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警英雌】(第四部:双姝劫)(11)

TinyFisher)

等到段达英停手的时候,女特警队长原本秀美性感的肚脐已经看不出轮廓。
小腹正中一片血肉模糊。

没有给她任何喘息,赖广宁拎着一根木棍替下了段达英。这根四棱的木头是
他从仓库的一张破旧的货架上拆下来。他把木棍转了一个角度,把一条木棱对准
女队长的胴体。木棍呼啸着撕破空气砸在她的小腹上,发出一声沉闷的钝响。那
根小臂粗细的木头深深地嵌入梁若雪伤痕累累的小肚子中。

噗——

梁若雪又是一口鲜血喷溅出来。赖广宁收回凶器,女队长的小腹正中出现一
道血染的棍痕,好像一条鲜红的腰带。接着一缕鲜血从她的肚脐里缓缓地流出,
把她肿胀的小腹从中分成两半。

女队长疼得浑身痉挛,要不是两个男人在后面顶着她的身体,她早就瘫软下
去了。

砰——啪——砰——

赖广宁面无表情地挥舞着木棍,一下重过一下地蹂躏着她伤痕累累的腹部。
梁若雪的肚脐方才几乎被男人烫熟捅穿,现在随着男人的每一次击打,她的腹腔
内也剧痛无比,感觉到自己的肠子好像在一节节地断裂。坚强如她也害怕自己还
没有完成任务,就在这间仓库里被这些男人们活活打死。

终于,坚强的女特警开始呻吟着哀求:

「疼啊——肠子疼——啊不要——打——不要——求求你——放过我吧——
求求——啊啊啊——」

听到女人终于求饶,赖广宁这才住了手。此刻,整条木棒已经被女警官的鲜
血染红了。

「肏,我还以为你是多硬的角色呢。说,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梁若雪咳了半晌才喘过气来:

「我……咳……是……是太子派给……派给他女朋友的……的保镖……咳咳
……」

赖广宁倒是有几分信了。他知道芦武喜欢用女孩做保镖。难怪这个姑娘身手
这么好。

「难得芦武还有这么能打的女人」,他的手移到了梁若雪的两腿之间,捻着
她柔软的耻毛:「你床上的功夫是不是也不错啊?」

酷刑之下,女队长的大脑已经无法思考如何应对,只能机械地照实回答:
「……我……我还……还没有……没有……咳咳……做过……」

赖广宁眉毛一挑:「哦?你是处女吗?」

「我……不……我……」梁若雪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赖广宁把手里的木棍当作长枪使,一下子戳在她的耻骨上面:「说!」

「啊——」

木棍一下接一下地戳在她的小肚子上:「你妈了个屄,到底是不是?!」

「不……啊……不要……啊……打了……我……我是……呀……处……处女
啊啊……」

「哦?给我抬到桌子上看看!」

男人们听到这里都兴奋了起来,他们把浑身瘫软的女特警再次抬到了桌子上。
梁若雪顺从地任由老赖分开了她的双腿,她必须做出一副彻底臣服的姿态。无论
这个男人要对她做什么,她要先保证自己和月华能够活下来,然后才能伺机脱身。

女队长的下体像是被水洗过一样,湿漉漉的。她的耻毛上还沾着几滴水珠—
—刚才男人们对她身体的残酷蹂躏间接刺激到她的阴蒂,把没有任何性经验的女
警官的阴户变得如同发情的妓女一样狼狈。

赖广宁拨开女队长两片柔软的细腻阴唇,仔细打量着她的处女地。这个女孩
的小嫩屄如同她的身材一样,精致秀气。透过打开的两扇珠贝,他果然看见在她
的阴道中间有一片粉红的肉膜,中间一个小小的圆孔,随着她的呼吸一张一翕。

真他妈的赚到了!赖广宁心想,这一次不仅肏了太子的女人,还捎带了一个
黄花闺女。他淫心高炽,觉得用了一夜的鸡巴又硬了起来。他三两下就脱掉了自
己的裤子:

「小妞儿,今天让赖爷来给你破处!」

梁若雪闭上了眼睛。虽然她从不觉得贞操是一个多么宝贵的东西,上次在医
院探望叶兰馨的时候,她早已经想过了这种可能。她觉得可以为了实现自己的目
的而牺牲肉体。但是当这一天来临的时候,她的心里稍稍有些遗憾:

「要是之前谈一次恋爱该有多好啊。这样第一次就不用给这个又丑又胖的黑
社会老大了。」

这个念头只是在她的脑海里一闪而过,就被肉体上的疼痛所替代了。她任由
男人把她的臀部移到了桌子边沿,接着感觉到自己的两条大腿被提了起来,搭在
了男人的胯骨上。与男人肉体亲密接触的一瞬间让她有些心慌,一根坚硬火热的
东西碰到了自己的下体,她的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有点儿希望又有些恐
惧,闭上了眼睛,只希望赖广宁快快做完。

老南城结束的比她想的要快的多——甚至还没有开始。他只试图做了一次冲
刺,他的龟头还没有挤进女人的阴道,鸡巴就疲软了——昨夜的轮奸早已经耗干
了他的精力。他咒骂着摆弄自己的淫棍,却再也硬不起来。

他只好从女警官的两腿之间出来,用两根手指捏住她的乳头:

「小屄,我留你一天!先他妈给我洗干净了,赖爷晚上回来给她开苞!」

两个打手拎来几桶水,把两个女警身上的血迹和灰尘冲洗干净,然后把两人
背对背绑到了一起。赖广宁带着他们离开了仓库。

等到听不到男人们的声音,林月华才低声问梁若雪:

「队长,你还好么?」

梁若雪强忍着小腹上的剧痛,缓了好半天才说得出话来:「月华……我……
我没……事儿……你呢?」

林月华没有回答,梁若雪把头靠在她的头上,过了一会儿,她听到身后传来
低低的啜泣声。

「不要哭……我们一定……一定会有办法……逃……逃出去。我们一定要…
…要把这些黑……黑社会……绳之……以法……」



韩秀梅向门外看了一眼,确认没有人,这才关上门。武双喜和石家兄弟在齐
薇身上发泄了大半天,累了,去吃饭睡午觉。她留下来清洗和照看两个女孩。她
是不放心双喜子和他的手下,生怕自己不在的时候哪个按捺不住,侵犯了这个姓
叶的女警。到时黄贵兴一定会扒了自己的皮。

屋子里两张木板床上大字形绑着两个女孩,她们都已经沉沉地睡去了。一个
是被男人们轮奸到精疲力竭,一个是被女人凌辱到虚弱脱力。

叶兰馨有生以来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强烈的性刺激。上大学时同Michael 交
往,对方是谦谦君子,只要她略有羞涩和抗拒,就点到为止,不再深入。那些欲
望每次刚被燃起来就被冷却。虽然只有一点点亲吻和抚摸,却也让她无比渴望每
一次的肉体接触。上个月她落到廖罡风的手中,第一次感受到暴力也会带来更大
的快感。那些捆绑、殴打和揉搓让她颤栗,也让她第一次有了沉沦的念头。

今天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人挑逗她的处女地,那是她自己也没有勇气去触
碰的禁地。相比于廖罡风的粗暴,小青衣对于这块柔软细腻的芳草地极尽爱抚。
她用手指、嘴唇和舌头细致地开发了那里的每一寸肌肤、每一道褶皱、当然还有
那粉红色的花瓣和隐藏在其中的小小花蕊。一种无以伦比的躁动和欲望在她的体
内被激发出来。那是一种毁灭的力量,就好像野火或者洪水,铺天盖地,摧枯拉
朽,把她的意志和尊严荡涤而尽。更要命的是,小青衣每每把她挑逗到了性欲的
顶峰,便故意地停了下来,让空虚和性欲尽情地吞噬她的心灵……女政委像一个
下贱的荡妇一般扭动、挣扎、呻吟、甚至哀求……

韩秀梅是个天生的色中高手,她知道,要想征服一个处女,就是让她体会到
性的美妙却不再最后关头满足她——这样,她就会对被插入的那一刻变得无比期
待,而这种期待最终会变成欲望,甚至是信仰。

在韩秀梅的揉搓下,女政委的下体和大脑都变的空荡荡的,她最后已经无法
思考,已经忘记了自己是谁,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就是渴望一根坚硬粗大的雄
性生殖器从自己的小穴里插进来,把自己的贞洁和肉体彻底洞穿,从子宫捅进心
脏,最后到达自己的大脑……把自己的每一寸肌肤和每一根神经都碾的粉碎……
她的意识最终变得模糊,被性欲炙烤到昏迷。

韩秀梅也有些累了。她坐在叶兰馨的床边,呆呆地看着她白嫩的肌肤、长长
的睫毛、高耸的乳峰……越看越想、越看越爱,心里生长出一种要把她抱起来怜
惜、放下去蹂躏的纠结。

这大半天,小青衣用尽浑身解数,对叶兰馨进行各种挑逗。她从来没有见过
这样的敏感的肉体——这个叶姓女警简直就是天生的性器。她浑身上下的每一寸
肌肤、每一根指头、甚至每一根毛发都是性敏感地带。在她的情欲之门打开后,
任何的刺激都让她婉转娇啼、弱柳扶风。她的肉体就是水做的,不仅可以如同水
波一样可以被任意扭转、任意摆弄。而且她的下体如同一条清澈的小溪,自从兴
奋起来后就没有停止过流水。到了后来小青衣都开始担心她会脱水。

而这个女警发情的样子极尽媚态,再配上她绝色的容貌,让韩秀梅这种女人
中的女人也欲火焚身,一时恨不得自己下体长出一根肉棒来,把她狠狠地插上一
顿。到了后来,她自己也同女警官一起流水,湿得透透的。那一刻恨不得武双喜
放开齐薇,把自己按在地上暴奸一顿,消消心里的欲火。

她忍不住用手掌轻轻地在叶兰馨的肌肤上滑动,享受着比丝绸还要润滑的手
感。尚在睡梦中的女警居然对爱抚自动起了反应,鼻息居然也随着变得粗重起来,
一抹嫣红染上了她的双颊。

真骚啊,小青衣在心里感叹。这个姑娘居然是一个天生的性瘾体质。她很有
信心,用不了几天,这个美女就会被她调教成一个淫荡下贱的性奴。

摸着这天下至美的肉体,韩秀梅觉得自己的身体又开始有了反应,两腿之间
变得湿漉漉的。她轻轻地爬上木板床,把女政委柔软细腻的裸体抱在怀中,把她
的一只乳房含在口中,仿佛噙了一个软糯香甜的奶黄包。她一只手揉弄着叶兰馨
柔腻的肉体,另外一只手伸进自己的下体,深深浅浅地戳弄起来。

没过多久,小青衣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肉体颤抖着,达到了高潮。

她还没从高潮的余韵中恢复过来,门就被人一脚踢开,一个半大小子闯了进
来,一脸坏笑:

「妈,你要的东西我带来了。我日!这就是双喜叔逮住的女警察?!」



仓库的门响让梁若雪从昏睡中醒来,她稍稍一动,小腹那里就传来一阵剧痛。
她略有些忐忑地看着那扇大门,她的女孩时光今天就要结束了吧。

进来的不是满脸横肉的赖广宁,而是一个瘦小的男人。男人进来一眼就看到
她和林月华的裸体,愣了一下,女队长清楚地看到男人的喉结在上下滚动着。

男人走过来,解开了她们两个的绑绳,「冰冰小姐,不要害怕,我是太子在
这边安插的人。你们快点儿跟我走。」

男人四处看了一下,「我在外面准备了一辆车子给你们。要麻利一点儿,老
赖去见缅甸客人了,吃完晚饭可就回来了。」

梁若雪和林月华相互搀扶着站了起来,半信半疑地跟着这个叫小学的男人到
了仓库外面,果然那里停着一辆捷达。

小学开着车子,一路向北,开到了芦武办公室的地下停车场。芦武已经在楼
下等得心急火燎。他今天一早收到赖广宁约他谈判的口信,说是冰冰落在他的手
上,如果不出来谈判,他就把冰冰的奶子割下来寄给他。芦武倒是真的对梁若雪
动了心,无奈之下,他只好启用自己安插在赖广宁身边多年的卧底救出梁若雪。

小学一开车门,梁若雪就看到芦武带着一票手下等在外边。她心一横,跨出
车门,毫不掩饰自己一丝不挂的裸体,踉踉跄跄地奔向芦武:

「太子哥……」

芦武果然吃这一套,他一把就把梁若雪搂在怀里:

「冰冰,你怎么样?」

「太子哥,我还以为见不到你了……呜呜……」

「不怕,谁他妈的敢动老子的女人!来,让我看看。」

梁若雪作出一副委屈的神情,扭动着身躯,让芦武看清楚自己裸体上的伤痕。
她的肉体上遍布拳击和脚踢的瘀痕,特别在她原本平坦光滑的小腹,现在是一大
片触目惊心的紫黑色——她的腹肌已经被虐的肿胀了起来,满是淤血。那粒原本
细长优美的肚脐,在肿胀的腹肌上变成一个硬币大小的黑洞,洞口附近的肌肤已
经被撕裂开来,看起来凄惨而丑陋。

芦武在她的小腹上轻轻一按,梁若雪疼的轻轻地叫了起来——这次倒不是演
戏,她的小腹几乎被赖广宁一伙蹂躏烂了,受不得一点儿刺激。

「啊……太子哥,轻点儿,人家,人家好疼嘛……」

看到心爱的女人被折磨得都失去了人形,芦武的两只眼睛简直要冒出火来。

「妈的老赖,爷今天一定要弄死你!」

*

入夜时分,叶兰馨被人叫醒。她睁开眼睛,眼前是一片肉色,她定了定神,
才看清楚屋子里面站满了人,没穿衣服的男人。她意识到自己也是全身赤裸,赶
紧闭上了眼睛,却仍旧能感受到男人们的目光在烧灼着她的肌肤。

突然,叶兰馨听到一声凄厉的叫声。那是齐薇的声音。她赶紧睁开眼睛,看
到两个男人把五花大绑的齐薇架了起来,另外一个男人一手抓住她的乳房,另外
一手握拳,猛击女分队长的小肚子。

「你们快点儿放开她!我才是带头的!」

一记耳光重重地抽在叶兰馨的脸上:「咋了,着急被男人日啊?!」

女警官不用看也能听出来这个男人的声音,是武双喜。武双喜用手敲击她的
胯骨,发出敲击金属的声音:

「秀梅,你连我也信不过吗?连他娘的贞操带都用上了?」

叶兰馨这才察觉到自己的胯骨上穿了一件金属制的东西,凉冰冰地兜住自己
的下体。

韩秀梅在一旁讪笑:「双喜哥,我哪里信不过你呢。我是怕这些小兄弟们管
不住自己的鸡巴。万一谁不小心把这个女警开了苞,咱拿啥赔呢?」

「日!我今晚就是要犒劳一下我的弟兄们!肏不到还不让摸吗?」

叶兰馨的身体因为羞耻而微微地颤抖着。她最怕在别人面前裸露身体,特别
是当着这么一大群陌生的男人,她觉得自己的脸发烫,喉咙发干。

「今天早上晌还有谁没摸过这个嫩妞儿的?上去摸个够!我担保你们没摸过
这么细嫩的皮肉!」

武双喜的话音还没落,叶兰馨就被一群光屁股男人围到了中间。她落下了长
长的睫毛——她不想亲眼目睹这些赤裸的男人侵犯自己冰清玉洁的身体。然而,
睫毛不是贞操带,无法割离与男人身体的接触。男人的手和舌头瞬时覆盖了她的
全身:柔软的乳房、纤细的腰肢、圆润的翘臀、修长的美腿……各种摸、抓、揉、
掐、抠、舔、咬——他们恨不得把这具雪白软糯的肉体生吞活剥了下去——方才
碍着武双喜的命令,他们只能想象把她握在手里的样子。然而,等到他们真正触
摸到她的肌肤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想象是多么贫乏:无论是自家媳妇、洗头房
里的川妹子、还是骚到骨子里的小青衣,都远无法与这个女人相比。

在男人们的蹂躏下,羞耻的女警官如同一条蛇一样扭动着身体:

「畜生……不要……哦……碰……那里……啊哦……你们……这些……噢…
…禽兽……啊啊……快……快放手呵……好难受哦……哦哦哦……你们一定……
啊呀……疼……啊啊啊……一网……嗯……打尽哦……嗯嗯呃……」

男人们被她反应鼓舞着,他们更加肆无忌惮地袭击着她的敏感地带:乳头、
腰肢、大腿根、腋窝……叶兰馨敏感的身体很快地有了反应,她的叫声里的愤怒
逐渐被哀求所替代,而羞耻逐渐变成了欢愉。男人们的体味充斥着她的鼻腔,粗
粝的手掌摩擦着她的肌肤,坚硬的肉体紧紧地压迫着她的胴体……她开始变的柔
软和顺从,她的肢体开始不自觉地迎合着男人们的侵犯,口中开始含混不清地呻
吟着:

「哦……啊……要……喔喔……摸……那里……哦……好难受……啊……用
……用力呵……哦哦哦……受……受不了……呀……」

在一旁摸着小青衣的武双喜很快就受不了这种挑逗,这个女警简直骚到了极
致,他一把把小青衣搡到一旁:「快他娘地让开,让我来!」

众男人恋恋不舍地离开女政委的身体。武双喜用手一指小青衣和齐薇:「这
两个娘们是你们的,快他娘地去日!」

韩秀梅自动地撅起了屁股,摆出一副淫荡的姿势。让她颇有些失望的是,男
人们大半都围到了齐薇的面前。刚烈的齐薇正要怒骂,却被男人们堵住了嘴,狠
狠地踢了几脚,强迫她像一条母狗一样跪在地上,一个男人的阳具很快地插入了
她今天刚刚被破了处的阴道。

「啊啊啊——」还没有愈合的处女膜被男人坚硬的龟头再次摩擦着,而作为
一个强悍的女警官,被一群乡民们凌辱轮奸的无力和耻辱更让齐薇痛苦异常。

下属凄惨的叫声把陷入情欲漩涡里的叶兰馨拉了回来,她挣扎着向前走了两
步:「小薇——」

她的话音未落,却被武双喜一把推倒在床上。他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叶兰馨
的双峰,即便平躺在床上,女特警的双乳也在空气中傲然耸立,重力只是让这一
对傲然耸立的雪山变得圆润平缓,却仍是堆云砌雪,香润饱满。双喜子这一辈子
也没有见过这么美的奶子。他跪在她的身上,双手各抓住一只——

「既然黄县长不让我肏你的小嫩屄,那我就肏你大奶子!」

黄县长?!叶兰馨脑子里嗡地一下,难道是黄贵兴?怪不得自己一行人落入
武双喜的埋伏。她一时又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身为政府官员,黄贵兴居然同这
个毒品种植犯有勾结?

还没等她理清楚自己的思路,武双喜已经用双手拢住她这一对天下无双的美
乳,夹住他青筋暴露的男根,来回抽动起来。她的D 罩杯双乳既绵软又富有弹性,
大小刚好把他的半根鸡巴和硕大的龟头完全地裹住。而刚才她身上的汗水正好起
到了润滑的作用。这种感觉简直比肏普通女子的肉穴还爽,武双喜性奋异常,疯
狂地摩擦了起来。

「骚警花,你这对奶子又嫩又软。玩起来比别的娘们的毛屄都爽,你真是个
天生的骚货!」

「我不是!」叶兰馨在心里喊着,她拼命地摇着头,否认着男人的论断。

「还他娘的不承认?!看看你的小脸儿都红了,奶头比老子的鸡巴都硬了,
还说不骚?」

「不……我不是……」女政委实在无法忍受男人言语上的侮辱,愤怒地反驳。

「王八、小伟!给我看看这个女警察的小屄湿了么?」

「哎!」一个男孩回答着。

叶兰馨觉得自己缠在一起的两条大腿被人强行拉到两边。虽然看不到男人在
做什么,她也能感觉到有无数只眼睛在灼灼地盯着那里。

「报告喜子叔,这个女警的小屄都湿透了……」,说到这里,男孩顿了一下,
咽了一口口水,「两片肉瓣水汪汪的,粉嫩粉嫩的……」

叶兰馨觉得有一根手指轻轻地划过自己的阴道口,这种强烈的性刺激让她无
法招架,高声呻吟了起来:

「啊……不要……碰那里啊……」

要不是武双喜坐在她的肚子上,把她用体重压在身下,她一定会被这一下刺
激得跳了起来。

「哈哈哈——还说自己不骚?你就是个骚警花!」

「呜呜……」肉体敏感内心贞洁的女政委被羞臊得说不出话来,她只有把眼
睛闭的更紧。如果男人们细心观察的话,会发现她的眼角有一颗晶莹的泪珠。

然而,残忍的男人的生殖器与自己的口鼻近在咫尺。那里腥臊的味道随着男
人的前后运动一阵阵地直冲她的鼻腔,攻击着她的嗅觉细胞。

自幼就爱干净的女特警只觉得一阵阵的恶心,她紧紧地闭着眼睛——她的眼
睑已经成为她肉体上唯一的防御。然而,没有多久,她上边的男人发出狼嗥一样
的声音,一股热流猛地喷射了出来,溅满了她的俏脸酥胸。她猝不及防,一团精
液迸进口中——叶兰馨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男人精液的味道。那种腥臭的味道让
她忍不住干呕了起来。

[To Be Continued]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