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卧底】(04)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四)

色欲高涨的张小天胯下之物疯狂的喷射,一下子猛烈的在钟思婷火热的食道
内射了十多股。呛的她反胃欲吐,但是男生的大肉棒死死地堵在食道口,让她欲
吐不能,双目泛白,两只手求救般的不停的拍打男生的双腿,祈求张小天能放过
她。

「哇……」终于解放食道的钟思婷,在失去了男人的扶持下,一下子软弱的
扑倒在地板上,不顾遮掩赤裸的诱人身躯,钟思婷此时此刻犹如待宰的小动物,
虚弱的趴在地上不停的抽搐着,凌乱的长发肆意的散着,伴随着阵阵的干呕声。

「真是淫荡的女教师,居然用嘴都能让学生射精,还让男学生直接口暴……
你那食道简直就是一个淫荡的容器,榨取学生的精液……」

张小天赤裸着身子,精干的身子几乎没有什么赘肉,就是胯下射精后还依旧
勃起的大肉棒显得特别索大和恐怖。

看着脚下被口暴到几乎昏迷的女老师,张小天基因里残暴分子开始沸腾。今
晚,就让这个圣神的教师办公室变成淫荡的恶魔领域吧!

「钟老师,你也差不多休息够了吧!是不是可以进行下一个环节了?」

张小天已经等的急不可耐,虽然刚刚才在女老师的口中疯狂的抽插射精了一
次。但是他异于常人的体制让他避免了男人射精后的不应期。

张小天站在趴在地上的钟思婷边上,一边用淫荡的目光扫视着这个诱人少妇
的赤裸肉体,一边抬起脚,用肮脏的臭脚在美少妇的身躯上践踏着,用他粗糙的
脚底板侮辱着女教师娇嫩的肉体。

肮脏的脚划过了女人雪白的胸膛,微微用力的踏在丰满的乳房上,张小天微
微收起脚趾,把女人用来哺乳下一代的乳头夹住,来回的蹂躏和玩弄。

用脚底板感受女人丝滑的肌肤,纤细的腰肢,两个脚趾头夹住了钟思婷异常
丰满的臀肉,感受着女人只能被丈夫爱抚的下体。

「啧……啧……真淫荡啊,被自己的学生口暴,下体都能水流成河……」

张小天用大拇指从匍匐着的钟思婷臀缝处,探了进去,用男人的脚趾头去碰
触女人宝贵的下体。用粗糙的脚底肌肤去感受女人下体部位的娇嫩。用干燥的脚
趾头去玩弄女人发浪多汁的蜜穴。

「不要,不要,不要……你这个王八蛋……」,刚刚还虚弱的匍匐在地上干
呕的女人,一下犹如濒临死亡的动物在垂死挣扎。

钟思婷感到自己都快要发疯了,这个无耻的男人不单单侮辱自己,要自己用
嘴巴去吸允他的肉棒,还直接抽插进了自己的喉咙里,把自己憋的快死过去了,
最后还直接在食道里射精。她能感受到,男人所有的肮脏的精子全部都完美的进
了自己胃里,射精的量之大,钟思婷感到恐怖,自己都快被张小天射进胃里的精
子弄饱了,刚刚还微微打了个饱嗝。

而现在……现在,这个恶魔般的男人居然用他肮脏污浊的脚玩弄自己的身体?!
自己的脸,自己的乳房,自己的肚皮,自己的臀部,甚至,甚至他还用脚趾头去
挑逗自己下体敏感的阴蒂,还用大拇指探进女人象征贞洁的,神圣的肉洞。

钟思婷要疯了,任何女人受到如此大的压力之后,收到敌人这样侮辱的玩弄,
恐怕都会疯掉吧。

看着犹如陷入危险后的凶猛母兽,钟思婷疯狂的样子还真有点吓着张小天。

「闭嘴,你这个下贱的女老师,你这个被自己男学生口暴的贱货,你再敢说
一句话,我明天就找人杀了你儿子,叫保险公司把你老公送进监狱。你想想吧!」

张小天知道,面对正常的女人要哄,面对发疯的女人要残暴。古时候有句话
怎么说来着?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陷入疯狂的女人只能被更加强大的力量镇压,让她知道这是她无法反抗的强
大力量后。那么她就会学会妥协,尝试屈服,知道永永远远被强大的对方奴役。

钟思婷被张小天的怒吼吓着了,也被话里面的意思镇住了。

是啊,我还有我的孩子,我那刚刚出生一年,刚刚断奶的孩子。妈妈会保护
你的,妈妈即使堕入地狱,也会把你托举着享受光明。

疯狂的钟思婷渐渐的安静了下来,只是这个安静的让人恐怖的办公室内只能
听到,男人怒气的粗喘声,和女人幽幽哽咽的声音。

张小天半蹲下来,温柔的整理着女人的头发,不顾她害怕躲闪的样子,霸道
的一缕一缕的慢慢打理着。

「钟老师,对不起。我是太爱你了!没想到你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男人突然温柔下来的语气和表白似得话语忽悠的钟思婷一呆一呆的。

「我实在是太喜欢你了,做梦都想得到你,钟老师你知道不知道,这段时间
每天晚上做梦我都会梦到我们两个人在不断的做爱,有时候在家里,有时候在电
影院,有时候在……」

张小天干脆直接坐在地上,挨着钟思婷僵硬的身体。将这个比自己还高大,
发育的异常丰满诱人的肉体轻轻的搂入怀里,两具不要脸的大肉虫紧紧的靠在一
起。

男人的手又不安分的在钟思婷的肉体上来回的爱抚,被张小天大棒加甜枣弄
得晕头转向的女教师全无反抗的被自己的男学生搂在怀里肆意的玩弄着。

「钟老师,给我吧!把自己全部交给我,我会给你全部你想要的东西……」

恶魔的蛊惑又开始不断的引诱着女教师的灵魂,非要勾引这个妖艳的少妇女
教师直接堕落到地狱的最深处。

「不行,我……我已经给你……那什么了。你也已经出来一次,还直接……
直接弄到胃里。」

「就一次,那哪够啊!不信的话,老师再摸摸,现在还硬着呢!是不是比你
老公的大很多啊,刚刚是不是含着肉棒的时候已经兴奋了。」

「不要再说了……别再提他,这个时候请你不要再提他了……呜呜呜……」

在这样的时候,这样两个赤裸男女淫荡的相拥着的时候,张小天不断的提起
女人的丈夫,不但给女人带来了异样的屈辱和难堪,还让张小天异常的兴奋,自
己现在正在肆意的玩弄着的这个美颜少妇是别人的老婆,这具被自己随意爱抚的
肉体本来应该是别的男人所有的。可现在她却背着自己的丈夫,匍匐在自己的怀
里。

「你丈夫那个垃圾,自己没那本事还敢去借高利贷!现在不单单害了自己要
坐牢,还害得你整个家庭早不保夕,你儿子以后怎么长大都不知道……啧啧……
做丈夫,做父亲做到他那份上也是够了……」

张小天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钟思婷的表情。

一开始还麻木的女人,在听到张小天的话以后,从难过到伤心,从痛苦慢慢
的感到一阵阵的绝望。整个人都难过的蜷缩在一起,远远望去,一个发育丰满的
少妇正赤身裸体的缩在一起,被一个比自己小很多的赤裸男孩紧密的搂在怀里。

「钟老师,别哭了!你一哭我就心疼,没事的,没事的。所有的事情我帮你
解决。只要你做我的女人,我会给你一切你想要的东西……」

钟思婷抬起哭的春雨梨花的脸,死死的望着张小天,一脸的不可思议。「做
你的女人?你才多大?」

张小天不管女人的反应,把她抱在怀里,「现在这些事,我可以轻而易举的
帮你解决。而且,我可以保证你老公不会入狱,可以给你的小孩最好的成长环境,
一个电话就可以把你转成正式在岗教师……条件只是做我的女人!」

「我……我已经有老公了啊……」钟思婷无法想象这个只有十六岁的男孩可
以做到他说的这么大的能量,可是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了。自己的丈夫,自己的儿
子,就连自己本身现在都在这个男孩的掌控之下。自己还有选择的余地么?

「没关系,你现在的那个老公,我会处理的非常好的……钟老师,告诉我,
你最后的决定是什么?」

阴险的恶魔做出了最后通牒,在巨大的诱惑面前,女热会选择艰苦的光明,
还是甜蜜的深渊?

「我……我……我……」钟思婷已经晕眩了,本以为坚强的自己会为了丈夫
誓死选择最后的尊严。可当恶魔的交易出现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开始犹豫不定,
坚定的步伐开始向着深渊迈出了第一步。

想想自己即将破碎的家庭,现在被人囚禁不知受到如何虐待的丈夫,在家无
人照顾嗷嗷待哺的儿子,钟思婷现在真的感到一阵阵的无力,这段时间的煎熬已
经让这个美颜的少妇人妻心力交瘁。

而现在,张小天给出了让她难以拒绝的诱惑。

自己只要肯做他的女人,或许只能是私底下的情人,甚至可能只是他发泄性
欲的炮友,现在家庭面临的一些艰难就能迎刃而解。

可是,钟思婷是一个本分的妇女,是一个好妻子,好母亲,还是一个神圣的
人民教师。现在却要面临选择做一个自己男学生的炮友,这让她难堪的无法言喻。

张小天带着笑意看着怀里的人妻正在进行激烈的内心斗争,魔鬼的诱惑已经
开始发挥作用,他相信这个女人会做出让他满意的决定。

「张小天,你是不是真的能做到你答应的那些事情?」,钟思婷哭的通红的
眼睛发出了慑人的光芒,直直的注视着这个比自己小是多岁,赤身裸体把自己抱
在怀里的男学生。

「嘿嘿,我张小天说过的话,在这清源市还是比较好用的,这就不需要你担
心了,我的小美人。」

「……好,我同意你的交易。但是如果你没有做到你承诺的事情,我……」

话还没说完的钟思婷被张小天霸道的吻了上去。男人已经急不可耐,而男人
胯下的大肉棒也急不可耐的想要探寻女教师下体神秘的肉穴。

钟思婷彻底的放弃了,面对强大的恶魔所编制的陷阱,脆弱的甜美人妻无力
反抗。只能在男学生淫邪的目光下分开自己的大腿,毫无保留的展现人妻少妇丰
满多汁的下体,而本应被自己丈夫独享的肉体现在被逼在别的男性面前慢慢的绽
放。

「啊……轻点……你的……那个太大了……轻点……好痛……」

平日里神圣的校园的教师办公室里传出了让人面红耳赤的淫词浪语。

而此时此刻在老师们用来授业解惑的地方,一个娇艳的美少妇人妻女教师正
一丝不挂的站在地上,上半身匍匐在老师日常办公用的桌子上,将成熟女人丰满
的臀部疯狂的翘起,任由胸口哺乳后浑圆饱满的乳房自由的下垂。

而在台灯幽暗的灯光下,一个瘦小的男学生同样赤裸着身体,站在一个小椅
子上,胯下的庞大肉棒正死命的插入前面比自己高大很多的女教师下体的肉穴中。

「不愧是成熟的蜜雪,都快能完美的容纳下自己的大肉棒了。这样的吞噬感
简直就是李甜静这样的少女完全无法媲美的。」

当张小天的大肉棒完全插入女教师的身体时,这样的舒适和少妇肉穴紧密的
包裹感让他爽快的无与伦比。

已经大获全胜的男人已经不着急粗糙的享用这个沦为盘中餐的女人,而是准
备细细的把玩。

张小天整个人都快趴在钟思婷的背上,一边用双手玩弄女人弯下腰后显得更
加硕大的乳房,一边慢慢品味女人肉穴被插入后的在大肉棒上的蠕动。

而钟思婷简直就要疯了,这个才十五、六岁的男生,为什么会有这么吓人的
大肉棒,比自己丈夫这个成年男人都要大上好几个尺寸。

而自己这个生完孩子后都有点宽松的下体都完全无法容纳。刚刚张小天插入
的时候,要不是自己早就分泌的大量的淫液,恐怕里面的嫩肉都要被大肉棒摩擦
伤了。

『可……为什么这么满足,这是之前完全无法想象的饱满,这样的尺寸,将
下面塞得满满的,不留一丝缝隙……为什么还不动,好痒……好像要……钟思婷,
你难道真是一个下贱的淫荡女人?』

张小天感觉到正驮着自己的女人开始不安的扭动,整个雪白的身子满满的变
得潮红,而她的下体开始分泌更多的汁液。

少妇人妻的身子还真是敏感,稍微一挑逗居然能湿成这样!

张小天知道时机到了,对付这样威逼利诱来的人妻,不能单单只靠胁迫就能
让她心甘情愿的留在自己身边成为自己的性奴,还要加上淫荡邪恶的调教。

将这个神圣的人民教师调教成属于自己身边的一条下贱听话的母狗,第一步
就是给她无与伦比的高潮,让她体会一次从来没有过的激情巅峰。

「钟老师,学生要来咯,要来操你这个伟大的人民教师咯……」

张小天双手扶着钟思婷趴下去的两腰,双脚微微踮起来,开始疯狂的挺起收
回自己的腰肢,用胯下婴儿手臂粗细的肉棒在女教师丰满多汁的肉穴里面来回的
猛烈抽擦。

男孩的坚硬的小腹无情的撞击着女人丰满雪白的臀部,在来回激烈的碰撞下,
女人翘起的臀部形成了淫荡诱人的臀浪,伴随着『啪……啪啪………』声,在空
荡荡的办公室内回荡着。

性爱上所向披靡的张小天越干越勇,仿佛永无止境的抽擦让他犹如一个战场
上百战百胜的将军。

而匍匐在桌上的女教师,却在男孩大肉棒无情的鞭挞之下,只能发出激烈的
娇喘,默默承受来至男性的征服。

肮脏的交易似乎永无止境,钟思婷无法想象这是怎样的一个场景,可能已经
过去一个世纪这么长了。自己在男孩疯狂的抽插之下高潮了多少次?两次?三次?
还是五次?已经记不清了。自己现在整个脑袋都是晕眩,思绪一片空白。

唯一能清晰感觉的就是下体肉穴内的饱满,和身后男孩无情的侵入。而现在,
又要来了。

「啊……啊……张小天……我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再弄下去……我
……我会死的……啊……啊……来了……来了……来了,啊……啊!」这次的高
潮来的比之前还要猛烈,钟思婷明显感觉到在飞上天空的那一瞬间,尿道就快控
制不住,挤了几滴尿液出来。

这已经是钟思婷第八次高潮,张小天看了看时间,才过去了两个多小时。

扶着已经因为疯狂高潮而耗尽体力,无法自己站稳的丰满人妻。张小天将她
慢慢的放在铺满考试卷子的地上。掏出了自己的手机,这样精彩的一幕怎能错过。

此时,钟思婷闭着眼睛,还沉浸在疯狂性爱后高潮的山顶浪尖上细细回味,
一时间忘记了自己是被胁迫的事情,也忘记了自己是有丈夫的人妻身份。只是处
在女人的本能去感受人身为动物的天性。

张小天看着慢慢恢复平静的钟思婷,一脸高潮后的春潮,凹凸有致的雪白肉
体就这么赤裸裸的躺在同学的卷子上,本就还没有发泄的性欲又开始沸腾。

男孩粗鲁的分开了女教师的两腿,被抽插的有点红肿的肉穴在灯光下反射出
淫荡的光芒。

女人笔直的双腿被张小天抗灾了肩上,下体的肉穴又一次被大肉棒兵临城下。
这个美丽的人妻躺在地上变成了一个被自己男学生无情抽插的炮架子。

「啊……疼……疼,疼……不要再来了……太大了,顶着子宫了……拔出去
……」

本来还头晕目眩的钟思婷,被下体又一次入侵带来的疼痛感惊醒了。

『他简直就不是人,而是一头性爱机器,这么久还没射?自己都不知道高潮
了多少会……』可随着张小天不断的抽插和高超的技巧,没过多久钟思婷感觉自
己的身体又开始有了欲望。她有种预感,这一次的高潮来临的时候比之前都要疯
狂,将会把自己送入无情的地狱。

「啊……啊……小天……慢点……慢点……啊……疼……

「钟老师,慢慢体会高潮的滋味吧,这会让你永生难忘。以后就乖乖的做我
张小天的女人吧……」

钟思婷已经开始变了,自己身为人妻已经变得不贞洁,属于丈夫的身体正在
被别的男人用力的抽插。身为一个伟大的人民教师却被自己的男学生压在身下,
用女人宝贵的肉穴去套弄他的肉棒换取自己的利益。身为一个母亲,却用自己的
肉体去享受另一个男人用肉棒鞭挞。

自己已经无法回头了,就用这让人沉醉的性爱埋葬过去的自己吧!

既然无法回头,为什么不享受这个黑暗的世界!

苦海无涯!既然无涯,何须回头,就让自己永生永世麻木在这个残酷的苦海
吧!

「小天……小天,用力,用力操我,我是一个贱女人,一只欠操的母狗,现
在我就要你的大肉棒……」沉沦的钟思婷已经变得黑暗,高潮的激情点燃了少妇
的饥渴。

看着平时一本正经的女教师,在自己的胯下承欢,不断的说着淫荡的话语,
张小天简直兴奋的浑身血液逆流,胯下的肉棒变得比以往更加粗壮,每次用力的
抽插都不断撞击着女人的子宫,想要打开女人身体内最后一道宝库。

「啊……啊……操死我了,你要操死我了……死吧……死吧……都死吧!」

钟思婷已经像是入了魔的魔女,柔顺的秀发此时随着疯狂扭动的头颅在空中
狂舞。双手死死的抓住张小天的手臂,锋利的指甲把男孩的手臂都抓出了一道道
的血痕。

在猛烈的撞击下,丰满的乳房犹如来回晃动的奶油布丁,笔直的双腿时而盘
在男孩的腰上,时而用力的伸直,小腿的肌肉都无规律的微微颤抖。

「钟老师,我……我要来了……」,张小天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男孩此时双目通红,犹如一个嗜血的恶魔。而最后的疯狂抽插,让不知廉耻
的两个男女体内的高潮不断累积。

在男人不知道几百次的撞击下,还未有人探入的子宫口终于含苞待放般的被
坚持的大肉棒轰开了一个口,鹅蛋般的龟头好似探入宝库的强盗,想要无情的掠
夺女人子宫内的一切宝物。

「啊……啊!救命……」

原本还在激情颤抖的钟思婷突然一下子呆住了,浑身的肌肉都在绷紧,双目
泛白,嘴角的口水都不能控制的往外流,一双腿用力的夹住张小天的腰,两只脚
的脚趾用力的分开。

「啊……这就是老师的子宫,我终于打开了……钟老师……我也来了……」

在女人高潮时,疯狂蠕动的阴道内,张小天感到了与众不同的快感,紧紧包
裹的肉穴,和娇嫩多汁的润滑,张小天在疯狂抽插了两个多小时后也高潮了,而
且直接打开了钟思婷的最后保护,轰开了女人的子宫,直接将精子肆意的喷洒在
孕育生命的地方深处。

「啊……嘶……」男人滚烫的精液直接挥洒在子宫最最娇嫩敏感的地方,让
还处在极乐快感之处的钟思婷无法抵抗,绝巅的快乐让钟思婷双目一翻,直接晕
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过久,仿佛跨过了岁月的长河,淌过了时光的小溪。

两个疯狂交媾后的男女才缓过劲来,两个人都无言的双目对视。

恢复神智的钟思婷此时此刻想到了死。或许只有自己死了,才能逃过恶魔的
追捕。而此时,恶魔正带着享受完自己肉体后的满足感,满意的看着自己。

她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体内被面前的男孩射满了肮脏之物,被子宫紧密包
裹,没有一丝流出,自己的肚子仿佛都被这大剂量的精子塞得鼓了起来。

屈辱的泪水再次顺着高潮后红润的脸颊无声的留下。

时间好像停在了这一刻,男女双方都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却又都想知道对
方在想什么。

「咚……咚……」,「有人在么?」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惊醒了两个正沉浸在无声对抗的两个人。钟思婷下意识
的护住了自己身上的重要部位。

张小天无语的看着这个吓坏了的女教师,伸手拍了拍她的背,对着门撸了一
下嘴,小声说,「应该是学校的保安,看见办公室亮着灯过来看一下,随便说两
句打发走就行了。」

被吓坏了的钟思婷反而没有一点动静,混乱的她一下只不知道说什么好,内
心就是害怕被人发现身为老师的她,居然在办公室内公然赤裸身体和自己的男学
生无耻的进行交媾。这样的事情被人发现,并且传了出去,那真的是要逼她跳楼
自杀了。

张小天附在钟思婷的耳边小声教了她几句。

「谁啊?」

「我是门卫,小张啊!您是哪位老师,现在还在加班呢!」

「我是二年级一班的数学老师,钟思婷。今天班级模拟测试,还有点卷子没
改完,等会改完了就走。」

「哎呀,您就是钟老师,太好了,刚刚有个老太太来学校找您,说是您的婆
婆。在家等到现在还没回家,就找到学校来了,还非说要来确认一下,我扭不过
老太太,我这不带她过来看看,老人家身体不好,还在爬楼梯,我就先上来看看
情况。」

办公室内的钟思婷一听自己的婆婆来了,还就在楼下,马上就要上来了。顿
时五雷轰顶,这简直就是要逼死她了。

慌神的钟思婷思绪一片空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能将求助的目光放在身
边唯一可以帮忙的人身上。

「咚……咚……」,「小婷啊!我是妈啊,你怎么还不回家,这都几点了…
…」

「妈,这不学校这几天忙嘛,好多卷子要改,不过马上就改完了。您先在边
上坐会。」

当穿戴整齐的钟思婷打开门,将自己的婆婆迎进来的时候,老太太一脸猜疑
的神色,本应该老眼昏花的双眸却好像办案的警察,不断地来回扫视着不大的办
公室,看着又回到办公桌前认真修改卷子的媳妇,老太太假装无聊的四处走动,
踏遍了每一个幽暗的的角落。

当确定办公室真的只有钟思婷一个人的时候,老太太才放心的拿了一个椅子,
直接坐在钟思婷的边上。

而张小天去了呢?

这个恶魔一样的男孩此时此刻正躲在钟思婷的桌子下面,被笔直坐着的钟思
婷挡的严严实实。

可怜这个害怕给自己儿子戴绿帽,处处监控儿媳妇的老太太翻遍了办公室所
有的角落,唯独忘了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个道理。

恐怕老人家也无法想象,刚刚给自己儿子带上绿帽子的男孩正躲在自己儿媳
妇的办公桌下面,正对着她儿媳妇套裙内不着一丝的下体吧。

可能是身为婆婆的共性,不说媳妇两句就难受。老太太坐下没几分钟就开始
教育起了自己的儿媳妇。

「婷啊!不是妈说你,你说你一个妇道人家,大半夜也不回家,就在外面晃
荡,让人家看见了,还指不定这么说呢!」

「妈,我这在学校改卷子,怎么能说是在外面瞎晃荡呢?」

……

一开始,张小天还听得挺有意思,在学校里都是当老师教育别人的钟思婷,
现在居然被别人教育了,还不敢还嘴。

可是没过多久,张小天发现了一个跟好玩的东西。

「啊!」

「咋啦,还说不得了你了?!」老太太听到钟思婷一声惊呼,猜疑的神色再
次看向自己的儿媳妇。

「没有,妈说的有道理,我这不是工作忙么?我刚刚才回到教育行业,学校
学生有那么多,加一会班很正常,以后熟悉了就好啦。」

「你说你,咱们家又不是少你这点工资,我儿子这么有本事,还怕少了你的
吃的、穿的?」

……

越说越起劲的老太太根本就没有注意自己儿媳妇已经开始面目潮红的脸颊。
或许老太太确认了屋里只有她们两个人,就不在考虑别的情况。

可老太太不知道的是,在她正起劲教育自己儿媳妇的时候。有一个男孩正躲
在她儿媳妇的办公桌下面,肆意的玩弄着她儿媳妇那本应该属于她儿子的专属下
体。

张小天一开始也是无聊的紧,这老太太叽叽喳喳的不停的说道,说的他都快
烦了,又没有别的事做,只有无聊的抚摸着钟思婷的小腿,感受女人娇嫩的肌肤。

摸着摸着,他发现钟思婷没有一点反应,反而非常正常和她婆婆说着话,好
像张小天摸得不是她的腿一样,这下把张小天的玩闹之心挑逗了起来。

顺着丝滑的小腿不断的向钟思婷的下体抚摸过去,还把她的鞋子脱了,将她
的脚按在自己勃起的肉棒上面来回摩擦。

当张小天玩弄了好一会钟思婷的美腿后,直接探入了她不着一丝的下体时,
钟思婷终于惊讶的叫了一声,引起了老太太的注意。

随即,钟思婷坐的更直了,还把椅子往桌子里移了移,将所有老太太能望向
桌子里面的视线挡的严严实实。可自己的下体却毫无保留的送给了躲在桌子底下
的张小天。

张小天强力的掰开钟思婷奋力闭合的双腿,用手指挑逗女教师那敏感的阴蒂,
任女人下体分泌的汁液湿透了裙子,借着湿滑的液体两个手指直接探入到女体的
肉洞中,不断的施展高超的淫技。

老太太一边教育着自己的儿媳妇,一边也发觉情况有点不对。

「你这是怎么了,脸一下子这么红……」

「没……没什么,妈……就是,就是被这个卷子气的,这个题我上课讲了好
多遍,这些学生还不会……」

「这些学生不会就不会呗,你气个什么劲……」

「还有两份卷子就改完了,妈,别担心,咱们马上回家。」

这一天对钟思婷来说,是她这辈子都不可想象的一天,漫天的恶魔飞舞,时
时刻刻的担惊受怕,让这个娇滴滴的人妻少妇时刻处于崩溃的边缘。

「妈,我改完了,咱们走吧!啊……」站起来准备走的钟思婷,突然脚一软
差点摔倒。

「怎么了?这一天天的,一惊一乍!」

可看到走过来想扶一把的婆婆时,钟思婷立马奋力的扶住了桌子,借力挽住
了婆婆的手。

「妈,没事,就是坐久了,腿有点麻!不碍事,走咱们回家。」

说着,钟思婷连推带拽的带着婆婆想要逃离这个恐怖的房间。

钟思婷挽着婆婆的手,给婆婆说着一些学校的趣事,一方面自己今天干了对
不起婆婆的事情,讨好一下不知情的老太太,另一方面,也是让自己快速的遗忘
今天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噩梦。

「叮……」原本清脆的短信铃声,此时在空荡的校园里显得尤为刺耳。

钟思婷随意的打开了手机,一边和婆婆往回家的路走着,一边翻看刚刚收到
的短信。

「钟老师,不要忘了我们的交易。否则,后果很严重。」简短的短信只有几
个字,后面还跟了一张照片,一张她浑身赤裸,双目泛白,嘴角口水直流,高潮
后浑身抽搐的淫照。

钟思婷看到照片的时候,简直是五雷轰顶,前进的步伐都一下子顿在原地。
带着老太太也急忙停了下来,差点摔倒在地。

「你今天是怎么了,古古怪怪的,你看什么手机呢?人都不走了……」

说着老太太凑过去,想看一眼手机的内容。

钟思婷一把关了手机的屏幕,「没什么,就是看到一个推销面膜的产品,感
兴趣就看了一眼。」

「什么面膜广告,这大半夜的发短信!?」

「谁知道呢?现在的推销人员为了业绩无所不用其极。」,「对了!咱们刚
刚说到哪了?妈,我在跟你说一个学校特别有意思的事情……」

钟思婷和婆婆走在回家的路上,昏暗的路灯将她的影子照的光怪离奇,就像
是一只紧紧尾随的恶魔,此生此世永远无法逃离。而恶魔将会随时视机而动。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