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曾经记忆】(01-02)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一章住院

姓名:秦长寿。但是他很多小伙伴都把他名字里的长字去掉,让他郁闷无比。

年龄:四十出头。已经被小孩叫大叔了。

身高:一米七。有点偏低。

发型:小平头。他不喜欢长发。

性格:内向。

配偶:无。由于内向所以没有谈过恋爱。

看着自己填的质料,秦长寿无比郁闷,都四十岁了,到现在一个女朋友都没
有,他的很多同学都结婚生子,孩子都上幼儿园了,他到现在还是孤家寡人一个。

发了一会呆,他突然想道:「别人都去拜神,我也去试试看,对,就这么干!」

他出门后直奔菜市场,在哪里他不是买鸡买肉,而是单单的只买了几个苹果
香蕉橘子。

拎着一袋加起来也就十五个水果,他心想:应该差不多了。

边走边想着如何求,该怎么求,就这样,他也没注意路,走着走着,忽然停
下脚步。

转脸一看,前面一道大门,而大门上面一个十字架,嘴里念叨:「医院?不
对!啊,我想起了了,这是教堂,我怎么来到教堂呢,我不是来拜耶稣的,我还
是去拜关公吧。」

说着就转身走,结果刚一转身『碰~』『咣当,哗啦~』

他人被撞飞,躺在地上不能动了。

等他清醒的时候听见旁边有人在打电话,然后还有不少人在看热闹,而那个
肇事者却不知去向。

没多久,急救车呼啸而来,那些医护人员把他抬上担架,然后呼啸的前往医
院。

当他被抬上担架那一刻起,他感觉身上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是由于
脑袋还有点迷糊,他也就没多想。

等送到医院抢救时,他被一个也不知道是医生还是护士的人,拿了不知道是
什么东西放在人中位置一抹,然后他就失去知觉了。

等醒过来时,发现自己的俩只手好像被绑住了,他用尽全力都不能松开。

没隔多久过来个穿白褂的女孩,手里端着一个平底的铁盆,然后二话不说,
直接拿个温度计往他腋下放去。

嘴里说道:「加紧!」

秦长寿好奇的问道:「你那温度计干嘛?」

「当然是量体温了。」边说边帮忙让秦长寿加紧手臂。

秦长寿按她说的做了,然后问道:「你们把我的手绑住干嘛,能不能松开啊,
挺难受的。」

她没有帮他松开,而是直接说道:「这是医生嘱咐的,我不能帮你松开。」

秦长寿有些无语,然后想了一下说道:「我现在是病人,你帮着我是不是有
点虐待的嫌疑啊?」然后问道:「每个人都要绑着吗?」

「也不是啊!」

「那你能告诉我,为什么要绑着我吗?」

那个女孩说道:「因为医生说怕你自杀!」

阿噗!秦长寿更是无语的问道:「我好好的干嘛要去自杀啊,真是的。」然
后央求道:「你就行行好,帮我松开可以吗,求你了!?」

「不行!」说完,她拿起盘子转身就走。

「回来,你给我回来呀,帮我松开啊。」无论秦长寿如何大叫都没理他。

然后又拼命想挣开绑手的,可无论如何他都无法挣开。

他很想坐起来,但是怎么也坐不起来。

他还以为是自己被绑所以起不来,经过好几次努力,始终就是无法起来。

然后累了,躺在病床上睡着了。

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旁边多了俩个女孩,年纪都不大,都是二十左右。

于是秦长寿赶紧说道:「医生,你行行好,帮忙把我手上绑着的绑手松开可
以吗?」

其中一个说道:「我们是护士,不是医生。」

恩?护士,那是什么职业,于是问道:「医院里不都是医生吗?护士是什么?」

「那个护士像是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反问道:」你没见过护士吗,你没生
过病吗?「

「生过,不过都是感冒发烧而已,打个点滴,吃个药就好了。」秦长寿还是
有点疑惑的问道:「难道医院不光是医生啊?」

那个护士对他翻了个白眼,说道:「当然了,医院里医生是做手术的,对于
打针换吊瓶和翻身那是护士的事,护士,护士,就是护理你,还有一种护理,那
种叫护工,他们负责病人的吃喝拉撒,懂没!?」

「恩!大概懂了。」然后他忽然想道:「都说了半天了,你们还是帮我把这
绑手给拿掉可以吗?」

这时旁边那个小护士开口道:「不行!」

秦长寿有点欲哭无泪,还想求她们,他还没开口,就听旁边那个一直跟他说
话的护士对小护士说道:「给他松开吧。」

那个小护士没有马上行动,而是说道:「可是医生嘱咐了,不能给他松开的
呀。」

「没事的,松开吧。」

小护士瘪着嘴说道:「好吧!」然后动手松开秦长寿的俩个绑手。

等绑手松开,秦长寿赶紧说谢谢。

那个大点的护士说道:「你休息吧。」说完就跟那个小护士一同离开。

秦长寿看见她们走远,没有说什么,然后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

有好几张跟他躺的同样的床,床的俩边都拉上床帘,房间有些昏暗,所以看
不清全部。

最后他闭上眼睛睡觉,慢慢的他进入深度睡眠……

等睁开眼,忽然发现眼前的一幕似曾相识,好像在哪里见过。

但具体是什么地方他始终想不起来。

忽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秦长寿回头一看吓了一跳:「邹敏?」

「你在发什么呆呀!走了,去那边的涵洞里去。」邹敏说完就向前走去。

秦长寿愣在哪里,因为他看见的邹敏是小时候的模样。

他有些迷糊,这是怎么回事?

然后俩男一女也是先后从他面前走过,都看着他笑了笑。

「桃伢?顾龙?潘霞?这是神马情况?」秦长寿在那自言自语,就听最后的
潘霞说道:「过来吧,刚刚不是说好的吗,怎么你不愿意了啊?」说完她也走了
过去。

秦长寿看着这一幕幕,然后有看了看自己,发现自己也变成了小时候。

「这是什么个情况啊?难道我穿越了不成?」往事历历在目,曾经无数次幻
想,没想到现在真的穿越过来了。

就在他继续自言自语时,远处的邹敏喊道:「秦长寿,你来不来啊,不来不
带你了?」

第二章我要活下去

秦长寿听她这么说,马上喊道:「哦,来了。」说完快步的过去了。

这里是修公里所用的涵洞,竖起来有一米六,横躺着就是放在沟渠里疏通水
道用的,直径有俩米多宽。

邹敏先爬进一个竖起来的,然后就是潘霞,接着就是桃伢顾龙,最后只剩下
秦长寿。

他在外面,看着眼前的涵洞,似曾相识的画面,二十几年前的场景如今是那
么清晰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现在的情形,让他确信了,他现在穿越了,而且是回到了小时候。

这是为什么呀,凭什么别人穿越不是皇帝王爷什么的,但到自己穿越,居然
让自己回到小时候呢,这是为什么呢?

难道穿越错乱,让自己重温一下自己所经历过的事吗?那么多不堪回首的往
事有什么好重温的呀!

就在他在外面胡思乱想的时候,里面的邹敏喊道:「秦长寿你怎么还不进来?」

秦长寿赶紧回道:「哦,在尿尿,马上就来了。」

说完他马上爬了上去,一上去就看见四个人都是只有褂子,而裤子全部都脱
下去了。

秦长寿看着他们站在哪里光着屁股,小鸡鸡翘起来,然后去戳女孩的小穴,
顿时心里感慨:「曾几何时,因为自己不好意思而错过了参战,现在看见他们的
光着屁股,在那里戳穴,无论如何也不会错过了。」

邹敏看着他站在上面不动,于是说道:「秦长寿,你来不来,不来我们走了。」

秦长寿马上回答:「来了,为什么不来。」

说完就跳了下去,然后二话不说,直接脱了裤子,露出那一动一动的小肉棍。

虽然知道现在是自己小时候,但是这是自己的记忆呀,捏了一下肉棍,感觉
还蛮真实的。

看见邹敏那么小而且很光滑的小穴,曾经以为只能尿尿用的,但是现在知道,
根本不止这些。

秦长寿举着自己的小肉棍,然后在小穴的那条缝上滑动,然后慢慢的,他把
肉棍往小穴的那条缝里面插去。

可是刚碰到里面,秦长寿感觉到阻挡,知道那是膜,所以想都没想就要桶进
去,把膜捅破。

结果邹敏大叫一声,皱眉说道:「你干嘛,戳的很痛的,不要戳了,就那样
弄就是了。

秦长寿心说,不戳进去,那是弄逼吗?

就在秦长寿不管不顾的想继续插进去,把那膜戳破。

结果刚一用力,眼前的景色忽然一变,然后在睁眼,发现眼前似曾相识,还
没等他回过味来,就看见一大群人围着自己。

有男有女都穿同样款式的衣服,都是蓝长衫蓝帽子,这些蓝色外套很薄,能
看清楚里面的白大褂。

这时,一个右手拿着听诊器,左手拿着小型手电筒的医生,扒开秦长寿的眼
皮,看了看他的眼球,然后又让他伸出舌头看了看。

看完后对旁边的医护人员低语了几句,然后笑着对秦长寿说道:「感觉还好
吧?」

亏你问的出来,我躺在这里不能动弹,能感觉好才怪,他马上问道:「医生,
我怎么感觉我下半身没知觉呢,这是怎么回事,我到底是怎么了?」

医生说道:「我们检查了一下,你应该是高位截瘫。」

「高位截瘫?」秦长寿不解的问:「高位截瘫是什么,也是一种病吗,那可
以治好吗?」

那个医生摇摇头:「是病,也不是病,具体的就是,你的颈椎断裂,就是你
脖子后面的骨头碎了,所以导致你下半身瘫痪。」

秦长寿没得什么大病,最大的病就是小时候开刀切除阑尾,然后就没住过院
了。

直到今天,他是第一次听说高位截瘫这个词,所以他疑惑的问道:「那可以
治好吗?」

医生只是稍微摇摇头笑着说道:「病人有不同,病情也有不同,高位截瘫这
个病,目前没有什么有效的治疗办法,不过也有病好的,那要看你怎么看待这个
病了。」

「怎么说?」

医生看着他说道:「有的人一心求生,所以他活的很开朗,有的人失去的活
下去的勇气,所以……」说到这他就停下了,然后笑着说道:「你现在安心静养
吧,我去看看其他病人了。」说完转身就走。

秦长寿有些无语的看向那一帮医护,说话说到一半居然不说了,我还有很多
问题没问呢。

但是没办法,现在他只能无力的躺在病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了。

他不知道高位截瘫是什么,但是他对自己说道:「是病就能治好,我要活下
去,等待站起来的那一天。」

就在他想事的时候,没隔多久就来了好几个护士,其中一个年纪稍微大点大
概三十岁左右,其他几个都是十七八岁的样子。

这时就看那个三十左右的护士看了秦长寿一眼,然后又看了看被子和床单,
最后看了看枕头。

然后也不说话,直接把秦长寿的被子给掀开,只留上面的没掀开。

掀完被子然后看了一眼垫在秦长寿小屁屁底下的垫子说道:「把这个垫单换
掉。」然后拿起放在他俩腿中间的夜壶,竖起来看了看:「八百毫升有点多了。」
说完就把夜壶递给旁边一个小护士:「倒掉吧!」

那个小护士没说什么,接过夜壶往门外走去。

秦长寿看着眼前一幕,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是他第一次被这么多女生看着,他红着脸。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