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靓姐】(05-06)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5)

再次醒来,房间灯已经大亮,耳边传来靓姐好听的声音在讲着电话,翻身抬
头看时,发现靓姐的脚收回椅下,避免碰到我,能让我好好的睡觉,心中一阵感
动,我跪正身体,端起靓姐的脚慢慢抬直,让血液畅通,然后,除下靓姐的鞋子
轻轻捏了起来。

「是的陈总,房务部的质检已经出来,关于值班经理反映的情况我也整理完
毕,预备在明天早会上呈报给您,对、对,好的陈总,您请说,我马上记录……」

不得不说认真的女人最美,靓姐在酒店的工作只能用滴水不漏四个字来形容,
这也是她毕业三年来从一个基层员工做到经理助理的主要原因。靓姐告诉我现在
酒店正在修建集资房,主管级员工只要签约,就能入住建面不低于100平米的
错层楼房;到那时候,靓姐就能把我的栖身之所好好的改一下,现在我和靓姐仍
然住的是最初她租的那个1室1厅,虽然现在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她的表弟,
但单位同事过来玩,若没准备好我的出场理由,我就只能整天的待在锁上的大衣
柜里。而到了那时,靓姐就能以照顾我为名,让我住进新房。再不用躲躲闪闪了。

想到这里,我突然动情,分开靓姐的腿,把腿架在我肩上,头使劲的往靓姐
的套裙里伸,靓姐扭着腰是乎在躲闪,但我不管,硬着脖子往里顶着,「兹」的
一声,椅子被我顶出一寸的距离,接着我头上就吃了靓姐的一把掌,不重,但我
感觉出靓姐在生气了,忙停止了动作呆在那里「恩,好的,我知道了,相关的资
料我也收录过,在我电脑里有这类数据,您稍等,半个小时内我通过网路传给您
……谢谢,这是我应该做的」

放下电话,靓姐推进键盘抽屉,低头看着我:「打疼了?」

「汪汪」

「你小子,不疼就不知道好歹,没看我在办正事吗?怎么,睡醒了,小懒猪」

「汪汪」

「好了,不是不给你吃,内裤还没脱呢,你舔的湿了,穿起来很不舒服,知
道了吗」

「汪汪」

靓姐把我头推了回去,自己脱下内裤套在我的头上,说到:「好了,我现在
要做报表,你没事的话就把头钻进来含着,现在开始不许出声,记住,含高兴了,
我随时会给你喝一点,别漏了哦」,说完,把凳子往前挪了挪,翻开套裙,两腿
夹住我的头后把套裙盖了下来,扭扭腰,调整出舒服的坐姿,用手把我头往紧的
压了压,拉开键盘抽屉开始工作「顺便说一下,我中午没喝汽水,到是下午喝了
不少茶,你能尝出我喝的什么茶的话,晚上有奖励哦」

「汪汪」,我在裙中嗡声嗡气的回答到因为随时会有喝的,所以我不敢乱动,
嘴张的很大盖在靓姐的阴户上,舌头伸进阴道里,用鼻子慢慢的拱着靓姐的阴核,
用这种方式哺尿给我喝是靓姐最喜欢的,她说这可以让她放松,全力用在工作上,
但坦白讲,这种哺尿方式难度很大,虽然我现在也能完美的配合,却不得不费心
专注在上面才行。我最喜欢的方式是我枕着枕头平躺下来,靓姐骑在我嘴上,一
边看书,一边享受我的口交,想起了,挤一点给我,看得高兴了,念一段给我听,
让我在下面用舌头快速勾动三次表示赞同……

正想着,舌头感觉到靓姐的尿道外翻,我忙把嘴张大,用下唇使劲的吸着靓
姐的阴户,舌头收回来顶在靓姐的尿道口来回摩擦「顽皮」靓姐在我头顶说,跟
着一股温热的液体射进我的口腔,只是一股,当我细细品味它的时候,的确是有
茶的味道,人的尿液可不会说谎,比如靓姐若喝的茶,尿液中会有茶的苦涩,喝
的雪碧,能品尝出尿液里的淡淡甜味,那应该是糖精的味道,若喝的啤酒,这时
候尿液简直就和纯净水一样,怪不得都说啤酒脱水,若感觉很甜的话,那就是糖
尿病了,呵呵,这种情况我没有遇到过,靓姐的身体比我还健康,不过在刚开始
的时候,靓姐到时常让我舌头下盖着块薄荷糖给我哺尿。不过,若说谁能从人的
尿液中尝出喝的什么茶,我情愿输他1块钱,反正这事情我办不到「喝的什么茶?」
靓姐一边敲着键盘一边问我到「汪」

「哎,没点长进,专心点,马上又要来了」

…………

整整一下午,从我睡醒了后,我就一直在靓姐的裙里「品茶」,中途靓姐起
身到饮水机前加了几次水,我试图钻出来,在抽屉里找一丝丝线索,但结果证明
我是徒劳,靓姐是个很谨慎的人,不会留下什么把柄给别人抓到。不管了,到时
候随便猜一样就是,反正她平常也就喝那几种,再说她也不会买什么好茶,虽然
她现在工资较高,算上年终奖的线位数,在我们城市够用了,但
靓姐自己很节约,到是在我这个狗头上花了不少。

下班过后一个小时,靓姐做完了她特地留下来的工作,收起资料及自己的德
语学习教程,起身在我的扶伺下换好了衣服,问到:「可以说话,猜出我喝的什
么茶了吗?」

「能选择吗?」

「坏小子,还要不要电话求助啊?」靓姐笑问我道「有提示吗?我想要奖励」,
我直接说到,因为我知道斗心计我永远斗不过她,但若我直话直说,靓姐反而不
会让我为难「那好,我告诉你,是你在这里上班第二次领工资的时候给我买的那
种」

「碧罗春?」我问到「乖乖,我爱死你了,亲亲,恩啊」靓姐低下头,在我
脸上亲了一下:「停止说话,难为你还记得」

靓姐,我怎么会忘记呢,就是那一罐碧罗春,让我开始习惯你的哺育……

「好了,收拾好,带好帽子」靓姐一边说,一边把我的保全人员制服理了理,
让我先出门走出门一看,四下早已无人,行政办公区就是这样,下班比什么都快,
我直径穿过地下通到,来到车库,点开靓姐的黑色吉利,这车虽然便宜,但对于
靓姐这样才工作三年的人来说,算得上是成功的标志了。

两分钟后,靓姐走了过来,拉开车门,对我说到:「过去,今天我来开,我
带你去拿奖品」

「汪汪汪」

「可以说话,怎么了,是不是想开车啊?」

「不是,怎么奖品早准备好了吗?」

「停止说话,当然了,要不然怎么会出这个问题来考你呢?呵呵」

「汪汪」,对靓姐的安排,我无语

当我把木箱抗上8楼,脸依然红红的,到不是因为累,开玩笑,我当年可是
足球校队里的右边锋,没体力行吗,这是羞红未退,因为我实在无法向木匠师傅
解释木箱里的这把椅子为什么设计成这样,但我的确认可这是靓姐对我的奖励,
靓姐提着菜跟在我后面,关上门后对我说到:「好了,乖乖,把椅子拿出来,放
在电脑桌前,快去上厕所吧,都憋了一整天了」

我把椅子放在电脑桌前,然后跪下来往厕所里爬,靓姐在厨房里做菜,忽然
问我到:「排骨你是炖汤呢还是红烧?」

「汪汪」

「可以说话」

「炖汤吧,你先喝」

「傻啊你,这汤你可不好喝哦」

「没关系,今天我就要」

「停止说话,好吧,好吧,我们乖乖要喝排骨汤」靓姐在厨房里说到。

我在厕所里尿完尿,然后刷牙,听见靓姐在卧室里叫我道:「乖乖,刷好牙
没,排骨我已经下了锅,得等1个小时左右再弄饭,你先来陪姐姐上会网」

「汪汪」我说,再用力漱漱口,爬进靓姐的卧室,到了那新买的椅子面前。
「你先进去,姐姐换衣服」靓姐说到。

椅子像马桶一样有个盖,不过不是翻盖式,而是抽拉式,并且只在座位前半
部分,我先钻进床下,然后把椅子挪过来,椅背靠着床下端,再仰面躺好,手固
定着椅子,脚蹬着地把头向椅子里伸了进去,当头顶到底后停下来,这时我的身
体正好舒服的斜躺在椅子下的木板上,头枕着加了弹簧的海绵,手放下床单罩着
我的腰后,感觉各方面都很舒服,除了光线暗点外,娘的,忘了把盖打开了。

正想着,靓姐走了过来,推开我脸上的盖子,我睁眼看她,她穿着一身粉红
色的睡裙正对我笑:「舒服吗?」

「汪汪」

「我看看这东西」,靓姐拉开床单,发现椅子正靠着床沿,搬了搬椅子,我
在里面太重,她没搬动,她干脆钻下床来,爬近我的身边,说到:「手抓着椅腿」

我两手反握椅腿,靓姐翻过椅上的活扣把我的手拷在了后椅腿上,然后钻出
床底,我挣扎了一下,觉得非常结实,不由紧张起来「不用怕,乖乖,平常不锁
你,今天只是实验一下功能」靓姐走到椅子前面笑着摸摸我的头发,然后抚平床
单,拉合椅盖「诶,完全看不出来诶,以后我的小姐妹过来玩,你也不用钻衣柜
了,直接躲在这下面就是,当我坐着上网时,你还可以偷偷的亲我,好不好?」
靓姐复又拉开椅盖「汪」我回答「好了,好了,我开玩笑的,我怎么舍得把你暴
露出去呢,万一她们要和我分享你怎么办,我可是很自私的女人哦,呵呵,傻乖
乖」说完后,靓姐提起睡裙坐下,我看到白色的屁股慢慢向我脸压了下来,然后
屁股后挪,当靓姐靠在椅子靠背时,对着我嘴的,正是她的私处,我伸伸嘴,还
差点,得把头望上抬点,才能把嘴贴在她阴唇上「好象还差点」靓姐转动着椅子
右边的罗盘,我头下枕着的海绵往上升高,慢慢把我的头向她的私处挤了过去,
直到我的嘴贴在她的私处,我用劲往下压头,嘴和阴唇离开了一丝空间,但跟着
靓姐的臀部前移,又把阴唇放在我的嘴上,我一松力,嘴几乎全部陷入到了靓姐
柔软的阴唇里,这样,我可以毫不费力的舔吸靓姐。靓姐再调整了下坐姿,紧了
紧罗盘,然后放下群子盖着我的脸,惊喜的说道:「真看不出来诶,乖乖,我看
有机会可以试一下」

「汪」我在裙子里含糊的吼了一句,跟着,便忘情的添弄起靓姐的阴道来。

而靓姐也不再和我斗话,一边享受着我的口舌按摩,一边上网查阅资料。

(6)

「傻乖乖,看什么呢?」当靓姐发现我的目光正直直的盯着她的私处时,用
力拍了我头一下,然后拉下裙子盖着脚「没什么,就是有点后悔」我回答到「现
在就后悔了啊?呵呵,那好吧,不玩这个就是了」

「不是后悔当你的小狗,而是……而是」

「而是什么,快说」

「刚刚在你裙下的时候,有大好的机会,就顾着托你了,忘了看」

「臭乖乖」靓姐又打了我一下,在我面前站起来,然后退了两步说到:「你
还想当我的小狗狗吗?」

「恩,想」

「不后悔」

「永不后悔」我斩钉截铁的说到「那好,我们也来搞一个仪式,顺便也满足
你刚刚的想法」靓姐说到「什么仪式啊?不会是亡灵召唤吧?」

「严肃点,现在开始仪式,你爬过来,自己钻到我的裙下」靓姐说到我二话
不说就爬到靓姐的脚下,正准备低头从靓姐裙踞下钻进去时,靓姐说到:「你想
清楚了,当你钻进我的裙下,我和你的关系,也不再是以前;你将永远陪伴我,
你的一切也都属于我,你只能服从我的安排,听候我的指示」

我抬头看着靓姐,靓姐略低着头看着我,她的眼神朦胧含情,一头乌黑的长
发自然的披在肩后,淡蓝的长裙把她的肌肤更是衬托得白皙如玉,胸部小却坚挺,
腰肢细而柔软,长裙下,是纤细的小腿,美丽的脚弓插进一双黑色的高根鞋内,
高根鞋上还有我刚刚亲吻过的痕迹,此时,两只脚左右叉开,留出一个勉强够人
通过的空间。靓姐真美,这点在以往我给她的情书里也多次的提到,但我却实在
找不到词汇描述。有时候也试着用什么「妩媚、绝伦」等词语来修饰和形容,但
自己也觉得无聊,她犹如每个人梦幻中的女神,虚渺而完美「你将永远陪伴我,
你的一切也都属于我,你只能服从我的安排,听候我的指示……」靓姐的声音从
头上传来,这是她向我要的保证,但却正是对我的诱惑,我不再犹豫,把头贴地
钻进了靓姐的裙下,然后侧身挤进靓姐的两腿之间,半直起身体,双手紧紧抱住
靓姐充满弹性的大腿。

「你刚刚不是说想看吗?熟悉一下吧,乖乖,这里将是你以后常呆的地方」
靓姐说到我没有睁眼,这里的环境好象曾经出现在我记忆的深处,当我用力的呼
吸胯下的芬芳,有种童年里家的氛围,一种梦中曾见的感觉。张嘴亲吻靓姐的大
腿,舌头划过腿上细细的寒毛,痒痒的感觉传染了我整个喉头,我颤抖着抬头,
向白色蕾丝边的内裤里的那片隐隐的黑色吻去感觉靓姐的大腿肌肉突然一紧,
「呵」的一声,靓姐长出了一口气,然后弯腿,将臀部慢慢压在我的脸上,……

伸舌头舔了一下,干燥的布料擦得很不舒服,于是我收回舌头,将腿蜷过靓
姐的腿,改成坐地盘腿的姿态,双手从靓姐两腿间穿过,托捏着靓姐紧紧的臀部,
鼻子深深的陷入那温柔之地,暖暖的呼吸喷洒在靓姐的内裤上。靓姐两腿跨过我
的肩膀,用大腿夹着我的头,两手隔裙把我的头向上轻轻的托着,然后一动不动,
好象很享受我在她下面呼吸。

过了一会,靓姐托着我的头,屁股也一翘一翘开始用下面差我的鼻子,内裤
的布料很是粗糙,几下过后我就感觉到鼻子火热,不由的「恩恩」叫出声来,靓
姐提起裙子看看我血红的鼻头,犹豫了一下,把内裤从边上拉开,再把我的头贴
了上去,我的嘴便直接贴在她柔软的阴唇上,她的唇火热而潮湿,有淡淡的咸香
「吻着它,就这样……」靓姐颤抖着,呻吟般的命令到我双手在背后支地,伸长
脖子,用力把嘴凑上前去,轻轻的吻了一下,明显感觉她夹我的大腿紧了一紧,
然后又放松了,我便接着在她柔软而细腻阴唇上一下一下的吻了起来,随着我的
亲吻,阴唇慢慢的张开,可以明显的感觉到阴唇中的那道缝。我伸出舌头,顺着
那道缝从下往上轻轻的舔了一下。

「呵……」靓姐压抑着叫了出来,美丽的双腿死死的夹住了我的头。托着我
的手更加用力的把我向上面压,是乎想把我整个人给压进去一样。我便将舌头探
入缝中上上下下的舔了起来,慢慢的,靓姐放松大腿肌肉,并略略分开,让我可
以更加紧密地贴近她的胯下。

随着我的舔弄,靓姐的阴唇也慢慢的越张越开,迎合着我舌头的动作。我的
舌尖可以感觉到花那更加柔软更加湿润的地方。于是我把她的阴唇含在嘴里,轻
轻的吮了起来,同时舌尖在她阴唇缝隙内柔柔的舔吸。

我就这样慢慢的舔吮着,靓姐也静静的享受着。

不久,我感觉到在肉缝的顶端触到一个硬硬的小突起,像夹在花瓣中的一颗
小珍珠,于是我便用鼻子轻轻的拱了一下那颗小珍珠感觉靓姐突然臀部后移,避
开了我的口舌,我忙用手紧紧的按着她的臀部,把嘴盖上那颗珍珠,然后含它到
嘴里,用舌头轻轻的在上面扫动,我的电脑里有很多未翻译的日语故事片,所以
虽然我没有性经验,但我却知道这是女人最容易感受到刺激的地方。果然,靓姐
似乎开始兴奋了,她拼命扭动着身子,双手紧紧按住我的头,在我口中摩擦着下
体。每次当那粒珍珠移动到我的嘴上,我便用舌头使劲的一弹,能够感觉靓姐阴
部肌肉的收缩,不一会,我感到从她下面那个湿润的小洞洞里渗出了一些滑腻腻
的汁液。我舔了舔,咸咸的,酸酸的,还带着些甜丝丝的味到。我便伸出舌头轻
轻地舔了舔洞口。

「恩」靓姐用手抓住我的头发,我便又张开嘴,开始吮吸那里,轻轻的柔柔
的吮着。随着我的吮吸,越来越多的汁液被我吮到口中,滑滑的,甜丝丝的味道
越来越明显。我咽了一口,然后又继续吮吸着,吞咽着,发出啧啧的声音,就像
小狗吃奶一样。过了一会,我把舌头探进洞去,想寻求更多的汁液。

感觉靓姐的呼吸变的急促,挺着臀部,随着我舌头的动作用下身一下一下的
抵着我的嘴,突然,她停止了动作,大腿重新紧紧的夹着我的头,双头揪着我的
头发用力的往上提着,阴部的肌肉在我的嘴里一下一下收缩,更多的甜丝丝的蜜
液冲到我的嘴里,我不住的吮吸,合着口水吞下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