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团锦簇】(07上)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七章倾塌 上

「CK,有件事必须得让你知道。」一大早张文海被队长的电话吵醒了,
「有人在美国拿着你的照片到处打听,孤芳会过不了多久应该就会知道你是海豹
突击队了。」

「你安排的?」

「没错,他们集中精力对付你,你的女人就安全了吧。」

「队长,我骗不了你,你也骗不了我。」张文海说道,「这是CIA的价码
吧,用孤芳会的情报作交换,让我灭了他们。」

「CK,我知道你可以的。」队长说道,「过两天会有一批装备和资金送到
你手上。」

「装备?」

「都是你以前用的,不过没有枪,资金大概十五万,都换成人民币了。」

「牙签闪光器在吗?」

「那是你最喜欢的玩具,当然得给你带过去了。」队长说道,「而且他们改
进了电池,现在充电一次可以闪六下,照明能用半个小时。」

「那太好了,这些装备什么时候能到?」

「大概十天左右吧。」

放下电话,张文海开始思考对策,他并没有指望送来的特工装备能派上什么
用场,真正能帮他摧毁孤芳会的人只有贺婉欣。

「嘭嘭嘭。」一道倩影在外面敲打着窗户,正是张文海等了两天的谭丽丽。

「抓到那个眼镜男了?」张文海打开门将谭丽丽迎进屋内。

「差一点,让他跑了。」谭丽丽一屁股坐在床上,「可惜啊,你的报酬没有
了。」

「那你为什么要过来?」

「虽然没抓到人,但也不是全无收获,至少查到了他叫林逸洪。」谭丽丽说
道,「你虽然没有报酬,可我答应过要给你福利,转过去。」

张文海背对着她,顺便拉上了窗帘。

「好了,转过来吧。」

转回去,张文海看见谭丽丽全是只穿了一套黑色比基尼,美好的身材一览无
余,全身上下找不到任何一点瑕疵。

「无聊。」张文海说道,「又不能摸,有什么好看的。」

「谁说不能摸?」谭丽丽说道,「不仅能摸,我还要和你打个赌。」

「不打。」

「不打就不让摸。」

「不让摸就不摸呗。」张文海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就算你付过报酬了,
回去吧。」

「我偏不。」林丽丽叉腰站着,胸前一阵波动,「我听说你调戏女人很厉害,
要是能在十五分钟内让我高潮,我就可以满足你一个要求。」

「三分钟就够了,用不着十五分钟。」

「先别太自信,我可是有条件的。」谭丽丽说道,「第一,你只能用手;第
二,你可以碰我全身任何一个地方,但是不能掀开比基尼;第三,高潮的强度必
须要强于我自己动手。」

「前两条好办,第三条嘛,我怎么知道你自己动手是个什么强度?」张文海
问道,「另外,是谁告诉你我在这方面很厉害?」

「我表姐啊,她叫贺婉欣,是你的上司。」

「你和她是亲戚?」

「那倒不是,不过我爸和他爸关系很好,我从小就叫她表姐。」

「原来是这样,最后一块终于补上了。」张文海说道,「接下来就要弄清楚,
究竟孤芳会有什么秘密,居然能值两条人命。」

「你在说什么?」谭丽丽有些不满,「我的身子不好看吗?你竟然完全没兴
趣。」

「你不先自慰一次给我看,我怎么知道要达到什么强度?」

「休想!我才不会上当。」谭丽丽说道,「只要能让我叫出声,就算你合格
了。」

「好啊,不过我也有个条件。」张文海说道,「你要全程躺在床上,头不能
离开床面。」

「没问题。」谭丽丽在床上躺成一个大字,「我开始计时了。」

张文海并不着急,他想先欣赏一会儿,谭丽丽的身材比他回国后见到的所有
人都要好,虽然身体的每个部分都很平常,但胜在恰巧合适的比例,组合起来之
后就有了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都两分钟了,怎么还不动手?」谭丽丽反而催促了起来。

「视觉欣赏本来就是很重的部分。」张文海说道,「不然大家都关上灯用飞
机杯好了。」

「你竟敢说我是飞机杯!」

「我可没说,是你自己这么理解的。」张文海说道,「准备好,我要开始了。」

张文海活动了一下手指,从谭丽丽的脚尖开始,一路滑到大腿根,短短几秒
钟他就找出来四个敏感点,然后右手开始重点进攻,左手则继续滑到上半身开疆
拓土。

「你这一招我也会。」谭丽丽被摸得很舒服,但还能清晰地交流,「先按揉
周围敏感点,把整个人推到高潮边缘,然后刺激『导火索』完成整个过程。」

「挺博学。」张文海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可是光知道理论可没用。」

「你的手法的确比我好,可惜只是这样达不到目的。」谭丽丽微微喘息着说
道,「我的『导火索』在阴道里面,但你不能把手伸进去,所以刺激不到。」

「那你知道这一招还有个进阶版吗?」张文海说道,「我自己发明的,是我
倒数第二个压箱底的绝技。」

「来啊,怕你不成。」

张文海换用左手进攻大腿内侧的敏感点,右手则伸出两指隔着比基尼抵住了
阴道口,对谭丽丽说道:「只到这种程度,不算违规吧。」

「不算,没伸进去就行。」谭丽丽还是不相信张文海有办法,「可这样顶多
和我自慰一个强度,你还是输。」

「别着急啊,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谭丽丽渐渐觉得不太对劲,大腿上的感觉还是那样,可张文海的右手好像不
太老实,在阴道口滑动几下之后似乎加大了力量,开始压着比基尼向里深入,她
想伸手拨开,却挥了个空,只好口头警告道:「不许伸进去!」

没想到张文海得寸进尺,手指不知道怎么绕开了那层薄薄的布料,整根伸进
了花径之内,还不断地弯曲伸展,肉壁被剐蹭得阵阵酥麻。谭丽丽想坐起来看看
胯下那只手到底在做什么,却仿佛用不上力气一般,两手徒劳地在半空中挥舞,
体内积蓄的快感也走到了爆发的边缘。

「不行!快拿出去!」谭丽丽下体一阵收缩,情不自禁地叫了大叫了出来。

张文海收回左手,淡淡地说道:「这才七分钟,你流的水已经把床单弄湿了,
算是我赢吧。」

「你,你犯规!」谭丽丽十分生气,「说好不许伸进去,你没听见吗?」

「我没有伸进去啊。」张文海微笑着说道,「我的左手一直放在你大腿上,
右手则按着你的额头,不信你自己摸一摸,看看下身的比基尼是不是平展的。」

谭丽丽忽然想起自己刚刚抬不起头,好像真的是被按住了,她不解地说道:
「怎么可能?我刚明明感觉……」

「感觉我的手指伸进去了?」张文海说道,「这就是进阶版,我给它起名叫
『虚假插入』,是不是很厉害?」

「到底怎么回事?」

「其实你被大脑欺骗了,我不让你抬头就是这个目的,一旦你看见真实情况,
这招就失灵了。」张文海解释道,「我交替刺激你的阴道口和敏感点,让大脑产
生一定的认知紊乱,通过改变力度和频率,大脑会错以为我的右手有逐渐深入的
趋势,这时我虽然拿开了右手,可你的脑补过程还在继续,高潮就是这么来的。」

「你是说我的高潮全是想象出来的?」

「也不能叫想象吧,毕竟神经活动都是真的。」张文海说道,「这就有点类
似视错觉,大脑并不是总能如实地反应客观世界。」

「听不懂。」

「听不懂没关系,会享受就行了。」张文海说道,「你要是有过性经历,我
甚至能让你产生被阴茎插入的错觉。」

「你赢了。」谭丽丽红着脸坐了起来,「提要求吧。」

「我本来想和你真刀真枪地做一次,但现在我有了别的想法。」张文海说道,
「实话告诉我,你是怎么想到这一出的?」

「我本来是想给你个下马威。」谭丽丽说道,「要是你做不到,我就会狠狠
嘲笑你一顿,然后让你离我表姐远一点。」

「你不希望我和贺婉欣在一起吗?」

「我表姐又聪明又漂亮,我觉得你配不上她。」谭丽丽说道,「也不知道你
用了什么手段,让她有事没事就提起你,我心里不忿,就想出了这个点子。」

「以贺婉欣的独立性,肯定不会听你的。」

「那是,不过我现在觉得也许你真的合适。」谭丽丽说道,「我表姐好像性
冷淡,我和她睡一起的时候试过,她全身都没有敏感点,任凭我用什么技巧都不
行。」

「这我倒是没想到。」

「所以我认为也许只有你才能在性方面满足她。」谭丽丽说道,「我会帮你
说好话的。」

「我怎么总觉得你会帮倒忙?」

「不信我就算了。」谭丽丽一撇嘴说道,「转过去,我要换衣服。」

「摸都摸了,还不让看吗?」

「不行。」谭丽丽侧着头亲在张文海的脖子上,「等我决定跟你上床了,就
什么都听你的。」

张文海转过身去,他完全弄不明白谭丽丽的心思,这个小警花似乎融合了两
种截然相反的气质,但丝毫不让人觉得突兀,还另有一种独特的吸引力。

「表姐夫,我走了。」谭丽丽很快换好了衣服,「下次我穿制服比基尼来见
你好不好?」

「随便。」张文海说道,「什么都不穿更好。」

「大色狼表姐夫。」

张文海中午要见楚冰,贺婉欣已经同意帮忙,所以他的任务就是说服楚冰接
受帮助。百无聊赖之中,张文海想要活动活动腿脚,可保安室没有沙袋,他也不
能把门口盯梢的人拉进来打一顿,只好把空气当成假想敌,揍得鼻青脸肿。

张文海早就想买个沙袋放屋里,只是一直没找到购买的地方,学校周围有几
家健身器材店,可销售的沙袋质量太差,最离谱的一个竟然被张文海一脚踢漏了,
好在老板目睹了全过程,没敢让他赔钱。张文海在美国用的沙袋是字母小组定制
的,从外到内全由高分子复合材料制成,利用大量的流体力学知识,实现了不同
位置击打反馈不同的效果,更适合日常训练需要。这种特制沙袋单个成本高达数
万美元,他希望自己装备送来的时候,沙袋也在其中。

「李老板,沈进已经出发了,你的消息可靠吗?」永兴酒吧赌场内,徐城一
连喝了三杯啤酒才能平稳住情绪,「咱们这么一弄可就回不了头了,但我这心里
就是一点把握都没有。」

「我也没把握,但要想对付杨叔,不走险棋是不可能的。」李老板说道,
「说实话,之后事情会怎么发展我也拿不准,咱们必须经常联系,一步踏错可就
粉身碎骨了。」

「妈的,为了那俩妞,值!」徐城说道,「就是不知道杨叔什么时候回国,
咱们得早做计划。」

「据可靠消息,年底崇山集团要和继先实业合并,杨叔应该会在之前赶回来。」

「哼,什么合并,就是孤芳会贪图我家的生意罢了。」徐城说道,「合并之
后虽然还叫继先实业,可董事长变成了美国大老板,杨叔的股份和我爸一样。一
帮逃难的,架子还真大!」

「我说句实话你别不爱听。」李老板说道,「你爸先后两家公司都被贺平打
得不成样子,你的商业才能更是远不如贺婉欣,这个时候放弃一些利益换取更牢
固的支持很明智。」

「你早就知道合并的事,所以才拉上我对付杨叔,为的就是把他的股份据为
己有。」徐城说道,「李老板连自己人都算计,真是好胸怀。」

「咱们说好了,双胞胎归你,股份归我,这还是你先提出来的。」李老板点
燃了一支香烟,「我在孤芳会的地位本来就和你爸相当,拿一样多的股份没什么
不对。」

「我无所谓,女人对我来说比钱有意思得多。」徐城说道,「再说我还有浮
光庄园,钱够花了。」

「说到浮光庄园,我有个小想法。」李老板说道,「咱们的第一批会员,除
了那几个当官的,能不能也给那个保安发一个,试着拉拢他。」

「这我倒是没有想过,说说看。」

「你我的身份没人知道,所以不会引起他怀疑。」李老板说道,「要是能把
他掌握在咱们手中,孤芳会那些人根本不足为惧。」

「让我考虑考虑。」徐城说道,「要是哪儿做的不细让他察觉到什么,咱们
可就得不偿失了。」

「也对,总不能让炸弹炸了自己。」李老板说道,「那个保安的身份还没查
出来吗?」

「美国那边来信说找到了线索,正在跟进,最晚明天就会有消息。」正说着
话,徐城手机就收到了信息,他仔细看着说道,「他以前是海豹突击队的,美籍
华裔,姓张,去年刚刚退役,因为投资失败,为了躲债才跑到硕渠。更详细的资
料晚上才能发回来。」

「海豹突击队,很好。」李老板露出一丝笑容,「沈进这回死定了!」

张文海躺在旅馆的床上,也在看队长发来的资料,里面详细写明了他在孤芳
会那里的身份设定。

「不会吧,把我写得这么不堪。」张文海苦笑着,「就算不顾及我的脸面,
至少也要顾及一下海豹突击队的形象吧。」

但张文海必须承认,队长给他设计的身份应该是目前最合适的,让孤芳会觉
得他有很多弱点,很容易受控制,那么自然就会对他放松警惕,甚至试图拉拢他,
这将大大有利于张文海开展后续工作。

「笃笃笃。」房门被人敲响,张文海知道楚冰来了。

「进来吧,门没锁。」

首先映入张文海眼帘的,就是一片鼓囊囊的白色,楚冰上身穿着纯白的针织
衫,胸前被顶得很高,足见内容之伟岸,头发整齐地盘在脑后,显得脖颈更加细
长,脸上略施脂粉,但没能完全掩盖掉眼角的泪痕,下身是黑色收口牛仔裤,脚
穿高帮平底鞋。五官精致曲线玲珑,张文海觉得只看外表,面前的女生比贺婉欣
还要漂亮一些。

张文海让出床边的一块地方,对楚冰说道:「坐吧。」

楚冰坐在床上,肩膀向内收缩,双手握拳放在膝盖上,目光盯着脚尖,这说
明她心里十分紧张,还有一点害怕,这不是张文海希望看到的。

两人无声地对坐了五分钟,楚冰先开口问道:「你……不过来吗?」

「我有四个小时,不着急。」张文海搬了把椅子坐在楚冰对面,「还是这个
角度比较好看,咱们先聊聊吧。」

「聊什么?」

「先说说你的情况啊?」

「我不想说。」楚冰说道,「你要是还想约我,可以通过那个网站。」

「想哪去了你。我是让你说说自己的身高、体重、三维这些的。」张文海翘
起二郎腿,「你胸这么大,什么罩杯?」

「H。」楚冰说道,「有时候也会量成G。」

「你没有认出我吗?」张文海轻轻抬起了楚冰的头,「我是你们学校的保安。」

「我知道。」楚冰说道,「拜托你不要说出去。」

「我只是没想到你身为三大女神之一,竟然会做这种生意。」张文海把手搭
在楚冰的肩膀上,感觉她全身瞬间收紧,然后又缓缓放开,「你做这行时间不长
吧,扭扭捏捏的可接不了生意。」

见楚冰没有说话,张文海说道:「你肯定不是自愿做援交的,告诉我为什么
会缺钱?」

「跟你无关。」楚冰说道,「我不是来跟你聊天的,要摸就快摸,不然结账
让我走。」

「你不想说也可以。」张文海说道,「我明天会把你的援交广告贴在学校门
口,帮你多招几个客人好不好?」

「别,我不想让人知道。」

「觉得丢脸吗?」张文海说道,「做都做了,别人怎么说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被人骗了。」楚冰说道,「我去年和一家模特经纪公司签了合同,没想
到这是个陷阱,实际目的是想让我陪睡。」

「然后呢?

「我当然没有答应,可谁知道他们的合同条款有问题,我必须要赔偿一百三
十万的违约金。」

「这是合同诈骗,你可以上法院起诉。」

「我起诉了,可法院说合同没问题,判我五年之内必须还清。」楚冰说着说
着就哭了起来,「都怪我签的时候没注意看。」

「别哭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