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兰克福——我的天堂之城!我的绿帽之都!】(08)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八初享天堂

自从住进月云的416房,我就像进入了天堂!

月云继承了她母亲身上所有的优点:勤劳、温柔、体贴,对我的的照顾真可
谓无微不至!由于我每天的上课时间比她早,月云每天早上都会提前起床,先把
早餐准备好,先在我的牙刷上挤好牙膏,然后才叫醒我。陪我吃完早餐后,在我
再次刷牙(吃饭后刷牙的习惯是被她强迫的,呵呵!)时,月云就会准备我的衣
服和鞋袜,最后温柔地帮我穿好衣服,送我到门口,和我吻别。

白天上课时间,月云几乎从不打扰我,她只是每天6点会准时在我上课的楼
下等我,然后陪我一起吃晚饭。有时遇到我做实验不能准时下课,月云就会到餐
厅买一份我喜欢的意大利面,悄悄的放在我课室旁边的储物间桌子上。

每次我一人下课回来,月云总是第一时间在门口迎我,先接过我的课夹或书
包,然后帮我换上拖鞋,我坐在沙发上品尝从国内带来的普洱时,她就会去浴室
帮我准备热水。月云喜欢让我舒服地躺在浴缸里,她一面和我聊天,一面用手撩
拨我的胸毛。

每晚的性爱大餐是必不可少的,我从月云那里真真实实的学到了很多的性爱
秘笈,从前戏、持久力、节奏的把握到高潮后对女方的抚慰等等,我得到了全面
的提高。

我们俩在床上也越来越默契!有时对方一个眼神或一个表情,另一方立刻就
能心领神会!后来,我经常能让她在一次交媾中高潮几次!每次月云享受到潮吹
后都会夸我「天赋异禀」。我们俩真正感受到了心爱与性爱的完美结合是何等的
美妙!

住进月云的公寓已有1个多月,月云每个星期至少都会给我一次「奖励」:
有时是她和尼娜,有时是她和奥达,有时是和瓦莲丽娅。

为了让我开心,月云打破了她性爱中的许多禁忌:比如,她以前从不和女人
玩69式,为了我,她会在我用后入式肏她们时主动躺在她们的下面,用舌头去
刺激她们的阴蒂和阴唇,不时让我不时拔出肉棒,享受一下她嘴中的温柔,然后
再把我的命根子送回她闺蜜们的淫穴里。再比如,月云以前一律不为那些刚从别
人屁眼里拔出来的阴茎进行口交,但当我的棒棒从尼娜或奥达(瓦莲丽娅不接受
肛交)的菊花中抽出时,她会毫不犹豫把它含入口中!每次看到她充满爱意的俏
脸上流露出的甜蜜和满足,我都会真心地感谢上天的眷顾!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一转眼,本学期的最后阶段即将到来。德国的大学有一点和国内一样,那就
是考试前学生们都会实施「突击」。由于德国大学实行的是宽进严出,所以,几
乎每个学生都不敢掉以轻心,尤其是像我这样外国留学生。

这一个多月的夜夜春歌,我的身体透支比较厉害,也影响到了学业。我不能
忘记这样一个残酷的事实:在法兰克福大学,有将近40% 的外国留学生不能按
时毕业!我更不敢忘记父母的舐犊情深!他们为了我的学业,不仅每天过着节衣
省食的日子,还花掉了几乎全部的积蓄。想到这里,我对月云说【宝贝,我想回
自己的宿舍去住。】

【为什么?】她不解的问。

我搂住她的娇躯,认真的说【这一个多月,是我最快乐的时光,但毕竟浪费
了不少时间,马上要进入到本学期的最后冲刺阶段,我不能让我的父母失望,也
为了我们的将来,我要全力以赴!】

月云给了我一个奖励的吻,对我说【华,你是我的骄傲!我听你的。】她停
了一会,用玉指点着我的鼻子,娇嗔的说【那你就好好准备学业,不准碰别的女
人,我会和她们尤其是尼娜打招呼的。】

我嘿嘿一笑,尼娜这一个多月来过7、8次,大多数时间是不请自来的,她
确实有些迷恋我的大蘑菇头和超强的硬度,用她的话来说,我这只「上海魔棒」
带有「中国功夫」。

第二天,我就搬回了自己的宿舍。按照自己目前的情况(我在第二个学期已
经完成了小论文),我有希望在4个学期内完成我的学业,也就是说,顺利的线月可以拿到硕士学位。在德国大学,只用4个学期就取得Un
i课程硕士学位的外国留学生很少。为了尽量减少父母的经济负担,我决心全力
以赴,在剩下不到7个月的时间里完成我的大论文{ 脂蛋白M的聚合以及外周结
合构象}.

月云每三天来看我一次,除开给我带来洗好的衣服,剩下的就是一些我喜欢
的食品。每次她都会把我和朴宇哲共同的房间收拾得整整齐齐,有时离开时她也
会主动把朴宇哲换下的衣服一并带走。

每次月云来看我,朴宇哲礼貌性的打过招呼后,都会扔下一句【我去瘦猴那
里了,晚上不回来了。】然后,他会识趣的离开房间。

一天晚上,我刚刚合上书本,月云和尼娜就走进了房间,在朴宇哲惊异的目
光下,尼娜扑进了我的怀中,一面用手掐我的腰,一面说【死蛮牛,你躲?你往
哪躲?】我捏着尼娜的两瓣臀肉,在她带有些许雀斑的脸上狠狠的亲了一下,调
侃的说【今晚就让你好好领教中国功夫的厉害!】【呸!一会我们俩就把它变成
一条死鱼!】尼娜一边说一边淫荡地用手抚摸我的下身。

看到如此淫靡的场面,朴宇哲红着脸站了起来,扔下一句【我去瘦猴那里,
晚上不回来了。】然后,狼狈的逃出了房间。

朴宇哲是一个朴实而内向的人,他每次见到月云,居然有些害羞。第二天,
我逗他【你怎么见到月云会脸红?】【她太美了,美得让我不敢正视她!昨晚,
你们??你们三人???】【尼娜是她的闺蜜,月云为了让我开心,有时主动和
她的闺蜜一起陪我,包括那个奥达,狂欢节那天你见过的,还有那个叫瓦莲丽娅
的俄罗斯美女。】【是获得去年学校韵律操冠军的那个瓦莲丽娅?】朴宇哲吃惊
的问我。

【DuhastRecht(德语:你说的没错!)】看着嫉妒得张目结舌
的朴宇哲,我有些得意的问他【如果你找了一个像月云一样的女朋友,你会怎么
样对她?】朴宇哲沉思了一会,说出了一句让我大吃一惊的话【我愿意为这样的
女人去死!】

那晚的二凤盘龙游戏进行得淋漓尽致,我来了个梅开三度!

最后一次,月云先自行躺下,拉着尼娜和她呈69式地趴在上面,正好,两
人的蜜穴对着各自的嘴巴,两人开始相互舔舐对方的阴唇和阴蒂,尼娜还调皮地
把舌尖伸进月云的蜜穴里搅动,淫靡的场面看得我热血沸腾,我跪在月云颤抖的
雪臀后面,把暴涨的鸡巴伸到尼娜的嘴前。

尼娜风情的看了我一眼,张嘴含住了我的龟头,她熟练的吞吐了一会,吐出
了我的肉棒「嘻嘻,死蛮牛,快插月云的这里。」尼娜先是用舌头在月云的穴口
舔了一下,然后伸手握住我的肉棒朝那里拉着,脸上的笑容又是妩媚,又是淫荡。

月云低低地趴伏在那里,光洁华润的玉背挺得笔直,由高到低形成一溜光滑
的坡道;一双修长的美腿跪在尼娜头的两边,将那双丰臀高高地撑起,又翘又圆;
更迷人的是那深深的臀沟,从那狭窄的缝隙间看去,茂盛的阴毛,饱满的阴阜,
粉红的洞口一张一合。眼前的情形,让人血脉高涨!我提起肉棒便朝臀沟间那洞
半隐半露的销魂蜜穴刺去,一个是早已挺拔无比,一是早已是湿透淫靡,只听得
「噗嗤」一声,一下插了个尽根尽底,月云全身一颤,发出一声销魂的满足声!

【嘻嘻,舒服不?死蛮牛】随着我的肉棒一次又一次地在月云的蜜穴和肛门
里轮流进出,尼娜也不时地用舌头在蜜穴和肉棒上舔舐,到后来,更是将我阴囊
里的两个卵丸吞进口里,轮流吮吸。

【噢……舒……舒服!】【过瘾不?死蛮牛。】俏皮的尼娜在床上确有不一
样的风情!

【噢……过……过瘾!真TMD过瘾!】一边抽插月云的蜜穴,一边享受
尼娜的口交,当我猛烈抽插月云的菊花时,尼娜就会心领神会的轮流含住月云两
片发涨的阴唇。看着胯下的两个美人,我真有一种身临天堂的感觉!这样的亲身
体会,真是又舒服,又过瘾!

其实,又舒服又过瘾的何止只有我,对于月云来说,也是同样如此。由于月
云以前不玩女同游戏,这样的场面她还是第一次经历:想着自己的淫穴和菊花不
仅正轮流插着爱郎的肉棒,还不时舔舐着尼娜的口舌,月云就情不自禁地浑身瘫
软,她甚至觉得,这种肉棒和口舌的互相配合,甚至比两根肉棒的夹击更能带来
快意。

【啊……华……华!尼……尼娜,我……我不行了……「一番狂风暴雨之后,
月云感到蜜穴深处传来一阵酸麻,然后便是阵阵的收缩,浑身颤抖着喷射出了滑
腻的阴津。

月云潮吹了!龟头被月云的淫水这么一浇,我顿时也有了要射的感觉,好在
之前已经发泄了两次,我忍了两忍之后,不敢再在月云急剧收缩的阴道里停留,
依依不舍的拔出了肉棒。

「嘻嘻,死蛮牛,你还真厉害!一次就把月云肏得潮吹了,她射的倒还真多
啊。」尼娜毫不躲避,直到月云射完最后一滴,软软地趴在自己身上抽搐了好一
阵,尼娜才推开月云坐起身来,一边说笑,一边伸出右手戏弄我的鸡巴。

【嗯,我也不知是怎么了,这次竟来得这么快。「月云看着我自豪的表情和
尼娜满脸的妖媚,脸上飞上一抹红晕,带着满目的春光和无比的满足,月云慵懒
的躺在了一旁。我知道,这是她对我最好的赞赏!

【嘻嘻,死满牛!你厉害!你很牛!是吧?「尼娜伸手一把将我推到,下体
跨坐在我那条依然张牙舞爪的阳根上,用手握住棒身,将大蘑菇头抵在她那淫水
潺潺的洞口。

【操!死妮子,让你试试中国功夫!「我咽了口口水,将肉棒对准了尼娜的
蜜穴,伸手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把,只听」噗嗤「一声,又是一次一插到底!

尼娜一上来双手撑住我的胸肌,骑在我的肉棒上下驰骋,我提起精神,配合
她的上下耸动,坚挺的鸡巴快速抽插,次次直抵她的花心!尼娜在大鸡巴下的抽
送下开始又喊又叫,淫声连连。几十下以后,她就被迫改变姿势,坐在我身上,
娇喘吁吁地扭动起来,我也调整了节奏,随着她的扭动,时而缓抽慢送,时而快
进快退,但次次都是直插到底。尼娜全身开始颤抖,仰着头嘴巴完全张开,只看
到她的喉咙在上下移动,却听不到她发出任何声音,她的阴壁开始快速收缩,阴
道变得相当紧。我知道她的高潮快要到了,双手握住她的肉胯,开始猛烈的撞击,
十几下急剧抽插后,妮娜发出一声高亢的淫叫,瘫倒在我身上,全身开始抽搐,
嘴中发出似哭似泣的呻吟,她高潮了!

体会女人高潮后阴道里的收缩与跳动是一种极其美妙的感觉!我放慢了进出
的节奏,让依然坚硬的肉棒尽情地享受尼娜的蠕动和多汁,双手揉捏她两瓣时而
放松时而收紧的臀肉。尼娜双手抱着我的头,十指插在我的头发中,坚实的双乳
贴在我的胸肌上,尽管此时的她满脸温柔,双目含情,口气却依然娇横【你个死
蛮牛!你就知道欺负我??嗯??好舒服!哦??死蛮牛!你现在?现在好??
好厉害!】说完,低下头,把舌头挤进了我的口中。

休整了几分钟后,我抱着尼娜翻了个身,跪坐在她两腿中,将双腿抬起夹在
自己两边的腋下,扶着等待攻击的坚硬肉棍,插入她已经淫水氾滥的淫穴内,开
始快速抽插起来。尼娜的双腿主动盘住我的腰部,我腾出双手抓住她晃动的玉峰,
手指深深地陷入洁白而富于弹性的肉中,以她双乳为着力点,我开始猛烈撞击,
一次次势大力沉,直抵尼娜的花心!

尼娜一开始还能提起精神,扭动腰胯,全力迎合我的抽插,几分钟后,她的
呼吸开始急促,很快全身也不禁开始动了起来,抿着嘴唇,不自觉发出呻吟声。

我示意尼娜改用侧进式,她侧转身体,两条雪白的大腿淫荡地张开,一条架
在我的肩上,另一条被我骑压住,左手揉捏她的一只乳房,右手享受着她结实的
臀肉。随着我动作的加大,尼娜的身体逐渐的弯了,胯部不停地扭动,淫荡的配
合我的抽插。

侧进式的好处是可以让两人的性器紧密结合,使阴茎插得更深,尤其是龟头
比较大的男人,比较容易让女人得到高潮。经过月云的指导,我的侧进式交媾技
术进步很大,经常能把月云肏得欲仙欲死。

尼娜的战斗力显然不如月云,我开足了马力,开始了大开大合的抽插,几乎
是每一次都将阴茎完全抽出那阴道,然后再狠狠尽根刺入,每一次都能听见下腹
和尼娜胯部重重撞击的声响。啪!- 啪!- 啪!一插到底后,再用大蘑菇头顶着
尼娜的花心旋弄几下,随着那巨头在她阴道底部的一次又一次的摩擦,一阵阵酥
麻的感觉实在是让尼娜无法自己了,她似哭似笑的脸庞一次次泄出了淫荡的妩媚,
一次次变得更加红韵,肆无忌惮的呻吟从她的嘴中发出【『哦……啊!……宝贝
……』『啊………你个坏家伙……这么深……呃……不……好硬!你个???死??
蛮牛!??好??好?舒服!】伴随着尼娜一声淫叫,她全身开始抽搐,再一次
高潮了!我死死顶住她的花心,尽情地享受尼娜身体深处嫩肉的跳动和阴道内壁
的收缩!

今晚一定要她彻底领教【中国功夫】的厉害,我稍作休息,抽出肉棒,右手
握住棒身,沾满淫液的枪头对准了尼娜那被快感冲袭得已经失去了防备的屁眼,
猛一挺腰,坚挺的阳具刺进了她的菊花!

【啊!】还处于高潮余温中的尼娜发出一声高分贝的浪叫!把已经恢复元气
的月云也吸引了过来,月云侧身爬了过来,近距离看着我暴涨的鸡巴在尼娜的肛
门里进出,她抬手在我的屁股上打了一下,嗲声说【死蛮牛!插别人你就那么来
劲!】接着,月云俏皮地用指头顶住我的屁眼,不时用指尖撩拨一下。我全身一
颤,差点就缴械投降了,赶紧抽出了鸡巴。

看着旁边忍俊不禁的佳人,我伸手抓住她的秀发,把刚从尼娜屁眼里拔出的
鸡巴送到月云的嘴前。月云娇嗔的瞪了我一眼,伸出香舌舔了一下我的龙头,然
后张开嘴,温顺的含入了口中。

月云吞吐了一阵我的龟头,又舔了舔棒身上的细小血管,然后沿着棒身一路
往下舔,直到那两颗硕大的睾丸。当她抬起头时,我看到一条长长的口水线被拉
出来,一头连在她的下嘴唇上,一头挂在我的鸡巴上,好淫靡的画面啊!我心神
荡漾,看着这条口水线慢慢变长,然后从中间断成两截,一半掉落在我鸡巴尽头
浓密的阴毛上,另一头亮晶晶地挂在月云的下巴下面。

享受完月云的口交,我回到尼娜身上,此时的尼娜已经趴在了床上,我坐在
她的臀肉上,按住鸡巴顶进了她的肛门。我厉肏了几十个回合,从屁眼里拔出来,
往下一压,塞回到她的屄中,紧接着再是一顿变本加厉的猛肏!

尼娜开始还挺着翘臀呼应我的撞击,高亢的呻吟在室内回旋,随着她的高潮
再次到来,渐渐的,她的喘叫声开始没有规律可循,从开始有意识的吟叫,到后
来变成完全没有字节的呻吟,在我顶住她的花心射出我的精华时,尼娜已经发不
出声来,只是全身媚肉在无规则的颤抖着。

久久不见尼娜出声,月云有些担心的爬到她的头前,紧接着不停的娇笑起来,
我趴在尼娜的身上,低头一看,不禁哈哈一乐!原来,尼娜的嘴巴几乎泡在了她
自己的口水里!月云有些心疼的抚摸着尼娜的脸,用手捏了捏她的鼻孔,尼娜才
缓缓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口水一片时,她满脸羞红!娇嗲的用手作势朝后打向
我,还没碰到我的身体,她的手就无力的垂了下去。

事后,我左拥右抱平躺在床中间,月云习惯性地枕着我的左肩,双腿夹住我
的左腿。已经缓过神的尼娜不甘示弱地夹住我的右大腿,见我与月云热吻,她调
皮的抬起上身,把我的头扳过来,恶狠狠地用双唇贴住我的嘴巴,尼娜用舌头在
我的口里扫荡了一番,指着我的鼻子,娇嗔的说【你个死蛮牛,你就是个自私的
家伙!】我一面惬意的抚摸尼娜弹性十足的屁股,一面逗她【我今晚第一次就射
给了你,我还自私?】【哼!你同时抱住我们俩,就知道亲她,理都不理我,我
可是客人!】【哦,对,你是客人,可客人的口水把主人的床单都弄湿了一大块,
我害怕,所以才不敢亲你。】我刚说完,月云就扑哧一笑!尼娜想起刚才被我在
后面肏得不由自主的流出了大片口水,脸上顿时一片红晕,她恼羞成怒地扑了上
来,【你??你!你个死蛮牛!我??我掐死你!】【啊哟,我的口水姐姐,你
就饶了学弟吧!】我假装不济地讨饶,引得两女娇笑不已!尼娜好一阵才忍俊不
禁,依然作势要掐我的脖子,我就不停地骚扰她胸前跳跃的两只玉兔,她每次都
只好回手遮挡,最后在我的胸肌上咬了一口才肯作罢。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