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无痕】(09-10)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第九章入魔

也许这个气氛应该至少是个暧昧的感觉,但是我心里却是空明的,老枪也老
实了,并没有再次仰望。就是这么看着,过了2分钟,我确定小利完全的释放完
了,就没有再去叫她,我知道,叫起来也是受罪,还要和她讲现在的处境,干脆
我全部给她代劳就可以了。

这个场景有点熟悉的,儿女小的时候,会出现玩累了,吃着饭就睡着,然后
尿床,老伴想了个办法,就是每次如果饭桌上快睡着了,就让我把他们抱到卫生
间,不管他们是不是要尿尿,都给扒好裤子,命令他们放水,还别说,还是管用
的,习惯了,他们就知道自己去了。小利现在的状态就和开始儿女半醒半睡的状
态差不多,区别就是,她现在感觉是无意识了,等2分钟,就是怕把她弄起来,
她又开始放水,那就尴尬了。

我蹲下,看了看小利,口水都开流出来了,紧闭着双眼,很逗,我用手拍了
拍她的小脸,根本不理我,没反应。我顺势起身,双手给她抱了起来,让后慢慢
放到肩头,屈身把她的内裤和裤子拽起来,向上拉,这和给睡着的小孩子提裤子
是一样的,我做起来还是很顺手,就是有点别扭,小孩子可以扛起来,顺手一拉,
就弄好了。但是小利,身高比较高,扛起来,我就无法再捡裤子了,而且,也是
会触碰到一些地方,比如屁股。现在我还不想受刺激,所以,就这么半蹲的把内
裤和裤子,从大腿两侧向上拉,眼睛随着手的运动,我看到了小利的小PP,没
办法,不看不行,白白的,真想捏捏,揉揉。我笑了笑,顺手就轻轻的给了她屁
股一下,当作惩罚吧,凉凉的,手感不错。

小利感觉到了,轻轻的啊了一下,然后梦呓一样的说了句,还没擦呢。我明
白她的意思,女孩即使尿尿,完成后肯定要擦下的,但是,这个我肯定无法完成。

我又给她屁股了一下,忍着,擦什么,今天给我忍着,小利哦了一声,没有
了声音。我顺势把2样提了上去。但是,现在女孩子的内裤好像是低腰的多点,
应该是为了防止走动的时候,露出来部分。我那里有这个常识,就和裤子一起的
提了起来,裤子快到腰了,内裤就提不动了,提了几下,就是到不了腰,小利好
像感觉到了什么,双腿又开始合并,并且嘴里轻声的发出了,嗯,嗯的声音,这
是无法预知的,我开始也没有反应过来,以为她在做梦,就继续提,就这么又拉
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小利的双腿已经紧紧的并拢了,而且,感觉身体在扭动,
我这样才感觉到什么,拉开那条热裤,看了看里面的内裤,发现已经无法再向上
提了,这才感觉我有点失误。男人如果这样弄,肯定枪会难受,女孩子,也是同
理,但是受力不一样,结果也不一样。我转头看了下那靠在我肩头的小利,发现
小脸已经有点红了。

作为过来人,我肯定知道这是为什么,这样的做法,会给女性带来生理上的
刺激,因为内裤可以和那个包裹起来的逗逗发生摩擦,这个逗逗和老枪的头是一
样的效果,无疑,这样做就是再变相给女性自慰。但是如果用力太大,会造成不
舒服。

我的老脸也是红了,毕竟这是无意的,谁知道弄成这样,手上的动作停止后,
小利也老实了,继续靠在我肩头,不动了。我赶快放开内裤的边缘,把裤子给她
向上提了提。准备直接用肩头给她扛起来,放到沙发上,让她舒服点的睡。

小利刚刚的几声无意识的呻吟,一直在我脑海里回响,以至于,我现在特别
想要看到她裸身的样子,想要触摸下她全身的皮肤。思想已经不受控制,尤其是
这样肩头扛着一个女孩子,让我身体不能自已,这样太有侵略性了,如果一个女
孩子被这样的扛着,你应该会知道她面临的之后的画面是什么,还有这个动作完
全是不顾对方感受的,对男人来说是有很大的成就感的,这是抢人最常用的方法。

我慢慢起身,无意的看到了镜子中的我,那是张狰狞的脸,瞪大着双眼,喘
着粗气,脸和脖子下面都红了,而且,眼中都是欲望,兴奋,这是兽欲。突然,
我看到了儿女曾经用过的牙缸牙刷,静静的放在那里,我的心也开始慢慢的静了
一下。不行,不能这样,即使我再想要占有,也必须正大光明的,不能这么就占
有这个丫头,而且,她比你的儿女还要小呀,我对着镜子深呼吸,再深呼吸。然
后,把小利顺了下来,变成了公主抱,尽量让手臂靠近小利的脖子,让她可以更
舒服。

也许是这样比较舒服,小利双手竟然直接勾到了我的脖子上,然后,直接把
头枕到了我的胸前,用脸拱了拱我的前胸,不动了。如果我在年轻的时候,这个
女孩子,肯定要被我吃掉,而且,渣都不剩,现在的我,看到镜子里逐渐苍老的
脸,我竟然非常失落。心沉了。

我知道,这里并不是最危险的地方,真正的危险在后面。我不自觉的向自己
的房间走,走到了门口,门里就是我最熟悉的地方,因为那里是我曾经和老伴战
斗过的地方。

把怀中的人,轻轻的放到了床上,一点点的把她衣服去除,我颤抖着双手,
抚摸着她每寸的肌肤,如绸般丝滑,用嘴亲吻她的腿,她的臀,小腹,亲吻着身
体每一个部位,开始轻轻的,逐渐变为疯狂的,把她身体亲吻出了伤痕一样的红
印,这样还不满足,我双手疯一样的抓住了她的双乳,乳房我手里不断的变化着
形状,我用嘴叼住了那粉色的微微凸起的乳头,开始吸食,牙齿开始轻咬。身下
的人,身体开始颤抖,我看到她的双手开始抓向了床单,随着我的动作,抓紧,
松开,微微晃动着脑袋,大口喘着气。她的脖颈,开始出现了泛红,我的嘴开始
慢慢的向上游走,吻着她的脖子,脸颊,耳垂,那双紧闭的双眼,一直没有睁开,
但是身体扭动的幅度越来越大。用双手固定了下她的头,直接对着那红唇开始进
攻,轻轻的用舌头撬开了她的牙关,吸吻着她的舌头,慢慢的,然后突然加速,
狂风一样贪婪的闻着她的唇,她的一切。

慢慢的,我的一只手顺着小腹,触摸到了那突出的小点点,那是已经脱离包
围的小东西,用手轻柔着。我听到了呻吟,这样的声音好像是冲锋号。我终于得
到了你,我看着这紧闭双眼的她。慢慢的我的头也移动到了小腹的下面,分开了
她的腿,两只手扒开了那流水尽头,我想看到,想看到里面的一切,粉色的花瓣,
小小的洞口,水流如小溪一样流了出来,黏黏的。多美妙的画面,我无法压抑心
中的喜悦,用嘴亲了下那水流的尽头,那是甘露,我像沙漠里看到清泉一样,疯
狂的吸食着,亲吻着,舌头,看着慢慢游走在这个神秘区域的周围,呻吟声开始
大了,当我舌头探入那粉嫩的洞口的时候,啊~ 一声如猫鸣的尖锐的呻吟传到我
的耳朵,那里是那么的神秘,我无法完全探索到。床上的人开始大幅度的扭动着
身体,我看到她全身开始发红,要比我的吻痕还要红,那双白嫩的小手,已经紧
紧的抓住了床单,撕拽着,我疯狂了,甩去了身上所有的累赘,提起那高高扬起
的长枪,向着那神秘的洞口进发,双手托起了她的臀部,用最简单,最粗暴的方
法,一插到底,用尽了我全身的力量,2只手臂已经满是青筋,微微跳动着,我
进入了她的身体。

第十章人性

啊,我长出了一口气,画面定格了,一切都静止了一样,无限的回放着刚刚
的场景,我看到,床上的人留下了泪水,她睁开双眼,起身,双手触摸着我的脸,
眼中满是悲伤,对我说着什么,但是我听不到,啊~ 我忍不住发狂,我听不到。

画面转动,那是年轻的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你是那么漂亮,周围的一
切好像都是雾蒙蒙的,但是都闪烁着光,我脸红了,没有敢去打招呼,但是我每
天都在观察你,每天都在鼓足勇气,想对你说点什么,只是,我没有做到,无意
中,我看到你喜欢折千纸鹤,我就开始疯狂的学习,我一个一个的折,一个一个
的撕毁,因为我不满意,最后,我终于折出了一个好像带有灵魂的纸鹤,她是那
么漂亮,高昂着头,向着天空,双翅舒展,好像看到了你的笑容。我满怀欣喜的
到处找你,但是,一直到我精疲力尽,我都没有找到,我不知道你去了那里。我
把自己关到了仓库,痛哭着,纸鹤沾满了我的泪水。

无数画面呈现,如箭一样穿梭而过,结婚,生子,升职,儿女长大,小家伙
们出生,一张张充满喜悦和幸福的脸,一个个曾经熟悉的人,是那么亲切,那么
美好。

画面定格了,一个熟悉的脸带着微笑,打开了门,看到了门外的女孩,那女
孩是那么美丽,那么熟悉,但她却是陌生人,『叔叔,我是小利呀』我是小利呀,
我听到了,那充满泪水的双眼,那颤抖的双手,抚摸着我的脸的人,她说的是这
句话。

轰~ 所有画面消失,所有的一切是那么真实,我又好像经历了一生,听说人
有七欲,超脱七情六欲,我无法知道是否就是这样,但是这一切真实的在脑海里
呈现了。

我感觉身体被抽空了,不觉就倒退了2步,满身都是汗水,刚刚干了的汗水,
又一次浸透了全身,这次是冷汗。

心魔,我只能理解刚刚的画面,是心魔造成的。回到了现实,我还在自己卧
室的门口,怀中的人,还在熟睡,不过,双手不在我的脖子上了,而且垂向地面,
头也不在我的前胸,扭头朝向了另外一个方向,看了看时间,重新回忆了一下,
才发现过了不过几分钟,但这几分钟,让我感觉是过了50年。

小利应该是不喜欢我汗水的味道,在怀里可以清晰的看着她微微皱着眉头,
小嘴嘟了起来,呼吸很平稳,我无法进入她的梦境,也不能让她知道我的感受,
只能静静的看着这个熟悉又是陌生的脸,真实又虚幻,我和她本来什么交集都没
有发生,现在我却是在意念中拥有了她,是她吗,还是那个曾经的她,我到底在
做什么。

头有点痛了,我感觉我的双臂非常的沉,因为自己的私欲,就出现了如此不
堪的画面,我感到了自己的无耻,如果刚刚是真实的,我将无法面对现在的一切,
小利到底是代替品,还是我开始喜欢上了这个丫头,我现在无法分辨,但是画面
里的人,肯定不是她,对于暗恋的人,我有着太多的执着,以为已经遗忘,但是
当想起却是被放大了。执念,是否可以放下,这个谁能知道,谁又能有答案呢。

我转身来到女儿的房间,打开门,把小利放到了床上,一种空虚感突然袭来,
看了看这个丫头,你到底给我带来了什么,我是该高兴,还是痛苦呢,但,她又
有什么错,我的事情完全是自己造成,埋怨一个局外人,有什么用。用毯子给她
盖到了小腹之上,但是我现在不敢直视那些裸露的地方。

关上了房门,我来到卫生间,冲了一次凉水澡,真想冲走这一切,让我重新
回到那个没有遇到小利时候的我,不用经历这么多忍耐,痛苦,不用去回忆那些
尘封的往事。

洗了很久,身上都被我搓的出红印了,开始疼痛,我才从思考中回到现实,
努力的摇了摇头,把头上的水珠飞溅到了周围,如果这是烦恼该多好。双手扶在
洗手台上,自己看着自己的脸,有点不认识了,用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顺势
用劲全力给了自己一个耳光,一只耳朵出现了耳鸣,这一侧的声音消失了,看着
脸上出现的红印,我笑了,那是种残忍的,带着讽刺的笑容,那么丑陋,站直身
子,一声,啪,另外一侧脸也出现了红印,嘴角开始出现了血痕。完全听不到了
周围的声音,大脑短路一样。

随着时间的流逝,周围的一切开始清晰,我也听到了流水的声音,叹了口气,
把洗手台的水龙头关好。拿起毛巾,简单擦了擦身上。这时,我才感到脸上火辣
辣的痛,用手抹了下嘴角的血,这人不能头脑发热,但是也不能大脑短路。我这
样咋和老伴说呀。

和老伴之间,我们没有秘密,如果我不想说的,就打岔,但是我不会骗她,
这次,这老脸上2个手印清晰的不行。我在脑海里算计着,光着身子,到卧室拿
了衣服穿上,还是没有办法说。把全是汗的衣服,扔到了洗衣机里,让他慢慢转
吧。

拿着茶杯就这么愣神,不知道多久,一声冲击钻的声音把我叫醒。妈的,我
又一次爆了粗口,因为我想起来,家里还有个人呢,小利还睡着呢。

她睡着无关系,关键我把她放到了女儿的房间,虽然已经嫁出去了,但是她
的房间还是留着的,这个小家伙,最烦别人动她的东西,尤其不能让人动她屋子
里的东西。老伴给她收拾过几次屋子,好家伙,这小家伙就围着老伴,问着问那,
什么这个没了,那个丢了,就是跟着念叨,把脾气最好的老伴都给弄烦了,直接
把抹布一丢,决定以后再也不收拾她房间了。

我快步来到女儿房门口,打开屋门,看了看里面,还好,东西还是原样,这
一屋子娃娃,我也是拿女儿没办法,大的小的,就那么随意摆着,但是如果你动
了位置,她回来马上就知道,这也是个超能力。确定了我没有移动过女儿的东西
后,我才走了进来,把门虚掩上,我看看小利到底醒了没,刚刚的冲击钻,响了
一会,又消失了,正常人,应该是醒了。

不过眼前的这丫头现在睡的那是一个销魂,毯子早就被她踢飞到地上了,女
儿床上的那只半人大的熊,被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给拽到了身下,双手抱着,一
直大腿压着熊肚子,像个倒过来的F。我走近看了看,想让她睡的舒服点,就慢
慢的把她的手和腿从熊身上拿开,这样容易憋气。而且,我不能让她乱动这只熊,
我有点抵触女儿的念功,比老伴还要深厚。

轻轻的把小利的手和腿,都慢慢的拿开,然后我去拉她身下的熊,很顺利,
拉动了,是动了,人也动了,刚刚拿下去的手和腿,又重新压了上去,而且,她
好像感觉到了,发出嗯慵懒的一声长音,这次,手抱的更紧了。我怕她没有睡好
就醒来,就没敢再继续,站直身子,等了几分钟,终于,手不抱着了,我赶快轻
轻的继续从她的腿下拉动,想给把这个熊拉出来,可惜,我低估了女孩子的睡功,
竟然拉不动。然后,小利的手又回来了,好像知道有人要抢她东西,又抱上了。

而且,我看到了,熊的脸上有点湿湿的,再看了看小利的嘴角,我意识到,
这次要完蛋,我又要想办法给女儿解释了。

没有放弃继续尝试,就这么休息一会,继续重复刚刚的动作,我希望可以拯
救小熊拯救我的耳朵。但是都失败了,重复了几次,小利从正常躺着,现在变成
横着,但是她身下的东西,怎么都不能离开,我也不努力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