻吟出声,有气无力的推著夏箫靠近的胸膛,夏箫紧紧把她白嫩
柔软的身子抱在怀里不停地亲吻,身下的怒龙开始有力的抽插了起来。林灵挣扎
了几下就再没了力气,只能由著他摆弄去了。?

第二日,林灵迷迷糊糊的感到旁边的人从床上坐了起来开始穿衣服。

她伸出手拉著夏箫的胳膊,睡意浓浓的道,「你不说今天不用很早出门吗?」

夏箫捏了捏她的小鼻子,「还早,都快中午了。」

林灵揉揉眼睛看了看窗外的天色,「还真是不早了,你今天还要出去啊?」

「嗯。」

林灵抻著懒腰说,「我浑身酸死了。」话里多少有些撒娇的意味。

夏箫拍了拍她的脸蛋道,「你再睡一会儿,然後好好泡个热水澡。」想了想
又说,「对了,等会儿别忘了吃药。」

林灵不由得一怔,她和夏箫在一起一直都有吃避孕的丸药,不过这话从夏箫
嘴里说出来,她听著怎麽有点不是滋味。

夏箫看了看林灵有些僵的脸色解释道,「我们好些天没亲热过了,我怕你一
时忘了,随口提醒一句。」

林灵勉强笑道,「我怎麽会忘,等会儿起床就吃。你今天还要进宫吗?」

「不进宫,但还是要出去办点事。」

「嗯,晚上早点回来。」

「好。」夏箫俯身在她脸上亲了一口,然後就关门出去了。

夏箫走後林灵没有起来,她躺在床上轻轻咬著白嫩的指尖看著床顶发呆,夏
箫叫她吃药其实也没什麽,本来两人就还没成婚,真有了宝宝确实不好。他昨晚
虽然在床上有些过分,但她想他终究还是爱她的,可能他最近压力真的很大,而
她就应该多多体谅他,乖乖的不给他添乱。宫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总会有解决的
一天,然後他们就可以成婚,以後也会有自己的宝宝,总归将来一切都会变好的。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