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材火辣的重机女骑士】(02)

yZWnxHpb.png.

点击看大图


2-1

贤哥突然打电话来,原本鸿文手上的车子修到一半,正在用脚掌顶着轮胎底
下打算把前轮轴芯抽出来要换轮胎,通常这种做到一半的时刻他是不习惯接电话
的,不过上次贤哥说要帮他介绍女朋友后,回头鸿文就把来电铃声换成了「我爱
台妹」的音乐,算是怕自己又习惯性的不接电话会漏接掉任何讯息。

手上的前轮轴心正抽到一半,顾不得已经落下来的前轮,三步并作两步冲到
桌前阻止了「我爱台妹」的铃声。

「喂喂……贤哥怎样?」髒黑的双手也在鸿文拿起手机时抹黑了他的脸。

「阿文,那么喘干嘛?在打手枪喔?」

「没啦……在拆车子说。怎样?有事吗?」

「明天晚上有没有空?」

有没有空?

当然是有啊…鸿文心理迅速地转过了这个念头。

「应该有空啦!大概几点?」

「九点,去西门町那个钱柜。」

听贤哥这样说,鸿文心理硬是压抑住有点激动的喜悦,他知道贤哥没忘记要
帮他介绍马子的事情,不过还是照例要问一下。

「要干嘛?」

「上次不是说要介绍个七仔给你?他们明天礼拜五晚上要去唱歌,我在想,
你有空的话就一起过来啊,我顺便介绍你们两个认识一下。」

「好啊!我会到。」

这天还没到下午两点,鸿文就匆匆地赶走了店里来聊天的客人,心中盘算着
等下的行程。

剪头发、洗澡、认真的把指甲缝刷了乾净,修车人就是这样永远是黑到不行
的双手,也许这就是常常吓跑正经女孩的原因吧。

下午五点的西门町是非常热闹的,尤其是中华路那个大圆环这里,再加上今
天是礼拜五,下班的人潮加上正准备出来玩的人潮,到处都是满满的一片人,七
早八早就把车停在峨嵋停车场的鸿文,站在汉中街口傻傻地望着墙上的大萤幕,
不知道终极警探四的预告已经拨了几次了,手錶的时间却离约定好的九点总是差
了一大段距离。

每群走在路上往钱柜方向的妹妹们都是他注视的焦点,心中总会有千百种想
法突然浮现在鸿文脑中。

「嗨!我是阿文!你好…」

「该不会是那个穿红衣服的短裤妹吧?」

「对方会不会讨厌我这种型的…?」

大概在萤幕墙上布鲁斯威利开车撞烂直升机第177次后,鸿文手中紧握的
NOKIAN73终於响了起来。

「阿文啊……你洗五妹瞪来甲暗顿某。」阿文的妈在等了老半天之后终於忍
不住打了电话,七早八早儿子就关门说要去开会,时间过了也没打电话回来。

「谋啦,嘎开会的出来假奔啊。」

人过了三十桃花枝都没看到半只,其实不光是他自己内心很急,阿文的父母
亲更是三不五时的暗示或明示希望能早点抱孙子,只是自己的孩子也是乖乖的整
天在忙工作,再加上这个行业的客人都是男的,虽有心却也不知该如何去帮忙,
毕竟是孩子自己的事,鸿文深怕这次一有风吹草动,两老就会每天三餐耳提面命
的碎碎念要他赶快娶回家,最好下个月就把对方肚子弄大来个双胞胎之类的,只
好暂时先紧闭口风,免得家里无事生风波。

手机这时突然又震动了起来,是期待已久的贤哥插播。

「妈……挖五店威卡礼来,哇先接。」

也不等他老妈说了些甚么,鸿文通话键马上又按了下去。

「阿文……直接上来908。」

就这样简单一句话,鸿文等了四个小时。

2-2

?嗨!你怎么会来??

鸿文一脸讶异地看着门口骑着劲战的小萍,昨晚的ktv聚会还让他回味在
心中仍未清醒过来,转眼间,女主角就这么的出现在他的店门口前,让他还真有
点不知所措。

?来看看你的店啊,顺…便…来…看…你……?

有点似是非是俏皮的答案,小萍后面那一句话让鸿文整个人张大了嘴像是要
努力呼吸的金鱼可是却说不出话来。

看出了他的木讷与震惊,小萍走过去拍了他一下肩膀,像是想到了甚么,右
手还夹着SBK3/ 4安全帽,左手搭上了对方的左肩,头靠到鸿文的左耳垂旁
轻声地说了一句?昨晚很想你所以我就来了喔…?

要不是店门还开着,后面沙发上的客人也还没离开,手上的机油也还没洗乾
净,早上的鬍渣又冒出了0。01公分,后面仓库的躺椅上放的ELF机油还没
收,刚送来的AUTOCOMM整箱还挡在厕所门边,今天穿的四角裤原本预计
要淘汰还来不及换想说今天穿完不洗就丢了所以看起来很旧…鸿文心中霎时间联
想到千百种期待已经三年多的画面出现,比SOD【註:不要问很可怕】的千人
斩系列第457话的那个场面还夸张的念头都跑了出来。

涨红了脸拿着一字起正打算撬开中间盖板要做双缸平衡的鸿文,这下真的整
个征征的傻在那边不知所措,十五秒过后,小萍边笑着边抚摸他的右脸颊,大拇
指不经意地动着轻轻夹住他酒窝旁带点鬍渣的皮肤。

?开玩笑的啦,你不会生我气吧,恩??

说第一句话时还是在笑,第二句话开始马上转成一副讨饶的模样跟语气,这
招,鸿文完全的中枪。

?不…不…不…不会啦……?

噗的一声,这次换成后面沙发上的火哥整个忍不住笑了出来,在场的所有人
也不约而同地发出笑声,只有鸿文是尴尬中不得不陪笑一下。

「咳咳…,要我帮你看店然后给你三个小时」处理「事情吗。」火哥特意在
那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脸上露出的那一抹微笑,彷彿在期待甚么事情发生一般,
当然,大家都懂的他在暗示某方面的话题,不过阿文可还没大胆到这个地步,同
时也怕万一稍微还是不小心的,得罪了这个好不容易来的机会,那可太得不偿失
了。

「卖沟闹啊啦,这个是朋友而已…」尴尬的阿文急忙向火哥解释。

就在火哥还不停嘲笑阿文的同时,小萍将安全帽随手放在了店里的柜台上,
转身去店外车上拿了包东西,回头走来将东西交给了鸿文。

「哪……这是给你的便当跟饮料。」

「我下午刚好要去客户那边,想到会顺路经过你的店,我猜你一定没空去买
吃的喝的,就帮你买了过来。不会嫌我鸡婆吧?」

鸡婆?

这些年开店以来,只要店门一开就几乎不太敢离开,中午吃完饭后到晚上关
门,常常是饿着肚子不敢出门或叫外送,快30的男人还有着28腰的身材,不
是因为有保养而是真的常常都饿坏了,有女生送吃的来…眼泪都快流下来了怎可
能嫌对方鸡婆。

也不管火哥在场,鸿文突然大了胆子冒出一句他根本平常不敢讲的话。

「我很感动,谢谢你送吃的来给我,谢谢!」

换成小萍有点不好意思,没想到只是个顺路便当还能换来这个男人真诚的一
句谢谢。

「不要客气,下次有路过再带饭过来给你吃。」一抹红晕上了她的脸颊,若
有似无的羞涩感觉又让阿文晕了一下。

虽然这个女生外型并不是想像中的姣好,有点高(应该说是太高)的身高,
肩膀的骨架也不似一般女性的纤细…算是有点壮了,五官应该还可以接受啦,皮
肤黑了点,跟当初希望的娇小弱女子形象有点出入。

『可能……外表不是我期待,不是我心仪的那样吧!!

但都这年纪了,再挑……是要不要这么外贸协会呢?

给她个机会咱来深入了解认识后……或许我会改观?『

鸿文心中闪过了这些念头,其实在当下看到手上的便当时,原本怀疑早就被
那个下定决心要追求小萍的感动给彻底淹没。

【我想要跟她在一起!】鸿文这样的告诉了自己。

2-3

最近小萍来到店里的次数真的是不少,有心有力却因为开店被绑住的阿文其
实是很开心的。

看起来她是个很活泼的女孩,店里来的不管是三教九流还是地痞土豪,都能
跟所有客人聊上两句,果然是业务出身的。

这阵子,小萍不但常「路过」阿文店里来聊天,有买吃的让阿文免於饿肚的
窘境以外,她居然也开始有计划地帮阿文收拾店面,除了将叫来的零件分门别类
放好,该回收的资源也有效的分类与回收,让原本像极了垃圾场的店面,整理后
至少变成稍微乾净的垃圾场!

这份感动是很难以言喻的,渐渐的,阿文也会在晚上下班后去帮对方买买消
夜,没事到她家附近大安森林公园散散步聊天,甚至假日,也会带着小萍去参加
一些单日的车队活动或是车友聚会,直到某天一个契机的来临。

?小萍,我想问你一件事。?

这天两人又在大安森林公园旁的坐椅上,一如往常的天南地北乱聊,突然间
阿文整个严肃了起来,问了个丈二金刚摸不着头绪的话,反而让小萍觉得有点不
知所措。

?你说啊!??嗯,是这样的,你知道下个月是我们车队每年固定的会师环
岛,我想…?接下来居然是沉默的5秒钟,小萍很期待着认真看着对方的嘴型,
很怕没注意听到任何的一句话。

?不知道你有没有空???一起去好吗??

?有啊!可是我没防摔衣喔,走山路不是很危险,啊是要去几天??小萍很
轻描淡写的答应了鸿文的邀请,当然男人就要有排除万难的气魄。

?三天,你的装备我会准备。?这时再怎么困难都要想办法搞定,期待三年
的…与女生的过夜活动…怎可能为了个防护具就让这一切出状况呢?

经过这一个多月的相处,在众人齐骂阿文?没懒趴还不告白?的呼声之中,
两人始终处於有点尴尬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的奇怪状况,也许是最美的爱情就是
在暧昧不明时,两人的感觉瞬间升温的很快,短短的时间内居然成为无话不谈的
好友,至於周边那些人反而比阿文更着急,三不五时来店里问?搞定了没??阿
文总是苦笑摇头不敢承认与否认,气的所有知情的客人整天对他碎碎念。

如今到现在还是没开口向对方要求交往的阿文,在这样一个?友达以上,恋
人未满。?的状况下邀约对方出游过夜,有点算是複杂又奇怪的方式在进行两人
之间的关系,在鸿文的认知理解下这不太算是个标准的追女友SOP,不过…一
切都是因为他自己孬种没开口告白的原因也怪不了谁。

虽然说感觉好像两个人是无话不谈的好友,回头想想,阿文自己倒是比较常
说话的那个,有时问小萍一些她自己的事情,得到的回答总是很轻描淡写,接下
来是笑笑然后又转移了话题,不过有些事情倒是不能不问的。

?你家里会同意你出去过夜吗??人家毕竟是女孩子,有时家长会关心是正
常的,身为男人,问一下也是理所当然。

?我大学毕业后家里就不管我了,没问题的。?

?你不是说你才21岁吗,怎么大学已经毕业了??阿文有点讶异的问着。

一般来说大学毕业,通常都应该已经22会23岁才是,小萍说自己才20
岁,大学毕业这件事着实让鸿文有点吃惊了一下。

?喔…我学分修满就提前毕业了啊。?小萍这样回答。

?那你之前是读哪里的啊??阿文接着问了下去。

?淡江法律系,不过我没兴趣所以就不走这条路了。对了,出去玩我还要带
甚么东西吗??

?随身药品…安全帽…换洗衣物…大概就这样,其他的我会帮你准备。?

鸿文想了想讲出了几样东西,心里还盘算着帮这个年轻女孩去买件防摔衣还
有雨衣手套好了,带别人的女儿出去,给人家好的保护是应该的,自己终究是个
出社会比较久有点经济基础的男人啊,这点小钱算不了甚么。

至於出游的报名费…当然要偷偷帮她处理免得女生没钱又不好意思,这次是
自己开口要对方去的不是吗?

?恩……那我就只准备这几样了喔!其…它…你…搞…定…?又是那个俏皮
的模样然后用手指轻戳着阿文的胸口。

?没…问…题…我…处…理…?阿文也还以颜色的拍胸口答应。

2-4

安排车队出游是件很複杂的工作。

从路线的安排、住宿点的选择、订房的确认、还有餐厅订位、休息点与陪跑
车友会和点的联络协调、前导车与押队车的选择、小到连晚上不骑车时的活动也
要帮忙规划,为了这次车队环岛,主办的鸿文着实花了很多心力在网路上跟大家
联络协调,不是每个人都有空来开会的,重机论坛这个平台就成了大家最好的联
络方式。

出发前3小时的凌晨4点

鸿文坐在床上,看着床中间的行李包跟一样始终没收进去的行李。

【我到底要不要带去?】一个不是很大的金色纸盒,下面画了根羽毛,上面
是蓝色的英文字写着『durex』还有(杜蕾斯超薄装卫生套)字样,万一住
同一间被对方发现这个,应该会很尴尬吧。

想着想着…刚买的保险套又被他放进了五斗柜里。

出发前1小时

「萍,我到你家楼下了喔!下来吧。」在楼下等了20分后阿文终於打了电
话,就是想说让她再多睡一会儿吧。

其实这几天以来,阿文都忙到没啥时间睡觉,车队出游之前,大家都忙着要
他整理车子,该换油的、换轮胎的、刹车皮不够的、螺丝喷掉要补的,这几天店
里的车总是排到一个不行,每天都要忙到一两点才有办法回家休息,昨天晚上昏
迷了不到两个小时,闹钟响起就马上跳了起来,赶着出门接小萍要去集合。

「早……,你眼袋怎么变得那……么大?」女孩子的细心让小萍很快就发现
阿文的一脸疲态,基於男性尊严的必须维持,阿文随即打起精神张大眼睛挺胸。

「没事,最近比较忙你知道的,坐好了吗?」小萍揹着简单的背包跨上了车,
鸿文也发动了引擎。

「嗯!Let『sGo!」开心的小萍催促着前面的驾驶赶快出发。

2-5

一路上的样子并不像阿文想的一样,TMAX并不适合后座抱着骑,也就没
了所谓的「肉球按摩」之类的服务,毕竟速克达不是仿赛车,再加上后面还有个
大大的GIVIE52行李箱,小萍乐的悠哉悠哉靠在箱上坐着欣赏风景。

不过一路上有时要跟她说话,难免的,背后传来两点微微触碰的感觉,阿文
常常忘了要说甚么,就很认着地享受着背后传来的压迫感,这几年骑车都没能有
这样的机会,满感谢老天爷能让这次的行程这么美好诸如此类的。

下午五点就到了知本老爷酒店,匆忙的进了饭店去柜台要帮大家办CHEC
KIN的鸿文,请小萍拿出他背包里的住房安排表好等下发房间卡给大家。

「这上面没有我的名字?」小萍走过来小声地问了阿文。

「嗯,晚上没有女生能跟你并房,我们两个只好住一间。」说了个超级瞎的
理由,阿文转头跟柜台说话好沖淡自己的罪恶感,虽然车队出游,主办的总是要
牺牲点跟单身车友并房睡好分担房钱,但是故意做如此的安排,任谁都看得出他
的企图。

「喔,我们是几号房?」小萍问。

「1208,房卡先一张给你我等下上去。」

2-6

不同於刚才的快速冲刺,阿文将整个节奏放慢了下来。

拱起了背之后,鸿文弯了腰刻意去亲上小萍胸前的那个雄伟,可是在那个雄
伟之上的顶峰处,却又将舌尖刻意避开而在周边轻轻的画圈圈而已。

由於是传教士体位,这样的姿势只能将那个可怕的,坚挺的,青筋暴露的浅
浅的插入,惊滔骇浪中瞬间的风平浪静,绵绵密密的缓慢节奏再度给予了女性兴
奋与恍神感。

从天上瞬间掉到柔软的草地般的舒适,反而这样的缓慢并未能让小萍降低不
由自主发出来的原始呻吟音量,双手用力抓住了鸿文的背,想渴求更深入的感受。

鸿文却不为所动的继续上下挑逗,舌尖与右手食指则发动了两边的攻击,贪
婪的吸允、迅速的拨动、腰则是轻柔不停止的进退着,试图用不协调的节奏,让
这个刺激无法被对方的身体所适应,进而产生更多的狂野与腾云驾雾的感觉。

【叩叩叩叩叩叩……】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吓到了正在缠绵的两个人。

?阿文……,你是在看哪一台A片?为什么我们都没找到那么好听的叫声??

火哥问话的同时,旁边一群人的笑声早就吵翻了安静的饭店走廊。

鸿文回头仔细看了一下门口,才突然发现这个饭店的房门…肏他妈的底下门
缝超大的…

在那个大约有五公分的门缝后方,看到了一只左眼、一只右眼、还有半只伸
进来…可是却开着录音程式的手机…

这时,经年累月的兽性早就取代了鸿文原本的理智线路,没有因为门外的嘻
笑去影响到他正在进行的行为,相反的,知道旁观的人近在咫尺,反而更激发了
那个爆炸性的冲动。

猛然地他用双臂抬起了小萍的双腿,让对方的身体呈现一个不寻常的U字形
状,整个TEMPO也从一开始的狂风暴雨,转眼的风平浪静,变成了一种札实
的深入与冲撞,很有节奏地如击鼓般,一下…一下…,每次的突进都狠狠地深插
到见底,不同於狂涛巨浪带给小萍的冲击,这样的方式将原本已被掏空的灵魂彻
底的撞散,下腹部的核心在每次的顶冲时,由子宫处瞬间如电流般扩散至全身每
个毛孔,宫颈口则在第四下攻击时,就已经忍不住这样的蹂躏开始不自觉地产生
异常的抽蓄与抖动,小萍从一开始就紧闭的双眼突然间睁了开来,无意识的往明
明近在眼前的床头远眺,全身的所有感觉都被瞬间的放大,背后床单的皱褶、鸿
文双臂压制住后膝的强大压力、指甲尖端插入背肌的拉扯,身上男人额头上滴下
的热汗水花散开的接触,时间霎时有如停止般地疾驶向前。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