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女生小恩】(01-04)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一)

由於成绩不好的关系,我留在香港读书,而老公则到内地升学,相隔异地是
最辛苦的日子,虽然我们有互通电话,可是怎及得上可以做爱做的事呢?

那天是内地的假期,老公回来香港约我去看电影,我当然要悉心打扮啦!说
明一下我的身材:由於遗傅的关系,我肤色比平常的女生白,而且拥有太阳晒不
黑的体质,有161cm的身高,32B胸部(小吗?我老公总是说刚刚好),
而我的男性朋友认为我最美就是这双白、滑、长的美腿了。

所以我穿了件黑色低胸的紧身小背心,突显自己白白的肤色,黑色格子纹的
短裙,露出自己的美腿,再穿一件小外套便去乘火车到戏院了。

由於是下班的时间,火车很挤迫,我进了去后,已被迫到人多的一角去,连
双手也只能放在身前,动不了。

「各位乘客,由於前面的列车尚未开出,本班列车将稍微延迟……」

就在我听到火车广播的时候,感觉到身后有人慢慢掀起我的裙子,初时以为
是挤迫关系,没有想太多,但当他掀到看到我的臀部时,我才意识到有色狼!

我尝试扭扭臀部让他知难而退,但过后我知道用错方法了,因为他开始直接
掀起我的短裙,抚摸我的大腿,更在我耳边发出粗喘的声音。而我的耳后是敏感
位置,再加上我很久没做爱了,身体也即时软下来。

我很想转身看看色狼的样貌(希望不是噁心的大叔),可又因为人太多无法
转身。而他可能感觉到我不会抵抗的关系,更愈发大胆,他的手开始向上摸索至
我的胸部,而另一只手则在扯我的内裤,用手指抚摸我阴部……

「呜……」我已开始忍不住呻吟了,一方面我已开始有被插的欲望,另一方
又害怕周遭的人发现我被人非礼,我的臀部也开始不自觉地配合他玩弄我阴部的
手指而摇动……突然他在揉捏我胸部的手退下,当我不明白为何不继续的时候,
竟然感觉到他用下身的小弟弟贴紧住我没有阻隔的臀部摩擦起来。

「现在列车已抵达XX站,请带好阁下的随身物品下车……」

人群再次移动的时候,我才知道已经到了我看戏的地方,也连忙趁着有空隙
的时候摆脱身后的色狼,当时也不管内裤穿好了没有就拉好裙子下车。

最后也看不到令我起了欲望的人的样子。呜……老公,我很想你啊!有了这
想法,我更急急的赶去戏院找老公了。

那天晚上七点多,可能是戏院的地点比较偏僻的关系,竟然没有太多人流,
我很容易就找到老公了。

「哇!小恩,今天你很性感啦!」

「真的吗?我特别为你悉心打扮的啊!」老公喜欢,我就很开心的了。

老公开心的吻了吻我,便拥住我进去戏院了。

(二)

我们买了老公很想看3D动作外语片,怎知道因戏院地点偏僻,只有七、八
个观众。找到位子坐下时,老公已经急不及待的和我湿吻起来:「恩恩,我很想
你喔!」

「老公,我也很想你~~」

「是吗?那我看看你的小妹妹想我没。」老公说完,就立刻把手伸入我的短
裙内。其实我一直都习惯把自己的包包放在我的大腿上(觉得这样有安全感,也
不担心会走光),这个习惯更方便他的动作。

往时老公只会摸摸大腿,或是隔着内裤摸小妹妹便罢手,今天竟然直接拉开
内裤,用手指插入我的小穴内:「哇!好湿啊!看来它也很想我啊!」

「唔……老公,我很想要你……」我边说边将小手放在老公的大腿内则,来
回地抚摸。其实刚在火车上,我已经很想被插入了,小穴也湿得一塌糊涂了,现
在见到老公那样挑逗我,已经很想要他狠狠地疼爱我一顿。

「咳!」突然一下咳嗽声,令所有的暧昧气氛消失光了,原来是一个大概三
十多岁的眼镜男正正坐在我的右边坐位。因为电影开始播放了,灯光昏暗,我也
不清楚他有没有看到我们在做什么。

看看老公,他已若无其事地把手在我的裙子内伸出来,戴上3D眼镜专心看
戏了,可怜我想要不能要喔……由於是外语片,我和老公的英文水平也是普普通
通,如果不看字幕,根本不知道在说什么,所以要专心看才可追得上剧情。我只
好扁扁嘴,左手圈住老公的右手臂,乖乖的向后挨向椅子看戏好了。

就在电影播放到中段的时候,突然,我感觉到一只大手摸上了我的大腿!我
惊得向右看一看,原来那个男人已经凑到距离10公分那么近了。我正想开口骂
他的时候,他已经在我的耳边吹了口气:「小妹妹乖乖的不要乱来啊,你也不想
我把你们开戏前做的好事大大声的说出来吧?」

原来那个男人看到我跟老公调情的事啊!怎样辨?我怕他说出来之后,被人
拍了照,岂不是所有人也知道?

「放心,只要你乖乖的不出声,我也不会太乱来吧!」说罢,他便开始把手
掌伸入被我包包遮盖住的大腿内侧滑来滑去了。我心想这里是电影院,这色狼应
该不会太过份吧?

就在我紧闭双眼希望他快点「完事」的时候,竟发现他另一只手竟然开始不
客气的伸进我的衣服里,将胸罩向上推起,握住胸部开始搓揉。「怎么样,很舒
服吧?你的奶子又挺又软,而且能一手掌握,摸起来真的很爽啊!」更边说边用
力揉捏着。

我很快发现我的乳头已充血肿胀,不知道我今天一直得不到满足,还是他的
爱抚技术太凡好的关系,那种莫名的快感竟传遍了自己的全身,已经力气全失,
一波波无法形容的高潮冲击令到我无法招架,只能任由那男人玩弄着我的身体。

我轻咬住嘴唇,怕自己忍不住呻吟出声被老公发现。我抬头看向老公,见他
仍在专心看戏,完全没有发现自己老婆在被陌生男人玩弄着原本属於他的身体。

更甚的是,那个男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感到不够满足了,开始深入裙内,掰
开我的双腿,撩起我的连身裙,更把手指顺着内裤带找到了我的小穴!在我的阴
部摸了一下后,他淫笑着说:「哇,你的小穴湿透了呢!开始想被干了吧?想把
任何人的鸡巴插进淫穴里喔!对不对?」

我不敢回应他挑逗性的淫语,我怕我会叫出声,更怕老公发现我的动静。而
老公也因为我的身体轻微的抖动而感到疑惑:「小恩,怎么了?是不是这里冷气
太大,觉得有点冷?」

「嗯……可能是吧,让我抱紧你好了!」我怕老公向我这边看过来,也顾不
及那么多了,急急的把身体向左倾,摆脱那只在玩弄我胸部的手,挨向老公的左
手臂那边。

可是,我低估了那个色狼的胆色了,他竟然没有把我裙子内的手掌抽出,竟
然把手指狠狠地插进了我的小穴内!「呜……」我忍不住叫出声来。幸好电影刚
播到一个爆炸的场面,巨大的特效声音掩盖了我的叫声。

在我小穴内的手指不断地抽动着、翻搅着……他见我不敢再发出任何呻吟声
后,更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更加粗暴地抽插着我的阴道最里面。我开始紧紧地抱
住老公的手臂,但他可能以为我是因电影的剧情紧张才会这样,所以不以为然。

而我,就被那只陌生男人的手推向了高潮的顶端……

「请拿好你的随身物品,出口在银幕右边。」

这一吓令我终於回过神来,院内的灯亦渐渐亮起,原来影片已播完了。我看
看旁边的位置,那个男人已经不见了!我在老公不为意的时候,偷偷的整理好衣
服……

「老婆,这套电影好看吗?」

「好看啊,很剌激呢!」电影剧情我就不知道了,但发生在我身体上的事就
真的很剌激!

「是啊!特别是那场男主角……」

我装作专心的听老公说着剧情,边抱紧老公的手臂步出电影院,因为高潮后
仍未恢复的腿还是软软的呢!

晚饭过后,老公依依不舍的送我回家,我家是唐楼,一层有四户,我住在四
楼,再上多一层就是我们四户各自的天台了,由於没有电梯的关系,也是一步一
步的行楼梯。

就在我按门铃的时候,老公突然从后抱住我:「恩恩,我真的很想你……」

他抱着我,把我拉到四楼与天台之间的楼梯转角位。

老公像是很久没有吃饭了一样,一把掀起了我的紧身小背心跟胸罩,热情地
舔着我的胸部跟脖子……其实我也想他想很久了,於是也紧紧地抱着他,享受短
暂的相聚。

这里除了住在四楼的人会经过,平时没有人会上来,而且也可以留意四楼的
每户的情况,不用担心被人发现,但又有隐隐被人发现的剌激感。

「恩恩,我想要你了,可以吗?」

「嗯,只要老公想要,老婆也愿意给你喔!」

老公听后一下子就把我的短裙掀起,然后扯掉我的内裤,把我的小穴暴露在
空气中。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脱下了自己的裤子,一下就插进我的最深处了。

不知道是否太久没爱爱的关系,我觉得老公的小弟弟好像粗了很多,插进来
的时候有点点痛呢!

「喔……老婆,你变得好紧……好湿好暖啊……」

老公总是只有在爱爱的时候才会叫我老婆,每次听他这样叫我,我都感到非
常幸福呢!他紧紧地抱住我的腰,用他的弟弟刺入我身体最深处,每一次都很深
入,我像个洋娃娃一样被他疯狂地被抽插着。

可是这么刺激的户外爱爱,哪有可能不叫出来呢?我只好忍住小声小声的呻
吟着,也尽量抬高屁股让老公更方便抽送。

他抱着我的腰,加快速度冲刺……我知道老公快要去了,我也配合着他,让
他深深地刺进我的子宫,好迎接他浓浓的爱液。

他从后面紧紧地抱住我,一股热热的甜蜜在下面扩散开来,进去了……全部
都在里面了……

不知道过了多少秒,还是多少分钟,我们才互相帮对方穿好衣服,我也用纸
巾擦拭乾净从小穴流出来的白液……为什么我不要老公戴套套?因为我是对套套
敏感的,只能改食避孕药丸来避孕,而且,我也喜欢老公在我的穴穴内射出的感
觉。

老公紧紧地抱着我说:「恩恩,我爱你!」

「嗯。我也是。」我点点头,抱着他一会,便依依不舍的按门铃回家了。

(三)

「唉……我应该怎么办呢?」看着香港这样五光十色的城市,此刻我真的无
暇欣赏,因为我在烦恼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

「嗯……」耳边响起一声男生的呻吟,令我身体微微抖了一下,不禁侧头看
着这个把我当作人肉衣架的男生,一时之间不明白为什么今晚竟会发生这样的事
情。

他叫阿飞,今年22岁,是个四川的男生,因为公司欲瞭解内地市场,所以
聘请他来做暑期实习。由於我们公司只有一两个男人,而他的外表斯文乖巧,高
高瘦瘦的,又不计较做跑腿及搬搬抬抬,所以深得公司所有阿姨级欢迎,上司也
意欲转他为长期员工,便叫整间公司唯一一个年龄跟他最少差距的我(26岁)

带他实习公司运作。我也没多大抗拒,便把他当作弟弟般相处,他也「恩姐,
恩姐」的叫我。

今天由於公司做成了一单大生意,上司也请了我们吃晚餐,而另外两个男同
事则拉了阿飞去灌酒,最后的结局是……三个都醉倒了,而我则负责扶阿飞回宿
舍。

「司机,麻烦你XXX街,谢谢!」好不容易才拦到车。在乘车途中,终於
有时间可以看看这位小我四岁的弟弟……其实他真的长得不错啊,而且我自己特
别喜欢戴眼镜男生。不其然想起自己的男朋友,真过份!自己已经有男朋友啦,
怎么还肖想年轻的弟弟呢?

「小姐,已经到了,小心扶好你的男朋友啦!」不经不觉已经到了目的地,
司机的这句说话令我呆了一呆,但又不想跟他解释我跟小飞是什么关系,便轻轻
点头的,扶小飞上楼去……然后,还要在他的裤袋里找钥匙,天啊!其间我不小
心碰到他的小弟弟,不,它瞬间变了大弟弟呢!

我慢慢地抬头看上去,我晕了,原来小飞也用热烈的目光在看我!「呃……

小飞,我已经送到你回来,那,我先走了。「当我说完,转身想逃离这个令
我无比尴尬的地方时,却被小飞快一步的捉住了我的手。

「恩姐,我还是头晕晕的,你可不可以扶我进去,照顾我一会才走呢?」阿
飞用可怜的样子看着我。我心想:这小子用不用那么卖萌啦?照顾他一会应该还
可以的,於是就点点头扶他进去了。

扶他到沙发上坐一会后,心想应该没有我的事了吧?正想起身离开,阿飞却
突然站起来去,摇摇晃晃的从冰箱拿出绿茶:「恩姐你想喝什么?绿茶好不?」

「不用了,其实我准备离……呃!」我话未说完,就看见阿飞手中的绿茶失
手倒向我身上的白色连身裙上。「恩姐!对……对不起!不如今晚你留在这吧,
待裙子洗乾净吹乾,明天才回家?反正明天是星期六。」阿飞连忙道歉。

看着绿色的茶迹在我的裙子上染上可笑的图案,而我的白色胸衣也开始约隐
约现的透出来,「那……好吧,麻烦你拿乾净的衣服给我替换好了。」感觉到气
氛相当尴尬的我,立刻走向浴室,同时心想,反正只是过一晚,阿飞又是弟弟来
的,不要胡思乱想,睡一晚,很快就天光呢啦~~

当我沖洗完出来时,整间屋也是暗暗的没有开灯,看到阿飞也在沙发上睡着
了,我不禁松了一口气,因为我全身也只穿了一件白色的男装恤衫(没办法,因
为内衣也弄髒了)。我拿了张被子帮阿飞盖上后,自己也走到唯一的睡房去了。

也不晓得经过多久,我在梦境中感到有人在抚摸自己的身体,令我有点意乱
情迷,有时在胸部,有时在下腹,温柔细密,有点分不清楚是真实还是梦境,朦
朦胧胧中只能静静地享受。

被毛手毛脚了一阵之后,我开始感觉自己的小屁股凉飕飕的,神智还没回到
脑袋中,那热腾腾的感觉倏地撑破了封闭的小穴,钻进我的身体里面来。突地受
到刺激,由惊转醒,我立刻睁开眼睛,发现原先盖在身上的被子已经不知所踪,
恤衫已经解开了,阿飞正压在我身上,他的左手正在抚摸我的胸部,右手的中指
正快速的插进自己的小穴里,模仿着男女交合的方式缓缓抽插,不断地抽动着、
翻搅着……

正当我想开口拒绝的时候,阿飞却俯身亲吻着我,我嘴里只能应付着他,发
出「呜……呜……」的声音而已,我只好整个人摊在床上,两腿开开,赤裸的躺
在床上,私处湿漉漉的张开着,任由他玩弄摆佈。

他看见我没有太大的反抗,便越来越兴奋,一边爱抚我的身体,一边亲起我
的嘴唇,还边亲边说:「恩姐,我其实已经喜欢你很久很久了,我要跟你做!」

一说完,阿飞便快速脱掉自己的裤子,像野兽一样跳上床,压住了我,并且
强制性的抱着我,掰开我的双腿,小穴刚好张得开开的面对着他!他开始用早就
勃起得硬梆梆的下体朝我小穴插进去。

「哦……」我整个身子被顶得上下猛晃,内心有种新鲜感、以及「吃幼齿」

的罪恶感。我第一次跟老公以外的男人做爱,而现在竟把这特别的第一次交
给这个年纪比我轻的男生。

阿飞抱着我,不停地埋头苦「干」起来。说真的,他的弟弟没有我家老公的
粗,也没有什么技巧可言,但可能是有种偷情的罪恶感关系,我对这种野兽式的
性爱没有多大抗拒,相反,我开始浪叫了起来:「啊……啊……好……真好……

啊……飞……亲弟弟……美死姐姐了……你真会干……哦……对……用力插
……

哦……爽……啊……「

可能我的叫声让阿飞忍不住了,他猛地捧住我的屁股,疯狂的抽插不停,我
舒服得两腿发抖,浪水顺着大小腿流到地板上。

「哦……哦……好弟弟……真勇猛……啊……姐姐好舒服……啊……啊……

快……再多插我几下……啊……「

突然,阿飞把我抓得紧紧的,不让我移动半分,我知道,这是男生快要射精
的时候了!我呻吟的喊着:「喔……喔……你要射精了……赶快从我的小穴里拔
出来……不要射在里面……」

可是阿飞却不管,只管继续抽插,边干边说:「姐姐……鸡巴被你的穴……

夹得好爽……姐姐……我干得好爽……鸡巴拔不出来啊……「说完,又继续
猛烈的抽插不停。

我的小穴感觉到他的鸡巴开始在膨胀,而且越来越硬……他的表情也越来越
僵硬,而且赤红起来……我知道,再不拔出来,他就要在我阴道里射精了!「赶
快,赶快……拔出来啦!」我甚至开始推起他来,但是由於力气没他大,反而被
他抱得更紧。

终於,在他持续插入的冲刺之下,一道道的温热液体持续喷出,持续地射烫
着我的子宫颈……他射精了!我被热热的精液刺激下也到了高潮。

阿飞射精后像是体力用尽,失去支持的压在我身上。我也没有体力了,待他
的小弟弟完全软化了,精液混合着淫水从我的小穴里流出,都弄糊了我的阴毛。

而他的鸡巴也跟着淫水、精液,从小穴里滑出。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朦朦胧胧中看到阿飞起身,拿纸巾替我擦拭乾净,便抱
着我一起睡着了……

清晨的暖阳从透明的玻璃窗射进来,「恩姐,早安。」阿飞低头在我的唇边
响亮地吻了一记,「恩姐你昨晚睡得那么少,要不要再补眠?」他还好意思说?

想到昨晚战况之惨烈,将这张大床蹂躏得不成样子,我的身子到现在还是好
痛。

「恩姐,你多休息一会吧,我现在出去买早餐给你吃。」他很快地起身,拉
开衣帽间的木质门,动作很迅速地穿戴整齐,开开心心的出门去。

我狠狠地瞪着那扇迅速关上的大门,不禁在想:我是不是中了他的计?

(四)

经过上回被小男生阿飞吃了之后,天天上班见到他的时候,我都感到很尴尬,
每次他看过来的时候,我都逃避他的目光,而不知道是不是我幻觉,总觉得他的
目光好像想吃了我似的。

今天一如这两个星期般,一到午餐时间,看到阿飞朝着我的方向来的时候,
我便说了一声「我外出吃饭」便冲了出去。直奔一向缺乏人烟的顶楼,我才终於
松了口气地倚在栏杆上喘着气。

「恩姐,跑这么快是看到鬼了吗?」一个低沉的男音突然在我后边响起,顿
时打了个冷颤,背脊寒毛直竖。

「没想到恩姐老是看到我就跑,让我脆弱的自尊心有点受损了。」

说着,阿飞硬是把我给转过身来,让我面对着他。而他的眼神彷彿在说:跑?
哼!看你还能跑到哪里去!

「没有啦?阿飞你多心了吧??话说阿飞可以走开一点吗?你靠得太近了吧?」
伸出手抵着他太过靠近的胸膛,说话就说话,有必要靠那么近吗?他刚奔跑过后
的身体传来慑人的热度,身上没有男人常有的汗臭味,即使经历刚刚的奔跑,他
身上还是有着淡淡的皂香。

「恩姐,好像自从那一晚之后,我们都没有好好的说过话了,是不是我那天
的表现不太好,所以你讨厌我了?」阿飞边说边把我用手抵住的胸膛更加往我靠
近。

这下子两个人的身体几乎快要没有距离,若不是她的手还在做最后的挣扎,
拼命抵抗,这时候她早已跟他紧紧相贴,没有半分空隙。

我猛地抬头大声否认,「我没有讨厌你!不要再提起那晚的事了!」

我张启的红唇恰好扫过他靠近韵脸颊,肌肤交错的触感让两人同时一愣,尤
其是意识到刚刚两人的亲密碰触后,我的脸颊突然烧红,全身僵硬得不敢乱动。

阿飞好像一下子就回过神来,用更暧昧的口气在我耳边低喃,「我做不到啊?
我还记得恩姐的小穴有多紧,怎样紧紧的咬住我不放呢!」

热浪再度侵袭我原本就火红的脸庞,尴尬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尤其是我
突然意识到不知何时他们两人的身躯已经紧紧相贴,而他尴尬的男性部位正抵在
我的小腹上。

「你……你不能忘记那件事吗?」有些结巴的乔以菡连说话的气势都整个弱
下来。

「可以啊!只要恩姐今天下班后,我们再慢慢聊吧?吃饭的时间都过去了!」
阿飞轻轻抚摸我的脸,然后就头也不回的向逃生梯那边走去。

只留下我一个在顶楼发呆??

**

我红着脸、咬着唇,双手不敢放下,就怕发出任何不应该有的声音。

周边的环境是再熟悉不过的地方——我每天上班的办公室。

缺乏人声的下班时间,灯光尽灭,空间里只靠着窗外大楼隐约的灯光以及街
上的霓虹灯来照亮。

我脸颊贴在玻璃窗上,原本整齐的套装显得淩乱,平时整齐规矩的发髻也被
拆下,一头发丝圈住娇小的脸庞,让我少了平常上班的气势而显得柔弱。

而这全因身后那不停散发狩猎气息的男人。明明以前不是这样的,之前的阿
飞始斯文乖巧,而现在的他却用一种危险的眼神望着我。

结果等到我发觉这样下去似乎更危险的时候,办公室里除了他们两个,早已
空无一人,而他正露着危险的笑容往我的方向走来。

然后现在——他不规矩的大手正在我衬衫下游移着,蕾丝内衣早己被解开扣
子大开方便之门,让他的手可以在软嫩的玉乳上放肆揉捏。

「恩姐,舒服吗?」他温热的气息喷灼在我的颈项边,暧昧的话语羞人地钻
入她的耳。

「别闹……会有人来的……」我轻喘着,试看拉回一点理智阻止他继续放肆。

「怕什么?有人来了还有我挡住,不会让你春光外泄的。」

当我本想出声抗议,但他突来的动作却让抗议声直接转化成一声高亢的吟哦。

阿飞粗糙的手指钻过我的蕾丝小裤,还没有确认我是否已经湿润就直接探入,
拧住小核放肆地揉捏。

「你的身子真是敏感,我才这么摸个两下,下面这里就已经湿了。」

阿飞以沙哑的声音取笑着我,而我羞红了脸但却无法反驳,因为身体诚实的
反应让我无法多说。

「求求你,真的不要在这里。」我低声恳求着他。

这里可是每天上班的地方,如果在这里跟他胡搞瞎搞,每天上班尴尬不说,
被巡逻的警卫看到的话就不用做人了。

「呵!是害羞还是害怕?」男人恶劣地问着,手指开始忽快忽慢地在我体内
移动着。

「都有……嗯!真的不要了。」他制造出的快感让我断断续续地回着话,双
脚甚至虚软地必须倚靠着窗才能让自己勉强站立。

「我也不想这样欺负恩姐你的,但自从那晚后你一直逃避我!我忍了两个星
期了,但一见到恩姐你不理我,我就不想忍了,放心!我会尽量温柔点的!」男
人这么说着,但是抚弄我身子的手速度可没慢下。

「乖乖,不要抵抗,快点做完不是更不会被发现吗?」

阿飞无赖地说着,抱着我坐到办公椅上。

我只能任由他摆弄,裙子被撩高至腿根,胸前的衬衫扣子被解开,冷空气直
袭我胸前的白皙,肌肤顿时起了点点的疙瘩。

我水眸半睁地望着他脸上佈满情欲的表情、额上的汗珠和他快速扯开皮带裤
子的动作,最后拉高我的腿,没有任何的前戏就这么进入了我的身体。

难以承受的肉捧每次都抽出到只剩硕大的头部,而后粗蛮地尽根而入,没有
多久就插得小穴水流不止,凉凉地顺着股沟滑过菊蕾浸湿臀下。

「啊啊??别、别磨??不、不要??」又、又来了!体内那处要命的敏感
区域被火热的巨物抵着狠狠地研磨着,磨得我浑身酸麻到颤栗,强烈的快慰接连
在身体里爆炸,炸得我高潮一次接着一次,忍不住难耐地哭出声。

「不、不要了?飞、嗯──疼?」带着哭音的求饶终於换来了男人放慢节奏。

「不行啊?恩姐你小穴可是紧紧的咬实我呢!怎可能不要呢?嗯?真的很舒
服??」

男与女的呻吟低喘在没人的办公室里显得清晰又危险,我只觉得身子不断发
热,不断在空虚与满足中徘徊交荡着,阿飞过甚的侵略气息几乎让我无法喘息。

抽插了十继分钟,我已无力反抗了,他将她转个身,让我半跪在沙发上,从
后面狠狠贯穿我极欲逃脱的身子。

「啊!那里不可以,太深了。」我哭喊着,迷蒙的眼和混乱的意识让我早己
不知自己在说些什么。往时我最爱这一个姿势,因为抽插的深入,会令我舒服得
腰也不自觉地扭起来配合。

「哦??恩姐!你看,你都舒服得配合我了!原来你喜欢这样啊!你知道吗?
这两星期我一看到你穿短裙的时候,我就想压上你,就这样插着你!」

阿飞由后面紧紧抱着我,他急促地吻着我的颈项,烙下一个个斑紫,敏感的
我已经失神的呻吟着,却更刺激了他的动作或快或慢地逗弄着我。

「恩姐??恩恩?」他喊着我的名字,身体略微紧绷,猛烈的撞击我,每个
动作都狠狠的抽出插入,我的胸部被他撞得拼命晃动,感觉都快要被他撞散了,
准备迎接最后的高潮。

我也察觉到他的不对劲,突然意识到什么,让我惊慌地侧过头,碎声喊着:
「不行,不可以。」会怀孕的!

阿飞听后挑了挑眉,狂妄的眼似乎知道我在说些什么,低下头,无视我迷蒙
中带着惊慌的眼,惩罚似地咬上我的锁骨。

「不让我做,我偏要!」

说活的同时,他顿时停下所有的动作,让精华的白浊全无保留地送入我紧紧
收缩的穴道中。

「啊啊——」热液袭上下腹,让我达到最后的高潮,我仰头娇吟,眼眶却同
时淌下泪。

终究是逃不出这男人的手中……

攀上高峰的瞬间,我的脑中瞬间闪过一个想法一一我真的要跟这可恶的男人
纠缠不清了吗?

还未从激情中回过神的我们,却没有为意有一个身影将我们的事情看过一清
二楚??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