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无痕】(05-08)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五章帮助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还是平淡无奇,但是小利的身影已经无法在我心头挥去
了,本来可以忘记的人,就是因为一顿饭,让我开始了惊喜之旅,是惊喜,还是
惊吓,真不好说。

人都是因为熟悉而认知,因为在意才会去注意。所以,每天下楼的时候,不
再是之前的样子了,都会有意无意看看装修的门,虽然大部分时间是关闭的。但
是还是会有意的看下,然后去做其他事情。

时间过的很快,楼下的装修开始收尾了,因为装修的声音越来越少,中间小
利又来过一次,不过不是来借厕所,而是看装修的细节,看了半天,就匆匆走了。

本来想多聊聊,但是因为看她太忙了,所以,就没有打扰她,不过这次,临
走的时候,小利在门口抱了我下,还笑着说谢谢叔叔,本来这是个理解的,我也
出国过,贴面礼等很自然就可以接受,但是,这次是小利,还是让我心里起伏很
大,我摸了下她的头,笑着说了句鬼灵精。这只是个小插曲,并没有因为这个浅
浅的拥抱就让我想入非非,毕竟只是个礼节式的拥抱,更多的像是对长辈的撒娇。

计划永远是没有变化快的,本来小两口都开始去采买家具了,而且,各种小
的东西陆陆续续开始向这里运,周末的时候,她家门口都是快递,我也是感慨,
现在买东西都不用亲自去了,一个快递都解决了,也是真方便。但是突发情况让
这小两口有点措手不及。

事情是这样,本来都快装修完了,突然物业不知道那里来了个什么头,大伙
都不认识,是个戴眼镜,瘦高的女人,带着个黑色边框的眼睛,从表面就可以看
出来,这女人事多,而且是非常多的,感觉每天不找点事情,就不会舒服的那种
人。就是她,让我又开始和小利的另外一次记忆深刻的接触。

这个女人我叫她女经理好了。女经理来了之后,就是三把火呀,烧啥,也到
不了我身上,可是可以到小利身上,因为女经理要去检查正在装修的每家,看看
符合不符合规定。就这么出现了下面的故事。

因为小利的房子装修已经开始扫尾了,所以,平时来装修的工人也不多了,
一些小的细节,之前都已经沟通好了,小利和他老公这周末就没有过来,这点我
有点小失望,但感觉也正常,好不容易可以休息,肯定享受下自己的生活,但是,
不到中午的时候,小利又出现了,是出现在她家。因为女经理说她家动了承重墙,
必须交罚款,而且,不让继续干活了。套用孩子一直用的口语,阿西吧。这也是
耳熏目染吧。

小两口匆匆的赶过来,在房子里和女经理沟通,2个男人沟通,容易,男女
沟通也容易,2个女人沟通,其实也很容易,女人之间的友谊是无法理解的,但
是如果是敌对状态,那就是等于世界大战。小利是那种性格非常要强的人,上次
就是因为这个性格,和物业闹得不是很愉快,但是那个时候,物业都是男人在班,
而且,小利又是个美女,这个天然的优势,让问题慢慢的解决了,男人在美女面
前往往是很容易妥协的,尤其是看到受委屈的美女。这个应该是千古不变的定律,
即使女孩子不占理,但是最后往往是男人落败。

当我知道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小利老公并没有站出来说话,到底从开始
是否就是一直小利在沟通,我不知道,因为我发现的时候正好是我回来的时候。

从公园出来正好碰到搬走很久的老邻居,就一起聊了起来,聊了很久,快中
午了,邻居才说要回去了,就这么分开了,啥时候才可以再见到,这个谁都不知
道,也许再也见不到了,虽然都生活在一个城市,但是楼群把本来很小的距离无
限放大了,防盗门把本来的邻居,防成了陌生人。

我上到二楼,正好听到小利让女经理拿出证据,为什么说她动了承重墙,女
经理就好像给他看啥数据,我没有仔细听,但是我感觉小利已经要爆发了,语气
开始有点颤音,女人如果出现这个声调,以我对老婆子的了解,就2种情况,一
种是要哭,一种是要爆发,那是火山一样的爆发,伤害面积很大。本来没我啥事
情,我也不该管,但是听到这个声音,我感觉,有点喘不过来气,一股无名的火,
从天而降。我把手里的菜袋子放到了门的旁边,以免影响其他人下楼,然后,定
了定神,自从上次保安的事件后,我开始恢复了正常,往往是藏的越深的人,越
会微笑,而且,是特真实的。你发火,说明你乱了阵脚,我也是几十年过来的人,
稳稳心神,就好多了。

我信步走了进来,这是我第一次走入小利的家,并没有直接和小利打招呼,
而是直接问了下物业里的一个小伙子,那是我认识的,小马,怎么了这是,怎么
好好的吵上了,小马一直背对着我,听到声音,直接回头看了下我,连忙说,叔,
您咋来了,要出去?我说刚回来,和老邻居很久没有见了,聊天刚回来,小马给
我拉到旁边,小声的说,这是新来的领导,非要检查装修,这不,正好这家有点
小问题,新领导不愿意了,把装修给停了,唉,这家也是,都被停了3次了,也
是有点气,所以,上来也不客气,尤其这个女孩子,那说话,咄咄逼人,句句见
血呀,新领导好像有点招架不住。

我这才看了下背对我的所谓新领导,还在那里说,说啥,我没认真听,小利
也是没有注意我,好像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这领导身上了。

我走过去,物业的其他人也看到了我,包含这领导,其他人也都认识,都叫
了句叔,我说耽误你们工作了呀,我这正好回来,你们这样吵,楼上楼下都是老
人,一会都要休息了,是不是咱们小声点,有话好好说呀。我这么一插话,他们
双方就不说话了,女经理并不认识我,但是我这么说,倒是给她解围了。

我这次看了下小利方向,愣了愣,这是第二次发愣,因为,今天小利的装束
完全和之前不一样,虽然现在大街上年轻人,小利这样的装束很普通,但是眼前
的是我在意的人。一双白色的和拖鞋一样的凉鞋,下身米灰色的热裤,(因为女
儿经常这样穿,被老伴唠叨后,告诉我叫热裤,不叫裤衩,是裤子,还有人穿露
半个屁股的呢,她这很普通的了),上身是纯白色一个背心一样的,但是把胸部
包的很紧,我不知道是啥叫法。这样的装束,让她的两腿完全呈现出来,纤细修
长,白皙如雪,而且大腿小退的过度简直完美,尤其是笔直的小腿,在热裤衬托
下,让人有点醉了。上身那件衣服包裹下的胸,简直让人垂涎,并不是说多大,
按照女儿给老伴买的胸衣的说法,老伴是B的,小利的至少要大不少,但是很合
理的那种。发愣主要是,那几次见面,小利穿的不是工作服,就是休闲宽宽大大
的运动服,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些,小利竟然有这么的先天条件,之前我一直注意
的是这张脸,今天却是完全的看到了她的身材。

我也只是愣了一下,因为距离关系,看到这些是非常容易的,心里的波澜并
没有表现出来,这也是多年养成的习惯,遇到问题,我总会比平时更冷静,更加
沉稳,而且,眼里表现出来的是一种严肃,有人说过,我这样的表情虽然在笑,
但是给人的压力很大。至于上次,那是一次意外的失态,也许是单独和小利一起
才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我看了看小利和他身后的老公小宋,点了点头,小利刚要和我说什么,我抬
手阻止了,因为我看到她已经有点站不稳了,那鞋子底子很厚,但是就那么一点
沾地,也难得这些丫头可以走路。小宋一直在小利身后,也发现了这个问题,连
忙过来抱住了小利,让她休息下,我就没有再多看。

我面向了女经理,还是刚刚的表情,这女人看到后有点没有回过神,她一般
肯定认为邻居不会添乱,只是因为刚刚说话声音太大了,让她们小点声而已,说
完肯定就走了,所以我这个表情面对她的时候,她有点感觉被定住了,突发的情
况,让她不知道说什么是好,我盯着她的眼睛,看了几秒,但是我没有威胁和其
他的,只是认真的看了几秒,这是也是习惯,我如果认真谈事情,必须直面对方
的眼睛,每说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因为眼睛不会骗人,我可以判断对方到底
是不是在乱说,胡说。女经理的眼神有点散,有点乱,我不好再这样看着她,毕
竟是个女人,如果是个男人,我可以这样看着他几分钟,甚至更长。

第六章缓解

我把眼睛看向了周围物业的人,找到了个最近的,问了句,赵经理呢,被换
了?小马马上过来,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女经理,对我小声的说,没,叔,赵经
理是正的,这位领导是副的,过来给经理减轻下工作压力的。

我这才又看了看女经理,经理好,我这个老家伙,今天不是来捣乱的,我也
装修过,您看看,这小两口,不容易,都被停了三次了,马上要完活了,这事能
不能有点其他解决办法。也许迫于我的压力,也许她本来就理亏,看到我给她台
阶下,她也是顺势就不坚持了,但是因为这事都这样了,不能说了就了,那她还
是下不来台,她需要另外一个台阶去下来,所以,她想了想,然后,难得笑着对
我说,大爷,您看,我也是个副手,不是正职的,这也是工作,我也是要听领导
的,要不,叫这2个业主去物业,我们坐下来再找赵经理说说。

我也不好多说,也行,不过是不是赵经理说可以了,你们就可以了?女经理
看了下我,又看了看小利的方向,直接说,是,只要赵经理说可以,我们就可以
让他们继续装修,没办法,我也是要听领导的。

我说行,不用去物业了,我来问下赵经理,物业这么远,也别麻烦你们来回
跑,还要工作不是。小马,过来,给我用你手机给赵经理打个电话。小马就在身
边,答应了一下,就拿出手机开始找电话了,找到后拨出去的时候,我说,给我,
不用你解释了,我出去说下,看看经理大人给不给面子。女经理脸上有点不好看,
我也没管她。

我直接出了门,下楼来到院子里,电话很快接通了。小马,怎么了,怎么还
不回来,都这点了,赶快回来,电话里是赵经理,也是老赵的侄子,老赵就是我
的老伙计之一。赵经理呀,是我呀,打扰您了呀,我有点事情求您,我对着电话
说着,电话里沉默了一会,然后,这位赵经理有点不能确定的问道,是* 叔吗,
怎么您用小马手机了?我说是,就是我,大经理,能不能给点面子呀。小赵明显
有点不好意思,马上接话,叔,您说啥呢,您别总这么一口一个经理,您不是打
我脸吗,再给您拜年去,我都不敢说话了呀,叔,您饶了我吧。我这次是真的笑
了,之前平时和老赵一起的时候,是看着这个小子长大的,所以知道他的秉性。

我也没有再逗他,直接把小利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下。小赵也是无奈,说这是
外招来的,公司怕就我一个人压力大,其实就是怕我权利太大呗,唉,这娘们,
不,这女人,有点更年期的感觉,您别见外,我这就给她打电话,让她回来,您
放心吧。他这样说,我就放心了,告诉他给老赵带好,小赵说,肯定带到,您也
是,现在开始行侠仗义了呀,注意身体。我假装生气,直接骂道,兔崽子,反了
是吧,电话里传来了笑声,他知道我是在开玩笑。

我挂了电话,看了看手机,这是我头一次主动给这个大经理打电话,平时都
是逢年过节,他过不来,给我打电话的,这也是破例了。因为小区基本的老人,
都是相互认识的,而且物业啥的都和单位的人有着各种各样的关联,所以,大伙
装修啥的基本没有人拦着,只要你别太过分,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挂了电话,我并没有再回去,就这么站了会,看着周围的路过的邻居,打着
招呼,过了会,物业的人出来了,看到小马,我把手机给了他,就这样,物业的
人走了,女经理是最后走的,走的时候看了看我,还打了个招呼,我看到事情解
决了,也不好难为人家,也就笑着回了几句。毕竟都是一个小区的,相互留个情
面,以后也好办事。

看着物业人转过楼走出小区后,就准备去拿菜回家了,就这么一闹,都快一
点了,饭还没吃,但是心情不错,为什么,谁都知道。

装修的声音并没有出现,一会小利和小宋也出来了,现在的小利已经比刚才
好多了,刚才那小脸已经煞白了,这是被气过劲的表现,现在恢复正常了。

『叔叔,这是我老公』『老公,这是楼上的叔叔,之前帮过我的』小利介绍
着,我也笑着对小宋点了点头,然后,准备上去做饭了。

小宋马上追上来,说谢谢您叔叔,今天不是您,这事情还解决不了呢,我没
有答话,只是看了看小宋身后不远的小利,拍拍小宋的肩膀,小声的说,她是你
媳妇,你应该站在她前面。然后故意大声的说了句,没事,本来就可以很简单解
决的,就是沟通问题而已,没事了,你们回去吧。小宋脸色变了变,然后,点了
点头,看着我走进了单元门,然后喊着,叔叔,下次一定来谢谢您,我说,行。

这样我拿好菜,上了楼,因为晚上越好了要打牌,所以,就早上锻炼后把菜
买了,到了家门口,开门,进家,关门,这才松了口气,但是一种兴奋的感觉让
我非常激动,爽快,很久没有这么爽快了,我走到书柜边上,看着那2只千纸鹤,
眼中都是喜悦。我不会让你在我身边受委屈的,放心,自言自语,这是有感而发
吗,应该是吧。

第七章午餐

再爽快也是要喂饱肚子的,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古人说的都是
至理名言,虽然我不知道那个古人说的。

把菜放到厨房,换了下衣服,把米饭煲上,看了看窗外,今天天气真是好。

蝉鸣震震,绿叶摇晃,人难得可以欣赏下自己的周围,一直在追求,拼命追
求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活着的感觉真好。

轻车熟路的,把菜洗好,然后接了个老伴的电话,说这周末,儿女不过去了,
我说行,我过去,看看就行了,老伴交代了几句,就挂了电话。如果以前听到这
些,我会感到一阵失落,毕竟,这是难得的享受团聚的很少有的日子。但是今天,
这样的心情少了很多,还是会有点失落,但是,不会那么发堵了。

我又走到厨房,开始炒菜,看了下表,已经一点四十五了,饭也好了,我把
灶台收拾了下,然后,端着菜,放到了餐桌上,放好碗筷,把电饭煲拔了,也放
到餐桌上。说来可笑,我竟然想到了和小利吃的那顿午饭,真快乐呀,想了一会,
摇摇头,开始盛饭,准备喂饱自己了。

我坐下,刚刚吃了一口,就感觉有人敲门,但是声音有点小,没有确定是不
是,就没有去看,继续吃,等了一会,门铃响了,本来吃的好好的,这有点让人
不痛快,我也没有多想,放下碗筷,开门看了下,这一开门,一个东西瞬间倒向
了我,吓了一跳,我赶快挡了下,是个鼓鼓的东西,还有热度,啥玩意呀,站直
身体,仔细看了下,这次是真吓到了。

是小利,就那么软软的靠向我的手臂,而我挡的地方,是他胸部下面一点,
但是可以感觉到她胸的热度,脑子一阵空白,似的一生,脑海里突然出现个尖锐
的声响,那是我自己才可以感觉到的声音。就这么傻傻的挡着小利,至少有十多
秒,我还是没有缓过来,也许是潜意识,不想回到现实吧。

『叔叔,怎么了,让我进去吧,我好累』小利的声音充满了疲惫我马上恢复
了意识,但是我不知道怎么抽回那手臂,我怕小利就这么倒下去,倒是小利给我
解围了,她站直了身子,也不管我,直接在我身边钻了进来,然后,直接走到餐
桌,坐下,开始用我的碗筷开始吃了起来。

一切太突然了,以至于,我关好门,只能站着看这小利吃,那是在抢,米饭
瞬间消失了,然后,抬手给我,我瞬间会意,打开电饭煲,又盛了一碗,这次多
加了点米饭。递给了小利。这丫头也不客气,看都不看我,直接接到手里就开始
继续大吃起来,本来就是一盘菜而已,米饭,今天多弄了点,是想晚上炒米饭吃,
省菜了,谁知道,无心插柳,却是解决了我吃饭的问题。我看到她这个吃相,赶
快说,慢点,慢点,我又不和你抢,你这是饿几天了呀。小利不理我,我赶快给
她倒了一杯水,放到她面前,可好,这丫头看到水,直接拿起来一口全干……

看到她喝完,我开始回复了正常,笑了笑,又去拿了碗筷,给自己盛了一碗
饭,也开始吃了起来。第一次一起吃午饭的时候,小利吃饭特慢,总是一边吃,
一边说,还手舞足蹈,以至于吃了半个多小时,这次,赶上军人了,5分钟解决
了2碗米饭,半盘子菜,一大杯水,然后,就这么在椅子上向后一靠,双手耷拉
了下来,两条腿也出溜到了饭桌下面。

我差点把米饭喷出来,一下子被呛到了,咳嗽了几声。这丫头的坐相太诱人
了,而且,那2个被衣服挤压的胸,显得更大了,这衣服站起来可以遮住肚子,
但是这个坐法,却是让小肚子完全露了出来,鼓鼓的,热裤的边缘也出现了其他
衣服的带子,对了,裤子里的带子,应该是啥呢,不会还是裤子的吧,那是内裤。

我鼻子出现了热气,一股血直奔脑门,有点眩晕了,这是这么多年来,头一
次这样的感觉,要流鼻血。

我拿着碗筷,又一次愣住了,完全没有感知,一切都静了下来,非常安静,
好像只有椅子上的那个人还活着,小肚子,一股一股的。

就这么盯看着,每一寸可以看到的皮肤,都在被我眼睛扫描,自己感觉好像
要把那些地方吃到肚子里,才会好受,迟来的老枪,也开始挺胸抬头了,慢慢的,
我感觉越来越硬。自己要爆了。

这是一张无暇的美人图,画里的人好像是玉雕的一样,那么透彻。小利的长
发就那么垂着,今天是完全散开了,脑袋搭在椅背上,闭着双眼,张嘴喘着气,
好像非常非常累。

随着喘气的频率,小肚子也是一股一股的,然后好像听到了一声从宇宙中传
来的声音,把我叫醒了。

『叔,我要上厕所,我要尿尿,憋不住了快』还是可以分辨出来,那是小利
的声音,有点哑嗓了,本来咳嗽几下,我打算把饭咽下去的,因为刚刚的画面,
就忘记了。这下倒好,直接都喷了出来,那场景,我都不能相信是我做到的。

我擦擦嘴,没有管那些喷出的米饭,只是直勾勾的看着小利,我要确定是不
是她说的。现在的我,没有任何思想,下身老枪致敬,上面头脑发热,我自己都
有点抖。

『叔呀,帮我一下,我起不来了,我要上厕所』这下,完全可以确定了。

但是你叔我起不来呀,起来这小帐篷算什么意思,我到裤兜把老枪压下去,
然后,又起来了,真想用绳子给他固定下去。

就这么僵持了半分钟,我努力消化这刺激的场景,努力平复那心情,终于,
老枪,开始放下身段,我也能起来了。

我走到小利旁边,俯身看了下她,不知道该怎么个方法把她扶起来,刚俯身,
小利的眼就睁开了,直视我的双眼,当我看到后,感觉到了心疼,那双灵动的双
眼,现在都是血色,而且,我能感觉到,她是真的很累,本来那些刺激的画面消
失了,一种怜惜的,占据了我所有的。

小利就这么看着我,眼里没有任何的感情,感觉这是个木偶。

『叔,扶我起来,我好累,真的好累』说完这话,小利又闭上了双眼,这种
疲惫,我感觉到过,在一个朋友的身上,但那是个男人,因为各种的压力,快压
垮了,我陪他喝酒的时候,喝到一半,他就这么直直的躺了下去,告诉我他好累,
没有过多的倾诉,没有哭泣眼泪,只有这么一句话,就让我瞬间体会到了那样的
感觉,那是种无法言表的感觉。

非常后悔刚刚那些事情,那么看着小利,而且还有了欲望,这次的罪恶感深
深的刺痛了我,让我神经紧绷,我要给自己几个嘴巴,但是那样还是不够,我都
想撞墙。

这时我感到自己的手臂被什么拉了一下,我低头一看,是一直白质的手,拉
了一下我的胳膊。我明白了,小利这是快到边缘了,赶快不去想那些,把她那离
我最近的手臂盘到了我的脖子上,然后,双手一用力,抱住小利的腰,把她抬了
起来,这样起来后,我站直身体,用一只手抱着她的腰,然后,另外一只手固定
住脖子上的手,就这么把她向厕所方向拉。

为啥说拉,我也没办法,这丫头双腿合拢,而且,是合拢的死死的,两条腿
就那么严丝合缝的合在一起,而且,感觉她在继续用力合拢,那短短的裤子,在
她2腿终点的部分,出现了褶皱,可以看到一块三角地带。本来到厕所的距离很
近的,而且小利也很轻的感觉,这么高的个子,但是我感觉她都不到一百斤。但
是我即使压抑着欲望,也是无法完全压制住,因为老枪在我接触小利把她抬起来,
然后,走下厕所的一瞬间,抬头了,瞬间抬头,并且是仰望,高高抬起,我感觉
他都要接触到我肚子了。这倒好,不用担心小帐篷了,但是这形状明显的显现出
来,在我那薄薄的裤子上。

第八章伦理

消失的欲望,瞬间返回,而且,更加的强烈,我努力的压制,压制,即使这
个岁数,见多识广,但是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很多时候都是会失控的,虽然,
这个丫头不是曾经的她,但是她们已经在我脑海里融合了。我感觉我很热,想要
开空调,想要冲个凉水澡。平时我很少开空调,主要是受不了那凉气,但是现在
却是想要得到那个温度。

欲望是人的原始本能,男人被创造出来,本来就是为了繁衍后代进行交配的,
他的目的就是找到异性,进行本能的传播。这种本能压制起来,有多痛苦,有的
人应该有过感觉。

咬了一下舌头,那种刺痛贯穿了全身,我感觉到了血的味道。这仅仅几秒的
动作刺激,终于在我的压制下,我可以正常思考了。正当我有点庆幸的时候,欲
望减低了,但是感官敏感了,我感觉到了,我2个手臂的温度,感觉到了小利靠
向我头的方向的喘气的温度。

妈的,我忍不住骂了一句,很少爆粗口了,但是这次,真让我一个老人,体
验了非人的感受,本能让我发泄,让我释放,我需要完全释放,但是道德让我压
制,必须控制自己。

左手是我固定住的小利的手臂,因为是抓住,所以,只有温度的感觉,但是
右手在小利的腰上,男人头,女人腰,只可看,不能摸。这是个俗话,但是这手
无法移动开,移开,这丫头就向下走了,我就好像在弄一个醉鬼,丫头完全没有
意识的感觉。我看了看我的右手,但是,在衣服的遮挡下,无法看到,我只能感
觉到那丝滑的皮肤,那皮肤上凉凉的温度,深呼吸了一下,好多了。右手臂感觉
小利的肚子有点鼓鼓的感觉,一下子想到小时候,儿子吃饱了,那鼓鼓的小肚子,
不自觉的就用手摸了摸,那感觉,很舒服,当意识到小利的肚子后,我可以去死
了,我发现我即使把舌头吃了,也无法压制了。

必须脱离这样的感觉,我瞬间加力,把小利很快的拉到了厕所门口,然后,
迅速把门打开,把坐便盖子掀开,把她放到上面,让她坐下去。

这个过程用了这么多字去描述,其实,最多不过十多秒,这十多秒,让我全
身大汗淋漓,汗已经浸透了衣服,脸上的汗在向下流。感觉自己又老了很多。也
许是突然感觉我用力,小利有点不舒服,直接哼哼了一下,表示了抗议,我这心
脏呀,小姑奶奶,你别出声了,尤其这样的声音,会出大问题的。

顺势坐下的小利,腿还是紧紧的合拢着,2条赤裸的美腿,就这么直直的在
地面上伸向了前面,但是她好像是睡着了,我这个气,到洗手台先简单的洗了把
脸,然后,用沾着凉水的手,轻轻的拍到了小利的脸上。终于,这丫头动了,仅
仅是脑袋慢慢的抬头,然后,眯着双眼,有点疑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叫醒她。

『嗯?』『嗯什么,这是厕所了,赶快方便』我有些无力的生气的告诉着小
利这个事实。

『哦,我要尿尿,憋不住了』这丫头好像还认为自己在餐桌上。

我赶快又弄了点水,俯身继续拍在她脸上,让她更清醒下,拍了几下,那眼
终于睁开了。我有点无奈了,小利呀,这是卫生间,这是厕所了,赶快方便吧,
叔叔出去了。

我站起身子,感觉腰都有点疼了。就这么按了下自己的腰部,运动了下脖子,
这比扛麻袋还累呀,我的确扛过麻袋,不是麻包,年轻的时候,单位的食堂,我
帮忙扛过,因为自信自己体力好,所以就去了,那是真累。

刚刚是喷饭,马上就要喷血了,我哪里想到,就这么点动作,让我看到了最
不该看到的一幕,这一幕,造成了一系列的影响。

我站好身子,然后,稍微运动了下,就要转身出去了,谁知道这丫头,突然
来了精神,一下子站起来,吓了我一跳,她微微打开双腿,让后一下子把她的裤
子和内裤一起拉了下来,眯缝这双眼,摇晃了一下,又向下拉了一下到了地面上,
然后站直身体,又摇晃了下,坐了下去,徐徐的流水声出现,非常的清楚。这个
动作就是几秒的事情,本来被她突然站起来,吓了一跳,以为她要干啥,我就没
有动,盯着她看,然后,下面的动作,就是大家说的香艳了,她低身,我好像知
道要干啥,就要转身,但是她摇晃,我就想搀扶一下,然后她又不动了,本来以
为的是她需要一件一件脱,我可以转身走开,但是她直接都脱了,让我措手不及,
这是她站直身体我才发现的,这不是故意要看,不故意也看到了,之前看到的只
是一下片黑色的毛毛而已,现在是全部看到,那被双腿压缩的三角区域,现在展
开了,小腹下面是一小片卷卷的毛发,就那么一点点,鼓起来,毛发的下面是小
圆点一样的东西,有点红,一条小沟,延伸到了下面,小沟的周围非常干净。她
坐下的瞬间,我看到了一块浅粉色的区域,很小的一片,感觉像个小元宝。

看到这些,倒是让我冷静了,我知道我看到了什么,而且,清楚的看到了,
也知道,如果是在清醒的状态下,这丫头永远不会让我看到。但是,看到又能代
表什么呢,人都是有猎奇的心理,看不到的东西才是最有想想力的,才是最刺激
的,当你完全看清后,很大部分人就慢慢失去了兴趣。我一直逃避,其实也很想
不离开,只是伦理道德一直在谴责我,让我不得不走开,这时候,已经没有必要
走开了,即使小利突然醒来,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我也无法去想了,就这么站
着,看着那低头耷脑的丫头,坐在那里方便,时间慢慢流逝,这丫头也是够能憋
的,竟然一分钟声音才完全消失。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