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笨女友瑛庭(我的女友:瑛庭)】(10-女友视角)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十)失误被上之过年回家春色满天飞(中之六-女友视角)

前情提要:眼前的小颐姊穿着一套黑色比基尼泳装,但没有露很大;瑛庭则
是连身样式的浅蓝条纹泳装,感觉有点小件耶;小嘉绫呢~是一套粉色小比基尼
三件式(有绑围一件裙子的那种)。

瑛庭今天头绑着招牌马尾系着粉色的蝴蝶结,穿着一套连身蕾丝短裙,在阳
光的透射之下身材腿型甚至私密处依稀可见;小颐姊跟上午穿得差不多,头上依
然着发套,引人遐想的就是那双白皙的腿与脖子上粉色系的绑带内衣,令人想要
拉它一把;而可爱的小嘉绫,这次打扮得好像日本的鼻血姬,小脑袋两旁绑着双
马尾,身穿一件无袖短T加上蓬蓬百褶裙,两只脚丫踢踢躂躂的拖着凉鞋,追着
脚踏车。

我跟嘉绫,小颐姊,小刚一组;瑛庭跟阿纬,小健,阿东一组。阿纬组的气
球当然绑在瑛庭手臂上,因为在游泳池中,根本无法绑在水面下嘛~。因此我们
这组就选择绑在最弱小的嘉绫手上。


大家好,我是瑛庭。

在这公布A救生员名字叫做陈毅,B救生员名叫李文豪。

为何我会知道呢?小时候其实就认识他们了,上游泳课时认识的大哥哥。

只是这次会碰到他们是个意外,但又不想打招呼相认。

毕竟很久没见他们兄弟了,没想到他们会一起,还认识阿纬哥。

===================================

结果出炉,男友小杨跟嘉绫,小颐姊,小刚一组;我跟阿纬,小健,阿东一
组。我们几个大朋友,陪着小健跟他同学一起游泳。小朋友就是这样,过动、好
玩。『哔~~~!』两名救生员闲闲没事当起我们的裁判和吹哨者…气球争霸战
…开打了……

稍早之前,小杨拉着我游开,悄声质问着我今早发生的事情,心情实在有些
烦闷。不知道要据实以告,还是撒点小谎…哀…好烦……刚刚小杨又跟跟旁的小
颐姊说什么悄悄话去了!哼!是看人家奶大还是身材?还是脸蛋?还讲到让小颐
姊动手捶他!?不想理他了!我双手扶着阿纬哥肩膀一边思索着,啊!?阿纬要
脱小颐姊泳裤?

我:『哥!你怎么可以在泳池里脱小颐姊的泳裤啦!』

小颐姊:『啊~!不要!阿纬~不要扯我泳裤』小颐姊被阿纬脱去泳裤了,
泳裤就挂在小腿膝盖上,小颐姊拼命往上拉,两人就这样拉拉扯扯。最后泳裤被
阿纬哥丢下,带着我游开了。

我:『哥!你怎么可以这样子欺负女友?』

阿纬:『谁要她今天都不理我?她不理我,没关系,有庭庭妹妹理我就好。』

我:『嗯?什么?』我听着小杨替小颐姊喊冤,什么?小杨替小颐姊穿泳裤
吗?

阿纬:『你看吧?小杨会替我照顾小颐姊的。呵呵。』边说着,一手朝我下
体摸过来了。

我:『啊!?阿纬?这里泳池耶?旁边还有阿北,不要乱来!这里的阿北都
认识我爸妈的。』可阿纬哥不听,途中陆陆续续一有空就偷吃我豆腐,搞得我一
下敏感一下空虚的。阿纬哥也拉着我离开战场,朝着远远的泳池边。躲避攻击?

我:『哥?你也躲太远了吧?』我狐疑地问着。整个身体趴在哥的背上,偷
偷感受着宽阔又结实的背脊。突然阿纬身体下潜,正面转过来,双手捧住我的脸,
吻了上来。『唔!?唔唔唔唔唔…哥…你干嘛?会被…看到…啦!』

阿纬:『你太可爱啦!是性感的小颐不一样的吸引力哦!嘿嘿。』说完,继
续吻上来。

我:『你!不是说好不准亲嘴?手不要乱摸!唔唔…他们会看到…』我说着,
哥的手也没闲着,彷彿技术纯熟般的一手摸向我的下体,隔着没有衬垫的泳裤布
料直接抠中了我的阴蒂;一手揉着我的右胸肉球,用力捏成五指状。

阿纬:『他们看不到啦,我们只露出一颗头耶。说的不准亲,不就是你当初
说好要保留着初吻给男友吗?现在不是初吻啰~可以亲了。嘿~』继续揉捏着,
抠弄着阴道内壁,边说。

我:『噗哈!旁边的阿北会看到啦!啊!?呜嗯……不要伸进去!哥…不…
要…

…嗯…啊……『一眼撇去,看着小杨跟小颐姊玩得着么开心?哼。我也跟哥
玩。

气死你。一方面也是阿纬的技术也蛮厉害的,又比较粗暴,让我无法反抗。

阿纬:『没关系啦!我又跟他们不熟,到时问起,你就说是男友就好。来~
转过去。』可是重点不是这个,这样很暴露很害羞辣!旁边几位阿北等等也起色
心怎办?

『嗯?什么?』阿纬哥双手将我肩膀转了过去?『乖。手扶着。』心情杂乱
又酥软的我,乖乖扶着泳池边。『啊?唔嗯…太舒服了…哥…停一下…好……不
好?』只感受到阿纬右手从我腰间掠过,伸向我面向泳池的小妹妹,手指速度忽
快忽慢的抠弄震动;左手也伸进我的左胸连身泳衣,恣意揉捏着我的奶头。

由於那里的水深比较深,我双脚搆不到地,只能蜷曲着双腿合拢的双腿、脚
趾内缩紧抓飘在池中,感受一阵一阵的酥麻。『唔唔唔…不要…阿纬…哥…慢点
…慢点…太刺激了啦~喝喝喝…』接近高潮了…怎办?我只能微微张着嘴,小声
抗议,小声地娇喘着。

『啊?这是什么?』『防。水。遥。控。跳。蛋。』阿纬哥一个字一个字的
冲击着我的大脑。只记得『不…要…啊…啊啊啊…』阿纬哥硬生生地将跳蛋塞入
我的阴唇!?有水池与淫水的滋润,剧烈震动的跳蛋,缓缓地碰触到我敏感的阴
唇,收缩了一下,继续将跳蛋吞下,再收缩,酥麻感充斥着全身,直冲脑门。

我:『哥…拜…託…嗯啊啊…掰…脱…你…啊啊啊……』说话已语无伦次。
你们懂的。

阿纬:『啊?拜託我什么?听不懂?进去吗?』哥好似坏笑一下。在背后,
我看不见。只知道哥左手已离开我的胸部,身体挪动一下?嗯?『啊!』

我:『哥~~~这………里是……泳……池……耶!你太夸张了了了噢~!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求求你,哥~~不要啦!等下被看见…怎么
办…啊啊啊啊啊……这样太刺激了…下面……下面还塞着…你还…进来…嗯啊啊
啊……』原来哥左手扶着龟头,磨了磨我的阴唇,用力往前一顶。我忘情的喊出
声了。但泳池现场,小健他们的嬉闹声也很大声,也好像盖过我的呻吟与娇喘。

阿纬:『喝喝!这样干你舒服吗?塞着一颗跳蛋再进去,应该更深了吧?有
没有比昨天一起洗澡还更舒服?你爸干你比较舒服,还是我?』我深怕吃水,双
手只有紧紧扶着泳池边边,上唇紧咬下唇,忍住不呻吟出声,哥还废话这么多。
呜~只会欺负我!

我:『嗯嗯…嗯啊?当然是你厉害,超硬超大,也…好深…噢…婀ㄜㄜ……
要尿了。』又粗又长又硬的肉棒,16公分?还是18公分?总之好硬好热,胀
大的龟头摩擦我的阴道内壁。

阿纬:『尿出来呀~反正是在泳池,而且这是潮吹又不是尿。』

突然,阿纬哥惊恐的转身,抽离了原本在我的屁屁后〝啪啪啪〞抽插中的肉
棒。

我:『嗯…咦?哥?怎么了?』酥麻的,高潮的感觉突然被抽离,顿时一阵
空虚感。

只见阿纬哥四处搜寻着大家的身影。只听得『你们在干嘛?我来了,别小看
我!』语毕男友小杨便俯身游了过来。看到这里我也一下醒了,慌慌张张地赶紧
拉好自己的连身泳装,装作镇定地喊『啊啊~阿纬救我。』『好der~哥保护
你~』靠!奇怪?小杨才是我男友,怎么反而男友变坏蛋?哈。这时还有心情开
玩笑?希望没有被看到什么才好,我默默敲了自己头一下。这时候跳蛋还深深埋
在我的阴道里面。

阿纬一个下潜,奋力一蹬泳池墙边,冲着小杨去了!留我一人在水中池边飘
着。怎办?该担心谁?啊?阿纬哥竟然被扭在水面下?因为看到男友小杨浮出水
面。但,居然咳嗽了?哈。真可爱。『啊?谁?谁摸我?唔…』有个壮硕的身体
突然从背后抱着我?一手唔住我的嘴,使得我只能发出〝唔…唔…〞声音。另一
只手摸捏过我的屁屁,一根?两根?我也不知道了,直接插入我的阴唇,抠着。

到底是谁?脑中一阵混乱?哥?男友?都不可能啊?在我前面远处大战着,
泳池边其他阿北吗?他们刚刚看到我跟阿纬哥在游泳池里面偷偷做爱了吧?一想
到这,刺激感瞬间袭来!〝婀~~啊啊啊啊啊……〞我在泳池中高潮了!虚脱。

『好久不见,你叫古瑛庭?对吧?』谁?『谁?你是谁?』我脑中飞快转着,
却也想不起来是谁?『我是救生员呀。』是陈毅,是我不想回首的过去之一。这
次突然见面也吓我一跳,只希望他们兄弟俩忘了我,所以没打招呼。没想到还是
记得。

A救生员=陈毅

我:『喔~是你?我没认出来。陈毅哥。』我试图装傻。

陈毅:『是吗?好久不见了,真的不记得?可是我看你刚刚来的时候,看到
我们兄弟俩不是吓到抖一下吗?』两只手掌持续在我身上上下其手,过去的习惯
促使着我僵直着身体不敢动,就跟从前一样。记得那年小学六年级……

我:『哪…哪…哪有啊?我是真的忘了。可是,陈毅哥…你的手…我…我现
在有男朋友了…你的手,可以不要这样吗?』虽然跳蛋在阴道里剧烈震动着,虽
然两只粗糙手掌一手抠弄着阴唇,一手揉捏着我的乳房。但实在感受不到舒服,
只有害怕……小时候的回忆突然一拥而上,游泳课中…因为他们兄弟,我被全部
班上男同学在泳池边摸遍了全身。

陈毅:『为什么我不可以呢?阿纬兄弟可以?听说他是你堂哥?要不要我帮
你宣传呀?你跟你堂哥乱伦?』果然,就像以前一样,威逼利诱,虽然连我爸都
上过我了,可是被他们传出去,这辈子恐怕玩完了。

『好吧…』『那没关系。我手这就拿出来。』咦?怎么突然放过我?一阵狐
疑中。『唔啊!?痛!』陈毅直接朝着我薄薄的泳裤戳进去!?我的泳裤竟然被
戳破了!?果然这件泳衣太小件又太薄了?『啊啊啊…不要在这…啊~噢噢噢喔
喔…』男友小杨好像看到我了!?

陈毅:『唔…好紧!?你不是给人干过了吗?怎么紧缩一下?太舒服了吗?
啊?

你男友刚刚看这边了?呵呵…那我就大力点插给他看?好不好『我的确因为
瞄到小杨的眼睛看了过来,因此紧张而紧缩了阴道。

我:『唔…不要…呜…我是被你强奸…的…不要…拔…出来…』

陈毅:『嗯?你好像说〝不要拔出来〞嘛?你男友又如何?打得过我们?』

我:『他…他练过…柔道…啊啊…不要太大力了…啦…呜噢噢噢喔~』陈毅
哥果然不爽地用力插我。

陈毅:『哼!柔道?一拳给他就挂了。以前没直接上你太可惜了。结果被你
堂哥抢先了?是吗?』听到这里,我又紧缩了一下阴道内壁,没想到阿纬哥连夺
走我的第一次也告诉他们兄弟俩了?『唔…不是的…』我小声地反驳。

陈毅:『你确定?有一位国三美眉,暑假某天被读大学的堂哥上了不是?』
『不要说了…呜噢…』我极度羞愧地濒临崩溃边缘。恐惧,羞耻,淫荡,后悔…
反反覆覆的情绪,一下全涌上来。

陈毅:『好。我不说,就插爆你。』彷彿当初在我小学六年级时,没有上到
我,愤恨不平的猛烈撞击着我的阴道,跳蛋也一值撞击着我的子宫口,又痛又酥
麻。

我:『嗯~嗯~嗯嗯~不要再来了…好大…好痛喔…停一下啦…噢噢噢噢噢
…不要…啊…呜呜呜…』男友小杨也在这时候望向我这儿。

小杨:『瑛庭?你怎么了?』男友在远处呼喊着。

我的身体突然不由自主颤抖一下:『啊~!没事…我的小腿抽筋了拉~救生
员大哥(陈毅)在扶着我上岸。』陈毅假装若无其事地在背后扶着我,靠向右边
岸边。

小杨:『啊?是喔?好啦~暂停吧!好累不玩了!』我想我的脸,现在应该
都红透半边天了吧?怎办?依小杨对我的了解,好怕已经知道了?

阿纬哥好像宣布结束了。因为我们赢了?可我现在已管不了这么多,只想早
早结束掉这一切。

小杨:『瑛庭,你们赢了~我来帮你看看脚?』男友好像说些什么,可我听
不见了。刚刚至少经历了三次高潮,浑身疲惫不堪的我,只能向后依偎着陈毅的
胸口,我的阴唇也继续感受着肉棒规律的缓慢抽插。

阿纬哥:『喔~不必拉~他们是救生员耶~可以帮你〝照顾〞好瑛庭啦!』
水花声中我只听见这句。

陈毅:『你看,你堂哥都说要我们照顾好你了。你就放心吧。』『来,我们
上岸?』这时岸边的阿北开口了『你是庭庭啊?你脚扭到了?要不要我帮你扶着
上去?』语声未落,一手居然直接摸向我的右胸,一手虽然是托着我的右边屁股,
陈毅托着左边,却有一根手指朝我破掉的泳衣,往我阴唇那里戳进去。『啊!?』
『怎么了?』『没…没有…谢…谢谢阿北…』我脸红红的道谢,假装不知道阴道
被塞了一根指头,身体软了下来,双手却摀住嘴。看着泳池中的大家,还好没人
望向这。不对!陈毅的兄弟,阿豪哥(B救生员)朝我这走过来了!

阿豪哥:『干嘛干嘛?需要帮忙吗?阿北,接下来交给我们就行了。』对着
阿北使眼色道。我赶紧遮了一下暴露在外的阴唇,想让阿北粗糙的手指抽离。

阿北:『喔~好。庭庭阿。好久不见捏,越来越漂酿捏。改天去你家坐坐。
齁?

可以吗?『阿北色瞇瞇的说,一边依依不舍抠了一下裸露在外的阴唇。

我:『嗯啊…好呀。欢迎阿北。你来~我泡茶给您喝。』我满脸红扑扑的低
着头不敢看阿北了。

陈毅跟文豪两兄弟(救生员)一左一右搀扶着我上岸去医疗室。

===================================

迷离双眼向着斑驳的玻璃看去,天色渐渐黯淡…可是,怎么还没结束?原住
民的体力就是好,被烈日晒得黝黑,巧克力色的八块肌,虽然没有实际量过,却
也粗、硬、烫、长的肉棒,在我的阴道疯狂抽插。

我32B的胸部虽然不大,也激烈得前后晃动,硬挺的粉色乳头被陈毅哥捏
得更红,身后抽插着陈毅哥的肉棒,前面嘴巴也没闲着,文豪哥一双大手紧紧按
着我的后脑,前后晃动,一边发出〝咕噜咕噜…〞的吸允声,配合留着洪荒般淫
水的下体,〝噗滋噗滋…〞的水声,肉冠龟头刮着敏感的阴道内壁,使我不停颤
抖。

却无法制止他们粗暴的对待。

※此洪荒非奥运〝洪荒之力〞之大咧咧少女= ……=

时间一分一分流逝,他们都不知道插太久是会没感觉的吗?虽然高潮一波一
波袭来,但多的是腹部痉挛太久,微微抽痛,潮吹太多次,降低瞬间顶点的酥麻
感。身体瘫软趴着,只剩两只手臂硬撑着病床上,趴着给他们干,抽插,换体位
跟我无言乱语的呻吟………

这时候,藏在阴道深处的跳蛋已挖出。稍早前……

我:『陈毅哥哥,我可以休息一下吗?』由於跳蛋持续震动,实在受不住了,
只好开口求饶身旁两位救生员。

文豪哥:『哦?只求陈毅兄弟?不求我喔?』『啊!不要…』说着开始揉捏
了我的乳房。

陈毅哥:『对呀~我就说我们家瑛庭比较爱我的鸡巴,不是?』

我:『呜…不是这样啦。真的走不动了,可以…拿出来吗?』我小声求饶。

文豪哥:『你自己〝拉〞出来呀?腹部用力看看?』

我:『我拉不出来啦~太深…唔…不…不要调快…太刺激了~噢~不要啊~』
陈毅哥按下遥控器的变频。使我立马蹲了下来〝滋滋滋…〞在路边尿了起来,应
该是潮吹掺了些尿液吧。

文豪哥:『兄弟你看!瑛庭妹子尿尿了?跟以前一样耶!?哈!』淫水不受
控制的从我私密处破掉的泳裤缝激烈喷洒,湿了一地淫秽的画面。

陈毅哥:『对啊!以前瑛庭妹妹参加我们部落成年礼的时候,不也是这样潮
吹吗?还没经历过初夜,就懂潮吹了耶?庭庭那时候还不知道,以为自己偷尿尿
了!嘿嘿!』

我:『不要再说了辣~』阿毅跟阿豪俩兄弟一搭一唱的取笑於我,让我羞愧
不已的低下头,试图用马尾遮住绯红的脸。

文豪哥:『毅哥你还记得吗?国小那年你以为成年礼的服装里面不可以穿衣
服,所以连内衣内裤都没有穿。大家在进行成年礼,我们在后面摸你,你记得吗?
瑛庭?』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